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26|第 126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26|第 126 章(1 / 1)

阿瑾可完全不客气,她声音并不大,但是却不能让人忽视。现场有那么一瞬间的安静,不过很快的,苏柔便是落起泪来。

阿瑾觉得,原本苏柔就极为善于装模作样,今日看着,果然更甚于从前。说起来,她还真是和阿蝶是同一类型的。

谁能想到这样温柔娇弱的女子能够算计另外一个女子失去贞洁,想对她下手的时候,苏柔可真是一点都没手软。不仅没有手软,甚至没有来看,这样足以见她十分冷静。可见,真是人不可貌相。

真是,这世上的人大多只能看到表面,阿瑾讥讽的笑:“真是会装模作样啊!”

苏柔静静的落泪,齐王爷叹息言道:“阿瑾,何必如此!苏柔也不过是个失去亲人的可怜女子。”

这样一说,苏柔哭得更加厉害,众人俱是望向了阿瑾,似乎她才是那个欺负人的坏人。不过阿瑾浑不在意,她烤着火,连头都不抬,只是静静的言道:“如若你真的那么想念你的亲人,不是该去清隐寺好生的为他们立一座牌位呢!”

阿瑾故意提及清隐寺,就是让苏柔明白,当时的事儿,她早已清楚。苏柔其实原本也有这样的怀疑,当时事情崩了,她就知道不太好,不过纵然如此,她心里还是存着一丝的侥幸,她希望嘉和郡主并没有猜到当时的事情她也有份儿,可是今日见了,她分明清楚,而且根本就没想饶了她。

“我、我……郡主,柔儿只是一个可怜的孤女,求郡主放过柔儿吧。”苏柔也是语带双关。

阿瑾挑眉:“放过?我干嘛要放过你?再说我也没对你怎么着啊。苏小姐,您还真是特别呢!亦或者说,你们家的人,还真是没有不特别的。”

就在两人说话之际,崔敏突然开口,语气很轻,不过却言道:“说起来,我倒是十分喜欢清隐寺呢!隔三差五的在那里住上几日,感觉整个人都轻松。只是,似乎有人不太喜欢那里,总是想着将清静之地破坏!”

旁人只当三人寻常说话,可是苏柔却一下子脸都白了,她本就苍白的脸蛋儿更是苍白的没有血色。

崔敏其实再说,她听到了几人的筹谋!

苏柔很肯定,崔敏说这话就是这个意思。联想嘉和郡主没有中计,而赵明玉却无缘无故的出现在那里,苏柔死死的盯着崔敏,是她,是她说出了那些秘密。是她,一切都是她做的。

怪不得从那之后崔敏与嘉和郡主交好,原来是踩着他们上位。

崔敏面上带着笑意,不过却明显的表达出自己的意思。这也是她故意为之,将更大的“仇恨”亦或者“火力”集中到她自己身上才是最明智的决定,也是最好的行为。

阿瑾倒是没有想到崔敏会这般,她立刻望向了时寒,见他没有什么反应,阿瑾揣测,是不是时寒暗示了什么。

齐王爷看几人神色各异,打圆场:“天气这般冷,苏小姐还是过来烤火吧。”他惯是如此的怜香惜玉,大家见他这般温柔,也俱是感慨,怪不得齐王爷如此招人喜欢,如此体贴,可不正是如此。

阿瑾表情带着挑衅,言道,“我不喜欢她。也不太想欢迎我不喜欢的人来我这边。”

时寒微微垂着头,勾起了嘴角,她倒是真的记住了他的话。

而阿瑾自己则是十分可笑的看着他们,“皇叔如果这样怜香惜玉,还是和苏小姐单独找个位置坐吧。”

言罢,阿瑾转回了头,与崔敏笑言:“坐下呀。”

喵了个咪的,刁蛮小郡主这个人设,她表现的还好吧!旁人不知她如何想的,但是傅时寒却明白了。他之前便是告诉过阿瑾如若不希望谨言有问鼎皇位的机会,那么她越是刁蛮,越比较好!

阿瑾本来还想,如何刁蛮才是最棒,现在不用多想了,老天爷对她一向都很不错,你看,这不就将苏柔这个倒霉玩意儿送到她身边了么!

阿瑾丝毫不给别人面子,大家真是都退避三分,原就听说小郡主不好相处,今日见了,果然如此,倒是傅时寒,他欣慰的看着阿瑾,仿佛十分骄傲!

众人默默囧,这样得意,这样欣慰,这样骄傲,这样与有荣焉,真的没有问题么?

