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34|已更新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34|已更新(1 / 1)

谨言自然知道不能瞒过阿瑾和六王妃,看这二人盯着自己,叹息言道:“也没为什么,如若我不这么做,方志蕴怎么会走呢?总归是不能真的让他住在这里吧,这叫什么事儿啊,爹爹糊涂,我们可不能糊涂,再说你不是还和我分析过么?我们不能和方志蕴太过亲近的,这般也是为了大家好。”

谨言不知道自己如此言道会不会让阿瑾相信,他只希望,只希望阿瑾能够真的信得过他,而事实是,阿瑾果然相信了他的话,说起来,阿瑾也没考量过自己的哥哥会说谎吧?

而谨言之所以那般的原因确实是希望能够逼走方志蕴,方志蕴不走,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儿,要知道,那小子看阿瑾竟然发呆了,这可不是好事儿,他这般,如若真是看上了阿瑾,企图勾搭,那么将来傅时寒从江南回来,还不和他拼命,虽然不喜欢傅时寒,但是如若说要有一个人做自己的妹夫,那么谨言觉得,他还是会选择傅时寒,义无反顾的选择这个家伙,谁让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呢!

大抵是看出了谨言更深层的意思,六王妃打圆场:“你哥哥说的多,你呀,也别想太多。说起来,你爹到底去哪儿了?”

阿瑾撇嘴:“还能去哪,大概是出去转悠了吧!他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就觉得方志蕴是暗恋他的呢!”

阿瑾言罢,呵呵两声,话中的鄙夷不言而喻,看她如此,六王妃笑了起来:“哪有这样编排你爹的,你爹其实过得也挺艰难。这么自恋,人人都喜欢他,他如何能不难?”

阿瑾觉得,她娘亲这才是实实在在的编排啊,啊呜!

不过,仔细想想阿蝶那个自恋的劲儿,倒是蛮像她们阿爹的。啧啧!

一家人正在说话,就听外面有人禀告,似乎是丞相府的景夫人求见,这京城人家交往,极少有这样冒冒失失的登门,俱是下了帖子,约好了日子才会来,竟然这般,倒是奇怪了。只是六王妃也是个有数儿的,连忙差人请景夫人。

说起来,景家出来的人,倒是有几分相似,不管是二王妃景黎若还是傅夫人景黎夕,亦或者是现在这个景夫人,她们身上都有股子飒爽的劲儿。

寻常日子,虽然六王府和景家接触的不多,两个女子也鲜少坐在一起,但是六王妃倒是蛮喜欢景夫人这种性子,和这样的人交往不累。

景夫人进了门就见小世子和嘉和郡主都在,而唯独她想见的那个人却是不在,听闻景夫人过来,阿瑾其实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景衍,如果不是景衍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她就把头摘下来给人当凳子坐,果不其然,看她进门便是扫了一眼,之后又有几分的遗憾,便是明了,她必然是想见滢月姐姐的。

阿瑾笑眯眯:“景夫人,我先回房了。”

她是要回去通风报信的,六王妃摆手,景夫人自然也笑着言道:“回去吧。嘉和郡主真是水灵呢!”

这便是时寒喜欢的女孩子,看着没什么心机,一张单纯无害的面孔,不过景夫人做生意久了,她可是知道,凡事不能只看外表,端看她与时寒从小一同长大却没吃什么亏,反而让时寒喜欢的不得了便是清楚,这个小姑娘不简单。

阿瑾也不知景夫人脑补了什么,立时便是往后院而去,而此时滢月刚刚听说方志蕴走了,而景夫人又来了,浑不在意的继续摆弄自己算卦的书。

阿瑾进门便是看到这样一幕,她默默感慨,她姐姐真是一个谜样的girl。

“姐姐诶!”阿瑾凑了上去。

滢月没有抬头,只是问道:“方志蕴走了?”

阿瑾颔首笑:“是呀,走了,只是姐姐怎么没过去与他打个招呼呢!你不是说,你今年红鸾星动,而这个家伙又是你今年新认识的人,觉得是他的可能性甚高么?”

说起这事儿,滢月总算是抬起了头,她认真的看着阿瑾,言道:“我前几日听了你的话,觉得你说的有几分道理,我自己又仔细的研究了一下,我发现,这事儿有点不对呢!你看,你看哈,我觉得,方志蕴的生辰八字不太合我。”

滢月觉得,多亏了自己聪明,不然就要弄错人了啊,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她才不要嫁错人呢!

