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29|第 129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29|第 129 章(1 / 1)

阿瑾觉得,自己分外的困难,将此事承揽下来的结果就是有可能丢人丢到底,可是不管,她爹也是为了给嫂子祈福,而且,而且而且,她爹哭了啊!

都说男子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说明,她爹是真的伤心了啊!这可如何是好!

阿瑾觉得自己真是挺悲催的,不过就算是悲催,也得硬着头皮上:“爹,你不用担心,明个我就将石头给你直接搬回来,他有官差,我就不会借人么?”阿瑾觉得,反正都要丢脸,那还不如速战速决。

话说,估计他们府里闹上几个回合,皇爷爷就会彻底放弃了让她哥哥做皇帝吧?2333这主意委实不错!

六王爷愤怒:“不是石头的事儿,关键是他比我会讲道理,他说我行为不端。你说我哪里不端了,你说!”

六王爷觉得,自己十分无辜!往日里在说他不好的人面前他还能撒泼,可是这位竟是他还泼,不泼能直接派人守着不让搬么!比他泼还说他的不是,这就不能忍了。可是这文人最是会叨叨逼,如若不是这般,他怎么会败下阵?

看六王爷辛酸又可怜的样子,连阿瑾都觉得这人太不讲究了。此时谨言滢月等几人也在了,毕竟,六王爷回来了,他们也不能不出现的。可是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滢月迟疑一下问道:“阿瑾要去帮爹爹讨回公道?”

阿瑾重重的点头:“我必须去,不仅我要去,哥哥也要陪我去。真是,我非好好问问那个方县令,怎么就不能满足一个老人家的心愿?连一块石头都不给,爹爹这样的老人家和他什么仇什么怨,一块石头都不给!”

噗!滢月直接喷了,她颤抖着手,忍着笑问:“阿瑾……你说真的?”

阿瑾无辜道:“对呀,我向来是帮亲不帮理。”

众人默然,“……”真是感觉头顶一群乌鸦飞过!少女,这么直白,真的好么?

这个时候,时寒觉得自己还是默默无语就好。毕竟,阿瑾能这么诚实诚恳也很不容易了!

谨言吞咽了一下口水,看着自家理直气壮的小妹妹,问道:“我们就这样去?”

阿瑾点头:“那哥哥还想怎样?带上打手?我们不是去文斗的么?”她在身前画了个叉叉,“我们要文斗不要武斗!当然,武斗我们更不会吃亏。我们从实力上完全就可以碾压那厮。”

谨言看阿瑾认真的样子,竟是觉得十分的好笑,不过他却知晓阿瑾这样做的含义,他们不想承担更多的事儿,所以,越是不懂事儿越好!

“那我明日陪你们一起去。”

滢月立刻:“我也去!”

六王爷再次感动的热泪盈眶:“我的孩子,都是上天赐给我最大的宝物。呜呜呜呜!我太感动了,我太感动了啊!……”

呵呵!

“真的,爹爹真是太感动了,我原本以为,你们会觉得有我这个爹爹很丢脸,但是现在看,全然不是如此,呜呜,我真是太感动了……”

阿瑾握住六王爷的手,认真言道:“才没有人可以欺负爹爹呢!”

时寒看她这样的行径,再次默默望天……

…………

祁县县令方志蕴,字云开,宣化二十三年探花郎,年十九,因着寒门之子,也因着年轻,并未有走的更远。可纵然如此,因为才华横溢,仍是被分派到祁县做县令,祁县虽然距离上京十分近,但是却并不富裕,方志蕴做了两年县令,委实是改变了祁县的现状,如今祁县虽然称不上是富裕大县,可也是比以前强上了许多,方志蕴也因此极为受人爱戴。

阿瑾听了哥哥的言道,支着下巴问:“方志蕴是好官啊!”

如果是个好官,欺负人有点难看啊!

