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25|第 125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25|第 125 章(1 / 1)

崔敏邀请嘉和郡主赏雪,冬日里,天气寒冷,唯一的消遣便也是赏雪,只这样的日子里,大多女子还是不愿意出门,谁想去那么寒冷的郊外呢。纵然赏雪,好的赏雪之处却也是不多。

可虽然不怎么想去,阿瑾还是应了崔敏的邀约,崔敏不会无缘无故的邀约自己。特别是在这个时候,她前头刚是知道了谨宁哥哥许是爱慕崔敏,后头就接到了崔敏的邀约,这不合情理。

阿瑾一身大红的披风出了门,就见时寒竟然等在门口,倒是让人十分吃惊,她含笑微微一福,言道:“倒是极巧,时寒哥哥竟是在这个时候过来了。”

时寒看她如此打扮,微笑:“你要出门?倒是没有听你言道过。”

阿瑾若有似无的笑,笑够了,言道:“是崔敏崔小姐邀请我。”言罢,看着时寒,想看他如何言道。

不过时寒倒是并没有说其他,他甚至没有一丝的诧异,只是笑言:“既然如此,不知我能否陪着阿瑾呢!做个护花使者也是好的。”

阿瑾歪头思考,其实又哪里是什么思考,不过是玩笑罢了,只是见他那样从容,阿瑾就想调皮一下子。

虽然已经长大了,但是她还保留了一些小时候的习惯,例如:调皮!呵呵哒,改不过来了呀。虽然她也知道自己是大姑娘,可是谁让在还是一个只会爬的包子期,她也是有一颗成熟的内心,装小卖乖装淘气,这样的日子过得多了,倒是产生了许多错觉,行为习惯且改不过来了呢!

“如若阿瑾不答应,那么我就在后面跟着。”时寒微微勾起嘴角,他挑眉:“这路是大家的,总归不能是只可以你一个人走,我就跟着,你又能奈我如何呢!倒是不如邀了我同去,在轿中还能聊天排解一下路途的烦扰。”

阿瑾瞪大了眼睛,她看时寒,哼道:“这么厚脸皮的话,你竟然还能说得这样理直气壮,你现在越发的厚颜了耶。这样厚脸皮,你是怎么做到的?”

时寒想到了前几日的景衍,忍不住笑了出来,十分认真的言道:“家学渊源。”

阿瑾扑哧一声就喷了,她甘拜下风:“你家里人知道你如此么?”

时寒点头,含笑:“我想该是知道吧,毕竟,景衍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如此看来,我倒是十分的无辜。”

阿瑾想了一下景衍惯常的行为,竟是觉得时寒说的有几分道理。

“你们家……景丞相一定比较糟心。这孙子外孙都不怎么听话啊!”阿瑾觉得,这老人家真是太可怜了。

看阿瑾的表情,时寒微笑:“那不如,改日带你去安慰安慰他老人家?”这话里有着十足的试探,只是阿瑾却并未往心里去,她笑眯眯点头:“好的呀!说起来,我竟然一次都没有见过景丞相,真是蛮奇怪的一件事儿呢!”

时寒挑眉:“奇怪呢!我倒是觉得还好!”

阿瑾特别小的时候不记事儿,待大了,又与沈毅去了上京郊外别院居住,之后回来也几乎住在宫中,没见过景丞相也是正常的。而且,时寒也从来未曾提过要让阿瑾见他们。如今,时机倒是越发的合适了。

傅时寒在京中男子之中年纪算不得小,如若是一般人家,怕是早就已然成婚,可是他却依然是孑然一身,但凡有几分脑子,便是明白,傅时寒在等嘉和郡主。青梅竹马的情谊,旁人如何能够比得了呢!

“走吧,在耽搁下去,我想,崔敏赏完雪,你还没到。”时寒抬起手,阿瑾想了一下,搭着他的手顺势上了马车,待她上了车,时寒也踩着小凳直接钻进马车。

阿碧伺候两人,她很想言道一句,男女授受不亲。其实他们二人共同乘坐一辆马车是十分不妥当的事儿,但是看郡主和傅公子都不当一回事儿,她倒是也不能言道更多了。

说起来也是奇怪,如若是旁人,敢这样大胆早就被人在背后戳破了脊梁骨,可是傅公子和他们家郡主如此倒是从来都不曾有人多言,如此一来委实十分奇怪。

不过阿碧想,就算旁人多言,傅公子大抵也会让他们闭嘴的吧!

