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08|第 108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08|第 108 章(1 / 1)

“我喜欢你”傅时寒这样说的时候,阿瑾觉得简直内心小鹿乱撞,可是,这小鹿也是个倒霉催的,撞撞撞,撞墙上了,阿瑾看着傅时寒,问道:“什么叫小恶魔。”

时寒微笑:“就是你以为的那般呀!”你看,他倒是不隐瞒自己的想法。阿瑾愤怒:“单身狗果然是单身狗!”

时寒微微蹙眉,觉得自己不理解这三个字的意思。

阿瑾愤怒的小宇宙熊熊燃烧,真是不能忍了。就算是长得帅,她也断言,傅时寒是嫁不出去,呃,不对,是娶不到什么媳妇儿的。你看,哪有这样说话的,不造这样说话对一个青春美少女是极大的伤害么?

果然是个只长脸,不长脑子的蠢蛋!哼(ˉ(∞)ˉ)唧!

现在已经不流行毒舌男了啊,流行的是暖男好么?就像她哥哥酱紫的,温柔,儒雅,做事留三分余地,这样的男人才是正经啊!什么毒舌男,真是气死个人咧!

阿瑾默默的将自己眼前的糕点盘子扒拉到自己身边,她瞪视时寒,决定不给他吃了,这么好吃的糕点,不能给坏蛋吃!

时寒看阿瑾这样的小动作,笑了起来:“怎么?不给我吃?”

阿瑾点头,她慎重:“你这人太不靠谱,我决定还是离你远一点。真是的,我这么辛苦给你做好吃的,你还说我是小恶魔。不能忍!”

时寒见她这样忿忿,顿时觉得可爱的不得了,他学着阿瑾一贯的动作,支着下巴看阿瑾:“你好调皮。”

“噗!”阿瑾直接笑了起来,“咱能不这么女里女气么?”

时寒终于恢复正常:“我以为你喜欢这样的呢!看着多温柔。”

阿瑾:“……你的智商,我永远不懂。”

两人耍花腔,时寒也并不多提傅家的事儿,并不是要瞒着阿瑾或者怎样,只是不希望阿瑾也搀和到这些事儿里,这些事儿,让他觉得十分恶心。阿瑾也是个心里透亮的姑娘,并不多问,问的多了,时寒心里难免难过。怀着这样的心思,两人都不多言傅家的事儿,相反的,还不断的你一言我一语的斗嘴,十分的快活。

两人本是含笑说话儿,时寒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你爹去四王府要人了?”

阿瑾点头:“去了。不过据说四王爷今天去了义县,没有回来。其他人哪里能做主呀。我爹说他明天再去。”

时寒微笑颔首:“他会如愿的。”

阿瑾歪头:“为什么你会这么说,但凡四伯父有一点血性,也不会让我爹给木妍的尸体带走吧?毕竟是他的妾室,本就死的不明不白,如若再被我爹带走,那么他这顶绿帽子,就算是不坐实也坐实了。他怎么能够容忍。”

时寒微笑:“那我们打赌吧?打赌他会同意的。赌注……赌注就是阿瑾亲我一下。阿瑾输了,阿瑾亲我一下,我输了,我亲阿瑾一下。怎么样?”

“你是想死么?”冷飕飕的声音传来。

时寒含笑回头,傅时寒身后的那位,不是赵瑾小姑娘操碎了心的哥哥又是哪个!

赵谨言头顶蹿火的看时寒,言道:“傅时寒,我看,我们六王府的大门得赶紧关好了。你以后不要登门了。您这样的大神,我们可招待不起。免得什么时候你给我妹妹拐走了,我们哭都没地方哭去。”

时寒起身请谨言坐下,十分认真言道:“你觉得,以我的功夫,会不知道你在我身后么?我不过是逗着你们玩儿罢了,你这样认真冷淡,很伤我的心的。谨言呀,想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不说少时那些种种是非,你看,如若没有我让景衍寻神医,你的身体会好么?如若不是去了李神医那里,你能识得李素问,娶的如花美眷么?好,这些都不算。如若没有我帮忙,你媳妇儿能在京中打响名号么?你能安全的度过洞房花烛夜么?”

问够了,时寒自己回答:“不能,统统不能。所以,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我对你这样好,帮了你这么多,可不是不求报酬的哦!”