阿瑾震惊脸:“姐姐你怎么会有方志蕴的生辰八字?”这不太对吧?她姐姐是从哪儿扒拉出来的啊,不过,就算是扒拉,也扒拉不出来呀,必然是有人给她的,这个人……是谁?

不知怎的,阿瑾脑海里顿时飘过了一个人,呃,这种感觉,不怎么好!

“是傅时寒给我的啊!”

阿瑾:果然!她就猜是这个家伙,要不要有那么多心机啊!喵了个咪的,和这样的人相处,真是走一步要想三步,不然分分钟就被算计了,你看她姐姐,这就是个血淋淋的例子。

“姐姐你就确定傅时寒给你的是对的?他又不是方志蕴的家人。”阿瑾这是存心抬杠了。果然,滢月听到她这样说话,疑惑的抬头看她:“他给我的,怎么会有问题,我还是信得过傅时寒的。”

阿瑾:“……”

“而且,我又不是白让他找这个,我有付出的。”

阿瑾顿时斯巴达了,她疑惑问:“付出?姐姐付出什么了?他还敢和你要东西?这个坏家伙,我给你报仇去。”阿瑾撸袖子,愤愤然。

滢月同情的拍了拍阿瑾的肩膀,言道:“你不用太担心的,我其实也没付出什么,只是答应帮他看住你就好了。妹妹,你看,牺牲你一个,幸福全家人。遇到傅时寒这样的小心眼蛇精病变态狂,就嫁了吧!”

阿瑾:“……”

她缓和了半响,问道:“你是我亲姐姐么?”

滢月笑了起来:“自然是亲的,傅时寒人挺好的。”

阿瑾默默吐槽:说这个话,你自己都不相信吧?刚才的小心眼蛇精病变态狂,难道不是你说的?

只是,阿瑾倒是没有继续就傅时寒的问题争论下去,现在要讨论的是她姐姐的婚姻大事啊!

阿瑾神秘兮兮言道:“姐姐,你知道么?景夫人来了。”

映月不解:“我知道啊!怎么了?她来了,不是很正常的么?景夫人是傅时寒的舅母,说不定是代替他来向你提亲的。”

呃,也不对,傅时寒都不在京城,怎么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提亲。

“那她来干什么?总不会是交流感情吧?我们两家接触不多的。”滢月言道。

阿瑾贼兮兮的笑:“就不能是为她自己的儿子提亲?”

滢月:“咦?”

想了好半响,滢月这才反应过来:“你说的是景衍啊。不过她怎么会替景衍提亲呢。难不成……”滢月狐疑的看着阿瑾:“难不成,景衍也喜欢你?他打算趁着自己表弟不在京城,先下手为强?这个小人,我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看面相就知道了,奸懒馋滑,他都占齐了。虽然傅时寒人也不咋地,但是尽心尽力的为我们家,你可不能始乱终弃的选择景衍那个家伙。我还是看好傅时寒的。”

阿瑾默默的看向了滢月:“姐姐,你这样不太好吧?脑洞开的也太大了,我怎么会喜欢景衍,景衍哥哥也不喜欢我啊。他分明是想对你提亲的,这次景夫人来,必然也是为了此事。”

滢月顿时惊呆了,她手中的卦直接就掉落到地上,这个时候她也顾不得捡了,只是傻傻的看着阿瑾,结结巴巴问道:“你、你、你说什、什么?向我提亲?你没有弄错?”

阿瑾摇头:“你看我,你觉得我傻么?”

滢月:“不傻,你是咱们家心眼最多的。”

阿瑾挺胸叉腰:“那就是了,所以我说,他是来向你提亲的啊。我估计呀,这次也不是正式的提亲,只是来和娘亲通个气儿,如若没有问题,他日就会差媒婆过来了,如果想更好看,大概他们就会进宫请旨,请皇爷爷赐婚。”

滢月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是如此,她依旧不可置信:“可是,可是他喜欢我什么啊!”

阿瑾看她姐姐难能的单纯,笑嘻嘻抬起滢月的下巴,左看右看,言道:“自然是看这个小美人美如画,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而朱,胸大纤腰,真是难能的美人呢!”

滢月一把拍掉了阿瑾的手,白了她一眼,“你这丫头,又是胡说,他那样的人,走南闯北,自然见多了美人,怎么会因为美貌就喜欢一个人。如若,如若他真的喜欢我……”滢月停顿了一下,挺胸:“那一定是因为我的人格魅力。”

噗!阿瑾直接喷了,她姐姐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搞笑了!