谨言点头:“方志蕴的人品。应该没有问题。”

方志蕴没有问题,有问题的便是他们了。谨言也觉得,这样找茬不怎么好,可是既然已经答应了他爹,不去闹好像也不好,而且,他们还别有所图。最关键是后者,别有所图!

阿瑾:“可是,我们也不能看着爹爹这样难过啊!”

谨言无辜的摊手:“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是就这么办吧!”

阿瑾看谨言眉头皱的紧紧的,忍不住笑了出来:“哥哥做这么一点点仗势欺人的事儿就心里压力这么大啊!不要……你还是别去了。”

阿瑾笑言,她这般言道,谨言翻了翻白眼,他叹息:“你以为我是因为仗势欺人?我本来就是六王府的世子,我怎么会怕这个,我不过是觉得,有几分丢人罢了。你说为了块石头,要真是金银珠宝,也就算了啊!这么点小事儿,说出去都觉得不好意思。”

阿瑾正色:“不,你想的太多了,爹爹为的不仅仅是一块石头,还有他的面子。”想到这里,阿瑾又笑了起来,看她天真的笑脸,谨言觉得,他真是任重而道远。

谁让他有个小呆瓜妹妹呢!

赵瑾是个小呆瓜,还是个自以为聪明的小呆瓜!

阿弥陀佛,真是想不明白啊!这么傻气的小丫头,为什么傅时寒就觉得他妹妹顶机灵顶机灵呢,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么!

情人眼里出不出西施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他妹妹战斗力强。

谁都没有想到,六王爷还真是带着儿女们重新杀到了祁县,方志蕴更是没有想到,京城距离祁县足有接近一日的路程,待六王爷等人到了祁县,已然是傍晚,六王爷并没有充分考虑晚上来该是如何,与身边谨言言道:“怎么办?这晚上了,我们就算是抢了石头,也不能晚上往回走啊!”

阿瑾微微扬起下巴,表情十分嚣张:“我们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往回走,我们今晚就住下,明早找方志蕴理论。”

谁让方志蕴得罪她爹了呢!没往你们家门口泼粪,都是你的造化!

想到这事儿,阿瑾倒是疑惑起来:“哎,对啊,爹爹,你怎么没往方志蕴门口泼粪呢!”这不是她爹的风格啊!

阿瑾说的十分自然,但是六王爷倒是有几分不好意思了,他挺了挺胸,言道:“我是那样的人么!我也是很厚道的啊!我泼粪泼黑狗血,那确实因为那厮不对,可方县令虽然讨厌,但是倒是没干啥坏事儿,我那么直接,不太好!”

他认真言道,阿瑾顿时囧哒哒!不过……她爹还真是一个明白人啊!

六王爷是明白人,这个认知真是让人感觉十分不好!

“倒是没想到,爹爹这样明白。”

六王爷笑:“那是自然。走走,我带你们去我上次住的那个客栈。”

阿瑾不肯:“我们为什么要住客栈?我们现在就去见方县令,我们住驿馆。”

一行人风尘仆仆,还真是没一丝客气,待到来到县衙,方县令仍在办公,听说六王爷他们一家人过来了,方县令生出一股子不好的预感,可饶是如此,仍是立刻出来迎接。

请了安便是将几人让到了大厅,说起来,方县令为人也是十分的得体,他虽然知道这些人来者不善,仍是该有的礼数充足,这也是为什么六王爷觉得憋屈的缘由。你说你想撒泼,他都不给你这个机会!

