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36|第 136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36|第 136 章(1 / 1)

万三看明依十分急切,言道:“其实想要获得册封也是不难的。过些时日便是小公子满月,按照惯例,我想圣上必然要册封小公子为四王府的小世子。我算了下时间,正好是新年前后,如若为了吉利,圣上是很有可能会在群臣聚会的年三十宣布,如果这般,便是可以鼓动王爷开口为你也求一份体面,我想,皇上应该是不会拒绝的。”

明依垮下了脸色,哀怨的言道:“还是要借助父亲,可是父亲又怎么会帮我呢,你也知道父亲的性格,如今他有了儿子,更加不会将我们放在心里,万三哥,我看,你这主意根本不妥当。”

万三认真言道:“你忘了么,还有我啊,只要我在四王爷身边,自然可以劝的他为你说话。这件事儿,你不需要太伤心,放心便可。我有把握劝的四王爷主动开口,至于开口之后,圣上惯是一个要面子的人,我想,有八成把握他是会同意的。”

明依僵硬了一下,随即言道:“八成?”

她哪里需要八成把握,她要的,就是十成十。她要的是确确实实可行,如若他父亲开了口还没有成功,那么可真是贻笑大方了。想到此,明依哀怨的看万三,楚楚可怜:“万三哥,你还是不要劝说父亲了。我不希望你让父亲怀疑,而且,这事儿又不是百分之百可行,担上让人怀疑的名声,不好。”

她这是以退为进,按照万三的性格,其实很容易白女士可以发现她这点小九九,只是万三喜欢她,自然不会那样揣测与她,也被她蒙蔽了下来。

“你别这样说,我为你做事都是我心甘情愿的,再说,我如何会让王爷怀疑上我,我跟了他那么多年,他不会的。你只需放心便好。”

明依不断的摇头:“不好,真的不好。这件事儿本来就不是一定会成,你说爹爹不会怀疑,可一旦怀疑了呢,我不能让你冒险。除非……除非我有封号这事儿可以实打实的敲定,不然我是不会同意你与父亲言道这些的。”

明依小心翼翼的查看万三的表情,见他十分动容,心里暗暗讥讽的笑,这般大的年纪,还是这么的蠢!

“如若想要将这一锤子砸实在了,就一定要像六王爷那般豁出去脸,我倒是觉得,王爷做不到这一点,太难了。”如若说算计四王爷,万三有的是招数,就算是其他人,他也可以筹谋一二,可是皇帝却不行。

他这样的身份,根本就不能靠近皇上,对他的知晓也并不十分客观,既然不能准确的了解这个人,那么他便是没有能力算计他。因为切不准这个脉,想到此,万三揉了揉眉心:“你且别急,就算是有了封号又能怎么样,有了封号,也可以取消。再说,实实在在过得好才是正经。”

听了这话,明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深深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无能。明依心里更加厌恶,不过饶是如此,倒是并未多言其他,只是笑中带泪的言道:“你对我的心意,我都明白,有些东西,也是我不该争,可是,不管如何言道,心里总是有所不甘的。”

她带着哭意,万三将她搂在怀里,“这件事儿,你放心,我一定说服四王爷。我不会让你这样处处被人看低。”

明依抬头看他,泪眼朦胧的问道:“真的么?”

万三颔首:“真的!”

“你真好。”明依甜笑着靠在了他的怀中,半响,继续问道:“万三哥,你说苏柔嫁入了齐王府做妾,怎么一点都不动作啊?”

苏柔与阿瑾闹得那样僵,虽然是个妾,可她可是顶着是齐王爷真爱的名声嫁过去的,怎么就不会吹点枕边风呢!这个时候,该好好的报复一下阿瑾他们啊,要知道,他们苏家之所以走到今日,可不就是因为阿瑾最开始针对苏家少爷么?

