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21|第 121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21|第 121 章(1 / 1)

阿瑾看着时寒,疑惑的上下打量,随即言道:“我怎么觉得,你像是拐带小红帽的狼外婆?”

时寒挑眉:“小红帽?狼外婆?”

阿瑾解释:“就是小时候我给你们讲的故事啊!还记得不?”阿瑾觉得,幸好小时候有铺垫,不然真是分分钟露馅。果然自己也是智慧型的么?

时寒颔首:“我自然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只是感慨,你怎么会将自己看成小红帽,又是如何将我看成狼外婆,这实在是不太符合实际!”

阿瑾:“你本来就在诱拐我,不要当我是无知少女,可以随意被别人欺骗。哼唧!”阿瑾扬着头,十分傲娇。

时寒默默的垂首:“……”

“你骗不了我的。”阿瑾补充。

时寒抬头,勾起唇,阿瑾看他灿烂的笑容,就觉得受到了蛊惑,喵了个咪的,这小年轻真好看!

时寒:“嫁给我,其实有很多好处!”嗓音真是如春风般温暖人心。阿瑾不自然的用舌尖扫了下下唇,问道:“什、什么好处?”

时寒微笑:“很多!例如,你收获天下第一美男子一只。”

阿瑾:“人这么自恋,不好吧?”

“例如,我十分会算计,你想针对谁,只要简单告诉我就好了。”

这种诱拐手段,真是让阿瑾忍不住想吐槽,需要这么没有节操么?

在傅时寒看来,似乎是需要的。

可是阿瑾内心却在腹诽,如若你真的如你自己说的这样厉害,为什么不去收拾傅家呢?你不是恨傅家恨的牙痒痒么?可见,你还是没有那么厉害。当然,阿瑾是不会问出口的,作为一个被穿越大神眷顾的穿越者,她还没脑残到去戳人家的伤口,人总是有些伤心事儿的,傅时寒也不例外。

而她不知道的是,就算她问出口,傅时寒也不会当做一回事儿,他因为母亲的遗愿不会动傅家,这一点,他一点也不介意告诉阿瑾。

看阿瑾似乎不为所动,时寒继续言道:“例如,我还很有钱!”

阿瑾冷哼:“有钱?有钱你有得过景衍么?哎,对了,最近景衍怎么又不见了。”这样神出鬼没,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时寒微笑:“你为何……如此关心景衍?”

阿瑾=口=,她对手指:“你是嫉妒景衍了么?”

时寒:“呵呵!我是嫉妒他会被你算计么?你会这样关心一个人,必须是有所图谋。”时寒觉得,自己真是分外了解阿瑾!

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继续言道:“景衍没有我钱多。你要知道……他的钱多,那是丞相府的钱,我的钱,可是我自己的。他有的,我都有;他没有的,我也有。”

阿瑾默然……

时寒:还不为所动么?还有什么可以用来勾引阿瑾?

阿瑾突然:“大哥,请收我做小弟吧!”

这样突然,委实吓了时寒一跳,不过他很快便是反应过来:“我需要的……是阿瑾答应做我的小媳妇儿啊!”

阿瑾惆怅望天:“可是我不怎么想那么早嫁人。而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怎么能不按正常程序走呢?”

时寒秒懂,了然状:“那我明白了,其实你同意了,只是碍于面子,不能主动说出来,好了,你不用担心,我懂。稍后,我会向王爷和王妃提亲的。”

阿瑾斯巴达了!傅时寒懂了什么!他们鸡同鸭讲了什么!还能不能好好沟通了?

阿瑾眼看着傅时寒得意洋洋的走了,然后一脸的不解,她……这事儿闹的。好像给自己卖了呢!

…………

崔敏听了嘉和郡主的话,深深觉得极有道理。不过她想,不管是什么人,皇上、七王爷亦或者其他人,只要她表现的不好,那么这事儿必然会成为她嫁给七王爷的绊脚石。

皇上和七王爷会不乐见。而其他人……其他人知道了也会将此事捅出去。多好!