上了马车,阿瑾歪头问时寒:“该不会……崔敏相见的人还是你吧?”她上下睨着时寒,样子十分的不乐意,嘟了嘟嘴,阿瑾言道:“我是你们之间的传话筒么?真是够了好么?”

虽然如此说,不过她更多是开玩笑。

时寒自然也是晓得,他故作姿态问道:“那看样子,你似乎不怎么想帮忙呢。”

阿瑾一撇头,傲娇言道:“我不喜欢。”

时寒:“我以为,你很喜欢听八卦的。不如这样……”时寒停顿一下,见阿瑾看他,他眼中带着笑意:“这样,就如同去你家用膳,我来交换,如何?”

阿瑾乐了,她就说傅时寒这人实在是太上道了。

“自然是好的。”

时寒:“阿瑾不去做生意,真是太亏了,如若你去做生意,旁人如何是你的对手。景衍也是不如的。”

阿瑾想到京中关于景衍的谣传,终于问出了自己一直疑惑的话题。

“是景衍会做生意。”阿瑾不再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时寒,好半响,继续言道:“是景衍会做生意,还是你傅时寒会做生意?”

时寒挑眉,无辜道:“你怎么会这样想?要知道,我所有的生意,都是当年我母亲的陪嫁。我并没有发扬光大吧!如若真的会做生意,我怎么会不赚钱呢!”

阿瑾:“谁知道你为什么不赚钱呢!也许,你是赚钱的,只是不想说呀,也未必不可能!”

纵然时寒没有说出实情,但是阿瑾越发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傅时寒不是他们想的那样。景家的生意他有掺合,绝对不是白拿什么花红。

“时寒哥哥的能力,我是最有发言权的。小时候就见识过了呀!”阿瑾笑眯眯,十分肯定。

时寒盯着阿瑾看,终于笑了:“阿瑾真是个聪慧的姑娘。”

阿瑾:“其实聪不聪慧什么的,这有点言过其实了,主要是,我太了解你傅时寒。我其实不明白,为何大家看不透你,你并不似一个复杂的人,可是大家却又觉得你复杂的他们对付不了。说起来,也是好笑!”

时寒伸手将轿内小桌上的点心拿了起来,他递给阿瑾,阿瑾直接便是张口吃下。接都不接,更是没有一丝的犹豫。

看阿瑾小松鼠一样鼓鼓的腮帮子,时寒带着笑意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会直接吃下去?”

阿瑾纳闷的看他:“我吃下去,不是很正常的么?你递给我了啊!”

时寒笑:“对呀,我递给你,你就会吃下去,你根本就没考虑过,这个糕点是不是有毒;你也没有考虑过,我徒手递给你,我的手是不是干净;你更是没有考虑过,这样接都不接一口吃下是对我的信任和亲近。阿瑾,人和人之间不是无缘无故就能建立信任的。你能看见的我,未必就是旁人看见的我;而我看见的嘉和郡主,也不是大家看见的嘉和郡主啊!难不成你会任由别人对你这样做么?我想,就算是谨言递给你,你也不会一口吃下,你会先接过,你信任他,但是未必会有和我这样的默契。阿瑾,我们认识十四年了呀!你也十四岁了。”时寒感慨言道。

阿瑾难能听他说出这样的话,真心又带着几许感慨。

她调笑:“难不成,我对哥哥的信任还没有对你多?”

时寒摇头:“不是,这不是一件事儿。你自然是最信任你哥哥,如若同一件事儿,我们的说法不同,你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你哥哥,这点我早已明白。因为骨肉亲情是不能磨灭的。你们家不是我们傅家,也不是几个王爷,王妃将你们紧紧的绑在了一起,自小你们兄妹就关系好的不能再好。可是,我却更加相信,在默契方面,我们是别人抵不过的。”

阿瑾忍不住笑了起来:“又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那又如何?”

“倒是还真的没什么。”想了一下,阿瑾笑了起来:“说起来好像真的是呢。我们是不是该为自己和你的默契点赞呢!”

时寒疑惑:“点赞?”

阿瑾点头:“点赞!”

时寒微笑:“说的好!”

