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27|第 127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27|第 127 章(1 / 1)

齐王爷微笑:“阿瑾何必这样说呢。这些都是小事儿,你就不能卖皇叔一个面子?”

这么说的意思分明就是还要保住苏柔。苏柔听了,心里分外的欢喜,她有些得意,偷偷看阿瑾一眼,那眼里的喜色几乎掩饰不住,阿瑾懒得看她如此做作的样子,冷笑:“这里这么多人,大家分明都看见苏柔故意撞了过来,她有何居心人尽皆知,如若我闪躲的慢了一分,是不是就要摔倒在火盆上了?也许皇叔觉得这些都是小事儿,可是在我看来,这确实不能容忍的。”

阿瑾停顿一下,继续言道:“如若皇叔要保住苏柔,又是凭了什么呢?难不成,你喜欢她?”

齐王爷原本以为,自己说几句便是可以让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是阿瑾分明不想这样算了,她表现的太明显了,这种如若他撤出去就要弄死苏柔的劲儿,让他不敢妄下判断。苏柔是有些小心思,可是女子哪个没有小心思呢?

说起来,青眉临死之前还是曾经嘱托过他的,而且,想来世间也难有第二个人与青眉如此相像。

“阿瑾还记得游船那次么?皇叔答应了要纳苏柔的。虽然后来经历了种种是非让这件事儿缓了下来,可是我终究是说过的。既然说过,我岂能言而无信。男子该是一言九鼎。”

阿瑾:“那皇叔的意思是,你可以眼看着苏柔要来害我还要娶她了?”

赵沐摇头:“不是娶。是纳,阿瑾就不能卖皇叔一个面子么?”

阿瑾仔细打量赵沐,原本的时候她还挺忧心这个皇叔的,毕竟,前世登上皇位的,就应该是这样一个人,但是现在看着,这人还真是不足为惧了。如若真是他们以为的那般厉害,如何会在这个时候如此感情用事?

她知道赵沐的心思,不就是苏青眉的妹妹么?

想到这里,阿瑾倒是笑了出来:“不好意思,皇叔,我不能卖你这个面子。如若你今天说,你就要将她纳到你的府里,我会放过她不去报官。不过皇叔,只是今天,往后的日子,别怪我不客气,而皇叔你……皇叔,阿瑾不知道你为什么对一个企图害我的人这么有兴趣,不过我姑且认为,咱们之间也没有那么好的关系,我的死活与你无关,既然是与你无关,咱们以后也别维持什么表面上的和谐了。”

这是要与齐王爷划清界限的声明,齐王爷微微蹙眉,阿瑾原本就是个任性的姑娘,今日看了,果然十分的不可理喻。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太不妥当了。

如今他已然是骑虎难下,都已经说出口的话,哪里能够反悔呢!没有旁人也就罢了,可是还有别的世家子在此,让大家说他因为小侄女儿的威胁便是不管苏柔。传出去也是难听。而且,阿瑾并没有什么事。

“阿瑾,你就是这样和长辈说话的?”

傅时寒顿时冷下了脸,如若说原本还是面无表情,但是现在就是十分难看的脸色了,他盯着齐王爷,冷冰冰言道:“我看王爷也选择好了。阿瑾,我们下山吧。”

并不多言其他,时寒扶着阿瑾便走。

齐王爷暗道一声不好,张口:“时寒,阿瑾年纪小不懂事儿。你也要如此么?别说苏姑娘说自己是无辜的,就算不是,意外之下,何至于如此撂狠话呢!我这个皇叔开口。还不能让她平复心情么?”

傅时寒停下脚步,盯着齐王爷,一字一句:“不要惹我。”

齐王爷顿时语塞。

“既然你们定我有问题,那么便是报官吧,你们不要埋怨王爷,更是不要和王爷这般,王爷……啊!”苏柔正在惺惺作态,就看阿瑾一个健步上前,狠狠便是一巴掌,阿瑾这一巴掌打的不请,苏柔直接便是被打倒在地,阿瑾居高临下看她:“我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这里还容不得你说话吧?苏柔,你最好祈祷,祈祷一辈子躲在齐王府里,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时寒哥哥,我们走。”

这次阿瑾倒是没有任何耽搁,直接拉了时寒走人,一点都不想听齐王爷言道其他。

时寒与阿瑾下山,时寒握住了阿瑾藏在袖中的手:“打人挺疼的吧?”

阿瑾委委屈屈的点头:“是挺疼的,不过我的气势要保持住啊!”

