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20|第 120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20|第 120 章(1 / 1)

崔敏如约来到六王府,说起来这也不是她第一次过来,不过倒是重生之后的第二次了,因着提前提过帖子,因此早早便是已经有丫鬟等在这里,见崔敏到了,便是引了她往里走。

崔敏来到阿瑾的院子,说起来,这里她倒是不陌生的,当时她成为赵谨言身边的侍妾,住的便是这个院子。

如今已是秋日,秋风虽然不大,但是阿瑾却不喜欢这样的感觉。等崔敏进屋,就见阿瑾正在亲自泡茶,她微微一福:“崔敏见过嘉和郡主。”

阿瑾含笑:“崔小姐太客气了,叫我嘉和便好。快请坐吧。”

崔敏颔首坐了下来,阿瑾待崔敏坐定,为她斟茶,崔敏立时站起回礼:“多谢郡主,不如……让小女来?”

阿瑾笑:“无事的。我惯是喜欢自己沏茶。崔小姐莫要太过拘谨,尝尝我的手艺便是。”

阿瑾不在意,崔敏倒是也不管那许多了,她再次坐定,细细品茶,嘉和郡主沏茶有自己的风格,但是崔敏品尝之下觉得,极好!

“郡主果然是高手。这茶真是恰到好处。我自认为不如郡主。”崔敏含笑,似乎是恭维,但是其中又有十足的诚意。

阿瑾挑眉:“大家喜欢,我便是觉得自己做的好。其实说到底,沏茶讲究的也是一个心性。沏茶如此,做人也是如此。”

崔敏:“自然是这么个道理。想我与郡主颇为投契,竟是也没有拜访过,这次便是鼓足勇气下了帖子,然心里十分忐忑呢,生怕郡主忘了崔敏这个人。如若那般,可就是贻笑大方了。”

阿瑾没有抬头看崔敏,她继续手上的动作,为自己斟了一杯茶,拂袖饮下,之后笑言:“崔小姐想太多了。我不记得别人,也该记得崔小姐,当真是京城第一美人。我一个姑娘看了,都觉得美不胜收,不想别开视线呢!”

崔敏:“郡主真是太客气了。”

两人俱是笑了起来。

阿碧见两人谈的十分不错,便是唤了崔敏的丫鬟小翠一同去外室。崔敏见人走了,不在言其他,她垂首抚摸茶杯边缘,似乎想着什么。

阿瑾天真的问:“崔小姐,可是茶杯有什么不妥?”

崔敏摇头:“并无,只是难能见如此花样的茶杯,有些新奇。”言罢,她转头望向了另外一边,就见窗边的翠绿仍是十分盎然,丝毫没有因为秋日而有一丝的颓势。

“我也很喜欢养些花草,可是不知为何,但凡我养的花草,都活不过三个月。每每刚要有些生机盎然,便是迅速的衰败下去。”崔敏掩下眼中的落寞。

阿瑾笑盈盈:“我倒是不知道,崔姐姐是如此多愁善感的人,难不成,崔姐姐想到这养不活的花,都要伤心的大哭一场么?”

崔敏摇头:“我不过是有所联想罢了。有些人,虽然活着,可是和死了也没什么不同,你看,那些活物到了她身边都会感染颓势。实在是让人不喜。”

阿瑾歪头蹙眉看崔敏,认真言道:“我倒是觉得,不是如此。”

崔敏抬头看嘉和郡主,不解她的意思。阿瑾含笑,但是极其认真:“很多人都会为自己的曾经悔不当初,可是却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他们只能往前走,纵然身后满是伤痕,却也不得一丝回头的机会。如若千金可买后悔药,我想,许多人怕是会宁愿散尽家财也要求得一颗。”停顿一下,阿瑾继续言道:“崔小姐无需千金,甚至无需什么其他便是得到这样的机会,我想,必然是上天对你很好,寻常人是很难得这样的机会的。崔小姐有这样的机会,可要好好把握才是。”

崔敏怔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嘉和郡主说的极是,倒是我一叶障目了。”

阿瑾摇头:“崔小姐哪里是一叶障目呢,崔小姐是触景生情了吧?想必,崔小姐也在这个院中住过?”阿瑾试探的问道。

崔敏迟疑一下,问道:“你为什么不害怕!”

