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42|第 142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42|第 142 章(1 / 1)

阿瑾并没有吃多少东西,可是不知怎么的,她从刚才就开始不舒服,肚子疼的一抽一抽的,说不好自己是个什么感觉,总不会有人在这饭菜里下毒吧?阿瑾不确定的想着。滢月察觉到她的不妥,关心的问道:“你不舒服么?要不要紧?”

阿瑾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腹部好像有点不适。”

“啥?”滢月一下子没听清。

阿瑾嘟囔:“就是肚子疼。”

滢月立时紧张起来:“要不要紧?宣太医看一看吧。”如若这个时候有人下毒,那可真是大事儿你了。

阿瑾皱眉,有点犹豫:“这个疼……有点奇怪!”她靠近滢月,语气低低的,不过滢月还是听到了她要说的话。

阿瑾说:怎么有点来大姨妈啊!

滢月不懂,她看阿瑾,什么大姨妈不大姨妈的,这和肚子疼有什么关系呢?阿瑾这才想到,她是穿越了啊,用这样现代化的词汇,滢月委实不该懂啊。而且,阿瑾觉得,自己一个小姑娘如果准确的形容出自己这个痛很像是姨妈痛,又不太科学呢!

“你到底是怎么了?”滢月看她不说话,越发的担心起来,其实阿瑾的左手边就是李素问,只是这俩小姐妹倒是忘了这茬儿。

阿瑾倒是没怎么忘,主要是,她现在腹部的不适似曾相识,在那遥远的现代,她也三不五时如此的。太像是姨妈痛了,可是,她这小身子骨明明还没来大姨妈的说。

阿瑾内心碎碎念,滢月皱眉。

“我没啥事儿,我、我去趟厕所,我好像是坏肚子了呃。”阿瑾如此言道,滢月看了,点头:“我陪你?”

阿瑾摇头:“不用,你照顾嫂子就成。”

另一旁的素问正在专心回答沈诗蓝的提问,并没有听见两姐妹的话,看阿瑾起身,也回过了头:“怎么了?”

阿瑾虚弱的笑了一下,言道:“我去趟茅房,肚子不怎么舒服。”

李素问伸手:“把手给我,我看看你的脉象。”

她一贯的小心谨慎,阿瑾乖巧的将手伸了过去,李素问把脉,滢月连忙问道:“阿瑾可是有什么不妥?”

素问皱了皱眉,摇头:“没什么事儿,你可以放心了。虽然脉象有点乱,但是没有大问题。这脉象……这脉象比较像是来葵水。”素问声音低低的。

滢月听了,放下心来,她“哦”了一声,不管阿瑾了,“你自己回去吧。”

素问笑眯眯:“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如若真是来了葵水,你就着嬷嬷,她会告诉你该怎么做的。”素问交代。

阿瑾点头。

“算了,要不我和你回去吧,我给你讲一下……”素问就要起身,阿瑾哪里能让素问起身,她立刻言道:“嫂子你可别起来,现在正是身子重,我自己去找嬷嬷就行,我这样聪明伶俐,不管是什么事情都能搞定的。”

素问被她逗笑。

虽然扑着粉,可是还是能看出阿瑾的脸色越发的苍白。素问被阿瑾按住,见她快步离开,勾起了嘴角,六王妃低声问滢月出了什么事情,滢月据实告知,六王妃也放下心来。

女子来葵水,在正常不过了!

阿瑾悄然的从小门儿钻了出去,阿碧跟在她的身边,十分担忧:“主子,咱们快些回去吧?如若真是来了葵水,那便是您的第一次,可要小心护理才是,而且有许多您不知道的禁忌,我也与您说说。”

阿瑾摇头,“我自己都知道。”

阿碧:“呃?”

阿瑾认真:“我真的都知道,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啊,我读了那么多书,怎么会不了解这一点,你们放心好了。走走!”

小腹部那种下坠的感觉挥之不去。

阿瑾一副豪气的样子,倒是让阿碧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姐真是孩子气。”

阿瑾:“……有么?”

阿碧言道:“有啊!”

两人正说话,就听脚步声传来,阿瑾往后望去,就见时寒也出了门,时寒看阿瑾没走多远,连忙来到她的身边?:“你不舒服?”