阿瑾顿时醉了:“人家都是施恩不图报,你倒是正好相反啊。”

时寒不可思议的看阿瑾:“既然都施恩了,不求报仇多矫情。再说这也给别人造成负担啊。没人愿意欠别人人情的,对吧,谨言。”

赵谨言嘴角抽搐:“真是什么话都让你说了。”

时寒:“我是了解你的为人,你怎么可能欠别人人情呢,呵呵呵!”

谨言:“……”

“而且谨言你信我,往后你用得着我的地方……更多!”时寒十分自信。

谨言:“就算是那样,我也不会拿我妹妹的幸福开玩笑。”他盯着时寒,认真言道。

时寒挑眉:“这说的什么话,什么叫不能拿妹妹的幸福开玩笑,我是那种坑人的人么?根本不是啊!”

阿瑾:“……你说这话,亏不亏心。”

时寒:“真的不!”

一时间,三个人都笑了起来,虽然谨言十分担心自己妹妹会吃亏,可是他也知道,傅时寒不是那样的人,而现在的一切,不过就是玩笑罢了。

六王妃深夜睡不着出来散步,就听阿瑾的院子里笑声连连,她走到院门口,就见素问站在那里微笑,她轻声言道:“你怎么不进去?”

素问摇头:“我就是觉得,他们三个在一起很和谐。呃,要是多了滢月,就更好了。总觉得他们讲小时候那些趣事儿的时候,我不该在那边。会打扰到他们。”

六王妃摇头笑:“你这丫头,就是想得多。”

素问认真言道:“不是想的多呀。我觉得这样很好。有三五知己坐在一起品茶聊天,最是乐事不过了。”

六王妃想了想,笑着言道:“我青春少艾之时,上京名媛少女之中有个顺口溜,现在想来,也是有趣。”

素问来到六王妃身边,搀扶六王妃的胳膊,六王妃边是往自己小院走,边是言道:“一月踏雪寻诗,烹茶观雪,吟诗作乐。二月寒夜寻梅,赏灯猜谜。三月闲厅对弈。四月曲池荡千,芳草欢嬉。五月韵华斗丽,芬芳满园。六月池亭赏鱼,池边竹林飒飒作响。七月菏塘采莲,泛舟湖上。八月桐荫乞巧。九月琼台赏月。十月深秋赏菊。十一月文阁刺绣。十二月围炉博古。”

素问听了,笑言:“当真是十分风雅。”

六王妃点头称是:“可不正是如此。便是如今也是这般,只是,阿瑾她们都是活泼的性子,并不拘泥于这些,我原本以为,我的女儿会成为上京之中最为高贵雅致又有品味的小淑女,但是现今看来,一切都是枉然。”

“我倒是十分喜欢她们生活的如此恣意的感觉。”

六王妃:“这都是像她们娘亲。”

素问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母亲自然是更好。”

“你呢?你那时都是做什么呢?我记得,你很小就在山里吧?”六王妃言道。

素问颔首:“我自小便是在山间长大,每日除了看医术,便只有采草药,不过我觉得,这样的日子也很有趣。每天天一亮就背着小箩筐和爷爷一同去山间,山间可清新了,我最喜欢青草的气味儿,在山里,我还有许多的朋友,小黄莺啦,小蜘蛛啦,还有小兔子。我知道它们的习性,也知道他们住在哪里,会在什么时候出来玩儿,出来觅食……”

素问往日里便是十分冷淡的样子,看着便是高冷,但是如今六王妃却又觉得,她与自己女儿没什么两样,也是一样的简单单纯。

“倒是看不出来,你也是活泼的。”

素问疑问:“我这样,算是活泼么?我一直都觉得,自己不算活泼的姑娘。阿瑾那样才算,你看她与谁都能极好的相处在一起,我是万万做不到的。我大概只会对那些不会说话的小生命快速热络起来。”

六王妃含笑:“活泼也分很多种的,你这种,也很可爱,其实说句实话,往日里我并不太明白谨言为何那般喜欢你,但是现在倒是突然有些明白了,你十分的赤诚,许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这样,很让人有好感。”

素问笑:“可是外面都谣传,我十分厉害,分分钟就能毒死人。”

