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18|第 118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18|第 118 章(1 / 1)

阿瑾还是将虞贵妃说的话告知了时寒,崔敏是偷偷帮时寒做事,如若崔敏嫁给齐王爷,可能很多事情都不同。算不得不好,可也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儿。

而且说句比较让人觉得圣母的话,阿瑾还是希望崔敏能够嫁给自己喜欢的人的。她哥哥成亲了,未见得就没有别人,可这个人,不太适合是齐王爷。齐王爷心里只有五王妃苏青眉,而且现在苏青眉死的这样异常,难保他不变态。这个时候说他会成亲,阿瑾是怎么都不相信的。

而同样有这个想法的,还有时寒,时寒自己也看的明白,崔敏嫁给齐王爷,不是一步好棋。或许之前崔敏希望通过这件事儿改变命运,可既然现在她放弃了这个想法,阿瑾也不希望她重蹈覆辙。

“时寒哥哥,你打算怎么做?”阿瑾问道。

傅时寒微笑:“怎么做?又不是我要嫁给齐王爷,自然是要看崔敏的意思。”

时寒笑的讳莫如深,阿瑾好奇:“怎么你已经有主意了么?”她盯着时寒,想从他的视线里找到蛛丝马迹,时寒微笑:“也不是什么主意。我不是崔敏,我没有权利替崔敏决定吧?”

阿瑾笑眯眯:“可是我觉得,时寒哥哥骗人。你是没有权利替崔敏决定什么,可是你这也绝对不是什么都没打算的表情。”

“我从来不骗人。”时寒言道,“我更不会骗阿瑾。我确实没打算替崔敏决定。不要忘记,这件事的决定权,其实不在我,甚至也不在崔敏。当然,更不在齐王爷身上。”

阿瑾突然了然:“你的意思是说……决定权在皇爷爷手里?”

时寒微笑点头:“小阿瑾终于聪明了一次。皇上赐婚,她就算不愿意,敢反抗么?所以这件事儿最终的决定权不在我们这些人身上。”

阿瑾:“那虞贵妃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她停了下来,“贵妃娘娘希望由我们来阻止这件事。可是我一直都很奇怪,贵妃娘娘为什么那么不喜欢崔敏。如若说崔敏妖娆让她不喜欢,可是崔敏现在已经收敛了很多,我也在她面前解释过,可她还是不喜欢崔敏。甚至于连齐王爷娶她都让贵妃娘娘不痛快。希望借我们的手搅合黄了。”

时寒微笑:“不喜欢一个人也没什么理由吧。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许是崔敏在贵妃娘娘那里第一印象已经坏了。既然第一印象坏了,在想挽救,就很难。”

阿瑾:“也许吧!”

一个人可能因为冲动或者第一印象不喜欢另外一个人,但是阿瑾总归觉得,这个人不该是贵妃娘娘啊,她从小到大就在贵妃娘娘身边,对她的处事方式、行为习惯很是了解,贵妃娘娘在后宫沉浸了这么多年,她知道该是如何处理每一件事儿,该是如何待人。如今日这般,实属少见。

崔敏究竟怎么得罪人了呢?

阿瑾很是疑惑,其实时寒心里也有这个疑点,不过既然是疑点,就说明还未弄清,时寒并不愿意让阿瑾搀和到这些事情里,并不多言。

“哎,对了。你这几日盯着四王府,可有什么发现?”

自那日傅时寒断言木妍的死或许与明依有关,他们便是时时刻刻盯着四王府。

傅时寒摇头:“并没有任何发现。我想,四王爷短期内是不会有心思去做别的事儿的。四王爷倒是不傻,他也知道,许幽幽那一胎十分重要,因此已经不问其他事儿,整日的陪着许幽幽了。”

“连个儿子都没有,就算他再出色,皇爷爷也不会选他的。”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虽然皇爷爷很喜欢她,但是涉及到国之大事上,他是不会有一丝的糊涂。他可以疼孙女儿,但是孙子更重要。

“是呀,如若你四伯父没有儿子,他不会有机会继承大统。我想,如若许幽幽生了儿子,应该就会被提为正妃。这点不止我们能想到,旁人也能想到,因此四王府后宅那些女子,特别是原来的四王妃,他们不会这样旁观的。”傅时寒想想也觉得想笑,他叹息言道:“一个男子,每日盯着后院,也挺无奈的。”

阿瑾看时寒的表情,那表情和语气简直是说自己有点同情四王爷,可是阿瑾才不相信他有这么好心。

“时寒哥哥演技实在太差了。”

时寒挑眉:“有么?”