阿瑾摇头,“没有,你不用担心。我说傅时寒小朋友,你该不会是担心我才跟出来的吧?”她调侃道。

时寒认真点头:“正是如此。我看见李素问为你把脉了,而且,你的脸色这样不好,真的没事儿么?”时寒毫不客气的捏了一把阿瑾的脸,许是用了些力气,阿瑾立刻就绯红了脸蛋儿,她愤怒:“傅时寒,你什么意思。”

喵了个咪的,还挺疼啊!

时寒笑着言道:“我哪里有什么意思,你脸色太苍白了,你看,这样好看多了。”

阿瑾感觉自己的怒火在熊熊燃烧,她愤怒:“你妹儿的,你竟敢欺负我,看我老拳!”

这就要上手了,时寒轻轻松松便是接下,不仅接下,还啧啧言道:“真弱啊!”

你看,这人就是如此讨厌!

阿瑾一撇头,决定不搭理他。她要快速快速的离开,完全不想再见他,哼(ˉ(∞)ˉ)唧!你永远也不能理解就要来大姨妈的女子的心意!

时寒见阿瑾十分恼怒,带着笑意拉住她:“好了,刚才是我错。不闹了好么?”

阿瑾仍是觉得很生气,她翻白眼:“你让我掐一下看看啊,看看疼不疼,道歉有用么?”

时寒将脸凑了过去:“那你掐我好了。”

阿瑾看他这样自投罗网,两只手捏了上去,时寒呲牙咧嘴:“你还真掐啊!”

阿瑾点头:“不让我是假的么?老虎不发威,你把我当病猫。我可不是好惹的,我告诉你,胆敢惹我,我会让你知道马王爷三只眼。”

看她得逞之后得意洋洋的样子,时寒终于笑了出来:“看你还有力气发脾气生气,就知道你真的没什么问题。”

阿瑾怔了一下,随即哼了一声,言道:“我刚才都说了自己没事儿,再说了,如若我有事儿,他们怎么会让我一个人出来,你都不带脑子的么?”停顿一下,阿瑾上下打量一下时寒,继续言道:“啧啧,真蠢!”

时寒依旧是那般笑,连阿碧都觉得,幸好她打小儿便是有了喜欢的人,不然真的很容易被这个笑容迷惑啊,京城之中的男子,鲜少有傅公子这样魅惑人心的能力呢!

不过又一想想,其实也蛮奇怪的,似乎京中的人对景公子趋之若鹜,对齐王爷趋之若鹜,对二王府的两位公子也趋之若鹜,就是没人敢说自己喜欢傅时寒。真是……奇怪啊!

“我自然看到他们没人跟你出来,如若真是有问题,她们哪里会不管你呢?可是纵然如此,我依旧是不放心的。你是哪里不舒服?”时寒问道。

阿瑾摇头:“我没事儿,我回去上个茅房就回来,你进屋吧,别介我出来了你就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出来偷情呢!”

阿瑾玩笑般言道。

时寒带着笑意,“说就说,嘴巴长在他们身上,他们想说什么,我又哪里管得着呢。只是,许多事儿可不是能够一直由着他们的心意。嘴巴长在他们的身上,脑子也长在我自己的身上,我如若不顺从自己的想法好好收拾他们一番,倒是也算对不起自己了。”

阿瑾默默无语望天,你就浅显直白的说,如若谁敢胡说,你就要整死谁得了。说的这样文绉绉又是作甚呢!

“你这样真的好么?”

时寒挑眉:“我只是对自己的心负责啊!”

阿瑾:“呕!”这个说法好矫情好想吐。

“你怎么了?怎么还恶心上了,该不会是吃多了,积食儿了吧?”时寒觉得,这个真的极有可能,他叹息言道:“我就说么?人家都在聊天交流感情,欣赏歌舞,只有你,吃吃吃!像是八百辈子没吃过饭似的。呃,当然,你不是独一份儿,同样这样的,还有你爹六王爷,没看皇上都看了他好几眼么?怎么,你们六王府的伙食差成了这样的地步?”

阿瑾再次燃起熊熊火焰,她戳着时寒言道:“你好意思么?你个蹭吃鬼,天天来我家蹭吃蹭喝,你交钱了么?现在还好意思这样编排我们家,如若觉得不好,你别来吃啊!”

时寒立刻改变了态度:“我刚才都是开玩笑呢,我自然不是这个意思,你误解我了。”

阿瑾哼了一声,别过了头。

阿碧看两人耍花腔,顿时觉得,她刚才白担心了,呃,不对啊,不是白担心不白担心的问题。如若他们家小姐来了葵水,这样站在这里絮叨,真的没问题么?

