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22|第 122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22|第 122 章(1 / 1)

自从诗蓝成亲,真的极少见阿瑾,这次邀约,阿瑾简直是小陀螺一样迅速的就赶到了二王府。既然是到了二王府,阿瑾自然先去拜见二王妃,此时诗蓝正和二王妃一起,阿瑾倒是也不用两边跑了,微微一福,阿瑾含笑言道:“嘉和见过二伯母,也见过嫂子。”后面那句“嫂子”,说的十分的意味深长。

诗蓝红了脸:“你这丫头,你调侃我。”

阿瑾诧异的挑眉,委屈的样子:“我怎么会调侃你呢!嫂子误解我了。”

诗蓝嗔道:“你莫要糊弄我,我分明就看到你眼里的笑意了。母亲,你看阿瑾,都这么大了还淘气。”

阿瑾才不管那些,她挽住了二王妃的胳膊:“二伯母才不会说我呢,我说的都是实话咧!”

言罢,阿瑾笑嘻嘻的将头也靠在了二王妃的肩膀上。

诗蓝笑眯眯:“真是个会讨巧的坏丫头。”

诗蓝吐了吐舌头,啧啧:“我哪里坏了,哪有这样欺负人的。怎么?嫂子是要和二伯母一起欺负我么?当心我告诉二伯父和谨书哥哥。”

诗蓝正要说话,就听门口丫鬟禀道:“启禀王妃,时寒公子求见。”

两人分明是一起进门,现在又要一前一后过来,不消说也知道是阿瑾的提议。二王妃似笑非笑的看向了阿瑾,而诗蓝更是不客气:“我看呀,嫂子这个词,将来是怎么叫还真是未可知了。”

可不正是如此,谨书是阿瑾的堂哥,诗蓝是她堂嫂;可是换一个方面看如若阿瑾嫁给了傅时寒,那么便又是诗蓝的表嫂了,谁让傅时寒是赵谨书的表哥呢!

二王妃仔细一想,也是笑了出来:“说的可真是这么个道理。”

说话间,时寒进门,他打过招呼便是坐下。

二王妃忍住笑,轻松言道:“时寒,如若你和阿瑾一同回来,一起过来便是,犯不着这样一前一后的。总归我们也是心里清楚。咱们都是一家人,不用做这样的表现。”

如若一般人,说了这话,怕是就要含羞带怯,可是不管是时寒还是阿瑾,都是一副“这事儿很正常”的表情,两人丝毫没有一点羞怯。

“其实我只是回房去换个衣服,倒是不想让姨母误会了,不过您放心好了,往后我定然和阿瑾一同进门。”这话说的语义双关。二王妃立时笑了起来,这是说,要给她娶一个外甥媳妇儿回来了么?

阿瑾:“那行啊,以后二伯母或者嫂子想见我,直接让傅时寒过去接我就可以看了,这样不就可以一同进门了么?”

阿瑾这样坦荡,倒是让二王妃无言以对。

不过二王妃一直觉得,阿瑾和小时候比,基本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不说其他的,就是看这个行为习惯就清楚了,小时候便是如此,特别喜欢让她抱,现在每次来了也挽着她的胳膊,亲亲热热的,丝毫不见生分。

“其实这次叫阿瑾来啊,是二伯母有事儿找你呢!”二王妃笑眯眯的捏了捏阿瑾的小脸蛋儿,果然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好玩儿,这小姑娘,最可爱了。

阿瑾笑眯眯:“那二伯母为什么不直接唤我过来呀,还要让嫂子给我下帖子。你这样,倒是让我以为嫂子在这边受了什么委屈,要喊我来打架呢!”最后一句话是对着诗蓝说的,不过话中的调侃之意人人都是清楚。

诗蓝笑道:“竟是胡言乱语,刚才说你,你还不肯承认。你看,这可不就是开始调皮了么?这里哪有人会欺负我。只有你在的时候,我才会受欺负呢!”

阿瑾无辜的摊手:“是呀是呀,没有人会欺负你,谨书哥哥只会疼你。可是,我又哪里欺负你了呢!我特别无辜哎!”

诗蓝因为阿瑾的话羞红了脸,本来她该是冷静,阿瑾才是那个该娇俏捂脸的,可是现在的情况怎么反了过来?诗蓝觉得,不是她太奇怪,一定是因为表妹太奇怪的关系。

“好了好了,你可别欺负你嫂子了。我看啊,诗蓝性格温柔,哪里是你这个小姑娘的对手。”二王妃笑眯眯。

阿瑾哀怨言道:“二伯母果然不疼我了,有了儿媳就忘了阿瑾的好,嘤嘤!”