阿瑾打量这个方志蕴,就见他身材消瘦,一身灰布衣衫,全然没有锦衣华服,可饶是如此,却又剑眉星目,仪表堂堂。

阿瑾想,方志蕴身上有一股子清高气,虽然他并未表现出一丝异常,可是还是可以看见明显的不同。

“劳烦方县令为我们安排一下驿馆,我们今晚要住在祁县。”谨言开门见山,并没有一丝的耽搁。

方志蕴含笑:“下官这就去安排。”

出门交代几句,方志蕴回身言道:“六王爷几人远道而来,不妨在此处用晚膳。”停顿一下,方志蕴笑言:“如若几位不嫌弃,可以尝一尝云开的手艺。”

阿瑾习惯了叫人姓名,鲜少叫别人字,方志蕴这样自称,她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不过谨言倒是知道的,他挑眉:“方县令倒是平易近人。”

方志蕴人畜无害的笑,谨言略带嘲讽的话他仿佛全然没有听在耳中,只是言道:“我自小家贫,习惯了自己动手操持衣食。之前我邀请过六王爷,王爷婉拒在下,不知如今世子郡主是否有兴趣?”

“我们自然有兴趣。有人做吃的,那还不好么?倒是不知,方县令的手艺会不会超过御膳房的大厨,都说高手在民间呢!”阿瑾接话。

方志蕴看这个小郡主,勾起嘴角笑了起来,六王府的嘉和郡主是京中最为特殊的郡主,今日看着,果然如此,虽然容貌轻灵如水,俏丽客人,可是又给人十分强悍的感觉。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大厨我自然是不敢比的,怕是一般寻常人家的厨娘都是不如。可是,如若云开亲自下厨,总归是一番不一样的心意。那些山珍海味吃多了,云开的清粥小菜,素食小炒许是更能让几位胃口大开。”方志蕴丝毫没有被人比作厨子的不开心,他带着笑意,说话虽然看似谦虚,可是又抱着很大的自信。

“那就尝尝吧!”

方志蕴孤身一人,也不格外居住,就住在县衙的后院,他将几人安顿在厅中,又遣了师爷过来陪着,他自己一人便是去了厨房。

师爷姓王,许是已经习惯了方县令这个打法,只是将一干皇亲国戚扔在厅中让他陪,总是十分的忐忑。可很显然,这几人也没怎么想和他聊天。

六王爷委屈的跟自己闺女抱怨:“你说他会不会直接在饭菜里下了老鼠药?上次我就是有这样的担心才没吃的。这次你们倒好,直接就答应了,出事儿了咋整?你们啊,还是年轻,全然没有经验。”

王师爷顿时白了脸色,他正想解释,就听嘉和郡主言道:“他哪有那个胆子,父王你想多了,再说如若他端菜上来,我必然是要让他先吃啊!不先吃,谁信得过,他倒是不能下毒,可是谁知道会不会往菜里吐口水倒泔水!”

王师爷刚缓和的脸色顿时变成了猪肝色!

这个……他们大人是万万不敢的啊!

“我们家大人……”还不等说完便是被六王爷打断:“我们说话,你少插嘴,一边儿呆着去。”

这样不留情面,王师爷感觉自己真是醉醉的,做方志蕴的师爷已经是一种变相的折磨了,现在更是折磨到极点。

“爹,其实你想想就知道,我们都是皇亲国戚,他是疯了才敢都给毒死呢。只要不敢,我们就不需要担心太多,你也太胆小了,竟然还不敢吃,啧啧!”阿瑾嘲笑。

六王爷奋起:“我是无辜的啊!你这闺女,一点都不懂我做爹的心情,我这样的英俊男子,总是担心的更多,虽然不一定会毒死我,可一旦劫色呢!”停顿一下,六王爷继续言道:“有些男人就是喜欢男人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四伯父就男女通吃。”

噗!王师爷觉得,六王爷真是一个奇葩,不过他是奇葩不要紧,更重要的是,他曝光了一个更加严重的消息啊!

四王爷男女通吃,这个消息太震撼了!真的,太震撼了!不过,他们家大人不是这样的人啊!想太多了有木有!

阿瑾实在是忍不住自己的笑意,她爹真是棒呆,就这么普普通通的聊天,都能插四伯父一刀,真是好兄弟啊!