阿瑾认真点头:“有,真的有!”言罢,笑了起来:“时寒哥哥,你这样讥讽的笑,实在不符合你的身份啊。”

“什么身份?”时寒配合言道。

阿瑾“咯咯”笑个不停,“坏人的身份。”

“我坏么?未见得吧?”时寒笑问。

阿瑾一本正经:“你不坏,你真不坏。”言罢,继续笑,两人总算是闹够了,时寒言道:“四王妃动了几次手,都没有成功。四王府如今被许幽幽把控,四王爷又盯的牢,她很难得逞的。”

阿瑾:“很难得逞不代表不能得逞,你说明玉冲动明依心思狠辣,他们就不会帮四王妃?哎呀,她现在不是四王妃了,我真是习惯了。”

时寒并没有纠正阿瑾,他们都习惯了这样的称呼,其实称呼只是个代号而已。

“你以为四王爷不防范她们?现在一个儿子对他来说简直是重中之重。”

两人脑袋靠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说的热火朝天,如若旁人见了,还以为两人是商讨什么大事儿,可是现在看,竟是私下说八卦,六王爷靠近的时候就听到了后面两句,他啧啧两声,觉得果然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傅时寒看着不食人间烟火,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儿。

“爹,你干嘛!”阿瑾其实已经看见了六王爷的到来,不过倒是没有制止时寒讲话,而时寒其实也察觉了,但是……他与阿瑾想的一样,这并不算什么大事儿。

六王爷神秘兮兮的也靠了过去,问道:“你们在说四王府?”

阿瑾颔首:“是呀是呀。爹,你要不要一起来讨论?”

六王爷义正言辞:“你们怎么能这样,虽然我和他不怎么对付,但是那也是你四伯父,你这样背地里说他没有儿子,这不太好吧?再说我哪是那种随便在人家背后说人家坏话的人,这个根本就不是我的个人风格。”

言罢,六王爷吞咽了一下口水,问道:“你们有什么内情?”

阿瑾顿时斯巴达了,说好的不在人家背后说坏话呢?说好的有个人风格呢?说好的呢?

“说啊!你们知道什么,说来让我高兴一下。”六王爷兑了兑时寒,时寒终于回神,果然,他们是不该对六王爷抱有更好的幻想的。

“我们就是讨论,许幽幽怀孕,四王妃会怎么做。其实我们也不需要多想的,四王爷自然清楚她的性格,这么些年,后宅有多少女子都是折在四王妃的手里,四王爷心中也该知晓,如若不是傻子,他就会明白一二。他不说,只是顾全大局,而现在许幽幽不同。按照四王爷的年纪,娶一个续弦必然身份不够。倒是不如让许幽幽扶正,许幽幽的父亲虽然没有什么兵力,但是身为一个异性王,还是好听。而许幽幽本身也算是大美人。如若我是四王爷,大抵就会动这样的念头。只要生了儿子,哪怕是女儿,许幽幽被扶正的机会都大大提高。四王妃,原本的四王妃是不会容忍这件事儿发生的。”时寒解释的十分清楚,和脑子不清楚的人说话就要说的清楚,不然还得说第二遍,倒是不如一开始就解释好。

六王爷一听,忙不迭点头:“是这么个道理。那你的意思是,那个毒妇会害许幽幽?天呀,我必须保护许幽幽。”六王爷一高蹦了起来,仿佛这事儿是他的。

阿瑾黑线:“爹,这里有你什么事儿啊!”

六王爷:“木妍被人害死我没有帮上忙,许幽幽我一定要帮忙。嫁入四王府的美人都是可怜人,我不能不管。”

阿瑾淡定:“那您以什么身份过去?您去了,不仅帮不上忙,还会让许侧妃陷入困境。您就不想想,如果你去了,四王妃不会诬陷你与许幽幽有一腿?”

时寒:“阿瑾,女孩子,说话要斯文才是。”

阿瑾“哦”了一声,言道:“我晓得了。就是说,四王妃正好没机会对付许幽幽呢,您一凑上去。好,就你了,就说你们关系不同寻常!”言罢,阿瑾看时寒:“这次我没说有一腿。”

时寒:“……”

六王爷惆怅:“那我如何是好?我不能看着美人出事啊。阿瑾,你可得给阿爹想想法子啊。”

阿瑾正色:“这样的胡话,爹爹不要再说了。您这样说,我娘亲是会伤心的。而我们也会觉得丢人。您就不想,外人是如何看我们?”

