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35|第 135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35|第 135 章(1 / 1)

“父皇!”

听到这魔性的呼唤,皇帝顿时感觉一阵头疼,对这个儿子,他真是妥妥的没有辙。正常人你可以和他讲道理,可是不正常的呢?你讲道理,说得通么?好,就算说得通……更大的问题是,他听得懂么?

真是太可怕了!

听说皇上在虞贵妃的宫里,六王爷真是马不停蹄,不过他也是讲究人,自然不会冒冒失失的闯进来,一旦看到啥不该看的咋办?所以六王爷觉得,自己其实还是一个很讲究的人。

皇上稍微定了一下心神,摆了摆手,小太监立时将六王爷请了进来,六王爷一进门便是冲了上去,几乎是飞速的跪下抱住了皇上的大腿,这样的行为直接导致皇帝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你这是干什么!”

“父皇!”六王爷努力表现自己好的一面。

“父皇,儿臣有一事相求。”

皇帝还没从刚才差点摔倒的噩梦里跳出来,就看六王爷真是一脸的期盼,就是没长尾巴,如若长了尾巴,怕是就要摇上一摇了。

静了静,他谨慎的问道:“你有什么事儿?”这话真是问的十分忐忑,这个儿子,真是让他操碎了心。好在,现在时寒能够为他善后,如若不然,将来他不在了,兄弟哪能这般容忍他的脑残。

阿瑾的这个“脑残”,用在他身上最是贴切不过了。

除却这个,还有老四,这两个儿子,是他最为忧心的。做事不带脑子,这可如何是好。老六惯是不正常,他也都习惯了。可这么些年,老四怎么也越发的混了,与小时候的机灵截然不同。果然是娶妻当娶贤,如若不是老四媳妇儿那个蠢妇,想来四王府不会走到今日,老四也不会如今日这般。

可老六虽然混,不觊觎不该觊觎的,为人也洒脱,除却这两点,还有谨言这个懂事儿的儿子和傅时寒这个未来女婿帮衬,总也不会出大的岔子。老四可咋整啊,儿子还是个小婴儿,老五也不带他玩儿了,身边更是没有一个可心的帮手。就算是女婿……明玉已经没了贞洁,为人又张扬跋扈,嫁给谁可好。至于明依,明依虽然温顺,可皇上却知道一个任何人都不知道的秘密。之前清隐寺明玉和苏大人那件事儿,就是明依的手笔。这样的心性,他如何敢为这个孙女儿找什么好的人家,谁知道,她会不会反咬四王府一口。老四虽然糊涂,可也总是他的亲儿子。

皇帝陷入沉思,六王爷见他如此,赶紧摇晃:“父皇,我说话您听见了么?”

说啥了?皇帝迷茫的看了六王爷一眼,咳嗽了一下:“你再说一次。”

六王爷:“父皇怎么能不把我放在眼里呢!父皇啊……您可真是伤透了我的心,我和您说话,您怎么就不搭理呢!呜呜呜!”

皇上觉得一口气梗在嗓子里,真是上不去,下不来,如果不是自家孩子,真是踹死他!

“有话,你就说。不说,你就滚!”

六王爷顿时老实了,你看,人就是这样,皇上给他好脸儿,他就得寸进尺,如若不给他好脸儿,他倒是乖顺的不得了。

“父皇啊!其实是这样的,你看呢,我们家谨言是六王府的世子;阿瑾也被封为嘉和郡主了;可滢月还只有一个郡主的头衔,连个封号都没有。您觉不觉得,这样不太好?”六王爷一本正经的问。

皇帝无语了,你想请人家册封,就不能说的更好一些么?牙根痒痒的想揍人啊!

“还可以。”

六王爷顿时哭了,没错,哭了,他一把鼻涕一把泪,那鼻涕还不断的抹到皇帝的龙袍上,恶心的皇帝不要不要的。

“父皇怎么能这么狠心呢?滢月也是您的孙女儿啊。这么多年了,她乖巧可爱,温柔体贴,可是您连一个封号都不给,一个封号都不给啊!您怎么可以这么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可怜的滢月啊,你皇爷爷最是狠心了,连个封号都不给你啊,将来你嫁人,都会被婆家看不起啊!我可怜的闺女啊,你是嫁不出去了啊,你嫁不出去,都是因为你皇爷爷没有给你封号啊!我可怜的滢月啊!虽然你的所有不幸都是因为你皇爷爷,但是你也别怪他啊!人老了,难免是比较糊涂啊!你要怪就怪爹不好吧啊?谁让爹爹无能不受你皇爷爷的喜欢呢!呜呜呜!我可怜的嫁不出去的滢月啊!……”

皇上被他嚎的脑仁疼,不过细想了一下,总算是明白过来,他揉着太阳穴问道:“你说的这些,都是什么胡话。难不成,朕不册封,滢月就嫁不出去?这是哪来的道理?”

