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39|第 139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39|第 139 章(1 / 1)

傅时寒终于回来了,在年底之前,阿瑾看他归来,上下打量,除了稍微有些消瘦,旁的倒是与走之前并无差别,阿瑾瞄够了,伸手言道:“礼物呢?”

竟是还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她这般讨要礼物的样子让时寒乐不可支,他带着笑脸儿,十分的干脆:“你还是与小时候没有两样,小时候你就是用这样无辜的表情欺骗了不少人的心。”这话说的,倒是让阿瑾无言以对了呢!

不过阿瑾眯了眯眼睛,揣测的问道:“你该不会是忘记带礼物,然后找别的话题吧?”

时寒笑的更加厉害,他认真言道:“说过的事情,我总是能做到的。给你的礼物还在后面,我是快马加鞭先赶回来的,不过我想,待到明日礼物也该到了。”

阿瑾吁了一口气,睨他:“你作甚要先回来呢?”她调侃道。

时寒思考了一下,言道:“我这还不是为了某人好,听说某人因为想我,已然茶饭不思,这样可怜的姑娘我还不快点回来见她,那可真是枉费她的心意了。”

阿瑾听了这话,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倒是不知道,那个姑娘又是哪个?只是这世上以讹传讹的事情太多,我看啊,未见得就是真的。傅公子还是不要太过自恋的好。人太自恋也是病,而且一旦得知这不是真相,受不住打击咋办呢?你说对吧?”

时寒:“可我倒是觉得,这事儿不会是假的,往日里也是能看出啊!而且,我想嘉和郡主最是了解这个姑娘,自然知道,这个姑娘是真的想我想的茶饭不思不能自拔。”

阿瑾一副呕吐状,吐够了,啧啧道:“真是太过自信了,人啊,太过自信也是病,哎呀呀呀!”

两人耍花腔,急忙赶过来的谨言见了竟是没有更多的反感,同样,没有怨念傅时寒抢了他妹妹的同时他也没有什么打断人家恩爱的羞愧感。

直接便是朗声开口,“时寒,你总算是回来了,你过来一下,我有话与你说。”

时寒挑眉:“你倒是个急性子。”

谨言也不管那许多,只是白了他一眼,率先向前走去。时寒对阿瑾笑了笑,无辜的跟上。

时寒回来,阿瑾觉得一下子来了精气神,倒是也不是喜欢他,呃,真的不是喜欢,就是觉得没了这个人,有点空虚,嘿嘿!

正要转身回房,阿瑾就见玉真姨娘路过,阿瑾含笑点了点头。玉真姨娘一下子就激动了,她大大的笑,与阿瑾示好。

还没等阿瑾走,就见六王爷跟了上来,阿瑾知道两人必然是在一起的,但是也没有更多的情绪,既然他母亲都能不在意了,他们又何必想太多呢!

六王妃对六王爷没有爱,所以他也一样可以爱别人。

“父王,您这么匆忙作甚啊?”阿瑾带着笑意。

六王爷停下脚步,与阿瑾认真言道:“我还有事儿呢!回来拿东西。”

阿瑾疑惑的看他。六王爷倒是不继续说下去了,玉真姨娘见了,连忙帮着解释:“东边儿有人玩冰车,王爷觉得甚好,也想自己弄一个。”

阿瑾:“……”

冰车,她爹是十岁么?

不过,这样能够自娱自乐的人也是极好的,真是难能见到!

六王爷不好意思的挠头:“那些孩子……他们玩儿的太差了,我这不给他们做个示范,都对不起我当年冰上小王子的称号。”

阿瑾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长长的哦了一声,言道:“原来是冰上小王子啊,真是失敬失敬。”

“好说好说!如若阿瑾无事倒是可以和我一起,让你见识一下你父王我迷人的风采。”六王爷越说越得意,仰着脖子炫耀,阿瑾见了,只感慨真是一个天真的boy!

她默默的摇了摇头,言道:“不必了,您想的太多了。”

虽然她觉得好像挺有意思,但是她却并不喜欢这个运动,凉飕飕的大冬天在外面玩儿,她总觉得想想就冷。

六王爷看出闺女不感兴趣,点头言道:“那我走啦!”

傅时寒的礼物果然是在第二日到达,他带了足足两车的南方时令水果,虽然路上因着各种原因有些损耗,但是能吃的还是许多。阿瑾觉得心情真是十分的畅快。

谁能想到,在古代还能吃到香喷喷大好的榴莲呢!

好赞!