谁知,她竟是一点都不动作,当真是个怂包。不过,人就是这样,越是看着张牙舞爪,越是未见的真的厉害。

不说旁人,当初算计阿瑾的三个人,可不都是如此。赵蝶直接便是被阿瑾栽了一身神经病,连出门都不可能;而苏柔也是这般,都已经嫁入王府了,却不敢报复;至于明玉,明依冷笑,明明知道她母亲被关在柴房,每日稀饭小菜,十分可能,她却连求情也是不敢的。啧啧!当初真是高看她了。

他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是怂包,没有能力没有胆量只会在有权势的时候咋咋呼呼的怂包,真的让她们做什么,他们又是不能了。

“怎么了?想什么呢?”

明依嗔道:“我在想苏柔,苏柔和阿瑾闹得那样僵,竟然都不针对阿瑾,当真是个好脾气的。”

万三冷笑:“她敢有什么动作?不过是齐王爷赵沐的一个妾罢了,你当赵沐是什么好人么?真爱?那不过是糊弄人的罢了。如若真的真爱,怎么会只是做一个妾?他又没有正妻,自然可以直接娶为妻子的。我看啊,他许是喜欢,可是喜欢可不是爱,这算不得什么的。”

万三的话令明依吃惊,她到底是女子,更会想的好一些,听万三如此言道,连忙问道:“皇叔不是真的喜欢她?既然不是真的喜欢,为何非要纳她进府?而且得罪阿瑾和傅时寒,可不是什么小事儿。阿瑾在皇爷爷那里说话很有分量的,还有傅时寒,他本与傅时寒交好,可是现在这样完全是闹掰了啊!”

万三摸着明依的发,语重心长:“你呀,就是个小姑娘,你哪里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呢!就算是齐王爷喜欢苏柔,可是又有几分呢!如若真的喜欢,他怎么还会向皇上请旨,希望能够娶崔敏?如若不是嘉和郡主在背后捣乱,崔敏又因为骨折的事儿伤透了心,这事情,还不定怎么回事儿呢!男人的真心,总是要打着折扣看的。这个真心,很大时候是因为,没有牵扯到他自己,如若牵扯到他自己了,他自然是最爱自己,别人总是要靠一靠的。”

明依娇嗔着跺脚:“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人,男人的真心要打着折扣看,那么你必然也是这样了,你太让我伤心了,现在你可算是说了实话,我……”

万三以唇封住了明依的话,半响,两人面色绯红的分开,万三言道:“我如若不喜欢你,怎么会处处为你筹谋,我如若不喜欢你,怎么会杀了我的娘子。”

此言一出,明依顿时笑容满面:“你要一辈子都这么爱我。”

万三含笑:“你放心,这是自然的。明依,你要相信我对你的心意。只要你看不顺眼的,我必然不会让她好过。”

明依哼了一声,言道:“原来我被明玉欺负的时候,倒是不见你这么说,还不是我先表白你才肯这样说,我看呀,你也没有那么喜欢我。”她闹着小脾气。

万三拉起她的手轻轻一啄,言道:“那时我还不知你的心意,如何敢乱来?今时今日,只要你想让我除掉明玉,我必然会帮你。”

明依冷哼一声言道:“你不是说,现在不是除掉明玉的好时候么?既然不是好的时候,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蠢事儿?有明玉在前边挡抢,我怎么做都可以。反正可以诬赖到她身上。想到她被人侮辱,我就觉得分外的爽快!”

万三笑着言道:“你放心,明玉、崔敏、嘉和郡主,你不喜欢的人,我都不会让她们有好日子过,只是,我们要慢慢筹谋,如若太过急切,只会前功尽弃。做人,要沉得住气。”

明依乖巧的颔首,言道:“一切都听你的。”

万三认真:“我爱你,以我全部生命爱你,你放心,所有这些人,我都会除掉的。”

两人言罢,靠在了一起。

而他们不知晓,窗外,一个消瘦的身影怨毒的攥住了拳头,她便是明玉,明玉万万没有想到,本来是想偷偷来见明依,想偷偷看看她到底打什么主意。这几日她不敢妄动,好不容易偷偷找到机会过来,竟是发现了这样大的秘辛,怕是天下人谁也想不到,当日害她的人,竟然就是明依。

听到这个消息,她狠狠的咬着唇,直到出血才松开,她狠狠的克制,只希望自己不要冲动的上前质问明依为何如此。

万三功夫不错,明玉可不敢随意的乱动,如若被他发现,难保不会被他杀人灭口,想到万三提到他杀了自己的娘子,明玉更是怕的要死。对自己的亲人他都能下的去手,她是他们厌恶的人,不是更容易下手么?