两人相视一笑,十分默契。阿瑾突然就觉得,自己渐渐开始有些喜欢时寒了。不是那种从小到大青梅竹马的喜欢,而是有点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也为两个人之间的小默契,想到这里,阿瑾偷看了一眼时寒,时寒微微抿着唇,认真的为阿瑾沏茶。

阿瑾其实十分怕冷,又颇为讲究舒适度,因此不管什么样的日子出门,阿碧都准备的特别妥当。时寒也习惯了如此,想到还有一阵子才能到城郊半山腰最合适赏雪的亭子。他默默的开始为阿瑾沏茶。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如若在现代,阿瑾会觉得二十来岁的时寒是个毛头小子,可是现在却不这样想了。他沉稳,淡然,做事十分有条理。咬了咬唇,阿瑾别开了眼睛,可虽然如此,却又偷偷的瞄了一眼时寒,时寒察觉到她不断的小动作,忍不住笑容更大。而且,他也不想忍住,时寒清楚,阿瑾最是喜欢看他带着笑意的模样儿,特别是微微的侧一下,那样带着笑意的侧面每每都会让她呆呆看过来,时寒曾经在家中仔细的对着镜子练了好久,找到最满意的角度,不管练习。

呃,他想,总要知道怎么诱惑阿瑾吧!想到这里,时寒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

果不其然,阿瑾顿时又有些发呆,样子呆萌极了。

时寒心里得意,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如若是别人,哪里会想到这样好的主意。做男人的,是不能像孔雀一样胡乱开屏的,那样太不矜持,也不显得独特。这样的典型便是六王爷,你看,谁把他当成男神?根本没有!

好吧,男神这个词儿其实是和阿瑾学的,但是他觉得这词儿极好,完全是为他量身打造。

阿瑾看着时寒带着笑容的脸,就觉得往日里关于俊朗男人所有的幻想都在这一刻化成了泡泡,那个人直接幻化成了傅时寒,丰逸俊朗,英俊非凡。

其实时寒本来也想和阿瑾说一下景衍的心思的,但是阿瑾这样爱慕的看他,竟是让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了,这个时候,谁还管什么表哥,还是自己的媳妇儿最重要。

两人就这样沉默下来,直到半山腰。

京中最适合赏雪的便是此处的亭子,虽然天冷,倒是也有不少人过来赏雪,因此这边便是有了许多适合赏雪取暖的物事。

待到这边,时寒率先下了轿子,他扶着阿瑾下来,此时崔敏已经到了,她一身红衣,大红的披风与阿瑾十分类似,她站在亭中微微带着笑,周围也有几个出来赏雪的公子,可饶是如此,却都聚在亭子的另外一边,并不靠近崔敏。

可见,虽然崔敏很美,但是他们却不想惹上麻烦。

阿瑾踩着雪来到亭中,时寒陪在她的身边,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的一对。纵然是崔敏这样并不八卦的人都觉得,他们果然是极为相称的一对。

阿瑾虽然只是个小姑娘,但是却是实打实的郡主,自然不会有人慢待她,立时便是过来请安。阿瑾也并不与他们男子过多言道,只是微微颔首便是与崔敏坐在了另外一边,不得不说,今天天气还是很给面子的,虽然是冬日,风倒是不大。

崔敏既然是约了阿瑾,便是做好了许多准备,看崔敏准备好的小炉子,阿瑾笑了起来:“你倒是充分,我倒是没有想到。”

时寒并不与那些世子公子一起,反而是坐到两个女子的身侧,默默的扒拉了一下火盆,纵然是做这样的动作,也不该他优雅公子的气质。

崔敏瞄了一眼悠然自得,仿佛十分自然的傅时寒,顿时觉得自己还是见识少了。你看,主子都没当回事儿呢!

只是,一个大男人混到女人堆里,总是有点怪的。而且……崔敏默默的抿了抿嘴,她想讨论的,是关于傅时寒为什么会来问赵谨宁啊!

看样子,还是什么都不要说了吧!

“我想,郡主从来没有来赏过雪吧?”崔敏微笑言道,“如若不然,您定然准备的还比我更加充足。”

阿瑾摊手:“其实我这人丢三落四的,不过好在,我有两个万能丫鬟。”

阿碧和阿屏一直都做的极好,这点不止是阿瑾,连惯是挑剔的傅时寒都点头称赞,这就难得了。

崔敏含笑:“郡主说笑了。”

两人看着一片雪白的高山,静了下来,许久,阿瑾也不知与谁说话,只是轻轻言道:“其实,这样总是看着,并不好。”

“呃?”崔敏疑惑的转回头看她。

虽然亭子不算小,但是如果有心还是能听到这边说话,那些世家公子虽然也在赏景,但是却悄然的注意着这边,毕竟,这边的人实在是太特别了。而听嘉和郡主突然这样说,也都有几分惊讶,想看她接下来如何言道。

“看久了,容易得雪盲。”阿瑾回过头,露齿一笑:“我们不习惯这样得雪白,还是注意点好。”

崔敏含笑:“你说的对!”

