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16|第 116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16|第 116 章(1 / 1)

阿瑾真是受够了阿蝶这样作死,既然如此,她便是决定给阿蝶一个好礼,让她彻底消停。

听闻阿瑾要带他们一起去寺院烧香,顿时惊讶不已。这相当于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莲姨娘十分高兴,但是阿蝶却心存疑惑,好端端的,阿瑾怎么会对她这么好,不过阿瑾也不怕阿蝶怀疑,她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么不管阿蝶想不想去她都会带着她。

好在,阿蝶也没有多想,她已经被即将到来的喜悦冲昏了头脑。阿蝶与莲姨娘筹谋:“娘,这次我和阿瑾一起出去,也不知她如何安排,但是我是打算偷偷离开的。只要偷偷离开,我就打算去找虞敬之,我相信他那样的男子必然不会作势我被人欺负。到时候我再回来接您,您相信便是。”

莲姨娘憧憬道:“如此自然是好,可是……虞敬之真的会帮我们么?”

阿蝶认真言道:“虞敬之是十分磊落的一个男子,我相信他如若知道我的遭遇,知道我们身处一个什么样的环境,是一定会帮助我们的。阿瑾太可怕了,她真的特别可怕,苏柔那件事儿如若没有她的手笔,我怎么都不相信。除却苏柔,还有赵明玉,她好端端的怎么就会进了那间房,虽然阿瑾曾经在我面前言道是赵明依所为。可是如此言道,我怎么都不能相信。赵明依那样的小可怜,虽然是嫡出的郡主,但是连我的气度都没有,这样的女孩,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儿,我看阿瑾分明是想将此事赖在她的身上。”

“如若她真是你说的那么厉害,如若这次我们行差一招,会不会招来大祸?”莲姨娘终究是安逸的日子过惯了,如此一来还是有些怕的。

阿蝶握住莲姨娘的手:“娘,难道你想一辈子被王妃关在这里么?她根本见不得我们好的。”

阿蝶其实一直都很嫉妒滢月和阿瑾,她们并没有哪里比她更出色,可是只因为他们有一个做王妃的母亲,那么一切便是不同了。他们都是一个父亲,她也该是郡主的,凭什么就过得这般不好。

“阿蝶,一切都是母亲连累了你。”莲姨娘叹息。

阿蝶一切都筹谋的好,但是却不知,阿瑾那边也算计好了一切。六王妃并不管阿瑾的事情,自然一切都随着她的意愿。

待到阿瑾定好的日子,两人一同出门。许是因为愿望就要成真,阿蝶也有几分兴奋,她掀开小帘张望,含笑言道:“今日真是阳光正好。”

阿瑾看她这般,细细打量,平心而论,阿蝶长得十分肖似莲姨娘,整个人更似江南小家碧玉的感觉。

柳叶眉樱桃口,尖尖的下巴,那素净的白衣更是显得她十分的寡淡清瘦。

阿瑾微微垂下了眼睑:“阿蝶可知我为何要找你一同拜佛?”

阿蝶回头,虽然坐的不远,但是却并不能看见阿瑾的神色,她微微一顿,言道:“烧香拜佛是理所应当之事,又谈什么缘由呢?阿瑾,你这样说,似乎不妥吧?”

阿瑾笑了起来:“阿蝶倒是不客气。”

阿蝶立时不自然的笑了起来:“哪里,我只是说自己的想法罢了,你该知晓,我这人十分简单,说话惯是不注意,如若你觉得不妥,可莫要怪姐姐才是。”

如若可以,阿蝶真的很想给阿瑾一个耳光,她实在是不想再见到这个女子,可现在人在屋檐下,她倒是不能胡来。必须让阿瑾放松警惕,只有她放松了警惕,自己才能离开。想到这里,她继续言道:“往日里姐姐多有不对,阿瑾莫要怪罪姐姐,我真的有口无心的。”

阿瑾似笑非笑的看她,并不说话,阿蝶一梗,随即继续言道:“这次一同来这里,我也是希望能够保佑我们阖家幸福,阿瑾也这样想的吧?如若不然,也不会叫我一同过来祈福。”

阿瑾挑眉言道:“我可从来没有希望能够和你冰释前嫌。不要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我不知道,我不愿意理你,不代表就是原谅你了。想来你该是知道我之前说的那些话吧?我说过,你老老实实给我待着。但是我看现在,你似乎并不把我的话当成一回事儿。阿蝶,这次让你和我一同来拜佛。是希望你能好好为自己拜一下,免得太不懂事儿,害了自己也牵连了旁人。”

