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11|第 111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11|第 111 章(1 / 1)

阿瑾觉得,崔敏这个重生的人都没有傅时寒奇葩,真的,我不骗你,真的没有!一般人会像他这么神道儿么?绝对不会!

阿瑾看着时寒,问道:“你猜到了这一切?”

时寒凑到了阿瑾耳边,低低言道:“我猜,推她下去的那个人是赵明玉。”

阿瑾抬头看他,瞬间冲到了甲板上,此时已经有小厮下去救人,但是明玉站在一旁不断的言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阿瑾:我屮艸芔茻!

她立时回头,就见傅时寒微笑看她,她看是时寒的眼神儿更加恭敬了,这个家伙绝对不是一般人啊,好牛叉!

她凑到时寒身边,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傅时寒微笑,与阿瑾耳语:“其实,你观察齐王爷的行为,就能猜到他想做什么了。”也并不是很难猜,阿瑾知道的少,自然没有猜到,但是他整日的盯着这些人,但凡一些小事儿自然能发现一些端倪。

阿瑾依旧是迷惑脸……

时寒偷偷言道:“我属下的人最近探查到一个有趣的消息,齐王爷与五王妃偷偷见了几次面。苏家出事之后,五王妃每日去寺庙烧香拜佛多了一次,而多的这一次,正是去见齐王爷。”

阿瑾顿时明白过来:“所以齐王爷去和皇爷爷求情放过苏家的人,所以他才会提出要娶苏柔?”

时寒颔首:“旧情人,总是难以忘怀的。如若我没有猜错,是苏青眉要求齐王爷娶苏柔,而齐王爷并不愿意,虽然不愿意,但是他却不忍心违背苏青眉的意愿。最好的法子,就是让苏柔自己出意外。你觉得现在这些人,最容易利用的,是哪个?必然是赵明玉,如若不是这般,他也不会给四王府下帖子,这帖子如若不是齐王爷下的,你觉得四王爷会让赵明玉来么?再仔细想他请的人,你就明白一二了。”

阿瑾一听,简直是觉得这事儿恶心的隔夜饭都能吐出来,“虽然我不喜欢苏柔,可是苏青眉这样更恶心呀!她会要求喜欢自己的男人娶自己妹妹么?你确定……你琢磨的对?”

时寒:“那齐王爷说娶苏柔的时候,他的表情你注意到了么?杀机,有隐隐的杀机。”

阿瑾虽然没察觉时寒所言道的杀机,但是却也感觉到当时的诡异与不对劲了,她蹙眉言道:“不同意,直接就说好了,都是奇葩。”

时寒:“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就在齐王爷因为扶住苏柔的腰就说要娶苏柔,我就看出,这招数的具体走向了。”时寒冷笑:“先是将需要上场的人都诳来。最重要的就是赵明玉,他用单身男子来吸引四王爷,四王爷那么想将赵明玉嫁出去,必然会让她解禁。第二步,用我们坐在一起刺激赵明玉,赵明玉本就嫉妒你,又贪图我的皮相,自然是更加愤恨。赵沐希望的便是赵明玉发火,虽然他不一定想到当时你会将火烧到他身上,但是他要给人的感觉就是赵明玉情绪起伏不定,只有一个这样的人,给苏柔推下水才更有可信度。除却这般,他还放了第二个备用的棋子,那就是崔敏,崔敏一直都心仪他,她做这个,也是极有可能,现在就看,谁更倒霉了。”

“我就不明白,他不愿意,不答应便是,为何要答应了,又做出这么多。”阿瑾简直是不明白了,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

“也许以后我们就懂了。”时寒张望,见终于有人抓到苏柔的胳膊,“我想,你也不用动手了,你不做什么,自然有人帮你做,苏柔这次,必死无疑。”

阿瑾:“谁说我要动手啦。”

时寒微笑:“你不是和阿蝶说,你要对付苏柔么?这下苏柔死了,你家阿蝶大概会吓出精神病了。”

阿瑾无辜的望天,“我是无辜哒!”