傅时寒将她的小手儿拉到嘴边呵气,感慨言道:“你就不会让阿碧过去教训她?作甚要自己亲自上手。这可怜的小囡囡,手都红了。”

阿瑾嘟唇:“阿碧自然可以过去,但是如若我唤了阿碧过去,你觉得齐王爷会不会阻拦?如果打不到,什么都是白费。我亲自动手,就算是他看见了,也不能阻拦。而且,呵呵,他以为我不知道他想什么么?我看的清楚,我就是要将事情闹大,事情闹大了,他才没有脸提娶崔敏。”

时寒突然笑了出来:“我的阿瑾,真是个聪明的女孩子。”

阿瑾扬头,带着得意:“你以为我是傻的么?我自然看得出来,皇叔自从来到亭子里,看了崔敏三次,每次都别有深意。我看啊,他分明还是想娶崔敏的。我才不让他的计策得逞呢!苏柔真是来得巧来的妙,她越是闹,事情越会让我开心。”

时寒微笑:“是,其实崔敏是一个极好的人选,有好的家世,人长得也美,最关键还貌似爱慕他,如若我是齐王爷,也会打崔敏的主意。只是这苏柔到了,竟是将一切破坏了。不过这样也好,你这样一通闹,人人都知晓,崔敏又因此受伤,怕是齐王爷想要开口,也不容易了。”

阿瑾撇嘴:“我看啊,也许皇叔还会顺势提出要娶崔敏呢,你看,崔敏不是因此受伤的么?他如若说自己要为崔敏弥补,会怎么样?”

时寒挑眉:“你要做什么?”

阿瑾坏坏的笑:“嘿嘿,我要将一切扼杀在摇篮里,虽然我不想崔敏嫁给我哥哥,但是我也不想崔敏嫁给齐王爷,齐王爷那么喜欢苏青眉,以至于苏青眉的妹妹都能容忍,我才不能让我的朋友去那样的家里。”

时寒感慨言道:“你倒是真的将崔敏当成自己的朋友。我记得,京中与你交好的女子可是不多,为何单单看中崔敏呢?”这点也是时寒十分不理解的,阿瑾动了动嘴角想说什么,最终却又什么都没说,她微微扬头,任性道:“我乐意!”

她才不会说,自己小时候就是大人的内心啊,怎么和小女孩儿玩到一起?连滢月和她其实都不怎么能够玩到一起的。他们关系密切又好,完全是因为骨肉亲情。诗蓝也是一样,可是崔敏还是有不同的。崔敏是重生的人,她的内心年纪十分大,而且颇为沧桑,又许是因为阿瑾穿越之前看过一些重生之类的小说,她对因为苦难重生的人内心是有同情的,所以她能和崔敏相处的很好。

“有件事儿,我还没告诉你。”时寒想到了谨宁,开口。

阿瑾恩了一声抬头,有几分不解:“啥事儿?速速交代!”

时寒顿时乐了:“交代呀,交代什么呢?我感觉,自己也没什么可以交代的。”

阿瑾立刻:“交代一下,你要说的是什么,你不是有事儿没告诉我么?傅时寒,我发现你这段时间表现的十分不好啊。有什么事儿都不肯主动说了,小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我们处的很好咧!你有什么都会主动告诉我,呜呜,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啊!”

时寒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他点了点阿瑾的额头,见小姑娘有些怒目,似乎不怎么开心,立时继续言道:“明明自己就是个小不点,还成长的代价!你懂什么是成长么?”言罢,他瞄了一眼阿瑾的胸部,阿瑾立刻发觉了,她双手护胸,惊叫:“你这个死色狼,你看哪里!”

时寒无辜的挑眉,吹了一声口哨,他痞痞言道:“你……猜呢!我不过是用视线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成长。”

阿瑾黑线,使劲的戳他,戳戳戳!

不过多么男神,竟然都有如此猥琐的一面,阿瑾觉得,她真是高看男人这种生物了,啊呜!

“我发疯起来是会咬人的。”她很认真,“我真的会咬人的。”

时寒:“哦!”了一声,随即笑眯眯:“你会怎么咬?来来,我胳膊肌肉很结实。”

阿瑾哼了一声,言道:“鸡肉长在鸡身上。”

噗!

时寒喷了。

阿碧坐在轿子外面,不过也是紧贴着轿帘,听两人各种不靠谱的聊天,顿时觉得醉醉的!这种长不大的感觉怎么破!而且,傅公子,说好的高冷路线呢?

