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38|第 138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38|第 138 章(1 / 1)

虞敬之看着阿瑾掷地有声的言道:傅时寒什么都对!这样的感觉,还真是有几分奇怪。只是他到底年纪大了,也不表露出什么,是含笑言道:“阿瑾这样偏心,可如何是好。”

阿瑾笑盈盈,“人都会偏心啊,我又不是神仙,如若我是神仙,我就不偏心了。绝对一视同仁。”

虞敬之笑了出来,原本在他心里,阿瑾只是一个小孩子,与小时候那个梳着两只小辫子,跟在傅时寒后面的小不点没什么两样,即便是她长大了,可那灵活的大眼还是让他将她当成小时候的小不点。

但是赵蝶的事情突然就让他发现,嘉和郡主不是小时候了,她已经长大了,她有自己的算计,这不能说是不好,只能说,这是成长之后都会经历的。再然后,他在宫中碰见她,她侧着脸,光彩夺目的让他侧目。许是有许多人都言称六王府的世子妃李素问容貌美丽的仿佛天上的仙子。可虞敬之却偏是觉得,仿若仙子的,是嘉和郡主赵瑾。

真正的仙子不是温柔的仿若没有脾气的木头人,而是一个机灵可爱,生动俏皮的小仙子,恰好……恰好就是阿瑾这般模样。

只虞敬之到底不是毛头小子,纵然十分欣赏阿瑾,亦或者是在内心深处有那么一抹喜欢,却也不会胡乱言道,搅了与傅时寒的关系,也让阿瑾尴尬。

有些事情,既然已经知道结局,那便是没有开始的必要了,便是他还年轻,也不可能与傅时寒争夺,而如今,这般大的年纪更是不可能了。那样朝气蓬勃的女子,他这样的老男人是配不上了。

阿瑾哪里知道,不过那么一会儿的功夫,虞敬之的心思已经百转千回,不过此时他却极为温和:“与你言道傅时寒,想来我也只有被刺激的份儿了。既然如此,我们还是说说旁的吧?”

阿瑾笑了起来:“那您要谈什么呢?谈做官么?那这样刺激的就是我啦!”阿瑾调侃道。

虞敬之忍不住微微叹息:“真是伶牙俐齿啊。阿瑾选了什么好书么?”

阿瑾这才想起来,方志蕴还被晾在这儿呢!她回身为虞敬之介绍:“敬之哥哥,我给你介绍个新朋友吧!”

虞敬之越过阿瑾的身影便是看到了方志蕴。他带着笑意点了一下头,方志蕴则是有礼:“下官见过虞大人。”

“好久不见,方大人。”

阿瑾看两人,恍然:“你们竟然认识呢!”

虞敬之微笑:“方大人科举那年,我是监考官之一,自然是认得方大人。”

阿瑾恍然大悟,“我说呢!我原以为啊,这大雪天,可没什么人出门,自己可以好好静静的挑一挑自己喜欢的书,但是现在看着,其实大家都很闲。”

方志蕴挑眉言道:“我是受召进京的。可没见过县令还要上朝的。”言下之意自己十分无辜。

阿瑾顿时“咯咯”笑了起来:“敬之哥哥,他的意思是指你旷工!”

阿瑾没什么恶意,只是单纯的开玩笑,而方志蕴倒是也没计较她这样“挑拨”的话。虽然与嘉和郡主并不熟悉,可是他也看得出,嘉和郡主是开玩笑。

方志蕴叹息言道:“我真是十分委屈,本不是那样的人,被郡主一说,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坏蛋了。”

阿瑾笑盈盈:“你的人设,确实不怎么好。”

“怎么说?”这般说来,虞敬之和方志蕴都有几分好奇。阿瑾瞎掰道:“一般情况下,这种少年得志,家境贫寒的公子,不都是该心思缜密,心细如发,心如蛇蝎么?像是什么年少与一个女子青梅竹马,然后青梅家里嫌弃竹马贫穷,然后愤怒将两人拆散,少年奋发而起,但是却心理失衡,大概就是这样的人设。”

阿瑾觉得,一般看电视剧,很多都是这样的啊!

虞敬之看了,表情十分的晦涩难懂。至于说方志蕴,方志蕴望天言道:“嘉和郡主……嘉和郡主真是看戏看多了啊。我想,您都可以去做给他们说戏了。”

阿瑾咯咯的笑,不在开玩笑:“行了,我不瞎闹了,别是这话被不知情的人传了出去,还当成真事儿打击你呢!”