看阿瑾笑的厉害,滢月再次追问:“你真的没有骗我?他真的有可能是喜欢我的?”滢月觉得,事情怎么就那么不可置信呢,处处透漏着一股子,这不可能的劲儿。

而阿瑾自然也明白她姐姐的担心,她认真言道:“要不,你再算算?算算看景衍是不是你命里注定的良人。”

虽然看似认真,但是阿瑾却又是开玩笑。不过滢月倒不是开玩笑了,她苦着小脸儿言道:“我没有他的生辰八字。呜呜,傅时寒又不在京城,我搞不到……”

阿瑾顿时喷了,她觉得,自己今天喷的次数有点多,她的淑女形象啊!

“如果姐姐真的需要,我来搞定,不过我想,既然是要提亲,都会合八字的,姐姐也不需要亲自动手啊!有人专门做这个的呢!”谁家成亲不合八字啊。阿瑾虽然是个穿越党,但是也明白的好么!

滢月一本正经,她拉着阿瑾的手,语重心长:“我和你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还是要相信自己的。把自己的命运放在别人身上,换了你,你能放心么?”

阿瑾点头:“我能!”

“你走!”

阿瑾:姐妹爱呢!~~~~(>_<)~~~~

…………

这厢阿瑾两姐妹闹得欢实,那边六王妃也明白了景夫人话中的含义,这分明就是看中他们家滢月了,她本来以为景夫人这次前来是为了时寒和阿瑾,后来又想了想,觉得这不可能。毕竟,时寒可是二王爷的养子,如若真是有人来提亲,二王妃这个养母加姨母才是最合适的,而且,时寒还不在京城呢!

景衍能看中滢月,这点真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的三个孩子,说起来现在也只有滢月最让她担心,如此倒好,她便是可以放心下来了,如若真是嫁到景家,她不说别的,最起码这个婆婆就是好相处的,又有阿瑾这个妯娌,想起来倒是最好的结果。

一时间,两人相谈甚欢,如若不是景夫人傍晚还要回府,六王妃简直想留她用晚膳,晚上继续畅所欲言呢!这儿女都是债,可不就是这般。

景夫人也高兴,她原本还担心六王府并不怎么愿意这门婚事,但是现在看六王妃的意思,倒是差不离了,至于六王爷,这并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她的小姑,也就是二王妃曾经说过,六王府,只要六王妃点头同意的事儿,问不问六王爷根本就不重要了,他没有什么说话的权利,想到这里,景夫人更是高兴。

六王妃送景夫人出门,遇到刚刚回来的六王爷,双方打了招呼,六王爷看她的轿子缓缓离开,小生怕怕的问道:“那个母老虎来干什么?”

六王妃一梗,无语。

“美芙,你要和母老虎,就是那个景夫人少接触,她可凶了,你这么温柔,别被他欺负着。”

六王妃笑问:“你又怎么知道她凶呢?”

六王爷挺了挺胸,言道:“我什么不知道啊,我是京城的包打听。她真的特别凶,你没看景大人从来都不出来玩儿么?听说,如若他敢喝花酒,回去都要在院子里罚跪呢。十分可怖,这样凶悍,不是母老虎是什么,男人嘛!哪有不出来玩儿的,他的人生啊,一点乐趣都没有了。所以说美芙,你还是少和他接触比较好。和她学坏了就不好了!”

六王爷语重心长的言道,十分认真。

六王妃停下脚步,上下打量六王爷,六王爷被看的浑身不自在,问道:“你看什么?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可别觉得我都是去喝花酒,去胡作非为,其实,我也是能得到很多消息的。再说,人啊,就是图个快活,你说对吧,人活的那么累,有什么意思呢?你看朝堂上那些你争我夺的,累的跟狗似的,和我一样年纪的,样子看着都像我爹了。他们傻不傻啊。累的头发花白,牙也掉光,一身的病,还竖了一堆敌人,有啥意思?”

六王爷努力想说服六王妃,不是他不努力,而是他本身就是皇子,就是天之骄子,他又不需要继承皇位,根本不需要努力啊!随随便便快快活活就好。

六王妃盯着六王爷,半响,终于笑了出来,看她笑的灿烂,六王爷得意:“我说的对吧?”

六王妃温柔附和:“您说的自然对。”

“那她到底来干啥的啊!”六王爷到底还是好奇的。

六王妃挑眉:“她呀,也是大喜事一件,往后你莫要言道人家不好了,她们家景衍,似乎对我们家滢月有意。她这做娘亲的,可是十分乐见其成,这不来探我的口风了么!”

