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13|第 113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13|第 113 章(1 / 1)

虞敬之本来好好的用着晚膳,突然间就不断的打喷嚏,他蹙眉言道:“难不成有什么人念叨我不是?”

虞老爷子笑了起来:“又有何人会念叨你,你想的太多了吧!”言罢,继续言道:“一会儿你来书房,我有话与你说。”

虞敬之颔首,“我知道了。”

不仅阿瑾他们怀疑那个合适的人选是虞敬之,虞家也是一样这样考量的。现在傅将军马上就要休沐,合适的人选总归没有那么多。最合适的,就是现在的虞敬之。

这么多年,虞敬之也从原来的文官成为现在的武将。这也是虞老爷子的考量,他很庆幸现在这一步走对了。如若不是这样,虞家也不会彻底转型,虞敬之也不会有这样可能的机会。

而虞敬之自己也明白这一点,当时虞老爷子就言道,朝堂之中可用文官十分多,随着傅时寒及景衍他们那一批人长大,虞敬之其实可以看见的未来并不十分明朗。要知道,傅时寒的外祖母也是虞家的女子,算是与他们虞家打着骨头连着筋。而皇帝对傅时寒的愧疚和疼爱足以让他站的最高最远。

傅时寒憎恨傅家,接替傅将军的可能性甚小,因此纵观而来,武官倒是不对。虞敬之这人虽然沉着冷静,可是如若做文官,总还差些气候,可是做武官确实不然,如若长久培养,会很有前程,正是因为这些,他开始逐渐转型,现在来看,这步棋,走对了。

傅将军的母亲过世,这件事儿在京中也是引起了轩然大波,倒是不知为何,竟是隐隐有些传言,言道傅老夫人是被傅时寒气死的。这传言越发的多,神乎其神。更有甚者甚至联想到了当时傅时寒去傅家的事儿,言说许是当时傅时寒便是下了什么毒药。这传言沸沸扬扬,时寒倒是不以为意。可阿瑾可不乐意听这样的话。

滢月陪阿瑾出门,便是见到几个贵妇正在言道此事,说话间那股子“我知道内情”的模样简直让阿瑾愤慨到极点。许是阿瑾表情太过冰冷,终于有人望了过来,阿瑾看过去,并不识的这几个女子,可阿瑾虽然不认识她们,她们却也是识的阿瑾的。

嘉和郡主么?京中谁人不知!想到传言里嘉和郡主和傅时寒关系极好,大家都有些尴尬。

阿瑾板着小脸儿与掌柜的言道:“你这里开的明明是香料店,为何竟是臭不可闻。”

掌柜的不断擦汗,陪着小心的笑:“郡主不妨里面看看?里面还有其他香料,想来您会喜欢。”

阿瑾才不肯走,她瞪着几个说小话的女子,冷着俏脸言道:“无凭无据道听途说便是出来说的一板一眼,我是要说你们胡诌呢?还是要说你们和傅将军关系极好,他家的事儿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趴在床下!”

阿瑾这话说的狠毒,连滢月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更何况那几位说话的女子,虽然她们内心气愤,但是总归不好和嘉和郡主这样争执下去。

怎么争执?难道说……她们是胡说八道?还是说,她们说的不是假的?不是假的也不行啊,人家已经把话堵死了。不是假的,你又怎么知道,傅将军是个鳏夫,这话,根本不能说下去了啊!所以说,嘉和郡主这话不可谓不毒辣!

阿瑾看着她们,歪头与滢月言道:“姐姐,你看,我们整日的不出门,还真是没有见识。都不知道,原来傅将军这么抢手。”

“你们不能这样无端的诋毁别人。”周夫人言道,语气里有几分不服气。

阿瑾冷笑:“是呀,我们不能无端的诋毁别人,可我这又怎么算是无端的诋毁呢?正常揣测罢了。如若真说无端诋毁,你们刚才那样说傅时寒,又有什么证据呢?你们不过是自己想当然罢了。你们说不是傅将军告诉你们的,那么是谁告诉你们的?你们自己想的么?自己想的,难道就不是无端诋毁别人?”

阿瑾一口气说完,就看大家脸色苍白,继续言道:“难道你们觉得,自己说的话就是千对万对,别人说就是千错万错?哪有这样的道理。这天下,还是姓赵的吧?更何况,就算是我们家人,也不会这样无事生非的说话。”

“阿瑾,算了。”滢月很好心的言道,“你何必管这么多呢!”

