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17|第 117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17|第 117 章(1 / 1)

虞敬之静静的坐在书房,似乎想着什么,就听小厮言道:“大公子。傅大人求见。”

虞敬之有些诧异,不过还是言道:“快请。”

时寒进门,敬之起身迎了出来,时寒含笑:“虞大人客气了。”

虞敬之挑眉:“我算是你表哥吧?”

虽然不似景衍那么亲近,但是无疑也算是表哥的。时寒带着笑意:“既然你要这样说,那我也不客气了。”

“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虞敬之细细打量时寒。

时寒捏着手上的扳指,言道:“那你先借我十万两银子花花。”

虞敬之顿时呆住了,半响,他看着时寒,面色很是无奈:“倒是不想,你也会开这样的玩笑。”

时寒挑眉问:“我就不能说真的?”

虞敬之:“说真的?你可比我有钱多了。需要和我借?再说,如若你真的需要,又怎么会用借这样的字眼?给你都是可以的。”

时寒终于不和他说笑,冷静言道:“我刚从宫中出来,皇上宣你进宫,我是顺便过来通知你的。”

这个时候皇上私下宣虞敬之进宫,便是傻子也知道是为了什么。虞敬之颔首:“我换了衣服就进宫。多谢你。”

时寒不置可否的挑眉,摆了摆手就要离开。看时寒要离开,虞敬之忍不住开口言道:“昨日,我遇见了嘉和郡主。”

时寒微笑:“那又如何?上京就是这么大,你碰见嘉和在正常不过。”

“她在我面前演了一场大戏,你……知道么?”虞敬之问了出来,他看着时寒言道:“为什么选择了我?”

时寒回头微笑,他看着虞敬之,突然笑的灿烂无比:“谁让那个疯子阿蝶觉得你是最好的呢?表哥的行情还真是不错,当着你的面戳泼她的美梦,这样不是很好么?”

言罢离开。

虞敬之微微眯了眯眼睛,没有言道其他。纵然嘉和郡主做的十分的隐晦,但是他还是能看出一二的。他浸淫朝堂多年,并不是什么都不懂。

“主子?”

“无事。”虞敬之摆了摆手,垂下了头,倒是不想,原本单纯的小姑娘阿瑾也这么多心思了啊!

“傅时寒将她教的很有趣。”他自言自语,小厮不明所以。其实虞敬之也没想别人明白,他不过是自己说给自己听罢了。

虽然阿瑾有自己的父母,也有自己的亲人,但是不知为什么,大家都觉得她受傅时寒的影响最大。

而敬之没有想到,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他便是再见到了阿瑾,阿瑾在御花园中与虞贵妃说话,仰着小脸儿,俏丽极了。

虞敬之这样看着她,竟是呆住了,秋风吹过,阿瑾的发丝被吹起,她浑不在意的捋开,继续笑嘻嘻的言道。

许多年后虞敬之回想今日的场景,仍是觉得心中一动。那种不知为何就突然一动的感觉,让他一辈子难以忘怀。

她一身姜黄色的流水裙,长发随意的挽了两个发髻,余下的发丝垂在肩上,只要风起便是仿若云端仙子一般。

说起来,嘉和郡主当真是京中最奇怪的女孩子,她从来都没有像旁人那样精致的一丝不苟,可偏是那份自在随意又让人十分羡慕。

很久以前他便是识得她,也一直将她当成一个小孩子,可是如今再看,哪里还有一丝小孩子的样子,分明就是个精致的美人。

许是她不如崔敏那样明艳照人,也不如李素问那样空灵秀美,可她却带了三分娇憨,五分贵气,七分灵动。很难得,一个人竟然会给人这样的感觉,既娇憨又灵动,这般矛盾,可是……又相得益彰。

“虞大人。”小太监低声提醒。

虞敬之再看嘉和,见她也发现了自己的存在,她望了过来,高兴的挥手,样子似乎极为开心。见她如此,虞敬之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她那般开心,是因为解决了赵蝶么?虞敬之如是想着。

而此时的阿瑾确实高兴,阿蝶如她所愿的“疯掉了”,往后也不用管太多,给这人直接关着永远不放出来也就罢了。

虞贵妃见她如此开怀,问道:“就这么高兴?”

