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06|第 106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06|第 106 章(1 / 1)

傅时寒和阿瑾两人含笑对视,笑的十分畅快,可也就那么很快的一段时间,这种甜蜜立时就被打破了。阿瑾听着婉转的歌声,直接被气笑了。她望着时寒:“你等我下。”

时寒做了个恭敬不如从命的表情,阿瑾绕过矮墙,这里正是阿蝶的院落。自从上次阿蝶企图害她,阿瑾一直都没有见她,只是阿蝶和莲姨娘已经被彻底关了起来。

虽然阿蝶刚开始的时候害怕,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阿瑾什么也没做,她胆子倒是大了起来,只希望阿瑾能把她放出来。奈何并没有什么人来看她,如此这般,阿蝶便是每日婉转的唱些悲戚的歌,只希望大家能想到她,能想到她还在这里,她也是爹爹的女儿啊!

守门的婆子见阿瑾来了,连忙起身,恭恭敬敬:“老奴见过嘉和郡主。”

阿瑾敏锐的发现,屋里的唱歌的声音顿了一下,可饶是如此,她很快又继续了起来,阿瑾冷笑:“这是怎么回事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家闹鬼呢!”

老婆子立时言道:“郡主放心,老奴会与阿蝶小姐说的。”虽然如是言道,但是谁人不知道,这所谓的“说”不过就是警告罢了。

阿瑾冷笑一下,抬了抬下巴:“给门打开,我要见她。”

婆子一听,连忙动作。

待房门打开,阿蝶一身白衣,盈盈弱弱、楚楚可怜。

“哥哥刚成亲,家里俱是喜事儿,好端端的,都让你唱恶心了。”阿瑾冷冷言道。阿蝶本还装模作样的唱歌,听阿瑾这样言道,立时停了下来,她强自镇定,言道:“你究竟要关我到什么时候。”

阿瑾冷笑,上下打量她,阿蝶见了,瑟缩一下,随即立刻委屈道:“那件事儿,本来就与我没有关系。你不能因为不喜欢我就胡乱的怀疑我,更是不能将我关在这里,你没有这个权利。”

阿瑾拉过椅子,径自坐下,她看着阿蝶,觉得她幼稚的可笑,她怎么就会以为,自己是单纯不懂事儿的小姑娘呢!

“阿蝶。”

赵蝶“呃”了一声,看阿瑾:“你难道要相信别人都不相信我么?我是你的姐姐啊?而且,哥哥的婚事,你们、你们竟然都不让我参加,你们太狠的心肠了。你们就没有想过,这样做,有朝一日会后悔么?”

阿瑾含笑问:“后悔?你开玩笑?”

阿蝶:“我真的不是你们以为那样的人,为什么怎么说你都不信呢!阿瑾,我……”

“掌嘴!”阿瑾冷下了脸。

阿蝶与嬷嬷都愣住了,阿瑾再次开口,语气十分轻柔,“我说,掌嘴。”

嬷嬷一听,立时上前,阿蝶万没有想到,阿瑾敢如此,大喊:“你们敢!我是王府的主子,你们这些狗奴才,让父王知道,必然要将你们千刀万剐!”

“啪”这王府谁说的算,嬷嬷还是看的清楚的,她一个耳刮子直接就招呼了过去,丝毫没有犹豫。

老嬷嬷惯是力气大,阿蝶细皮嫩肉,一个耳光被打的歪了头,她恨恨:“阿瑾,你怎么敢!你……”

阿瑾:“掌嘴!”

嬷嬷毫不犹豫的又是一巴掌。

这下子阿蝶直接被打在了地下,她看着阿瑾,仿佛十分不可置信。

阿瑾收起了笑容,样子冷冷的:“不要把我当成傻瓜,我不想听你说那些假话。”

阿蝶从未见过阿瑾如此,一时间倒是也顾不得疼了,只想着怕。阿瑾起身站在阿蝶身边,居高临下的看她:“如若再让我听见你唱这些无病□□的东西找茬儿,那么我不会客气。我认定的事儿,从来不会是无的放矢。我的证据不想扔到你脸上罢了。我留着你不是我不敢对你怎么样,只是没有那个必要。算起来,你还是我们六王府的一个人。你不好了,我们六王府也丢人,你好生的在房里生病着,我会让你活的好好的。如若你在找茬,亦或者是说那些连你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不,你不能!”阿蝶条件反射的言道,只是刚一开口便是后悔。

果不其然,老嬷嬷又是一个耳光,她瑟缩在那里,都不敢哭出声,只很小声言道:“我要见父王,我要见父王,我相信让父王不是这样冷心冷清的人,我相信父王不是这样的人,你让我见父王!”