阿碧的好姐妹阿屏坐在她的身边,低低与她言道:“我们不会被傅公子灭口吧?”

阿碧一梗,随即找块布塞住了耳朵,她什么都没听见。

…………

“什么!谨宁哥哥真的喜欢崔敏!”两人一路打打闹闹,待回到六王府,时寒才是将此事和盘托出,阿瑾感慨言道:“竟是果然如此。”

时寒挑眉:“其实也是可以预见的,不是么?”

阿瑾颔首:“虽然可以预见,可是总觉得这个事儿怪怪的啊!少年郎的心思我们不懂啊!”

时寒:“阿瑾,这事儿,我没有与旁人言道,但是我希望你知道,我是希望崔敏能够嫁给谨宁的。”

对于阿瑾,时寒基本并不会藏着掖着,不管什么时候,两人都是站在同一战线的。

阿瑾听了傅时寒的话,竟然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意外,真是太奇怪了,亦或者说,自己还真是太了解傅时寒了啊!嗷呜!

“我知道你的心思。只是现在这种情况,皇爷爷不会愿意的,我想,二伯父和二伯母也不会愿意。”阿瑾感慨言道,他说的都是现实的问题啊。

时寒微笑:“顺其自然吧。也许,结果会超乎我们的想象。”

说实话,阿瑾才不相信傅时寒这个人会顺其自然呢,如若会顺其自然,就不是傅时寒了,她盯着时寒,冷飕飕的言道:“你说,你是不是打什么坏主意呢!我可不相信你会什么也不做哦!”

时寒笑着捏了捏阿瑾的脸蛋儿:“暂时,我什么都不会做,不过为了让你皇叔彻底对崔敏死心,也给崔敏刷刷好感度,你要不要进宫一趟?”

阿瑾歪头:“哎呀呀,时寒哥哥这个人心眼真是太多了,太多了啊!”

傅时寒黑线,他默默言道:“难道这不是你本来就打算好的么?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阿瑾继续哎呀呀,一脸的小无辜。时寒看她这样“天真单纯”的俏模样,就觉得心里酥酥的,陪着阿瑾进了宫,时寒并不久留,直接便是离开。

阿瑾颠颠儿的先去见了虞贵妃,听阿瑾添油加醋的说完,虞贵妃气极:“这沐儿是傻了不成?好好的一个男子,竟是喜欢那样的女子。”

阿瑾靠在虞贵妃的肩膀上,委委屈屈的抽泣:“可不是么?皇叔都不疼我了,皇叔被狐狸精勾引走了。呜呜呜!我看啊,我爹做的最对了,这个时候,对付狐狸精,就该动用黑狗血这样的圣物!”

虞贵妃看她可怜巴巴的样子,摸了摸她的头,别管她家孩子怎么皮,可做不出来这样害人的歹毒事儿。

“往后啊,你也少出门,那个崔敏也是的,这样冷的天气,约你出门赏什么雪,你看,这不就差点出事儿?如若不是时寒在哪儿,你怕是就要有大麻烦了。这样好看的小脸蛋儿如若被火烧伤,就算是杀了苏柔,也是不能弥补的。”虞贵妃眼里闪过一抹严厉,阿瑾偷瞄到,嘟着小嘴儿言道:“崔敏骨折了,她也真是倒霉催的。”

言罢,阿瑾歪头:“咦咦?倒霉催的,你看,这不就有个崔字,我看,还是崔敏的姓不好!”阿瑾信誓旦旦言道。

虞贵妃听了这话,皱眉:“崔敏骨折了?”

阿瑾点头:“是呀,当时挺严重的,她先下山医治去了,我本来下山之后想直接去看她的,但是想着,还是不对,如若我迟了一步,让皇叔进宫颠倒是非怎么办?我必须先进宫,所以我回王府换了衣服就进宫啦。”

虞贵妃听了这话,面色明显有些不对,只是那感觉也只是一瞬间,她很快便是恢复了正常,虞贵妃问道:“这么说,你还不知道崔敏身体究竟如何?”