“王爷。”苏柔抬着满是泪的小脸蛋儿:“我想,大概郡主误解我了,可是你们要相信,虽然我曾经和她有过争执,但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啊。如今我哥哥已经在大牢里了,当时情况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为什么就不能原谅我们呢!”

苏柔察觉,自己这样带着泪特别会让齐王爷动容,正是因此,她才总是如此说话,希望得到他的怜惜。

而苏柔不知道的是,她这样的表情恰好是最像苏青眉的,正是因此,齐王爷才会每每在她这样表情的时候开口帮她。

“嘉和就是这样的性子,你无需想太多。本王想着,既然都是赏雪,在哪里都是一样的。苏小姐还是到这边吧。”齐王爷想了一下,将苏柔引到另外一边。

那边的世家公子有五六个人,见苏柔这样楚楚可怜,也十分客气:“苏小姐好。”

苏柔瞄着齐王爷,见他将自己引到这边便是往另外一边儿走,心里恼恨,她扫了一眼崔敏,暗自揣度不能让此人将齐王爷抢走,现在他是自己唯一的希望了。

并没有人知道,她曾经勾引了五王爷,就在她姐姐死后。她想,既然五王爷与她姐姐关系极好,而姐姐死了他又性情大变,可见是真的有感情的。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嫁给五王爷,虽然是做继王妃,可是五王爷可是天家的亲儿子,说不准还能做皇后呢!

可谁想,竟是被五王爷一个耳光打了出来,他骂的很难听,他说,他们姐妹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些恶心人的破鞋。

听到这话,苏柔真是不寒而栗,恶心人的破鞋,这话的意思分明是她姐姐不是什么清白之人。苏柔想到之前曾经偶尔听到母亲和父亲隐隐约约的谈话,顿时生出一股子疑惑,也许,也许她姐姐苏青眉根本就在外面有人。而她姐姐和父母的死……虽然当时五王爷说姐姐是因为知道不是母亲亲生的才一时发疯杀人,之后自杀。可是苏柔不这么想,她从来都没有听母亲说过姐姐不是亲生,或许,或许杀人的根本就不是姐姐,而是……

因为得知姐姐有□□而做了这些,还杀了她知情的父母,这未必就不可能。

她甚至不敢想自己知道了这么多,知道了五王爷无意间透漏的消息会有怎样的下场。所以她这段日子十分老实,并不敢出门。这次找齐王爷也算是破釜沉舟,如若能嫁给齐王爷,想来她也是多了一个保障。

现在这是她最后的机会,她必须抓住齐王爷。

“王爷,不如您和我们一起吧。”苏柔鼓起勇气,笑着言道。

苏柔的示好让齐王爷一怔,虽然他是喜欢苏青眉,也觉得苏柔长得有几分像苏青眉,可是苏青眉是苏青眉,苏柔是苏柔,他倒是没有糊涂到将两个人混为一谈,而且,他也清楚,自己不可能混为一谈。

“美人的盛情邀约,本王自然不会拒绝,只是,我们家小阿瑾是个哭泣包,如若我这做叔叔的不站在她这一边,她可是要哭鼻子的。”齐王爷调侃,整个人却站在那里没动,让人捉摸不请他的想法。

苏柔心有不甘,言道:“柔儿真是佩服崔小姐,能够把握时机与郡主交好。柔儿为人单纯,从来不晓得攀附权贵。如若有个闺中好友,怕是也会这样为柔儿筹谋。”

她这话几乎是明明白白的指出,这次嘉和郡主和崔敏在此,就是变相的接触齐王爷。本来好好的事儿让她这样曲解,众人竟是觉得,似乎果然如此,毕竟,崔敏喜欢齐王爷是可以看出来的。

而齐王爷心里也是高兴,他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苏柔这个话,正中他的下怀,不管她心里如何想,但是结果却是他所要的。

崔敏有一瞬间的慌乱,她不希望事情顺着自己不想要的方向走,不过她很快便是缓和过来,“呵呵,真是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就会揣测别人是什么样的人。”

苏柔与崔敏对视,阿瑾看苏柔这是铁了心要巴着齐王爷不仅啧啧感叹,如若她知道,齐王爷对她的容忍是出自于她的姐姐,不知她又该如何。不过想来她也不会在乎吧。毕竟,荣华富贵才是最重要的。

“你说什么。”苏柔落泪盯着崔敏。

这次明明就是她先开口,算起来也是她先招惹人,一次两次哭泣大家觉得心里同情,可是次数多了,难免让人生出一股子疑惑,苏柔真的如表面看起来那么温柔么?