六王妃斥道:“这都是时寒那小子干的吧?不过你放心便是,时寒都是为了你们好。这上京不比山里,山里的动物简单,可人却不简单。人心啊,最难测。”

素问点头:“我知道的。我有听阿瑾说过,她说我比较高冷,其实我不是的。”素问有几分羞涩,不过还是言道:“我只是……我只是,呃,其实我爷爷说,说我从来没有下过山。很容易被人欺负,让我少说多听。可是我照做了,大家又说我高冷。”

六王妃万没有想到,李素问不爱说话,安安静静是这样一个原因,她笑了起来,言道:“看来啊,你这丫头还真是单纯的。我往日里觉得我家的滢月和阿瑾单纯,总是怕他们受到伤害,可后来我慢慢明白了,原来我呀,真是想多了,他们一个比一个精,插上尾巴就是猴儿了,倒是你,才是真的单纯。不过你也别多想,阿瑾说你高冷,也不是坏话。她就是那样口无遮拦。”

素问含笑:“我自然是知道的。”

…………

翌日。

许是昨日聊的太晚,阿瑾起床的时候已经天色大亮。阿碧进门禀道:“今日王妃去二王府做客,因此早早便是走了,王妃言道,郡主喜欢吃什么,吩咐厨房便是,当然,如若喜欢自己做,那也是可以的。”

阿瑾伸了一个懒腰,“哦”了一声,之后问道:“我爹在家么?”

阿碧这个时候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兴奋,她语气十分轻快:“不在,据说……是去四王府到了。”

六王爷每次出门放大招,大家似乎都觉得这是众望所归。简直不能更赞。阿瑾真是默默无语了,不过……“也不知,爹爹能不能将木妍的尸体要回来。”说起这个,就要想到昨晚的赌注,虽然这个最后不作准了,但是阿瑾总是觉得心里有点小激动。

“我觉得……不一定能吧?”阿碧迟疑言道。

其实大家想法都是一样,阿瑾也是这么想,只是昨晚时寒那样信誓旦旦,倒是让她有几分不解了。

难道,时寒知道什么他们不知道的问题?

可是如若时寒真的知道什么,是不可能不告诉她的。阿瑾默默沉思起来。

这边阿瑾陷入了沉思,琢磨的十分认真,而那边,六王爷带着玉真和福贵,雄赳赳气昂昂的就直接杀向了四王府。自从见识过玉真的力气,六王爷森森觉得,有时候一个女人有大力气也是极好的。这……这绝对是另一种女人味,只是,这些凡人并不懂他的心思。

“你要保护我,如若他们关门放狗什么的,你一定要帮我。”六王爷认真的叮嘱玉真,玉真呲牙一下,保证:“您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让王爷您受到一丁点伤害。”玉真挥舞拳头,本就一脸横肉的脸这下更扭曲了。福贵儿默默的别开了头,心里默默为自家王爷竖起大拇指,虽然玉真姨娘人很好,虽然她性格很洒脱爽朗,虽然……虽然、虽然她有很多的好,但是这长相真是不忍直视啊。本就难看,还从来不顾及的张大嘴,那血盆大口……

福贵默默的将脑海里可怕的景象甩掉。

三人直奔着四王府就到了,六王爷主意打得好,为了避免四王爷不肯见他。六王爷决定趁四王爷从义县还没回来的时候便是堵在这里,就不信他能托词人不在。而六王爷这招,果然是做的极妥。四王爷虽然人在义县,但是义县只在京郊,也并不远,昨日六王爷登门,他自然已经得知消息。可是他究竟找他作甚,他倒是不清楚了。

对六王爷,他是死不待见的。其实四王爷这些日子,竟是又隐隐的想到沈美芙了。他本就十分觊觎沈美芙,总是想着能够得偿所愿,可是不管是六王府还是沈美芙自己,都是十二万分的小心,竟是找不到一丝的纰漏,他糟心之下遇到木妍。木妍与沈美芙有五六分相似,若是打扮的妥当了,相似更多。木妍温柔婉约,对他体贴小意,他便是也是将木妍当成了沈美芙的替身。再那欢…好之时,他甚至曾经无数次喊出过沈美芙的名字。

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木妍死了,这个替身死了,他除却开始的愤怒,现在竟是空虚起来,而心里压不住的火气更是再次蹭蹭的往上走。

他太想得到沈美芙了,他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人,竟是被六王爷这样一个愚蠢之徒得到,他心下愤恨难当。

而这个愚蠢之人,恰恰又是他的弟弟,同父异母的弟弟。他不仅是他的弟弟,更是一个浑人。如若与他讲理,那才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四王爷觉得,真是一切都太不如意了。想到这厮要见他,他便是下了决心不会见!