阿瑾心情真是美哒哒。

按照以往的惯例,年三十儿和初一都是在宫里过。这年三十儿一大早,六王妃便是张罗大家进宫。

其实也没什么可准备的,需要的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他们只需要人进宫便是。

因着新年,六王妃为了讲究喜庆,均是为她们准备了鲜艳颜色的衣衫披风,阿瑾觉得,她娘对配色有着显而易见的误区。红配绿,赛狗屁什么的在这里绝对行不通,她娘最喜欢这样的搭配了,真是醉醉的!

阿瑾有点不要脸的想到,多亏了她们的颜好,如若不然,就这么一身儿打扮,传出去像圣诞树一样,真是要笑死个人了,啧啧!好可拍!

上了马车,阿瑾看着六王妃,又看看嫂子素问和姐姐滢月,突然就想到了刚刚穿越而来的时候,那个时候,她乖巧的很呢!也是这般,当然,那个时候可没有嫂子,那个时候,坐在她身边的是她哥哥谨言。

几人旁人无人的说话,哪里知道那个只会爬的小婴儿竟然是能够听懂的,想到这里,阿瑾只觉得好笑。

“你笑什么?这样坏坏的笑,我总是觉得,你要闯祸了。”六王妃狐疑的言道。

滢月一下子就笑了出来:“娘亲果然是了解您的女儿。阿瑾确实就是这样的啊!我看啊,她八成又要闯祸了。”

对于自家娘亲和姐姐的拆台,阿瑾觉得悲剧的不要不要的。哪有这样的呢?

她嘟着嘴靠近了素问:“还是嫂子最好!你们都是坏人。我这样的乖巧,你们还要这样说我,我觉得自己好委屈呢!我要和皇爷爷告状!”

阿瑾委屈哒哒的言道,惹来六王妃的冷笑:“你去呀!我还怕你不去呢!”

阿瑾啧啧:“娘亲,你挑衅我!”

滢月也不甘示弱:“就挑衅你呀,阿瑾是个坏丫头。”

两姐妹闹着玩儿,阿瑾笑眯眯的望着滢月,坏笑道:“姐姐今天怎么一个劲儿的挤兑我呢?呃,这样明显的抱娘亲的大腿真的好么?哦哦,我知道了,今天晚上,许是有什么好的消息呢!呵呵~”

滢月顿时被她说了个大红脸,其实他们都知道,今天晚上,皇上会宣布景衍和滢月的婚事,这也是景衍这段日子没有来六王府的缘由,他也是为了避嫌,等娶进了门,自然是怎么都可以的。

滢月不甘示弱的言道:“你别笑啊,你的好日子也不远了啊,我想傅时寒不会一直不娶你的吧?等你嫁给了傅时寒,我还是比你高一头,哼(ˉ(∞)ˉ)唧,如若跟着傅时寒,你要叫我表嫂,如若在家,你要叫我姐姐。既然我一直都比你高一头,你为什么不尊敬一下我呢?”

六王妃对两个女儿无语了,谁家的姑娘会这样直白的将话说出来呀,这感觉真是没有一丝的害羞。这两人,到底像谁了呢?呃,必然是六王爷,一定是那个人,所有的坏处都是和他一样。真是,所以说嫁人也是女子的二次投胎,如若嫁给个不好的,连孩子都不给力。

大抵是六王妃的表情太过明显,阿瑾歪头问道:“娘亲,你这是什么表情啊,真是太……太奇怪了啊,好像很嫌弃我们似的。有我这样可爱的女儿,你竟然还嫌弃,这是为啥啊!”

六王妃叹息:“你小时候那般可爱,现在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完全是小混混啊!”

阿瑾笑:“呦,娘亲还知道小混混!”

一路上,真是欢声笑语。

待到皇宫,就见他们来的算是早的,其他府里还没来。六王妃突然就觉得,其实还有一丝的落寞。

去年的时候,四王妃还没有换成许幽幽,五王妃也没有去世,而现在,真的有几分物是人非的感觉。

六王妃言道:“看来,我们是第一个呢!”

阿瑾颔首:“正是,不过,往年不都是二伯母来的最早那么?今年倒是奇怪。”

他们几人去凤栖宫拜见虞贵妃,虞贵妃一贯的雍容华贵,阿瑾连忙上前,她抱住了虞贵妃的胳膊言道:“贵妃娘娘有没有想我啊!”

别说是虞贵妃,连其他的宫人也都笑了出来,阿瑾丝毫不以为意,继续言道:“我就知道,您一定是想我了。”

虞贵妃煞有介事的点头:“是呀,想你,想的都快想不起来了,你这个小猴子,也不知道整日瞎忙活什么,近来都不进宫看本宫了。我想你,你倒是不想我!”