果不其然,没出几日的功夫便是传出崔家小姐人美心毒的谣言。谣言之所以是谣言便是因为他的没有证据。其实人就是这么奇怪,如若一个长得巨丑无比的人嚣张跋扈为人阴险,大抵人只会觉得果然如此,却不会有更多疑惑。而崔敏这样貌美如花的女子苛待下人,满嘴粗话,这样才会让大家迅速流传开来。

大抵这就是一种极大的反差吧!

不过又有人言道,其实想想,崔敏言行不一,也是有可能的,毕竟,当初还勾引过七王爷呢!这样的大户人家女子,比起小门小户尚且不如。

阿瑾得知一切,感叹崔敏倒是个听话的姑娘,她约见了时寒,时寒并未就这件事儿言道其他,只是微笑。阿瑾又是一番疑心,没办法啊,傅时寒就是这么奇怪。

就在这样的怪圈里,萧瑟的秋日转眼到了寒冷的冬日。

不过阿瑾想,事情大概是皆大欢喜了吧。皇爷爷没有再提赐婚的事儿,而虞贵妃娘娘反而是赏赐了她许多的珍宝。贵妃娘娘言称,换季了,阿瑾也该有些新的首饰来配衣衫。阿瑾默默:好奢侈!

只是,这些珍宝真的不是因为她搅黄了七王爷和崔敏的婚事的奖赏么?阿瑾就有这样的感觉呢!虞贵妃特别不想让崔敏嫁给七王爷,这种迫切的感觉别人或许不懂,但是阿瑾却感受的极为深刻。

虽然外人不曾知晓,但是虞贵妃却想多了,她偷偷透漏了消息,之后阿瑾便是约见了崔敏,甭管谁约谁,反正崔敏传出了不好的消息,之后这件事便是不了了之!怎么看,都似乎是阿瑾在其中做了什么!

虞贵妃很开心,阿瑾也很开心。一个是得偿所愿,一个是盆满锅满!

阿瑾想,除了皇爷爷放弃之外,其他人都应该蛮高兴的吧,要知道,崔敏也不怎么想嫁人。

而阿瑾不知道,这件事儿还有更多的内情。

四王府。

四王爷与身边万三言道:“今次的事儿,你做的很好。”

万三言道:“多谢王爷夸奖。”

四王爷言道:“如若不是本王在宫中偶然得到消息知道父皇打算将崔敏许给齐王爷,也不会这么顺利。”

“近来齐王爷十分靠拢五王爷,如若让他娶了崔小姐,崔大人必然要靠拢齐王爷,齐王爷又与五王爷交好,其实,五王爷太过壮大于我们并非一件好事儿。”万三言道。

四王爷点头,这个道理他自然懂,如若老五与他平分秋色亦或者是强过他,许是老五就不会与他在站在同一战线。

“我要的,是老五彻底靠拢我,如若不然,我们便是又多了一个强大的敌人。虽然赵沐不能争夺皇位,但是他靠拢哪一个,也是会起到相当大的作用。在赵沐与老五还交好的阶段,我不能让他的势力更加壮大。不过如此倒是也好,瞌睡了便是有人送枕头,竟是不想,崔敏外表看着很不错,实际却是那样的性子。”

万三含笑:“自然是的,其实想想崔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好人家的女儿,怎么会是那般风骚的模样!”