方志蕴并不在意,他微笑言道:“清者自清,其实也无需太过在乎旁人的眼光,就算是他朝有人胡言乱语,我还有虞大人可以作证不是?玩笑而已,不需想的太多。”

阿瑾点头:“确实如此。好啦,我要选书了。”

虞敬之伸手比了一个请,阿瑾率先上楼,虽然都是熟识,可是却不好男女同处一室,嘉和上楼,他们便是在楼下选书。他到底年长几分,见方志蕴虽然看似正常,但是眼里的爱慕却挡不住,只敲打道:“嘉和与时寒,真是天作之合。”

言罢,不说其他,越过方志蕴开始看书。方志蕴虽然才来京城几日,可是也知晓这一切,他更是一下子就听明白了虞敬之话中的含义。他并未有什么异常,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拿起自己选定的两本书与虞敬之告别:“虞大人,我已经选好,就先告辞了,如若郡主下来,麻烦您帮我与她言道一句,云开先走了。”

虞敬之倒是没想到方志蕴也是个明白人,颔首:“请!”

方志蕴将自己挂在门口的披风披好,转身出了门,待到出门,他忍不住看阴暗的天色。不明所以的笑了起来,虞敬之说这个话的时候,知道自己面上的表情么?那种,有点失落的表情!

突然间,方志蕴就觉得,其实便是身在高位,也未见得就能事事如意,虞敬之也算是身在高位了,以他这个年纪走到今日,除却当年的沈毅,倒是也没有他人如此。

沈毅当年年少便是惊才绝绝,两榜状元,委实不能比。而今日虞敬之也是如此,虞家的身份地位,虞贵妃的得宠,虞敬之的能力,这一切都让他平步青云。虽然未曾有人言道,可是大家也都有几分揣测,傅将军的母亲过世,想来他很快就要退出这个舞台,而接替他的,必然是虞敬之无疑。想来新年的时候就会宣布出来。这样的身份地位,可是仍旧不能所有事情都如愿。

那么,他一个小小的县令,甚至连好的家世都没有,他又要觊觎什么,渴望什么呢?

有时候,仙子就是仙子,是该放在心尖上,而不是拥有!

嘉和郡主,委实遥不可及!

“我时寒哥哥自然与你们不同!”想到嘉和郡主的话,方志蕴笑了出来,他就喜欢这样磊落到伤人的姑娘,也是挺贱的不是?

方志蕴踩着厚厚的雪,也不撑伞,只将书放在怀中,悠闲的前行,没有一丝的急切,其实他本就不需要急切,她喜欢这样的大雪天,那么,他是不是也可以喜欢?她喜欢的,自己都可以喜欢。这样的感觉,也很好!

方志蕴想,我不期望得不到的你,但是我期望,我们有共同的爱好,你喜欢的东西,我也都想喜欢,走你走过的路,看你看过的景色,结交……结交你觉得值得结交的人!

方志蕴都知道自己这份感情来的十分突然,可是,却又并不突然。其实动心,本来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儿,之前或许有那么一丝心动,可是今日看着娇俏的她,他又觉得,这种感情更加发酵了!

他悠闲的前行,就见对面的马车突然停下,马车的帘子掀开,来人正是六王府的谨言世子,谨言见到方志蕴,停下打招呼:“这样大雪的天气,方大人莫要伤寒才是。”言罢,递出一把伞,方志蕴含笑着摇头,并不接过:“多谢世子关心,其实我并不需要这个。我颇为享受这样在雪中慢慢前行的感觉。”

谨言看他不似作伪,笑着言道:“我看,你还是不熟悉官场,你不接过去,倒是显得不给我面子。接过去则是不然了,过几日再还伞,一来二去,才能更加熟识。再怎么说,我也是皇亲国戚,你就不考虑巴结一下?”

方志蕴笑的更加厉害:“多谢世子提点,只是倒不想,世子和小郡主都是喜爱玩笑之人。”

提到阿瑾,谨言问道:“你遇见阿瑾了?”今日阿瑾不是去崔府么,这个时候还没回来,他有些不放心,正打算去接一下。可方志蕴是在哪里遇见阿瑾的?