阿瑾自然的点头:“虽然往日里也没将她当成一回事儿,但是总是出来讨人嫌,难免让我不开心。既然她那么喜欢作死,就当成精神病关起来好了。说她不是精神病,谁又肯信呢?”

虞贵妃言道:“你倒是不瞒着本宫。”阿瑾的信任让虞贵妃很开心,在虞贵妃的心里,阿瑾就像是她的小女儿,她无儿无女,年轻时你争我夺,斗来斗去不觉得,年纪大了,便是觉得空虚寂寞。而阿瑾的出现恰好填补了这个空白,阿瑾在宫里日子甚久,又天真可爱讨她欢心,虞贵妃自然喜欢她。

当然,想讨她欢心的人多了,可是她却看穿那些人有的心思。利用她上位,如何不让她看穿呢!倒是阿瑾,自小便是那般可爱俏皮,大人可以作假,小孩子却不能,这也是这么多年,她一如既往善待阿瑾,对她好得不得了的缘由。没有人的心是石头长的。

“我干嘛要瞒着贵妃娘娘,我本来就不喜欢她啊。她也不看看自己做的都是什么事儿,我这样对她,已经很深明大义了。如若换个爆脾气的,真是直接给她弄死好么!”阿瑾想到之前的事儿,还有些气愤呢,她继续言道:“你说她是不是有病啊。勾结苏柔害我,就算是与我关系再差,也不至于如此吧?说到底,打断骨头连着筋,她竟是如此算计我。我怎么着她了,要让她这么恨我。王府这么多年,好吃好穿,我自认为除了冷淡,根本没对她怎么样。可是你看她。竟是想算计我和一个老头子,真是太恶心了。如若不是我运气好,遇到了崔敏,怕是就要被他陷害了。还有赵明玉,我没中计赵明玉却中计了,这分明就是透漏着诡异。”

虞贵妃听了,颔首言道:“我看啊,时寒说的对,你就是心软,对这样的祸害,早早处置才是妥当。”

阿瑾嘟着小嘴儿言道:“其实我是怕父王不高兴啊。阿蝶总归是他的女儿的。如今我们六王府只她这么一个庶女,如若她也出了什么问题,难保别人不会胡言乱语。为了父亲的那点亲情,也为了母亲的名声,我都不能乱来。”

虞贵妃冷笑:“名声能当饭吃么?我这一辈就是吃多了这爱惜名声的苦。”

阿瑾对手指:“娘娘放心,如今一切都已经好了,我给他们母女好生的看管了起来。不管什么事儿都不放出来。我就让他们活的好好的。活着看我们过得更好,这样才酸爽。单纯的弄死一个人没意思。”

虞贵妃被她逗得笑了出来:“你这丫头。”

阿瑾俏皮的挽住虞贵妃的胳膊:“贵妃娘娘,我才不会吃亏呢。您放心好了。”

虞贵妃拍了拍她的小手儿,似乎想到了什么,继续言道:“你与崔敏,关系极好?”

阿瑾声音十分平静:“算不得极好,还算是不错。她曾经帮过我几次。”

虞贵妃颔首,之后言道:“你皇爷爷似乎有意将崔敏嫁给齐王爷做齐王妃。”她平静的言道出这句,真是仿佛平地一声雷。阿瑾错愕的看着虞贵妃:“崔敏嫁给齐王爷?”她声儿都变了。

虞贵妃:“有问题?”她狐疑的看向了阿瑾,阿瑾认真:“看起来一点都不搭配啊。”

虞贵妃直接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搭不搭配。难道搭配就能幸福,不搭配就不幸福么?我倒是觉得你爹和你娘一点都不搭配,可是你看他们不是过得极好?”

