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10|第 110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10|第 110 章(1 / 1)

阿瑾亲上了傅时寒,这真是天大的事儿,阿碧很想装作没看见,但是不给他们家郡主拉起来,真的不会有问题么?阿碧陷入了纠结,而阿瑾则是眼睛瞪得铜铃一般大,她震惊的盯着近在咫尺的俊脸,这是……傅时寒。

“啊……”阿瑾一下子滚到一边儿,不断的“呸呸呸。”

时寒这时也坐起了身,他十分淡定的拍拍身上的土,然后拉阿瑾,阿瑾一把甩开,言道:“你是故意啊的。”这浓浓的指控呀,时寒觉得,自己蛮委屈,他含笑看阿瑾言道:“这话怎么说的,你自己扑过来的啊!”

他还加重了那个“扑”字,让人十分恼火。

阿瑾瞪视傅时寒,时寒起身拉她:“坐。你看你这头发乱的,我帮你重新绑一绑?”

阿瑾气哼哼的:“好!”

阿碧:“……”小郡主啊,既然您生气,怎么就不拿出真正生气的架势呢!这是闹哪样啊,醉了!

阿瑾:“给我好好绑头发。”

时寒:“是是是!”

傅时寒化身老妈子小婢女,阿瑾觉得自己心情平复了很多。不过,她才不相信这是什么意外,虽然是她撞到了傅时寒,但是一定是傅时寒故意的,要知道,傅时寒功夫很好的,他根本就不可能那样摔倒,不可能!这不科学!

阿瑾心里腹诽,却不见时寒慢慢勾起的嘴角,阿瑾确实猜对了,有种意外叫做——“我是故意的”。

只是这个时候,他没有必要多说就是了。他会说,是他故意捏了她的麻筋让她往前倒么?他会说,是他自己顺势往后仰下去么?他会说,是他拦着她的腰,让她倒在了合适的位置上么?

呵呵,都不会!

要知道,创造一个看起来天时地利人和的亲亲是多么不容易。而他,做到了。

“我想,按照苏柔的个性,明日是会到的。你有什么想法么?”

阿瑾一直都觉得意难平,赵明玉得到了惩罚。阿蝶被他们禁锢起来,看在六王爷这个阿爹的面子上,阿瑾放过了她。可是没有理由放过苏家,没有理由放过苏柔。他们再惨,也和他们无关。而且,苏家惨,苏柔又得到什么惩罚了呢?

“你知道我不太喜欢苏柔,可是暂且却又不知道如何对她。”阿瑾实话实说,她自己也满惆怅:“不是心软下不去手,而是要想一个相对好一点的主意。毕竟,她是五伯母的妹妹,而且苏家现在也是这样,如若她惹了我,我立时发作自然不会有什么。可是现在莫名发作总归不怎么好。还是要有一个十分合适的机会。”

时寒将阿瑾的辫子绑好,自己很满意:“我真是太手巧了。”这样洋洋自得的语气,让人十分的快活。

阿瑾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就会自吹自擂,呜呜呜呜!”

时寒十分淡然:“我自然有再听,你不方便动手的事儿,我可以帮你的。上次不就与你提过了么?你偏是不要。”

阿瑾立时:“我自然不要,我要自己处理。都让你给我处理了,我自己完全没有乐趣可言。”

时寒:……

齐王爷赵沐邀请了许多人,他的游船本就十分宏大,倒是也并不稀奇,如若以往,可能有些人就不会去,可是这次不同,毕竟,能够拥有这样华丽游船的人家还是少。

京中这些人自然是身份尊贵,可是身份尊贵也不代表家中会拿出大笔的银钱让他们挥霍,因此大家本着见识一下的心情,竟是大多数都会到场。

时寒知道的早,竟是发现,赵明玉竟然也会去,想来也是有趣,她自上次事件,极少出门,已经被四王爷关了起来,可是如今竟然也会到场,真是让人觉得新奇。不过时寒暗暗揣度了一下,又有几分明白,四王爷打的,应该就是那些贵族公子的主意吧?赵明玉虽然名声不好,可是脸却也是好看的,能寻个理由嫁出去,想必极好。