似乎感觉到谨言的疑惑,方志蕴连忙言道:“下官刚才在荣宝斋遇见了郡主,想来郡主还在哪里选书。”

谨言一听是那里,放心几分,他颔首:“既然你不需要伞,那么我便是要走了。方县令还是继续赏雪吧!”

方志蕴愉悦的点了点头。

看他如此,谨言含笑着将头缩回轿子里。

阿瑾倒是奇怪谨言回来接她,不过有人接总是好的,将自己选定的书悉数的放在谨言怀中,阿瑾言道:“哥哥来太好了。”

谨言无语言道:“我就是来帮你拿东西的么?”

阿瑾认真点头,之后笑了起来,她左顾右盼了下,问道胖掌柜:“敬之哥哥和方县令呢?”

胖掌柜立时言道:“方大人先走了,刚走没多久,虞府的人就给虞大人接走了。虞大人说,让小的和您说一声,他和方大人都有急事儿,就不多留了,还望郡主多多担待。”

阿瑾颔首笑:“你看,这两个人跑的倒快,我也没让他们帮着我结账啊!”

谨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倒是不拿自己当外人,还让人家结账。”他有几分明白刚才方志蕴为何那般言道了,阿瑾必然是调侃他们了。他妹妹可是个伶牙俐齿的。这就是生在王府了,如若一般家庭,这样伶牙俐齿得罪人,八成能让人揍个半死,所以说啊,人还是要会投胎!谨言吐槽着想到。

阿瑾看谨言嘲笑她,嗔道:“我是郡主呢,他们就不想着巴结一下我?”

谨言上下打量阿瑾,言道:“我看,还真是没啥必要巴结你。如若真的要巴结,也是巴结我啊!”

胖掌柜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这六王府的画风,真是太与众不同了,想那六王爷就已经是奇葩,果然,他的儿女也是如此,他就说嘛!怎么可能一点点都不像!儿女怎么可能不像老子呢!果然如此,真的是果然如此啊!

你看,这不没人么,他们就露出本来面目了,要记在本上,要记住啊,将来说不定,他也可以出书了!

揭秘京城上流社会二三事!

这般想着,胖掌柜觉得自己的心情真是分外的激动。只是,这激动还没有持续多久,就听谨言世子言道:“最近怎么没看到你们主子?”言罢,冷笑一声,谨言捏了捏手指:“改日傅时寒回来,我们一起找你们主子比试比试!”

胖掌柜顿时感觉到一股子杀气,真的,杀气!

而他的主子不是别人,正是景衍景公子是也!

没错,这家书斋便是景衍的产业,当年这个书斋就是景黎夕创办的,正是因此,这个书斋才有极为浓厚的现代书吧味道,这也是阿瑾愿意来的缘由。

后来景黎夕嫁人了,这个书斋便是送给了她的嫂子,也就是景衍的母亲,景夫人并不愿意读书,对这个也不怎么感兴趣,又早早的给了景衍。

这也是得知阿瑾在此,谨言丝毫都不担心的缘由,景衍虽然不靠谱,但是他却不会让阿瑾有一丝的问题。

在这点上,谨言对他们还是有几分好感的。可是,这个好感抵不过这个不要脸的企图娶走自己的妹妹。滢月辣么单纯,马上就要被这个黄鼠狼叼到自己的窝里了,谨言觉得不能忍!

如若说傅时寒在京城,他还可以揣测,是傅时寒这个坏东西鼓动了景衍,但是人家傅时寒根本就不在京城,这个家伙分明是觊觎已久,这点坚决不能忍!揍人什么的,妥妥的!

现在还没正式将这个事情挑开,如若他说的多,怕是影响了这门婚事,如若真是那般,他母亲大概也要掐死他了,待到这事儿成了,呵呵,景衍小子,你受死吧!等我拉上傅时寒,一起揍死你!

谨言哪里知道,傅时寒虽然离开了京城,可是这事儿,还真又是他撺掇的,又是他!而时寒自己也知道谨言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如若不是这次他要离开京城的,大抵也不会如此建议景衍,所以说,赵谨言还是错看了傅时寒,而景衍,这个倒霉蛋儿躺枪了。

不过不管是不是躺枪,只要你想娶走人家的妹妹,总是要面对大舅哥的怒火的,就是酱紫!