阿瑾了然状:“倒也是的,我管那么多干什么。我应该直接告诉傅时寒啊,我想,他一定会好好报答你们的!”阿瑾说到最后,已然带着笑意,可是这笑意在他人看来却是冷飕飕的。

就在几人说话间,就听传来男子的笑声,阿瑾望过去,见门口站着的男子正是虞敬之。她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尴尬,更没有张扬跋扈被人看到的小别扭,倒是落落大方笑言:“敬之哥哥,你回京城了?”

虞敬之本来是过来寻香,倒是不想,见到小花猫呲牙咧嘴装老虎的场景,顿时觉得有趣极了。

“是呀,前日回的。许久不见,嘉和郡主都长成大姑娘了。”虞敬之含笑言道:“还是这样凶悍呀!”

阿瑾板着俏脸言道:“如若旁人这样编排敬之哥哥,我也不会客气。哪有这样的,自己想当然的事情就出来随便说,完全不考虑别人的心情么?”

虞敬之看阿瑾十分认真十分的样子,笑言:“那敬之哥哥可要在这里先谢谢嘉和郡主。”

两人言道起来,他人见状倒是不多留,立时趁这个时候快步出门,阿瑾瞄到,但是没有多言其他。虞敬之含笑:“他们今日能讲傅时寒,明日便是能讲你,你就不怕名声不好?”

阿瑾觉得,虞敬之这话问的十分奇怪,怎么就会怕这样东西,她歪头,“名声,能吃么?”

虞敬之直接笑了出来,他作势想了想言道:“大概不能。”

阿瑾:“那就是了,既然不能吃不能喝的,我又担心什么呢!你不知道我的性格,我这人啊,最不怕的就是名声不好了。名声好又不值什么银钱,更是没什么用处,我犯不着为了这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让自己不痛快。”

虞敬之看她如此洒脱,又想六王爷行事,可不也是这般,人人皆是言道六王爷无形无状,嘉和郡主张扬跋扈,可是却也没有想过,有些事儿哪里是看的那么简单,如若能够像她过得这样快活,那么虞敬之觉得,自己也愿意这样,这样的生活。在乎太多名声,终究无用!

“敬之哥哥一把年纪倒是没有你看得开,真是可悲可叹。”饶是如此言道,虞敬之依旧是一脸笑容。

阿瑾撇嘴:“你不用恭维我了,恭维我,我也不会给你付账的。我们家的家风就是扣。”

虞敬之一怔,随即被她逗得笑了出来:“家风是扣啊?你这家风,我倒是觉得甚好,敢问嘉和小郡主偷偷攒下多少银两了?”

阿瑾惆怅望天:“你问一个姑娘家这样的问题,好像不怎么礼貌吧。”

虞敬之淡然的笑:“嘉和郡主明明只是一个小孩子,怎么就成了姑娘家了呢!”

阿瑾:“你刚还说我是大姑娘了,现在又说我是小孩子,反反复复的,你还真是不牢靠呀!”

其实阿瑾与虞敬之接触并不多,特别是虞夫人死了之后,虞敬之似乎一下子就更加忙碌起来,虽然也常驻京城,可是实际上却东奔西走,如若不是他这么多年的建树。阿瑾也不会揣测下一任大将军的人选是虞敬之。

如若文官,很多都出类拔萃,但是既是武官,又要家世好,这就很难了。

阿瑾觉得,自己和虞敬之不算熟悉,但是在虞敬之看来,两人还是算熟悉的,毕竟,虞敬之接触的人也不多。

他在某一方面和傅时寒有些相似,都并不与人深交,身边的知交好友,几乎没有。阿瑾其实也能理解,年少意气风发,只身去了外地官场,而后遭遇偷天换日的妻子,绿帽压顶的难堪,他有所变化也是理所应当。

只虽他并不常在京城的,但是因着和傅时寒有些曲曲折折的亲眷关系,两人还算是接触颇多,连带的,阿瑾也与他见面颇多了。当然,这个“颇多”是因人而异。

“嘉和郡主真是伶牙俐齿,我倒是老了呀!已经不习惯你们这些年轻人了。”虞敬之带着笑意。许是因为这么多年的忙碌,也许是因为之前假娘子之事的打击,他确实显得成熟。

相较于傅时寒赵谨言景衍等人的翩翩佳公子模样儿,虞敬之倒是显得老上几分,若说他三十好几,也是有人信的。可他不过是二十六七的年纪。

“敬之哥哥既然称得上是哥哥,而不是大叔,那么便还是年轻。”阿瑾笑眯眯继续言道:“不知敬之哥哥过来寻什么呢?”