两人说话的功夫,就看苏柔终于被人救了上来,阿瑾不再多言其他,但是也不靠前,远远的看着。

“苏小姐,苏小姐……”齐王爷蹲下不断地呼喊,但是却并不施救。

崔敏言道:“王爷,您唤了小厮按压胸口,让苏小姐给海水吐出来会好很多的。”她倒是好心的样子。

齐王爷抬头看她,“哦”了一声唤人,不多时,就有小厮过来,崔敏不说话的退到一旁。

“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她不会死了吧?”明玉虽然歹毒,但是真的见到一个人因为她就要死掉,也是三魂吓掉了七魄。

“姐姐,姐姐,你害死苏小姐了,你害死苏小姐了啊!”明依在一旁哭喊,仿佛别人不知道是赵明玉做了这事儿一般,明玉瞪视明依,怒道:“我没有,我没有的。”

“可是,可是大家都看见了啊。姐姐,你对不上也不能推人啊!”明依瑟缩的往后退,那表情似乎怕极了明玉。

阿瑾看她这样做戏,真是想道一声好,他们各府的孩子,演技最好的,一定是明依了,这深受压迫的小可怜形象啊!

其实原本的时候阿瑾也是有些同情她的,不止是她,六王妃与滢月他们都是相同的想法,只是他们又怎么能干涉人家四王府的事儿呢!而且阿瑾一直觉得,现代有句俗话说的好,你自己是个包子,就不要怪狗跟着。

可日子久了,他们便也是看出了不对,明依……她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怜的。亦或者说,她属于那种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的后者。看她近来的行事,真是越发的疯狂了。阿瑾甚至隐隐有种感觉,明依不弄死明玉,是誓不罢休的。

齐王府的小厮不断的按压苏柔的胸部,动作倒是十分的利落,可是苏柔在水里时间有点长,依旧没有什么反应。小厮抬头:“王爷,您看……”

齐王爷:“一定要救活苏小姐,如若没有救回苏小姐,你也不用活了。”这般一说,小厮立时将嘴覆上了苏柔的嘴。

现场一片哗然,可阿瑾知道,这样人工呼吸是为了救人,但是在这些人看来,可就是十恶不赦的大事儿了!

明玉看苏柔被这样一个粗鄙之人如此对待,竟是生出一股子快感,当时他们一同算计阿瑾,旁人都没有事儿,唯有她,唯有她失了身,落了那般一个下场,而今天,她固然不是故意,可是却又暗暗的希望真的能够撞到苏柔,希望她真的能够落入水中,没想到,老天爷竟然真的让她如愿了。

她失了身不能嫁给好人家,苏柔也别想过得好,做齐王府的侧妃?她想都不要想,刚才不过是揽腰就要嫁人,那么现在她更该嫁。想到这里,明玉露出一抹阴森的笑意。

她自己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但是却不知许多人都关注着她的动向,见她露出这般笑容,顿时便是明白她不是如自己所言道那般。

其实想想也是,赵明玉因为苏柔的父亲失了清白,她怎么会让苏柔过得好呢!这就是一报还一报。

大概因为小厮施救得当,就看苏柔终于开始往外咳水。

阿瑾见苏柔命大竟然醒了,露出笑容,四王府和苏家,是要不死不休了么?而皇叔没有如愿,又会如何呢?

因着这个插曲,这游船算是败兴而归,不过除却几个当事人,阿瑾倒是觉得,其他人应该觉得也算是轰轰烈烈吧!

你看,前有赵明玉大战嘉和公主,中间有意外的求婚,最后则是落水的大事件落幕。还不是跌宕起伏的一场好戏么?

确实如同阿瑾所想的一般,大家倒是并没有觉得败兴。相反的,真是难能见到这样的场景。大家想的是,苏柔被人家那么亲了摸了,虽然是因为救人,可是齐王爷还会进宫请旨娶她么?想想就觉得十分激动。

苏柔被送回了苏家,而身在五王府的苏青眉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昏了过去。她怎么都想不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待到醒来,苏青眉立时偷偷将消息递了出去,约了赵沐在寺庙相见。

五王爷这几日外出公干,五王妃更是不用担心太多,翌日,一大早她便是离开王府。

苏青眉每次去庵堂,都是要待一小天,这一小天说是祈福,其实却是与赵沐厮混。她选的地方并不远,很快便是抵达,待到将人差了出去,她静静的将门关好。

“青眉。”男子声音响起,苏青眉抬头看到赵沐,直接捶了过去。

“你说过要帮我的,你说过的,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如此这般,柔儿还怎么嫁的出去,我恨你,我恨你恨你。”

赵沐任由她捶打,痛苦的言道:“都怨我,都怨我好么?”

