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07|第 107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07|第 107 章(1 / 1)

阿瑾没有想到,时寒真的会同意去看傅老夫人,要知道,傅府之中,除了傅将军,最让时寒不喜的,便是这位傅老夫人。大概是阿瑾的表情太过于震惊,傅时寒笑了起来,交代道:“你早些休息。”

阿瑾终于回神:“你不需要和我报备吧?你晚上又不是住在这里。”

傅时寒很想笑言一句:如若你愿意,我便是可以住在这里,只是这话却没有说出口,如若说了出来,大抵阿瑾也不会客气吧,这小妮子,看着和和气气,委实是一只长了锋利爪子的小猫。

“不住在这里,也得和你说一声啊,你们放心便是,凡事儿我自己都有数,断不会让自己吃了亏。倒是那老家伙,我真是迫不及待要看她半死不活的样子了。“说到这里,时寒竟然带着几分喜悦。

阿瑾觉得,傅时寒很是被压抑的太久了,她安慰的拍了拍时寒的肩膀,“做人要淡定些才是。”

时寒笑:“这么多年,我不淡定么?我是答应了母亲不会亲手杀他们。如若不然,他们早死一万次了。”

阿瑾:“好好好!”

时寒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再次踏入傅家的大门,而事实就是,他真的再次回来了。傅家当年便是他母亲布置,如今亭台楼阁,竟是毫无变化,傅将军许是看他观察,言道:“一切都是你母亲还在时的模样。”

时寒似笑非笑“哦”了一声,言道:“人都不在了,又何必呢?”

“待你年纪大了就知道了,我爱她。可惜,我领悟的太晚。”傅将军痛苦的闭眼,“大抵你不知道,有时候一错过就是永远。”

傅时寒最是见不得他这样样子,明明错的是他,但是他却摆出这副深情的样子,如若是真的深情,又怎么会纳妾,又怎么会任由妻子离开?

“傅将军。”傅时寒停下了脚步。

傅将军看他,不知他想说什么,时寒微微挑眉言道:“如若不不想我恶心的吐出来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话,那么就别在我面前演这些深情的戏码,真是十年前的饭多要恶心的吐出来了。”

傅将军被他噎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言道:“这边。你还记得你祖母住在……”

不待说完,时寒便是言道:“我没心情和你忆深情。更不想记得她住在那儿。我来这里是看她怎么死的。”

傅将军也习惯了傅时寒这样说话,叹息一声,不在言语其他。傅家虽然是大家,但是除却下人,主子却没有几个,如今看来,十分的萧条冷清。

两人拐过长长的亭廊,眼看就要到老夫人的房间,时寒见亭廊的一角,一个女子一身白衣,冷然的站在那里,十分的木然。

时寒虽然并不踏足傅家,可是却也知道傅家的人,此人正是他的堂妹,也就是傅家已经过世二爷的独生女傅瑶。傅瑶看见时寒到来,似乎有一丝疑惑,不过这疑惑并未持续多久,很快的,她又变成了那个木然的傅瑶,微微一福,也不多言,傅瑶转身进了房间。

时寒看傅瑶如此,倒是也不多问,只跟傅将军继续前行。

说起来,傅家的小辈儿,真是没有几个正常的,傅时寒离开傅家不肯回来,与傅家为敌。而傅瑶则是另外一个奇葩,她本与傅家军副将于大人的公子有婚约,可双方已经过了聘礼,于大人的公子意外落水而亡。而后傅家又为她寻了一门亲事,结果又横生了意外,算起来,傅瑶嫁了四次,可是每一次都没有出门,也算是京中一桩奇事了。

而如今,傅瑶已然二十有一,可仍是待字闺中。想来,以后大抵也是如此了。

傅时寒早知这些,但是却不管更多,其实他也曾经怀疑过此事,私下的悄然调查过,并没有什么疑点。外人皆是言道傅瑶克夫,但凡惜命便是不会过来提亲,但是时寒倒是觉得,如若嫁的不好,甚至不如不嫁,自然这些话他也不会在傅瑶面前说就是了。

“阿瑶也是个可怜人。如若他朝我们都死了,你要照拂些她。”傅将军言道。

时寒觉得,人如果自以为是,真是改不了的大毛病,这也太当回事儿了。他冷笑:“怕是我说一万遍您也听不进去吧!我与你们家,没有关系。”

傅将军迟疑了一下,没有继续言道。

傅时寒的到来太过让人吃惊,丫鬟小厮们皆是偷偷的瞄着两人,待到老夫人房前,还不待进门,就看门被推开。傅老将军激动的看着门口的时寒,手都有些颤抖,嗫嚅嘴角半响,他终于忍不住言道:“时寒,时寒!”