时寒甚至在想,这是不是齐王爷为了拉拢四王爷,故意设计的这么一个聚会,不过又一想,觉得可能性太低。四王爷是白眼狼,这点更是毋庸置疑的。便是真的帮了他,他也未见得会感激,而且四王爷一个名声言顺的王爷,他更希望自己能够继承大统,而不是将机会让给赵沐。

他明白,赵沐也应该明白。既然明白,可能性便是低了很多了。

日子过得快,转眼就到了第三日,滢月自从没了卦,真是身心不愉悦,因此实在懒得出门,她不去,阿瑾倒是也不强求,虽然很想劝她出去散散心,不过那游船之上牛鬼蛇神甚多,滢月也没什么心思看风景,看大戏,因此倒是不如在家更好。

这般一想,阿瑾便是不劝了。

滢月不去,阿瑾与时寒出门,时寒打量今日阿瑾,笑容满面。

阿瑾一袭莹白锦缎裙,用的是近来京城最为流行的款式,翠绿的披风衬着翠绿的镯子相得益彰。那白皙娇嫩的小脸儿略施粉黛,同色系翠绿发饰十分讨巧。

时寒看她如此可爱的装扮,叹道:“阿瑾果然是美人坯子。”

阿瑾微微扬头,言道:“我自然是天姿国色。”

时寒微笑:“那么天姿国色小姐,我们可以启程了么?”

阿瑾颔首:“走吧。”

时寒与阿瑾到了的时候,众人基本已经到齐,赵沐含笑言道:“果然有分量的人都是压轴出场。”

这算算不得讽刺,可也有几分调侃。有心人自然是希望赵沐不喜时寒与阿瑾,例如明玉,她本是站在一旁,听到这话冷笑起来。

明玉原本十分爱慕时寒,可是爱慕久了,这爱慕便是生成了一根毒刺,她那么喜欢的人,怎么就会喜欢上阿瑾,不仅喜欢阿瑾,似乎还总是在讨厌她,算计她。明玉性子便是这般,这人如此的不喜自己,那么自己也没有必要喜欢他了。京中比他强的男子,多得是。他傅时寒也算不得什么的,而且,谁知道这人是不是皇爷爷的私生子,如若是了,那么他和阿瑾才是天大的笑话。自己这样极早抽身的,才是明智之举。

因爱生恨,说的便是明玉这种人,她现在只恨不能让傅时寒和阿瑾一起死掉。至于之前的仰慕,早已经在这些日子的不断揣摩中化为浮云。

她甚至暗搓搓的想,如若傅时寒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放弃了他,已经不再喜欢他,该是怎样的惆怅落寞。

明月不管想的多么开怀,却不知道,时寒根本就没将她当成一回事儿。

赵沐将人请到船舱,时寒用眼光的余角四下看,就见果然众人都在。至于赵明玉那些小动作小心机,他丝毫都没有放在眼里,他本就不喜欢此女,甚至是厌恶无比,哪里会愿意理她。

“本王这么多年都在外漂泊,京中许多公子小姐已经不识,近来年纪大了,我身子也略差,便是想着,也该在京中安顿下来。然,既是安顿,那快活的日子却不能停。我想着,往后隔三差五的,也能约上大家一同游玩。不知众人是否赏脸给本王这样一个薄面。”

“王爷说的这是什么话,能与王爷一同出门游玩,自然是极好的。”有人立时谦逊接话。

赵沐含笑:“都说人生三五知己足矣,本王幸运了些,知己甚多。”

言罢,笑了起来。

赵沐十分游刃有余,不多时便是将气氛炒热,自然,人到齐后船也慢慢的开了出去,阿瑾暗搓搓的想,如若赵沐心情不好,放了□□在游船上,呵呵哒!他们就全都报销了。呃,对,还有什么豪华客流杀人事件、游船失踪事件……

阿瑾挺胸,自己也是看过七百多集名侦探柯南的人了,怎么会辣么没有见识呢!只是,大概她不会见识到柯南真正的大结局了啊!

