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40|第 140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40|第 140 章(1 / 1)

谨宁狐疑的上下打量阿瑾,问道:“你知道什么?”

阿瑾无辜道:“我该知道什么么?”

谨宁觉得,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虽然现在这一家还没坐实了,可是已经隐隐可以看出傅时寒和阿瑾的共同特性了。说话说一步,绕三步的,简直不能更让人头晕。

他含笑:“阿瑾和时寒简直不能更配呢!”

如果你觉得阿瑾会害羞反驳,那可是大错特错呢,阿瑾笑眯眯的应道:“多谢谨宁哥哥夸奖,我自己也这样觉得呢!”

谨宁:“……”还能愉快的玩耍下去么?我简直不敢惹你呀!

两人说话,就听女子的声音响起,“见过谨宁哥哥,阿瑾姐姐。”

阿瑾回头,见来人正是明依,她淡淡的点了点头,并不热络,而明依身边的明玉则是表情奇怪。二王爷虽然和四王爷也不怎么和睦,可是谨宁到底不是阿瑾这样的女孩子,他客客气气:“原来是明玉妹妹和明依妹妹,天气这样冷,你们快进屋吧。”

明依狐疑的打量两人,随即笑眯眯:“哥哥和姐姐不进去么。外面正凉着呢!”

现在的情况倒是颠倒了起来,原来的时候都是明玉张扬,明依小可怜一样跟在她的身后,不肯多言一句,而现在则是明依开口,而明玉垂着头,不多说话。

阿瑾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姑娘,她实在是不客气,“我们在外面自然是有话说。你也太没有眼力见了。”

阿瑾这样不客气,惹得明依一梗,明玉竟是勾起了嘴角,虽然她垂着头跟在明依身后,但是阿瑾还是看到了。呦吼,这是什么情况?阿瑾挑眉。

明依脸色微红,眼泪含在眼圈里言道:“那……那我们先进去了,对不起阿瑾姐姐,我不知道你们有话要谈,给你们添麻烦了。”

明依如此言道,倒是好像阿瑾比较凶悍一般,当然,事实也就是阿瑾比较凶悍。

“阿瑾也没什么恶意,她只是心直口快,你们别当回事儿。明玉往日见你一贯的活泼,今个儿是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

明玉也不抬头,只是低声言道:“我近来身体不太舒服,鲜少出门。”

谨宁哦了一声,安慰道:“还是养好身子比较重要。我说你们怎么没有和四婶一同进宫,原来是因为这般。”

四王妃的还小,如若明玉真的不舒服,她自然不会让明玉和她乘坐同一个马车进宫,而且,谁人不知,正是由于他们二人的母亲,四王妃许幽幽才早产,想来人家也是有所顾忌的。

纵然明依已经表现的很乖巧,可是关系到儿子,四王妃还是有所戒备的。

“姐姐身体不舒服,我自然要陪着姐姐一起。”明依眨眼,一派无辜。

阿瑾内心默默吐槽,跟本就没人问你好么?

不过好在,明依也知道阿瑾对她的不喜,微微颔首一下,挽着明玉的胳膊往凤栖宫而去。谨宁看两人背影,与阿瑾言道:“你这般模样,可真是让人不放心,你就不怕与她们结仇?明玉这丫头最记仇。”

阿瑾叹息言道:“谁让我心直口快呢?”她咯咯的笑了起来,似乎心直口快这个词儿已经要被玩坏了。

谨宁认真:“明玉明依两姐妹,真是不简单的。”

阿瑾笑:“那我是简单又好欺负的小可怜儿?”

谨宁摇头:“不,你更不简单,你是外柔内刚的女壮士!”

阿瑾“哦”了一声,睨他:“见我过这样貌美如花的女壮士么?”言罢,就要进屋。

谨宁拉住她:“你这就要回去?难不成,你还担心他们两姐妹说你的坏话?”

阿瑾扬着下巴,娇俏言道:“谨宁哥哥,我与你赌一下可好?我赌,她们一定会说我,当然不是告状,而是用委屈的口气来说这件事儿。装作单纯无邪的样子来说这件事儿,你赌不赌?”

谨宁哽住,半响,言道:“我还真不敢和你赌。按照从小到大与表哥相处的经验,我很肯定,自己赌了就是一个输!我这个人最有自知之明。”

阿瑾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哥哥还真是没有信心。”

“这是血的教训。”

阿瑾歪头:“那么哥哥,你又不和我赌,又不说找我干啥,已经磨叽了很久了呢。现在,你究竟要怎么样呢?”