所以说,很多时候,插你一刀的,都是你的亲兄弟。

“父王,我觉得这个方县令说话倒是还好啊,你怎么就气哭了呢!”阿瑾费解。

六王爷觉得,他的女儿都不懂他的欢喜,他叹息一声言道:“你是不知道的,越是这样,越是让人生气啊!哪有这个样子的,他如此,分明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阿瑾一脸的愿闻其详,也不怪她多想啊,本来就是这般。他家父王的脑补,实在是让人费解到极点。

“你想啊,他如若真是和我闹,我还能和他耍无赖,可是他这样,我这心情如何能够平复。简直是一拳头打在棉花上,这样的心情,你懂么?”这种感觉,真是没有人懂。

阿瑾撇了撇嘴,没有言道其他。

谨言倒是开口:“父王也别太过忧心。”

这样的安慰,真是不愠不火。

王师爷觉得,自己好歹也是一个人,大家怎么都当他不存在呢。这样明晃晃的讨论,真的好么?而且,更有甚者,还是讨论这样的内容。

不过,这又是不是他们故意言道的呢?故意言道,借以让他通知他们方县令,就是——你摊上事儿了!

只是,虽然大家怀着各种心思,倒是没有继续再言道其他。而方县令动作也快,不多时便是过来请人。

方县令这样平易近人,果然有让人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阿瑾想到这里,竟是觉得莫名的好笑,这都是什么事儿,六王爷率先坐到上首位置,方志蕴自然的坐到最下首。

“几位快请。”

阿瑾望了过去,不得不说,方志蕴动作还真是挺快的,这么短的时间便是八菜一汤,真是让人费解。

“如今冬日,可做的菜色也少,几位可明年开春过来,那时各种青菜,云开必然再为你们露一手。”方志蕴自然知晓这几位是来找茬的,可是人家是什么身份,他是什么身份,如若做清高状,怕是更要惹人嫌,倒是不如实实在在,原本什么样,什么样便好。

而且,不知为何,方志蕴总是觉得,六王府的人没有那么难相处,他那样坚决的不肯让六王爷将如意石搬走,六王爷也没给他小鞋穿不是?

至于搬了自己儿女过来帮忙,方志蕴更多是觉得有意思,这样孩子般的行径,委实好笑。都说打架输了找爹娘,六王爷这是打架输了找儿女。让人料想不到的是,他的儿子闺女竟然还真来了!

方志蕴不过是思考的功夫,就看六王府几位已经开吃了,不仅开吃,似乎还对他的厨艺抱有很好的赞赏之意。自然是赞赏,不然那惊喜的表情是怎么来的?

阿瑾本来对方志蕴的手艺没报什么希望,可是……嘤嘤!只一口就停不下来怎么办!他做的这样好吃是为毛线!

不止是阿瑾惊喜,其他人也是如此。

六王爷大口动作,筷子根本停不下来:“没想到,你的手艺这么好。”之前没同意来吃真是亏了!

你看,他就是这样豁达的一个人,这不憋着一股气要来找茬儿的么?可是吃了人家做的好吃的,立时就变了画风:“我说小房子啊!”

小房子?

阿瑾看她爹,都这么大岁数了,随随便便给人家起外号真是要不得。

“小房子啊,有没有考虑改行做厨子?我们六王府正缺少一个像你这样的人才呢!”六王爷边是狼吞虎咽,边是言道。

但凡是个正常人,就不会放弃县令的身份去做厨子,更何况,这个人还曾经是个探花郎!人家是有真才实学的啊!