苏青眉哭着捶打,可是又不敢发出更大的声音,只能捂住自己的嘴,无声的哭泣:“我妹妹,我妹妹柔儿可怎么办啊……”

赵沐抱住她,低声安慰:“我已经如了你的愿,打算娶她做侧妃了。可是青眉,你看见了么?你看见了么?老天爷都不答应的。有时候有些事儿,就是天意,我们谁也不能违背天意。”

苏青眉含着泪,痛苦的看赵沐:“不能违背天意?什么是天意?天意就是让我们不能在一起,可是我们还是破戒了。所以老天爷惩罚我,我哥哥死了,我弟弟出事了,我爹出事了,如今连我的妹妹也出事儿了。一定都是这样一定都是这样的。是我喜欢你喜欢错了,所以老天爷要惩罚我……”

赵沐不忍心的捂住了苏青眉的嘴:“我不准你这样说。”

青眉不断的摇头落泪,在旁人面前,她是坚强从不哭泣的五王妃,可是大家又怎么知道她的难受呢!她所有的苦楚,都让这个男人看见,她只爱这个人,可是却他们却注定了没有结果……

“青眉,老天没有惩罚你,正是因为你的好心,你的天意,才让我们又重新走到了一起,你明白么?天意让我们在一起。你说苏家败了,你希望我娶苏柔来重振苏家,可是你知道么?我根本就不喜欢她,你就没有想过,既然娶了苏柔,我便是要与她圆房,你舍得么?你真的舍得么?”赵沐拉着苏青眉,不断的追问,苏青眉一直摇头,仿佛纠结难受的不行。

“我那么爱你,我愿意为了你一辈子不娶妻,可是你确定要这样么?确定要让我娶你的妹妹?就算是我真的娶了苏柔,你们苏家也不可能东山再起的。你是五王妃,你的相公尚且不能让皇上放过苏家,我如何能呢?如今这般,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你就不能为自己想一想么?为什么从来不想自己?为什么只会想你的家人,他们又想过你么?”赵沐痛心疾首,深深的心疼苏青眉,她为苏家付出了一切,可那些人对她又哪有一丝亲情可言,他们只是将她当成一个可以不断吸食的骨头,待到其中的骨髓吸光,也是她被抛弃的那天。

“可是你不娶柔儿,你不娶柔儿,她就嫁不出去了啊!”苏青眉痛苦的低吟。

赵沐认真:“那赵明玉呢?你爹欺负了明玉,明玉一样也是嫁不出去了。所以她恨你们家,所以她要害你妹妹。现在不过是一报还一报。而且,柔儿也没有怎么样,相比于淹死,活着就是希望啊!”

青眉突然愤怒的抬头:“你明知道明玉恨我们家还让她一同去,你安的是什么心?”

赵沐一怔,随即痛苦言道:“你觉得,我是害你?”

青眉点头,随即又摇头:“你不是害我,但是你恨苏家,你恨苏家为了贪慕权势将我嫁给五王爷,对不对?”

赵沐:“是,我是恨。可是我不会做那些事儿。明玉的事儿,如若你要怨我,那么你真是太让我伤心了。我如若不想娶她,直接回了你便是,我为什么要利用明玉。明玉和明依两姐妹都是四嫂的女儿,我怎么可能只请一个,不请另外一个?而且你就不能体谅我的心情么?你知道你让我娶苏柔的时候,我的心有多痛多难受么?你知道么?”

赵沐红了眼眶,死死的盯着苏青眉,苏青眉这个时候仿佛反应了过来,她含泪看赵沐:“赵沐……”就要拉他。

赵沐一把甩开苏青眉,愤怒的低吼:“你知道我多痛苦么?可是在痛苦,我也要为你筹谋,我不想娶她,可是又不想做的太显眼,所以只能这般,只能多邀请各家公子,希望她有能看对眼的,只有她表示出一丝心意,我也不会自己上阵,我会帮她。更有甚至,我甚至怕做的太明显,因此又请了许多未出阁的少女,我为你们家做了这么多,难道是看中苏家?我只是看中你,我只是想帮你,我不想让你太难受。可是你现在在做什么?你在怀疑我,你不信任我……”

苏青眉见赵沐这般伤心,一下子抱住赵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的……我以为你是故意的,赵沐,对不起……”

赵沐抚着苏青眉的发,痛苦言道:“青眉,我们走吧。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一起生活,我们再也不管这些是是非非。不管苏家,不管京城,不管任何人,好不好?”

