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19|第 119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19|第 119 章(1 / 1)

崔敏觉得,近来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不知为何,她总是感觉有人跟踪自己。虽然那人表现的极好,可是却逃不过她的眼睛,要知道,当年她也是受过一年训练的,在这方面,她自认为一般闺阁女子是不如她的。

崔敏想要见傅时寒言道一下此事,又担心还有自己不知道的耳目,她自然可以联系的上傅时寒,可是却不知有没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行径,有一丁点危险,崔敏都不会冒险。

不过崔敏也是清楚,她见傅时寒如若被人看见会有大问题,见嘉和郡主却无。这般想着,便是往六王府递了帖子。虽然阿瑾在外人面前与崔敏还算是有几分交情,可是私下里却并没有什么来往,这是崔敏第一次给嘉和郡主递帖子,自然会招来一些人的侧目。

不过虽是侧目,却和崔敏担心的方面不同,她担心的从来都不是人家怀疑她拍马屁。这件事儿,总归是无所谓的。

崔敏无所谓,阿瑾更是不以为然。

许是因为崔敏在阿蝶他们那件事儿上释出了善意,滢月听说崔敏做客,倒是也言道:“你们可以叫我一同玩耍。”

阿瑾认真脸:“玩算命么!还是不要了吧?一般人接受不了啊!”

直白的孩子没有好下场,嘤嘤,阿瑾被滢月拍了两下。阿瑾觉得自己小时候是辣么天真、辣么可爱,人人都抢着抱自己。人人都喜欢她,现在怎么就如同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了呢?

这样的日子,真是太心酸了。

我不想不想长大,长大后这世界就变化……歌儿唱的果然没错!

不过……阿瑾叮嘱滢月:“你与嫂子说一下,明日崔敏来玩耍,她一个单身女子,惯是喜欢各种香料,对医理又没有认识。嫂子有身孕,别是冲撞了嫂子,就不过去请安了。”

滢月不是傻子啊,虽然她已经是他们家最单纯的,可还是听出了话中的弦外之音,她问道:“你担心崔敏?可是崔敏没有道理害嫂子的。”

阿瑾笑眯眯的洗茶,言道:“我没有说崔敏会害嫂子,这不是担心有意外么?而且,我们犯不着试探人心,其实人心挺禁不住试探的。这样对大家都好。”

滢月坐到阿瑾对面,她盯着阿瑾言道:“你没有你说的那么相信崔敏。”

阿瑾笑盈盈的抬头,她摇头,认真道:“不,我是相信崔敏的。不管姐姐相不相信,我都相信崔敏。正是因为我相信她,才不想她沾边。纵崔敏没有坏心,我们也不能肯定崔敏身边的人没问题,如若有人借刀杀人呢!如若崔敏不小心被人利用了呢!一切都有可能的。所以最好便是让崔敏离开的远一些。嫂子如今怀有身孕,这可不光是六王府的长孙,也是皇长孙。那你又怎么知道,皇爷爷是怎么想的呢!所以,我们要好好的看护嫂子。不能让外面的风吹草动影响了她。”

滢月又问:“什么叫……皇爷爷怎么想的。阿瑾,你说话越来越奇怪了。我没有你那么多心思的,你和我简单点说。”

阿瑾笑了起来:“姐姐,什么算简单啊!我说的都够简单了,嘤嘤,我的姐姐是笨蛋……”阿瑾惆怅望天哭。

这又笑又哭的,简直让滢月叹为观止,她家妹妹是奇葩,这种浓浓的奇葩感简直没有办法言说。

“你是想挨揍么?”滢月举起拳头,阿瑾觉得,他们家简直没有家庭温暖。

“我不想。”

“那就给我闭嘴。”滢月挥一挥衣袖走了,简直不带走一片云彩。阿瑾望着滢月的脚步,微微叹息,说好的爱护小妹妹呢!

