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32|第 132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32|第 132 章(1 / 1)

六王爷觉得,小孩子要和娘亲睡也算了,都和驴一样大了,还这样真的没问题么?这是闹哪样!谁能告诉他,闹哪样!

其实六王爷也是后知后觉才发现,他竟是发觉,自己已经十来年没有和美芙一起睡了!十来年!只真是十分可怕的一个时间段,问题是,他怎么就从来都没往这方面想呢!

而现在,他终于发现了这一点,可是发现了这一点又怎样呢!他的好女儿,就是阿瑾小姑娘,她竟然要和美芙一起睡。啧啧,真是想让一脚给踹出门的熊孩子!

“阿瑾啊!”六王爷拿出最语重心长的笑容,他十分温柔的言道:“你回房去睡觉可好?你都不是小孩子了。父王有话要与你母亲说。”这个借口想的真是太赞了!好棒!

阿瑾正想说话,感觉到六王妃不动声色的捏了她的手一下,阿瑾摇头不肯:“爹,我也有话想要和娘亲说,如若你不急,让我先说可好?而且,我想,你应该也确实是不急的。”

六王爷瞪眼:“谁说我不急?”

阿瑾立刻:“你当然你不急,如若你着急,怎么会唱着十八摸进门?”阿瑾觉得,在吐槽方面,她真是越发的不厚道了。

六王爷顿时哽住,他无奈的看向了六王妃,六王妃带着笑意,温柔言道:“有事儿,你明个在和我说吧。”

言罢,起身送六王爷出门,阿瑾看她娘的表情,深深觉得自己是个黑锅妹。

不过,为了她娘亲,这个锅,她背了!呃,这种豪气万千的感觉好难得。

阿瑾眼看着自家娘亲陪着爹爹到门口,两人脉脉含情的说话,顿时觉得,他们家,最会演戏的一定是她娘亲,如若不然,怎么会是这般。

待六王妃将六王爷安抚好离开,她含笑言道:“哎呦喂,我是最可怜的人呢,就这样背黑锅了。”

这般言道,六王妃带着笑意语重心长:“其实有时候有些事儿,端是看要怎么做,我可以和你爹关系很好,但是不限于有更多的更亲密的行为。这样的事儿,你还小,还不懂。”

又一想,六王妃笑了起来:“其实你也没有什么不懂的,有时候你懂的比你哥哥还多。”

阿瑾抱膝窝在那里,静静言道:“其实有爹爹还是很不错的。最起码,不是四王爷那种货,人要知足啦!”

六王妃每每见自己闺女小大人一样,都觉得十分好笑,她拉了拉阿瑾的辫子:“你呀,好了,既然今晚要睡在这里,就赶紧沐浴去!”

不管如何,六王府还是一派温情,可是另外一边却不是如此了。

四王府这一宿,全然是灯火通明,每个人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而许幽幽不断挣扎,满脸都是汗水泪水,眼看着婆子一盆盆的血水往外抬,她脑海里只回荡着四王爷的声音。

他说,一定要保住孩子,可是许幽幽又何尝不知晓,如若她死了,他的孩子如何能够过得好呢!虽然赵明依一副善良单纯的样子,可是她可是不敢全然相信的。不管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都必然要经历更多。许是存着这样的心思,许幽幽当真是鼓足了十二万分的力气。

经历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大概真是为母则强,谁都没有想到,就在四王爷言道要保大人不保孩子的情况下,许幽幽还是坚持了下来。

看许幽幽活了下来,明依心中暗恨,她就这样一直陪在这里,她期待的,是许幽幽死去,可是谁想到她竟然坚持了下来,她坚持下来,就意味着自己的日子还是要小心谨慎。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王爷,许侧妃诞下了哥儿。母子平安,恭喜王爷!”产婆抱着孩子出门,惊喜的不行。

如今可不就是最好的结果,许侧妃生了小公子又平安,如此一来,他们也是跟着占便宜的。这般想着,更是越发的夸:“您看哥儿,寻常孩子哪有这般的,婆子我为那么多哥儿接生,头一次见这样虎头虎脑,看着便是十分机灵,当真是天之骄子。”

四王爷笑的合不拢嘴,他盼了这么多年,总算是得偿所愿,如何能不喜上眉梢,他将孩子接过,慈爱的看着,连说了多少个好,终于言道:“你们所有人,都重重有赏。万三,立时安排人进宫报喜。”

万三立时:“是!”