“山下似乎又有旁人来了。”就听那边的世家公子言道,阿瑾顺势望过去,见到华丽的轿子,顿时笑了出来,这样华丽的轿子,除却齐王爷,又有何人呢!京中这么烧包的,也只这一位了吧!

不管什么,他都讲究一个华丽!

“是皇叔。”言罢,阿瑾望向了崔敏,眼神里有探究,崔敏认真的盯着阿瑾,一双大眼仿佛会说话一般,阿瑾看得出来,她是想表示对这件事儿毫不知情。

阿瑾笑了起来:“真是巧呢!”

果不其然,见是齐王爷,其他人也都望了过来,崔敏如何喜欢齐王爷,京中早有传言,那日的百花会更是让大家看个才彻底。

其实许多人都不明白,如若崔敏好好的表现,以她的容貌,以她的家世,嫁入齐王府也未必不可能,虽然她父亲不是内阁一员,可是依然是位列六部尚书之位,这样的高位,就因为崔敏自己作才走到了今日。

齐王爷也不想,今日竟会在此遇到傅时寒和嘉和,其实他今日来这里,全然是听说了崔敏在此,纵他是跟着崔敏而来,别人也只会觉得是崔敏事先打听了他的行踪,因此他并不担心。倒是不想,崔敏见的人,竟然是嘉和。

齐王爷转眼便是做出自然的样子,他含笑:“这是吹了什么风,我们可爱的小阿瑾竟然在这样冷的天气出门。”

阿瑾歪头,笑眯眯,十分俏丽可爱的样子,“倒是吹了什么风,会给皇叔吹到这边来。”

众人互相见了礼,齐王爷笑言:“外面谣传,嘉和郡主与崔敏小姐关系不错,还以为是谣言,今日看你们一同在此,倒是不想,竟是真的!实在是让本王意外。”

崔敏似乎已经打破了喜欢齐王爷的魔咒,她老实的站在嘉和郡主的身边,小跟班一样,并不多言其他,垂着头,淡淡的。

阿瑾笑嘻嘻:“皇叔这话好生奇怪呢!我与崔敏怎么就不能交好么?崔小姐开朗大方,为人十分热情,我又是最不喜欢那些弯弯绕多的女子,因此倒是与崔小姐颇为投契。”

嘉和郡主这话已经算是十分明显的挺崔敏了,主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出来,齐王爷不仅不是傻子,脑子还够用的很。

自从苏青眉死了,齐王爷便是仔细的琢磨了起来,也许,娶了崔敏也未见得不好。最起码,娶她能得到的好处多过了那些坏处。只是这件事儿才只有一个开始便是被四王爷这只蠢猪破坏了。齐王爷想,如此也没什么不好,也许……这个时候他自己决定娶崔敏,会让人更加觉得他有高尚的情操。

制造一个小意外,一切就会迎刃而解,而今日便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前提是……前提是没有碰见傅时寒和嘉和。

“原来嘉和不喜欢弯弯绕绕多的女子,不过如若谁敢绕我们嘉和,皇叔第一个不放过。”

时寒抬头,微笑:“那要麻烦皇叔了。”

齐王爷愣了一下,随即眯眼:“时寒,你叫我什么?”

傅时寒:“叫什么不过是个符号而已,作甚那般在意呢!”

齐王爷:“可是齐王爷和皇叔,可是有显著的差别的。这也代表了不同的身份。”

赵沐看着时寒,说起来,傅时寒的姑奶奶便是赵沐的亲生母亲,两人也算是有关系的。有时候他很羡慕时寒,京中权贵,有大能力的,大抵与他有些或多或少的亲眷关系。只是,从来不看傅时寒攀附。结交人也从来都不看身份,能够做到如此,委实让人羡慕。

他的身份倒是显赫,可是连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子都不能保护,不能娶回家。想起来可不是可悲可叹,人生最悲哀的事儿莫过于如此。旁人皆是以为他活的肆意潇洒,可却不想,他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他内心的痛楚又有何人知晓呢!锦衣玉食,华衣美服哪里是他要的呢?