滢月走了,谨言倒是出现了,他与滢月撞了个正着,滢月感慨一声自己今日不太对,回房间占卜去了。谨言问阿瑾:“你又怎么招惹你姐姐了?”

你看,只要有情况,大家条件反射就认为,最先闯祸的是阿瑾,阿瑾觉得,自己这样可爱的萝莉怎么就会给人这样的印象。费解!不开森!

“姐姐脑子笨。”阿瑾支着下巴打量谨言,言道:“哥哥,我觉得你的容貌也不算十分出色啊。平平无奇而已,为什么大家都觉得你丰沂俊朗,是难能的美男子呢?”

谨言一口茶水刚喝进口中就听到阿瑾这样的问话,直接喷了出来,没有一丝犹豫。

“阿瑾,你再和我说话么?”谨言觉得,自己妹妹真是一个小奇葩。这已经是第二个人觉得阿瑾奇葩了,阿瑾自己却毫无知觉。

阿瑾点头:“虽然我也知道哥哥是美男子,可是,大概是看习惯了吧,丝毫不觉得呢!”

谨言:“……”一个大男人,在后花园和妹妹讨论自己长得怎么样,是不是美男子。谨言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呢!真是……这种感觉不能言说啊!

谨言这般想,阿瑾倒是无所觉,她认真言道:“我觉得,还是时寒哥哥长的好看,不管看多久,都感觉十分耐看,看一万次都觉得这人还是和第一眼一样,简直是谪仙一般,风姿卓绝!”

谨言怒摔:“你这还没嫁人,胳膊肘就向外拐,你是我妹妹么?”如果说别人,谨言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忍的,但是提到傅时寒,他就感觉自己这根线,啪啦一声断掉了。

傅时寒不能忍啊。这个家伙自小就在他们家刷存在感,用自己人畜无害的外表蛊惑他娘他妹妹,这如何能够让人忍受的了。

“你就知道傅时寒。”这是做哥哥的血泪控诉。

阿瑾无辜的挑眉:“傅时寒怎么了?他是真的长得好啊!如果排京中最俊朗男子,傅时寒敢说第二,绝对没有人敢说第一。”

谨言:“……”

这种“你走,我没有你这种妹妹的感觉是从何而来,求破!”

“如果论女子第一好看,我想,嫂子倒是排上的,呃,也不是,崔敏更好看,不过这也不一定,有人会喜欢嫂子那一挂,有人会喜欢崔敏。但是京中最好看的两个人,一定有嫂子一个。”阿瑾碎碎念,说到这里,阿瑾又觉得,她哥哥真是蛮有艳福的,你看,最好看的两个人,都喜欢她哥哥呀,而且是死心塌地的喜欢。

阿瑾眯眼看谨言,惹得他费解:“你看我作甚。”

阿瑾:“我就是想看看,哥哥有什么过人之处。”有什么过人之处,能惹得两大美人倾心。

谨言:“……”这样伤害自己的亲哥哥,真的没有问题么?

大抵是谨言眼神太过怨念,阿瑾总算是领悟到哥哥的痛,言道:“哥哥,你不用担心,虽然我这做妹妹的看习惯了你,不觉得你帅,但是在其他人眼里,你是最帅的。”

这种弥补,还不如不弥补。谨言默默无语望天,觉得自己的心情十分惆怅。其实,他们家的几个孩子,阿瑾是最像他爹的吧?对吧?一定是吧?

“听说,明日崔敏要登门?”谨言觉得,还是换一个话题比较好,不然他会被妹妹气死。京城独一份儿,怎么死的?被气死的!被谁气死的?他妹妹!

传出去……能听么?

提起崔敏,阿瑾认真起来:“明日崔敏过来,哥哥还是不要出现吧?”

谨言再次哽住,这种和他妹妹说话会被气昏倒的感觉怎么破!