四王爷摸着下巴,微微眯眼:“倒是可惜了这样一个美人。”

万三立时领会四王爷意思,言道:“王爷,不如……不如趁着崔敏风评不好,没人要她,将她纳到咱们府里。这样的美人,便是什么不做欣赏也是好的。”

谁想,四王爷并不乐意,他摇头:“算了,我倒是觉得不妥。父皇不是傻瓜,如若我这个时候表现太过明显,许是他就会明白那些谣言是我们传出来的。再说,崔敏行为不端,委实不适合来我们府中。我们府中已经有一个不知事儿的泼妇了,我不想再有第二个。这么多年我真是明白一个道理,女子空有容颜,实在不行。这样的草包,可真是怕一不小心便是将她点燃。”

万三笑了起来:“王爷太风趣了。”

四王爷挑眉:“既然崔敏那边的事儿了了,便是将咱们的人撤出来。我不想让旁人怀疑。”

万三言道:“属下知晓。”

万三并没有住在王府,虽然时常过来王府这边,但是总归不是每日,万三抓住一切机会见明依。

可纵使如此,也不是每次都有这样的机会!

今日便是极好,趁着四下无人,万三连忙去见明依,明依心情正是郁结,见万三到了,也不理会他。万三不知她为何如此,小心翼翼的哄着:“你怎么不开心了?可是明玉欺负你了?”

明依将手中的帕子摔在桌上,嗔道:“你说,你答应帮我将许幽幽的孩子落了,为何到现在还是不做,算起来,她如今已经怀孕六个多月,在有些时日,孩子就要生出来了。你这哪里是帮我。我让你处置崔敏,你又做了什么呢?她也是好端端的。还有明玉、还有阿瑾,他们都好端端的,这就是你帮我?你根本就是糊弄我,你根本就没有将我放在心上,你说,你是不是如此?”

听到明依这般的怨怼,万三立时解释:“我都是为了你好,许是你现在还不明白,但是日子久了你便是明白了。如果做得太过明显,只会让人怀疑。而且,你看,我这不是趁着机会诋毁了崔敏么?现在她的名声已经如此的差,也算是间接的帮了你啊。至于许幽幽,明依,许幽幽的孩子不能轻易落。你该是知道你爹多么重视这一胎,如果我们做的明显,那么只会害了你们。”

明依不说话,冷冷的看着万三,一字一句:“我要的,不是那么简单的诋毁名声。我要崔敏倒大霉。再说,许幽幽怎么就不能处置了?”

万三解释:“你是女子,自然看不长远。如若你爹想要角逐帝位,必须有一个儿子。不然这事儿必然没戏。所以就算你不稀罕,许幽幽这个孩子,也还是生下来于四王府才更有利。”见明依要说什么,万三解释:“我知道你想说,让她落了胎。旁人怀了才能放到你母亲身边。可是,明依,你母亲已经不是四王妃了。如若许幽幽真是没了孩子,相对来说,王爷更会将孩子放在她的身边。要知道,你娘已经有你们两个了。而且,这四王府的后院,如今可都在许幽幽手里。原来还有个木妍分宠,可是现在木妍也死了。”

明依:“那可如何是好。”

“放弃你母亲,示好许幽幽。毕竟,你可是从来没有得罪过许幽幽的。我仔细的为你想过了,如果你站在许幽幽这边,其实更合适。你母亲……她太蠢了。”万三支招。

明依:“这怎么行,虽然我不喜欢我娘,可是,如若我不站在她这边,不是更让别人诟病么?”

万三狡诈的笑:“我自是有法子帮你。你且放心。”

明依咬唇。

“只是此计策需要你稍微吃点苦,苦肉计,不管何时都是有用的。一个软弱,单纯,善良的女孩子,明依,我相信你能做的很好。”

明依疑惑问:“我这样,真的可以?”

万三笑:“当然。知道自己母亲想要做坏事儿,却又没有办法阻拦。将一切揽到自己身上,这是何等的仁义?你放心,我会在旁边好好劝王爷的,断不会让你太才吃亏。”

明依终于颔首:“都听你的,万三哥,你待我真是太好了。”

万三笑:“你要相信,我一切都是为了你。至于那个崔敏,你以为她只是名誉受损么?她失去的,是自己极为向往的齐王妃之位。”

明依诧异:“什么!这事儿……这是怎么回事儿?”