“王爷,昨日六王爷没等到您,今日想来还会找您的。”万三跟在四王爷身边,言道。

四王爷冷笑:“他要见,我就一定要见他么?如若他来,就推说我不在,委实不想看见那个蠢人。”

万三回道:“是。”虽然回是,但是有什么似乎一闪而过,万三停了下来,仔细琢磨,终于迟疑问道:“王爷,我刚才突然想到,您这样回去,六王爷会不会等在门口?这也是有可能的啊!”

四王爷不以为意:“他那蠢人怎么会起这么早,没有日上三竿,他是不会起来的。我们只回府便是,如若他再来,就推说我不在。与他多说一句话都晦气。”

万三称是。

主仆二人主意打的不错,只是,他们全然错估了六王爷的决心,待到两人抵达四王府,门房立时迎了出来,准备去牵马。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四王爷要踏入王府之时,玉真一个健步冲了出来,直接拽住了四王爷的胳膊,四王爷就听“喀嚓”一声,顿时觉得自己可能骨折了。他疼的呲牙:“有刺客!”

六王爷这时也从大门旁边的石狮子后冲了上来,“老四,是我!”

这样怪异的一出场,连周围走路的人都放慢了脚步。

万三推开玉真,一推,没推动……他默默无语,再推,没推动……这是女人么?

玉真认真道:“没骨折,就是胳膊脱臼了,我帮你接上就是了,哎,那个人,你别拉我。我这是要救人。”

言罢,一个使劲,就听“喀嚓”一声,果然是接上了。

这玄幻的一幕,当时就让企图围观的人抽抽了。

“老四啊,你看我家玉真多能干,你是不是应该感谢她?”六王爷得意洋洋,与有荣焉。能不高兴么?自己家的妾室这样厉害,是别人远远比不上的呢!

六王爷如此得意,四王爷愤怒的不能自已,他很想压住自己的脾气保持良好的形象,可是,真的太气不过了。

他愤怒的大吼:“如若不是她突然冲出来拉我,我这么会胳膊脱臼。”

六王爷觉得,老四身体肯定不咋地,肝火上升啊!叫唤个啥!

“那也不能磨灭她帮你接上胳膊的事实啊。老四,你可不能白让我们干这活。”六王爷十分认真。

四王爷继续怒吼:“你们犯了错,难不成还想要奖赏不成?要不要脸?”

万三轻轻拉了拉四王爷的衣角,示意他注意形象。四王爷终于反应过来,冷冰冰的看着六王爷,恨不能将他千刀万剐。

“我们要奖赏怎么了?这怎么就扯到不要脸上了?老四,不是我说你,你这人就是想得多,你这样真不好,我最看不上你这一点,不厚道,我……”

还不等六王爷絮絮叨叨的说完,四王爷便是冷言:“你说,你来找我究竟做什么。我不想与你多言其他。”

甚至连请进屋里都是不可能了。

六王爷搓了搓手,带着笑容,十分的阿谀:“其实,我这次找你,是想问你要点东西。”继续搓手,艾玛,自己这姿态放的实在是太低了。不过,为了能让木妍被好好安葬,这个苦,她吃了;这个委屈,他受了。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呵呵,男人么!!

“要东西?”四王爷皱眉,十分谨慎的问道:“你想要什么!”

六王爷也不知道小声儿,万三觉得这场景真的不太对,正想提醒一下,却来不及了,就听六王爷十分大声:“我是来问你要木妍的尸体的。”

(⊙o⊙)啊!

