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24|第 124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24|第 124 章(1 / 1)

崔敏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儿,但是她似乎现在已经习惯了,习惯有问题想要去见嘉和郡主,虽然知道也许不会解决什么问题,但是心里却会觉得踏实。

小翠言道:“小姐要给六王府下帖子?”

崔敏点头:“你照做就是。”

小翠笑言:“小姐与嘉和郡主交好,这点特别好呢!也不知京中那些人是怎么回事儿。整日的胡传小姐的事情,真是太不厚道了。”

崔敏自然知道,小翠是心疼她,不过崔敏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的,也是她心甘情愿这样做的,既然如此,她倒是不觉得难受,只是有些心疼身边的人跟着伤心。

“其实,你不去想他们,也就好了。别人怎么想,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做自己就好。”

…………

时寒是相信崔敏的,崔敏说不认识谨宁,就应该真的不认得,倒不是说对崔敏百分之百相信,只是他善于察言观色,他仔细观察过崔敏的表情,她的惊讶不是装出来的,而她说的那些,也丝毫没有作伪的样子。

既然如此,便是说明她是真的不认识谨宁。

时寒并未去见谨宁,却邀了谨书喝酒,果不其然,两杯下肚,谨书十分郁结:“表哥,你说我娘坑不坑,她让我去问谨宁为什么画崔敏。要命!”

时寒不动声色的挑眉:“画崔敏?”一副惊讶的样子,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

谨书睨了傅时寒一眼,啧啧道:“表哥,你不要装了,府里的事儿,你怎么会不知道,我看啊,我娘该是让你去找谨宁谈,这样才更加靠谱一些。我去也太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

时寒无辜道:“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你想太多了,我每日那么忙,也时常不在府里,不知道不是很正常的么?”

谨书:“表哥,我如果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人,那么我可真是白活这么大了。我不是傻子好么?糊弄傻子也没有这样的啊!”

时寒似笑非笑的,“你可不怎么傻!既然都知道我知道,那还傻什么。怎么样,与谨宁谈的如何?”

谨书叹息:“大概大家最不希望发生的事儿发生了。谨宁真的喜欢崔敏。不过我想,崔敏应该是不知道的。”

时寒挑眉:“怎么说?”

“谨宁前些日子陪母亲去清隐寺拜神,遇见了崔敏。据他言道,他见到了崔敏不为人知的一面,其实崔敏不是像大家想的那个样子,她温柔,淡然,对小动物也很有爱心,根本就不是传言里的女子。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他自然是更加相信自己看到的。”谨书觉得,好端端的,怎么就能让谨宁陪母亲去拜神,这下好了,出了大问题。

“他说,就在崔敏抱起受伤的猫咪温柔一笑的那一瞬间,他就一下子喜欢上了她。”谨书叹息:“真是见了鬼了。”

谨书是抱怨,只是这话听在时寒的耳中,却觉得,还真是说对了。

可不就是见了鬼了么?崔敏其实就是一个鬼啊,一个已经死了的人重新活了,不是鬼是什么!

“你与姨母说了么?”时寒问道。

谨书真是愁死了,他揪头发:“我怎么说,我说谨宁是真的喜欢崔敏?如此还不让我娘亲忧心死。我正在想这事儿如何处理才是最好。”

时寒摩挲着酒杯,言道:“许是……你可以直接告诉谨宁,他与崔敏不合适。皇爷爷不会让他娶崔敏的。一个医术天下少见的李素问都让皇爷爷不喜欢,你觉得,崔敏会让皇爷爷喜欢么?她的名声太不好了。”

谨书更大声的叹息,他冷笑问:“你以为我没有说过么?我第一时间就说了,可是他根本不把我的话放在心里。这个时候完全是他最仰慕崔敏的时候,我说什么,他都不会放在心里的。”说到这里,谨书叹息,“做人真是太难了。”

时寒不知可否,并没有说什么,将杯中的酒饮下。

谨书看他这般,推了他一下:“表哥,帮我想想该是如如何是好。”

时寒摇头:“帮不上忙。”

谨书:“你帮不上忙,你喊我喝酒干嘛,我以为你是找我言道此事的。表哥,说真的,你帮我一下,我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时寒真诚言道:“如若是旁的事儿,或许我还能帮上一些忙,但是这件事儿不行。感情的事儿,最是不由人。若是做的不好了,许是真的会伤了兄弟感情。这吃力不讨好的事儿,我来做,不合适。”