阿瑾微微弯腰,抬起了阿蝶的脸蛋儿,笑的十分意味深长:“你以为,你被关在这里这么久,父王不知道么?他不来见你,只是懒得看你这张让人倒胃口的脸。算计自己府里的人,你能耐呀,有本事你算计旁人去啊!”

阿蝶不可置信的看阿瑾,仿佛从来都不认识她。

阿瑾依旧是单单纯纯的样子:“阿蝶,这么多年,你真是白跟你娘学了,真是连一成都没有。”

阿蝶揪着自己衣襟不断的往后躲,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阿瑾,简直是怕极了。阿瑾几乎颠覆了她所有对她的既定印象。

“因为我还有那么一点善心,我留着你,你不要让我后悔。如若有一天我后悔了,那么你,还有你的好母亲,你们会怎么样就不好说了。”阿瑾站直身子,“赵明玉被她的好妹妹算计了,我就不计较她算计我。而你,念在同是父亲的女儿,我不与你一般见识。至于苏柔……”阿瑾笑,轻飘飘的言道:“阿蝶,你介不介意看一下苏柔的下场呢?”

阿蝶如同见了鬼一样看阿瑾,迅速的往后爬,呢喃:“我、我……我不敢了。”

阿瑾见达到了效果,平静的离开。待到了门口,她看站在院子里的傅时寒,俏皮的跑了过去,“时寒哥哥!你看,没有恼人的声音了呢!”

这样的俏皮与刚才的狠戾阴森,仿佛并不是一个人,且不说能看见外面的阿蝶,便是两个守门的老嬷嬷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然阿瑾根本就不担心他们怎么想,更是不担心他们胡言,仰着小脸儿,笑眯眯与时寒言道:“时寒哥哥,我觉得,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做不到你说的那般呢!”

时寒揉了揉她的头,柔声:“我的阿瑾最单纯心软。其实,你更狠戾一些,也没关系的。时寒哥哥喜欢看阿瑾狠戾。”

阿瑾甜甜问道:“为什么呀!”

时寒捏了捏她的脸蛋儿,言道:“我只希望,你能够自保,旁人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留着,也许是个后患呢。以往的经验告诉我,太过心软,只会让自己痛苦。所以阿瑾,你还有的修炼呀!没关系,你可以随便作的,不管你做了什么,时寒哥哥都会为你善后。”

嬷嬷:“……”

阿蝶瑟瑟发抖,好惊悚!这……这阿瑾变成这样,是傅时寒教的?他,他太可怕了。不过阿蝶似乎又想到了小时候的许多事儿,傅时寒这样,早都有表现啊。虽然现在大家有默契的不提,可是谁不知道,他童年时期可就是敢杀人的。

“见过郡主,见过傅公子。”六王府的小厮匆匆忙忙找来,见时寒在此,立时请安。

傅时寒蹙眉:“有事儿?”

小厮禀道:“王妃请你去前厅。是傅将军府,傅将军府来人了。”

阿瑾惊讶,这倒是天下奇闻了。傅将军府竟然会来他们府里,而且很显然,是来找傅时寒的,这天下就没人不知傅时寒对傅家的憎恶。

时寒:“走吧!”

阿瑾愣了一下:“哎!”

待两人来到前厅,六王爷已经不在了,六王妃和谨言俱是坐在那里,傅将军则是坐在另一边。阿瑾也见过傅将军许多次,这次细看,竟是觉得,他与她家渣爹差不多年纪,可是他头发几乎已经发白,而六王爷还是一副跳脱的少年相呢!

两人相携进门,傅将军立时站了起来,傅时寒微笑:“倒是不知道傅将军这么有闲情,竟是来六王府做客。”

十足的客套。

傅将军紧紧的盯着时寒,言道:“时寒,父亲求你,回府一趟吧!”

傅时寒听他这般言道,倒是笑了起来:“我想,傅将军弄错了吧?我们之间,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傅将军表情立时难受起来,在朝堂上,他从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但是在时寒身边,他却是最脆弱的。没人知道他心中如何想。

“你祖母……不行了!”他难受的眼眶红了。只是倒是不想,傅时寒竟是笑了出来:“怎么?这是要死了么?”

傅将军看他,祈求道:“你莫要如此好么?爹求你了,你回去看看你祖母吧?这一世,你祖母想的只是见你最后一面,求的你的原谅,你就不能原谅一个老人么?爹不求你原谅我,但是你祖母已经不行了,爹只求你去见她,让她,让她……安心走,可以么?”

傅时寒攥紧了拳头,脸上却带着笑:“她害别人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日呢?原谅?她永远也别想。永远都不可能。我只恨,不是自己亲自杀了她。如若那年我真的下手成功了。你说……她是不是不用像现在一样咽不了最后一口气呢?”