六王爷继续委屈的大哭:“怎么就没有道理。我女儿身份显赫了,去了夫家才能作威作福。如若不能作威作福,被人欺负咋办?婆婆那么凶,我可怜的滢月啊,你爹我是断然不会让你嫁过去的……”

这个时候皇上总算是有点明白过来了:“谁上你们家提亲了?”他不动声色的问道。

六王爷将一把鼻涕抹到龙袍上,言道:“没人来提亲,不过景夫人来坐了会儿,看他们的意思,八成是希望景衍能够娶滢月的。你也知道,那个景夫人是母老虎啊,我女儿嫁过去,没有点身份傍身,可如何是好?滢月可不能被人欺负啊!我女儿是天子的孙女儿,那是一定要作威作福的。”

皇帝嘴角抽搐了一下,问道:“你就不能有点正常人的想法?一定要作威作福么?”

六王爷纳闷的抬头,问道:“不为作威作福,为了啥?”

皇帝无语,仔细想想,竟然觉得莫名的有道理怎么办!不行,他不能被老六的思维牵着走,这样不好!

“景家看中了滢月?没想到,他们倒是有些眼光。朕的孙女儿,如何不好。”

六王爷点头:“对呀,正是这么个道理。”言罢,又腆着脸笑言:“爹,爹,你给滢月赐个好的封号吧?”

这个时候,也不叫父皇了。如此一声爹,一下子便是让皇帝笑了出来,他斥道:“又哭又笑的。这么大个人,孙儿都要有了,还是这般的无状。你可真是愁煞为父。”

六王爷真是得寸进尺的典型,他喜滋滋的自得言道:“如若没有我这样的人存在,父皇该是失去多少乐趣!”

皇帝:“……”

“我这样的人,真是造福大众的好人物!”六王爷继续自夸。

皇帝:“你的脸呢?”

“父皇啊,您可不能这样说我,我真是一个特别好的儿子,我……”六王爷觉得,如若夸起自己,三天三夜都夸奖不完,没办法,优点就是这么多。可是,皇上没有给他这个自我表扬的机会。他直接打断:“行了,滢月的事儿朕知道了,你回去吧。”

六王爷:“回去?您不说个所以然,我今晚就不走了!”一副胡搅蛮缠的样子。

皇帝扶额,他的意思分明就是同意了,可是但凡说的稍微“不浅显”一点,他就不会明白,当真是个蠢成猪的。

“不走?你是在找茬儿?”

六王爷继续哭:“我的滢月啊,你的皇爷爷一点都不为你着想啊,可是你不能怪他啊……谁让你爹……”六王爷继续嚎。

皇上终于忍无可忍:“册封为嘉祥郡主,滚吧!”

六王爷听了,一下子爬了起来,兴高采烈言道:“多谢父皇。啦啦啦!行,您好好休息,您好好休息,我这就滚!”

六王爷快活的蹦跶出了皇宫。

翌日。

皇上圣旨便是到了,册封六王爷滢月郡主封号嘉祥,唤作嘉祥郡主。除却这个,其他的赏赐也是不少。

六王爷谢过了宣旨的小公公,得意的看向了六王妃,言道:“我没骗你吧?你看,父皇真的答应了。”

是的,没骗人,只是,略丢人。如今京城谁不知道,昨晚六王爷进宫哭着喊着求皇上给滢月郡主赐个封号?

谁!不!知!道!

不过为了这样的事儿觉得丢人,可不是六王府的做派,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了好么?现在这样虽然传的沸沸扬扬,可是他们也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实惠。

纵然别人也想如此,可是到底是拉不下这个脸的,谁让他们都没有六王爷脸皮厚呢?所以说,脸皮厚,吃的壮!

六王爷洋洋自得,“我昨晚和他们几个吃酒,他们还都不相信我真的能说动皇上呢,你看看,你看看我爹多给我长脸。呵呵!谁让咱是皇上的亲儿子呢!哈,哈哈,哈哈哈!”

六王妃带着笑意言道:“咱们王府,真是多亏了王爷筹谋,如若不然,哪会像今日这般鼎盛。”

六王爷被夸奖的尾巴都要翘起来了,他高兴:“自然是如此的,有我在,你们尽管放心便是。”

六王妃一脸的感动,柔情似水。阿瑾见了不禁感慨,其实她娘这样的女子大概才是最聪明的,说起来,只有本着这样的心思才能不管什么时候都活的好!

