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41|第 141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41|第 141 章(1 / 1)

阿瑾觉得,他家爹爹总是在很特别的时候出其不意一下下,而现在便是如此,莫名的让她……有点感动!

她支着下巴叹息:“其实虞贵妃也挺可怜的。”

六王爷翻白眼,恨铁不成钢状言道:“你个傻妮子,她怎么可怜了?我倒是觉得,她不可怜,如若真的可怜,该是那些寻常百姓家吃不饱穿不暖的,那才是可怜呢。像是你玉真姨娘,之前过得日子那才叫一个苦啊,才叫一个惨啊!要不是遇见我这样的英伟男子,将来她还指不定会落个什么下场呢。你……”

阿瑾制止了六王爷的话,继续言道:“咱能不跑题顺带的夸自己么?”刚才的感动立刻木有了!刚才那么温暖的感觉一定是错觉,是的,错觉!

六王爷啧了一下,继续言道:“她都享受这种后宫独大的感觉了,还有啥可愁的,再说,当年她自己也不是那么干净。”六王爷的表情十分精彩,一脸的“我是知道内情”的。

阿瑾好奇:“你知道啥呀!”后宫里没有什么白莲花,这点阿瑾再清楚不过了,只是能听她爹这样说出来,倒是也让人感觉挺奇怪的。

六王爷睨了阿瑾一眼,啧啧道:“你没发现,我是最小的儿子么?在我之后,就没有其他的孩子了?”六王爷小心翼翼言道:“虞贵妃的孩子死了,她又怎么能容忍别人好好的生孩子呢?而且,当初她的孩子还是因为那样的事情。”

那样的事情,是指哪样的事情?

阿瑾继续追问,六王爷却不肯多说了,他胡搅蛮缠的言道:“反正你知道我的意思就行啦,阿瑾啊,人好奇心太重可不好。会有黑山老妖来抓人的呀!”

阿瑾:“……”我是三岁么?你竟然这样来吓我,真是太可笑了啊!这不可能好吧?

大抵是察觉到阿瑾的不相信,六王爷虎着脸:“我是你父王,你竟然还敢不听话,这个皇宫是会吃人的,不要以为你撒娇卖萌就能过的好。要有智慧!智慧懂么?”

阿瑾睨着他言道:“父王的意思该不会是指你自己是充满智慧的人吧?”

六王爷打了一个响指,“答对了。”

阿瑾默默无语……

缓和了半响,阿瑾问道:“可是,我根本就不生活在宫里啊?我又不是后宫妃嫔,我又不是争夺皇位的皇子,我担心什么。我根本就不需要有智慧,我只要好好的生活,想怎样就怎样就好!”

阿瑾如此言道,真是亮瞎了六王爷的眼,六王爷仔细思考,顿时觉得自己姑娘说的很有道理,他鼓掌言道:“阿瑾说的太对!”

阿瑾:“……”

有这样一个爹爹,她真是痛并快乐着!

“总之,人要像我这样活着才是真谛。”六王爷觉得,自己真是大家的榜样,虽然现在他们还没有认识到他的足智多谋,但是……人家也可以用一个词儿来形容的,呃,叫,叫什么?叫……六王爷眼巴巴的看阿瑾:“有个词儿形容人看这笨蛋但是最聪明,那是咋说来着?”

阿瑾望天:“爹爹你的意思该不会是大智若愚吧?”

六王爷拍大腿:“就是这么回事儿,我就是这样的大智若愚,哈哈,哈哈哈!”

阿瑾默默起身,准备回屋,六王爷连忙言道:“我都跟着你保护你了,你会告诉你母亲吧?”

阿瑾:“啊?”疑惑脸,啥意思?

六王爷羞涩的对手指状:“我这样保护你,你会告诉你娘吧?会吧?”真是殷殷期待。

阿瑾没说话,六王爷感慨,这个闺女实在是太不上道了,他叹息一声言道:“你怎么这么笨。我这和你意会很久了,你就不知道告诉你娘亲一下么?我想要获得你娘亲的表扬,而且,多少给长点零花钱啊!我都这么拼了!”

阿瑾觉得自己真是眼前一黑,呵呵哒,他都这么拼了,他爹真是让人暴躁的一个中年男子啊!

她微微扬起了嘴角,笑着问:“想要得到我娘的表扬?”

六王爷忙不迭的点头。

“想要多得点银子?”

继续点头。

阿瑾笑眯眯:“想……的……美!!!”

