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37|第 137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37|第 137 章(1 / 1)

阿瑾如约来到崔家,崔家人口并不兴旺,许是没了当家主母的关系,整个崔家十分安静。与六王府截然不同。

一大早崔敏便是差人等在了门口,见阿瑾到了,将她迎了进去。清晨的时候上京下了一场大雪,阿瑾踩着厚厚的雪,感觉嘎吱嘎吱的响,不知怎地,阿瑾就觉得突然好笑。

待到进门,阿瑾心情仍是不错的样子。看她如此,崔敏也带了几分笑意:“郡主快里面请。外面特别凉,您快暖和一下。“

崔敏似乎十分怕冷,整个屋子烧的暖暖的。阿瑾将披风脱下,言道:“温差这样大,很容易伤寒的。”

崔敏笑:“这些日子养伤习惯了在屋里呆着,倒是也不出门了。多谢郡主关心。”

阿瑾看崔敏桌上放的俱是她喜欢的小吃,不仅感慨崔敏这人的细心,想到昨日与自家哥哥的谈话,阿瑾生出一股子怅然的感觉。纵然前世有情,可是这一世,神女有意襄王无心。而且,人生总是这般的充满了奇遇,崔敏喜欢的那个人,从本质上讲是她哥哥,可又不是她哥哥。

“阿姐。”男孩子的声音响起,阿瑾望了过去,就见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儿站在门口,唇红齿白,男孩儿见有外人,顿时脸红,他往后退了一步,嗫嚅了一下嘴角,言道:“阿姐有客人,我、我还是先回去了。”

崔敏连忙言道:“这位是郡主,还不快快问好。”

男孩子年纪不大,又颇为羞涩的样子,听崔敏如此言道,抬头认真的道了一句:“见过郡主。”之后便是垂首,并不看人。

阿瑾也见过经历这个时期的傅时寒和自家哥哥,全然没有像这个男子这般胆小。他似乎都直视旁人的眼睛。阿瑾摇了摇头,莞尔一笑,言道:“原来这就是你弟弟。”

崔敏也有些不好意思,挥手:“你先回去吧。”

男孩点头,又看了眼阿瑾,快速的出门。

见他走了,崔敏与阿瑾言道:“我弟弟……我弟弟比较内向,让您见笑了。”

阿瑾并不在意:“我原本就听说你们是兄妹三个,原来这就是你的小弟。”崔敏虽然言道不多,可是阿瑾却知道,崔敏当年便是为了这个弟弟听命于傅时寒。

崔敏颔首:“正是他。我弟弟……”崔敏犹豫了一下,言道:“我弟弟小时候有一次患了伤寒,因为治疗不当,结果烧坏了脑子。现在虽然看似不错,但是却也只有三五岁孩子的心智。”

阿瑾诧异,她全然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怪不得她见这个男孩子有点怪,原来是因为,他不是很正常么?可是,外面全然都没有听说啊!

大抵是察觉到了阿瑾的惊讶,崔敏解释道:“家中的人,都藏着此事,不想让外人用怪异的眼神看他。他年纪还小,受不住的。”

虽然现在说这些她还是觉得心里难受,不过倒是没有表现的太过失态,崔敏红着眼眶解释:“虽然我爹爹官位不低,但是我们家并没有什么银钱,我爹爹也因为太过刚正不阿得罪了许多人,那个时候爹爹在江南,我娘带着我们几个,过得十分艰难。弟弟病了,本来是可以好好医治的,谁知道请的那个大夫已经被人收买,结果导致了弟弟变成了今日的样子。虽然后来那人也没落下什么好,可是你知道的,弟弟的病也没有办法挽回了。有时候人世间的事儿就是如此。”

听崔敏如此言道,阿瑾惊讶不已,原来崔家经历了这么多。其实有时候阿瑾就在想,即便她穿越到这边,她也不是什么主角,真正的主角,恰恰是崔敏呢,她的一切设定都太女主了,也太重生文了。不过虽然如此言道,阿瑾却还是觉得难过,刚才的男孩子……好好的孩子,十来岁的孩子,他只有三五岁孩子的智商,现在还小,尚且看不出来,如若再大些呢?这事儿根本就是瞒不住的!

不过崔家管理的倒是颇为严格,这样大的事儿,竟是能够一瞒就是好多年。

“往后呢?”

崔敏抬头,无奈的笑了笑:“走一步算一步吧!”停顿了一下,崔敏再次抬头,似乎鼓足了勇气,她起身跪下。

阿瑾看她如此,一个恍然明白了过来,“你希望我为他引荐李神医治疗?”