她听着房内逐渐升起的声音,悄然的往花圃后躲了躲,只盼望这个时候没有人看到她,而这次,明玉总算是得了老天的眷顾,待到万三离开,也没有人察觉她的存在。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震怒与惊恐双重感觉的折磨下,明玉终于等到了万三的离开。看他离开一会儿,明玉才起身,而此时,她的腿已经麻的几乎不能走路,可纵然如此,她还是强忍着快速的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

明玉的贴身丫鬟见她狼狈的归来,连忙上前:“大小姐,您回来了。”

明玉迅速的命她将门关好,之后恶狠狠的交代:“不管谁人问起,都要说我今天傍晚没有出去过,知道么?”

丫鬟小兰连忙点头,紧张兮兮的问道:“大小姐,可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往日里明玉耀武扬威的时候,她也是府里最体面的大丫鬟,可是如今,已经沦落到人人都不给她面子了,尝过这样的滋味儿,小兰是迫切的希望自家小姐能够重新扬眉吐气的,可是看她今日如此,她也担忧起来。

“什么事儿也没出,你只要记得我说过的话就好,如若你胡言乱语,别怪我保不住你。如果你想死,尽可以向前冲。”

小兰一惊,立时言道:“奴婢晓得了。”

赶忙为明玉备了热水,明玉将自己埋在水里,想着今日得知的一切,她千算万算,都忘算了明依这个贱人,这个贱人啊!

想她竟是比阿瑾还要可恶,明玉便是恨不能对她拆骨扒皮。可是,这个时候,她如今的处境已经不允许她这般做了。想到此,她狠狠的捶打了两下水面,她这般动作溅起层层水花。水花溅到脸上,明玉狠狠言道:“赵明依,我与你势不两立。”

小兰听到自家小姐这般言道,连忙安抚道:“大小姐,二小姐那边,其实我们也不用太当回事儿的,她总归是您妹妹,而且又是个软弱的,只要咱们脾气大一点,想来她就会听话的。”

明玉冷笑看小兰,言道:“你以为她是软弱的?呵呵,我们都错看她了,她才是真正的毒妇,说我歹毒,我的歹毒哪里敌她的万分之一?我再歹毒,也不会算计让她与一个老男人被人捉奸在床。”

说这话的时候,她倒是全然的忘记自己也这般的算计过阿瑾,只是,最后自食恶果罢了。

小兰又是一惊,她结巴:“算计、算计您的人是二小姐?”

明玉冷笑:“想不到吧,正是她!我说这府里的氛围怎么越发的奇怪,原来有她这个两面派。正是因为她,爹爹才会对我这般的不喜。”

“那咱们可以告诉王爷啊,让王爷好好惩治她。”小兰献计。

明玉冷笑:“你以为父王会相信我们么?她平日里太能装了。她……咦,等等,你还记得木妍的死么?”

小兰点头:“木妍姨娘是出去上香的时候自杀的。”

明玉沉默下来,木妍好端端的,为什么会自杀,早上走的时候她还碰见了木妍,她分明是心情不错,可是不过转眼的功夫便是自杀了,外面都言道她在外面有人,可是,如若没有人呢?明玉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性。当时木妍死的时候,只有万三在场的,谁知道木妍自杀的真相是什么呢?

或许,或许木妍也是发现了什么!她发现了万三和明依的□□,进而被他们灭口了。想到此,明玉惊出一身冷汗,她只顾着想明依是多么表里不一,是多么该死,却忘记了,她身边还有一条更毒的毒蛇,万三能够杀了他的妻子,自然也能杀木妍,或许……还能杀她!