“你想什么呢?一会儿嘟嘴一会儿皱眉的。”时寒坐在阿瑾的下首位置,低声询问道。

按理说,男女都是分开坐的,可是不知为何,赵沐将阿瑾与时寒的位置安排在了一起,与旁人截然不同,如若那脸皮儿薄的,怕是就要不好意思了。只是时寒和阿瑾一脸的“就该如此”的,倒是让大家丧失了几分的调侃的心思。而且他们不是赵沐,这两人都是小心眼的人,调侃了,怕是吃亏的也是他们。

许是存着这样的心思,大家竟然谁都不多提,可是这个“谁”永远不会包括赵明玉,特别是在明玉还认定了阿瑾是害他的人的时候。

“都说男女八岁不同席。有些人,真是枉读圣贤书了。”

是个人都能看出,这是明玉先发制人要开炮了,可是阿瑾倒是笑眯眯,她抬头望向正位,与齐王爷言道:“皇叔,你看,明玉都抱怨你了呢!”

噗!众人皆是喷了出来,他们没看出明玉抱怨齐王爷呀!

赵沐挑眉。

阿瑾继续言道:“男女八岁不同席,枉读圣贤书。你看,这分明就是说你。是你给我们全都安排在了这个船舱里,相当于,我们所有人都是同席用餐,这难道不是说你安排的不妥当么?”

她轻描淡写的就将明玉的针对化解,也不是她好说话,只是不想给这么多人看罢了。她今天心情蛮好啊!不跟她这种小鼻子小眼睛的人一般见识。

赵沐摊手:“那难不成,本王要给男子都安排到船舱上?虽然秋高气爽风景宜人,不过用膳之时,还是室内颇为妥当,不然腹中胀气,也是不妥。本王可是一片好心的,两位小侄女儿可莫要这样编排皇叔!”

明玉恨极,大声:“有些人就会顾左右而言他,我分明不是这个意思,她倒是好,将问题踢给了别人。”

阿瑾看她:“我们每个人,都是用一个小桌子吧?如若不是说大环境,你又觉得,谁和谁同桌了?”

赵明玉愤怒,一拍桌子,言道:“我就说你。我们都是男男女女的分开坐,可你还要和傅时寒挨着,当真是个不要脸的。”

这些日子被关,她不仅没有一刻反省,反而是更加钻牛角尖,就觉得事事都不如意,整个人都不妥当起来。

阿瑾冷下了脸色:“我不要脸。”

“对,就是说你,你就是个不要脸的,小小年纪就整日和男人厮混在一起,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好东西么?我告诉你,别人不好意思说,我可是好意思的。我就看不上你这样装腔作势的小贱人。你……啊!”

连明玉自己都没看见,这耳光是怎么打到她脸上的,傅时寒站在那里,冷飕飕的,整个人盯着她,一字一句:“你再说一遍。”

明玉顿时落下了泪,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个女子:“我就说怎样!”

“啪!”傅时寒又是一个耳光。

明依惊叫:“天,你竟敢打我姐姐,你是什么身份,竟敢如此放肆。皇叔,你可要为姐姐做主啊!”明依挽住明玉的胳膊,放柔了声音:“姐姐,你怎么样?很疼吧?我可怜的姐姐?你们究竟要怎么样?你们究竟要给我姐姐逼到什么程度?我姐姐已经很惨了,她已经很惨了呀。你们还要这样对她。就算……就算她说错了话,可是她也只是一个无助的小女人啊。你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动手?姐姐!”明依落下泪来。那样子更是楚楚可怜发,仿佛真正挨打的,不是明玉,而是她。

阿瑾看齐王爷一脸看戏的表情,顿时明白几分,她语气很平静,只是话却不那么好听了:“位置是皇叔安排的,我想,你确实该让皇叔好好做主,看他为何安排了这样的位置。不过我倒是能够理解,我与时寒哥哥关系甚好,将我们安排坐在一起也无可厚非吧?只有心肠龌蹉,思想偏激的人才会处处揣测旁人是否有什么不妥。光明正大的磊落之人,犯得着多想么?赵明玉口出恶言中伤我的品行,算起来,你也是我的堂妹吧?你不劝诫自己的姐姐,让她莫要这样歹毒待人。反而要与她一样恶人先告状,倒是奇了怪了。怎么?我们逼你姐姐?我看,倒是你姐姐逼我们呢?她那咄咄逼人的口气,真是让人叹为观止。至于你说无助,我想这更是天方夜谭了。真正无助的人,可不会四下咬人吧?怎么,别人过得好就一定要被你们嫉妒么?你们四王府的门风,当真是好的不能再好!”