谨言面色怪异,胖掌柜不明白自家主子怎么得罪了人,又想到外面隐隐的传言,他姑且揣测,这是大舅哥看妹夫不顺眼。在瞄一眼嘉和郡主,咋傅时寒就没这样的待遇呢?为何他们公子就被看不顺眼了呢?做人真是太难了!

胖掌柜陪着小心的笑:“近来年关,各地的帐都送进了京。公子自然是忙些,呵呵,自然是忙些的!”

谨言冷笑:“他倒是会算计!”

这个“算计”说的咬牙切齿,简直要吃人一般!

胖掌柜不断擦汗,阿瑾看他这般,同情的解围:“哥哥,我们回去吧,我选了书,还想回去好好看看呢!”

谨言是个好哥哥,听自家妹妹如此言道,立时颔首:“那走吧!”

胖掌柜看两人离开的背影,默默的抹了抹汗,他真是为他们家公子鞠一把辛酸泪,嫁过去,不,是娶了六王妃的郡主,绝对不是他想的那么温馨。

这大舅哥和小姨子……都很恐怖啊!

虽然嘉和郡主解救了他,可是他认识嘉和郡主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她自小便是在这边买书,啧啧!也是很可怕的一个小姑娘啊!

他们俩,一定会折腾死他们公子的,阿弥陀佛!老天爷保佑吧!

…………

时间过得极快,转眼便是到了年根儿,阿瑾在家里盘算日子,这样算来算去,发现傅时寒已经走了十八天,十八天呢,自从阿瑾重新回到京城,两人还没有这么久没见过,这般想着,阿瑾就觉得怨念了,他们家的傅时寒,呃,不是他们家,是傅时寒小同学,他怎么没影儿了呢?一点消息都不回来啊!

原本傅时寒总是在的时候她不觉得,现在才感觉到,傅时寒这家伙还是蛮有用的。呃,也不是说有用,就是觉得少了这么一个人,感觉哪哪儿都不对,好吐艳!

阿瑾觉得心情不怎么好,连带的也不爱准备新年需要准备的了。阿瑾可是很难这般蔫吧,听说阿瑾状态一般,六王妃都来看她。

只是,她倒是有几分了解女儿的心思,往日里不觉得,这个时候不见,就会觉得空虚了,谁让他们打小儿就在一起呢!

不过六王妃也有几分害怕,她怕,如若有一天时寒背弃了阿瑾,就如同他的父亲背弃他的母亲那般,阿瑾会不会也会形同枯蒿?

要知道,当年景黎夕也是那般的活泼开朗能干!

可是结果呢?还不是因为情伤走到了那步田地。虽然喜欢傅时寒,也觉得傅时寒是最合适的人选,可是阿瑾是她女儿,她自然是更加希望她的阿瑾幸福,这般想着,六王妃便是变着法儿的安慰阿瑾,更是希望她知道,傅时寒虽然不在京城,可是不代表一切都要停滞。

她希望阿瑾在憧憬美好未来的同时,也能够有她一样的心胸,只有这样,才不会让自己难过。阿瑾多聪明的女孩子,很快便是明白了六王妃的想法,她简直是哭笑不得,难道她往常的表现太正能量了?以至于……以至于稍有萎靡便是让人担忧的不得了。

将六王妃好一通安抚,见她终于不再乱想,阿瑾觉得,喝!自己还挺累!

不过,她倒是不琢磨傅时寒的事儿了,其实,她原本也没怎么琢磨傅时寒的事儿啊!大家真是想的太多了。

她只是有点担心傅时寒,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八了,还真是没有两天就年三十儿了。

阿瑾略惆怅的言道:“说好了带南方的水果回来啊,他真是一点都不靠谱。”阿瑾望天。

六王妃觉得有点崩溃了,她问道:“你这会儿这么哀愁,是因为他没有带吃的回来?”

阿瑾自然不会反驳六王妃的话,任由她误会,她理所当然的点头,言道:“自然是的啊,不然我找他干嘛啊!”

六王妃默默:“……”

“我喜欢吃芒果,我喜欢吃榴莲,我喜欢吃荔枝,我喜欢吃木瓜……”阿瑾掰手指,掰够了,认真言道:“我想吃的东西太多了,也不知道他究竟能给我带什么。我真是太着急了啊!啊啊!”