你看她爹,不是就被哄的十分乖顺。而一样没有想到的,还有滢月,滢月整个人都呆滞了,她傻乎乎的看着众人,问道:“我变成嘉祥郡主了?”

阿瑾笑着恭喜:“恭喜姐姐!”

算起来,一个封号并没有什么,可是这是一个讲究这些的朝代,如若有了这些便是可以让人生活的极好,她便是希望,能够顺顺利利。可这封号总是不是想的那般简单,纵然他们都是皇上的亲孙女儿,皇上也并不会随意封赏。金银珠宝可以有,但是封号却不会随意的册封。

而阿瑾能够得到阿瑾这个嘉和郡主的封号,全然是因为那时她最为小婴儿,太会卖萌,而虞贵妃又帮着说话。算起来,她们越是年长,皇上想的越多,这是必然的。

而此次,阿瑾觉得,皇爷爷大抵也不光是因为父亲的哭闹,更大的可能是因为,景家希望能够与他们六王府结亲。这是皇上格外加诸在他们身上的附加值。

阿瑾想得多,可滢月却没那么多心思,她被封赏,又听阿瑾软绵绵的道了一声恭喜,顿时红了脸:“最近怎么都是事儿呢!”她如是言道。

阿瑾笑了起来:“事儿又如何呢,总归是好事儿,这样便好!”

滢月点头,正是这么个道理。

丞相府自然也是收到了这个消息,如今不遑是景夫人,景丞相与景大人都一样知晓景衍的心思,他们还不待进宫请皇上赐婚,便是听说了皇上的封赏,而外面传的沸沸扬扬,那是六王爷昨日夜间去宫里连哭带闹求来的。

六王爷见皇上,又哪里会有其他人。可见,是皇上默许了这个消息,如此这般言道,倒是也合乎了六王爷一贯的性子。更是让其他人知道,如若想要这封号,那就和六王爷一样吧。看你能不能豁出去脸了,而其他几位王爷明显没有。

皇上有自己的主意,六王爷却全然都不知晓,只当自己这样成功是自己最得皇上的喜欢。

景衍狗腿的跟在自己母亲身边,外人不知,他却是知晓,父亲最为疼爱母亲,他最听母亲的话。

“娘亲,咱们家什么时候出去提亲啊?你看,六王爷都释出善意了。”景衍眼巴巴的看着景夫人。

景夫人见他如此,冷笑:“这个时候知道着急了,当年是谁说完全不想成亲,女孩子只会哭没意思的?是谁?”

景衍觉得,他娘虽然英姿飒爽,可是依旧也是个女子,但凡是个女子,就不可能没有小性儿,你看,这不就再翻旧账么?

他作势求饶:“娘啊,我错了,我真错了。反正,反正六王妃那边也没什么疑异议,早点登门提亲多好啊。说不定,明年开春您就能看见儿媳妇儿了,而秋天就能看见孙儿了。您不是顶羡慕人家六王妃能够早早的抱孙儿么?咱们也快啊!你看,就算时寒比我筹谋的早又有什么用,他肯定要是要在我的后面了。”

景衍觉得自己真是为难,他娘怎么就又不着急了呢!

景夫人看他殷殷期盼的样子,终于不在为难他,与他透漏了实底儿,“稍后我会再去见六王妃,如若六王府没有问题。你祖父会进宫求见圣上,虽然上门提亲甚好,可是哪有赐婚好看。待到年三十的庆典,圣上金口玉言一公布,可不就喜上加喜?”

景衍一听,感慨他娘果然有想法:“自然是好,可是……不会有人捷足先登吧?”

景夫人见他眼巴巴的样子,冷笑:“捷足先登?他当我们丞相府都是死的?”

景衍这才放心下来:“娘亲可要多为我筹谋。”

景夫人白他一眼,言道:“你放心便是,这几日我多去六王府走动,只要长脑袋就该明白我们两家是有意结亲,如若这个时候还要横插一杠子,那么可真是和我们家作对了。谁敢这么打我的脸,我必然让他的脸更肿!”

景衍拍手:“娘亲真是女中豪杰,女中豪杰啊!”

拍够了,景衍感慨言道:“我看娘亲这个脾气,必然能和滢月相处的来。”

景夫人睨他:“你又知道了。”

景衍一本正经:“我自然知道,娘亲的性子,和嘉和郡主倒是有几分相似,他们姐妹相处的甚好,如若她嫁进来,遇到和她妹妹性子差不多性子的您,如何能处的不好?”