现场围观群众皆是一片哗然,不要问他们为什么走的这么慢,比乌龟还慢,那是因为,这里有百年难得一见的大戏。

皇家兄弟争抢一个女人,活了争,死了还要争。

想当年,四王爷拔得了头筹,抢走了木妍姑娘,这十来年后,又要换六王爷胜了么!不过六王爷也是个痴情的人,人都死了,还要来要尸体。哎……等等,好像哪里不太对。

六王爷……来要四王府妾室的尸体回去安葬?这,这是怎么个说法?再联想木妍奇怪的自杀,大家看他们的眼神就多了一些什么。难不成,难不成……木妍是有奸夫的,而这个人就是六王爷!

天呀!

那就是说,六王爷给四王爷戴了绿帽子,并且还当着全京城的面儿又给他往下按了按?这,这这,……咬手绢,好兴奋!

“我说,你把木妍的尸体给我,我要回去好好安葬她。反正你也不会好好对她了,她也死了,难道尸体你都不能给我么?”六王爷持续理直气壮。

这京中就有这么一种人,做恶心人的事儿也能理直气壮。不过,除了四王爷,别人也不这么以为便是。

看戏更有趣啊!再说,几十年了,六王爷如果正常了,如果是大好青年、大好中年了,那还是六王爷么?这根本不可能啊!

“不行!你要脸么。竟然来要她的尸体,你是她的什么人,别说是你,就算是她的家人。也不能将她的尸体带走。给我滚。”四王爷拂袖就要离开,就听“喀嚓”一声,他的胳膊……又脱臼了。

玉真觉得自己真是无辜又委屈,她只是想拉住四王爷,怎么就会如此呢?这男人,也太脆了!而且……他刚才说什么。竟敢说他家王爷不要脸,怎么就是不要脸了。又不是真的有什么关系,只是因为她死的凄凉,他们想做个好事儿都不成么?

万三与玉真争夺“四王爷”,两人都不肯撒手。若说真的打架,玉真必然不是万三的对手,可是现在不同,玉真出了名的大力气,万三竟然占不到什么便宜。

四王爷:“我的胳膊。你们是要死么?”

玉真:“你放手,我先给接上。”

万三:“……”

“喀嚓”清脆的一声,又接上了。

四王爷恼怒的脸都通红:“你们是不是疯了,竟敢如此。我告诉你,想都不要想,你想都不要想,木妍就算是死,也是我赵家的人,也只能埋在我们赵家的地方。而且……不管埋不埋,都不关你的事儿,她是有丈夫的人,作为小叔子,你要避嫌。”

“埋在我家,也是赵家的地方啊?我也姓赵,我还是你弟弟呢!你不能这么不通人情。活着的时候你都拘了她一辈子了,死了还不肯放人么?我就说木妍傻呀,当年怎么就不选我呢!你看我六王府,我六王府多好,真是一团和气,你再看你们家,乌烟瘴气。当年她就是走错一步,走错一步毁一生啊!”六王爷越想越是辛酸,竟是落起泪来:“那般好看的一个女子,花儿一样的,也不过那么短短十来年,怎么就绝望到要自杀了呢!你们四王爷府,真是吃人的深宅大院啊!”

叹息擦泪。

四王爷气的浑身发抖,他指着六王爷想骂,可竟是半天都骂不出来,脸色涨红了半响,四王爷终于开口:“你这浑人,你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不想看见!”

六王爷坚定:“我不走,当年我没有坚持己见的将她纳回府里,所以她今日才会绝望自尽,我不能让她就这样可怜的死去,你给尸体还给我,我要风光大葬。我必然要风光大葬。纵然她今生不能嫁我,可是我相信,我们是有缘分的,有天大的缘分。否则怎么会让我和她遇见。今生不能在一起,我要修一个来世的缘分。”

六王爷一脸的“我很深情,我很喜欢她,你让我们在一起,不让我们在一起你就是罪人”,这样奇葩的嘴脸,如若换了旁人,必然是要被唾弃至死的,但是换了六王爷这么做,大家竟然又觉得……好像,本来,大概……事情就该这样!

可见,一个人给人的既定印象是多么重要。

万三扶着四王爷,眼看四王爷就要气昏,他低声在四王爷耳边言道:“王爷,您可莫要气坏了身子,说不定,他们打的就是这样的主意。”

四王爷:“你进来。”

这样在四王府的门口演大戏,真是不嫌弃丢人了。

六王爷不肯:“我不要,我和你进去,你肯定就更加不会同意了。你们府里那么多护院,你再让他们给我绑了从后门丢出来,那可怎么办?还有,我身边的玉真这样温柔贤淑貌美,如若被你身边那些小厮占便宜可怎么办?还有福贵。”六王爷一拉,福贵冲到前方,挡在了六王爷身前,“我誓死保护王爷!”