二王妃:“你这丫头,每年给你送这送那的,都白疼你了。”

阿瑾:“嘤嘤!”闹够了,阿瑾靠在二王妃身上:“二伯母,你找我有啥事儿啊!”

时寒见她仿佛没有骨头一般,无奈言道:“你就不能好好坐着?”

阿瑾挑眉:“我这不是坐着,难道是躺着?”

时寒:“……”

二王妃见时寒吃瘪,顿时笑了起来,她平日里可没看见这孩子有这样无奈的表情,如今这般真是极好的。

越想越觉得畅快,二王妃竟是笑了起来,笑够了,指了指时寒:“我们女子间要说些悄悄话,你出去吧。”

时寒挑眉:“有什么话是我不能听的么?”虽然如此言道,但是却站了起来,似乎要离开。阿瑾欢快的摆手:“回见回见!”

口气里满满的欢乐。

这样欢乐的语气,倒是让时寒笑了出来,他满眼柔情的看阿瑾:“晚饭在这里用,之后我送你回家。”

言罢,转身离开。

诗蓝真心言道:“真是鲜少见时寒公子这般的温柔,怪不习惯的。”说话的功夫还揉了揉胳膊,仿佛十分不习惯。

二王妃笑:“你叫表哥便是。不过……时寒还真是很难如此啊!”

阿瑾才不理会两人的调侃,她支着下巴看二王妃:“伯母,你到底有什么事儿啊!怎么还不能让时寒哥哥听呢!”

二王妃使了个眼色,她身边的贴身婢女立时去了门口,阿瑾挑了挑眉,这是干啥?怕傅时寒没走?啧啧,你也有被人防备的一天!

“二伯母,到底出了什么事儿?难不成……难不成和时寒哥哥有关系?”阿瑾惊讶。

二王妃摇头:“这事儿和他无关,但是却也不能让她知道。”

这是二王妃终于收起了笑容,她表情有些惆怅,看着阿瑾,认真问道:“阿瑾,你告诉二伯母,你与崔敏这个人,关系如何?”

阿瑾一怔,随即点头:“还算是不错的。二伯母怎么提起崔敏了?可是有什么问题?”她惊讶的捏住了裙角,生怕听到二伯父看上崔敏这样的世纪大笑话。

二王妃再次追问:“关系极好?那她为人如何?我可知道,外面谣传的不太好。”

阿瑾想了想,斟酌言道:“崔敏的为人还算是可以。外面那些谣传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我也不太清楚,许是以讹传讹,许是真的确有几分。不过二伯母真的不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么?我想,你告诉我怎么回事儿,我会更好的判断该是如何与你言道。”

二王妃反驳:“如若我先说了,你还会客观的说么?”

阿瑾:“自然,我这个人最客观了,你不觉得,我做事儿特别妥当么?”她微微挺胸夸奖自己,看她这样可爱,二王妃笑了出来。

“怪不得你娘说,你最会哄人,可不就是如此。”

阿瑾娇嗔:“我娘怎么可以在外面说这样的大实话呢!真是……真是让我觉得十分害羞呢!”

听了这话,诗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不过似乎也察觉到这样笑不妥,她立时便是用帕子掩住了嘴。

二王妃倒是没说什么,她微微叹息,言道:“其实我问你崔敏如何,是为了你谨宁表哥。”

阿瑾一愣:“谨宁哥哥?崔敏和他有什么关系啊?”阿瑾肯定,两人必然不算熟稔。按照崔敏现在的状态,会与男子深交才怪呢!

二王妃叹道:“说出来也不怕你这丫头笑话,我在你二堂哥的房间里发现了许多他自己画的画像,里面的女子俱是崔敏。我想,他该是对崔敏有意。只是……只是崔敏这样的风评,如何适合我们二王府?倒是诗蓝提醒了我,她想到你与崔敏还算是熟识,因此我便是赶紧找了你来。可是照你这样说,你也不敢肯定,崔敏就是一个好姑娘啊。”

阿瑾瞪大了眼睛,她不可置信的问道:“谨宁哥哥喜欢崔敏?我的妈呀,好惊悚!”阿瑾一不小心,连现代的话都说出来了,但是好在啊,二王妃和诗蓝都不怎么在意。

二王妃言道:“可不正是。你看,你都如此的震惊,可见这件事儿绝对是吓人啊。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和崔敏接触上的。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崔敏勾引了他?那日百花宴,她也是那般勾引齐王爷的,外面都传开了。”

越想越是糟心,二王妃叹息:“我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阿瑾张了张嘴,她想为崔敏辩解,可又觉得,这话不该让自己来说,毕竟,崔敏怎么想的没人知道。

“我觉得,会不会有什么误会?也许谨宁哥哥根本不喜欢崔敏,他只是想要找一个有特色的人画一画?你知道的,有时候练习画画,陶冶情操不代表就一定喜欢那个人的。我有时候还在家里画小狗呢!也不代表什么呀!”