苏青眉一僵。

赵沐满怀希望的再次追问:“我们一起走吧,好不好?”

“你,你胡说什么呢?”苏青眉咬唇:“我怎么能走。我走了,苏家怎么办?好端端的五王妃,怎么可能失踪?”

赵沐低吼:“为什么不可能。只要你假死,怎么都是有可能的。青眉,与我走吧。我求你与我走,我不能想象你还要和他在一起,我不能想象你们行那……行那事儿。你是我一个人的。我不能容忍有其他人拥有你,不能的。青眉,我们一起走,我们找一个好的大夫调养身体,说不定将来还会有我们的孩子,我们两个,还有很多孩子……青眉……”

“不!”苏青眉脸色煞白,她仿佛看见了那一盆一盆的血水……

“不,我们不会有孩子,我不喜欢小孩,我不喜欢。”

赵沐:“青眉!为什么!我知道,我知道我们曾经有个孩子,我也知道你伤了身子,可是青眉,真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谨言的身子骨那么弱都能好起来,你也一定会好起来的。我们去求李神医,我可以放下京中的一切,我们去找李神医……”

“不!”苏青眉低语,“不可能,不可能的。我不喜欢小孩儿。我更不会和你走。赵沐,我们……我们不行的,我不能不管苏家。哥哥死的时候,我答应了哥哥要照顾好苏家,如今苏家走到这个地步都是我没有照顾好,我必须守护苏家的。”

“苏家苏家,你除了苏家,你想过我么?你想过你自己么?”赵沐抓狂。

可苏青眉却逐渐清明起来,她看着赵沐,冷静下来:“我不能走,做人不能只为自己。”

言罢,苏青眉脱下了衣衫,一件、又一件……

“我可以和你在一起,我爱你,但是我却不能为你放弃苏家。赵沐,就当我今世欠你的吧。今世欠你的,我来世在报答你。”

赵沐看她玲珑有致的身材,眼光逐渐变暗,他看青眉,问道:“你……真的爱我么?”

青眉点头:“如若不爱你,我为何要和你在一起?赵沐,来,到青眉姐姐这里……”她伸出了手,那白皙的肌肤似乎迷惑了赵沐,赵沐伸手上前……

……

两人一番亲……热。

青眉靠在赵沐的怀中,衣衫盖在身上,她柔声言道:“便是做妾,便是永远不碰她,你也纳了柔儿吧。”

赵沐一僵:“你说什么?”

苏青眉扬头看他:“如若你也不要柔儿,那么柔儿只有死路一条了,赵沐,我的赵沐,你就当帮帮青眉姐姐好不好?你不碰她,你让她进府做妾好不好?只要你帮了她,留了她一条命,青眉姐姐一辈子都不离开你……求你。”

“她不嫁人不会死!”赵沐原本的火热变为冰冷。

“柔儿是个没有什么心思的小女人,如若不嫁人,她真的是会死掉的,求你了。沐儿……”苏青眉纤纤玉指划开赵沐的衣衫,不多时,屋内再次传来声音……

待到最后,赵沐终于答应了苏青眉,答应了她会将苏柔纳回府。看她喜滋滋的离去,赵沐平静的坐在那里,半响不能言语,他骗了苏青眉,他算计了苏柔。可是想与她走的心却是真的,可她不肯,她不仅不肯,还用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答应娶苏柔。

用这样下作的方法……

赵沐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心思,可是他却控制不住的想,是不是别人,是不是有别人能够帮助苏家,苏青眉一样会这样出卖自己……如同当年她嫁入五王府,他不想这样想,但是心里那个怀疑的种子却已经生根发芽……

而苏青眉并不知道赵沐的心思,能够让赵沐娶苏柔,是她最大的收获,想到这一切,虽然有些心酸,但是她又是高兴的。

赵沐不会碰柔儿,可是娶了柔儿又解决了柔儿的问题,这样真是再好不过。想到这里,她嘴角都噙着笑。

五王妃高兴的回府,却觉得有一丝不对,府里似乎严肃了些?她并未多想,交代身边的丫鬟,“告诉厨房,准备些桂花糕、碧玉菜心、百合桂鱼、呃,我往日里喜欢那些样式,都备上吧。我有些饥了。”

丫鬟含笑微微一福:“是。”

五王妃哼着小曲儿回到房间,如今已是傍晚,天色已暗,她推门之后反手关上,想到赵沐的痴心,幽幽的笑。

笑够了,就要唤人将蜡烛燃上,可也在这个时候,她突然察觉到室内有人。

“谁?”