如若一般人,早就恼火了,不过方志蕴倒是好脾气,只是笑:“我想,我不怎么感兴趣!这是我的业余爱好,如若将业余爱好成为专职,就没有什么意思看了。”

虽然接触的时间很短,不过谨言却觉得,方志蕴是个值得相交的朋友,他冷静,淡然,做人也不卑不亢,实在十分难得。

爱才之心人皆有之,赵谨言也是如此。

“父王,如若皇爷爷知晓你鼓动他的探花郎去做厨子,想来,是要与您好好的说道说道了。”谨言带着笑意,并不似之前那般。

方志蕴爽朗的笑了起来,他也不是傻瓜,自然能够看出世子爷有些微变的语气,虽然细不可查,但是还是有变化的。

之前冷若冰霜,现在则是带了几分暖意。

六王爷觉得,自己真是太难了,哪有这样拖后腿的儿女,他们家谨言真是个笨蛋。这样好的厨子挖到他们家,多好!

“我和你说啊小房子……”

滢月一直都没怎么说话,见六王爷缠上了方志蕴,与身边的阿瑾言道:“方县令人很好,不过他好可怜。”

怎么能不可怜,都被六王爷缠上了,还能不可怜?

这样的悲催,没人能懂。

而阿瑾则是有些失落,似乎,她本来是鼓着一股子劲儿要来找茬的,结果呢!结果她爹率先倒戈了,再也不提什么如意石的事儿,全然只想着找出厨子!显然在她爹的心里,一个得意的厨子比一块石头有用!

方志蕴也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是这么个走向,画风太奇怪了啊,说好的来找茬呢!

“今晚我不去驿馆了,你们回去吧,我要和方大人秉烛夜谈。”六王爷言道。

方大人总算是露出了阿瑾他们进门一来的第一个尴尬,他默默的望向了谨言,见这兄妹三人一副寻常的样子,不消多说,方大人也知晓了,六王爷在家就是这么个样子。

六王爷这转眼变了性子,阿瑾他们也见怪不怪。照六王爷的话就是,他如若早知道方县令做菜这么好吃,他就不要什么石头了。至于找回场子什么的,六王爷更是绝口不提。

待到回了驿馆,滢月仍是同情的言道:“方县令被爹爹缠上,怕是一时半会儿脱不了身。”

谨言笑:“方志蕴能够走到今日也不容易,他不是那么简单的。”

阿瑾笑了起来:“哥哥调查方志蕴,倒是迅速。”

谨言挑眉:“我总要知道,我们要找茬的是什么人。只是倒是不想,一切都不需要做了。方志蕴算是年轻有为有才华,他能给祁县治理到这般,不简单的。爹爹再厉害也不会给一个探花郎说服成厨子。我们不消多管了,明日便是打道回府。”

阿瑾笑了起来:“真是……奇怪的一趟出行。”

这次出行确实奇怪,不过更奇怪的是六王爷,变得太快。这样迅速的变化足以让方志蕴震惊。方志蕴觉得,自己还真是看不透六王府的人,管他看透看不透,阿瑾等人都没有在祁县久留,第二日便是回了上京。

待到回府,谨言便是去与六王妃交代了一番,阿瑾看滢月表情有几分恍惚,以为她没睡好,劝滢月回去休息,只滢月却抬头与阿瑾言道:“我觉得,方志蕴蛮适合我的呢!”

阿瑾直接喷了,什么叫蛮适合她?阿瑾不敢想,如若景衍哥哥那个呆瓜知道这件事儿,该是怎样的表情。

大概是……=口=……酱紫吧!

“姐姐怎么会这么说?”阿瑾好奇的问道,方志蕴自始至终也没怎么和她姐姐说话啊!怎么就看对眼了呢!

滢月认真:“我给自己算了一卦,说我近期会红鸾星动。你看,紧接着我们就认识了方志蕴,这是不是老天告诉我,他就是那个适合我的人?”

阿瑾觉得,算卦真是没什么道理,特别是她姐姐算卦。根本就不靠谱好么!

而且,就算是真的红鸾星动,也不一定就是指方志蕴啊!也有可能是景衍哥哥啊!相比于一个不熟悉的方志蕴,她自然更希望景衍能来做她的姐夫。

最起码,从小认识,靠谱些啊!

“姐姐除了因为算卦,还有别的原因么?”