“时寒,你一定要这样伤害一个老人么?”

“你呢,你又要在人家府里说这些么?你不觉得,你打扰到别人了么?还是说,你希望能让六婶他们劝着我?只可惜,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吧?而且我想,你们家那个咽不下气,倒是要怨你自己了。”傅时寒微微扬起下巴,薄薄的唇微抿:“如若你早些再娶,说不定,你的小儿子早就能成亲了呢?何必苦苦的纠缠我呢?我们针锋相对不是很好么?”

时寒眼中隐隐有些兴奋:“其实我倒是希望,你能实力强大一些,我喜欢我的敌人强大。这样绊倒他,我才有成就感。”

“时寒!”傅将军厉声:“我是不会再娶的。我只有你母亲一个妻子,这一辈子都是如此。”

时寒冷笑:“又要演戏了么?六婶,不好意思,麻烦你们回避一下可以么?”

这个时候六王妃终于不再如坐针毡,她立时起身:“谨言,我有些头晕,你扶我回房休息一下。”

谨言给阿瑾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一左一右扶着六王妃离开。厅里只有傅将军是时寒两人而已。傅将军:“时寒,你真的要在这里说这些么?父亲求你,求你去见见你祖母,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是愿意的,让我死,我也愿意。”

傅将军绝望言道,那种透入骨髓的绝望,时寒竟然能感觉到,可是他却并不肯心软,他没有办法忘记,没有办法忘记母亲牵着小小的他,在大雪天一步步的踏下傅家的台阶,而身后的大门,轰然关上。

“我与你母亲,是我错,可是,你祖母是无辜的啊!她只是被人欺骗,她……”傅将军就要说完。

傅时寒突然言道:“你还记得我将刀刺进那个贱人身体的时候你说过什么吗?”

傅将军晃了一下,想到了当时的情景,那时,那时他以为“她”有了身孕,而时寒害死了……他说了……他说:“你个孽子,你从此不是我的儿子。”

傅将军从来不敢回想这一段日子,从来不敢回想那日的情景,如若回想,他便是觉得有人在剜他的心。那种血淋淋的疼没人能懂。

傅时寒见他似乎回想起来,言道:“你看,所以你来找我,很没有意义。我与你们傅家没有关系。就算我仍在傅家族谱,可是我却从来不当自己是傅家的人了。如若不是外祖父对你们家还有一丝容忍,我想,我早就已经改了姓。”

时寒坐下,十分平静的倒茶,若是细看,似乎还有几分喜悦,是的,喜悦,他很高兴那个老女人要死了。那个可以称之为祖母的女人,她终于要死了。所有加速他母亲悲剧的人,他一个都不想放过。如若……如若不是答应了垂死的母亲,他早已一把长剑杀到了傅家。

那时,母亲让他发誓,这一辈子,他不能去杀傅家的人,他们自己死归自己死,但是他傅时寒不能去杀人。

这也是时寒为何憎恨至死,但是却没有直接动手的缘由。

傅将军见时寒这般,长长吞咽一口气,言道:“时寒。我是个卑鄙的人,我害了你母亲的一生,我最爱的人一生。可是你母亲呢?你母亲就没有问题么?”

傅时寒顿时气笑了:“你要在人家家里与我讨论我母亲有问题么?我母亲有什么问题?如若我母亲有问题,便是嫁了你。嫁了一个这样的你。”

傅将军认真的看他:“我用一个秘密,我用一个秘密换你去见你祖母,见她最后一面,时寒!”他祈求。

傅时寒不动声色:“我并不想知道你的什么事儿。所以你不必说了。”

“关于我,关于你母亲,我想你会感兴趣的。”

傅时寒冷笑:“就算我同意了,我去了,你的那个老娘,又一定能咽下这口气么?未必吧?”停顿一下,他继续言道:“我这人惯是喜欢胡说八道,指不定说了什么不好听的,一下子再给人气死,那可就不好了。”

“我只求你默默的看她一眼,只看一眼,什么都不说就行。时寒,你对任何人都好,你可以帮二王爷筹谋,对皇上忠心,对六王府尽心,就不能放过一个垂死的老人么?”

时寒冷冰冰的看着傅将军,“那是因为他们对我好。那你又知道么?姨母曾经因为救我没有了一个孩子。你知道么?”

傅时寒盯着傅将军,“她为了救生无可恋的我,为了救自杀的我,怀有身孕跳入了湖里,宣和二十三年,二王妃意外小产,你以为是意外么?她是因为救我,寒气入身才小产的。”这件事儿没有人知道,人人都道他对二王府死心塌地,但是却不知,他的姨母,他的姨母为了他失了一个孩子。这件事儿,除了二王妃,没有任何人知晓。不管是皇帝还是二王爷,他们都不知晓。

他帮助的,从来都不是二王爷,如若二王爷有一天背弃了他的姨母,如若他的姨母如他母亲一般,那么,他又怎么会站在二王爷身边呢?