阿瑾如此言道,六王妃觉得自己看不下去了,她原本还想着安抚阿瑾,现在看来,自己全然都是会错意了。他们家阿瑾……呵呵!

六王妃放心了,便是也不管阿瑾了,她起身:“我还有别的事儿忙,如若你没事儿,就别在这儿悲春伤秋的给我装模作样,赶紧去帮着你姐姐忙叨忙叨。你嫂子有身子,帮不上什么忙。滢月虽然帮了我几年,可是没你接触的多,你好生的带带你姐姐,将来成亲了,这些都是用的上的。”

主持中馈,管家,这样的事儿如何能够不学一些呢!

阿瑾:“好的好的,我知道啦!”

阿瑾的小情绪来得快,走的也快,跟大姨妈似的,这个时候,阿瑾突然想到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她!还!没!来!大!姨!妈!

阿瑾顿时惊呆了,她做小孩子久了,竟然忘记还有大姨妈这个东西!而她,她马上就十五岁了呢!怎么会没来大姨妈呢?上一辈子,上一辈子她是啥时候来的呢?

阿瑾仔细回想,大概是十六七的时候,如此一来,她总算是放下心来。

真是,吓了她一跳呢!

六王妃看阿瑾一惊一乍的,问道:“你这又是怎么了?”

阿瑾头摇的拨浪鼓一样,“没事儿没事儿!”

不来大姨妈真是一件大喜事儿啊!如若每月都有大姨妈的日子,那想想也是蛮痛苦!

犹记那悲伤逆流成河的往事,更是无妨忘记那血染的风采!还有如同生孩子一样的肚子疼……

阿瑾瑟缩了一下,大姨妈一辈子不要造访才好呢!喵呜!

六王妃懒得理她抽风,知道她不是因为傅时寒而变得有点失落,她就放心的撤了。

而阿瑾也只是一瞬间的失落,如若真说她伤心难过,那是绝对没有的!

大抵,大抵是没有大姨妈的喜悦胜过了见不到傅时寒的小失落,阿瑾瞬间又开心了起来。见阿瑾又充满元气,连谨言都偷偷与素问言道:“其实想想,如若让阿瑾嫁给傅时寒,也是好的。”

素问笑着问道:“为何?因为阿瑾喜欢傅公子?”

谨言睨着自己媳妇儿,如同看一个傻瓜,他认真言道:“呵呵!完全是因为,一般人吃不消我妹妹的神经好么?”

素问口里的补品直接喷了出来,谨言看着自己洁白的袍子被污了,也不在意,继续感慨言道:“真的,其实一般人可玩儿不过阿瑾。也就傅时寒吧。总之都不是寻常的正常人。他们一起甚好!”

素问温和的问道:“既然是甚好,你干嘛总是找傅公子的麻烦,他可帮了你不少。”

谨言抻着脖子言道:“他是帮了我不少,可是帮我不代表就能给我妹妹娶走啊!原来我就是这么想的,一码归一码。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觉得,我之前有点一叶障目了,我总是觉得是傅时寒占了便宜,其实细想想,还真不一定谁占便宜。按道理,我妹妹那么伶俐,是绝对不会吃亏的。”

素问笑了起来:“你也,只会瞎操心。他们很般配的。”

这点谨言是赞同的:“可不是般配么!大狐狸和小狐狸。”

夫妻俩似乎想到而来什么,顿时笑了起来。

素问支着下巴看谨言:“我觉得,他们一起生活一定很幸福,感觉全都是美好的事情。而且他们也能发现有趣的事情。大概,他们都是有一种爱招惹是非的体质吧!”

谨言:“媳妇儿啊,你真该多读书,你这话,有语病啊!”谨言叹息:“美好的事情和招惹是非的体质,这两件事儿作为因果,不成立啊!”

素问红着脸捶他:“你欺负我!”

谨言嘿嘿的笑,阿瑾站在门口,看他们耍花腔,叹息一声,撤了。

她还是别问哥哥了,有事儿自己忙吧!哥哥刚才的样子……好蠢!不过,却又好幸福!

阿瑾边想事儿边走,步伐极快,不知道的,还以为身后有人再追她。

“哎呦!”阿瑾本来就不专心,这一下又撞到了人,她抬头,正要开口,却呆住了,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许久未归的傅时寒。

傅时寒看阿瑾呆呆的样子,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蛋儿:“我回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