“你……”明依想要辩解,但是阿瑾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你们姐妹俩这不是第一次了。我往日里不跟你们一般见识,不代表我就是好惹的。皇叔,我想,你应该给我一个好的答复。为什么您的安排,这么不合理,从而导致了我被他们辱骂?如若不是时寒哥哥及时让他们闭嘴,我想,我还不知道要被中伤到什么时候。我行为不检点?我不检点,赵明玉,你又有什么证据。再说,我不简单,能不检点过你么?我咄咄逼人,赵明依你又有什么证据呢?”

阿瑾炮仗一样,劈头盖脸的一同抢白,让大家谁也摘不清了。可是如若要仔细想这话,便是能发现,其实阿瑾说的极有技巧。傅时寒打了人,她却将这事儿扭曲到不得已。而更是扩大了齐王爷及明玉明玉的问题。

阿瑾确实是这么打算,既然让她不痛快了,那么谁也别想摘出去。她可是从来都不怕丢人的。他们六王府,不是一贯都在风口浪尖上么?她这样,最起码还比她爹往人门口泼粪强吧。

阿瑾不是软弱的小绵羊,大家早就知道,但是看她如此气势凌人,又觉得,果然时间长了不发飙,他们就忘记了她的属性,这点很不好啊!

没事儿惹她干啥!

“赵瑾,你不要以为我怕你,我……”明玉叫嚣,却被齐王爷打断,他十分诚心的言道:“阿瑾,你知道皇叔是什么样的人。不拘小节惯了,想着时寒与你情如兄妹,自然将你们安排在了一起,倒是不想,让明玉误会了。明玉,你一个皇室贵女,说那些话确实不妥,便是市井泼妇,也不会如此,你还是莫要再那般了,委实丢人。”

明玉本就想针对阿瑾,倒是不想,又被齐王爷教育了,她流着泪,怒吼:“我知道,我知道你们都看不起我。我就不明白了,你们为什么都喜欢赵瑾那个表里不一的小贱人,她明……啪!”

傅时寒还真是毫不客气,听到明玉再次骂人,直接又是一个耳光,他微微抿着嘴,冷言:“不要让我在听到你中伤阿瑾一句。我的格言里可从来都没有不打女人。”

明玉不可置信的看傅时寒,不禁想到一句话,薄唇的男人,大多薄情,没想到他竟也是如此的。

“你就这样对我?”她泪眼汪汪的看着时寒,好像时寒负心了一般。

时寒厌恶的皱眉:“可别说的我们好像有什么一样。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对你。你中伤阿瑾,难道就没有考虑过别人会为她出头么?且不说我喜不喜欢阿瑾,就冲阿瑾是我从小到大看着长大的宝贝,我就不能容忍任何人欺负她,侮辱她!如若有人待她不好,那么我必然千倍百倍的待之。”

言罢,时寒露出笑容,他抬头直视齐王爷,言道:“您说对么?齐王爷!”

赵沐心里一突,其实今日他对许多事儿都有筹划,但是谁知道赵明玉这般沉不住气,如此一来,倒是让整个场面都难看了起来,而且,傅时寒似笑非笑的看人,总是给人怪怪的感觉。他从来都不敢小看时寒,也一直都希望能够拉拢时寒站在他这边,虽然不能说全然成功,但是他也算是傅时寒为数不多的朋友。如今,他这样问……代表了什么?

“时寒自然是对的。”赵沐十分肯定。

“真是有趣呢!”就在大家剑拔弩张的时候,女子的娇笑声响起,顺着视线望去,便是崔敏,崔敏仍旧是那般一身红衣,整个人娇媚可人,她微微靠在椅背的垫子上,含笑言道:“王爷可是好心办了坏事儿哦。我看呀,您的齐王府,还是缺一个女主人。如若有人操持这些,哪里会出这样的纰漏?”