阿瑾如此问道,谨宁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他迟疑了一下,勾勾手指头,阿瑾靠过去,“干啥?”

“听说,你和崔敏很熟?”谨宁终于问了出来,问话的同时,脸红了几分,他期待的看着阿瑾,想要从她哪里获得女神的信息。

阿瑾意味深长的笑了出来:“哎呦?哥哥问的这不是废话么?满京城都知道,崔敏和我关系不错,哥哥这么问的意思,是想让我说好还是不好呢?”

谨宁更加不好意思:“这不是一个得体的开场白么?”

阿瑾摇头:“没觉得。”

谨宁戳了一下阿瑾,脸更加红,不过还是言道:“你觉得,崔敏这个人怎么样?她有什么爱好?喜欢什么?”

阿瑾后退一步,上下打量谨宁,温柔的言道:“哥哥还是莫要想这些了。你怎么也学的那些纨绔子弟,垂涎人家美色。再说,你这样打听一个女孩子的*不太好吧?就算你对她有意,也不该这样啊!你要是再问我,我就要去告诉二伯母了!”

真是残忍的一点点面子都不给!

谨宁连忙言道:“我没有什么恶意的,我只是……我只是十分仰慕她。”谨宁发觉,其实说出来也不怎么难,虽然面对的是自己的小堂妹,可是他还是认真:“我认真的。”

阿瑾见谨宁局促不已,仿佛面对女神告白一般,含笑言道:“哥哥,如若我是你,不会这样轻易的打探崔敏的一切,就算是对自己的堂妹也不会说。要知道,人心隔肚皮,你又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么?你这样贸然的告诉我,我可是会宣扬的哦!”

谨宁这个时候倒是淡定了起来,言道:“我自然知道阿瑾不会。阿瑾,你帮帮我可好?我知道你和崔敏关系好,可是我也是你的堂哥啊,我自然不会让你在其中难做。而且,我并没有希望你帮着牵线搭桥,只是想知道一些她的喜好,这样都不可以么?你就不能体谅一下哥哥的苦心么?”

阿瑾冷笑:“你还敢想牵线搭桥?那是私相授受。”

谨宁觉得,和阿瑾说话真的要好好的筹谋,不然一不小心就被她拐带偏了,他们说的是一回事儿么!她怎么不抓重点啊!呃,当然,她是故意的!

“正是因为我和崔敏关系还不错,所以有些事儿我才不能做。”阿瑾这下总算是不开玩笑了,她认真:“我知道谨宁哥哥喜欢崔敏,可是你喜欢,你们就能在一起么?如若你们不能在一起,你还要撩拨她,那么只会让你们两个人都痛苦,也是害了你们两个人。除非你能够坚持下去,不然还是不要让崔敏伤心了!而且你自己也是,如果知道没有结果还不抽身,放纵自己的感情让他越陷越深,将来只会让自己更加痛苦!”

阿瑾说的都是真心话,也是她想说的,她知道傅时寒的意思,也希望崔敏能够嫁的好一些,崔敏嫁人了,她的心才是真的放了下来,虽然不管是谨言还是崔敏都好似对对方无意。可是阿瑾却不敢赌,作为知道内情的人,她还是有担心的。

而谨宁哥哥是一个很好的人选,傅时寒认定的好人选,也是她认定的好人选。可是就算是好人选,也不能盲目的就帮忙,傅时寒觉得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不该有更多的外力干涉,而阿瑾采取的则是泼冷水。

只有将所有的困难摆在他们面前,不断的告诉谨宁他会遇到的困难,他能坚持下来才更可能有好的结果。

一番话说完,阿瑾看着谨宁,叹息一声,转身回房。

谨宁静静的看着阿瑾的背影,消化着她话中的含义。

阿瑾进门就看屋里也是聊的热火朝天,六王妃含笑言道:“我以为需要有人打捞你呢!”