阿蝶一梗。立时言道:“阿瑾,你相信我,我没有恶意的。我真的知道错了,而且之前有些事儿,我想你一定是误解了我,我们再怎么都是一家人,我怎么会存了害你的心思呢!这根本就不可能。我也真的希望我们阖家幸福。”

阿瑾:“我自然是阖家幸福,只是这个阖家幸福可不包括你,我从来都不把你当成我的家人。”言罢,阿瑾冷笑:“别和我演姐妹情深的戏码。还有,如若你不听话再给我闹什么自杀,我就让你和赵明玉、苏柔一样,得到应有的惩罚,如今是我懒得和你计较,不代表你就没事儿。我再说最后一次,不要找事儿!”阿瑾故意误导阿蝶,她就是要让阿蝶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她所为。

阿蝶心里恨不能撕掉阿瑾,但是现在人在屋檐下,她还指望阿瑾能够放松警惕,只什么都不敢多说,只安静的垂首。老老实实言道:“我知道的。”

阿瑾看她如此为难的装模作样,忍不住冷笑起来。

虽然阿瑾的笑容让人憎恶,可阿蝶却也只能忍着,待到清隐寺,她有几分惊讶,往日清隐寺自然也是人多,但是不想,今日竟是超出平日里更多。

“今日……今日人怎么这么多。”

阿瑾没有说话,阿碧回道:“蝶小姐,今日是清隐寺的庙会。正是因此才会人比较多,我家主子也是特意挑了这样的日子。”

阿蝶听了,心中暗喜,庙会便是意味着人多,如此甚好。

看她欣喜若狂的样子,阿瑾想,阿蝶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的演技极差。

“走吧。”

两人下轿进了清隐寺,清隐寺人来人往,不少人家的夫人都携带小姐前来参拜,阿蝶想着挑一个什么样的理由离开,但是看阿瑾表情,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让她离开。

“阿瑾……”

阿瑾停下脚步,睨她,“我想你还是叫我嘉和比较好,我与你,没有熟到称呼姓名吧。”

阿蝶几乎将帕子撕碎,她勉强露出笑容:“嘉和何必这样咄咄逼人。”

阿瑾:“我说过,你听话些比较好。”

“可我的腹中略有不适,我想先去如厕一下,不如阿瑾先进去吧?”

“让阿碧带两个丫鬟陪你一起。你一个人……”停顿一下,阿瑾言道:“我不放心。”

阿蝶恼恨:“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一路上,你一直都是这样,需要这样么?就算你看不上我,我也是父王的女儿,虽然我不是嫡出,但是也不需要这样被你针对吧?”

阿瑾状似诧异的看她:“你确定要在这里闹么?”

阿蝶忍住气:“算了,我不去了,既然你要这样,那我也不多言其他了。”

“竟是不想,会在这里碰见嘉和郡主。”一阵女声响起,阿瑾回头便是见到虞夫人,虞夫人,虞敬之的母亲,而她身边的正是虞敬之。阿瑾微微笑了起来,倒是不想,傅时寒果然厉害。他断言虞敬之会到,竟然就是如此。

“虞夫人好,敬之哥哥,好巧。”

虞敬之看阿瑾,笑了起来:“往日甚少见你出现在这里。”

阿瑾状似诧异的抬头,小小的梨窝儿若隐若现:“敬之哥哥说错了哦,我时常烧香拜佛的,没办法啊,操心的事儿太多。”

噗,虞敬之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一个小姑娘,有什么操心的事儿。竟是胡言乱语。”

虞夫人拍了拍虞敬之的手:“你怎么说话呢,嘉和郡主平易近人唤你一声敬之哥哥,你可不能托大。”

阿瑾连忙:“虞夫人唤我嘉和便好,我称呼敬之哥哥,您却又要称呼我嘉和郡主,听起来十分奇怪呢!”