阿瑾笑:“这话说的倒是对。皇叔,您一个大男人还要操心这些,也是够可怜的,真的没想娶一个娇艳的大美人么?例如崔小姐这般的。”

崔敏娇笑:“我很好的,长的美,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又温柔体贴惹人爱。王爷要不要考虑一下?”

原本还剑拔弩张的画风,竟然一下子就变了。

众人皆是知道,崔敏十分仰慕齐王爷,如若不是如此,怎么会当着虞贵妃的面儿行些勾引之事,直接让虞贵妃厌烦到了骨子里。

可崔敏仰慕齐王爷为他打圆场这能理解,可嘉和郡主为何又和崔敏一唱一和起来了呢?现场有些小姐便是想到了六王府世子赵谨言成亲那日,王府那日也是如此的。崔敏和嘉和郡主,他们也是这样的一唱一和。那时众人不以为意,但是现在看了,却生出几分奇怪。也许……她们私下关系极好?可如若真是这般,也好像不对,没见他们私下有过接触呀!

同样这样想的,还包括了齐王爷,赵沐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懂女人。他流连花丛这么久,一直以为自己甚懂女人,但是现在看,竟是有些迷茫了。

“当真是个不知羞的。”苏柔在下首位置低低言道,可她声音十分低,如若不是武艺极好之人,旁人是听不见的。时寒用眼光的余角瞄了一眼苏柔,又看齐王爷,心中有什么一闪而过。

崔敏说这个话,便是一般的青楼女子也不会这般直言,可是她偏是说了出来,不仅说了出来,还坦坦荡荡的,仿佛就该如此。连赵沐都觉得,这崔敏如若是男子,必然是能与他成为知交好友。

“崔小姐说笑了。”

阿瑾笑眯眯:“皇叔这样没有眼光,将来崔小姐嫁给了旁人,你可是会后悔的哦!”

赵沐扶额,表情惆怅状:“我知道了,你们俩是合起伙来要逼婚本王的。”他状似开玩笑,不过却偷偷打量两人的表情,其实也是在试探他们是否真的是私下关系极好。只是,不管是阿瑾还是崔敏,都没有给人看出来的机会,崔敏笑盈盈:“坊间谣传嘉和郡主是难得的侠义女子,最是嫉恶如仇,也爱帮人,现在看了,果然如此。”

阿瑾挑眉:“我倒是不知,原来外面是这样评价我的,我以为,都是说我仗势欺人呢。”

“怎么会!郡主极好。也十分讲道理,有些人自己没道理,倒是喜欢歪曲事实,中伤他人。”崔敏依旧是笑。但是这话可不怎么中听,含沙射影的厉害。

明玉尖叫:“你说谁!”

崔敏诧异的看她,仿佛不知道她为什么发飙:“明玉小姐怎么了?我自然不是说你呀。不过,您要自我代入也没有办法。”

就算不是郡主,赵明玉还是王爷的女儿,而且如今形势不明朗,四王爷也未必一丝机会都没有,可是她偏是如此大胆的得罪人,大家倒是好奇了,她是为了什么要这般。

“崔敏,你这个狐狸精,你不要以为攀上阿瑾就能得到什么好处,我让我父王罢免了你爹,我让你一辈子都嫁不出去。”明玉盛气凌人。可是她这话一说出来,别说旁人,连明依都知道,完蛋了!

阿瑾闲闲道:“原来,四伯父都能罢免一个尚书了呢!呵呵。”

明依拉住明玉的手,言道:“姐姐,不要胡说了。”这次倒不是为了演戏,而是真的不希望明玉说更多。这事儿如若传出去,怕是皇爷爷就会对父王起了疑心,如此一来,那么更大的筹谋,便是没有了啊!

明玉哪里想了那么多,只当明依胆小如鼠怕了阿瑾他们,一个耳光便是甩了过去,毫不犹豫:“你到底是谁的妹妹。”

明依被打,委屈的哭,不说旁的,端看大家的表情也知道明玉有多不得人心,她之前已经表现过姐妹情深,这个时候被打,不在多言语的缩在角落里也是理所当然。明依默默坐下,虽未出声儿,可泪水却是断线珠子一般,根本止不住。

阿瑾深深觉得,这姐妹俩还真是没有一个好惹的,一个张扬跋扈脑残病,一个阴险狡诈背后刀。可真是没有谁比谁更强。

此时傅时寒已经回到阿瑾的身边,他端坐在她身边,低声言道:“有时候,你给她脸,她倒是觉得你怕了她,不如厉害些。都是一劳永逸。”

阿瑾叹息脸:“我这些日子乖巧几分,他们倒是觉得我好欺负了,真是讨厌呢!”