出门之前,万三看了明依一眼,见她愣愣的,心中怜爱,故意咳嗽了一声,这一声咳嗽,惊醒了明依,明依何时见过四王爷如此对他们,看到他那般慈爱的看着这个刚出生的小弟弟,她只觉得自己心里涌上了无限的嫉妒。

可是也正是万三这一声咳嗽让她立时回过了神,明依充满了欣喜的恭喜道:“恭喜父亲,我好高兴,我好高兴自己终于有个弟弟了,有了弟弟,我好高兴的。”明依喜极而泣。

看她如此,四王爷拍了拍她的肩膀,难得的温情:“一切多亏了有你,你比你姐姐强多了。父王很欣慰你如此懂事儿。”

明依泪水流的更厉害,她拉了拉弟弟的小手儿,问道:“父王给弟弟起个小名儿吧!”明依温柔的笑,这样笑中带泪的样子,真是十分的戳人心,便是四王爷这样铁石心肠的人也是如此。

“往后你要和弟弟好好相处,好好帮着你母妃。”

这样言道,分明就是要将许幽幽提为王妃,这点明依已经料想到了,许幽幽身份够,如今又生了儿子,如若不将她提为王妃,倒是有点说不过去。

明依含笑言道:“好呢!正式的名字一定是要皇爷爷来起,这样父王给弟弟起一个小名儿,也方便我们来唤啊!”

四王爷想了一下,言道:“父王很庆幸,很庆幸这次你弟弟能够平平安安的生下来,不如就叫庆哥儿吧。”

明依:“庆哥儿,庆哥儿,你好呀,我是姐姐,我是明依姐姐,往后,姐姐会好好保护你的,才不会再让你遇到危险。”

明依的话又让四王爷想到了那个毒妇,她之前已经被关在了柴房。这般想起来,四王爷冷下了脸色,“明依,你去告诉那个毒妇,这次本王绝对在姑息她。每次犯错都让本王给她善后,如若不是当年……”四王爷想说,如若不是当年四王妃擅自做主去害嘉和,他们家怎么会衰败至此,如若不是他们家的衰败,他们四王府又怎么会一点都没有得到王妃那边的助力,他已经容忍了她这么多年了,再也不会有下次了。

“总之你告诉她,让她给我好好的反思。如若她知道悔过,我倒是可以看在你的面子上留她一条性命,如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四王爷冷哼。

明依做出汗颜的模样,她柔声:“父王,求父王放过母亲,最起码,最起码您留她一条性命吧。虽然她做错了,可是,可是……”明依咬唇,似乎说不下去,就好像说出那些话,他自己都不相信,如若不是那般,又如何会不能继续说。

“你想说她会悔改?”四王爷挑眉。

明依咬唇,不知如何言道才好的样子,半响,她落泪:“一切都是女儿不孝,都是女儿不好。明依求父亲留母亲一条命。只是,只是……”明依抬头,一脸的泪水:“只是,求您还是不要让母亲和姐姐住在府里了。”她慈爱的看着庆哥儿,言道:“庆哥儿还太小了,我们还是以保证庆哥儿的安全为准。”

四王爷仔细想了一想,言道:“你说的有道理。行,你也忙了一宿了。快回去休息一下吧。”

四王爷难能对明依这样好,明依犹豫了一下,言道:“父亲,我还是进去看一下许侧妃吧。也不知她身体怎么样,我还是过去看看吧。”

明依这次的表现真是让四王爷刮目相看,大抵是因为她表现的十分得体,四王爷点头,“这边交个你,你母亲那边,也都交给你了。你好好的处理一下。”

如此言道,明依自然是愿意的。

她带着笑容进了内室,此时许幽幽已经睡了过去,她柔柔的问道旁边的嬷嬷:“侧妃怎么样了?”