可这样的安慰并不能让二王妃放松下来,其实她也是个开明的母亲,谨书喜欢沈诗蓝,她便是也乐见其成,后来皇上赐了婚,更是锦上添花。

但如若那人是崔敏,便是又有几分不同了。三人成虎,崔敏的名声太不好,而且,她曾经亲眼见过崔敏妖娆的挑逗齐王爷,这样的女子,如何适合他们家谨宁呢!

“不是我对崔敏有偏见,只是、只是崔敏那些行径,委实与一个正经女子不同。就算我勉强同意,你皇爷爷怎么会同意,外人又会如何看呢?”

阿瑾认真言道:“既然二伯母都想好了,又为什么要问崔敏为人如何呢?按理说,崔敏为人如何都与您没有什么关系的。其实只要皇爷爷不吐口,就算是二伯父也不能擅自决定谨宁哥哥的婚事,不是么?”

二王妃咬住了唇,仿佛十分犹豫。

诗蓝见状,帮着补充:“其实,娘也是希望小叔子高兴。能够娶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得偿所愿,该是何等的幸事。可是现实却又有各种不妥当。娘内心纠结的很。”

阿瑾也想到了这一点,如若一开始就想棒打鸳鸯,二王妃不必找她来询问崔敏为人。可是就算是崔敏是个好的又如何呢?现实有许多情况都是不能避免的,而且二王妃亲眼见到过崔敏对齐王爷的示好。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不管别人说了什么,她心里其实都更加认同自己所亲眼见到的那个结果。

“二伯母让你一个小姑娘过来,又和你说这些,其实很不妥当,可是你该知道的,二伯母实在是有些急了。所谓病急乱投医,大抵就是如此。”

阿瑾颔首,握住了二王妃的手:“我知道二伯母的想法。如若我将来有个儿子喜欢一个名声不好的女孩子,我想我也会这样着急的。”她认认真真言道。

二王妃笑了起来:“你这丫头,想的倒是长远。”

阿瑾有意让她高兴,嗔道:“我自然要多想啊,我小时候就幻想自己长大要嫁给怎样一个大英雄呢。”

二王妃也是个人精儿,虽然人人都言道她是所有王妃之中最为冲动的,但是实际如何,她自己心里清楚。能够抓住二王爷的心,能够看顾好二王府,凭借的可不是一股子冲劲儿。

她清楚阿瑾是为了让她宽心才故意那般言道,领会的拍了拍她的手:“你这小姑娘,真是个懂事儿的。”

阿瑾认真言道:“其实我知道二伯母不是那种相信别人谗言的人。您也希望谨宁哥哥好,可是现在的情况是,就算是二伯父,他也未必能够决定谨宁哥哥的婚事啊!皇爷爷嫡出的孙儿可是不多,我哥哥已经娶了素问姐姐。当然,我一千个一万个喜欢素问姐姐,但是皇爷爷未必这么想。除了我哥哥,便是您府中的谨书哥哥、谨宁哥哥,三王府的谨安哥哥、谨玉哥哥了。皇爷爷就这么几个嫡出的孙子,怕是一定要自己指婚的。您希望谨宁哥哥如愿,可现实的情况极为困难。”

二王妃颔首:“你是个好孩子,懂我的为难。其实我很纠结,既想左又想右。结果左右为难,其实,我哪里有这样的权利决定这件事儿呢!现在想想,有时候倒是觉得,我还不如一般的人家,如若是一般人家,我想来还有几分说话的权利。”

阿瑾不赞同的样子:“二伯母不要这样说啊,如若嫁到一般人家,您怎么会有二伯父这样好的相公呢,又俊朗又能干又英伟,简直是京中女子的梦中情人啊!而且,您还有两个超级帅气的儿子。”阿瑾对手指笑:“如若您嫁入一般人家,哪里会这样幸福。”

二王妃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倒是不知道,你二伯父竟然还是什么梦中情人,你都是哪里听来的胡话,小姑娘家家的,说话也不注意。”

阿瑾认真道:“二伯母可莫要不相信我啊,二伯父真的是梦中情人啊!你看看京中这些男子,是不是二伯父是最拔尖的一个?”