原本和睦的场面说不出的诡异,齐王爷清了清嗓子,言道:“如今虽是秋日,这船舱竟是也有几分闷热,不如我们去船舱赏赏景吧。”

众人连连称是。

美景美女,果然是好的场景。

若说难看,便是满脸泪痕的明依和脸已经有些肿起来的明玉,明玉被傅时寒打了三个巴掌,而傅时寒也并没有因为她是女子留什么力,因此她的脸上鲜明的指痕。

众人努力不多想当时的情形,只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女子发飙,真是比男子还难看。虽然嘉和郡主丝毫不相让,可是但凡有脑子,都觉得这事儿是明玉小题大做找茬了。好端端的,这样说人家作甚,如同嘉和郡主言道一般,这座位,可不是她自己随便坐的,既然王爷安排了,自然有安排的道理。

想到家中长辈偶然间的话语,他们又是了然几分,皇帝都默许的事情,她一个连郡主封号都被夺去的女子,又有什么权利质疑呢!

如若不是看皇上态度明朗,六王府态度明朗,齐王爷哪里会那般做。就算家中没有女眷,也不代表人家就会犯这样的纰漏。

众人鱼贯而出,许是因为已经驶了一段时间,海上比之前还要凉爽几分,阿瑾连忙将自己的披风披好,她吸了吸鼻子,言道:“我喜欢这样淡淡的海风味道。”

时寒:“那倒是要好好的多谢谢齐王爷了。”

阿瑾:“是呀!”

齐王爷摇着扇子,风流倜傥:“那你们可不能这样嘴上感谢,要多……呃,小心。”

船身轻晃,距离齐王爷最近的苏柔一不小心便是倒到了齐王爷身上,虽然齐王爷迅速的扶住了苏柔。可虽然如此,苏柔还是贴在了齐王爷身上,两人姿态暧昧。

“王爷……”苏柔顿时就红了眼眶,“这般,这般我如何嫁人?”

噗!阿瑾一个没忍住,直接喷了。

人家救你,你却算计嫁给人家,还真是一场好戏。

除却阿瑾,其他人都望了过来,苏柔可没在乎别人的眼光,一滴泪落了下来,咬着唇:“我、我可怎么办!”

明玉见她这般,冷哼一声,对苏家,她一样也是十二万分憎恶的。

“真是不要脸。”

苏柔盯着齐王爷:“王爷……”

齐王爷放开揽着苏柔腰的手,翩翩君子言道:“本来就是本王的不对,纵然救人,也不该如此唐突佳人。苏小姐放心,本王必然要给你一个说法。只是不知……来我齐王府做侧妃,会不会委屈了苏小姐。”

=口=

阿瑾顿时长大了嘴,不仅是她,别人也是一样,大家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这般发展了,这是,这是怎么个走向?

苏柔难掩脸上的喜悦,她咬唇:“王爷……王爷怜惜。苏柔、苏柔……”她含羞带怯。

“既然苏小姐愿意,那么本王稍后就会进宫请旨。请苏小姐放心便是,唐突嫁人,本王断不会让苏小姐为难。”赵沐含笑,柔情似水。

阿瑾突然就觉得,这里的场景十分怪异,她说不好究竟哪里不对,但是事情根本不该这么发展。赵沐会娶苏柔,这本就不合情理。这般想着,她便是不自觉的望向了崔敏,这个时候大家的视线都在齐王爷与苏柔身上,倒是没人看崔敏,阿瑾望了过去就见崔敏十分淡然,仿佛这一切的发生本就十分寻常。

崔敏察觉阿瑾的视线,与她对视一笑。

苏柔与赵沐对视,仿佛情意深重。

苏柔:“柔儿……柔儿都听王爷的。”

这时大家终于反应过来,也开始有人看崔敏,明玉冷笑讥讽:“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有的人算计了那么久,却不如有些人略施手段。呵呵呵!”

