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04|第 104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04|第 104 章(1 / 1)

木妍的行动让很多人都惊讶了。就见她从高高的位置上直挺挺的落了下来,整个人摔得血肉模糊。跟在她身边的丫鬟小红震惊的惨叫,而万三则是迅速的冲了过去,就要查看木妍的尸体。倒是林嬷嬷她万万没有想到,原本是要接头,但是却看到这样残忍的一幕,她想上前,可是只那么一瞬便是明白木妍这是用自己的死警告她不要出现。

果不其然,看万三奔了过去,林嬷嬷迅速的随着惊叫的人流往下跑,很快便是闪躲开来。

万三冲到木妍身边,就见木妍已经须肉模糊没了气息,他痛恨的锤了一下地面。可是也只是很快的功夫,他顿时明白木妍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立刻站了起来四下查看,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大家都很怕,四下乱窜,他已经找不到那个要与木妍接头的人。

万三想木妍看着他笑,那笑容里充满了鄙夷,顿时十分恼火。这个贱人,这个贱人!到底是谁,她究竟有没有接头成功,亦或者消息有没有传出去。

万三狠狠的捶着地面,捶够了,冲上台阶,拉着小红逼问:“你们家主子都做了什么,你说,她都做了什么?”

小红看万三如此,颤抖着指向了殿前的大香炉,有不少人都会将烧好的香插在这个位置,木妍没有烧香,她做什么呢?

万三连忙冲了过去,他拔起几根没有烧完的香,用香扒拉那香炉,结果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他恨极的将香扔掉,直接用手:“啊!”一根细细的针直接刺入了万三的手,万三吃痛拔掉,想到木妍的笑容,万三这个时候才有几分明白,木妍……木妍是故意如此的?她是算准了自己会来查看?再看自己的手,虽然只是出了一滴血,看起来无甚大碍,但是心理作用之下,万三竟是觉得浑身发冷。

木妍宁死也要保住那个人,而她这样的举动,分明是为了杀他。

想到这里,万三顿时心里一冷,连忙往山下冲,一刻都不停留,这个时候,他需要的是大夫。

他也顾不得什么其他人,飞快的往山下跑去。而这时,小红也飞快的跑开……

四王府的木妍姨娘在朝阳寺坠下高台身亡,一时间,这消息便是传了出去,当时现场还有不少人见到了四王府的幕僚万三,这样的消息,足以让人疑惑万分。

林嬷嬷飞快的离开,并没有马上回王府,反而是去了一个小巷,小巷中,一个女孩儿抱膝坐在那里,瑟瑟发抖。

林嬷嬷认得她,她是木妍的贴身丫鬟,虽然木妍从未与她言道过其他,但是木妍是相信她的。而且,这人也是木妍自己挑选的。

看她出现在这里,林嬷嬷并未上前,相反的,立时离开。那女孩儿蹲够了,起身进了那小巷中的院子。

林嬷嬷回到六王府的时候,木妍之死已经传遍。六王妃在厅中走来走去,十分的焦急,看她这般,阿瑾安抚道:“娘亲莫急,哥哥已经出门了,您放心便是,他会打探好消息的。林嬷嬷不会有事儿的。”

听到木妍的死讯,六王妃一下子便是坐了下来,那脸上的震惊根本做不得假,阿瑾看她如此,一下子便是明白过来,林嬷嬷出门要见的人,必然是木妍。而之前母亲与林嬷嬷嘀嘀咕咕,想来也是为了此事。

就在大家焦急等待的时候,林嬷嬷归来,六王妃不欲让儿女知道更多,将阿瑾打发了出去,不仅如此,还交代阿瑾:“你去让你哥哥回来。四王府的事儿,我们瞎打听什么。”纵然知道阿瑾怀疑,六王妃仍是如此言道。

阿瑾回是,差人去寻谨言。

而六王妃与林嬷嬷进屋,听林嬷嬷细细叙述当时情况,问道:“那个丫鬟小红,怎么会出现在安排给木妍的房子?对,是木妍说的,一定是木妍说的,可是她为什么!”