虞敬之看一样掌柜的,言道:“我要的香准备好了么?”

掌柜的立时:“已然准备好,劳烦虞大人稍等一下,小的这就差人进屋拿。”

虞敬之与阿瑾言道:“我母亲近来睡得不好,我为她寻了几味安神香,这样睡起来也舒服许多。”

阿瑾颔首:“是这样啊,不过我倒是与你们不同,我就觉得,有怪怪的味道睡不着,不管是不是好闻的香味儿。”

虞敬之想到小时候的情形,笑言:“你喜欢青草的味道,小时候就说过的。雨后青草的味道。”他望向了滢月,言道:“滢月郡主喜欢清冽的香火味儿,也不喜欢这样深幽的木香,对么?”

滢月一直都没开口站在一旁长蘑菇,听到虞敬之与她搭话,笑着微微一福,言道:“正是,你要送我么?”

虞敬之:“……”

阿瑾顿时笑了起来,滢月也跟着笑:“我开玩笑的,您无需想太多的。”

虞敬之叹息:“小姑娘长大了,都和小时候不一样。我果然是老了。”

说的好像自己七老八十一般。

“只是我倒是不明白了,既然你们不喜欢,为何又过来呢?”他双手背在身后,整个人给人几分压迫感。

阿瑾细想原来,似乎之前还没有这样的感觉,但是现在却又有了,可见,人的阅历会给人不同的感觉。原来的虞敬之是翩翩佳公子,而现在则是很具有侵略性的武将气息。

阿瑾扬头:“我自己不用,但是不代表我不喜欢啊!你真是不懂女人。”

“噗!”虞敬之直接笑了出来,这样的话题真是十分诡异。他含笑问:“那你可以告诉我么?”

阿瑾认真:“男人买东西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需要这个。可是女的才不是呢!”停顿一下,阿瑾解释道:“我们买东西有很多很多原因。例如:我今天心情不好,想买东西,买!隔壁的阿花有这个东西,我没有,买!我没有蓝色的裙子,买!我没有红色的披肩,买!她的珠花比我好看,买!总之任何原因都可能造成买的结果,买买买!”

虞敬之被阿瑾说的话震住了,叹为观止。他倒是不知道,竟然会有这么多的缘由,而这些缘由在他看来倒是十分可笑的。

“那买了根本没有用呢?”虞敬之倒是与阿瑾讨论起来。

阿瑾认真:“没有用自然是就放在柜子里啊,又不会坏掉。”

她一脸的“你问这个话超级奇怪”,虞敬之看了,忍不住笑的更加厉害。他衷心言道:“今天碰见你很有趣。”

阿瑾:咩?

“不碰见你,我都不知道我家里那些人为什么买个不停。不过这样买买买,真的开心么?”

阿瑾点头:“当然开心啊,为什么不开心。”

虞敬之点头:“那我倒是要多为母亲买些礼物,说不定,这样她就更加快活了。”

阿瑾:“你应该带着她出来买,自己买东西才能享受更多的乐趣。而且,你母亲很没有乐趣么?”

虞敬之:“年纪大了,总归没有那么多开心的事儿。”他自然知道,为了他的婚事,母亲伤透了心。可饶是如此,他却怎么都过不了那道坎,如若再娶,他真的做不到。

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说的便是他这种人吧。

阿瑾认真建议:“其实你可以带她打马吊。”

啥?虞敬之以为自己听错了。阿瑾认真言道:“我说打马吊啊!做儿子的,也别心疼钱了,多输点钱给她,保证几天就无忧无虑。”

阿瑾胡乱建议,虞敬之疑惑的看她,阿瑾立刻:“相信我,没错的。”

“那我倒是要好好试试了,如若有效果,我定当好好酬谢嘉和郡主。”虞敬之含笑垂首,待到掌柜的将东西准备好,便是先行离去。

待到虞敬之离开,滢月看着阿瑾,黑线道:“你怎么什么人都忽悠啊。人家虞大人当真怎么办?”