虞夫人笑了起来,她往日便是很喜欢这个嘉和郡主,虽然京中言道她张扬跋扈,可虞夫人却又不是那无知妇人,见多了,便是觉得嘉和也有自己的能力。而且,这样有理走遍天下的理所当然让虞夫人更是欣赏。

如若可以,虞夫人倒是很希望儿子能够娶一个嘉和这样的女子,他之前的夫人太过温柔,那样的女子,真是让虞夫人很受伤。

大抵物极必反,现在如若让虞夫人选择,她更会选嘉和这样的类型。敬之的性格,实在不适合那样事事都放在心里闷葫芦一般的女子。自然,那个贱人不足为提,可是想来,就算当初她不是李代桃僵,不是红杏出墙。她也是不适合敬之的。

“虞夫人,奴家阿蝶,见过虞夫人,虞大人。”阿蝶见没人介绍她,心有不甘,不过又隐隐觉得事情似乎有所转机,虽然她不能离开,但是碰见虞敬之也是老天爷帮她。既然阿瑾不介绍她,她倒是要自己开口了。

虞夫人瞟一眼阿蝶,点了点头,没有多言其他。

这个蝶小姐的身份和嘉和郡主是天壤之别,而且,外面传闻蝶小姐颇为小家子气,这样的身份,并不会让虞夫人多看一分。

要是可以选择,虞夫人倒是很希望敬之能够娶一个嘉和郡主这样的女子。只是……只是嘉和郡主已经有了傅时寒。虞夫人也是个人精儿,就算她在看好,也不会去触皇上的霉头。

皇上希望嘉和郡主能够嫁给傅时寒,这是全天下长眼睛都能看明白的事儿。

“嘉和郡主,看你们刚到,我们也不打扰了。”虞夫人就要告辞,阿蝶咬唇,见机会似乎就要失去。终于鼓足了勇气:“虞夫人还请莫要离开。”

阿瑾似乎十分“惊讶”的看向了阿蝶。

不仅阿瑾惊讶,虞夫人也十分惊讶,她微微皱眉:“蝶小姐有事儿?”此言一出,便是觉得这话问的不好,立时补救:“蝶小姐还是莫要开玩笑了。嘉和郡主,我府中还有些事情,就不在这里多打扰,告辞。敬之,我们走吧。”

“虞大人,虞夫人,还请你们帮帮阿蝶吧。求你们救救我。”阿蝶的声音大了几分,她见众人的视线看了过来,立刻楚楚可怜:“虞大人,虞大人……敬之哥哥,你帮帮我吧。”

虞敬之蹙眉,阿瑾叫他敬之哥哥理所当然,外人也并不当一回事儿,毕竟,嘉和郡主自小就是这样叫,大家已经习惯了。可是阿蝶突然这样叫,大家自然觉得十分奇怪。虞敬之自己都觉得特别不舒服。

“我想,蝶小姐还是称呼我虞大人比较好,我自认为与你没有那么熟。蝶小姐还请谨言慎行。”

“敬之哥哥……”阿蝶咬唇,那模样儿似乎与虞敬之有说不完的情谊。许是这般,大家都望向了虞敬之,那眼神充满探究。她如此,分明是让虞敬之不痛快。

虞敬之冷下了脸色:“我自认为与蝶小姐没有什么关系,甚至连见面都是没有。委实当不得你这一声哥哥,知道我虞敬之光明磊落的不会多想。如若不知道,怕是还要以为我与蝶小姐有什么不妥。蝶小姐便是不顾在下的名声,也还是要顾及一下自己的名声比较好。”

虞敬之这样冷然,阿蝶并不觉得受到伤害,她咬唇:“虞大人,虞大人莫要误会我,我以为……阿瑾都可以叫你敬之哥哥,我是阿瑾的姐姐,如此称呼你,也是应当啊!”

阿瑾顿时冷笑:“姐姐!我记得我的姐姐是滢月。”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阿蝶留。她从来都是如此,不管是谁,让她不顺心了,便是一丝的面子也不给。

许是这姐妹二人的表现太过让人震惊,大家都望向了他们姐妹二人。阿蝶挺了挺胸,言道:“是,你不将我当成你的姐姐,你从来都不把我当成你的姐姐,可是阿瑾,你平心而言,我可有对你一丝不好?”

阿瑾挑眉:“那你觉得,自己对我好?对我好的人不会处处算计我吧,我虽然年纪不是很大,可是还会分辨好人坏人,而且阿蝶,你确定要在这里胡言乱语么?”