这般想着,阿碧也顾不得得不得罪傅时寒了,连忙言道:“小姐,您不是略有不适么?咱们……”话中含义不言而喻。

阿瑾这才想起来。我擦,自己要赶紧回去看看是不是真的大姨妈了啊,如若是,要换衣服的。怎么还和傅时寒在这里瞎扯上了,这可不行。

这般想着,阿瑾连忙:“走走,我们赶紧回去。傅时寒,你也回去吧,不用等我们。”

时寒拉住了阿瑾的衣袖:“你到底怎么了?”不问清楚誓不罢休的样子。阿瑾感觉自己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这样的事儿,能告诉你么?虽然两个人关系极好,虽然将来可能成亲,可是,可是可是,这是多么私密的一件事儿啊!

她摆手:“没事儿,我说了没事儿就是没事儿,你不用担心,瞎想什么呢!”言罢,阿瑾就要甩开傅时寒拉扯她的手。

只是,傅时寒的劲儿略大,他并不肯放松,十分正经又认真的问:“你为什么不说?我不是和你开玩笑,真的,你哪里不舒服?”

阿瑾:“……”

让她怎么说啊!

时寒狐疑的上下打量阿瑾,突然皱起眉来,阿瑾顺着他视线望了过去,顿时差点昏过去,她她她……她的裙子,血染的风采了!!!

啊啊啊!不要活了!!!

阿瑾崩溃的捂住了傅时寒的眼睛:“你不准瞎看。”

时寒握住她的两只手,将手拿开言道:“你受伤了?我去叫太医。李素问真是太不着调了。你都流血了,她竟然还无动于衷。”

阿瑾:“看什么看!我才不用看太医呢。傅时寒,你是天底下最蠢的人!”阿瑾觉得自己的脸已经变成猴屁股了……

“你乖,我看看哪里流血了,是磕碰着了么?”时寒认真的问道。

讳疾忌医可不好,阿瑾真是太不懂事了。

阿瑾感觉自己要仰天喷血了,“我哪儿也没磕碰,我真的没事儿,傅时寒你不是很聪明吗?就不能意会吗?”阿瑾揪着时寒的衣襟摇晃。

时寒依旧是不解,他只是觉得,阿瑾太不乖了,都这样了竟然还不听话。

想到此,他用一只手握住阿瑾的两只手,另一只就要检查她的“伤口”,完全不顾及男女有别,阿瑾看他这般不上道儿,终于愤怒的喊了出来:“傅时寒,你就是个猪,天底下最蠢的就是你,我来大姨……呃,就是我来葵水了。这你都不懂么?你是猪么?是么是么!!!”

阿瑾毫不克制的喊了出来,喊完,再看周围,简直是一片寂静,不光是傅时寒和阿碧,连刚刚出门的小太监都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的架势。他奉皇上的命令出来看看嘉和怎么了,结果就听到了这么劲爆的回答。这可……这可如何是好?他要怎么回去禀告?啊啊啊!

嘉和郡主脸色苍白的出来,傅公子也跟了出来,他们主子怎么能不担心嘛?结果咧!他回去要怎么说?

只是,阿瑾和傅时寒倒是没有管这个倒霉催的小太监,两人大眼瞪小眼。

阿瑾这个时候倒是莫名其妙的淡定了,是的,就是淡定了,怎么能不淡定呢!反正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更差么?不能了!

阿瑾虽然绯红着脸,可是还是仰着小脸儿,死死的盯着傅时寒:“我来葵水了,你有意见么?”

简直是想咬人的样子。

傅时寒突然就脸红了,阿瑾认识傅时寒许久了,算起来也有十几年,可是这是她第一次,第一次看见傅时寒脸红,他一下子就成了红苹果。

嗫嚅了一下嘴角,傅时寒立时松开了阿瑾,他尴尬的望天,连看阿瑾一眼都不好意思:“那个……呃,唔,呃,咩!那个……”

阿瑾仍旧是死死的盯着他:“别给我卖萌,你有意见啊!就没看见过你这么没有脑子还多管闲事儿的家伙。你就不想想,我嫂子是女神医耶,她都没说,必然是没有问题,只有你,问问问,你问个毛线球!现在好了,丢人了吧,我们都丢人好看是吧?”