阿瑾冷笑:“她说什么还听不出来么?你自己想要勾引皇叔,直说就是了,何必要说别人也是如此呢。崔敏还真是蛮无辜的。”

苏柔想了一下,决定破釜沉舟,她来到阿瑾身边,缓缓微福:“柔儿不知何时得罪了郡主,让郡主不高兴,但是郡主,您可以说我不好,但是您不能这样说我,我是一个女子,如若这样的话传了出去,我还怎么嫁人呢!柔儿是个可怜的女子,如今苏家已经如此,柔儿也到了这般田地,就算是郡主不喜欢我,大抵也该消了气吧。何苦这样继续苦苦相逼呢!”

她边说边是落泪,本就穿的极少,一阵风吹过,苏柔瑟缩的慌了两下,仿佛就要昏倒。

阿瑾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表演,真是越看越腻歪,她冷着一张俏脸:“你知道我不喜欢你,你也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你,何必在我面前这样装呢?咱们俩心里都知道,都知道具体的原因,真的不用演戏了。如若你想演给这些人看,那恕我没有这个心情陪你。至于说崔敏,我与崔小姐一同过来赏雪,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莫用你那下作又龌蹉的心思来想我们,自己不是正经人就要揣度别人也这样么?”

苏柔流着泪看她:“崔小姐喜欢齐王爷,更是在百花会上当众勾引,人人都看到了;她苛待下人,更是满京城人尽皆知。我不过是说出实情罢了。难道郡主还不让我说出实情么?她可以喜欢齐王爷,我也……我也可以。”

真是好一个为爱坚强的女子。

崔敏抬眼:“我再怎么当众勾引,也没有当众与男子亲亲我我我。”

这说的便是苏柔落水那次了,苏柔想起那次便是恨极,如若不是赵明玉,她怎么会出现那样的事情?原本的好名声就这样毁于一旦。

她抽泣:“那次明明是意外落水,我是受害者,难道被救就要承担上这样的名声么?如果知道大家会这样揣度我,当时我宁愿一死也不用任何人来救,我不需要。”

停顿一下,苏柔狠下心来:“崔小姐,你这样说我,又究竟是为了什么呢!你……啊!”苏柔整个人向一边倒去,她的侧面便是崔敏,而崔敏的旁边便是嘉和郡主。如若她这样倒下,连带的,三人都会摔倒,现在就看谁倒霉,会摔到这火盆之上。而苏柔也算计好了,她在最外面,必然不会有事儿,只盼着,那两个贱人会被火烧伤毁容,这样才是最好的一个结果。

一切发生的都极快,大家眼睁睁的看着苏柔倒了过去,只还不待摔到火盆之上,时寒便是一把踢开火盆,并且拉住了阿瑾,如此这般,只有崔敏和苏柔倒在了地上,傅时寒动作太快了,快到他们根本就什么都没看见。

苏柔恶人先告状:“崔小姐,你就算是恨我,也不能偷袭我啊,你为什么要拉扯我的衣襟?为什么?”

崔敏感觉胳膊一阵剧痛,仿佛已经折断,脸瞬间苍白。

阿瑾被时寒拥在怀中,待她缓和过来,立刻招呼人:“你们快扶崔小姐起来。”见崔敏胳膊好像不太对,阿瑾更是生气:“苏柔,你给我闭嘴。”

“我的胳膊……”崔敏汗津津的问道。

时寒来到她身边,简单查看了一下,交代下人:“快带苏小姐下山,我想她应该是骨折了。”

也是赶上了寸劲儿,崔敏感觉自己还真是倒霉,她默默的看了苏柔一眼,忍着痛意言道:“如若不是傅公子及时,我想大概我和郡主都会被人撞到火盆里。苏小姐真是好算计。”

不过她也没有说的更多,小翠带着哭意将崔敏扶上了轿子,迅速下山。

苏柔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而且似乎有些弄巧成拙,她立刻哭泣言道:“明明是崔敏,明明是崔敏拉了我一下,正是因此我才摔倒。呜呜,你们要相信我,你们要相信我啊!”

她摇摇欲坠,虽然已经站了起来,可是仿佛时时刻刻都要昏倒。

阿瑾看她这般,也不管什么身份了,直接上前便是狠狠的一个耳光,“啪!”

苏柔直接被她打倒在地,阿瑾瞪着苏柔,冷言:“你是不是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崔敏拉你,崔敏拉你她会自己骨折?而且,她就坐在我的旁边,别人看不见她做了什么,你当我看不见?苏柔,我还真是小看你了,这样歹毒的心思,真是一般人都不会有!”