众人:……

“现在也有些男人是喜欢小倌的,我不会让我身边的人犯险。”

四王爷颤抖手指指站在他身边的大力丑女玉真,言道:“她……你还觉得有人会占她的便宜?我还怕我府里的小厮被占便宜呢!个丑女!”

“你说谁丑女,你说谁!”六王爷愤怒,指着四王爷叫嚣:“道歉,你必须给我道歉,玉真这样好的一个女子,却要被你这么中伤,你可真是好人。老四,这么多年,我一直让着你,可是让着你不代表你就可以胡言乱语。你欺负我可以,你嫌弃我可以,你甚至打骂我都可以。但是你绝对不能伤害我的女人。我告诉你,绝!对!不!可!以!”六王爷掐腰。如果阿瑾在场,必然是要言道一句,这……真是黄教主即视感,真是太霸道总裁了啊!

“你……你是要气死我,老六,往日里你是什么样子我也是知晓的,我不想与你言道更多,你自己也莫要得寸进尺。这件事儿,想都不要想,不管你说什么。都不行!木妍是我的姨娘,而且,她好端端你的自尽,这件事儿我还没查清楚。你这样大张旗鼓的上门要人,难道是想告诉我,与她有关系的,是你么?”四王爷逼视六王爷,语气十分冷冰,简直藏了冰碴儿一般。

六王爷不甘示弱的挺胸:“我与木妍清清白白。你自己是下作的人,我可不是,我虽然为人颇为风流,但是也不是那勾引人家妻子的人,这样的节操,我还是有的。我要要回木妍的尸体,只是希望能够好好安葬她。料想你这种人,必然不会好生安葬她,一张草席卷了扔了,八成就已经是最好的结局。虽然她当年没有选我。可是我也是爱过她的。对一个自己爱过的人,即便是那人不喜欢自己,那人不待见自己,我也没有关系。真的没有关系。谁让我自己曾经爱过呢?”

六王爷情圣一般望天,背手言道:“如若你非要往她身上泼脏水,往我身上泼脏水,恶意揣测我们之间的关系,那么我告诉你,只要你肯给她的尸体给我,我愿意承认我们有关系。”

六王爷苦笑:“我从来都不介意那些虚名,我想,我府里的其他人也不会介意,因为在大家的眼里,木妍已经死了,她是一个苦命的姑娘,死了,便是让她尘归尘土归土吧!”

四王爷:“你休想,我便是焚了她,亦或者将她扔去乱葬岗,也不会将她交给你,绝对不会!这一辈子,她休想脱离我四王府。”

四王爷被六王爷气极了,也顾不得往日里装的好人形象,整个人阴森又恶狠狠的言道。

四王爷虽然被气的失去了理智,但是万三并没有,他一见事情不好,立时插话:“六王爷,还请您不要为难我家王爷了。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家王爷也很伤心木妍姨娘的死,可是木妍姨娘是我们府里的人,生是我们府里的人,死也是我们府里的鬼。这样被您带走,又算是什么呢?”

六王爷睨万三,冷哼:“我们兄弟俩说话,有你什么事儿?你们府里的下人,真是太不像话了啊!哎,对,这个人就是万三吧?木妍死的那天,他也在。”六王爷审视万三,言道:“该不会是你害死木妍的吧?”

万三一口气差点上不来,他立时跪下:“还请六王爷不要含血喷人。您有什么证据,就要这样做。”

六王爷冷哼:“我自然是没有证据,我如若有证据,我就报官了。直接将你打入大牢。不过……你敢说那日你不在现场?你没有慌张的出现?你没有匆忙的离开?呵呵,谁知道你究竟做了什么!我也告诉你,别让我找到任何线索,只要找到,我一定会为木妍报仇,一定会的。”

“老六,你休得在我府门口张牙舞爪,我告诉你,你在这般,我便是进宫求见父皇,让父皇给我断个一二。”四王爷冷下了脸。

“你!你这小人,就会用父皇压人。”

“滚!”四王爷转身就要进府:“万三,关门。”

四王爷就要进府,可也就在这个时候,六王爷突然向前冲,直接倒在地上抱住了四王爷的大腿:“你不能走,呜呜,你不能走……老四啊!求求你了,弟弟求过你什么事儿啊!你就不能帮我一次么?又不是大活人,人都不在了呀,你为何还要拘着她呢!让我给尸体带走吧?我保证,只要你想看,我天天带你去她的坟地。呜呜……老四啊!老四啊!”