想到此,明玉感觉从心里开始发凉,那种恐惧几乎挥之不去,半响,她语重心长言道:“小兰,你自小便是跟着我,也没给明依郡主什么好脸色过,你如若投靠她,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也是可想而知的。”

小兰立时言道:“奴婢明白这个道理。奴婢怎么都不会背叛小姐。”

明玉点头,“明日你就去请大夫,说我病了。”

事到如今,先躲躲才是正途。待到……待到明依出手对付了阿瑾,那么她在想办法对付明依,将明依与万三的事情爆出来,还愁不让明依死无葬身之地?他们又哪里知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呵呵!想到此,她冷静下来,“这段日子,你也要小心,老实点低调点,切不要乱来。”

小兰点头,只是却又言道:“可是小姐,您根本没病啊?如若是装病,怕是会被人察觉的。”

明玉看着这洗澡水,狠下心来:“如若泡一夜凉水,你觉得,我会不会伤寒呢?”

既然明依他们要用她来做靶子,那么就不会动她,她倒是可以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休养生息。至于母亲……明玉撇嘴,那般的愚钝,还是不要管好了。不然难保拖累自己。

小兰担忧:“小姐,您这样可是在嚯嚯自己的身子啊!”

明玉冷言:“命重要,还是一时的健康重要?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这些都是值得的。”她病了,明依有劲儿没出发,必然要针对阿瑾,到时候,她在后面捡现成的便是好了。

“你要记住。如今许幽幽是王妃,明依也是恨不得算计死我们的。我们一定要小心。一时的得失……忍忍吧!”

如今明玉也是无人可用,如若有,她断然不会看上这个小兰,只会虚张声势,真正做事的时候,根本不行。

“奴婢自然怎么都成,只是苦了大小姐。”

“笑的最后的人才是真的人生赢家。”停顿一下,明玉言道:“你帮我打听一件事儿,我要知道,崔敏怎么得罪明依了,能让明玉这么憎恨,真是不容易啊!”

小兰立时言道:“是!”

…………

虽然已经快到年关,可是最近京中的事儿倒是不少。除却六王妃的赵滢月被赐了封号,四王府的许侧妃诞下麟儿被抬为正妃。另外便是景丞相府了。谁也不知道,景夫人怎么就开始频频的出入六王府了,简直和六王妃好的就要穿一条裤子了,当真是令人觉得奇怪。

不过有心人联想到滢月郡主被封为嘉祥郡主,又联想景丞相府的景衍,就有几分明白了,说起来,这两人,也是蛮般配的。如此一来,这种传言顿时尘嚣而上了。景丞相府与六王府要结亲,这感觉真是怪怪的。

虽然景衍和赵滢月都不算是特别的人,可是,景丞相惯是一本正经,景大人也是斯文儒雅,而六王爷,这画风简直不能直视。这两家要做亲家,你能想象吗?除却这般,还有之前六王爷的行为,现在想想,未必就不是知道景家有这个意思而故意进宫求的,不然为什么早不求晚不求,偏是这个时候求呢!

这分明是先下手为强,赵滢月身份更高,他们丞相府就要让着三分,呃,这还能友好的玩耍么?妥妥的不能!

可是不管外面怎么传言,这两家倒是淡定的紧。呃,错!这个淡定,不包括六王爷,据闻,有个御史在茶馆讨论六王爷是如何的缺德,如何的故意仗着自己王爷的身份给自己女儿贴金。当时就被六王爷抓包了,六王爷可不是那种有委屈会忍下来的类型,他……直接让跟在身边的玉真姨娘揍人了!

被一女人打了,也真是够了!

而且,这还不好上书直谏,不然怎么说?我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还要不要脸了?六王爷顿时又耀武扬威了,有种在京城横着走的感觉。

没办法,谁让我家的小妾比较能打呢!