六王爷咬袖子:“你是我亲生的么?枉费我这样对你,我对你这么好,你却这样对我,我的心啊,细碎细碎的,我这当爹的,实在是太难了,我的苦谁人可以知晓啊!呜呜~”

阿瑾默默望天。

“你不要以为你自己不说话就是有理,我这心都让你给碾压成什么样了。我这人可是出了名的不惹事儿,这都为了你的安全在后面盯梢,像狗似的。你现在还要气我,人家生了闺女都是贴心的小棉袄,我家闺女只会气我,气我不要紧,小时候还尿在我的身上,我是多么风雅俊逸的形象,竟然就被你这样败坏了,我这心啊……”

六王爷开启碎碎念模式。

阿瑾觉得,大话西游一定不是胡说,唐僧的碎碎念真的会死人的,不说别的,你看她爹,这分明就是唐僧附体了,一点都不夸张啊,真的是这样!

她捂住头投降到:“我说还不成么?”再不说,她爹就要把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老黄历都掏出来了,就没考虑过他闺女的感情么?都大姑娘了还被人家说尿人身上这样的黑历史,真的没问题么?

六王爷欣慰的笑,他语重心长的拍了拍阿瑾的肩膀:“你早点意会不就好了。真是……浪费我多少口水!啧!晚上能多吃好几碗饭,幸好是在宫里,如若是在家里,可就是我们亏了。”

六王爷一副“你这么不上道,才导致了浪费这么多口水的表情”,说起来,阿瑾自己都要感慨,为什么她爹表情这么丰富?为什么她一下下就感受到了她爹的隐藏含义?瓦擦擦!

阿瑾语重心长言道:“爹啊,好歹您也是个王爷,能不能不要这样小家子气?咱亏着了么?能不能不要为了几碗饭计较?”

阿瑾又坐下了,其实和他爹聊天也蛮有趣。

六王爷翻白眼:“都说你不会过日子,我们有归我们有,该占得便宜也不能不占,你娘亲说过,我们不能给王府弄得亏空个不行,如若不然,将来怎么给你们筹备嫁妆?怎么给你哥哥攒下基业?有钱能使鬼推磨,这点道理都不懂,果然还是个孩子,你要像我学,能薅的羊毛一千个一万个不能错过。”

阿瑾觉得,真是说不好六王爷这个人,他经常会让她鄙视到不能看,又瞬间就会感动的不能自持,这样极端的情绪,说起来也是挺奇怪的。

他关心她,她感动,可是转眼六王爷就说,你会告诉你娘吧,会有更多的钱吧?她无语了。可是他又说,要为他们准备嫁妆,真是奇怪的感觉,可是这样的感觉却又不坏。

“我知道了。节省节省,都听你的。”阿瑾笑眯眯言道。

六王爷点头:“这才对。”

阿瑾突然凑到了六王爷的面前,她动作太过突然,吓了六王爷一跳,阿瑾仅以来年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问道:“父王,您是装的吧?”

六王爷嗬了一声,随即狐疑的上下打量阿瑾,问道:“装什么?你吓我一跳,离我远点。”

阿瑾不肯让,继续逼问:“你根本就是在装傻,其实您什么都知道,对不对?”

六王爷掐腰愤怒:“你啥意思,你说我傻?我这样精明,你确定你说的是实话么?有没有你这样说自己爹的小闺女?”

阿瑾按住六王爷的肩膀,十分坚定的继续问:“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什么都知道?扮猪吃老虎吧?”

六王爷对手指:“闺女啊!难不成你之前认定我是傻的?我这样精明,不太对吧?”

六王爷这样的劲儿让阿瑾更加怀疑起来,她死死的盯着六王爷:“我细细想了想,你做的事儿,虽然看似糊涂,但是实际上,倒是阴差阳错的做了许多好事儿,你是不是装的,你说你说!你敢看着我的眼睛说么?”

六王爷赶紧盯住阿瑾的眼睛,他欲哭无泪的言道:“我真不明白你的意思啊。如若你是说我做的所有事儿都对,那么我自然是高兴的,但是你说我是装的,我倒是不太懂了。闺女啊!虽然你爹是聪明人,但是也禁不住你这样绕圈子啊。”

阿瑾看六王爷百般推脱,自然知晓不能从他这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了。阿瑾缓了一口气,言道:“我知道,我父王一定是个聪明绝顶的人,你自己刚才不就说了么?大智若愚!”

六王爷笑了起来,他感动的握住了阿瑾的手,感慨言道:“我就知道阿瑾是我嫡亲嫡亲的闺女,我活了这么大,第一次这样肯定我的脑子的,也只有阿瑾一个人了。他们都没看到我的好啊!”