万三:“你且听我道来……”

…………

没几日的功夫,四王府便是传出了消息,原来的四王妃又打算害人,而这次,她要害的竟然是许侧妃的孩子。如此想来,实在歹毒心肠。

如若不是明依郡主最后一刻打翻了药碗,许侧妃怕是就要中招。而打翻药碗之后明依又坚定的将此事揽到了自己身上,如若不是四王爷明察秋毫,怕是就要让这个姑娘背了黑锅。想来她也是看不惯母亲这样卑劣的行为,但是又因着孝心不敢多说。

如此隐忍,善良,有孝心的女子,当真是收到了一番赞扬。

阿瑾在府里得知一切,一口茶就这样喷了出来,她可不觉得,明依是这样好的姑娘。

此时时寒正陪着阿瑾,看她如此失态,笑了出来:“你这样实在是有点太过讶然了。其实你不是该早就知道明依的性格了么?至于这么失态?”

阿瑾擦了擦嘴,撇嘴言道:“不一样呀!我这不是因为太过讶然,而是因为被恶心的。这个剧本真的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么?真是太恶心了。不过……细想想,真是好适合她。喵了个咪的,真是好大一朵白莲花!”

时寒:“恶心恶心也就习惯了。不过我倒是挺诧异她能做出这样的选择。而且,这戏本果然不错。”

阿瑾:“对呀,真是奇葩。”

时寒歪头看阿瑾,认真问道,其实这一点,他很早就想问,但是却一直没有开口,如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时寒倒是就直接问了:“有件事儿,我想问你。”

阿瑾:“你说呀。”问什么呀,还要这样认真,真不是傅时寒的性格啊!

“原本的时候,谁惹到了你,你丝毫都不客气。可是为什么对赵明玉、赵明依,还有阿蝶会那么容忍。这不太像你的性格。他们这样三番四次的,你不是该啪啪打脸么?能够忍下来,让我很奇怪。”时寒盯着阿瑾,认真问道。

阿瑾:“我傻么?”

时寒摇头:“倒是不太傻。”

阿瑾愤怒:“那你的意思还是傻!”这话,聊不下去了。

时寒不再开玩笑:“你自然是伶俐的一个小姑娘,可是我倒是不明白你的意思了。”

阿瑾扬头,言道:“如今前朝皇位之争十分白热化。虽然我们看似平静,可是实则全然不是如此。其中暗潮汹涌,不说我也明白。而这个时候,我不能太过和别人争执,特别是四王府的人,自然,我是可以和他们对着干,可是如若一下子给人踩死,这就不太好了。我不想皇爷爷想太多,如果踩不死,那么就没什么意思了。我娘有句话说的对,如若不能一击即中,直接让他死掉,倒是不如不动。这样既能麻痹敌人,又能静待机会。”

阿瑾看着窗外已经渐渐开始飘起的雪花,笑着言道:“虽然我们都是后宅女眷,可是我是郡主,有封地的郡主,我哥哥是王府的世子。我可不敢保证,皇爷爷不会看中我哥哥。他不觊觎皇位,我们家就该拿出不觊觎的表现。很多时候,后宅和前朝,其实也息息相关!”

时寒带着笑意颔首,他原本就觉得阿瑾聪慧,如今看来,果然是如此。只是……她却是想偏了,她能够指点好崔敏,却看不清楚自己所面临的现实。

“阿瑾。”时寒轻柔开口,这样柔柔的语气,实在让阿瑾觉得麻酥酥的。很多时候,阿瑾都怀疑,傅时寒是在对她使美男计,真的,不骗人!

“你想说啥?”

时寒认真:“其实,越是不觊觎皇位,你越是该张扬跋扈。你呀,你是怎么告诉崔敏的,你还记得么?”