阿瑾笑嘻嘻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这样一看,座位倒是有些奇怪,一般情况下虞贵妃都是上座,而她下首位置惯是几个王妃,可是刚开始来的时候她便是凑到了虞贵妃的身边,那个时候没有旁人不明显,现在倒是显出有些不太妥当了。

有时候座位便是一个人身份地位的风向标,如今不光有其他的王妃郡主,宫中的一些妃嫔也都到了,大家的座位都按照自己的身份,并不过分的张扬,阿瑾察觉到众人的视线,言道:“我脸上有花么?”一副自恋的样子。

虞贵妃笑了,“你脸上没有花,有一根草。”

阿瑾捏了捏自己的脸蛋儿,笑眯眯:“分明就是个小美女,怎么可能有什么草!(^^*)”

那娇俏乖巧可爱的样子一下子就让虞贵妃笑了起来,不管别人怎么想,但是虞贵妃就是后宫的风向标,她高兴了,她喜欢了,别人自然就会跟着附和,见虞贵妃笑的开怀,其他妃嫔立时恭维起来,阿瑾倒是不以为意。

“阿瑾真是本宫的开心果,往后可要经常进宫陪陪本宫才是,不然将来嫁了,本宫要见你可是更难了。”虞贵妃如是言道。

阿瑾微微扬了扬下巴,一脸的傲娇:“我是郡主啊,如若将来我的相公不听我的话,我就罚跪他,哼,我们家必然是我做主的。贵妃娘娘放心,他要是敢不让我来看您,我就让他去给我刷茅房!”

噗!

现场顿时喷了一片。

虞贵妃哭笑不得:“你这丫头这是说的什么话。”

阿瑾认真状:“都是大实话!”

虞贵妃带着笑意言道:“好呢,本宫可要好生的活着,多活几年,我要好好的看着阿瑾怎么虐待她的相公!”

她的话又让大家笑了起来,六王妃捂脸:“真是丢死人了,我们阿瑾就不能矜持点么?”

阿瑾一脸的无辜:“我说的都是实话啊,娘亲,难不成你还希望我受委屈么?”

六王妃还没说话,就看虞贵妃言道:“如若别人敢欺负我们阿瑾,本宫必然不会饶了她。”

不得不说,虞贵妃对阿瑾的维护真是彻彻底底,明依见了,嫉妒的咬唇,她微微抿嘴,带着笑意言道:“阿瑾姐姐真是人见人爱呢。刚才在门口,谨宁哥哥也是拉着阿瑾姐姐不放。”

阿瑾侧头看明依,她柔柔的笑,一脸的羡慕。而她旁边的明玉则是垂着头,还是不说话。

不得不说,明依还是有些急切了,如若她能够沉得住气便是知道,这样的话根本伤不到阿瑾半分,既然是伤不到,那么说出来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此只会让人觉得,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而明依也是一瞬间就察觉自己这话说错了,不过她看阿瑾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倒是也说不出什么挽救的话。

阿瑾挑衅言道:“是呀,我与几个哥哥一贯的关系好。大家都很疼我呢!”

明依勉强的露出笑容,之后便是不多说其他了。许是为了转移旁人的注意力,她狠狠的掐了一下身边的明玉,明玉感觉到她的动作强忍着不开口,明依又是一下。

明玉终于抬头:“谁能和阿瑾比呢,你自然是上京最受宠爱的小郡主。”她将仇恨值拉到自己的身上,如若她不开口,指不定明依怎么陷害她,倒是不如顺了她的心意,而且,阿瑾总是不能来四王府害她的。这般想着,明玉倒是也不客气了,反正她都是厌恶阿瑾的。

阿瑾一点都没恼,她笑眯眯言道:“是呀,我自然受宠,因为我乖巧可爱,不算计别人,不张扬跋扈又不阴阳怪气。”

这话说的真是十分认真呢!

阿瑾觉得,如若打嘴仗,别人还真不一定能胜过她,既然四王府的姐妹俩看不上她,她又哪里会和他们客气呢!

“女孩子还是不要那么刻薄才会讨人喜欢。”阿瑾笑眯眯继续言道,真是一箭穿心!

明玉近来经历了不少的事儿,倒是也能沉住气了,她被阿瑾讽刺了,不言道其他,只是笑言:“改日我可要好好和阿瑾请教一下,如何才能不显得刻薄。”

阿瑾:“别凡事儿都存着一副坏心肠就好了。”

虞贵妃也是不喜欢四王府,她摆摆手:“阿瑾说的有道理,凡事儿别总是想着压人一头,自然不会那么招人烦。”

这话倒是坐实了明玉招人烦一样。

虞贵妃转眼便是换了话题,大家也跟着附和言道,这个时候大家也都知道了二王府的喜事儿,沈诗蓝有喜的消息也传了出去,再看二王妃,真是志得意满人生赢家的样子,想来她真是没有什么糟心事儿。