停顿一下,六王妃继续言道:“不过我和她说过了,一切都听王爷您的,您不在家,我可不能妄自就做下决定,自然要听听您的意见。如果您不同意,我是万不能将滢月嫁过去,说起来,她这般凶悍,我还真是有点担忧呢!”

六王爷一听,眼睛瞪得铜铃一样大,他高兴的直拍大腿:“同意啊,我当然同意,我为什么会不同意,啊哈哈哈,太好了,滢月能嫁入景家,真是大好事儿一件。”

六王妃默默的看六王爷,无语言道:“刚才您还说她是母老虎。”

六王爷拉住六王妃,靠到一边,似乎生怕被别人听见一般,他勾着嘴角言道:“我说傻媳妇儿啊,你怎么就这么呆。母老虎就母老虎呗,反正是管着景大人,又不是管着咱闺女。再说你想,她都能这么对自己丈夫,不准丈夫纳妾,那就说明,对妾室,她是不喜欢的。她既然不喜欢,就不会让她儿子也纳妾,这对咱们闺女可是大好事儿,她最好母老虎发威,再对她儿子好好管教一下,这样滢月还担心什么啊。甩手掌柜有没有!再说,你看景家的家风,啧啧,那可是真好!景衍可是景家的独苗啊,就不说景老爷子是当朝丞相这样的显贵身份。端看母老虎那么会赚钱,咱们女婿那么会赚钱,我们还愁啥,往后我出门还不是一掷千金。看谁不顺眼,我直接用银子砸死他,哈哈哈哈!真是太好了。”

六王爷觉得自己真是太幸运了,怎么就会有这样幸运的事儿,其实他本来就是有点觊觎景家的啊,现在倒好,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这是太棒了。

六王爷得意洋洋,就是没有尾巴,如若有尾巴,他一定会翘起尾巴,这么想着,他突然又停下,谨慎的问道:“这事儿……会不会生出什么波澜?”

六王妃摇头,这样的事儿,她怎么知道呢!

其实六王妃本来那般说,原本都是忽悠六王爷,可是听他分析下来,竟是也觉得十分有道理,头头是道,又觉得,这个人没有那么蠢!

而且,他真的也蛮为滢月着想的。

“不行,这事儿可不能黄了,我现在就去景家,明个儿我就进宫,我必须给这件事儿砸实了,万不能生出波澜。其实你想想,景衍也不是什么小年轻了,这样的老白菜梆子,我们闺女肯要他,就不错不错得了。要知道,我们可是郡主,郡主啊!”六王爷持续碎碎念,六王妃看他这样,顿时也跟着紧张起来,倒不是说怕景衍不娶滢月,就是六王爷这种无休止的碎碎念让她紧张。

“也不对,不对不对!”六王爷继续自言自语,他抬头看自家媳妇儿,言道:“顺序错了,我应该进宫求父皇给滢月在格外多加个封号。这样,滢月就更体面了。”

六王爷说到做到,还不待六王妃有更多反应,直接一溜烟人就不见了。六王妃看他的背影,突然觉得鼻子里有点酸酸的,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其实很难言说,她站在门口,虽然如今是冬日,正是寒凉,可是她却又觉得暖暖的,他不是一个好丈夫,十几年没有和妻子同房都没有察觉,小妾一个个的娶也无所谓,可是在关键的大事儿上,他做的还是十分仁义的。

她难产的危急时刻,他坚持要保住大人。虽然从未和别人言说,可是如果可以选择,六王妃也是希望能是自己活下来,不是她怕死,而是她不能用一个不知道会不会活下来的孩子换自己的命,她还有谨言和滢月,如若她死了,那么就冲六王爷的做派,他们两个孩子,怕是也没有活下来的可能了。正是因此,不管什么情况,不管遇到了多少事儿,六王妃都记得这些,都知道,必须维护六王府,必须维护六王爷。

她不能让六王爷再有孩子来影响她的三个孩子,所以她选择了下毒,如若再有这样一次机会,她也会这么做,可是她却发誓,别的方面,她会维护六王爷,她会让他知道,自己永远都是站在他这一边。

而这次,他又刷新了她的认知,他能够为滢月想到这么多,真是超乎他的想象。

“娘亲,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怎么了?”阿瑾过来查看“情报”,就见六王妃眼眶有些微红的站在卧室门口,惊讶的上前,她连忙问道:“是谁欺负娘亲了?娘亲怎么了?别哭,你别哭好不好?”