崔敏面上带着笑,丝毫不见难过。不说这些人,就是赵沐都内心诧异了,他以为,崔敏是喜欢他的。如若不是这般,她又何至于这般,拼上自己的名誉,又图什么呢?

苏柔得到了齐王爷的许诺,得意的望向了崔敏,那炫耀十分明显。可是崔敏的没有反应让人十分挫败。苏柔脑补了崔敏内心嫉妒似火的样子,又是笑了出来。

长得美又有什么用,姐姐说得对,齐王爷真的是爱慕她的,只要她略施手段,必然能够得偿所愿,虽然不是正妃略不舒心,但是便是侧妃,也是极好的。相反的,如若是正妃,他家如今这样的名声,天家也未必愿意。想来,齐王爷必然也是顾及到了这一点才提出侧妃之说。

苏柔感觉甚好的自我脑补了许多,越发的春风得意,她原本想着,能够嫁入五王府与姐姐共事一夫也好,但是现在看来,齐王爷是更好的选择。虽然不能角逐皇位,但是做一个奢华的闲散王爷的侧妃那也是极好的,更何况,这人是爱她的。而他虽然流连花丛,可是府中没有什么人。等嫁了进去,那么她就是一家独大了。想到这里,苏柔睨着众家女眷,十分得意。

崔敏是京城第一美人又如何,那赵家的小姐宛如是名动天下的才女又如何,还不是待字闺中。呵呵呵。

“那……崔敏倒是要提前恭喜王爷和苏小姐了。”崔敏面上带着笑意,语气却冷冷淡淡。

“我看呀,往后我也要让崔小姐给我算一算了。”阿瑾含笑言道。

崔敏:“哦?不知郡主这话怎么说呢?”

“崔小姐刚说了皇叔府里缺人,皇叔这就物色了一个极好……的人选。可见,崔小姐说话很准呀。不如崔小姐也为我看看吧,看看我的命格如何?”阿瑾天真的笑。

“哼!”明玉冷哼:“如若真的能说的准,倒是该好好为她自己算算,为什么没有得偿所愿。”

阿瑾诧异:“咦?你不知道么?都说算人不算己。崔小姐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很正常啊!”

明玉讥讽的看阿瑾及崔敏,恶语相向:“我倒是不知道了,嘉和郡主和崔小姐倒是一伙的。”

“我想,人丑还要多读书。这里,用这个一伙儿的字眼,不太好哦!也不贴切。如若真是要用这样的字眼儿,也该是用在暗戳戳筹谋算计别人的时候。我们这样也算是光明正大吧!”阿瑾与明玉打嘴仗,她暗指那日清隐寺的勾结。

明玉虽然冲动,可这个时候也听了出来,她冷哼了一声,停下了话茬儿。

苏柔见大家都将视线放在了嘉和郡主和明玉小姐身上,心里不满,咳嗽了一声,盈盈笑言:“王爷,既然出来游船,不如我们对诗吧?”这个时候,她倒是想好好的展示一下自己的才华。

“自然好。”

赵沐虽然眼里都带着笑意,一派温柔,阿瑾却觉得哪里都不对,旁人与赵沐接触少不知他的一些小动作和小细节,可是阿瑾却是知道的。

傅时寒与齐王爷关系算是可以,每次回京,齐王爷也都会找他们一同出来聚会。阿瑾那时年纪小,外人皆是不防备她,亦或者说,防备也不多,因此她倒是观察到了许多小细节的地方。而且,大概是因为知道了赵沐与五王妃苏青眉的关系,她对赵沐这个人更是多了一分关注。而现在,她几乎可以肯定,赵沐不是如表面那么温柔贴心的。

就好像,就好像……阿瑾突然灵光一闪,会不会,赵沐是为了苏青眉才决定娶苏柔的?

再细看苏柔的长相,果然与苏青眉有两三分相似。虽然性格大不相同,可是就冲这个长相,赵沐娶苏柔,也是有可能的吧?