崔敏摇头,不过复尔有点头,她认真言道:“我想求郡主请世子妃为我弟弟治疗。”

“嫂子?”阿瑾顿时狐疑的打量崔敏,按道理,李神医可比嫂子医术好多了。想到前尘,阿瑾面色冷了几分,她怕的是,崔敏借由这件事儿与她哥哥接触更多。

崔敏明白阿瑾的心思,如若是她,她也会这般的怀疑,不过崔敏还是很快的解释:“郡主,其实我找世子妃,是因为世子妃曾经治好过我弟弟。前世,我弟弟就是世子妃治好的。当时我不知道傅公子和世子妃达成了什么协议,总之世子妃曾经帮我治好了弟弟。这也是……这也是我愿意赴死的缘由。”

虽然她是从前世而来,可是她不知道的也太多了。很多事情,到今日今日她还十分茫然,她不懂,当时为何选择了她,更是不懂,为何这一世人事全非。

“可是李神医的医术更好。”阿瑾认真言道。

“那郡主又知道么?李神医是不会随便救人的。”崔敏原本以为嘉和郡主知晓这些,但是刚看两人对话,她似乎全然都不知道。

想到此,崔敏细细解释:“李神医救人,是有几个要求的。我们家,根本就做不到那些要求。一个人,十万两黄金。我们家就算是再有十年,也不会有这么多钱的。”

十万两!阿瑾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看着崔敏,认真问道:“你说真的?十万两黄金?没有例外?”

崔敏摇头:“十年前就是这个数儿了。这也是即便是有人能够找到李神医,也不会茫然的去找人的缘由。十万两,谁又能做的到呢!这一点,是不能更改的,没有人可以例外。而且,这只是其中一项要求。”

“原来……原来竟是如此。”

“我知道世子妃的能力,我也知道,她一定可以治好我弟弟。当年就是她治好的啊!郡主,虽然很多事情都变了,可是我还是相信,有一些东西是不会变的,我弟弟也一定会再次被世子妃治好的,我并不是要您一定要答应我,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找世子妃操劳。我只是希望,希望郡主能够帮帮我。帮我与世子妃美言两句。”

崔敏恳求道,她也不是傻瓜,不会那么不会来事儿。在人家有孕的时候让人家登门救人,如若真是那样,不要说六王府,就是她自己看,都觉得自己心怀不轨。她只是希望,希望嘉和郡主能为她美言几句。既然前世与今生最大的变化便是活着的小郡主,那么她只希望,郡主能够帮她一下,郡主能够改变他们家的命运。

她可以死,这都没有关系的,她只是不想其他人再受到伤害了。

看崔敏殷殷恳切的表情,阿瑾又想起刚才的少年,其实她何尝看不出,许崔敏让那个孩子过来,就是要让她看一眼的。很单纯的孩子,想到此,阿瑾叹息一声,言道:“你起来吧。我会帮你跟嫂子说一下,但是最终的决定权在我嫂子手里。”

崔敏喜极而泣的点头。

“我知道,我知道的。多谢郡主,多谢郡主帮我。”

阿瑾继续言道:“而且,如若真的要治病,我也不希望你来我们六王府,我不想你见哥哥嫂子。”阿瑾制止了崔敏要说的话,继续言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我从来不试探人性。我也希望你知道,我今日帮你,除却因为你和我关系不错,另外一点则是因为你很诚恳,你并不藏着掖着,你甚至肯帮助傅时寒。这些,都是我愿意帮助你的理由。”

停顿了一下,阿瑾继续言道:“也许在你们的眼里,傅时寒不是一个好人,他前世的时候甚至逼迫你,算计你,可是在我看来,时寒哥哥是最好的人。正是因为有他,我们家才会走到今日这个地步,他处处为我们筹谋,从来都不求回报,在我眼里,他是一个好人。”

崔敏露出笑容,颔首表示自己明了,她认真言道:“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大抵就是这么个道理。不过许是郡主不相信,我从来都不怪傅公子。”

其实阿瑾觉得崔敏这点也挺奇怪的,她为什么会不怪任何人。不是假装,是真的不怪!

“你没有怨恨么?”