“为什么?你怕我看上崔敏?”他讥讽道。

阿瑾认真:“不,我怕她看上你。”

谨言扑哧一声又喷了,他盯着阿瑾,问道:“你也太看得起你哥哥了?还是说,你知道崔敏喜欢我?”仔细想想崔敏的行为,谨言摇头:“这不可能。”

阿瑾看哥哥这样笃定,很想说,怎么就没有可能,最有可能的就是这件事儿了,崔敏真的喜欢你,可是这话,她又咽了下去。她不能说,换了一个嬉皮笑脸的样子,阿瑾调侃:“哥哥好自恋。我可没说崔敏会喜欢你哦,你竟然就能想到这里。”

谨言:“刚才你还说怕她喜欢我!”这是最直接的指控,明明是阿瑾说的,这个丫头转头就不认,他妹妹真是个不靠谱的孩子。

阿瑾笑嘻嘻:“我开玩笑啊!”

谨言:“你究竟想说什么?我以为,你和崔敏关系很好。或者说,不算关系好,但是崔敏是聪明人,你们之间该有的默契还有。”

终于停下玩笑话,谨言认真问道。

阿瑾:“你和滢月姐姐,问了差不多的话。哥哥,如今嫂子怀孕,不少人家都会在主母怀孕的时候纳妾,我知道哥哥不是这样的人,可是崔敏是大美人啊,我总是有担忧的。不想让你看见她。我说过的,我从来不试探人心。”停顿一下,阿瑾补充:“我不试探崔敏,也不试探你。所以你们不要见面的好。另外,我与滢月说了,也不让嫂子见崔敏,免得有个三长两短。”

阿瑾将刚才与滢月说过的话又说了一次,谨言听了,沉默半响言道:“你相信崔敏,但是也担心她被别人利用?”

阿瑾点头:“正是如此。”

“那么,你所言道的皇爷爷可能有所打算,只指什么!”谨言抓到重点。阿瑾并没有隐瞒的意思,与滢月说不清楚,但是却可以与谨言说。

“哥哥,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是我前些日子看书看到的。”

谨言点头。

“话说有那么一个国家,皇帝是开国皇帝,十分有自己的见地,大抵是知道前朝兄弟相争之祸。他早早的就立了太子,那便是他皇后所生的儿子,也是他最疼爱的儿子。可是这个皇帝身体太好,而他的儿子身体却是奇差,未曾等到继承大统,便是因病过世了。徒留一个稚子,也就是皇长孙。皇长孙养在老皇帝身边,自然极为得老皇帝的宠。他事事都想着自己这个孙子,也待孙子极好。许是因为相处的日子久,老皇帝越发的忽略了其他几个正值壮年的儿子,在临死之际将皇长孙推上了皇位。他觉得,有他留下的这种种,必然会让自己的孙子坐稳皇位。皇长孙也曾想过斩草除根杀死自己的几个叔叔,可是却最终没有狠下心。若干年后,他的四叔便是举兵造反了,打的名义是清君侧,小皇帝兵败。”

谨言盯着阿瑾:“那本书上,会讲这样的故事?”

阿瑾:“杂书呗!”

“阿瑾,你与哥哥说实话,是不是你知道了什么?你的意思是……皇爷爷,皇爷爷会看中我?”谨言剩下的话没有说,他声音越来越低,但是目光却死死的盯着阿瑾,不肯放松。

阿瑾摇头,她握住谨言放在桌上的手,此时谨言的手已经青筋毕露,可见他是十分紧张的。

阿瑾十分认真:“哥哥,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在揣测种种可能性。虽然爹爹不着调,但是不要忘记,你很出色,皇爷爷有什么打算也是未知。二伯父足智多谋,三伯父骁勇善战,四伯父阴险毒辣,五伯父诡计多端,你看看,这些人里有省油的灯么?虽然因为喜好不同我用了不同的修饰的词,但是内里核心不外乎是他们没有一个简单的人。”