不,不对。如若真是那般心甘情愿,他又不会给人这样的感觉。到底哪里不对呢?阿瑾觉得,自己就算是化身福尔摩斯.阿瑾,也是想不出来了。不过她想不出来没有关系,阿瑾瞄一眼自己身边的傅时寒小同志,她敢保证,傅时寒看出来是怎么回事儿了。

看吧,除了能够分辨赵沐,她更能分辨时寒哥哥是个什么心思!

“既然王爷是主人,不如由王爷来起个头?”苏柔笑意盈盈。几乎要将自己当成女主人了。

阿瑾默默的往后走了走,不愿意掺合他们这样的事儿,她扬着小脸儿:“我不怎么感兴趣,你们自己来吧!我要过去吃东西了。”

明玉冷笑:“分明是草包一个,这个时候自然是要躲开的。”

阿瑾睨她,觉得这人真是烦死个人:“你不草包,你不草包,你给我对下下联呗?”停顿一下,阿瑾张口就来:“水有虫则浊,水有鱼则渔,水水水,江河湖淼淼。明玉姑娘,给我对下下联呗?”

明玉顿时被噎住了,不过她倒是也不甘示弱:“提问谁不会?那我也能出上联呢!”

阿瑾抱胸冷笑看她:“那你来呀!”也不看看姐穿越之前是干啥的。我学考古的,古代那些诗词,我门清儿好么?就算不抄,自由发挥也对死你了好么?

明玉想到前几日听说的对联,言道:“幽柏玲珑浓荫送秋残。”

阿瑾:“柔柳轻盈香茗贺春临,再来。”

明玉咬唇:“调琴调新调调调调来调调妙。”

“种花种好种种种种成种种香,再来。”

明玉虽然也学过许久,可是对这些并不十分灵光,她一时静了下来,竟是不知问什么好。而阿瑾这开始就已经从气势上压倒了她,她自然更是紧张。

“朝云朝朝朝朝朝朝朝退。”明依接话。

“长水长长长长长长长流。”阿瑾迅速接完,冷笑,“你们姐妹俩这个时候倒是齐心呢!再来!”

“天上月圆,人间月半,月月月圆,逢月半。”明依继续。

阿瑾:“今年年底,明年年初,年年年底,接年初。”

许是察觉阿瑾真的不是什么都不会的草包,明依这下不多言语了,她带着羞怯的笑容退到了一边,姐妹俩倒是都不说话了。

阿瑾看他们这样,翻白眼:“没事少来招惹我。也不知道谁是真正的草包。”

齐王爷见状打圆场:“阿瑾惯是厉害,你们与她接触少,自然是不明白。不与你们玩儿啊,是不想赢得太厉害。”

阿瑾:“你这是夸人么?”

齐王爷笑:“算是吧!皇叔可不会针对小阿瑾。第一次见面,小阿瑾就抢我的东西呢,皇叔可知道是小不点阿瑾多厉害。”

提到小时候,大家都笑了起来,场面也缓和了许多,阿瑾语气柔了下来:“我要去吃东西了,你们玩儿吧!海风挺大,我有点冷。”

齐王爷颔首:“快进舱里吧。”

阿瑾微微颔首离开,傅时寒也不说话,直接跟着走了。

走了……就是这样任性,完全不打任何招呼!

不过好在齐王爷也习惯了傅时寒这样的行为。这京中的男子,当着大家面儿打女人的,也独这么一份儿了吧!

“原本是想着过来看戏的,倒是不想,成了跟人家看的戏,没劲。”阿瑾碎碎念。

时寒摇头:“不,你那是意外状况,赵明玉是疯狗,逮着你就想咬一口。今天的重头戏还没开始。”

阿瑾顿时好奇起来,她凑到时寒面前,小小声儿问道:“来来,时寒小哥,偷偷告诉我呀!”

时寒看她贼兮兮的样子,笑了起来,揉了揉她的头,言道:“偷偷告诉你呀……”语气拉的长长的,阿瑾竖起耳朵,“告诉我呀!”

时寒:“我!偏!不!告!诉!你!”

阿瑾:“你这个坏蛋,你……”

“天呀,苏小姐掉到水里了……”就在阿瑾和时寒纠缠的时候,就听外面传来一阵喊声,阿瑾顿时瞪大了眼。

傅时寒:“你看,我说大戏要开场了吧?”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