崔敏摇头:“没有,我不怪傅公子。虽然他利用我,可是如若没有他,我或许一辈子只会躲在尼姑庵里做一个躲闪的老鼠。见不得人,也做不了任何事儿!这就是我。更是不要提,为我们崔家,为亲人做些什么!如若没有他,我不会遇见谨言公子,如若没有他,我弟弟也不会好起来。有时候想想也是可笑,很多事情,总是连在一起的。我只会看见别人的好,我只会向前看。”

阿瑾不置可否,半响,言道:“我大概做不到你这么豁达。”

崔敏笑:“不是豁达,而是真的看透。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怎么能和小郡主比,小郡主如今正是好的年华,你看不透,才是正常的。”

阿瑾挑眉:“说的你七老八十似的,你自己不还是一个妙龄少女。”

崔敏叹息:“可是我的心已经老了啊!郡主放心,我不会去六王府,除非有什么极为特殊的情况,不然我是坚决不会见谨言世子和世子妃,您尽可放心。我说到做到,如若做不到,让我不得好死。天打五雷轰,永世不得超生。”

阿瑾看着她发誓,待他说完,阿瑾点了点头,言道:“如此就好,我也放心许多。其实,如若你说不得好死天打五雷轰,我倒是觉得没什么意义,你都能重生了,还有什么不可能。不过你说永世不得超生,我就相信你!”

崔敏笑盈盈的起身重新坐到了阿瑾身边,言道:“我就喜欢郡主这样直白。有什么事儿,其实还是直白些说的清楚才好,不然彼此心里有个疙瘩,倒是不好交往了。”

阿瑾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倒是不怕我怪罪与你。”

崔敏摇头,十分认真:“我相信郡主的为人。其实前世的时候我不管的和别人你争我夺,而这一世又颇为不招人喜欢,我以为,自己不会有什么朋友了。但是郡主的出现却让我知道,其实我还是能和女孩子相处好的。不管郡主认不认我这个朋友,我是认郡主这个朋友的。”

阿瑾挑眉:“恩,认我这个朋友,还要故意让你弟弟过来给我看一眼。”

崔敏不好意思的掩面:“我真的很怕郡主不相信我,所以才出此下策,郡主您要怪就怪我吧。都是我不好,您千万别怪其他人,这件事儿,与被人无关的。而且……”崔敏停顿一下,继续言道:“而且我是故意在傅公子不在的时候与您说这件事儿的,我怕他不同意。”

阿瑾想了想傅时寒那张俊朗的天怒人怨的脸,顿时笑了起来:“傅时寒那样一张脸,真是不知道你们怕他什么。”

崔敏觉得,果然和老虎住的久了,都不知道这厮是比较吓人的。她看着阿瑾,语重心长:“u郡主年纪还小,往后,您就知道了。”那说话的语气,仿佛傅时寒会吃人一般。

阿瑾忍不住“咯咯”笑的更加厉害,她看着崔敏,问道:“真的有那么吓人么?我全然看不出来呀!”

许是阿瑾太过俏丽的容貌,也或许是她娇嗔的模样儿太过可爱,崔敏竟是也开玩笑道:“那是因为,傅公子要给您骗回去做压寨夫人啊。既然要骗回去做压寨夫人,自然要好好对待了。自己家人么!”

阿瑾一怔,斥道:“你胡说什么呢!我才不要给他做什么压寨夫人。”哼(ˉ(∞)ˉ)唧!

又想了想,阿瑾补充:“我要给他抢来做我的压寨夫人。”

崔敏顿时就喷了!她笑的前仰后合,没有一丝美人该有的姿态。

两人说说笑笑,时间过得倒是也快,也不知怎么的,两人聊到了苏柔身上,崔敏叮嘱阿瑾:“苏柔现在是没翻过来,只要稍有机会,她定然会报复郡主的,所以郡主要小心。平日里也莫要带着几个女眷便是出门,虽然这是上京,可是保不齐有些小人能够做些什么呢!”

阿瑾自然是了然的,她颔首:“这点我懂,倒是不知,苏柔在齐王府生活的怎么样,想来皇叔那般喜欢她,应该能过的不错吧!”阿瑾如此言道,却看崔敏冷笑。

见小郡主端详自己,崔敏知晓这样不好,可纵然如此,她还是言道:“齐王爷这个人,我是很了解的,人虽然有变化,可是大概的性子不会变。而且,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还是如同前世一样发生了,那么他便是会走向相同的道路。齐王爷根本就不喜欢苏柔的,他喜欢的,只是一个自己幻想的人,苏柔只是与那个人有几分相似,便是能够得到他这样的对待,但是日子久了呢,日子久了,他总是会觉得,苏柔与他喜欢的那个人截然不同。而苏柔也会渐渐察觉那些秘密,那个让她震惊的秘密。到时候,如若不是他已经站稳了脚步不在乎那些,就是苏柔必死。”

崔敏不好说齐王爷爱慕的那个人是五王妃苏青眉,但是却也说出了其他的大概。

阿瑾听了,并没有言道其他,只是微笑:“路都是自己走的。”