阿瑾点头,诚实言道:“我不知道,不过我已经差了阿碧过去了。贵妃娘娘,你不知道,那个苏柔很可恶的,她明明是自己直接倒了过来想害我们,还一口咬定,是崔敏拉扯她,我就坐在崔敏身边,我难道会看不清楚当时的情况么?我必须快点回宫,不然这屎盆子大概就要扣到崔敏的脑子上了。”

虞贵妃微微眯了眯眼睛,不知道为什么,阿瑾发觉,每次提及崔敏,虞贵妃都是有几分不太对,那种感觉……好像是十分憎恶,可是憎恶里又透漏着一丝的关心,让人觉得十分奇怪,这种不解的心情很难言说。

“苏柔这事儿,本宫已然清楚了,断不会让这样的狐媚子继续下去。你放心便是。至于崔敏……既然她也是受了无妄之灾,那么本宫赏赐些好的药物吧。”

这种怪异感立时又再次出现了,不过阿瑾却甜甜的笑:“贵妃娘娘对我最好了。呜呜,我就知道。贵妃娘娘是相信我的。”

阿瑾搂着虞贵妃的脖子不撒手,虞贵妃被她勒的慌,可还是十分高兴,她就是喜欢阿瑾这样亲亲热热的不当外人。

“你个小妮子,你再这样,我就喘不过来气了。”虞贵妃笑言。

阿瑾笑眯眯:“贵妃娘娘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然后呢?”虞贵妃看她似乎还有别的要说,问道。

阿瑾摆摆手,将众人遣了下去,宫女望向虞贵妃,她微微颔首,阿瑾见没人了,认真言道:“贵妃娘娘,你不要让崔敏嫁给皇叔好不好?”

虞贵妃挑眉:“哦?为什么这么说?”虽然这样言道,但是眼里却又有淡淡的喜色。旁人很难察觉,但是阿瑾却发现了,她继续言道:“我觉得,皇叔不是良配。”

“你知道了什么。”虞贵妃静静的问,收起了笑意。

可虽然收起了笑意,但是却并没有什么难堪,仿佛闲话家常一般。

阿瑾“诧异”问道:“我该知道什么么?”无辜的表情。

虞贵妃:“你说,你皇叔不是良配。”

阿瑾立刻:“皇叔自然不是良配,皇叔喜欢苏柔,就算是要娶崔敏,我看也没有真心,必然是为了崔尚书的位置。而且我想,经此一事,崔敏也不会想嫁给皇叔了。能够稀罕苏柔那样的货色,又是什么品位呢!苏柔和我们可是有她没我,有我没她的。在对待苏柔的问题上,我与崔敏坚决站在同一战线。”

阿瑾愤愤然,看她如此气氛,虞贵妃笑了起来:“你单是与本宫说,又有何用。”

阿瑾了然:“我去找皇爷爷。哼(ˉ(∞)ˉ)唧。”

虞贵妃笑着颔首:“我自然是帮着小阿瑾的。你与你皇爷爷说好,我在帮衬你说说,就算你皇叔想,这事儿也成不了。”

阿瑾:“好呢!”

虞贵妃欣慰的看着阿瑾的小脸儿,言道:“这事儿就算你皇叔保了她,也不能这么算了,我的小阿瑾可是差点毁容。她想好好的嫁入王府,门都没有。”虞贵妃柔柔言道,声音里没有一丝冷然,但是阿瑾却感觉到了那发自于骨子里的怒意。

阿瑾摇头:“贵妃娘娘,不需要你帮我们报仇的。”她笑了起来:“有时候,慢慢玩才更有趣。”她浑不在意的言道:“有时候,死了就死了,灰飞烟灭,倒是不如活着有趣。我就喜欢看被人孜孜追求的东西日渐破灭。”

虞贵妃歪头看阿瑾,不再言语。

阿瑾不好意思的扭手指:“我有点太恶毒了吖?”

虞贵妃摇头:“不,我只是在想,往后你们有了孩子,是不是应该放在宫里养,如若放在傅时寒身边,八成又会被他带坏。”

阿瑾扑哧一下喷了,贵妃娘娘,您一本正经的说这样的话,真的没有问题么?而且……阿瑾红了脸:“什么孩子,我才不要和傅时寒有孩子。”

虞贵妃意味深长:“你看,我还没说啥呢,我只说往后你们有了孩子,你就立刻联想到傅时寒。啧啧。这小姑娘大了,都有自己的想法了。”

阿瑾觉得,还是小时候好,小时候耍赖什么的都可以在地上打滚,如若现在她也去这么做……呵呵!八成会被当成蛇精病吧!唔啦!

“贵妃娘娘这样欺负我,实在是很不好!”阿瑾义正言辞。

虞贵妃笑了起来:“你呀!太会闹怪了!”

阿瑾是坚决不承认哒!