林嬷嬷言道:“我猜想,是木妍告诉他的,也是给他留的后路。木妍这个丫头,其实是个心软的,小红跟了她这么久,她不可能不为小红筹谋。四王府察觉了木妍与外面的人有瓜葛,小红作为他的丫鬟,必然是要受到些处置的。想来也是必死无疑。只是我奇怪,当时小红是怎么离开的。要知道,当时万三可是在场。”

六王妃这时情绪已经平复下来,她疑惑了一下,不解,不过倒是言道:“你去看看谨言回没回来,如若回了,让谨言、滢月、阿瑾他们三个人一同过来一下。”

林嬷嬷呆住:“王妃这是要告诉他们?”

六王妃点头:“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我想着,刚才我的失态必然是瞒不过阿瑾那个小人精儿。谨言那边必然也是有所怀疑的。与其让他们瞎猜,闹出些麻烦,倒是不如由我来告诉他们。说不定,他们还能为我们想写什么好的主意。”

林嬷嬷颔首:“奴婢晓得了。”

六王妃言道:“林嬷嬷,我们老了,特别是我,这么些年顺风顺水的日子过惯了。我已经不像刚开始那么能干。你看,我们虽然积蓄了一些四王府的*事儿,但是这些不足以绊倒他。而今,又不知道是何事。这事情,竟是让木妍丢了性命。”

言罢,六王妃叹息一声,她觉得,自己真的没有什么谋略。如若不是这般,也不会害的好好的姑娘死掉。

林嬷嬷知道六王妃的心情,安抚道:“王妃的心情老奴是懂的,木妍,木妍是个懂事儿的。”多的,她竟是也说不出来了,只觉得心情十分难过。

六王妃摆了摆手:“去吧!”

林嬷嬷“哎”了一声,离开。

待谨言等人进门,就见六王妃正坐在那里伤神,阿瑾连忙过去,贴心的靠在六王妃的肩膀:“娘亲,你怎么了?”

六王妃拍了拍她的手,言道:“你坐下。我有话与你们说。”

母子四人均是坐下,林嬷嬷站在门口,为几人把风,虽然知道府中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他们还是十分小心谨慎。

“想来你们也猜到了,木妍,是我安排进四王府的人。”六王妃缓缓言道,看几个儿女,除了滢月,竟然都不吃惊。六王妃感慨,谨言和阿瑾果然都猜到了。

“我与四王府,是有大仇的。如今你们都大了,我也该让你们知道了。未出嫁之时,我与四王爷倒是有几分情谊。他十分仰慕我,而我也以为自己能够嫁给他。可是谁想。他为了有更好的助力,选择了明玉明依的母亲。其实这样我也能理解,那个时候,你们外公委实是太不着调,沈家也不算大家。可是恶心就恶心在,他为了能够霸占我,算计我嫁给你爹,以为我婚姻不如意就可以与他偷情。我自然不会理会这等小人,我也不是没有一丝手段的少女,在我的影响下,你爹也不搭理他了。可是他竟然不肯罢休,谨言,你身体这样差,就是因为他在我有孕的时候下了烈性的药物。而那时我倒地是年轻,竟是没有发觉,也正是因此,造成了你的体弱。”

谨言恨恨的捏着拳头:“怎有如此无耻之人,我原本便是怀疑我的身体不好与他有关。没想到竟然真是如此。”

六王妃继续言道:“后来,我有了滢月,这次我打起了十二万分的心思,也正是如此,滢月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受害的人。再后来是阿瑾,阿瑾那次,想来你们都知道,虽然说是四王妃所言,但是有没有四王爷的手笔,也不可知。这样一个阴险小人,于我是有大仇的,如若不让他死无葬身之地,难解我心头之恨,更是难解你们受到的苦楚。”

六王妃似乎气极了,微微颤抖:“可是他是皇子,就算他有一万个不对,皇上也不会对他怎么样。他甚至会觉得,不让四王爷继承皇位就是惩罚,可是对我来说,这些都不够。于是我安排了木妍进他的府邸。他不是自喻对我情深么?我就找一个和我类似的送过去。他果然上当了。木妍在府里这么多年,收集了许多消息,可是这些消息不足以让他的王府颠覆。而昨日,木妍提出要见林嬷嬷,这是我们的约定,只有有大问题的时候才会见林嬷嬷。我们不知道木妍想说的消息是什么。因为木妍死了。就在今日,万三在跟踪木妍,木妍为了警示林嬷嬷让他不要出现,自杀死了。”