滢月纳闷的看阿瑾,问道:“我还需要有什么别的原因么?”

阿瑾听了,真是无言以对。

好半响,阿瑾艰涩的回道:“你可以说,你很喜欢这个人啊?你觉得这个人做菜很好吃啊!你觉得这个人很温柔啊!你觉得这个人很有才华啊!”阿瑾举例!

滢月想了想,点头,“他做菜确实很好吃啊!”

阿瑾:“……”

方志蕴做菜是不错,可是他们都觉得更好吃的原因是,方志蕴清淡。他们虽然也并不重油腻,但是王府厨子都是经过训练,也是用惯了自己的法子。而方志蕴大部分都是菜,又清淡,他们吃多了偶尔换一下口味自然觉得极好。当然,方志蕴本身也不错!

阿瑾言道:“姐姐啊,你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和这些外在都没有关系的。”

滢月好奇的歪头看阿瑾,忍不住笑了出来,在她看来,最好玩儿的就是他们家小阿瑾了,她挑眉问道:“刚才是谁说,喜欢的原因是什么,做菜好吃啊,人很温柔啊,人很有才华啊!这些都是你说的吧?现在你又说,这些都不重要,我的小阿瑾啊,你变得好快。”

阿瑾捂脸:“可是人家觉得,喜欢一个人不是那么简单的啊!再说,姐姐算卦不准!”

滢月怒了,这是典型看不起她的专业性么?

“你说我不准?”踩了尾巴的猫咪一样。

阿瑾:“姐姐真的不准啊!那姐姐算算我,算我一下,看我什么时候红鸾星动。”

滢月冷笑撸袖子,正要准备算卦,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我还需要算么?你什么时候不是很明显的事儿么?你还是个小婴儿的时候,就是刚爬顺溜的时候,那个时候就勾搭上傅时寒了啊!”

阿瑾简直要痛哭了,这是亲姐姐么?/(tot)/~~

“说什么呢?你们怎么不回屋?”素问听说几人回来,望了过来。

阿瑾看滢月瞪她,自然不敢多说,俏皮的吐了一下舌头,乖巧的挽住了李素问:“嫂子,不知道啊,爹爹又闹妖了耶!”

虽然嫁过来的时间不长,可是素问真是已经知道六王爷是个什么人了,做什么都不奇怪呢!她温柔的笑,言道:“你们啊,可不准笑话父王。”

阿瑾扶着她进门:“我们自然是不会笑话的。走嫂子,外面冷,可别在外面待着。”

现如今李素问才是他们六王府的大熊猫呢。只是李素问倒是并不似他们那么重视,毕竟,她本身就是大夫,自然对自己身体有数儿。

可为了让大家放心,她还是十分小心:“如果孩子生出来也像你们这样就好了。”素问十分希望先生个女儿,女儿乖乖巧巧的才最可爱呢!

滢月和阿瑾一人左边,一人右边,挽着素问进了屋,素问喜欢先生一个女孩儿,阿瑾却不这么想,她认真言道:“我希望先生一个男孩子。”

素问笑眯眯问她为什么。

阿瑾十分理直气壮呢。

“先生一个哥哥,才会好好的保护小妹妹啊!你看我哥哥,处处为我们着想,嘿嘿。”

阿瑾突然就想到了还没穿越之前,那个时候,她觉得最好命的两个小姑娘其中就有一个是小七呢。就是贝克汉姆的小女儿。

帅气的爸爸,各种不同类型的哥哥,简直是人生赢家。

“到时候我们的小不点就可以出去随便闯祸啦。”阿瑾脑补了一下,觉得简直是好赞!

看她如此,素问忍不住笑了出来:“就跟你一样么?”

阿瑾点头:“对呀对呀,就跟我一样!呃……等等,嫂子,你欺负人!”阿瑾后知后觉,她跳脚。

六王妃出门便是见到几人说孩子,她是最希望能快点有个孩子的,不管男孩儿女孩儿都好。感觉这样家里才热闹呢!