阿瑾:“我说的都对啊,其实年纪大了心思重,最适合找一个理由好好玩一玩放松了。打马吊居家旅行必备神器啊!”

滢月无奈:“你就作吧。”

阿瑾无语哽咽,她真的不是作,真的不是胡来,她说的做的都是真的啊,他们为什么不相信呢,真是泪奔。

待到回家,滢月立刻狗腿的将这件事儿告知了六王妃,六王妃也不明白,为啥打马吊就好很多,其实上京也是有人玩这个的,但是并不多。主要是大家都觉得这游戏太过粗俗,降低格调。玩的少,自然也就不迷恋。

阿瑾全然不知,自己这简单的一番话倒是引领了京中新一轮的*,没过多久,京中富贵人家的婆母们便是都兴起了打马吊,当然,这是后话!

而现在,她正在琢磨更加重要的事儿,琢磨了好半响,阿瑾觉得自己有些头绪,立时差人去请傅时寒。未婚男女能够做到他们这个份儿上,也是够嚣张的了,可是阿瑾却全然不管那些,而傅时寒更是个不注重别人想法的人。

待到傍晚,时寒便是赶到了六王府,这个时候他已经知道阿瑾今天在外面的所作所为,你看,事情传的就是这样快,不过这传闻里又有一些其他的声音,例如,嘉和郡主竟然映射那些传言的妇人与傅将军有……染。这这这……这又兴起了新一轮的大猜想。好像,人家嘉和郡主说的也未尝就没有道理啊!确实是这样,不然,你说你们说的事情都是从哪里听出来的?如若说不出来源,那便是造谣,如若来源,那么,傅将军为何会说这些?

听到这些传言,时寒只觉得心里甜丝丝的,阿瑾果然是最帮着他的。

待时寒来了阿瑾的院子,就见谨言也在,谨言看他满脸笑意,只觉得这人就是来抢他妹妹的,这不能忍!

不能忍的结果就是直接白了傅时寒一眼,傅时寒已经习惯了谨言这样的行为,呵呵,看样子,他该想点别的主意了。例如找个其他人拉拉仇恨值!呵呵哒!

“时寒哥哥过来坐。”阿瑾摆手,十分亲切。

傅时寒强忍住欢喜的笑意,一本正经的坐了过去,他看阿瑾,问道:“怎么?那般匆忙的叫我过来,可是有什么事儿?”

阿瑾点头:“有事儿!还是大事儿!我今天想了一下午,突然发现一个问题。”

时寒:“你说说看!”

阿瑾:“你说前几日你刚去看傅老夫人的时候已经传出傅老夫人病重的消息了。当时虽然也有人唧唧歪歪,但是也没几个人吧?可是我怎么看着,现在说闲话的人越发的多了呢!你觉得,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谨言开口:“现在傅老夫人人死了,自然是说的人就多了。”

阿瑾摇头:“我觉得不是!”她认真:“你们想,我那么简单的一段话就能将那些说闲话的人驳斥掉,这又有什么值得传的。我还是觉得,其中有人在推波助澜。”

“推波助澜?”

阿瑾点头:“我是这样看的。有人想要达成某种目的,因此做了这些,你觉得可不可能?”

时寒微笑:“自然是可能的,如若不可能,现在这传言又怎么会传的沸沸扬扬?我倒是想不到,小阿瑾竟然也能想到这一点,真是让我十分欣慰。”

谨言:这有什么可欣慰的?傅时寒你那是什么表情?还有阿瑾,你那一脸的得意什么表情?真是累觉不爱!

“我自然能想到,但是我在想,会是谁要这样做,这样做有什么好处有什么目的,总不会什么也得不到就这样做吧?损人不利己的人,不是脑子有包么?”阿瑾蹙眉言道。

“我一贯喜欢得罪人,有人想要趁着这个机会黑死我也是正常的。”傅时寒倒是觉得,这样的情况在正常不过了,如若大家都喜欢他,那才不正常呢!

阿瑾翻白眼:“我当然知道你性格不讨喜,可是你是我时寒哥哥耶!我可以说你的坏话,但是别人不可以。如若你真的做了,说也就说了,如若没做,咱们凭什么背这个黑锅?难不成你还有那种这个锅我背了的气势?那不是脑残么?”