二王爷不似其他几个王爷那般,为人十分的靠谱,她自己又是接连生了两个儿子,如今大儿子更是娶了沈诗蓝,相比于她们,二王妃倒是没什么可操心的了。

后宫妃嫔见二王府如此,也是有几分嫉妒,想来也是,二王妃如今一切顺利,他们却只能在后宫伺候皇帝,而皇上年纪大了,根本就不在乎那些身体上的欢愉,这也是虞贵妃更加受宠的缘由。

不过大家也都是在宫中沉浸许久,知晓该怎么表现,并不会像六王府的小姐妹这般藏不住心思。

现场一片和谐的气氛,距离傍晚还有些时辰,大家自然不会全然坐在这里聊天,又是聊了一会儿,众人便是都回去稍做休息,虞贵妃似乎也是累了,将大家均是遣了出去。

阿瑾与滢月跟着六王妃,六王妃则是叮嘱身边的素问:“你有了身子,晚上吃东西切要小心。有些东西,还是莫要食用才好。”

素问含笑点头:“我知道了。”并不反驳,其实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李素问比谁都清楚。

“二嫂与我说了,让谨书媳妇儿坐在你的身边,你也帮衬着她些,她初怀孕,正是不稳当的时候,又是个年轻的,我们能帮就帮吧!”不说其他,诗蓝还是她的外甥女儿呢!虽然隔了一层,可是沈家对他们兄妹一直都很好,相对来说,比她父亲还好上许多,单看这些,她更是要顾着些沈诗蓝。

素问颔首称是,想了一下,言道:“稍后我会给她写一份单子,她这个时候最该小心。”

六王妃拍了拍儿媳的手:“你真是体贴。”

虽然人人都言道李素问身份低,可是谁人知道她的好呢!有这样一个儿媳,六王妃真是觉得自己是修来的福气。

阿瑾与身边的滢月“低声”言道:“姐姐,你看娘亲,真是有了儿媳就忘了女儿,可怜我们啊,已经被打入冷宫了。”

滢月配合道:“可不是么!我们真是没人管的小可怜。”

六王妃横了两人一眼,言道:“哪儿都少不了你们。给我好生的待着去。”

两姐妹对视一眼,咯咯的笑了出来。

虞贵妃在宫中都为他们安排了休息的地方,今晚他们也要住在这里,想到晚上必然要到很晚,几人都休息起来。

阿瑾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索性起身去了院子。

小宫女见阿瑾出来,立时请安。阿碧见自家小姐出门,也来到她的身边:“郡主,您要出去?”

阿瑾笑:“走,我们转转。”

带着阿碧出门,阿瑾看着晴朗的天色,感慨:“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阿碧,明年,你是不是该要个孩子了啊?”

阿碧红了脸:“郡主说什么呢!我不急的。”又想了一下,阿碧据实言道:“我和他商量过了,反正我们都没有家人,也没什么老人着急,既然如此,我们就晚点再生。我听世子妃言道,生的太早对身体不好的,她说女子身体十分成熟,才更适合生孩子。”

阿瑾笑:“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不过阿碧,你也别什么都只顾着我,考虑下你们家那位的心情吧。”她调侃道。

阿碧抬头,十分认真:“王妃和郡主对我有再造之恩,是没有人可以比的。”

阿瑾犹豫了一下,没有言道其他。

看着枝上挂着的霜,阿瑾凑了上去,感慨言道:“真好看。”

阿碧笑:“每个时节都有自己的景致。”

阿瑾颔首:“是呀,不管是春夏秋冬,都有自己的景致,都有自己的美好。能够这样感受季节交替变幻,真好呢!”

想了下,阿瑾言道:“走,我们去御花园转转。”

虽然现在已经没有花了,但是那里却有各种树木,想来这样的霜挂在上面,应该十分好看。这般一想,阿瑾便是来了兴致。

带着阿碧来到御花园,除却忙忙碌碌经过的小太监小宫女,倒是也没什么人,想来大家都休息了,宫中的人都习惯午睡,而晚上必然熬夜,她们自然更加不会出来转悠。也只有阿瑾这样不习惯的人才会睡不着。

阿瑾站在树下,感觉自己似乎跑到了一个银装素裹的仙境。

“郡主,那边有人过来了。”阿碧眼尖,立时察觉到有人走了过来,阿瑾望了过去,见是虞贵妃。

她一怔,有些诧异,虞贵妃不是累了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而虞贵妃也看见了阿瑾,她也是有些惊讶,不过还是走了过来,阿瑾连忙上前:“贵妃娘娘!”

虞贵妃笑问:“你怎么不好好休息一下?”