难能见阿瑾这样认真,六王爷有些不适应,他结巴:“咋、咋了……”

阿瑾:“我们不求您为六王府争取什么。这些都有哥哥来做就可以了。可是您就要是做爷爷的人了。您还是不要给我们惹麻烦了。许幽幽已经嫁人了,而且人家根本不喜欢你,你去帮她什么,说不准,她心机是你的一百倍那么多。你去了,只会给人家造成困扰,也给我们丢人。爹,这个时候,您就要像我们一样,好好看戏啊!”

六王爷:“你这么说,我很伤心,我超级伤心,我伤心死了,我……”

阿瑾拉住六王爷:“爹啊,您别演了,我说真的。我看,许幽幽可不会输。”她眨了眨眼。

六王爷:“是么是么?她那么温柔,那么……”

“为母则强。”阿瑾就四个字,直接将六王爷秒杀了。六王爷细想想,言道:“你们说的有道理。想当年,你娘也特别温柔,可是现在那都变成浮云了。”

阿瑾回身,六王爷奇怪:“你干啥?”

阿瑾:“我要记在本上。等告诉娘亲……”

六王爷:“闺女,你真是我亲闺女。呜呜,我错了!”

阿瑾咯咯的笑:“逗你玩。”

“阿瑾,对你爹尊重点呗。”六王爷商量似的言道。你看,他在家中就是这么没有地位,不过没有关系,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他会……

“阿瑾!”时寒微笑拍了拍她的肩,阿瑾领会意思,言道:“爹啊,我和你开玩笑的。爹爹这么平易近人,又这么心胸开阔,一定能知道,我就是闹着玩儿。说起来,他们都羡慕我有您这样一个爹爹呢,长得帅、有才华,且平易近人。”阿瑾马屁拍的啪啪响。

时寒接着言道:“正是如此,我便是最羡慕那个人。六王爷虽然看似玩世不恭,实则十分英伟。很多事情没有您从中斡旋,万不能走向圆满。”

如若说阿瑾的话是开玩笑,那么时寒的话就是带着几分试探。

六王爷被两人夸奖,掐腰仰天长笑,整个人十分得意:“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是最棒的,如若不然,你娘当年也不会选了我,哈哈哈!”

阿瑾:“……”

时寒:我一定是想多了,这厮……应该不是扮猪吃老虎吧?绝对想多了!

这厢六王府三个人玩的开心,那厢,四王府则是不然。

四王爷看着黑着脸的老五,言道:“你这又是怎么了?近来看你情况十分不好,我便是没有过去找你。倒是不想,你自己今日过来了,人死不能复生,我知道你伤心,可是有些公务也是不能耽误的。”

五王爷这些日子调查苏家当时的情况,竟是一丝线索也无,而这些线索,大多是当年被苏大人斩断的,他为了能让苏青眉嫁入五王府安安全全,几乎将所有知情的人都杀掉了。

按道理说,苏大人破釜沉舟的让苏青眉嫁给他,应该将那个奸夫也一并杀了才是。可是却没有,不仅没有,还能让苏青眉在这么多年后与奸夫再次幽会。所以五王爷不得不多想,也许,这个奸夫是苏大人动不了的人。

“我来找四哥,是有一事相询。”

“什么事儿?”四王爷蹙眉。他近来忙着家里后院的事儿,其实也□□乏术,这个时候老五不能帮他反而整日的阴森森不见人影,让他十分烦闷。

“是关于当年,二十年前。我成亲那年的事儿,当年许多事儿我都记不太清楚了。还想请四哥帮我多想想。”五王爷急切,这段日子他自己并不能查到一二,这才发现,自己能量还是不足。

四王爷心烦,不过却又不得不敷衍他:“人都已经死了,你现在纠缠过去那些事儿又有什么意义呢。我知道苏夫人并不是苏青眉的母亲,可是那也要从苏青眉幼时算起,你查你们当年成婚之时的事儿又有什么用。老五,我知道你们夫妻鹣鲽情深,可是就算再好,也要有个分寸啊。人死了,你就让她安安心心的离去吧。不要再叨扰她了。”

不这样说还好,这样说,倒是让五王爷狂躁:“什么叫不再叨扰她,她想死就死么?哪里有这样的好事儿!”

五王爷突如其来的愤怒让四王爷吃了一惊,他微微眯眼,疑惑的看着五王爷:“可是有什么事儿是我不知道的?还是说,五弟妹的死另有原因?”