阿瑾捂脸,羞涩状:“这不年底了么?我爹又不靠谱,我们当然要多帮着我娘啊!”她倒是直白。

虞贵妃被她逗笑,锤了她一下言道:“莫要胡说。如若让你皇爷爷听了,该生气了。”

阿瑾浑不在意的样子:“我皇爷爷才不会怪我呢,他不仅不会怪我,还会夸奖我,我们真是为爹爹操碎了心,要知道,这些原本可是都该是皇爷爷操心的事儿,现在我们帮他操了心,当然他要好好的表扬我们。对了,前几天我爹还去城郊和人家小孩儿一起玩冰车呢!啧!”那满满的嫌弃啊!

虞贵妃听了,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老六倒是有个童真的心。”

六王妃笑言:“正是如此。这也是美芙最中意他的地方。”

阿瑾觉得,她娘生在古代真的是亏了,如若在现代,妥妥的演技派,完全不解释啊!影后妥妥的!

“贵妃娘娘,二王妃到了。”

几人坐妥,就看二王妃带着沈诗蓝进门,只是阿瑾竟是觉得,两人好像有点不对劲,似乎是透漏出一股子欣喜,真是完全掩盖不住。

几人互相请了安,阿瑾笑嘻嘻的拉着沈诗蓝坐在了自己的身边,“有时候条件反射就想称呼表姐,但是又一想,还是称呼嫂子更对。”阿瑾笑眯眯的言道。

虞贵妃觉得,为什么大家都喜欢阿瑾呢,真是一个活跃气氛的小能手啊!每每有她在,气氛总是会变得很好。

诗蓝脸红的言道:“自然是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不过我想啊,我就算是如此言道,你也能找出别的话茬儿,真是惹不起你呢!”

阿瑾与诗蓝自小就熟识,两人关系也极好,别人就算看不出来,她确实能看出来的,她发现,沈诗蓝的右手一直放在小腹上,脸上也带着笑意。

阿瑾觉得,这一幕怎么似曾相识呢?

咦,等等,她望向了坐在一边儿的素问,又看沈诗蓝,顿时生出一股子怪异,沈诗蓝,沈诗蓝该不会是有喜了吧?

阿瑾诧异的再次打量诗蓝,二王妃见阿瑾机灵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一个鬼灵精,她看了诗蓝一眼,言道:“贵妃娘娘,还有件喜事儿未和您禀告。”

虞贵妃含笑:“既然是喜事儿,自然要早点说。”

二王妃带着笑意:“诗蓝有喜了。今早正要出门,她突然就有几分眩晕,当时大夫看过便说是喜脉,如今已经一个半月有余,这孩子年轻,竟是未曾发觉。”

虞贵妃顿时笑了起来:“那可真是大喜事儿。本宫还说你们今日怎么过来的这么晚,原来竟是因此,真是大喜事儿。你们可曾禀了皇上?”

二王妃立时言道:“谨书已经过去了。”她笑的合不拢嘴,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做婆婆了,她真是难掩自己的欣喜。对这个儿媳,她真是十二万分的满意。大家闺秀,才华横溢,温柔善良,如今也要有孩子了,想到这里,二王妃与身边的六王妃笑言:“诗蓝没经验,又是单纯,对这些不太懂。可要多多和你们府请教了。”

人人都知道,谨言的世子妃李素问基本没怎么找过太医,自己一切都是门清儿,将自己照顾的极好,而且看她如今的精神头,一点都没有一般孕妇的菜色。二王妃可是打定主意要让她儿媳妇儿好好跟着学的。

虽然太医有医术,嬷嬷有经验,可是哪里敌得过一个女神医呢!

素问和气:“诗蓝可以过来多坐坐!”

诗蓝连忙点头:“好呢!”

“呃,我没事儿也可以过去看你。有些简单的,我都写出来,改日给你。”李素问虽然平日里不怎么开口,但是到也不是真的冷淡。只是性情如此。

诗蓝有些不好意思,她连忙摆手言道:“可不能,如若不方便,我便是差丫鬟过去,嫂子可莫要多走动,您也是有身子呢!”

看样子过完年李素问就该生了,她可不敢让一个比她月份还大的孕妇来回折腾,如若有了什么可如何是好?

素问带着温柔的笑意,认真言道:“你不需要太过担心的。虽然小心是很重要的,可是也不是说完全不能运动,我这个时候多走动比较好。”

“呃?”二王妃好奇,她接触到的知识可不是这样的,十分好学的问:“为什么啊?”

素问:“这样我才有力气生孩子啊。而且我适当的运动对孩子也好。”

二王妃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虞贵妃看她们认真的表情,也带着笑容,可是阿瑾却察觉这笑容里有几分落寞,想了一想,阿瑾握住了虞贵妃的手,虞贵妃感觉自己被一个小手儿握住,再一看,阿瑾对她灿烂一笑,这笑立时便是温暖了虞贵妃的心,她笑:“阿瑾这是着急了么?”