停顿一下,阿瑾缓了口气,继续言道:“不说这些人,还有虎视眈眈的皇叔齐王爷赵沐。他们没有简单的。如果……如果皇爷爷真的属意你,未见得就是一个好事儿。是,父王是不能在有其他孩子了,可是父王的皇位,一定是要交给你,你如若很早就有了儿子,而且不止一个,多子多福,你觉得,皇爷爷会怎么考量?哥哥,我只是想说,如若想让孩子安安全全,就要适当的不那么优秀。亦或者,你要等谨书谨宁更加出色之后再上进。”

阿瑾拐来拐去,终于拐到了重点:“我不知道哥哥怎么想,也许,哥哥是想做皇帝的。但是哥哥,我却不认为,你有狠得下心除掉所有伯父的狠。”

谨言不可置信的看阿瑾,阿瑾勾起笑容:“如若你不狠,江山就不会稳。毕竟,如若皇爷爷看好你,那么父王就一定要先登上皇位。清君侧,这实在是太好拉起的一杆大旗了。”

谨言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自己的妹妹,他盯着阿瑾看了好半响,久到几乎阿瑾就要睡着,谨言终于言道:“这些,都是你想的么?”

阿瑾点头:“也许是我想多了。但是,我总觉得,这未必没有可能。我能想,别人也能!”

谨言倒吸一口冷气,他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他的妹妹竟是敢如此想。

“二王府有谨书谨宁,可是他们还都没有孩子。三王府倒是有,可是俱是不成气候,不如三王爷能干。四王府连个儿子都没有;至于五王府,五王府虽然有儿子,可都不是嫡子;你看,这样好选,皇爷爷为什么却不肯将二伯父封为太子呢!”阿瑾也是近来无事,才过多的揣测,可是仔细想想,未尝就没有道理。

虽然他们王府也只有谨言哥哥一个儿子,可是,嫂子已然有孕了!皇爷爷身体又很好,想来必然能活很久。如若哥哥身边孩子多,那么结果如何,真是不可知。

谨言听了阿瑾的话,只觉得冷汗不断的冒,他厉声问:“这事儿,你可还有告诉别人?傅时寒也算。”

阿瑾翻白眼:“我怎么会说。虽然我们家和时寒哥哥没有什么隔阂,但是这样的大事儿,我却不会告诉他。你才是我亲哥啊!他就算……”阿瑾红了红脸,她扬头:“他就算他日成了我的夫君,也是他日的事儿。”

谨言简直差点一口气喷出来,他看阿瑾,言道:“你倒是不害臊。这样的话,说的十分顺溜儿。”

阿瑾微微扬头:“那有啥!我还能不嫁人怎么!算来算去,能让我接受的人也不多,时寒哥哥算是很好的一个备选了。”

不知怎的,谨言突然就觉得一口气顺了,这种感觉,十分舒畅,呵呵,备选!呵呵,我是亲哥!呵呵,一下子就觉得不同了。

谨言被妹妹忽视惯了,听说傅时寒不过是个备选答案,顿时十分开怀!

“这些话,可万不要在和其他人说了,不妥当。”谨言叮嘱。

阿瑾点头:“我当然懂,不过哥哥可要想清楚才好,如若你现在过于崭露头角,未见得就是一件好事儿,不管你是不是肖想那个位置,我都认为,现在是蛰伏比较好。而且,嫂子那边,一定要盯紧。”

谨言揉了揉阿瑾的头发,笑了起来:“小小年纪,怎么就这么多心眼,往日里我只觉得你是单纯天真的小姑娘,今日看着,到底是皇宫里长大的,果然不同。你看到的地方,哥哥尚且没有看到。”

阿瑾咧嘴笑,她能说,这是电视剧看多了的后遗症么?她能说,自己不止看宫锁心玉步步惊心,也看康熙王朝雍正王朝这样的大剧么?她都看!看了,就要联想啊!