阿瑾疑惑脸:“我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崔敏:“但凡知道有人死而复生,还重新回到了以前,知晓还未发生的事儿,是个人就会害怕吧?为什么你不怕呢?开始的时候你就一点都不怕,我真的很不解。”

阿瑾更加疑惑:“那你就没问问,傅时寒为什么不怕?”

崔敏:“傅公子那种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性格,自然不会怕,可是嘉和郡主是娇滴滴的小郡主呀!”言罢,崔敏突然察觉自己话中的失误,她有些懊恼,但是还是言道:“郡主知晓……傅大人与我曾经接触过?”

阿瑾调皮的笑:“我不能知道么?”

嘉和郡主这样回,崔敏倒是突然就松了一口气,不然她还要想,怎么说话才能让嘉和郡主将消息转给傅时寒,现在看,直说便是。

“嘉和郡主自然可以知道。傅公子和嘉和郡主关系极好,自然不会有什么秘密。”崔敏含笑言道。

阿瑾摇头,认真道:“其实是我偷听到的。如若我说一切都是我的偷听,傅时寒什么都不知道,崔敏小姐,你又该如何是好?”

崔敏看她如此俏丽的样子,带着笑意回:“我想,许是我要背叛傅公子了,因为我觉得,嘉和郡主更是一块良木,我是良禽,良禽择木而栖。”

阿瑾笑嘻嘻:“我可要记在本上,我要让傅时寒知道,我比他更给力。”

崔敏见她如此快活,也跟着笑。有些人便是如此,给人十分乐观向上的感觉,与这样的人接触,心情十分的喜悦。仿佛所有的烦恼都消失无踪。

“你刚才那句话,是间接的告诉我,你一切都知道。”崔敏并不是开玩笑。

阿瑾:“有么?”

崔敏也笑,不再说话,不过缓和了那么一会儿,她再次言道:“有件事儿还要劳烦郡主。”

阿瑾抬头:“恩?怎么?”

“其实有件事儿,崔敏要劳烦郡主通知一下主子。”大抵察觉自己话中的不对,崔敏停了一下,言道:“我的意思是指——傅公子。”

阿瑾:“你说!”

“近来,我察觉有人跟踪我,虽然不知是什么人,但是总是有些不妥,我希望,这段日子傅公子不要联系我,而且,我也希望他能帮我试探一下那些是什么人。我是一个闺阁女子,如若行事稍有差池,就会引发别人的怀疑。”崔敏如果不是不得已,不会这般与阿瑾言道。其实将这件事儿告知嘉和郡主也并不好,可是崔敏却选择相信嘉和郡主。

她知道,越是天真可爱的外表,越有可能是骗人的。她赌的,不是嘉和郡主是不是表里如一,而是赌傅时寒的眼光。而之前跟在傅时寒身边多年,崔敏对傅时寒的能力太相信了,相信到几乎不相信自己也要相信他。

阿瑾微微蹙眉:“有人跟踪你?”

崔敏点头:“是,我很肯定有人跟踪我,应该已经持续三五日了。不过那人隐藏的极好,我几次想要试探,却不得要领,郡主该是知晓,如若我做的更明显,就会引人怀疑了。”

阿瑾垂首,琢磨了一会儿言道:“可能有四拨人。”