谨书:“你也知道这事儿伤感情,你做不合适,我做也不合适,可是我娘来问我,我如何推脱。如若让父王和母亲掺合进来,更是不妥当。怎么看都是不妥当。我真是闹心。”

“也许,你可以什么都不做。”时寒真心建议:“许是过一段时间,他见的女子多了,也见到崔敏更多的一面,也许就不会继续喜欢她了。人就是这样,你们越是反对,他越是觉得崔敏如何的好,觉得你们不好。”

谨书静静的看着时寒,时寒继续言道:“越是得不到,越是觉得是心中难得的明月光。所以倒是不如顺其自然。总之谨宁是不能提出要娶崔敏的,我也相信,他没有这个胆子。最起码现在没有。”

谨书仔细想了想,觉得时寒说的果然有道理,如若他们强行做什么,谨宁怕是只会反弹,倒是不如这般。

“就听表哥的。”

时寒点头。

其实时寒自然有自己的私心,崔敏不可能永远不嫁人,虽然她说过宁愿孑然一人也要保住全家,但是时寒却明白,这不可能。

如若一定要选一个人,谨宁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也算是很不差了。其实这样也相当于将崔敏彻底的绑在二王爷这条船上,时寒是看好这个形式的。

可是现在他不可能这样说,更不可能这样做,只会让人多想。倒是不如慢慢来。只要别人不管,谨宁的感情确实可能转淡,但是转浓的可能性也是极大的。

时寒希望的是没有人立刻冲出来阻拦,给事情闹大,这件事儿才是彻底没戏了。

只不管是阿瑾还是谨书,都没有想到时寒的这个想法,谨书听到时寒这样说,倒是觉得十分有道理。

“行,表哥,就听你的。这事儿,我也暂且不和父王说了,母亲那里打个招呼便是。”

时寒点头:“你看着办。”

待谨书离开,时寒端着酒杯,笑的意味深长。

“咚咚”外面传来敲门声,时寒冷静言道:“什么事儿?”

小厮言道:“公子,景公子到了,他要见您。”

时寒挑眉,这到了冬天,天寒地冻的,大家倒是活跃起来,一点也不似之前。难不成越是天冷,越是年关,大家越是爱活动?

三更半夜的,景衍还真是很有精神,他带着好酒过来看时寒,见他已经完成了第一波,感慨:“你这自斟自饮?”

时寒摇头:“刚送走谨书,难不成,你来找我也是为了这个?”

景衍嘿嘿的笑:“自然……不是的,我是什么人啊!”

时寒挑眉。

“我这样现用鸡,现下蛋的人,怎么可能没事儿来找你?”景衍自觉自己真是一个诚实的人,现在这样的人已经不多了。

时寒无语,这个时候,他真是无言语对,难能见到这样厚脸皮的人。

“那有事儿,就直接说,我有点累了。不怎么想应酬你!”

景衍嬉皮笑脸的:“我知道,你与六王府关系极好。”

时寒挑眉:“然后呢!”

“那个……”景衍脸红对手指:“那个……我……我……我突然发现,自己有点喜欢赵滢月。你要不要帮我一下?”

时寒扑哧一口酒直接喷了出来:“这么娘们,真是不怎么像你。”

景衍凑到时寒身边,嘀咕:“我突然就觉得,她有点可爱,我说真的,你帮我还不好?”问完了,还眨眼,十足的女里女气。

时寒其实已经料到了景衍会喜欢赵滢月,只是没有想到,这个人自己发现的这样早。不过……越早,倒是越好!有了人在前边挡着,赵谨言也没那么针对他了吧!这也是他不断的让景衍接触滢月的缘由。如今看来,真是一切都极好!

“可是你该知道,我自己都没有成功!”时寒作势为难。

如果帮他迅速成功,那么自己还不是要直接对阵赵谨言,如此可就不美了!

景衍一甩头,言道:“那是因为你不招人喜欢,我这样招人喜欢,只要好好表现,一定会成功!”

时寒微微眯了眯眼睛:“送客!”

完全不想见这个人了。

景衍:表酱紫!我错了,吐槽你是不对的!

“表弟,你是我嫡亲嫡亲的表弟,不要这样啊!”

傅时寒:“不好意思,我不招人喜欢的原因就是太过小心眼,呵呵!”

景衍捂脸:“你看你,总说什么大实话呢!呃……不是,表弟,你是我嫡亲的表弟,不至于这样对我吧?你帮了我,我也可以帮你啊!”

时寒:“我不太需要别人帮,我是靠小心眼走天下的!”

景衍=口=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