素问如今怀了孕,真是更让人欣喜。

“来,过来坐。阿瑾,你让开点,毛里毛躁的,千万别被碰着你嫂子。”

素问笑:“阿瑾最有分寸了,母亲不用担心太多的。”

阿瑾得意的笑:“你看,嫂子都为我说话呢。你们可不能一个个的全来欺负我。”

谨言摇头笑,这个妹妹最是伶牙俐齿了,可是越是这样,他们倒是觉得阿瑾可爱,大抵这就是一家人的关系吧。

“你呀,再调皮就让你留在祁县陪着爹爹说服方志蕴。”

阿瑾扑哧一声便是笑了出来,她自然知晓哥哥是开玩笑,只是……他爹爹现在已经可以用来吓唬小孩儿了么?以后是不是小宝宝生下来也可以说,再不听话就让祖父带你!噗!

越想越想笑有木有!

看阿瑾坏坏的笑,大家就知道她大抵是在想什么。六王妃无奈的笑,忍不住言道:“你呀,整天就坏坏的琢磨别人,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多心眼。”

阿瑾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像是挑衅似得言道:“我心眼一点都不多,我最无辜了,我是小可爱。”

噗!

她如此表现惹得大家都是笑,笑够了,她伸了个懒腰,说起来,这舟车劳顿的,确实也是累了,阿瑾并不多言其他,只是与身边的人言道:“我想回去睡一会儿。”

如今已经是傍晚,六王妃恐她睡了晚上睡不好,言道:“别了,吃过晚膳休息一会儿再去睡,不然还要半夜起来。对身体也不好。”

阿瑾扁着嘴儿不肯,看她如此,大家倒是也不好拘着,六王妃见滢月和谨言都是面有倦色,想几人昨日清晨便是赶路,今早又是一天赶回来,连续两天,累了也是正常,因此言道:“行了,既然如此,你们都回去吧,今晚晚上就在各自房里用,洗个澡早些休息,也解解乏!”

兄妹三人俱是含笑言道一声好。看他们如此,素问开口:“母亲,今晚我陪你一同用晚膳吧。一个人吃饭怪闷的。”

虽然李素问并不十分会说话,但是却十分得六王妃的喜欢,她觉得,大概正是因为在山里长大,甚少接触世事,李素问才能如此的待人真诚。她也很庆幸,自己有一个这样的儿媳,而不是那些高门贵女。

且不说旁人,如若有个阿瑾这样的小丫头做儿媳妇,六王妃都觉得,自己大概吃不消。

“你好好陪陪谨言吧。”六王妃也不是讨人嫌的婆婆。

素问没有一丝装模作样,十分真诚:“谨言回去先小憩一会儿,待他醒了在用膳,我先陪您。我不吃,宝宝也要吃呀。”

六王妃含笑:“那好。”

滢月兑了一下阿瑾,神秘兮兮的言道:“怪不得娘亲最疼嫂子,都是有原因的啊。”

阿瑾贼兮兮的笑:“所以姐姐要好好跟嫂子学啊!”

滢月不甘示弱言道:“是呀,我们阿瑾就没有这样的烦恼。”

可惜,滢月可没有能够成功吐槽阿瑾,阿瑾十分自然,她笑眯眯:“是呀,傅时寒没有母亲,所以如果我嫁给他,应该不会有婆媳问题。”

大家听到这话,均是默默无语……

阿瑾继续:“好啦,我要去睡觉啦!”

谨言看着妹妹的背影,认真的和六王妃建议:“母亲,你觉得,您真该好好管管妹妹了,真是越发的恣意妄为啊!这样可不好!”

六王妃挑眉看他,母女俩的表情还真是有几分相似,六王妃与儿子语重心长言道:“这事儿,就交给你这个做哥哥的了!”

谨言:“娘亲……”他,做不到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