阿瑾笑眯眯,“我的爹爹,自然是最明智的。”停顿了一下,阿瑾言道:“不争夺皇位,就是我爹做的最明智的事儿,别人谁有我爹爹这般豁达,这般聪明!”

六王爷得意的挺胸:“可不是,当我傻啊,累成狗怎么还有人说你个好么?哪有我现在过得自在,他们都是大蠢驴!”

阿瑾: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这样真的好么?

很显然,六王爷觉得很好,他继续言道:“阿瑾真是太了解爹爹了,这么多年,我这心里苦啊,你不知道,脑子好用的人总是寂寞如雪的,现在我总算是欣慰了,虽然谨言这个棒槌不怎么像我,但是阿瑾像我啊。爹爹明白的太晚了,太晚了啊。你都这么大了,应该很快就要成亲了,啧啧,如若不是这样,爹爹带你走南闯北的见识见识,什么赌坊啊,女支院啊,都是开眼界的好地方。”

阿瑾默默吐槽道:“你这话里有两个槽点,第一,您是皇爷爷亲封的王爷,有封号的王爷不能离京,这是规矩吧?所以走南闯北根本不可能啊!第二,我是女的啊,我去赌场干嘛,我去女支院干嘛?您说!您说您说!”

六王爷望天:“真是不会唠嗑啊!”

阿瑾看六王爷似乎很惆怅,笑了起来:“那我们换个话题吧?”

“换啥?”

阿瑾停顿了一下,言道:“爹爹怎么长成这样的?”

六王爷撸袖子:“你这是找茬儿?”虽然外面的人都看不上他,但是他也是有智慧的好么,如若不是有大智慧,怎么会从来不觊觎皇位?如若不是有大智慧,怎么做到人见人爱的?他们根本就不想这样重要的事情,真是太没有见识了。

阿瑾咯咯的笑,笑够了,起身为六王爷捏肩膀,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小闺女如春风般的关爱。六王爷感动的热泪盈眶:“阿瑾真是好孩子啊!”

阿瑾:“……”刚才还说我找茬儿呢,捏肩膀就收买了?这人真是太好收买了,啧啧!

六王妃睡醒起身就看见这父女二人相处的极为和谐,她透过帘子看阿瑾为六王爷捏肩膀,怔了好一会儿,半响,终于笑了出来。

阿瑾看六王妃醒了,摆手:“娘亲快来。”

六王妃做嫉妒状:“我来干什么,你又没有四只手,还能为我捏肩膀。”虽然这般说,却是带着笑意坐到两人身边。

六王爷得意洋洋:“你嫉妒也是没有用的。我突然发现,阿瑾是最像我的孩子,哈哈哈,最像我哦,一点都不像你。”

六王妃嘴角抽搐了一下,看他:“你什么意思?”

六王爷扬头得意:“我的意思是,阿瑾像我,哈哈哈哈,你嫉妒吧,你吃醋吧,哈哈哈!”

这样中二少年的样子,简直让阿瑾不忍直视,阿瑾觉得,一定是她打开的方式不对。

不过还好,六王妃倒是不屑和他一般见识,她语重心长:“阿瑾是你的女儿,像你是应该的,阿瑾捏的很好,往日时常帮我的,你也该好好的感受一下!”

不忘小小的炫耀一下。

六王爷听到这话,哀怨的看向了阿瑾:“你平常都帮你娘亲捏肩膀,都没有帮过我,你……”

不待说完,阿瑾连忙插嘴:“晚上宴席什么时候开始来着?”

“卯时。”六王爷要说的话立时被拐带了。

阿瑾笑嘻嘻:“今晚会放烟火吧?”

六王爷立刻:“自然是的。”

看六王爷被阿瑾将话题拐带走了,六王妃默默的叹息,脑子不好用都是能看出来的,哎!还好,还好三个孩子都不像他,真是太庆幸了!