“我没有,我没有的,真的是崔敏,一切都是她做的。她骨折也是阴差阳错。不管什么事儿,都是有个意外的,她这次就是意外,或者,或者就是她的苦肉计,真的,真的一定是这样,我是无辜的,我真的是无辜的啊!你们要相信我。我怎么有那么大的胆子害人?你们相信我啊!”苏柔哭得厉害。

不过阿瑾却没客气:“你害了人还要往人身上破脏水,你还真是厉害,不过我不是傻子,你一次两次的害人,这样的蛇蝎心肠如若在没有个报应,那难保你不会又去害人。阿碧,下山之后立时去报官,就说我们这里有人要杀人。”

停顿一下,阿瑾冷言:“就说我说的,往后,我想看见苏柔这个人,更是不想知道一丝和苏家有关的事儿,不是我不给五皇叔面子,只是苏家有点欺人太甚。”

阿碧言道:“是!”

“郡主,郡主,我真的是无辜的,真的是。呜呜呜!”苏柔哭得凄惨,她没有想到,没有想到嘉和郡主会这样果断。上次她企图算计她,她不是也没有什么反应么?这次为何就如此呢!难道不顾及大家的眼光么?

她迅速的冲到齐王爷脚下,哭喊着:“王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我真的没有啊!”

齐王爷眯眼看着苏柔,没有说话。

苏柔见他不为所动,知道不好,立时再次哭喊:“我真的没有。为什么你们都不信我?为什么?我是什么身份,我怎么就敢算计郡主呢!就算是崔小姐,我也是不敢的啊,她是尚书家的千金,我不过是个小孤女,我哪里敢,我哪里敢啊!”

言罢,苏柔破釜沉舟的站起身子,“既然你们都不相信我,那我以死明志,我以死明志好了!”她冲到亭子的边缘,就要往下跳,苏柔闭着眼,只盼着有人能来阻拦,果不其然,齐王爷一个眼色,他的护卫立刻冲了过去,苏柔被拖了下来,她哭喊:“我是冤枉的,我真的是冤枉的,苏柔愿意以死明志。我愿意的啊!”

阿瑾看苏柔这样做作,又看齐王爷摆明了要帮崔敏,微微眯了眯眼睛:“放开她。”

齐王爷言道:“阿瑾,得饶人处且饶人。况且,刚才事情发生的那么快,真实情况也未可知,你怎么就认准了一定是苏柔呢!如若让她枉死,你心里也未必会好受。”

阿瑾抬头死死的盯着齐王爷:“皇叔,你这话说的好笑,我当时就在那边,我是受害者,就算我看的不清楚,就算崔敏看的不清楚,时寒哥哥,你说,你坐在我的对面,你看的清不清楚呢?”

傅时寒望向了苏柔,勾起一抹笑容,只是这抹笑容让人看了便是心生寒意。

“苏柔做的。”简简单单四个字,但是却极为肯定。

苏柔哭着:“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是崔敏,是崔敏啊!为什么你们不说是她,真的是他啊!”

不管什么情况,不管多少个人看见,苏柔都知道,她必须咬准了那个人是崔敏,不然她可真就是在劫难逃了。

齐王爷自然知道是苏柔自己做的,他不是傻瓜。但是这个时候,他却又觉得,许是可以留下苏柔的,谁让……谁让她有几分相似青眉呢!

“时寒,也许你说的对,也许当时有风,是苏小姐被风吹倒,却误会是崔小姐做的,一切都有可能。可是她一个弱女子,你们真的……”不待齐王爷说完。阿瑾就打断了他的话:“皇叔,你要相信她么?”

齐王爷一顿,言道:“不是相不相信她。只是我希望你们得饶人处且饶人。毕竟,也有可能只是一个意外,不是么?”

“不是!”阿瑾冷笑:“我相信她就是故意的。这也不是她第一次做坏事儿了。你真当赵明玉无缘无故的就会将苏柔推下水?如果在苏大人那件事儿里没有苏柔的掺合,赵明玉为什么会那么恨他?”颠倒是非,她也是会做的,不是想泼脏水么?那么她也跟着这个“苏小姐”好生的学一学,好好的泼一泼。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苏柔顿时苍白着脸:“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做,都没有!”

阿瑾:“你说没有就没有么?”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做的,你有什么证据!”苏柔强辩。

阿瑾:“我说的话就是证据,难不成,我一个郡主说的话没有公信力么?再说,刚才你诬赖崔敏就是证据,我们人人都看到是你自己倒向了崔敏,可是你说是崔敏做的。这样的心性,你又装什么单纯无辜的小白兔呢?”

“我没有,王爷,你要相信我啊!王爷……”这个时候,除了齐王爷,她也不能有别的出路了。

阿瑾看向了齐王爷,似笑非笑:“皇叔,你要保住她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