“哥哥要早做筹谋的好。”阿瑾叮嘱。

谨言微笑:“阿瑾刚才不都说了么?哥哥没有那样的狠劲,既然不狠,我也就不肖想那个不该肖想的位置了。”

谨言终于平静下来,他平和的看着阿瑾,言道:“虽然我们都不在乎,但是你嫂子的身份,如若父王真的登上了皇位,如若我真的成了皇位的继承人,你嫂子的身份必然为人所诟病。不是我们想不想,而是人就这样的现实。我自然可以护住素问,可是,一次两次可以,三次四次还可以么?未见的吧!而且,那个时候,我势必就要有旁人,见多了母亲的伤心难过,我是断不会让别人来伤素问的心。这辈子,我就守着她,守着你们过日子。”

阿瑾挑眉,唧唧歪歪:“谁让你守着过日子啊,我还要嫁人呢!”

谨言嘴角抽搐,一脚踹在阿瑾的屁屁上,不过他也是控制力道,并不大,小惩大诫。

阿瑾呜呜:“哥哥怎么可以揍我,你太没有兄妹爱了,我要告状,我要告诉娘亲,我要告诉嫂子,我还要告诉我未出生的小侄儿,呃,也可能是小侄女儿,总之我要告状,我……”

“你能不能不魔音穿耳。”谨言吐槽:“我正说得温情,你竟然就让我这样愤怒,你真是好姑娘,你真是我亲妹妹。”

阿瑾:“忠言总是逆耳的。”

啊呸!谨言难能的想说脏话——忍住了!

“你呀,真是作死的货。”谨言觉得好好的小妹妹已经变成了小恶魔,这种心情难以言说。

阿瑾觉得,自己原本斯文有礼处处体贴的哥哥自从身体好了,就彻底成了小肚鸡肠爱和妹妹生气的坏家伙,还我小时候斯文的仿佛谪仙的哥哥,还我!

两人都从鼻孔喷气,喷够了,都笑了起来。

“哥哥,我说的,你仔细考虑。”

谨言颔首,又揉了揉阿瑾的发:“我妹妹长大了呢!”

阿瑾:“嘿嘿!我可是充满智慧滴!”

阿瑾能从崔敏引申到皇位,每件事儿都想的仔仔细细,也让谨言刮目相看,往日里不喜欢傅时寒和妹妹接触太多,怕妹妹被教坏了,但是现在看,这还真的未见得是个坏事儿,总和高手过招,这战斗力是不断的上升啊!

“我自会好好算计,你放心,咱们没有这个金刚钻,就不揽那个瓷器活。”皇位什么的,他赵谨言自始至终就不稀罕。

阿瑾颔首笑:“好呢!”其实,她也不怎么想当一个公主,郡主就很好啊,有房有田有地,啥米都有。可如若是公主,那所要获得的期许就不同了,她觉得压力蛮大呀。而且,他们家,委实不适合皇位这种高深的东西。

虽然旁人不知道,但是六王府兄妹两人已经愉快的决定,不和皇位这种东西玩了。

“你说,傅时寒有没有这个揣测?”谨言问道。

阿瑾摇头:“我上哪儿知道,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虫子。”

谨言觉得,妹妹说的略恶心,但是还是……还是能忍住的。

“傅时寒那么精明,未必就想不到。他提都不提,不知是何意了。”谨言思考起来。阿瑾捶了捶谨言的肩膀,言道:“哥哥莫要想太多,傅时寒那里,我来搞定,不就是探听消息什么?我是什么人啊!简直狗仔队队长!”

狗仔队?那是啥?谨言蹙眉不解。

阿瑾:“别管那是啥,就当我胡说。总之哥哥放心就是,我一切都可以搞定,别人我都能搞定,更何况是傅时寒,我必然探听到他的考量,然后第一时间告诉哥哥。”

“你可别……”谨言停顿一下,继续言道:“赔了夫人还折兵。”

阿瑾拍胸:“怎么会!你妹妹是笨蛋么?我就长了一张精明的脸啊!”

她觉得,这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可是这个万万不可能发生……真的被谨言一语成谶了!

而那个时候,阿瑾只能叹息一声,赵谨言是乌鸦嘴!最大的乌鸦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