阿瑾一脸黑线:“那是因为我娘忍辱负重,深明大义。但凡是换一个女的,不说旁人,就我这个性格都会闹得鸡飞狗跳啊。”

虞贵妃被她逗笑了,两人回到虞贵妃的寝宫,她认真言道:“我倒是觉得,你与崔敏少接触为好,本宫不太喜欢崔敏这个女子。总觉得心机深沉。”

阿瑾倒是也不好跟虞贵妃说,喏,就是你不喜欢那个崔敏,她是个重生的货,她上一世过得很惨,这一世只想抱准大腿,做个乖巧的腿部挂件。

“贵妃娘娘,崔敏其实人挺好的。”阿瑾笑眯眯:“真的,我不是跟您对着来哈,崔敏人真的还行。”

虞贵妃冷笑:“你个小孩子家家,哪里知道人好还是不好,如若她好,会那般勾引齐王爷?当真是不要一丝脸面了。如若是她好,会经常出门游走?哪家正经姑娘天天在外面。你呀,还是个小孩儿,不懂这些的。有些人虽然看似帮你,可是实际如何可是不可知。许是就看你这样单纯,帮了你几次,就成为你的知交好友了呢!人家算计你,你有一点都不知道。真是个傻妞妞。”

阿瑾:“……”崔敏看到傅时寒吓成狗啊!怎么可能算计他们。

虞贵妃言道:“你看,她这不就筹谋到了么?人人都知道她喜欢赵沐,连皇上都是清楚的,如若不然,也不会这样就选中了她。”

阿瑾:“我知道了,我会记住贵妃娘娘的话的。”

虞贵妃语重心长:“你还小,很多事情都不了解的。我在宫里多年,最清楚女子会做什么样的算计,会有什么样的表现了。”

阿瑾颔首。

看见这样听话,虞贵妃微笑。

而阿瑾却陷入了沉思,虞贵妃……为什么要提前告诉她崔敏会嫁给齐王爷的事儿。这总是透着一股子的奇怪啊!

不过纵然怀疑,她也未曾在虞贵妃面前多表现出来,待回到府中,阿瑾仍是在想今次的事情。六王妃见她晚饭之时还有些走神,饭后便是将她唤到了房中,阿瑾将虞贵妃的话说了出来,六王妃试探料想:“许是……许是虞贵妃是希望你能够阻拦这件事儿?”这般一想,六王妃又觉得自己不该在孩子面前说这个,她生怕阿瑾去做什么,言道:“这事儿,你少搀和。”

阿瑾:“哦!”十分乖巧听话。

六王妃狐疑的言道:“你今次怎么这样听话,倒是不像你了。”

阿瑾笑嘻嘻:“我听话还不好么?这些前朝的事儿,我一个后宅女子可不管不了。不过……嘿嘿,我可以告诉时寒哥哥。”

阿瑾觉得,自己简直是太机智了。

六王妃顿时无奈了,她看着阿瑾,恨铁不成钢:“还没成亲就处处让人家帮这个帮那个。你呀,真是让我操碎了心。”

阿瑾:“成……亲?”

六王妃白她一眼:“你莫要装疯卖傻,不嫁给傅时寒,你还要嫁给那个?而且你明明很喜欢他,别在我面前装。”

阿瑾:“……你是我亲娘么?”

六王妃:“这个死丫头,想挨揍么?”就是这么暴力,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阿瑾泪奔:“不想……哪有人想挨揍!”

“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凡事,自己有点分寸。”六王妃警告。

阿瑾:“啊?呃,哦!”

她为什么要有分寸?和时寒哥哥在一起,需要有分寸么?傅时寒……她微微抿了抿嘴,傅时寒是大坏蛋。

阿瑾蹦跶回自己房间,看到桌上的首饰,阿瑾的首饰大部分都是时寒送她的,准确的说,她惯用的,大部分都是时寒送她的,这么多年,也只有他最了解她的喜好。阿瑾拿起金步摇,晃了晃,插到自己的发髻上:“好看么?”