阿蝶正义凌然状:“我自然知道你不愿意在这里说,可是如若不当着虞大人的面,我想,我如若回去,就一丝说的机会也没有了。阿瑾,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杀了我的。”

阿瑾面不改色的“哦”了一声,之后望向了虞敬之:“敬之哥哥,虞夫人,对不起,让你们看笑话了。实不相瞒,阿蝶精神一直都不是很好,我想,她现在大抵是发病了。”

阿蝶愤怒:“我没有发病,我什么病也没有。虞大人,你要救我,我知道你的为人,你最是刚正不阿,你一定要帮我啊。”她拉住虞敬之的衣袖。虞敬之很快的甩开她。

虞夫人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是也不愿意让虞敬之卷入六王府的事情之中,要知道,六王爷可是个深井冰,如若惹恼了六王爷,那么四王府和苏家就是前车之鉴,前者被泼粪,后者被泼黑狗血,他们丢不起这个人。

“敬之,我看,蝶小姐精神似乎真的不是很好,我们还是先走吧。”

“虞大人不不要走,难道你也要坐视我这样一个弱女子受尽欺凌么?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家丑外扬了。还请虞大人救救我,虞大人,你带我走吧。阿蝶便是在你身边做牛做马都好,我万不想在回到六王府了。他们没有好人的。”阿蝶决定破釜沉舟,她就不信,她说了阿瑾做的那些事儿,这些人还能让她回六王府,就算是为了面子,也该解救她这样一个弱女子于水火之中。

阿瑾挑眉笑:“那倒是希望阿蝶和我们说说,什么叫没有好人!”

阿蝶看周围人一眼,似乎十分痛心疾首:“你不要以为,赵明玉的事儿是你做的。”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哗然。不过再看阿瑾的表情,仿佛十分的镇定,丝毫不以为意。

“哦。还有呢!”

“还有苏柔,苏柔的事情也是你做的,是你将她推下水的,是你陷害赵明玉的。大家不知道你的真面目,我也不想拆穿你,但是现在你竟然要这样害我。我万不能在容忍下去。阿瑾,你回头是岸吧。”阿蝶言罢,偷看周围的人,希望大家能够谴责阿瑾,可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大家的表情都十分奇怪。那感觉,竟是很是难说。

“你害了这么多人,还将我关了起来,我知道,你是不想我将这些事儿说出来,可是纸包不住火,你不要以为自己可以隐瞒下来。”阿蝶继续言道。

听她如此言道,阿瑾无辜的摊手看别人:“阿蝶有被害妄想症,不消我说,大家也能看得出来,往日不让她出门,便是为了这个。倒是不想,如今竟是如此,给大家添麻烦了。阿碧,将蝶小姐带回去。”

“不,我不回去,我才没有什么被害妄想症,你不要以为胡乱说我有病就能掩盖你害人的事实。真的,我不骗你们,你们去调查,这些真的都是阿瑾做的,阿瑾不是好人,虞大人,你救救我啊。求你带我离开六王府,我知道您是好人,您帮我啊!”阿蝶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但是她却按照自己原定的计划演了出来。

阿瑾不以为意的笑:“阿蝶,你忘记了么。当时明玉出事的时候,你也在场呢,我可是后赶到的,你不记得么?那时你可是先到啊!至于苏柔,你更是想太多了。”

“就是你,阿瑾,就算你不承认,你……”

阿瑾使了个眼色,阿碧直接用帕子捂住了阿蝶的嘴,不过片刻,阿蝶便是昏了过去。

阿瑾习以为常言道:“她在家中也是如此,我们习惯了。这样能让她迅速的闭嘴。”

众人皆是尴尬的笑,不过却又因为嘉和郡主的坦然而没有怀疑其他。想来也是,如若阿瑾有一丝的慌乱,大家都会觉得有什么,可是如今看她这般,便是想多想也不可能。

虞敬之眯眼言道:“既然有病,还是管好了比较好。这只是胡乱诋毁人,如若伤了人,怕就不妥当了。”

阿瑾笑着应是:“多谢敬之哥哥提醒。这几日她正常的不得了,更是提出要来为家中诸人祈福,我便是带了她出来,倒是不想,她根本未曾好转。往后,怕是真的要更加谨慎些了。”

“那倒是的。家中有这样一个病人,也是为难你们了。”虞夫人叹息言道。

“原本自然是不敢多带她出门,也不乐意说她患病的事儿,可是如今倒还真是应了她那句话,纸包不住火。我看,这佛我们是不用拜了。我先带她回去,告辞。”停顿一下,阿瑾言道:“让你们见笑了。”

虽然赵明玉的事儿可能存疑,可是苏柔的事儿,当时在场的人甚多,阿瑾是从船舱里后出来,而赵明玉是明晃晃的“误撞”了人,这都是可以看见的,说是她做的,这根本不可能。阿蝶越是说的认真,越是给人她脑子不清楚的感觉。这样明晃晃的事儿她都要瞎说,不是疯子是什么!