“啊?”崔敏没想到阿瑾如此言道,不过阿瑾却继续说了下去:“可能有四拨人。第一拨人,皇爷爷的属下,皇爷爷近来有意为你赐婚,因此可能会差人调查你的行为举止;第二拨人,齐王府的人,皇爷爷属意的那个人选是齐王爷,我皇叔齐王爷很有可能调查你的一切;第三拨人,虞贵妃的人,你也知道,之前你在百花会的时候行为举止颇为不检点,贵妃娘娘不太喜欢你,因此可能会调查你有没有什么不妥,毕竟,都是皇家的事儿;第四拨人,这拨人是不能预计的,可能是提前得到了消息,又对这件事儿有图谋的人。”言罢,阿瑾抬头,笑了起来:“其实只要崔敏小姐好好想想,是可以分辨出来的。”

崔敏盯着阿瑾,只觉得自己仿佛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小姑娘。

阿瑾笑嘻嘻的继续问:“怎么了?我有什么不妥当?”

崔敏摇头,她正色问:“那还请嘉和郡主赐教一二。我想知道,怎么来判断究竟是什么人派来的。”

阿瑾想了一下,言道:“有几点。”不过没有继续说下去,阿瑾就开始笑:“崔敏小姐还需要我来指教么?如若你真的曾经受过傅时寒的训练,不会连这个都不会做吧?其实我想,你只是当局者迷,只要你冷静下来,究竟是那波人,其实很好判断。这些事儿,不需要我教你的。而且,我什么都不会啊,我只是一个小姑娘,你让我教你,不是很可笑么?人家什么都不懂呢!”

崔敏被她的话逗笑了,言道:“小姑娘是真的,可是什么都不懂?嘉和郡主真是太会开玩笑了。”

阿瑾摊手:“我说的都是实情。我很期待崔小姐告诉我新的进展,我想,时寒哥哥应该也很想知道。”言罢,阿瑾想了想,表示:“不过我也会和时寒哥哥详细说一下这件事儿的,崔小姐大可放心。”

崔敏颔首,她呆呆言道:“只是属意我嫁给齐王爷……”崔敏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一点,这个可能性真是让她十分震惊。

阿瑾问道:“崔小姐是尚书府的小姐,你的家世在京中年轻女眷中算是好的,难不成,你觉得自己不会被皇上选中么?或者说,前世不是这个样子么?”

崔敏摇头,她很认真的告诉阿瑾:“不是,前世的这个时候,皇上已经病危了,可是现在没有。那个时候皇上都病危了,又如何会有心思给人指婚。我没有嫁人。甚至连被提及嫁人的机会都没有。”

阿瑾追问:“那你想嫁给齐王爷么?”

崔敏似乎会想到了前世的种种,她坚定的摇头:“如若可以选择,我不想。”她咬唇,言道:“其实赵沐是个变态。他真的是个变态,他会让后宫的妃子穿他曾经心上人喜欢穿的衣衫款式,会让我们穿她喜欢的颜色,梳她喜欢的发饰,戴她喜欢的首饰。甚至连吃食上都要限制我们。而现在,我知道,他曾经的那个心上人已经死了,就算是成了他的王妃,我也只能预见自己悲惨的现实。既然我重生了,既然所有都变了,那么,我不希望自己还和他扯上关系。”苏青眉死了,赵沐必然会和前世一样受了影响,她不想和他在一起,一刻都不想。她不是苏柔,她做不到那样不要脸的佯装成自己的姐姐,连封号都要用“宛眉”,宛如苏青眉。

阿瑾:“既然你不想,那时你为什么要靠近他呢?”

“那时我刚刚回来,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怕极了,我甚至不能独立思考,只想抱上这条大腿,然后不放松。可是清隐寺一见让我彻底悟了。郡主你说的对,一切都变了,既然变了,赵沐也有可能根本就不能再次成事。那我自然不用委屈自己,虽然傅时寒利用我,害了我,可是我却知道,傅时寒是个有真实力的人。有真实力的人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败。那么,我会做一个好下属。”崔敏笑了笑:“我很可笑吧?我有什么权利拒绝呢?我却又要在这里说自己不想嫁。”

阿瑾玩着茶杯,低低言道:“如果皇爷爷知道你根本不是一个好的贤内助,也只是想着攀附权势,根本不喜欢皇叔,一定不乐意让你成为齐王妃。就算是皇叔有一万个不好,可是也是皇爷爷的亲侄子。你呢,纵有一万个好,也是外人。”

崔敏听了,恍然大悟。

她知道,如果那些盯梢的人真的皇上的人,是过来调查她的,那么,她行为稍微出格一点就会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不是小心翼翼不行差一步,而是连环错!