傅将军瞬间白了一张脸:“你……自杀!”

傅时寒冷笑:“是呀,自杀。不可以么?我过得不如意,我不想活了,你管得着么?可是姨母告诉我,以后她就是我的母亲,二王爷就是我爹,所以不管怎么样,挡路的人,一定要死。”

傅将军:“你……”

傅时寒微笑:“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二王府,除了二王妃生了儿子,其他人生的都是女儿么?”

傅将军皱眉:“你胆子太大了。”

时寒无所谓:“是么?这你不早就知道了么?我杀人的时候,可是从来不手软。只有阿瑾才以为我只是外冷内热的好人。傅将军,你知道我今日为什么要与你说这些么?”时寒冷冷的笑。

“那是因为……我根本不怕,更不在乎!我是要帮着二皇子的,你想帮谁,我都无所谓,我只盼着,在这场夺嫡大战上,我们两人能够好好的对一场。你可不要太弱了。”

傅将军白着脸,盯着时寒:“你知道么?其实你不像我。你更像你的母亲。”

时寒笑:“这样极好。”

傅将军站在大厅边,背手立在那里,语气很低:“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有其他孩子了。就算我想,那也不可能了。自然,我是不想的。”

时寒被他的话惊讶到,他望向了傅将军的背影。

“你真的很像你母亲,决绝!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你母亲既然带走了你,为什么不让你改姓?景家的家世并不比傅家差。景丞相更是对你十二万分疼爱。景家所有的人都将你当成长子嫡孙,景衍都没有你重要。她为什么不让你改姓景?”傅将军平静的言道。

“也许,是她对你还有一丝的爱恋?”

傅将军转头看他,言道:“不,那时她恨极了我。你的妹妹死了。她又以为、她又以为那贱人也怀上了。她怎么爱会爱我呢!”傅将军飘忽的笑:“她恨我,其实你根本不了解你母亲,你们谁都不了解他们,你们只看到了她的温柔聪慧,可是你又知道么,她离开傅家的时候,在府里备下了暗桩,不过是三个月。”

时寒盯着他,等他继续言语。而傅将军也根本就没想隐瞒:“三个月,她用三个月让我成了废人。我的吃食和你祖母的房里常燃的香最是相生相克,闻得多了,我与你祖父都没了人道的能力。”

傅将军平静的说完,静了下来。

时寒就这样坐在那里,不过也只是极快的一会儿,他便是笑了出来:“不能人道呀?好,真是太好了!果然是我娘,果然是我娘!”时寒几乎想拍手叫好,他一直以为自己母亲太过软弱才会过得那般苦。但是想到她最后的日子其实也报复了这个背弃的男人,他竟是觉得畅快!丝毫不觉得自己母亲狠毒,只觉得畅快。

“你二叔和三叔早些年都战死沙场,他们过世的太早。死的时候,你二叔只有一个女儿,而你三叔甚至都没有成亲。傅家,以后不会有别人了,只会有你一个。”傅将军继续言道:“她不给你改姓,不让你从族谱里划出来,其实不是困住你,是困住我们。终其一生,我们都得求着你,求你回来,求你回傅家。”

时寒厌恶道:“我母亲不会希望我会傅家。莫要用你的小人之心揣度她。你这样的人也不配揣度她。”

“不,你以为我这是中伤你母亲么?不是,我只是告诉你她做的事情。她是死了,可是她困住了所有人。”傅将军苦笑,“我爱她,我心甘情愿。可是时寒,她真的没有那么单纯,你懂么?没有那么单纯!她做了许多事情,你并不知道。我现在走的路,不过是被她困在网里出不来的结果罢了。当然,我这样说并不是想中伤你母亲,我只是希望知道你知道,她不是你幻想里的母亲。而你祖母……你祖母也只是一个可怜人。如今,如今她已经只剩一口气了,你就不能去见她一下么?”

时寒站了起来,半响,终于笑了出来,笑的前仰后合,笑够了,认真言道:“你以为你说这些,我就会对母亲有想法么?不,你错了,傅将军,我很高兴,我很高兴我母亲在最后的时刻还能算计到你!而你,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傅将军愣住。

“不过,我倒是可以与你去见你们家老夫人。呵呵,谁让我突然心情好了起来呢!就当是日行一善吧!想到你们没在我母亲身上占到什么便宜,我真是神清气爽!”

傅将军愣了许久,苦笑:“你知道么?你和你母亲真的太像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