阿碧笑言:“自然是好看的。小郡主戴什么都很好看。”

阿瑾从镜中看阿碧:“我发现,你的嘴真甜呢。”

阿碧笑了起来:“奴婢说的都是实话。嘴笨的人也知道该说实话啊!”

阿瑾支着下巴看她:“阿碧姐姐,你年纪不小了吧?”

阿碧边收拾东西边是回道:“小郡主是嫌弃我老了么?”

阿瑾笑嘻嘻:“我哪里会嫌弃阿碧姐姐老,我不过是为你好。福贵也等了阿碧姐姐那么久了。阿碧姐姐有没有想过,要快些和福贵给宴席办了。总是让人家这样等你可不好哦!”

阿碧立时红了脸,她语速极快:“你竟是胡说八道,我哪里要他等了。我要一辈子伺候小郡主,嫁人什么的,我根本就不考虑。”

阿瑾转过身,不在从镜中看她,反而是盯着她的脸:“你其实说谎了。你说话的时候眼神左右飘移,分明就是骗我。”

阿碧:“奴婢不敢,郡主……”

阿瑾笑了起来,她调侃言道:“我知道阿碧姐姐喜欢福贵,说起来,福贵也等了你这么多年了。我不能一直让你伺候我不放,再说,就算你成亲了,一样也可以伺候我啊。阿碧姐姐,你说实话,只要你愿意,我就安排你们成亲。”

阿碧捏着手中的帕子,整个人似乎十分纠结。这么多年阿瑾看的明白,在她还是小婴儿的时候福贵就已经很喜欢阿碧了,如若不然,也不会等了她这么多年。

“阿碧姐姐,其实有时候不是非此即彼,可以两者兼得的。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想嫁给福贵。”

阿碧垂着头,整个人仿佛烧了起来,不过她终于咬唇点了点头。

阿瑾长长的“哦”了一声,言道:“你果然是喜欢他的。”

人和人之间的喜欢很难说,她一直都觉得阿碧这样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喜欢福贵。可事实总是这样难料,偏是这两个人走到了一起,而且,福贵不管是什么时候都能听阿碧的话,站在阿碧的身边,这点也极为难得。

阿瑾正分神,就看阿碧跪了下来,她看着阿瑾,眼中满是感激:“奴婢多谢小郡主成全。”

阿瑾笑嘻嘻:“快起来吧。你也跟在我身边许久了,我为你做这点事儿不算什么,再说,你们不是早就互相喜欢了么?就算我不成人之美,我娘亲说不定也会成人之美的。”

阿碧实在不知道小郡主怎么突然提起了这件事儿,不过事情既然能够如此,她可以照顾小郡主,一样可以嫁人,这样有什么不好呢?

“多谢郡主。”

嘉和郡主身边的大丫鬟阿碧要嫁人,嫁的还是六王爷身边的小厮,这点说出去真是让人震惊,任谁都想不到,事情竟然是如此的。

阿碧温柔得体,又是嘉和郡主身边的红人,一般这样的婢女将来都是要给姑爷做妾的,但是嘉和郡主竟是选择让他出嫁,委实出人意料之外。

自然,也有人揣测是不是嘉和郡主要成亲了,如若不然,怎么会先将阿碧嫁出去。这分明是不想让阿碧走上侍妾的路子。

外人如此揣测言道,六王府下人之间也是隐隐有这个揣测,只是大家并不敢多言一句,要知道,嘉和郡主性子霸道,如若说多了,犯了错,那么可就别想好好待在六王府。

算起来,这些王府大宅院,鲜少有六王府这样简单的。到是不是说侍妾少,六王府的妾十分多,可是却老实,不管是谁都是明了,这里可不是可以胡乱撒野的地方。而巴结六王妃,也比勾搭六王爷更能让人觉得安心。

阿蝶如今被关在了后院角落里的厢房,同样被关在哪里的,还有莲姨娘。莲姨娘哭哭啼啼,她万万想不到,阿蝶竟然没有成功,不仅没有成功,还被人冤枉成了疯子。什么是疯子,那这是一辈子就要毁了啊!