想到这里,崔敏含笑:“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多谢嘉和郡主。”

阿瑾摆手:“我也没说什么啊。我自言自语呢!”

崔敏:“自言自语,真是一个极好的习惯!”

阿瑾笑着眯眼,没多言道其他。

“对了,听闻……听闻世子妃有喜了,恭喜世子爷,也恭喜郡主要做姑姑了。”犹豫半响,崔敏终于说出了这番话,虽然言道恭喜,但是眼里却是无限的哀伤。

阿瑾顿时警戒的盯着崔敏:“不客气。”不愿意再谈的口气,她愿意和崔敏谈很多话题,但是却不包括她的哥哥嫂子。

崔敏也看出了阿瑾的警惕,微笑摇头:“郡主……郡主无需担心的。这个赵谨言,似乎根本就不是那个我爱过的赵谨言。”一滴泪落了下来,她怅然言道:“重活一世,一切都不一样了。他没有经历那些悲惨的伤痛,他和我认识的赵谨言,已经渐行渐远,除了都叫赵谨言,除了都有那样的外表,性格上已经没有一丝相似之处了。我难过的,是我爱的人因为种种事端不存在了。我难过,可是又欢喜,真的欢喜,那个不快乐、不健康的赵谨言不存在了,真好!”

阿瑾:“你能想得开,极好。”

崔敏道:“我养的植物活不过三个月,我自己也不知究竟能活几个三个月,我不会害了我爱的人。我更不会害了帮过我的人。郡主,你放心便是,我崔敏,知恩图报。”

“愿你一切都好。”阿瑾真诚。

“也同样希望郡主都好!”

…………

崔敏离开的傍晚,时寒到来,他看阿瑾坐在院中赏花,深觉人比花儿娇。

“阿瑾这是干什么呢!这花朵眼看就要枯萎,阿瑾就算是赏花,也不该看这个呢!”时寒微笑。

阿瑾支着下巴,惆怅状:“我在想,人呀,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时寒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阿瑾可是难得会想这么高深的话题,而且,你真的能想明白么?”

阿瑾掐腰:“你什么意思?我怎么就想不明白,我是什么人,辣么聪明的我!”

时寒凑到她的身边,坐在石椅上,言道:“既然能想明白,你倒是要和时寒哥哥好好讲一讲了,时寒哥哥自认为,看不清楚一切呢!”

阿瑾睨他:“在我讲之前,时寒哥哥能不能和我说一说,为什么每日都要穿这个墨绿色的衣衫。真是奇怪呢。似乎从小时候就开始了!你不会腻么?”

时寒垂首看自己的衣衫,想到羊角辫小丫头认真说:“我喜欢墨绿色的衣衫,男子穿了最是英伟。我心目中天下最帅的男人就是这样穿”。

他抿了抿嘴:“我穿,不好看么?”

阿瑾点头:“好看啊,时寒哥哥穿了特别好,我就是奇怪,为什么你不会腻。”

时寒认真:“既然喜欢,又怎么会腻呢?不管是衣衫还是人都是一样。”

阿瑾俏皮:“我想,时寒哥哥是一个十分守旧的人,亦或者说,你是一个十分不乐于改变现状的人,如若不是这般,你也不会一直都是喜欢穿同样的衣服,喜欢一样的吃食。哎,对了,时寒哥哥,我和你说哦!”

时寒:“恩?”