傅时寒嗫嚅嘴角,终于说了出来:“对不起,我,我不知道!”

阿瑾:“你还知道什么!”

时寒终于平静了几分,他反驳道:“我又不是女子,我想不到你难受是因为来葵水不是很正常的么?再说,你原来也没来啊,我自然不会多想,这事儿真是不怨我的。”

阿瑾呵呵冷笑:“不怨你!不是女子!想不到!你还会说什么?你不是自称博学多才么?你不会联想么?这点都想不到,你还能干什么!”

时寒看阿瑾愤怒,叹息言道:“阿瑾,你真的不快点回去换衣服么?”

时寒脸红的指了指阿瑾的披风:“大概……还挺严重的吧!”

阿瑾“嗷”了一声,拉着阿碧就跑了……

┗|`o′|┛嗷~~

时寒默默无言,看着阿瑾的背影,犹豫了一下,他转身进了屋里,傅时寒甫一进屋,众人均是看向了他,虽然他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还是有很多人盯着他的行踪的。

人人都想知道,傅时寒和嘉和郡主赵瑾……会不会有什么不妥当的事儿发生!

可是很显然,傅时寒不是傻瓜,他哪里会让别人抓到小辫子,来到太医身边,也不知他低声与人说些什么。见没什么好戏可看,别人便是也不多看他了。

时寒听了不断的点头,之后唤来了小太监,谁也没发觉,嘉和郡主赵瑾那边的吃食已经被换过了!

滢月看着小太监上来绯红的红糖水,抽搐了一下嘴角,之后与六王妃言道:“傅时寒……傅时寒虽然挺吓人,但是对阿瑾还是挺好的。”

六王妃笑:“他人一直都不错,你呀,莫要想着小时候那些事儿,人家也没怎么着,你就是胆小。”

滢月默默的吐槽:“我能不胆小么?他算计人哪里管是男是女是大是小。很可怕的啊!”

六王妃笑了起来。

阿瑾回到寝宫便立时换了裙子,一番简单的梳洗沐浴,就见嬷嬷送来了月事布,虽然这和姨妈巾还是不太相同,但是总归是异曲同工,阿瑾很熟练的自己就处理好了。

老嬷嬷本来还在门口等着给小郡主讲讲这些怎么用,就见人家已经全部搞定,看小郡主出门,老嬷嬷结巴:“郡主都弄好了?”

阿瑾诧异的看她:“很奇怪么?”

老嬷嬷摇头,不过又言道:“您会啊!”

阿瑾仿佛看白痴一样看老嬷嬷:“我又不是傻瓜,我当然会啊!这有什么难的!”

阿瑾理所当然的话让老嬷嬷泪奔,她小时候就不会!

经过傅时寒一同闹腾,阿瑾竟然觉得,自己的肚子不疼了,其实,是她根本已经忘了姨妈疼这回事儿!而现在,现在也好像不像刚开始那么难受了呢!

“主子,您还有什么不舒服么?不如躺会儿?”阿碧建议道。

阿瑾摇头:“不用今夜是年三十儿,人人都在欢庆,我自己窝在寝宫里算是怎么回事儿。走走!我要回去,这个该死的傅时寒,我要回去找回场子。”

阿碧掩嘴笑。

往回走的途中阿瑾琢磨为什么自己好了,想了半天也不明所以,不过,也许,大概,可能,好像是因为她吵架的时候气血上涌,所以不疼了?

阿瑾知道,自己这样想,纯属胡搅蛮缠,这理论根本就站不住脚,可是她还是胡思乱想。

阿瑾这一个来回已经一个多时辰了,等她进门,已经不似刚才离去时候的坏气色,还真是变得快。

阿瑾来到自己的位置坐下,顿时愣住,不过稍一想,她就对着六王妃甜笑:“多谢娘亲,呜呜,娘亲真是太体贴了。”

阿瑾啜了一小口姜汤,竟然发现还是烫烫的。

嘤嘤,好感动!果然是亲妈!

只是六王妃倒是笑了起来:“这不是我准备的。”

阿瑾:“啊?那是姐姐?果然是我亲姐姐,真是太好了!”阿瑾甜甜言道。

滢月突然就觉得自己不怕傅时寒了,傅时寒在她妹妹这里,还真是伤透了心啊!真是个倒霉催的。

她好心的告诉阿瑾:“是傅时寒让人送过来的。你没发现,你这边的生食已经全部都被撤下去了么?还有一些不太适合的也撤下去了,喏,你自己看看。还有你手里捧着的那碗,那已经是第四碗了,前三碗都因为凉了被倒掉了。”

阿瑾:“……”

“还有你看那边,那个小太监,就是他一直在那边用小火儿温着这红糖水呢!”