而玉真则是感觉自己又为六王府做了一件好事儿。这心情太激动了,王府里的人对她这么好,她不报答怎么成呢!

王爷珍爱,王妃体贴,世子客气,郡主温柔,这个六王府,真是太好太好了!谁要是说六王府的坏话,就算没有人吩咐,她玉真都不能忍!打掉牙都是轻的,让你长嘴!

阿瑾听到外面的传言,只觉得好笑,并不多言其他。这几日时寒离开了京城,她连个吐槽的人都没有了,这种感觉,真是寂寞如雪!

看阿瑾发呆,谨言扶着素问进门,兄嫂过来看她,阿瑾连忙上前扶素问:“这大雪天,嫂子怎么过来了?”

素问哭笑不得:“我都说过了,没有关系的。这不是什么大事儿,其实孕妇活动活动对生产也是有好处的。越是懒着,越是不好生。我是大夫,会不明白这些道理么?”

阿瑾挠头笑:“其实我也知道啊,可是还是忍不住担心。”

看阿瑾这样单纯天真的样子,素问温柔的笑:“真是个孩子!”

谨言见着姑嫂俩这般,想到今日传的消息,忍不住感慨,他妹妹究竟是怎么长成这样的!

“阿瑾,是你鼓动父亲走哪儿都带着玉真姨娘的吧?”他忍不住还是问了出来,不过同时也是让他傻媳妇儿知道,这个府里,最单纯、最像孩子的就是你了。可别小看他妹妹,这丫头和傅时寒学的多了,就会做这样拐弯抹角收拾人的事儿。

阿瑾无辜的挑眉言道:“我是担心父亲啊,这样不是很好么?我又不能预见她会打人。”她摊手,样子无辜的紧。

谨言也不理会阿瑾,与自己媳妇儿语重心长的言道:“你看,这就是我妹妹。她可不是小单纯。你呀,别总是用孩子的眼光看她,会被她吃的骨头都不剩。”

阿瑾不乐意了,她跺脚:“哥哥哪有这样说自己妹妹的。真是有了媳妇儿就忘了妹妹!”

素问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她看着这兄妹俩,温柔言道:“你们啊,感情那么好,就别在我面前耍花腔了。我可不相信哦!”

谨言拉了拉阿瑾的辫子,那个时候,阿瑾还很小很小,她梳着细细的小辫子,跳脚:“不要拉阿瑾的辫子,阿瑾不喜欢!”

虽然很小,可是就聪明的紧。那个时候傅时寒就像只恶狗一样盯着他,也不知道阿瑾是谁的妹妹。现在想到那个小时候就觊觎妹妹的人影响了她这么多,还要给她叼回自己窝里,谨言就觉得,真是太可气了。

“嫂子,你看哥哥拉我辫子。”阿瑾靠在素问身上,装小卖乖。

素问忍不住斥责自己夫君:“你这是干嘛!阿瑾都不是小孩子了,你还要这样,这次可别怪我不帮你,哪有这么欺负妹妹的!”

谨言:“……”

阿瑾得意洋洋的扬着下巴:“哥哥,你看嫂子真是太仗义执言了。”

谨言:“……”

这个坏丫头!

将自己怀里的请柬掏了出来,他扔到桌上,哼了一声:“喏,这是崔府送过来的请柬,给你的,我看应该是崔敏,我顺便给拿过来了,现在我可要走了。媳妇儿,咱们不在这儿了。这个丫头不是啥好人,别教坏我们的孩子。”

素问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呀,孩子气!”她才不管那些呢,直接坐了下来:“崔小姐倒是很喜欢阿瑾呢,又给阿瑾下帖子了。”

阿瑾看着崔敏的帖子,果然是邀请她饮茶。只是……她带着笑意问道:“怎么是哥哥拿过来呢?现在哥哥也客串小厮了么?”