嬷嬷立时回到:“许侧妃虽然比较疲惫,但是一切似乎还好。郡主放心便是。”

明依颔首:“好生的照顾许侧妃。”停顿一下,明依换上了严厉的语气:“如今侧妃正是身体虚弱,你们一定要打起全部的精神,如若有个一二,本郡主必然不会饶过你们。”

嬷嬷诚惶诚恐:“老奴知晓,老奴知晓的。”

虽然事情不尽如人意,但是明依还是争取让事情对自己最大化的有利。

她何尝不知道,这屋子里的都是许幽幽的心腹,便是真的有人想害许幽幽,怕是也难了,可是她还是要做出这样关切的样子,只有这样,才能拉拢许幽幽。万三说的对,与其靠一个烂泥扶不上墙只会拖后腿的母亲,倒是不如靠谱许幽幽,最起码,许幽幽还不是那么蠢。如今她有了儿子,必然会更加好!只有自己做的得体,那么结果必然会让她如愿以偿。这个王府,毕竟不是她久留之处,她总归要嫁人,如何为自己筹谋的更多,这才是她要算计的。

明依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嫁给万三那样的人,那个男子,年纪几乎能做她的父亲,又没有什么好的地位,她如何会看中他,现在吊着他,不过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更加如鱼得水。毕竟,现阶段,万三还是很有用的,明依不得不承认,万三就算没有深得四王爷信任这一点,单是看他的阅历,也是对她极有用的。

就像是现在,如若不是他那声咳嗽,自己怕是还沉浸在嫉妒里不能自拔,现在正好,她做出关怀认真的样子,已经成功的让父亲十分满意,如今只要再在许幽幽这边做好戏,那么还愁什么呢!

想到此,明依认真的叮嘱:“不管是大小姐还是其他的那些妾室,不管是谁,我都希望你们知道,他们不算什么。如若真的来闹事,你们一定要拦住,如若搞不定,快些差人去找我。一切,都以侧妃和孩子的安全为前提。如若侧妃醒了……”明依停顿一下,带着笑意言道:“要让她知道。一切,都会如她的愿的。所以,她要好好的保重自己的身子,庆哥儿还小,别人怎么再怎么都不如她这个亲生母亲。”

嬷嬷虽然惊讶,但是还是言道:“是。”

明依点头:“行了,你们好生看顾这边,我去看看母亲。”

叹息一声,明依似乎颇为哀愁,那种对母亲的歹毒的茫然与无奈,真是表现的淋漓尽致。

这个时候,大家不禁更是同情起来,明依郡主,这样好的一个姑娘,如若有一个靠谱的母亲,哪里会像现在这般艰难。

明依离开许幽幽这边便是立刻去看了四王妃,四王妃因着四王爷的暴打几乎爬不起来,听到开门的声音,她怨毒的看向了门口,门口竟然是明依,她愤怒:“你个死丫头,你还来干什么,是看我死没死么?你……”

明依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她反手关上了门,蹲在了四王妃身边,听她还在继续言道,她声音低低,但是却恶狠狠的言道:“你给我闭嘴。”

四王妃万万没有想到,明依竟然会如此言道,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明依,就见明依讥讽的笑:“你现在知道,这样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滋味了吧!”

四王妃被这样的明依吓到了,她之所以那般对明依,便是因为明依一直是个任劳任怨,不管打骂就不敢多言一句的小可怜,时间久了,她更是不在乎这个女儿,但是现在明依竟然突然这样恶狠狠,简直让她不敢置信。

“你知道你为了姐姐诬赖我,打我的时候,我是什么样的心思么?你知道我有多难过么?现在你知道了吧,你现在就是这样,你就算是恨毒了我,也不能将我怎么样!”

四王妃:“你就是因为这个,就要倒戈向许幽幽?你知道谁是你的亲娘么?你是我十月怀胎生出来的,可是你对我竟然如此,你知道我什么样的心情么?你!”