景夫人笑了起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再说,我和嘉和郡主像么?虽然她的名声是张扬跋扈,我的名声是母老虎,可是我也见过这姑娘两次,俏丽温婉的紧,不似外面言道的那般张扬跋扈啊!”

景衍顿时哽住了,半响,他感慨言道:“娘亲啊,您还是见识的少啊!嘉和郡主俏丽温婉?呵呵呵,她算计不死你!你就不想想,傅时寒的心上人,怎么会是小白兔?”

景夫人捶了他一下:“谁让你说时寒的!”

景衍无语望天!生出和谨言同样的感慨,傅时寒这厮该不会是她娘偷偷生下来的吧?怎么只能看见她的好呢?这是为毛!

“反正,你们能相处的好。”景衍如此言道。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一语成谶了。待到成亲之后,他娘和他媳妇儿果然成了忘年交,与亲母女一般,而他则是陷入了和自己亲娘争媳妇儿的悲惨境地!

这一切,都是后话!

…………

六王府的滢月被封为嘉祥郡主了,身在四王府的明依得知这个消息,差点将自己的茶杯摔了。好在,她还有最后一丝理智,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道:“可曾说过,为何突然册封?”

她这一世,最见不得便是别人比自己强,任何人都不可以。

丫鬟连忙言道:“听说,是因为昨晚六王爷进宫哭闹了,这六王爷也太过无状,每每都要做些混事儿,委实是太过丢人。”

小丫鬟见识浅薄,可明依却是觉得,如若丢脸就能得到实在的实惠,那又为何不做呢!她咬牙:“父王呢?他知道这个消息么?”

小丫鬟连忙点头:“自然是知道的。我听管家说,四王爷还说,老六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明依烦闷的挥了挥手,将小丫鬟赶了出去,这个时候,她懒得装模作样。这难能好了几日,竟是又出了这样一档子事儿。

如今她的母亲还被关在柴房,她原以为明玉会出来闹事儿,谁曾想,明玉就是个绣花枕头,这个时候,她倒是不敢了,只老实的窝在房里,而这几日四王府大喜,有了新生儿,她也跟着忙,便是没去动明玉,总是有的是机会了。

可难能心情好了几分,怎么就又出了这茬子。

赵瑾在幼时便是封了嘉和郡主,如今滢月也被封了嘉祥。那么这些嫡出的姑娘,除却她们府,便是也只有三王府了,而三王府的两个嫡出姑娘,也只有小女儿没有封号,算起来,一个封号也没有的,只有他们府了。

想到这里,明依真是感慨她爹不知道为他们争取,这个时候,哪怕是名声不好听,也要闹上一闹啊,最起码是可以得到实实在在的实惠的。但是她听小丫头的言语便是明白,她爹没有这个意思。不仅没有,还傻乎乎的嘲笑人家,当真是愚蠢至极。

明依将帕子紧紧的捏住,只恨不能好好的掐住四王爷摇晃一番,问问他到底是如何想的。这个爹,真是太不为女儿着想了。

她怎么就不是……怎么就不是六王爷的女儿呢!最起码,还是可以得到郡主的封号!不,不是六王爷,如若是二王爷的女儿,说不定,将来她就是公主,还是长公主,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待她如此不公平!

明依心里恨极了,可是却无从发泄,一张俏脸憋得通红,万三进门便是见到了这副场景,他心里明白明依的苦,柔声言道:“明依!”

明依一见是万三,立时委屈的掉泪,她冲到万三的怀中哭泣言道:“你终于来看我了。”

她前几日就想见万三,可是却不得机会,倒是不想,他竟在今日来了。

万三拍着她的背,哄道:“别哭!”

明依泪眼朦胧的看他:“万三哥,我委屈啊!”

万三不断的安抚她:“没事儿,一切有我。有什么事儿,你告诉我,我知道你这些日子心里难过,你还是心疼你娘的,可是,有些事儿,该做就得做,不能犹豫,更不能妇人之仁。不然只会前功尽弃。”

万三以为明依是心疼他娘,如此安慰道。

明依心里一冷,随即顺着他的话说:“娘亲不肯原谅我,我心里难受,今日听说滢月被封了嘉祥郡主,我更难受。我处处为了府里好,可是却爹不疼娘不爱,我到底图了什么?”

既然他要将她想成单纯善良的小白兔,那么她就顺势好了。不过,她也悄无声息的将话引到了自己想要的地方。

万三一听,连忙安慰:“我疼你,我自然是最疼你的。我知道你现在难受,可是小不忍则乱大谋。你暂且忍忍。至于说郡主……其实想要获得封号,也不是没有法子!”

明依立刻抬头:“你有办法?”

万三犹豫了一下,颔首:“算是!”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