说话的时候,阿瑾细细的观察谨言,见他并没有什么异常。

“我给你拿过来你还嘲笑我。往后可没人管你了。这不在门口碰见他们家的小厮了么!你当我愿意管啊!”谨言撇嘴。

阿瑾觉得,自从哥哥身体好了,连表情都生动了许多。往日他因着身体不好,甚至连多余的表情都不敢有,生怕自己有个什么闪失给其他人造成麻烦,但是今时今日却不同了。

阿瑾一直都很感激李神医和素问,如若不是他们,她的哥哥不是这般。而她,只要涉及崔敏,她就有点反常了,其实这完全没有必要!

两人又坐了一会儿,谨言便是扶着素问离开,他自然不会让素问太过劳累。

阿瑾看着他们的背影,不禁觉得,自己真是有点太敏感了。其实,哥哥不是前世那个病秧子赵谨言,他没有失去父亲母亲失去两个妹妹,他和前世的那个人,除了有相同的身份和脸庞,竟是全然没有其他相似。

现在这个赵谨言,根本就不是崔敏喜欢的赵谨言,而她哥哥也根本就对崔敏这个人没有更多的印象,在他的心里,崔敏是一个与他妹妹还算交好,会帮着她妹妹的世家小姐罢了!仅此而已!

物是人非,说的便是如此,而这四个字……阿瑾一直都觉得,这四个字是最残酷的!物是人非!

“阿瑾!”

“哥哥?”阿瑾抬头,就见谨言去而复返,调整了一下表情,阿瑾带着笑意问道:“哥哥怎么又回来了?”

谨言认真的看着阿瑾,问道:“可是有什么问题?”

阿瑾定了定心神:“什么问题?我不明白哥哥的意思。”

谨言望向了那张请柬,之后看向了阿瑾,迟疑了一下,他认真问道:“这章请柬,有什么问题么?如若你不想去,我可以帮你推了。”

阿瑾连忙摇头,看样子,哥哥是误会了。她急忙解释:“没有什么的,我与崔敏关系不错。想来她胳膊也好了,我正想去看她呢,就算她不下帖子,我也会过去。”

谨言继续追问:“我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变得这样奇怪。你究竟在怕什么?你怕我喜欢崔敏?”

他静静的问道,这是他的妹妹,别人不了解,他是了解的。也许她自己都没有发现,每次在他面前说到崔敏,她都是有些异常的。他想了许久,不得要领,唯一能揣测的,便是这一点了。

阿瑾努力让自己平静,她抬头看着谨言微笑,问道:“哥哥太自恋了吧?”

谨言不吱声,只是看着她:“那你为何要不自然。阿瑾,我是你哥哥,你要瞒着我么?”

阿瑾咬唇,随即笑了:“其实我不是怕哥哥喜欢崔敏,我是怕崔敏喜欢哥哥!我的哥哥这样好,这样玉树临风,俊朗非凡,如若崔敏喜欢哥哥怎么办?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我怕崔敏喜欢上哥哥,疯狂追求,那样的话,哥哥该是怎么办呢?哥哥受引诱怎么办呢?我也很喜欢嫂子啊!才不想嫂子受委屈的。我不希望我的哥哥是那样的人,娘亲虽然看着好好的,可是到底也是意难平的吧?”

阿瑾半真半假的言道,这些根本都不会发生,只是她胡思乱想罢了!

谨言揉了揉阿瑾的发,将她搂到怀里:“哥哥和阿瑾保证,我一定不会辜负你嫂子。至于崔敏。我根本就不会喜欢崔敏的,我只有一颗心,怎么会给两个人呢?你说对么?再说,你要对自己的朋友有信心!崔敏这个人,其实还不错!”

阿瑾怔了一下,随即笑言:“恩,还不错!”

谨言微笑:“那就是了,要相信别人。你呀,都不知道你的小脑袋里想什么,我和崔敏,八竿子打不着啊!”

阿瑾娇俏的笑:“谁让我的哥哥这么好呢!”

谨言:“你呀!就是乱想!”

话虽如此说,表情却笑得欢实,看吧,这就是他亲妹妹,傅时寒,哼唧,不要以为你能抢走我妹妹!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