“你给我住嘴!”明依额恨恨言道:“我告诉你,我现在对你的,不及你对我的伤害十分之一。现在许幽幽生了儿子,你应该好好祈祷,好好的求我,这样我才能为你想父亲求情,不然我会让你死的很惨,还有明玉,她不要以为我就会放过她,你们俩都给我小心。”

明依压抑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有了这样可以说话的机会,她觉得,真是太舒爽了,这种可以将被人踩在脚下的感觉。

四王妃就是这样的人,虽然看似耀武扬威,但是遇到真正厉害的,她又不是那般模样儿了,特别是明依,原本怯懦的小可怜变成了这个样子,她简直是不可置信:“我会告诉王爷的,我会告诉你爹。”

明依冷笑:“你以为你说了,他就会信么?现在你在他心里是最歹毒,要害死他儿子的女人,而我是他贴心又懂事儿,处处为了这个价着想的女儿,你觉得,他会相信谁?他只会觉得,是你要陷害我,是你无耻!”

明依得意洋洋,“我看,即便是到了现在你仍然是认不清楚形势的。这个家里,已经没有你的地位了,如若你想活着,你想让你的女儿明玉活着,就给我像条狗一样巴着我,不然我会让你们过得很惨!”

这个时候明依已经全然不用在装模作样了,她得意的冷笑。

四王妃:“不,你不能,你……”

“我能!”明依语气温柔了几分,不过其中却包含恶意:“不怕告诉你,父王让我来和你说,如若你识趣儿,老实点,还能留你一条命。如若不然,那么你就去死吧。”

“明依,你怎么能变成这样,你到底知不知道,知不知道谁才是你的亲人。难道你真的要害死我们才甘心么?你就不会睡不着觉么?”

明依冷笑:“睡不着觉?我被皇爷爷关在藏书楼的时候,你们关心过我能不能睡着觉么?我告诉你们,现在我已经不是那个小可怜了。也不怕告诉你,我已经和父亲说了,为了庆哥儿的安全,让你和明玉不要住在府里。呵呵,你还不知道吧,许幽幽的儿子平安生下来了,他叫庆哥儿,庆幸的庆!”

四王妃被明依这样一气,直接怒极攻心昏了过去。见她如此,明依立时哭喊:“母亲,母亲,您这又是何苦呢?那是我的弟弟啊!”

待到出门,她眼中含着泪,楚楚可怜的紧。

可谁也不知道,待到回了房间,她便是大笑起来,笑的怎么也止不住。

明依的心腹丫鬟见她如此大笑,忍不住言道:“郡主,小心隔墙有耳吧。”

明依摇头:“你当我傻?我自然是小心着的。你趁着没人,给万三传个话,我要见他,有事商议。”

丫鬟立时言道:“是!”

四王爷终于有了儿子,说起来,所有的王爷之中,他是最后一个有儿子的,像是老六,人家儿子的孩子都快生了,大抵正是因为艰难,因此天家也十分的喜悦。一时间,封赏更是源源不断的流入了四王府,四王爷许多年没有体会这样的荣宠,顿时得意的不得了。

而许幽幽则是在第三天才苏醒,听到一切都好,心里十分快活。而皇上的一道圣旨更是让她心满意足,她终于被提为正妃了。

而这个时候,显然没有人理仍是被关在柴房的原四王妃,明依自然知晓,这次不可能让她白白犯错,秋后算账,总是比当时算账更彻底,因此她倒是也不急,每日都过去看孩子与许幽幽,将许幽幽的一切都照顾的很好。

大抵正是如此,许幽幽对她倒是有了几分改观。

明依见许幽幽有所动摇,认真言道:“虽然她是我的母亲,但是,你的孩子一样也是我的弟弟,咱们王府需要的,是一个明事理的王妃,而不是只会闯祸的人。算起来,我一个女孩子,总归要嫁出去,可是这里是我的家,我自然是希望大家都好。”

一番话说得诚诚恳恳,让许幽幽也放下了戒心。

阿瑾他们都送了礼物,不过她倒是十分小心,再三叮嘱六王妃,千万不要送什么能让人抓到把柄的东西,免得被人陷害了,四王府的情形可不是他们想的那般简单。六王妃见她如此,笑言:“这么多年,你当我是傻的么?这些,我自然是懂!”

阿瑾吁了一口气,她自然也知道她娘亲是明白的,可是就是还想垫一句,只有这样才能安心。

素问坐在一旁看两人说话,有几分明白了,不过她还是问道:“那如若我将来生了孩子呢,那个时候要怎么做呢?”