五王爷声音仿佛淬着冰:“你舍得回来了么?”

五王妃顿时呆住了,她努力想平复自己的颤抖,但是却还是忍不住:“王、王爷您怎么回来了?”

五王爷冷笑问道:“我不能回来?”

苏青眉紧紧攥着拳头,努力平静一下,然后将蜡烛燃上,室内明亮起来。就见五王爷坐在床边,静静的看她。

苏青眉露出笑容:“王爷说着这是什么话。只是您说后天才会,突然回来,我有些吃惊罢了。”

她连忙上前就要帮五王爷更衣,却被五王爷甩开:“你去哪里了?”

五王妃如今内心已是惊涛骇浪,她勉强撑住,言道:“我、我自然是去拜佛啊!”她带着笑意补充:“我去为王爷祈求平安,另外,另外也是为苏家祈福。王爷您不知晓,昨日,妹妹出去游湖落水了,我想着,近来苏家也是不少的事儿,我去多祈福,总归是好的。”

“一大早就走,一祈福就是一天?苏青眉,本王真是小看你了。”五王爷盯着苏青眉,冷笑言道。

青眉不解状:“王爷说什么,妾身怎么一句也听不明白呢?”

“啪!”五王爷一个耳光便是打了过去,他看着苏青眉,厉声:“贱人,你给我说。你到底勾搭了什么人!”

苏青眉被他打在一旁,撞到小几上,顿时额头流血。

“王爷,王爷,您胡说什么呀!我怎么会勾搭旁人。”苏青眉怕极了,可是却也知道,就算是死也不能承认什么。

五王爷冷笑问:“你还不肯说?每个月你都要去庵堂,到底是去干什么?”

“我自然是去祈福。我为王爷祈福,我为自己祈福,我也为苏家祈福。难道我这样不对么?王爷是听了什么奸佞小人的话,才会这样诋毁妾身。我是您明媒正娶的妻子,不信我,您难道要相信其他人么?”苏青眉脸上带着血,但是却一刻都不肯放松。她知道,如果承认了,那才是死。既然他还不知道那个人是谁,那么她怎么都不能说。

“每日去庵堂,每日去了庵堂一天不出来也从来不让婢女跟进去?苏青眉,你当我是傻子?我本是可以等你与那人见面的时候人赃并获的,但是苏青眉,我告诉你,本王恶心了,我不想和你周旋,你告诉我,那人到底是谁!如若你说了,我倒是让你有个好死,不然你们苏家,谁也别想好!”五王爷狠戾,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子阴森。

青眉抬头:“王爷您错怪我了。”

五王爷起身,一脚踹了过去,似乎不解恨一般,五王爷狠狠的又是加了两脚:“你知道我为什么回来么?你知道么?我告诉你,我遇到了陈嬷嬷,为你打胎的陈嬷嬷,你还记得么?那个帮你打去nie种,又教你如何装处子之身的人,她让你从一个残花败柳堂而皇之的成为五王妃,你还记得她么?你还记得么?我碰见了她,你没想到吧?那个被你们苏家毒杀的人,她没死。不仅没死,这么多年隐姓埋名的躲了起来。老天有眼,我竟是遇见了她。如若不是遇见她,我还不知道,我以为的好王妃,竟然是个贱人。”

听到陈嬷嬷三个字,苏青眉顿时面如死灰……

陈嬷嬷对苏青眉来说,是比噩梦更可怕的存在。她颤抖的看着五王爷:“王爷、我、我……你不能听信别人一面之词。”

五王爷冷笑:“你当真以为本王是个傻的?还是说,这么多年,本王对你好,全都是错的,怪不得人人都厌恶你们苏家,原来,你们真的不是好东西。我这样对你们,可是你们呢,你们是如何对我的?你们心心念念算计的,是不是我能帮你们多少?说,你给我说那个奸夫究竟是谁,否则我一定要杀了你。”