六王妃带着笑意看她,这个姑娘,这就是她差点放弃的姑娘,将阿瑾搂在怀里,六王妃温柔的言道:“娘亲没哭,娘亲是突然觉得,其实老天爷对我很好。”

阿瑾“咦”了一声,问道:“为什么会这样说呢?”

六王妃笑:“你爹,其实也没有那么差。”

阿瑾顿时笑了起来:“爹爹本来就不怎么差,就是有点奇葩过头了。爹爹又做什么好事儿了么?”

如若不是这般,娘亲应该不会这样动容吧!

六王妃颔首:“是呀,你爹进宫去给你姐姐请封了。很难得吧?这么些年,连我们都想不到的事情,你爹倒是想到了,只希望,咱们都能如愿,如若你姐姐有了封号,必然对她更好。我想你大概也猜到了,你景伯母是为景衍来提亲的。”

阿瑾挑眉:“提亲?”

六王妃笑:“也不算,不是正式的,互相通气儿罢了。别装,我就不信你不知道。”

阿瑾挠头笑:“知道一点点啦!”

六王妃拧了她耳朵一下:“你个坏丫头,知道却不说,我看你是越来越坏了。这样的大事儿你也能瞒住,你是要上房揭瓦,看我不揍你。”

阿瑾呜呜叫:“我是无辜的呀,谁知道景衍是不是认真呃,我也不知道,姐姐喜不喜欢他啊!”

“不管怎么样,你都该让我这做娘亲的知道啊!竟然自己就做主了!”

阿瑾委屈:“我比窦娥还冤啊!我只是听时寒哥哥提过那么一嘴,又不知道真假,以后有事儿,我一定第一时间告诉娘亲,我一定第一时间说还不成么?”

阿瑾觉得自己好苦逼哦!

六王妃总算是松手了:“你知道就好!”

阿瑾:“呜呜,那娘亲先给景衍的生辰八字要出来。”

六王妃瞪眼:“干嘛?”

阿瑾还在抽泣装哭:“我姐姐要算他们八字合不合!”阿瑾停顿一下,看六王妃,言道:“喏,你看,我这就是通风报信!”

六王妃扶额,对这两个丫头,她真是够够得了。

“行了,知道了,你们少给我捉妖儿,回房去。”

阿瑾扁嘴:“哎!~”

她冤枉啊,怎么都欺负她呢,呜呜呜,她也要欺负别人,呃,就傅时寒好了,等傅时寒回来,就欺负傅时寒。

而此时,时寒一个喷嚏接着一个喷嚏,同行的官员看他如此,问道:“傅大人,这越往南方走,天气越暖和,许是您身体吃不消,不如喝点生姜什么的预防一下伤寒?”

时寒似笑非笑的睨了那人一眼,言道:“不必,必然是我家阿瑾想我了。”

同行极为官员顿时囧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低头不言语了。

你!家!阿!瑾!

傅大人,您能不能好好说话,那是您家的么?您成亲了么?您这样说,得到皇上和六王府的同意了么?真是太自恋了啊!啧啧!再说,这样光明正大的秀恩爱,没问题么?

秀恩爱,分得快!

不过,这些潜台词大家是不会说的,众人均是在心里默默吐槽。

时寒带着笑意:“大家加快进程,走那么慢,是乌龟么?”

呃,又是一箭穿心!

…………

皇宫。

听说老六进宫了,正在用晚膳的皇上和虞贵妃顿时生出一股子不好的预感,就好像……有什么事儿又要偏离走向了。

没办法让他们不这样想,每次六王爷突然进宫,亦或者突然上朝,都会发生一些脱离正常发展的事情。

虞贵妃觉得,自己心跳都加快了。

“皇上,要不,臣妾先进去休息一下?我有点乏了。”

皇上似笑非笑的看她:“你这样就抛下了朕,有点不厚道吧?”

虞贵妃擦汗:“臣妾真不是,只是您看,您看我这个手,我心虚啊!再说,皇子都成年了,那么大年纪,大晚上的私下见,也不怎么好!您就让我休息吧!”

再说,我这老胳膊老腿儿的,也不禁折腾啊!一旦给我撞到啥的怎么办!这都是轻的!

皇上无奈的笑着摇头:“你看你,怎么给老六想的好像洪水猛兽一般,其实老六这孩子没什么坏心眼。”

这是实话,可是没有坏心眼,做事儿傻缺莽撞也不行啊!虞贵妃无奈:“我自然知晓他没有坏心眼,就是没有坏心眼,做起事儿来才吓人。”

皇上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颔首:“好好,都听你的,进去休息吧。”

话音刚落,就听中气十足的叫喊声传来:“父皇!”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