晚上很快便是到来,等阿瑾到了宴会厅,已经很多人都到了,按照自己的位置坐好,阿瑾看许多大臣都在,每年的年三十晚上都是君臣齐聚一堂,而他们这些皇亲国戚也有机会露面了。虞贵妃也是照顾六王妃,将六王妃一家的位置和他们安排在了一起,往年都是二王妃与三王妃挨着,不过大家也都知道沈诗蓝有喜的消息,想来是为了让她离李素问近点吧。

其实如若一般人家或许还有想法,这不是将人当成大夫使了么?要知道,李素问自己还怀着身孕。但是六王府的人倒是全然没有往着边想。

阿瑾坐在素问的身边,她望诗蓝,言道:“诗蓝,你别给手一直放在肚子上,不好的。”

诗蓝看了一眼素问,立刻将手拿开:“我不知道的。”她挺担心。

阿瑾一本正经:“我听说不好总是摸孕妇的肚子。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道理。”阿瑾觉得穿越之前隐隐约约看见过这方面的消息,真假倒是未知了。不过既然想起来这茬儿,阿瑾倒是直接说了出来。

诗蓝顿时笑了出来:“你自己道听途说的啊?”

阿瑾点头:“对啊,我听说的,可是听说的也未必就不是对的。嫂子,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素问见大家都盯着自己,温柔的笑言道:“其实摸不摸肚子要分怎么摸。凡事都不能一棒子打死。不过孕妇怀孕的后期倒是不建议频繁的抚摸肚子,毕竟,有的人方法并不好,如若不好,很容易让孩子受惊。当然,如若方法正确也是好的,掌握了正确的抚摸方法,对宝宝的发育也是有好处的。但是要注意,在进行抚摸的过程中,不仅让宝宝感受到父母的关爱,还能使孕妇身心放松、精神愉快,也加深了一家人的感情。”

诗蓝认真的听,不断的点头。

许幽幽听了,望向了李素问,李素问虽然怀孕,但是身材并没怎么有大的变化,只略有丰腴,而肚子则是明显了许多。

再看她脸色,红润有光泽,十分的得体,完全不似她,即便是上了许多的粉,仍是面有倦色,怎么也遮挡不住。

仔细想想,这次生产对她的伤害真是极大,也幸好,庆哥儿安然的生了下来,如若不然,她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当然,听说怀了女儿这母亲才好看,想到此,她心情又平衡了许多。

阿瑾察觉到许幽幽的视线,望了过去,见她看着自家嫂子,笑了一下,虽然灿烂,但是却不那么友好,许幽幽一怔,抿嘴笑了一下,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都说嘉和郡主张扬跋扈,看来倒真是如此了,只是,这样被人护着的感觉,想来也很好吧?这个时候,她倒是有点羡慕李素问了,同样是孕妇,人家和她的待遇全然不同。

“皇上驾到……”小太监的唱声响起,皇上携虞贵妃到场,众人立时起身请安。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众卿家平身。”

待众人坐定,就听小太监开始唱声,言道一些喜庆的话儿,阿瑾笑眯眯的听着,新年最是喜庆了,她十分喜欢过年,人多热闹又有好看的节目。

想想当年她没穿越之前,什么春节联欢晚会,她向来都是不看,现在的娱乐节目已经贫瘠到看个歌舞就觉得是了不得的好事儿了。啧啧!所以说,没穿越的妹子要珍惜能珍惜的一切啊!

阿瑾颇为自嘲的想着,果然,就听圣上开口了。

“正值辞旧迎新之际,朕也有三件喜事儿要公布一下。”

小太监连忙将已经准备好的圣旨打开,清了清嗓子,清脆言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嘉祥郡主,朕之孙女也,系六王府所出嫡女,身份贵重。自幼聪慧灵敏,旦夕承欢朕躬膝下,朕与贵妃疼爱甚矣。今郡主年已豆蔻,适婚嫁之时。朕于诸臣工中择佳婿与爱孙女成婚。闻丞相府嫡出公子景衍人品贵重、仪表堂堂、且未有家室,与郡主婚配堪称天设地造,朕心甚悦。为成佳人之美,兹将嘉和郡主下降景衍,一切礼仪由礼部尚书与钦天监正商议后待办。布告中外,咸使闻之。钦此!”

六王爷一高跳了出来,比滢月动作快多了,他赶忙跪下:“多谢父皇,父皇万岁万万岁!”

六王妃与滢月也立时出列跪下谢恩,同样的,丞相府也是如此,景衍虽然没有功名在身,但是因着今个儿情势特殊,他也在场,这个时候,大家总算是明白了景衍为什么会进宫,他进宫不奇怪,在这样大宴群臣的日子进宫就有不同了。现在看,竟是为了这般。

而四王爷则是心里不满意,按道理来说,他排行第四,而他生的又是儿子,这个时候理应是先念给他儿子请封的圣旨,竟是先念了滢月一个姑娘赐婚的圣旨,如何让他不气愤,这算是什么事儿呢!