“那个歹毒的女子,竟是不想,她如此算计我们。阿蝶,你觉得,会不会是我们筹谋的时候被旁人听到了?如若不然,怎么又会如此。”

阿蝶并不说话,她坐在床上,静静的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她委实是不明白,为何她都那般言道阿瑾了,大家还是一副看疯子的眼神看她。虽说阿瑾的身份显赫,可是大家不是该有怀疑的么?

“他们一定是没有告诉老爷,我一定要见到老爷,等见到了老爷,我们就没事了。”莲姨娘继续言道。

阿蝶不乐意听,厌烦的言道:“娘,你不要在多说了。爹根本不会管我们,如若会管我们,之前我们被软禁的时候就会管。哪里会等到今时今日。我看了,我们是谁都靠不上了。”

莲姨娘:“不会的,你胡说,你爹不会的,他最是喜欢我,这般迷恋我,怎么会不管我?当年他为了纳我进府。可是下了大力气,你不知道……”

阿蝶烦躁的将手中的帕子一扔,言道:“娘,你也该醒醒了,整日的说爹如何对我们好,说他如何喜欢你,可如若真的喜欢你,该是将你扶成侧妃,如珠如宝才是,可现在又算是什么!你看看我们,一个下人都能骑到我们的头上。你女儿我啊,现在被人冤枉是疯子了,你看看,他可有一日过来看我们?整日陪着那个玉真姨娘,也不知那么丑的女子究竟是使了什么妖术,能让爹爹那般喜欢。照我看,还是娘你没本事。”

“你怎能如此说我,我是你娘啊!”莲姨娘痛心疾首。

“就是因为你是我娘,我才会过得这般凄惨,论容貌论才情论性格,我哪样不比阿瑾强,可是为什么她处处都比我好?还不是因为她是王妃的女儿。如若我是王妃的女儿,如若我是郡主,事情还会这样么?我就是因为有了你这个娘,才会过得这样凄凄惨惨戚戚。”

“你……”

两人争执,门口的婆子忍不住叹息,就这样的性情,还妄想换了身份如何好,也不知这阿蝶小姐中了什么邪,竟是这般愚蠢。

婆子将一切禀了阿瑾,阿瑾无所谓:“让他们吵去吧。反正也出不来门。闹着玩儿呗!”

阿瑾懒得管他们母女的事情,只管重要的,很快,阿碧便是与福贵成亲。福贵高兴的过来谢恩,他本以为就要这样一辈子等阿碧了,倒是不想,郡主竟是给了他们这样的机会。

这边一切有条不紊进行,那边,六王爷偷偷将阿瑾拉到角落问她:“我说闺女啊!你是是不是打算和傅时寒成亲了?”

阿瑾=口=,闹哪样!

六王爷:“你说实话,是不是!不然你干嘛将阿碧嫁出去,真是,连带的,我们福贵都捡了便宜啊!”

阿瑾认真:“爹啊,你真是想多了!真的!你怎么也听那些外人胡言乱语,我是那样的人么?再说我和傅时寒,我和傅时寒还没到成亲那步啊!”

六王爷一脸的“我是你亲爹,你竟然不肯告诉我实情”的落寞。

阿瑾举起小手儿:“我发誓,还没有!”

六王爷将信将疑:“你说真的?”

“比珍珠还真。”

这么一说,六王爷看阿瑾,感慨:“不过你这拉郎配的功力,还不如你皇爷爷啊。他指婚的,大部分都不美满幸福,你这是将完全两个不搭界的人拉扯到一起,做爹的我表示,压力很大。”

“关你什么事儿啊?”阿瑾终于忍不住。

六王爷:“福贵是我的小厮,是我坚定的先锋,他如果家庭不幸福,怎么会好好的替我办事儿?说实话……”六王爷小心谨慎的言低声言道:“我总是觉得,阿碧会给他甩了!”

噗!阿瑾败了!

“这,一万个不可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