时寒含笑:“傅老将军。”一声傅老将军,让他瞬间透心凉。

傅老将军盯着时寒:“你肯来就好,你肯来就好。”他伸手拉时寒,但是却又被他闪过,时寒声音清朗:“我想,傅老将军还是莫要动手动脚的好。”

傅老将军一怔,随即明白过来,便是过来了,傅时寒也未必就要原谅他们。这么多年,旁人不解,但是他确实明白的,想到这里,傅老将军敛下眼里的伤怀,含笑:“快进来。”

傅老夫人这么多年都是烧香拜佛,整个人房间一股很浓的香火味儿,时寒停下脚步,想那时的种种情景,只觉得一切恍如隔世,在他眼中仿佛看见年仅四岁的自己跑来跑去的欢笑声,也仿佛见到自己自己小小年纪握着刀柄就要杀人的狠戾。

“时寒?”傅老将军开口。

时寒微微勾起嘴角,他四下打量房间,笑了起来:“这里,倒是都变了。”

傅老将军叹息一声,言道:“你祖母不喜欢原来的摆设。其实,又哪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呢!”

时寒不置可否,还没进内室便是里面传出不断的咳嗽声,听那咳嗽声撕心裂肺,他竟是无悲无喜,站在门帘前,时寒没有往里继续走。

傅老将军看着这个孙子,他很欣慰自己孙子如今这般,能干,出色。可是也难受,难受他唯一的孙子,与他们势不两立。

人人都言道景黎夕嫁给他们家是倒了霉,却又不知,她其实也未必就没有报复到他们家。像如今,他们其实已经骑虎难下。而这条路,他们只能继续走下去,走到皇上除掉他们家,傅时寒……他们家唯一的孙子傅时寒会接手傅家军。不管他们做太多,其实也是为将来的傅时寒铺路,没人知道,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的。

“时寒,你祖母一直都在等你,这么多年,一直都在等你。”傅老将军叹息,当年,当年她确实是做错了,可是这么多年了,她悔了这么多年,怕了这么多年,她也该有个解脱了。

时寒摩挲手中的扳指,轻声言道:“如若她知道,我最后也不肯原谅她,我只是来看她怎么死,让她死不瞑目。你们还会让我踏进这个门吗?”

傅老将军淡然的笑:“不管怎么样,能见一面,总是好的。”

傅时寒抬头看他,见傅老爷子眼里难掩酸楚,不知怎的,竟然心情畅快起来,似乎见他们不开心,他就能过的很开心了。

没有一刻的停留,时寒直接掀开了帘子,屋内药味儿甚重,时寒站在门口,而躺在那里头发花白的老者,便是他梦到过无数次的祖母,他梦到过无数次自己刺杀她的情形,今日这样看着,竟是全然不同。

那个时候,她刻薄又意气风发,周身都是骄傲的气势。可如今,如若不是躺在这样一个华丽的房间,他甚至会觉得,这是一个破败的穷苦老妇人。

她满面都是皱纹,头发花白,整个人消瘦的仿佛厉鬼。傅老妇人突然又咳嗽了起来,咳嗽的十分离开。傅老将军连忙来到老妻身边为她顺气,“京珠,你看,你看谁来了?”

傅老妇人听到这样的声音,终于勉强转过了头,她望向门口的年轻男子,顿时瞳孔张大,她颤抖的伸手,仿佛不能承受:“他、他、他……”泪水瞬间就落了下来。

傅老将军连忙附和:“是啊,时寒,时寒来看你了。京珠,时寒来看你了。”

老夫人泪水止不住,她不断的抬手,似乎是想拉住时寒,嗫嚅嘴角,她不断的呢喃:“时寒、时寒……小寒!”

时寒就那样站在那里,并不上前一步,只是这样看着傅老夫人,任由她不断的呢喃。傅将军见了,连忙上前,他坐在床边:“娘,时寒肯来看你就很好了,他肯来看你,就是原谅你了啊!”

时寒听他如此自作主张的无耻,顿时冷笑起来。

傅老夫人虽然病入膏肓,但是却也是能看出来的。她试图擦自己的泪,但是却越擦越多。

“我来,只是看你怎样死。”傅时寒声音冷冰,丝毫不肯心软。

他们都觉得自己委屈,都觉得自己可怜,可是又想过他死去的妹妹,想到他母亲么?

傅老夫人摆手,颤抖言道:“你们,你们都出去。”

傅老将军不肯:“京珠,你身子不好。身边不能没人,你……”

“不,你们都出去,都……都出去。我只想和时寒说几句话,只想说几句话。”

傅老将军和傅将军拧不过傅老夫人,均是站了起来。傅将军看时寒,言道:“时寒,求你,求你好好的和你祖母说句话行么?我不求,不求你原谅她,但是不要刺激她好么?”