时寒:“什么叫……你可以说我坏话?背后说别人坏话不太好吧?”他睨着阿瑾。

阿瑾撇嘴:“我就是这么个意思啊,你还真是纠结。”

几人正说话,就看小丫鬟快步过来,原是李素问有几分不适,差了丫鬟过来寻谨言,谨言听闻立刻便是离开,不过还未等走远,便是回头言道:“傅时寒,你不能欺负我妹妹,知道么?”

傅时寒举双手:“我发誓,真的是只有你妹妹能欺负我,我是不可能欺负她的。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不是让着她啊!”傅时寒觉得,自己其实挺冤枉,他对阿瑾从来都只有一个字“好”,两个字“很好”,三个字“非常好”,怎么赵谨言就这么不相信他呢!

赵谨言鼻子喷了一口气儿,一甩袖子,走了。

阿瑾纳闷:“哥哥这是啥意思?这是婚后综合症?”

阿碧没忍住,直接喷了。

“你哥哥是觉得,我是一个拐带你的坏人。可是上天可以作证,这些年,你根本就不用我拐带啊!”

阿瑾点头:“对呀,我是无师自通的,我……哎,等等,傅时寒,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你差点给我绕进去,你太坏了。”

真是的,一不小心,说话就被被绕进去了。

时寒微笑:“我逗你玩儿的,你别想太多,真的,不用多想的。”

阿瑾:“我能不想么?你就是欺负人。”她挠自己的头发,时寒看她这般,莫名就想到了一直小猫咪扒拉一团线团,怎么也弄不明白的样子。越想越是觉得可爱,那小猫咪竟是幻化成了阿瑾的小脸蛋儿,时寒忍不住伸手戳了戳阿瑾的脸蛋儿,不管怎么长,阿瑾小脸蛋儿和小手都是肉肉的,给人十分孩子气的感觉。

阿瑾愤怒脸:“戳戳戳。你给我都戳出口水来了,傅时寒,你该不会是想给我戳出一个酒窝吧?”

时寒含笑摇头:“我倒是觉得,酒窝不怎么好看。梨窝儿才是最美,就像阿瑾这般,轻轻一笑,就有若有似无隐隐可见的小梨涡儿,真是好看极了。酒窝则不然,年纪大了,就成了坑……”

阿瑾感觉头顶一群乌鸦飞过……成了坑!呃!怎么说的这么吓人呢!

“那你干嘛要戳戳戳,真讨厌,我和你说正事儿呢。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没个正型儿呢!”

时寒看阿瑾这样认真,终于不闹了,他含笑言道:“其实可能做这件事儿的人,也无非就是那么几个。一则,四王爷,我是坚定的二王爷党,利用这样的事儿整我,最正常不过。二则,五王爷,用我这件事儿的舆论压住五王妃死亡的异常。三则,傅家,用舆论威逼我向他们示好。如若我对傅家示好,他们顺理成章的出来澄清,这样的盘算,可能性最大。”

阿瑾:“你不是说讨厌你的人多了去了么?”

时寒:“多了去了,他们也要有本事对付我,更要有能力对付我,一旦对付不了我还要让我知道了,那么结果会怎么样呢?是个人就会好好盘算的。”

阿瑾:“……”

时寒继续言道:“其实你也不用担心,你看我全然不放在心里。谣传又怎样,谣传总归是谣传。没人会因为这件事儿对我如何。要知道,皇上的观点才是正经。如若我真的毒杀了傅老夫人。怕是皇上是最高兴的吧?”

阿瑾呆呆的问:“为什么啊!”她其实有点明白。

时寒拢了拢她的发,笑言:“我母亲毕竟是救驾而亡,皇上一直觉得愧对我母亲,那么,你觉得当年厌恶我母亲的傅老夫人会让皇上喜欢么?”

这么一说,阿瑾明了,她感慨言道:“其实我皇爷爷也是个至情至性的人。”

时寒颔首,没有多言其他。

阿瑾笑嘻嘻的拉了拉时寒的胳膊:“时寒哥哥,其实你根本不当一回事儿对么?”

时寒点头,微笑:“我为什么要当成一回事儿?我就是喜欢他们那种厌恶我,又干不掉我的眼神儿。”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