苏青眉不断的摇头,她是死也不能说出赵沐。她已经负了赵沐那么多,如若这个时候再害她,那么她可真是死都不能闭上眼睛。

“我没有奸夫,我什么都没有。”苏青眉坚持。

“你还记得虞敬之么?虞敬之那个偷天换日的假妻子,她也与人有染,你知道结果是什么吗?苏青眉,你不要让我动手,不然我会让你死的极惨。如若不是得到这个消息,如果不是抓到而来陈嬷嬷这个人,你觉得我会突然回来么?倒是不想,你竟然胆大的到如此地步。我没有耐心与你玩这些。现实摆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你就规规矩矩的给我说出那人是谁。我可以让你有个体面的死法,也放过你们苏家。如若不然,就不要怪我翻脸无情。你死的难看,你们虞家,更是死的难看。”五王爷原本愤怒异常,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坐在这里等待苏青眉,竟是越发的觉得自己十分可笑。回想这么多年种种,竟也觉得,自己是个蠢的,苏青眉不是没有破绽的,可他被她端庄贤惠的外表骗了。所有王妃之中,只有她没有孩子。脸老六都有自己的孩子,可是他没有,他没有自己的嫡子。甚至连个嫡女也没有。四哥会因为女儿闯祸糟心,可是他想糟心都没有办法。这一切,这一切全然都是因为她。他的这个好王妃。

“没有其他人,王爷,真的没有其他人,您被人骗了。”

“来人,给人带上来。”五王爷开口。

侍卫立刻将刚开跟五王妃出去的丫鬟带了上来,五王妃见她脸上已经肿了,知她受到了逼问。她知道自己的全部事儿,甚至包括赵沐,五王妃顿时更加心慌意乱起来。

“说,与王妃有关系的那个人是谁!”

丫鬟看向五王妃,五王妃这个时候已经发髻凌乱,灰头土脸,她犹豫一下,摇头。

“你该知道,你不说,本王会怎么对你。王妃尚且不能有一个活路,你觉得你会更好过王妃?我知道。你的家人都在苏府,本王想,你也不一定想让他们一个个的都因你而死吧?”

“王爷,您怎么可以这样冷酷无情,这是我们俩之间的事儿,您一定要搀和其他人么?她是无辜的啊,她的家人更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的事儿,您让她如何交代?难不成……要说假话胡言么?王爷,您……啊!”五王妃再次被五王爷踹翻在地。

“苏青眉,你不要以为,我是好糊弄的。今日,你们谁都别想好。”

丫鬟被拽了出去,不多时就传来鞭打的声音……

苏青眉不断的哭,心里更是乱成一团,她不知如何才能解决这里的困境,可是有知道,如若不解决,这便就会一直如此,她不能害了自己的家人,更不能害了赵沐。

这些人,这些人都是她一直以来想要守护的人啊!

也许……也许只有她死了,一切才能好起来,才能好起来的。

“她什么都不知道的。你打她又有何用。”苏青眉终于不再哭,她抬头看五王爷:“你让我想一想,我想一想,只一个时辰,你给我一个时辰让我考虑清楚好不好?”

五王爷不言语。

苏青眉哭:“念在我们往日夫妻的恩情上,一个时辰也不可以么?”

五王爷冷笑:“如果你有一丝情分,又怎么会与别人一起算计我?”停顿一下,五王爷冷笑:“来人,你去苏家,给苏家老爷夫人请过来。我想,你不说,有人愿意替你说。”

苏青眉一下变了脸色。

她的爹娘,自然知道与她有关系的人是谁。她要保住的人,还能保住么?苏青眉越想越怕,她指甲深深的刺进了肉中,不知如何是好。

五王爷动作快,不多时苏家二老就被请了过来,待到来到这边,见苏青眉已经不成样子,顿时呆住。

“苏以恒,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你自己不是好东西,你生的女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五王爷坐在上首,冷笑言道:“我想,你们应该可以告诉本王,苏青眉到底与何人有染。”

此言一出,现场顿时寂静的仿佛一根针落地都能听见,苏大人和苏夫人互相对视,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讶然。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事隔这么多年,竟然会被五王爷知晓。