说这句话时,他已然走到了傅时寒身边,声音压得低低的,生怕傅老夫人听见。

时寒微笑:“凭什么!”

傅老将军拍了拍儿子的肩:“你出去吧。”他停在时寒的身边:“你能来,祖父就很高兴了。即便是你不认我这个祖父,不认你祖母,不认你爹。可是不管什么时候,这都是改变不了的事实。祖父不逼你,一切,都随你自己的心意吧。”

屋内人皆是悉数出门,屋内只徒留傅老妇人与傅时寒,时寒冷冷看她,言道:“你给其他人支出去,然后自杀,之后就可以嫁祸我了。”

傅老夫人不可置信的看时寒,半响,她仿佛是没了力气,她任由泪水滑过脸,言道:“我不会的。我不会的。可是,如若你真的这样想,为什么要来呢?”

时寒笑:“我说过呀,我是来看你怎么死的。如若可以,我很想亲自杀掉你们,可是我娘临死的遗言便是让我不能害死傅家的任何一个人,所以我没有办法。你看,不管你们待她如何歹毒,她最后的一刻念着你们。”

傅老妇人静静的看着他,半响,言道:“你娘……你娘……这一世,直到现在,我最后悔的,便是当年同意了你母亲与老大的婚事。”

傅时寒微笑:“那这么说来,你与我外祖父倒是能聊到一起,我外祖父这一辈子最后悔的,恰好也是此事。”

声音轻飘飘的,但是却让傅老夫人更加难受,她盯着时寒看,看够了,终于笑了起来:“你……你真的是小寒。”

傅时寒挑眉:“这么恶心的名字,可是很久都没有人叫过我了。”

“我一直以为,他们会找一个假的过来骗我,可是现在,现在我倒是相信了,你是时寒,你是小寒。你是小寒……”傅老夫人颤颤巍巍就要坐起来,时寒并不上前,任由她自己费尽全力,总算是坐了起来,傅老夫人盯着时寒,仿佛怎么也看不够。

“你这一走,快二十年了,快二十年了啊!”她惆怅言道。

时寒并不说话,就这样看她。

傅老夫人:“我不喜欢你娘。”停顿一下,傅老夫人又是一通咳嗽,咳嗽够了,言道:“我不喜欢她,我想,没有人家的长辈想要这样一个儿媳妇。她精明、能干、狠决,一个女子,却大胆到千里跑去战场,她运筹帷幄,比男子还厉害。更是与……与天家关系暧昧。京中男子,俱是趋之若鹜,这样的女子,怎么可能做一个好儿媳。”

时寒不说话,只是就这样看着她,冷冷的,任由她说。

“可是你爹喜欢她,喜欢的不得了。如若我能顶得住压力不同意,也许就不会有后面那些是是非非。可是你祖父与景丞相关系极好,他们都觉得,你爹你娘是青梅竹马天作之合。可是他们也根本就没有看到景黎夕这个人的弱点,她太好强了,她不会刺绣,不会温柔的伺候长辈,这些都不会。新婚第二日,她就迟了敬茶的时辰,往后更是大大小小的事儿都要做主。一个女子,一个妇人,竟是女扮男装出门谈生意。时寒啊。我老了,我接受不了这些的。”

时寒冷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知道,我说这些你都不爱听。可是祖母真是憋了太久了,太久太久了。”傅老妇人喃喃自语。

时寒尖锐:“可是死的是她,遭罪的是她。难道女子出门谈生意就不可以么?难道她去战场击退敌军不对么?既然有这样的才华,自然是要展现的。难道击退敌军不是为国为民么?只有能力不如她的人才会这样怕。京中男子趋之若鹜是因为欣赏她的能力。我母亲可曾有一丝的逾距?男子尚且能够容忍,你一个女人却又觉得不能容忍了。当真是可笑。你们母子,当真是亲母子,说出来的话都是一模一样。你们觉得,在我面前说母亲的这些坏话我就会忘了一切么?我想,真正忘记的是你们吧?我只恨,只恨我母亲不够狠。”

傅老夫人:“是呀,你母亲狠。她料准了那时我刚刚受惊身体不好,你祖父和你爹必然是要每日来看我,因此在香里加了东西,如若不是因此,你爹又怎么会有你一个儿子呢?”

时寒冷笑:“听到这样的消息,真是大快人心,我也不怕告诉你,正是听到了这样的好消息,我才发了善心来看你。”

傅老妇人:“你……你,你真的从来没想过,没想过我们有多难受么?时寒啊,你是姓傅的啊。你是姓傅的啊!”