阿瑾就是要给人这样一种感觉,她就是要让大家都认为阿蝶是个精神病。如若给人弄死,她也不是不可以,可是看在渣爹的面子上,她不想做的这样绝。

可虽然不做的这样绝,让阿蝶成了疯子倒是不错。这样,他们倒是再也不用顾忌别人的看法,也顺便糊弄一下她爹。归根结底,阿瑾还是在意渣爹的看法的。

看着阿瑾离开的背影,虞夫人言道:“你怎么看?”

虞敬之面无表情:“旁人家的事儿,我们莫要多管。”

虞夫人见她似乎心情极差,不解道:“难不成……你喜欢那个阿蝶?”这话问出口,心里顿时一惊,她小心谨慎的检查敬之的面色,生怕他有这样的心思。

敬之知晓母亲的担忧,言道:“母亲莫要多想,我与她尚且不认识,如何谈到喜欢。只是不乐见别人家的私事。我们走吧。”

虞夫人叹息一声,道好。

似乎不想见虞夫人担心,虞敬之终于言道:“我总是觉得,今日这事儿撞到我们面前,有几分古怪。”

虞夫人:“有什么古怪不古怪的。嘉和郡主既然言道那个阿蝶疯了,便就是疯了。如若不然,她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诋毁家中嫡女,正常人会这么做么?”

正常人不会,但是阿蝶这段时间被阿瑾关着,又被她吓了一下,自然是深信苏柔之事是阿瑾做的,就算没有一丝证据,她这样说,也会有三五个人相信。她的如意算盘便是大家存疑。可是不想,事实那般清晰明朗,根本容不得任何人诋毁。这也是阿瑾为何如此做的缘由。

其实时寒曾经问过阿瑾,为什么非要在虞敬之面前这样做,阿瑾很是认真,她就是想看阿蝶真正的希望破灭!亦或者说,她给了阿蝶必然破釜沉舟的助力。

不给她任何逃走的机会又让她看见虞敬之,按照阿蝶的性格,她一定会当众胡言乱语的。阿瑾算准了她一定会这样做。事情果然如她所言道那般。

“这样,往后我关着她,关到天荒地老也不会有人多言一句。”阿瑾如是言道。

时寒笑了起来,没有言道其他。

而这件事儿也如同长了翅膀一样迅速的宣扬开来,近来京中真是多事之秋,各种事情层出不穷,可是死人终究是没有一个女子发疯更让人感兴趣。因此这消息真是传的如火如荼。

各种各样的版本都传了出来,当然,大家都没有怀疑这件事儿的真实性。

“苏柔倒是间接的让我如愿了。”阿瑾又这般言道。

时寒看她得意的小样子,忍不住笑言:“我想,虞敬之会怀疑这件事儿的!”

阿瑾无所谓:“怀疑又怎么样呢!就算怀疑,他们也会认定阿蝶是疯子,这是必然的。”她才不在意别人在内心深处怎么看她,就算有怀疑,他也是说不出口的。

时寒神情微闪,言道:“虞敬之虽然看着憨厚,可也不是愚钝之人。今日阿蝶在他面前那些话必然让心有触动。想来他会对你重新评估,换言之就是,他可能对你有些想法。觉得你是心机深沉的女子。大多男子都不会喜欢心机深沉的女子。”

阿瑾无辜道:“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哦!而且,他对我印象好不好又有什么关系呢?”阿瑾觉得时寒哥哥这话说的委实是奇怪:“我称呼他敬之哥哥是看在虞贵妃的面子上啊,再说敬之哥哥对我还不错。如若他觉得我如此有心计不喜欢我,我也没有办法,我又不是银子,自然不能要求人人都喜欢我的。”

时寒笑了起来:“那倒是。”

他不喜欢你,我心甚悦;你不喜欢他,我心更悦!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