“我……我根本不知道你说什么!”苏家的人,倒是一贯的打法。看他们这般也不是什么都不知,五王爷杀鸡给猴看,言道:“好啊,你们都知道,你们都不说,那就一个个死。先给那个丫鬟打死。让她知情不报。”

苏青眉此时瘫软在地,已经帮不得别人,眼看丫鬟被打死,她木木的,仿佛傻了一般。

“王爷啊,她根本不是我的女儿,她的事儿,我真的不知道啊!”苏夫人大叫:“当年他与别人生下那个苏青眉,死活非求我养着,为了息事宁人,也为了他的官途,我便是忍气吞声起来。可是天知道,她只是外面花街柳巷女子生的死丫头啊。她与我,哪里有一分的关系。我往日就待她不亲。她便是有什么事儿,也不会告诉我的。”

谁都不曾想,苏府竟然还有这么一桩事儿。此言一出,又是引起一片哗然。

五王爷冷笑,不断的“好”,连连说了三次,言罢,终于停了下来:“原来,我与虞敬之还真是一样,当年我们都笑话他,今日看着,真是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如今竟是也轮到我了,苏青眉,你好啊!苏家,你们更好!一个花街柳巷女子生出来的女儿,你们就敢当成大小姐养大,更是敢将她嫁到我那股份,你们是跟天借了胆子?”

苏青眉错愕的看着苏夫人,不知如何言道,她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是这般。

“你不知道,可是陈嬷嬷说,下令杀她的,便是你,我的好苏夫人。说,当年那个奸夫是谁。而如今,这个奸夫又是谁!”五王爷逼问。

苏夫人看苏青眉。

“你们不说,就一起死。”阴森森的声音响起。

“那、那我说了,可能放过我们苏家?”苏夫人颤抖言道。

苏青眉不可置信的抬头,见苏夫人虽然颤抖害怕,但是眼里竟然还有几分快意。响起刚才苏夫人的话,她竟是觉得,这一定不是假的。她原来,原来根本不是娘亲的女儿……所以,所以当年她才能狠得下心那么对她么?

才能狠得下心么?

“就是……啊!”就在苏夫人要开口说出齐王爷赵沐之际,苏青眉发疯一样的起身,抽出五王爷惯是挂在房中的剑狠狠的便是刺进了苏夫人的身体,苏夫人瞪大了眼,没有说出那人是谁便是顿时气绝身亡!

苏大人吓呆,还不待说话,苏青眉一剑又刺了过去。她原本只为守护苏家,可是现在,现在一切都不同了,那么她……这些人,都让她恨!这么多年的伤怀顿时积蓄在了一起不能平息。

苏夫人当年那般害她,该死。而苏大人,他是她爹,却从来不曾告诉她真相,一直都利用着她。她更恨。至于眼前的五王爷,他……苏青眉落下一滴泪。

“苏青眉,你疯了吗?”五王爷这事儿有几分怕人,除了两个心腹,旁人根本不在,眼看苏青眉发疯杀人,他们竟是呆住了。

“王爷,这些年,你待我极好,是我错,是我不好!可是……可是扪心自问,你又真的爱我么?也没有吧?”苏青眉不断的流泪,她知道,今日自己已经在劫难逃了,只可惜,只可惜她那时还伤了赵沐的心,她该答应他的,她该答应他一起走的……

“难道这就是你犯错的缘由么?而且,你的错误本就在之前,苏青眉,你不要发疯,你说出……”

“不可能!我不可能说出那个人是谁!”她不断往门口移动,终于站在门边,仿佛怕别人听不见一样大声言道:“我这一辈子最后悔的事儿便是没有在年轻的时候与他一起浪迹天涯。如若当年我答应了他,那么就不会失了孩子,不会郁郁寡欢这么多年,不会伤害他这么多年。可是那时我以为,我做的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最起码,苏家因为我的嫁人而昌盛。可是现在我才知道,一切都是镜花水月,都是靠不住的。我更恨,我更恨自己在今时今日还想着苏家,没有答应与他一起走,如若我答应了。那么又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儿,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他说的对,一切都是天意。原来,一切真的只是天意。”

言罢,苏青眉不顾脸上的泪,握着剑柄直直的抹向了脖子……

手起刀落,苏青眉仿佛回到了从前,那是许多许多年以前,她梳着羊角辫,看比她矮一个头的男孩儿:“我叫青眉,青草的青,画眉的眉。你是谁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