阿瑾冷笑:“谁敢害宝宝,我分分钟就弄死他。”

素问认真:“我是认真的呀,阿瑾总归要嫁人的,有些事儿,我总归要自己有数儿。”往日看她悄然无声,并不过多言道,阿瑾还觉得,素问对这些大概真的不太明白,可是今日看了,果然是为母则强。

“别人送的东西,自然是要仔细检查的,一般情况下,不管是吃的还是用的,都可以做手脚,而所谓的做手脚,一般也都是用药物,无色无味的最好,除却这般,还有那种混合便是可以产生第二种毒素的物事。例如,一株植物可以和一种吃食混合,产生另外一种新型的毒素,自然这些我不说嫂子也是明白的。您是大夫,只要留心,必然不会有问题。当然,你是世子妃,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每一样都检查,这个时候,你就要分出三六九等,有些人送的,永远不会用的,放到仓库里便好,这样的,让嬷嬷检查就好了……”

阿瑾为素问普及,足足讲了一下午,待到傍晚,她懒洋洋的猫在那里,滢月见她这般模样儿,好奇的问道:“阿瑾怎么了?”

真是难得的老实呢!

素问笑言:“累的。”

阿瑾抬眼看了自家姐姐一下,再次垂下了头。她口干舌燥完全不想讲话怎么破!

时寒这几日忙,都未曾过来,今日过来却见阿瑾蔫耷耷的,他也十分好奇,不过他倒是没有多问其他,只是言道:“年前,我大概要去一趟江南,有事情,你差人去丞相府找景衍。我和他交代过了,有问题让他帮忙。”

阿瑾瞬间抬起了脑袋:“你去干啥?”

看她顿时精神百倍,六王府的众位不禁感慨,阿瑾还真是需要傅时寒来治啊!

“有些公务,不过新年我是会赶回来的。”自从两人相视,每年新年都会一起过年,从来没有间断过!而六王妃也是每年都要将他邀请来住几日,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安排。

阿瑾终于放心,她点头:“那我等你,哦对,我要礼物。记得捎礼物回来。”

时寒含笑言道:“好!”

阿瑾继续言道:“南方有些水果北方没有的,你也捎点回来。不过这不算礼物哦!”

时寒继续:“好!”

六王妃觉得,傅时寒真是一个难能的好孩子,一般人都比不上啊!你看,阿瑾这样作,他却带着笑意,一脸的温和。

“你呀,只会欺负时寒。时寒,你不用听她的,你是去处理公务,又不是去给她做跑腿的。”

时寒笑了起来,他淡淡言道:“都是应该的。也不耽误我什么,再说……快过年了,给你们捎些特殊时令的水果才是正经。公务什么的,都是当捎儿。”

众人:“……”

傅时寒,你这样说,真的好么?你就不考虑一下皇上的想法么?你当真以为我们不会高密么?

“你可真直白。”阿瑾缓了一下,啧啧言道,不过却又继续说了下去,她带着笑意:“不过,你这样直白,真是让我太喜欢了。”

众人:“……”

时寒认真言道:“谢谢你的喜欢。我很欢喜!你放心,我会好好表现的。”

众人:“……”

这样甜到牙疼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儿,你们俩真的不是秀恩爱么?

谨言觉得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再看自家媳妇儿,素问一脸笑意的看着两人,随即又看向了自己,那眼里的表情明明白白,谨言觉得,那是□□裸的几个大字:你!学!着!点!

谨言无语……

察觉到媳妇儿不肯错开的视线,谨言终于抬头,他比了一个手势,素问突然就笑了出来,她用唇语表示:不为难你!

两人自以为做得若无其事,可是哪里逃得过大家的眼睛,阿瑾可顾不得嗓子不舒服了,啧啧叹道:“哥哥和嫂子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真是太让人牙疼了!~”

谨言看她,默默的抱住了头。

好想揍自家小妹啊,秀恩爱的,明明是你和傅时寒啊!怒摔!你倒是恶人先告状!摔摔摔!

傅时寒,你还我软乎乎乖巧可爱的小妹妹!还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