四王爷无语了。

而围观群众则是囧了,大家俱是惊呆了,这、这、这真是万万没想到。

六王爷躺在地上抱着四王爷的大腿,怎么都不肯松:“你看,我母亲死的时候,不是还说过么,让你要多多照顾我,你看,不管怎么说,你还在她身边养了三年呢!没有情,也有义吧?她可是交代你要多帮我,多照看我的。这么多年,你完全都没有做到,不仅没有做到,你还不喜欢我,你针对我。你就不怕我娘上来找你问问么?”

噗!

“我也就不和她告状了,只求你帮我这么一次,就一次啊,你把木妍还给我啊!还给我,我就再也不提我母妃照顾过你的事儿了?咱们两情了还不成么?你做人可不能这么忘恩负义啊!老四啊!老四啊!你就不怕我母妃上来找你谈谈么?”六王爷不仅不撒手,还打滚,四王爷被他拽的踉跄。

万三见人越来越多,为难的看四王爷,四王爷此时已经脸色铁青的不像话了,如若可以,他真的很想昏倒。可是,就算是现在他昏了,怕是也有人说他是装模作样,断然不会相信的。

“你……”

“你答应啦。”六王爷惊喜。

四王爷:“没有!”低头嘶吼!

“六叔!”清朗的男声响起,大家俱是望了过去,来人正是傅时寒,傅时寒微笑看着这夸张的场面,语气淡淡的:“六叔真是有情有义。”

六王爷感动的再次掉泪:“还是时寒懂我啊!”

时寒抬头看四王爷,问道:“四叔,时寒有三问,不知四叔能否告知一二?”虽然傅时寒不是二王爷的亲儿子,但是一贯称呼几个王爷叔叔,大家竟然也习惯了。

四王爷深觉来者不善,不过他还是板着脸言道,“你说。”警惕心起。

“敢问,木妍姨娘是什么籍?是平民,还是奴籍?”

四王爷微微蹙眉:“平民。”

时寒笑了起来,这一笑,四王爷便是明白哪里有问题了,深觉不好。

“那么二问,既然是平民,四叔纳她为妾的时候,可曾有登记?本朝有律,不管是正妻,侧室,妾室,只要此女身份是平民,便是要在官府登记。那敢问,四叔有去么?”时寒语气十分轻,可是却让四王爷恨的咬牙切齿。

果然被他猜对了,他没有,他没有去官府登记。当时他根本不以为意,而且他的身份,哪里需要想那么多呢,倒是不想,现在竟是如此。成了人家的漏洞。

“四叔,莫不是时间久了,您忘记了吧?不过我想,即便是您忘记也没有关系。官府都有记录的,我想顺天府尹那里,应该可以查到具体情形。”

“王爷身份显贵,哪里需要在乎那些。当初王爷交给我去办,我公务繁忙,竟是把这小事儿忘记了。”万三再次言道,为四王爷解困。

时寒长长的“哦”了一声,笑言:“原来,没有!那六叔,玉真姨娘,有去登记么?”

六王爷一咕噜爬起来,挺胸:“自然有。”

时寒点头,似乎了然了什么,笑的意味深长:“原来,四王府的侍卫首领,比皇室贵胄的六王爷都忙呢。呵呵,呵呵呵!”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哗然,看万三的表情更不对了。

万三深深吸了一口气,跪下:“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时寒笑言:“你有什么错呢!你忙嘛!呵呵,忙!我想,这两个问题既然答案都是肯定的了,第三个就更加肯定了!”

时寒收起笑容,认真问:“既然木妍根本就不算是你四王府的人,你又怎么就不让六王爷带人的尸体走呢!看样子,还真是要去求见一下天家了。让天家好好论断一番。”

六王爷一听,明白过来:“卧槽。原来我是有理的,那么我跟你说啥,走,进宫!”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