从开始到现在,他要的也只有那么一个人,他要的,只是苏青眉一个。可是,佳人已逝,他不管做什么都换不回她了。

想到这里,赵沐隐隐感觉心里十分的痛苦,只虽如此,他仍是强颜欢笑。

“我是二王爷的养子,称呼您一声皇叔,不为过吧?”时寒微笑。他的称呼,还真是随意。没办法,身份太多了。

赵沐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阿瑾,之后笑言:“自然是不为过。”

“皇叔快过来一起坐吧,好冷的。我们这里有火盆哦!”阿瑾笑着邀约。

齐王爷颔首:“好。”

“看来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怎么这么多人都愿意出门呢?”时寒望着山下缓缓上来的小轿子,感慨言道。

上面隐约可见一个苏字,齐王爷一顿,微微眯了眯眼睛,如今苏家除了苏柔已经没有人了,她这些日子也真是老实了起来,都不肯出门。

阿瑾并不理会那顶轿子,她自顾自的坐下,“快坐啊,怎么,她还值得你们这样站着恭候?”这话说的十分带刺儿。

齐王爷诧异的看了一眼阿瑾,不仅他诧异,旁人也是如此。

倒是时寒带着笑意,他坐到阿瑾对面,微微挑眉,阿瑾看他表情似乎了然,瞪了他一眼。

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就见轿子已经到了这边,苏柔一身雪白的衣衫,颇为单薄,一阵风吹过,她便是晃了晃,可饶是如此,她还是进了亭子,似乎没有想到这里有这么多人,她立时红了脸,微微福下:“小女见过王爷、郡主、各位公子。”

齐王爷见她如此打扮,竟是有几分与苏青眉相似,又一瞬间的发呆,可很快便是反应了过来。

“原来是苏小姐,倒是巧合。”

苏柔本就是冲着齐王爷而来,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见曾经得罪过得嘉和郡主,原来她倒是不那么怕,有事儿姐姐总会帮忙,可是如今他们家已经败了,她过得是什么日子自己心里清楚,这个时候,她哪里敢与嘉和郡主对着来?

听到齐王爷温柔的声音,立时又燃起了斗志,虽然崔敏在此,可是她可不觉得自己比崔敏差多少,崔敏是什么人,她是什么人,根本就不能同日而语!

“柔儿见过王爷。真是十分巧合,想来,也是缘分。”她眨着大眼,满脸的柔情,可当真是不愧于苏“柔”这个名字。

齐王爷挑眉,苏柔表现的这样清楚明白,他如何看不透呢!

想到青眉死之前还希望自己能够纳苏柔为妾,他心中怅然。

“你一个女子,孤身一人就敢上山?”

许是看齐王爷释出了善意,苏柔心中惊喜,但是面上却做忧伤的模样儿。

“今日大雪,我看到这雪便是想到了小时候,那时候哥哥姐姐都在,我们时常一同出门赏雪,虽然现在他们都不在了,可是我却忘不了那一切……”这般说着,苏柔便是落下泪来,“虽然他们都不在了,可是我想,他们也很想来这里赏雪,他们不能来了,我却可以代他们来。很可笑对不对?我自己也觉得很可笑,可是却忍不住这样的冲动。”

苏柔来的时候便是想好,虽然她家人都不在了,可是主打亲情牌总是不会错的。这样只会显得她善良单纯又楚楚可怜。

而苏柔不知道,她这样倒是恰好戳中了齐王爷的点,齐王爷最难忘怀的,便是苏青眉,听苏柔如此言道,立时表情温柔的几分:“你倒是个懂事的姑娘。”

苏柔盈盈的看着齐王爷,眼里有着期待。他曾经便是提出过要娶她,后来她被赵明玉害的落了水,家中又出了大事儿,这件事儿倒是不了了之。如今她只希望他能再次想到这件事儿,她已经不求做妻子了,能做一个侧妃,更差的,做一个妾都是好的。

毕竟,能够进入齐王府总是好过留在苏家,她一个单身女子跟着自己的嫂子,哪里是那么回事儿,而且,苏家的家用已经大不如前,嫂子又把着一切,她厌烦了这样的日子。

既然姐夫那边已经不能指望上,那么她只有另外寻觅一个好的人选。

齐王爷赵沐便是那个被她看中的人。

“我本想着一个人静静的缅怀亲人,倒是不想,这里这么多的人。我……”苏柔羞怯的捏了捏手帕!

看她这样做作,阿瑾终于忍不住了,反正都是跋扈郡主了,欺负人就欺负人吧。

“矫情!做作!装模作样!”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