阿瑾摇头:“我不习惯午睡,睡不着就来这边转转。”

虞贵妃身边的嬷嬷手里挽着篮子,那篮子上盖着黄色的锦缎,可总是如此,阿瑾还是能够透过露出来的地方和形状看出来,似乎是元宝香烛。

虞贵妃到假山位置,这里几乎没有什么风,她将篮子接了过来,言道:“阿瑾很好奇吧?”

阿瑾诚实的点了点头,说实话,她不怎么好奇,宫里谁没有点*呢?知道的越多,越是累赘,可纵然已经遇见,她倒是也不矫情。

虞贵妃蹲下静静的烧纸,阿瑾没有一丝迟疑的上前与她一同动作,嬷嬷默默的退后几步,阿碧见了,也跟她一样,站的远了些。

虞贵妃静静的烧纸,言道:“我曾经有个儿子。”

阿瑾并不诧异,她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继续烧纸,也许,虞贵妃只是想有个人倾诉一下。

“可是他死了,在三十六年前的今天死了。年三十儿,人人都高兴的日子,我的儿子被人毒死了。”虞贵妃面色平静,没有一丝表情,阿瑾却察觉到了她的难过,人人都觉得喜庆的日子,虞贵妃却未必真的开心吧?她握住了虞贵妃的手:“我如若说些安慰的话,也是没用的,但是我希望娘娘一切都好。”

虞贵妃平静的继续言道:“当年我生产的时候伤了身体,不能再生了。孩子才一个月就被人害死了,皇上觉得亏欠我,这么多年一直都对我很好。”

阿瑾不再言语。

“可是,每当看见别人有孩子,我就在想,如若,如若当年我的孩子活了,会是怎样!”

阿瑾抱住虞贵妃,拍着她的背:“别难过了,一切都过去了,过去的事儿,总是不能再次回到过去。我们也只能向前看。”

虞贵妃声音飘忽:“是呀,一切都过去了,我们只能向前看。大抵,也只有我记得那个孩子,只有我会每年偷偷的祭拜他一下。”

阿瑾落下一滴泪。

虞贵妃拉开阿瑾,看她泪眼朦胧的样子,擦掉了阿瑾的泪,言道:“瞧我,大过年的,与你这孩子说这些作甚。好了,来陪我烧纸,烧好了,你也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阿瑾看虞贵妃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重重的点头,与她一起为那个才一个月就过世的孩子烧纸,烧完了,虞贵妃拍了拍阿瑾的肩膀:“你回去好好休息,今天的事儿,忘了吧。”

阿瑾点头:“我知道了。”十分乖巧。

将虞贵妃送回了凤栖宫,阿瑾回到自己所住的寝宫,此时六王妃他们正在休息,只是六王爷却回来了,他坐在厅里,看阿瑾回来了,勾了勾手指。

阿瑾上前:“见过父王。”

六王爷将下人都差了下去,小小声儿的问阿瑾:“你刚才和虞贵妃在御花园干什么?”

阿瑾一怔,随即言道:“父王看见了?”

六王爷点头:“我这火眼金睛怎么就看不见,可是出了什么事儿?”阿瑾眼圈红红的呢!

阿瑾摇头:“没事儿,我不过和虞贵妃转悠一下。”

六王爷一脸的“我不相信,你不要骗我”,他扁嘴言道:“阿瑾,你都和我不亲。呜呜,我都看见你们在烧纸,你还不和我说实话,嘤嘤,你喜欢别人超过我,我这个爹爹好可怜!”

阿瑾扶额,这个时候,她真的没什么心情看他家父亲大人卖蠢啊!

“我没什么心情说,再说你都看见了,还问我干什么。”她直接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六王爷叹息一声,神秘兮兮的靠近阿瑾言道:“其实我知道你们为什么烧纸。有一年年三十,我陪着父亲在御花园转悠,就看见了虞贵妃在烧纸,只是那个时候父皇让我不要声张。”

阿瑾顿时愣住,她看着六王爷,问道:“皇爷爷看见了?”也对,这宫里的事情,有什么能够瞒过皇爷爷呢?

“恩,而且宫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的,但凡是年三十,都不会有人去御花园。”六王爷认真。

阿瑾马上言道:“那你还去?”

六王爷扁嘴:“我是看见你过去了,有点不放心啊。不然你以为我过去触那个霉头?我跟在你身后来着。”

阿瑾又是一愣,呆愣间,就听六王爷言道:“你是我小女儿啊,我总不能不管你。”

阿瑾:“……”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