二王妃:“你竟是胡说,真看是你自家人了,嘴巴抹了蜜一样的夸,小姑娘们不都喜欢你时寒哥哥那样的俊朗少年么?哪里会喜欢一个半老头子。”

阿瑾半真半假的言道:“那您可就说错了哦,越是那样成熟的男人,越有魅力。二伯母可要看好了二伯父,免得被小姑娘勾走。至于谨宁哥哥这样的少年郎,啧啧,哪里什么魅力,说不定啊,崔敏连谨宁哥哥是谁都不知道。”停顿一下,阿瑾继续言道:“更指不定,谨宁哥哥也根本就不喜欢崔敏。一切都是一个误会,您啊,就是想太多,有问题直接去问谨宁哥哥啊!如若您觉得自己做娘亲的去问有点不好意思,不是有能用的人么?”阿瑾指了指诗蓝。

诗蓝顿时懵了:“我问?”

阿瑾扶额:“二伯母,您儿媳真是憨直啊。我说的。是谨书哥哥啊!做哥哥的,怎么可以不关心弟弟呢!对吧?”

二王妃这时也平静了下来,她见过许多的事儿,可这事关自己儿子,便是让她有些失了分寸,阿瑾说的对,她就算不好问,也可以让谨书去问啊!

“阿瑾说得对。”二王妃含笑:“时寒说了,可要将你留下用晚膳。等会儿二伯母吩咐小厨房去给你做几个好吃的。”

阿瑾:“哎!”

二王妃叹道:“也许,真的是我想多了。我也祈祷,真的是我想多了。”

虽然看似松了一口气,也平静了下来,但是二王妃还是蛮担心的。毕竟,能够这样一张又一张的画一个人,说不是喜欢,总是有些牵强。如若不喜欢,又有什么样的原因令他不断的这样做呢?

看二王妃还是愁眉不展,阿瑾言道:“谨宁哥哥那么聪明的人,他会知道自己做什么的。二伯母要放宽心。”

虽然阿瑾一个劲儿的逗二王妃开心,可是阿瑾看的出来,她的开心里还是有许多的担心,不过这件事儿,阿瑾并不想过多的掺合,总是不太好的。

待到傍晚离开,时寒亲自送阿瑾回家,阿瑾看夕阳下的时寒一身墨绿衣衫,剑眉星目,顿时移不开眼。时寒哪里不知道她的小心思,勾唇笑了出来。

“来,你这件披风有点薄,披着我的。”时寒将自己的大厚披风披在了阿瑾身上,阿瑾顿时觉得暖洋洋的,只是如此这般,傅时寒便是只着衣衫,阿瑾连忙吩咐小厮:“你快些回去再给你们公子拿件披风。”

时寒摇头:“不用,我与你一起坐轿子里就好。”

阿瑾=口=

“哦,好!”

阿碧觉得,傅公子真是太奸诈了,真的,真的太奸诈了!

等进了轿子,时寒看阿瑾发丝垂了下来,伸手为她弄好,笑言:“你小的时候,我时常帮你梳辫子。”

简简单单这样一句话,竟是让阿瑾突然就红了脸。

别人调侃没有,时寒变相表白也没有,这样简单一个动作,这样简单一句话,阿瑾却突然红了脸。

时寒见她绯红着脸蛋儿,不说话了!

两人坐在轿中,也不说话,就静静的对视,许久,阿瑾终于回神。她仿佛从魔咒中跳了出来:“我、我突然觉得,你很好看。”

时寒挑眉,嘴角噙着笑:“我不是一直都很好么?我以为你一直都知道。”

阿瑾红扑扑的小脸蛋儿感觉热热的,不过还是呛声:“往日也觉得好看,可是和我没关系。现在觉得,好像有那么丁点关系了。”

时寒长长的“哦”了一声:“哦。原来有点关系了!你……喜欢我吖?”

阿瑾红了脸,不过她不甘示弱:“明明是你喜欢我啊!你还想娶我来着,你还在我家拍马屁来着,我都明白的!”

时寒诚实的点头:“是呀,你说的都对!那么,你也有丁点喜欢我的对不对?”

阿瑾红了脸,眼神四处飘移,飘移够了,伸出小手指:“只有指甲大小那么一点点喜欢!”

“这么……大呀!我想,如此就是很好。”时寒微笑了出来,真的,这样就很好!从没有到有,到现在这么大,想必假以时日,会更加多,多到你再也比不出来!

阿瑾:“对,就这么大,你不要想太多。”

时寒微笑:“好,不想。那么阿瑾现在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会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喜欢我了么?”如若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怎么会突然如此呢!

阿瑾一顿,言道:“我突然发现,其实和一个喜欢的人能在一起,挺不容易的。所以我觉得,做人要正视自己的感情。”

时寒微微眯起了眼睛:“你说的是谁?”

阿瑾似笑非笑的言道:“你猜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