崔敏看阿瑾并没有一丝疑惑的表情,很想问一句,郡主您知道了什么?不过她崔敏却又不是那多嘴之人,不过是一瞬间,她便是不再提这个话题。

而阿瑾没坐多久便是起身准备离开,她进入出门,除了来崔敏这里,还打算去书局转上一转。说起来,阿瑾觉得,自己这一世可比前世好学多了。再一想,又觉得是氛围释然,在现代的时候她可以做这个做那个,可以上网可以逛街可以出去运动,可是这一世,便是在放松,女子可以做的也就那么多。所以有那时间,语气绣花,倒是不如好好的看看书了。大抵正是因此,她便是好学了起来。

阿瑾一贯是来京城的荣宝斋,荣宝斋的书最是齐全,也更得阿瑾的心意,她喜欢这种现代书吧感觉的铺子,有种归属感。

马车停下,小厮连忙掀开帘子伺候,阿瑾带着阿碧阿屏进门,荣宝斋今日没什么人,想来也是今日大雪,许多人便是定了今日出来,大抵也会搁置,也只有她这样的性子才是喜欢在大雪的日子里出来走动。

“下官见过嘉和郡主。”男子的声音响起,阿瑾望了过去,就见书架后面走出一个男子,那男子不是旁人,正是方志蕴。阿瑾见了,微微颔首:“原来是方大人,真巧呢,不知方大人有什么收获?”

方志蕴带着柔和的笑意:“有些。只是这荣宝斋实在是价格不菲。下官倒是只能望而兴叹了。”

阿瑾看他故作割舍不下的样子,笑了起来,她言道:“俗话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我看啊,这书可不贵,有这么多东西在里面,贵什么呢?方大人节衣缩食,也是该买的。”

荣宝斋的胖掌柜听嘉和郡主如此言道,顿时笑了起来,他附和:“郡主真是仗义执言呢!”

方志蕴苦笑:“黄金屋和颜如玉,不过是精神上的享受,我这人特俗,还是喜欢实实在在看的见的东西,没办法,囊中羞涩,囊中羞涩啊!”

他并不在意拿自己调侃,阿瑾感慨,方志蕴倒是一个奇人。

“您也不能整天只是琢磨着吃啊,少吃两顿,许是就有了呢!”阿瑾眨眼。想到方志蕴的厨艺,阿瑾言道:“说起来,家父可是对方大人赞不绝口。”

方志蕴望天,是赞不绝口,可是说的是啥!一定是夸奖他的厨艺好,可怜他这个历史上最年轻的探花郎,一方县令,竟然要靠做菜来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想到此,方志蕴哀怨的叹息:“我也只有那么点东西能拿出手了。”

胖掌柜见两人似乎也是熟悉的样子,不禁想到之前的传言,之前传言方志蕴得罪了六王府,之后还亲自去六王府赔了不是,看样子,这些果然都是以讹传讹。

几人正说话的功夫,就听到开门声,阿瑾回头,竟然见到了虞敬之,她倒是诧异起来,说起来,两人真是许有未见了,她含笑言道:“敬之哥哥。”

虽然以她郡主的身份这般称呼不太合适,可是阿瑾跟小时候一样,并没有改变自己的称呼,不管是虞敬之还是景衍,她都是称呼哥哥。而大家大概也是习惯了她自小这么称呼,谁也不曾想到要纠正一下。

虞敬之自然也未有行到会在此处碰见阿瑾,他微楞一下便是言道:“这大雪天,你不好好在家里待着,乱跑什么,伤寒了可怎么办?”

阿瑾挑眉:“我这么健壮,怎么可能伤寒呢,你真是太小看我了,再说,我就喜欢这样的大雪天出门呢!”

看她兴奋的口气,虞敬之默默的叹息,言道:“真是个孩子脾气。”

自从之前那次在他面前诬赖阿蝶有蛇精病,阿瑾真是许久没有见到虞敬之了,这次看他仿佛没有发生那件事儿的样子,言道:“敬之哥哥竟然偷懒。今天可不是什么休沐的日子吧?”

阿瑾挑眉,样子十分的欠揍。

她这个样子惹得虞敬之笑了起来:“不是休沐,我就不能偷懒一天,傅时寒可没少偷懒吧,倒是不见你说什么,当真是同人不同命,都是哥哥,怎么就不一样呢!”虞敬之难能的开玩笑。

阿瑾觉得,这人真心没有眼力见啊。能比吗?能比能比吗?

她扬着小下巴,俏丽言道:“要不怎么你是敬之哥哥,而他是时寒哥哥呢!傅时寒最不同!做什么都对!”

众人呆住!

胖掌柜等人表示:叹为观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