说话的同时,四王爷不断的打量五王爷,见他听了这话似乎有所动,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看样子,苏青眉的死,果然还有更深层次的含义。

“有什么事情,你都要告诉四哥,你该知道,四哥与你是站在同一战线的。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害了你。苏家,可是有什么问题?不会和虞敬之的妻子一样吧?难道五弟妹也被人李代桃僵了?”四王爷惊讶的问道。

五王爷哪里会将那么隐秘的事情说出来,他微微平复情绪,言道:“并不是。这天下哪有那么多的李代桃僵。我只是对那一年的一些事儿有所怀疑。”停顿一下,五王爷将原本的疑惑问了出来:“当年其实我并不愿意娶苏青眉,当时是四哥劝了我,您说,苏大人位置极好,于我也是一个大的助力,对么?”

四王爷盯着五王爷,冷笑:“你现在是在怪我?怪我当年劝你娶苏青眉?她不是苏夫人的女儿就那么重要?人都死了,你还要纠缠这些作甚。再说,当年苏大人确实位置极好。就算是今时今日也是一样,在他欺负明玉之前,他的位置不好么?于你不是大的助力么?”四王爷拍桌子站了起来,他十分愤怒:“你现在这样问我,到似我怎么样。要知道,我恨他更胜于你。”

五王爷皱眉:“四哥,我不是怪你,我只是想知道当时的情况。”停顿一下,五王爷言道:“明玉的事儿,我知道您生气,可是这两件事儿,也不能混为一谈。”

四王爷:“你不与我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究竟想做什么,我也不知道要与你说什么。老五,你要知道,我与你一直都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我怎么会害你,你好了,我也同样好。咱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事儿。”

五王爷:“我怀疑,当年苏青眉嫁给我另有所图。现在有些东西一知半解,我不方便说,只要查清楚,我必然会将一切告诉四哥,四哥,你就当帮帮弟弟,帮我想想,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五王爷十分认真,也十分诚恳,四王爷见他如此,终于仔细想了起来,半响言道:“当时确实有几个比较合适的姑娘,可是不管是家世还是才情,都是苏青眉最合适。当时苏大人位置很好,他也极力的靠近我们,左右不过是个女子,所以我劝了你。”

五王爷:“那四哥可曾知晓,那时苏家还与什么人过从甚密。亦或者说,苏青眉与什么人过从甚密。”

四王爷似笑非笑的:“我上哪儿去知道她一个闺阁女子与什么人过从甚密。如若说知道,也该问她当年的手帕交。”

五王爷其实不是想不到这些,只是近来已经有些魔怔了,听四王爷如此言道,颔首:“对,她的手帕交。”

言罢,立时离开。

看他行色匆匆离开,四王爷感觉一口气憋在嗓子里,这浑人,到底来作甚:“来人,去给万三找来。”

万三本是在外处理事情,被四王爷找来,十分疑惑,不过听四王爷言道完,倒是仔细的想了起来。

“你觉得,老五是什么意思。”

“具体如何倒是不可知,只是可不像五王爷说的那样。就算五王妃嫁过去别有用心,也不至于如此。五王爷何时如此过。毕竟人都死了,就算当时是别有用心,现在查也是没用的。我看着,许是有别的事儿。”万三实事求是的分析。

如若不是五王爷已经乱了,他们也不会察觉这里面的问题。

“那你觉得,会是什么事儿?”四王爷询问。

万三犹豫了一下,言道:“王爷,如若……如若我说了,您可不要生气。”

四王爷:“有话就说,生气什么生气。”

万三:“我看能让一个男人这样锲而不舍的追求,许是、许是五王妃当时在外面有人。”

四王爷一怔,随即哈哈大笑:“有人?苏青眉?”他摇头:“不,苏青眉为人端庄,我看不可能。”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王爷,要不咱们派人盯着五王爷那边?”万三问道。

四王爷犹豫了一下,颔首:“盯着。”

告别四王爷,万三再次来找明依,只是明玉却在,他闪在门后,待明玉离开便是进了门,“又有什么事儿?”

明依丝毫不怀疑他会来,她含笑言道:“还不是为了那个许幽幽,她希望由我动手推人。脑子这是进水了。当真以为我是傻的?”

万三冷笑:“这个贱人。总有一日,我会为你除了她。”

明依挽住万三的胳膊,柔媚的笑:“我知道的,不过暂且让她活着,我就要让她活的不如一条狗。”

“傻丫头!”万三亲了明依额头一下,言道:“我知道你受了很多苦,以后有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