阿瑾反驳:“可是我倒是和你相反的理解。我张扬跋扈了,他们不会觉得我们家有想法么?”

时寒挑眉:“你怎么会这么理解呢!你越是张扬跋扈,你们家越没有机会成为皇位的继承者。相反的,你乖巧了,倒是反常了。”

阿瑾仔细想了想,撸袖子:“那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大杀四方了?”

时寒看着她白藕一样的小胳膊,微微扬眉:“阿瑾啊!我发现,你只会在我面前这样。”

阿瑾:“那样?”

“就是撸袖子表达自己的情感。自然……”时寒停顿一下,意会的笑:“自然,我们关系不同于旁人,但是你还是稍微注意点比较好。毕竟,还有外人呢!”他扫了一眼阿碧。阿碧一个杯子差点落到地下,她立时往后退了几步,退到大概听不到话的位置,自己吁了一口气。傅大人说话,真是太吓人了。

阿瑾翻白眼,懒得理这个人的自恋,她笑言:“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可不客气了哈。”

时寒无辜的挑眉颔首:“自然可以。”

阿瑾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过去的事儿,我再去翻,总归是有点不好看。如若谁再惹我,我可不客气了。要知道,之前让阿蝶疯掉,我可是绕了一个圈。早知道不那么麻烦了。”

“阿蝶那事儿,绕一个圈总是对的。只是、只是虞敬之似乎有几分了然。”时寒静静的观察阿瑾的表情,见她不以为意,勾起唇。

“就算知道又怎么样呢?难不成,他还要来帮阿蝶?不过说起来,阿蝶他们似乎还不怎么死心呢!”阿瑾:“我实在懒得理她。”

“郡主,二王府下帖子邀您过府一叙。”阿屏匆匆而来。

时寒见她这般不识趣儿,默默的看了她一眼,阿屏瑟缩一下,颤抖言道:“二王府、二王府似乎颇为着急。”

阿瑾接过帖子,笑了起来:“是诗蓝表姐。”

原来下帖子的,正是二王府的世子妃沈诗蓝。

“她成婚之后,你们接触倒是不多。”时寒言道。

阿瑾点头,自从诗蓝成亲,他们的接触确实少了,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沈诗蓝要学习的,要接触的,自然是比阿瑾多多了。做人家媳妇儿和在家做姑娘总归不同。

“诗蓝表姐似乎比较着急的找我,不知是出了什么事儿。”阿瑾蹙眉,“如若不是要紧的事儿,她不会如此着急的。”

时寒:“我陪你回去。”

阿瑾:“……”这厮光明正大的翘班在这里摸鱼,如今还要陪她回去,真是、真是太大胆了!不过这样的事儿,倒是也没什么人管。

阿瑾禀了六王妃,便是与时寒一同出门,走到门口,见到六王爷,阿瑾笑眯眯的打招呼:“阿瑾见过阿爹。”

六王爷看阿瑾出门,问道:“你们这是出去约会么?”

阿瑾=口=

“好好玩儿!我是一个开明的爹爹!”热情的挥手。

阿瑾:这是闹哪样!

时寒:“王爷真是一个好父亲。”

六王爷感动:“时寒真是有眼光,我的儿女还没这么说呢!不过这当爹的,可不就是全心全意为了儿女么!呵呵!”

时寒:“所以我一直都说,自己最是羡慕谨言他们几人。想来虽然大家不说,但是京中不少人都是如此想的吧。”

六王爷拍胸:“你们也不用太嫉妒,要知道,我这样的绝世好爹,也是不多的。我小时候就从来不拘着孩子,如今更是让他们随心随性。这样的事儿,你们羡慕不来的。毕竟这世上只有一个我。”洋洋得意。

阿瑾:“……”

时寒:“所以我们都是默默的羡慕,不会在您面前多言道一句。”

六王爷:“呃,说一说让我知道也是可以的。”

阿瑾:谁来给这两个货拖走,节操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