“今日崔敏不是来了么?她提到了皇叔喜欢的人,我知道,他说的是苏青眉,我想,她也知道那是苏青眉,只是不好在我面前说,因此用了心上人代替。她说啊,说皇叔会要……”阿瑾巴拉巴拉的重复了苏青眉的话,言罢,问道:“你说皇叔是不是真的如崔敏言道的那样,因为苏青眉的死发疯了?”

时寒:“我不知道,只是现在看,还很平静。”

阿瑾:“不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我看,皇叔大概要成为后者了。其实我希望我们全家和和气气的。我不希望皇叔发疯。”

“你没有办法阻拦他,”时寒眯眼:“我想,他越是压抑,大抵越是会反弹的厉害。就算不争皇位那天,他也会咬死你五伯父。而你五伯父也是一样的,我探查到,他最近正在查苏青眉当年的事儿,分明是知晓了苏青眉的内情。什么知晓非苏夫人所生自杀。我觉得这个论断不靠谱。这件事儿绝对不会是她自杀的直接诱因。”

阿瑾:“这京城,怎么越发混乱了呢!就不能消停几分啊!”

时寒:“有些事,是避无可避的。之前也有,你没有感觉到是因为你年纪小,如今你大了,想的多了,自然会觉得事情多了。其实一直都没有多。还是那个样子。是你自己长大才显得烦恼更多。”

阿瑾:“你又知道了。”

哼(ˉ(∞)ˉ)唧,你还是个少年的时候,姐已经是内心御姐了好么?不要小看豆丁,也许豆丁就有一个成熟的内心,哼唧!

阿瑾内心碎碎念,随即想到之前与谨言的对话,她戳时寒,问道:“时寒哥哥,你说,皇爷爷迟迟不肯立太子,是为了什么啊!”

时寒挑眉:“你问我?”

阿瑾翻白眼,不过随即又故作可爱的天真笑:“是呀,我不问时寒哥哥问谁呢!你告诉我好不好?”

傅时寒做思考状,阿瑾立刻摇晃他的手:“你说呀!”

傅时寒:“如果阿瑾肯叫我一声好哥哥,我或许会告诉你。”

阿瑾顿时黑线,她感觉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简直不是傅时寒的画风,而是韦小宝的画风啊!喵了个咪的,好哥哥什么的,简直羞耻play!不能忍!

“算了,你还是别叫了。我怎么感觉自己汗毛都倒立了。”这话说完,傅时寒也成功的给自己恶心到了,真是……太不易了!

“既然你不需要我叫了,那直接告诉我吧!”阿瑾扬头甜笑。

“天底下哪有这样便宜的事儿?你问我的,是皇上的想法呢!你知不知道,揣测这个,如果错了,是要有大问题的。”时寒好像十分认真呢!

阿瑾瞪大了眼睛:“我们不是在闲话家常么?你想多了吧?而且,不立太子,不是因为皇上拿不定主意选谁么?也许,他看好的那个继承人人选还包括我哥哥呢!”阿瑾状似玩笑,但是实际上却是用话刺探时寒,总归这个地方没有旁人,她也不怕那许多。

时寒立时眯起了眼睛,他似笑非笑的看向了阿瑾,慢吞吞言道:“既然阿瑾都知道,又怎么会需要问时寒哥哥呢!难道是要在我这里吃一颗定心丸么?我倒是觉得,赵谨言未必需要这个吧?”

阿瑾掐腰:“他需不需要,我都要弄清楚。这是我家的大事儿啊。关系到我们能不能继续安然无恙的好好生活,我如何不多想呢!”

时寒认真:“如果……如果小阿瑾答应我,将来要嫁给时寒哥哥,那么时寒哥哥会全心全意的帮你们,你们想怎样,就怎样,我会达成你们的心愿。”

阿瑾翻白眼:“你是神仙么?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时寒意味深长的笑:“不管什么事儿,都要看怎么做,阿瑾可以试一试啊!试一试时寒哥哥有没有这个能力!”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