“我哪有,我是五好青年。哎哎哎,对哦,贵妃娘娘,反正闲着也没啥事儿,不如我给你做好吃的吧?时寒哥哥说我做的特别好,有他娘亲的味道。”阿瑾想一出是一出儿的样子。但是偏是这个样子却极为能够戳中虞贵妃的内心,她温柔的看着阿瑾笑言:“你会么?”

阿瑾点头:“我自然会!”

又想了想,她拉住虞贵妃:“走走,咱们一起去小厨房,我做给你看,我手艺超级棒的,真是,和你说哈,不是吹,一般人都比不上我的好手艺。这就是天分,知道什么是天分么?就是……”

阿瑾一路碎碎念,虞贵妃笑了出来……

近来发生了几件大事儿,呃,其实也可以说是一件事儿引发的种种连锁反应。首先便是苏府的苏柔得罪了嘉和郡主,据闻赏雪之日,苏柔差点将嘉和郡主撞到火盆之上,不仅如此,还将崔尚书家的千金崔敏小姐胳膊压的骨折了。因为此事,苏柔是彻底得罪了嘉和郡主,有我没她,别让我在看见她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实在是十分不客气。

而第一个连锁反应便是齐王爷,谁也不曾想,齐王爷竟是看中了苏柔,执意要纳她为妾,为此还和嘉和郡主闹翻。当然,这是嘉和郡主单方面决定的。齐王爷很无奈。

第二个连锁反应便是崔敏,人人都知道,虞贵妃最是不喜崔敏,崔敏在百花会那舞蹈实在是太过放肆,以至于虞贵妃十分厌恶,可这次倒是因祸得福,崔敏被压断了胳膊,而嘉和郡主第一时间的进宫都为崔敏争取了很多的好感度。这不,虞贵妃竟是破天荒的赏赐了崔敏不少的药物。东西不在多少,关键是心意,而这一点大家也都看得清楚。

可见,如若一个人交对了朋友,就算是有黑历史也是可以洗白的。

齐王爷曾经进宫求见过皇帝,言称要娶崔敏为妻。不管是为了苏柔的过失还是齐王爷这人本身太过多情,大家都觉得,崔家必然是会应允,可是,这事儿竟是又黄了,皇上不同意,崔敏也不乐意!

如此一来,崔敏在京中的名声又有了几分变化,你说她不喜欢齐王爷吧,她又好像是曾经喜欢过的。说她喜欢吧?她却如此决绝的坚称不肯嫁。如此真是让人觉得奇怪,不过有些名流公子又变了画风,这样至情至性,喜欢便是表现,不喜欢便是一丝也不拖泥带水的女子,也是少有了。

她如今非议多是因为她尚书之女,如若是风尘女子,怕是就要被人冠上敢爱敢恨的称呼。

而此时,阿瑾坐在崔府,这是她第一次来崔府,她看着胳膊缠着绷带的崔敏,言道:“你放心,皇爷爷不会让皇叔娶你的。我已经在那边闹过了。”

崔敏其实有点不懂赵沐的脑子:“我十分不明白,当时的那个情况,与他有什么关系,他又怎么会说愧对于我而要娶我呢,真的不可笑么?”

如若不是气极了,崔敏是绝对不会这般言道的。

只是,这样的脑回路让阿瑾也觉得汗颜,不过,她却觉得也是可以想到的。并不十分意外。

“皇爷爷不会同意的。我在宫中一闹,贵妃娘娘在帮我吹吹风,一定没问题。”

崔敏吁了一口气,不过还是奇怪的言道:“我以为,虞贵妃十分不喜欢我,倒是没有想到,这次她会帮我。”

又一想,崔敏笑了:“贵妃娘娘很喜欢郡主。”

因为喜欢嘉和郡主,所以她的要求,她会答应。

阿瑾无辜的摇头:“其实,也不是啊!贵妃娘娘没有不喜欢你的,之前那些都是误会。就然是误会,总有解开的一天。”

崔敏含笑,不置可否。

虞贵妃是什么人,她是什么人,已经是云泥之别,她从来都不想虞贵妃会喜欢她这样的人。这事儿,总归是要感谢嘉和郡主的。

“多谢郡主一直帮我。”崔敏柔声言道,“重新活过来后,我最庆幸的便是结识了郡主。”

阿瑾望天:“外面都说我刁蛮呢!”

哎呀呀,刁蛮小郡主这个人设,人家表演的很好!

崔敏笑:“如果有机会,谁不想随心所欲呢!”

阿瑾:“那这么说,我之所以刁蛮,是因为我有刁蛮的资本,以后还可以继续?”

崔敏笑着颔首:“正是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