“如若可以,我希望自己可以不姓傅。母亲到最后还顾及你们,你们倒是中伤她。只是这些中伤对我来说从来不是中伤,我不想和你说更多了。没意思,和一个愚顽不明的人继续多言一句,都是浪费时间。”时寒上前一步,他盯着傅老妇人,冷笑:“到最后,你仍是觉得你没有错,到最后,你仍是觉得我母亲是个坏女人。那我也告诉你,到最后,我都不会原谅你。你去死吧,死了之后在下面好好的和我母亲谈谈,不过我想,这次我母亲不会心软了。”

言罢,傅时寒转身离开。

傅老夫人似乎被他最后的话刺激到,更加激烈的咳嗽起来,傅老将军和傅将军听到激烈的咳嗽声,立时冲了进去。时寒静静的往外走,待出了门,就见傅瑶门口等他。

“堂哥。”

时寒停下脚步,似笑非笑的看她:“傅小姐认错人吧?我可不记得,自己有一个妹妹。”

“谢谢你。”傅瑶竟是露出了笑容,那笑容并不冰冷,只是,更加可怕,仿佛扭曲至极。傅瑶并不美,只是寻常姿色女子,这样的笑容更是让人看了不舒服。

时寒挑眉,笑问:“你是谢我来看她让她安心,还是谢我让她死的更快?”

傅瑶表情没有变化,依旧是那样骇人的笑,她轻启朱唇:“后者。”言罢,越过傅时寒进了卧室。

时寒看她背影,觉得似乎更有意思了几分,不过他也不听屋内如何慌乱的声音,径自离开。

再有几日便是中秋佳节,如今月色也是极好,时寒默默的前行,这时已然宵禁,只是侍卫见是他,俱是装作看不见。

时寒慢悠悠的闲逛,终于来到六王府的门口,他扬头看六王府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一个跃身,翻墙而入。

大摇大摆的来到后院,就见阿瑾正在院子里喝茶,桌上的小点心更是一块都没动。

时寒微笑:“你这是……等我?”

阿瑾十分认真的摇头:“没有啊,我这是在自斟自饮赏月。”虽然一副认真脸,但是阿瑾微微上扬的嘴角还是能看出笑意。

时寒来到她身边,径自为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

阿瑾皱眉:“这样好的正山小种,竟是被你牛饮,当真是浪费东西。”

时寒:“何必拘泥于形式呢!”

阿瑾:“做人怎么能这么大大咧咧呢!如若什么品质都不讲究,那么多糙儿呀。”言罢,自己一口吃掉小糕点,与她刚才说话里的内容截然不同。

时寒忍不住笑了起来:“活的最粗糙的就是你了。分明是个洒脱的丫头,还非要装的活的精致,啧啧!”

阿瑾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指着小糕点言道:“时寒哥哥尝尝吧。”

时寒挑眉:“哦?”其实他刚才就看见这小吃的别致,忍不住拿了一只放入口中,时寒顿时呆住,他看阿瑾。

阿瑾笑眯眯:“之前你不是和我说过么?你母亲小时候给你做过很好吃的小糕点,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做出这样的味道。这个……像不像?”

时寒颔首,他再次拿起一只,眼睛亮晶晶的看阿瑾:“就是这样的没错,只是……你为什么会做出来?”

阿瑾得意:“我琢磨了很久啊。算是惊喜吧?我自己有动手哦。而且,厨娘是在我的指挥下才做的这样好。”

她琢磨着,时寒去傅家,必然要难受的,不管嘴上说的多么厉害,他心里未必不伤心。而他……也一定会回来的。说起来,傅时寒其实也没什么更多的地方可以去!这般想着,阿瑾便是动手,做这么一点小事儿就让时寒这样开心,阿瑾觉得,付出的努力也没白费的。

傅时寒再也没吃过的味道,厨娘做不出来的。其实景黎夕用的全然都是现代的做法吧?旁人不懂,但是她却可以试着琢磨。

果不其然,正是她想的那般!

时寒又将一块放入口中,冷笑言道:“你知道么?刚才他们还说,我母亲不膳厨艺,可他们全然忘了,当初,我母亲也是想过努力做一个好的妻子,好的儿媳的。”

阿瑾乖巧的为时寒斟茶,言道:“既然不在乎他们,那他们说什么,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呢?你只要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对吧?”

时寒看她全心全意做这些全然是为了让自己宽心的可爱模样儿,他竟是温暖起来,这么多年,母亲过世的这么多年,唯一能让他开怀的,也只是阿瑾了。

“阿瑾。”

阿瑾抬头,笑眯眯:“呃?有啥吩咐?”

时寒看她搞怪的挤眉弄眼,笑了起来,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儿,言道:“我很喜欢你。”

阿瑾:啥?呆滞脸( ̄△ ̄;)

“我很喜欢你!阿瑾是天下最好的小恶魔!”

阿瑾:摔!后面说的那是什么鬼!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