阿瑾简直要跳脚了:“贵妃娘请欺负我,我这样小,才不要那么快成亲呢!”

停顿一下,阿瑾继续言道:“更何况,我嫁给谁啊!”

这话说完,大家全是一脸“你装,你接着装”的表情。阿瑾笑了起来:“你们这是干啥啊,我说的都是真的,真的真的!”

虞贵妃敷衍:“好好好,真的,我们也没说不相信啊,我们更没说,你可以嫁给傅时寒的啊!”

噗!滢月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阿瑾:“友谊呢?爱呢?你们这样对我是为哪般!”

虞贵妃:“你个丫头,还友谊,还爱!”

不多时,三王妃和四王妃也到了,往年许幽幽都是作为侧妃进宫,但是今日却不同了。如今许幽幽其实还有两天才满月,但是新年的时候总是不能推辞。待到许幽幽进门,阿瑾看她也不怎么顾及自己的形象了,穿的十分多。

都说女人生产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做月子,不然很容易落下病,阿瑾看许幽幽难看的脸色便是觉得,许幽幽这月子做的必然不怎么样。如今四王府虽然都在他的手里,可是想到明玉那个嚣张跋扈的性子,明玉那个表里不一的做派,阿瑾就觉得,她过得未必就好。

想当年,许幽幽也是被人称道的才女,许多名门才子趋之若鹜,虽然最为一个郡主她不需要这些东西加持,可是到底也是说明她的受欢迎,可是今日看着,她竟是如此的沧桑。

许幽幽扑了很厚的粉,可是不能掩盖她的倦色,她生产的时候伤了身子,这月子虽然做的熨帖,可是她却总是想到当日四王爷的那句只要孩子,心里虽然也理解,可是总归意难平。本就不是真心相爱的男子,如今更是心生厌恶。

“快给孩子抱来给本宫看看。”

许幽幽立时差了嬷嬷上前,孩子因着早产,也是小小的一个,看着十分的瘦小。虞贵妃逗了逗孩子,小家伙只吧唧嘴儿,没有任何反应。

虞贵妃立时就想到了阿瑾小时候,那个时候,她真是个小开心果,不过虞贵妃倒是忘记了,这个孩子还不足月,而阿瑾那个时候已经一岁多了。所以说,有时候人就是偏心的!

虞贵妃自然是一通奖赏,许幽幽温和的笑。

听说沈诗蓝也怀了孩子,她倒是满诧异,不过又一想,倒是觉得四王爷也很可悲,自己的儿子才出生,而人家的孙子都有了。

虽然知道夫贵妻荣,可是四王爷是王爷,他就算是不好,也不会不好到哪里,所以许幽幽阴暗的想,他还是早死早托生去吧!

在座的人自然不知道许幽幽的心思,可是大家倒是一团和气。

待了一会儿,阿瑾出门如厕,回来的途中,就见一个男子站在雪中,看她过来,转了过来。

阿瑾笑盈盈的上前:“嘉和见过谨宁哥哥。”

赵谨宁,二王妃的二儿子,也是她的堂哥。

谨宁并不意外会遇到阿瑾,这自然的表情都让阿瑾觉得,赵谨宁同学是故意在这里等她的,想到傅时寒的话,阿瑾觉得,这个人该不会是要问关于崔敏的事情吧?嘤嘤,襄王有意神女无心啊!

“阿瑾还是和以前一样。”

阿瑾笑眯眯:“谨宁哥哥这个话说的好像很久没看见我似得呢?夏天的时候我还见过你呀!”

虽然谨书谨宁是她的堂哥,可是阿瑾和他们的接触确实很少。

谨宁:“你倒是能说。夏天,很久了吧?”

阿瑾笑:“那我怎么说?谨宁哥哥要不要告诉我下?”

谨宁叹息:“你这丫头,果然伶牙俐齿!”

阿瑾看的出来,谨宁是专门等她,分明就是想和她聊天。阿瑾觉得自己是个体贴的女孩子,既然体贴就主动点好了,“哥哥,我这样体贴,你还要误解我。”

“体贴?”谨宁笑。

阿瑾点头:“是呀,我明明知道谨宁哥哥是有话想与我说才喊我,我还乖巧的不提,不就很体贴么?”

谨宁原本俊朗的公子形象立时发生了裂变,他看着阿瑾,叹道:“你你你!你知道我有话要与你说?”

阿瑾笑了起来:“这怎么还结巴上了!”

谨宁不好意思的脸红,犹豫了一下,他言道:“怪不得……怪不得你和傅时寒能够打一壶!”

阿瑾o(╯□╰)o

这是怎么说话的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