皇上坐在上首位置,别人有什么表情,他一下就能看见,见老四明显僵硬的表情,他内心默默的叹息,这个儿子,越发的让他看不上了。

就这样的性情,待到他他日不在了,做兄弟的,谁会容忍他呢。想到此,皇上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他示意可以念第二道圣旨。

三道圣旨依次念开,第二道便是为四王府的庆哥儿赐名,庆哥儿赐名赵谨安,直接被封为四王府的小世子。除却这般,竟是也给四王府的明玉赐了郡主的名,之前因为她的不懂事儿,皇上削了他郡主的封号,现在又还了回去。

第三道圣旨则是关于二王府,除却四王府的赏赐,二王府也得了不少的赏赐,原来,二王府的世子谨书也要有后了,听闻沈诗蓝有喜,众人皆是看向了她,他们都觉得,这沈诗蓝真是好命的女子,嫁得好,又这么快就有了身孕,这么一看,四王府的赏赐似乎就……不够看了。人家都要有孙子了,他的儿子还不算正式的满月,这么想着,有些人便是知晓自己该怎么靠近了。

而四王爷自己也有这样的感觉,他憋着一股气谢恩,而同时憋闷的还有明依,她万万没有想到,皇上没有给她赐封号也就罢了,竟是还给明玉恢复了封号,而明玉也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好事儿,她几乎惊喜的不能自持,再想她害怕明依的事儿,又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担心得了。

这般想着,她笑容大大的,看别人都顺眼了许多。不过,这个“别人”可不包括眼前的明依。见一旁软绵绵道恭喜的明依,她似笑非笑:“可真是要多谢妹妹这段日子的照顾,我就知道,虽然皇爷爷对我做的有些事儿不满,可是到底是亲祖父,也是疼我的。”

明依听了,恨不得上前撕了明玉,她眼里淬了毒一般言道:“那姐姐可要好生的,不要再让皇爷爷和父王失望了。”

明玉笑:“是呀,必然……不会!”最后两个字的语气重重的。

旁人没有察觉两姐妹的腥风血雨,阿瑾这个时候也不太乐意管他们,有种人满满都是负能量,多看一下都会觉得不爽利,倒是不如少看她们。她忙着恭喜沈诗蓝呢,沈诗蓝到底是年轻,脸色绯红,她与谨书远远的互相望着,俱是笑了出来。阿瑾看他们这样甜蜜,感慨,真是一对璧人啊!

只是,如若没有傅时寒在谨书身边挑眉,那就更好了,那厮见阿瑾望来望去,也不说话,只以口型表示自己的意思,阿瑾看的分明,他说的是:你没看过帅哥么?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果然是个不知道羞耻的,咦咦,这样自恋好像和谁比较像。哦,对,是她爹,啧啧!

阿瑾向前张望,就看六王爷真是愉悦啊,大吃二喝外加叨叨:“嘿嘿,这满京城,谁有我家闺女嫁得好,我就知道,父皇最疼爱我,我就知道啊!哈哈哈!”

阿瑾觉得这个画面、这个画面怎么就这么美好呢!

“想我真是人生赢家啊,啊哈哈哈!你们谁有我好,我这生活的真是太顺畅了,哈哈哈,我媳妇儿又体贴又美丽又温柔又由着我,我家小妾能够出去给我揍人英姿飒爽的,我儿子听话又聪明,我两个女儿一个比一个机灵,一家有女百家求,立时就要嫁入好人家。哦,对,我儿媳妇是天下难寻的女神医。而且马上就要再给我添个小孙女儿了。哈哈哈,我真是人生赢家啊,连我爹都是天子,哈哈哈……”

魔性的笑声贯穿始终。

阿瑾看她爹得意的尾巴都要翘起来了,再看其他人的表情,呃,她爹真的不是出来拉仇恨值的么?

先不说其他人,就看皇上,嘴角都可以的抽搐起来了啊!这分明就是不能忍了,可是六王爷不知道啊,他这人惯是不会看人脸色,得意洋洋的继续言道:“我是第一个让父皇抱上孙子的人,我儿子的儿子也是最先让父皇抱上重孙子的人,这不管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我们家都是妥妥的人生赢家啊,哈哈哈!真是,你们羡慕嫉妒也是没有用的,这就是拼人品的时候了,你们的人品不行啊……”

六王妃默默低头:“猪都是蠢死的。”

阿瑾倒是不在意,她安抚道:“爹爹说的都是实话啊!呵呵,呵呵呵!”

六王妃:“……”

阿瑾果然是最像他爹的,节操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