阿瑾觉得心里怪怪的,她望向了傅时寒的方向,傅时寒方方正正的坐在那里,十分的镇定,只是察觉阿瑾看他,他勾唇,灿烂一笑!

阿瑾看他那副样子,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皇上坐在最上首的位置,见来两人如此的甜蜜,也跟着点头笑。

他们总是以为自己的小动作不会被发现,其实他做的这么高,哪里会看不见呢!正如现在,他清楚的看到了明玉和明依嫉妒的眼神儿,虽然很多人都不曾察觉傅时寒和阿瑾的小动作,但是这二人却是不然。她们几乎是死死的盯着阿瑾,他想,这两个孩子,大抵是长歪了吧!

细想小的时候,虽然明玉有些小脾气,可也是乖巧可爱的女孩子一个。明依也是一样,软软嫩嫩的只知道吃东西,可是曾几何时,她们一个比一个歹毒起来。

同样是从小成长起来,其他几个孩子偏不是她们那个样子。就算是有小脾气的阿瑾也是极有分寸的。

想到此,皇帝微微叹息,六王府不适合养孩子啊!

“皇上,可是有什么不妥?”虞贵妃坐在皇上的右手边,听他如此叹息,立时问道。

皇上:“朕只是在想,明玉和明依,大抵是废了。”

虞贵妃一怔,随即恢复正常:“臣妾记得,刚才皇上您还重新将明玉封为郡主了吧?其实臣妾不明白,您为什么没有册封明依呢?想来,老四是希望给明依多一个封号的吧?”

这件事儿宫里都传遍了,四王爷十分期望能够给他的女儿一个封号。

皇上带着笑意问道:“你不懂么?四王府,朕不能让明依一个女孩儿独大。而且,这也算是给老四的一个补偿。”

虞贵妃愣住:“补偿?”四王爷有什么需要补偿的呢?饶是精明的虞贵妃也不懂了。

皇上看虞贵妃的脸色,问道:“你觉得,老四家的谨安如何?”

虞贵妃笑:“孩子因着早产比较弱,不过看着倒是虎头虎脑。十分可人疼呢。”

皇上点头,随即握住了虞贵妃的手,平静言道:“如若将这个孩子抱到你这边养呢?”

“什么!”虞贵妃顿时呆住了,这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皇上,就见他看着前方,并不看虞贵妃,却平静的言道:“老四教不好孩子,四王府也是太过乌烟瘴气了。朕已经想好了,再让他在许幽幽身边待个十天半个月,便是让谨安进宫住下,由你这个祖母来养。”

见一个王爷的嫡子抱到不是这个王爷母妃的贵妃身边养,别说是本朝,就算是前朝也没有这样的事情,虞贵妃都结巴了,“皇、皇上,您,您为何如此?”

皇上终于歪头看虞贵妃,他带着一丝歉意,也带着补偿:“你不是十分喜欢孩子么?谨安还小,想来小小的时候就抱到你身边养,必然能够对你亲近。阿瑾到底是年纪大了,而且将来也要嫁人,她哪里有那个时间天天进宫呢!朕觉得,不管是对你还是谨安,都是最好的选择!朕要的是一个光明磊落阳光的少年,而不是一个像老四那样短视的蠢货!”

虞贵妃咬唇:“可是、可是老四那边……”话中含义不言而喻。

皇上冷笑:“朕已经与他言道过了,他也是同意的。你以为,他会不愿意?能将孩子放在你身边养,他是求之不得,朕知道他的想法,他是希望你能够因为喜欢谨安,而将自己娘家的势力倒戈到他这边。你看,朕的儿子就是这样一个没有亲情,只有权势的蠢货。”

虞贵妃温柔言道:“不,也许他是体谅您。您的儿子都大了,有个孙子在身边陪伴,也是好的。”

皇上叹息一声,随即又笑了起来:“你,愿意抚养谨安么?”

虞贵妃本对谨安没有更多印象,皇上言道,她才敷衍说了那么几句,可是这个时候再想那张小脸儿,她竟是觉得温馨起来。

“臣妾,臣妾自然是极为愿意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