听到这些,几人都沉默下来,许久,滢月问道:“难道就不能不死么?其他示警也可以呀。”虽是这么说,她自己都觉得没有什么说服力。

“刚才我也在想,我在想她为什么会在短时间内做出那么决绝的决定?想来想去,答案只有一个。”六王妃停下。

阿瑾接话:“就是回去,她也是死,而她不想面对逼问,她怕自己承受不住,所以选择了自杀。既提醒了林嬷嬷,也保全了秘密。”

六王妃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那个时候,其他方法都不合适。她没有别的法子,如若大喊,那么按照万三的身手,林嬷嬷是走不掉的。”

谨言看几人难过的表情,握住了母亲的手,又捏了捏妹妹的手:“现在说这些,也是于事无补了。我们想的是,往后怎么办?木妍的尸体,要怎么办?她有家人么?”

六王妃点头:“有,不过这些你们是不用担心的。现在有另外一个问题,木妍身边的丫鬟,那个叫小红的小姑娘竟然去了木妍在小巷中的暗宅,这是为木妍准备的后路。她将这个地址告诉了小红。我实在很难全然相信这个小姑娘。”

“她应该是陪着木妍去上香的吧?那她是怎么离开的?”阿瑾警惕性极好的问道。

六王妃:“所以我不敢与她有更多的接触。不过那个房子倒是没问题的,就算是他们知道了,也不会查到我们身上。”

谨言:“刚才我出去,听闻万三去了医馆。我想,这会不会是小红跑掉的契机?”

几人沉默下来。

阿瑾言道:“我们假设,假设只有万三一个人跟踪木妍,而木妍在最后马上就要接头的时候发现了万三。她知道回去必然是要死的,而且林嬷嬷还会暴漏。因此她选择了自尽,在自尽之前,她与小红说了什么话,更是做了什么促使万三以为自己中毒,他迫不及待的下山。没有管当时在场的小红。”说完,阿瑾看大家:“我这么揣测,很合理吧?”

谨言点头,“可是也可能是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小红是他们故意放走的,顺藤摸瓜。”

阿瑾颔首:“自然没个可能性都有,但是现在就要看,哪个可能性更大。我觉得,我们不能贸然做事。还是谨慎最好。”

六王妃点头:“我老了,你们还年轻,也许,将来你们还会遇见许许多多这样类似的事情,亦或者是其他。我今日告诉你们,就是希望你们能够清楚一切,迅速的成长起来。千万不要放松。”

谨言认真:“我会照顾好这个六王府,更会照顾好娘亲和妹妹们。”

几人正说话儿,就听门口传来林嬷嬷的声音:“王爷吉祥。”

几人立时闭嘴。

一阵脚步声传来,六王爷睨着门口的林嬷嬷言道:“卧槽,你这么大声儿是干什么!震死我耳朵了,果然老话儿说的对,你呀,就是上了年纪,自己耳朵不好用了,自己耳朵不好用,说话声音就大。”

林嬷嬷:“王爷恕罪。”

“老了就要多补补身子啊,这耳聋眼花的,怎么伺候美芙。”

林嬷嬷:“老奴晓得了。”

“晓得了晓得了,本王看你啥都不晓得,啧啧。”六王爷嫌弃的打量林嬷嬷,推门进屋。一推门,怔住了。

“你们怎么都在?这是干啥?”六王爷狐疑的看几人。

阿瑾嘟着小嘴儿娇俏的笑:“我们在这里说闲话呀。”

这样直白,让六王爷简直无言以对。

“那……你们说啥?”

阿瑾问道:“那阿爹来干啥呢?”

六王爷觉得,与这个闺女说话十分的痛苦,你看看,哪有这样绕弯子的,好累!心好累!

“我自然是要与你娘说点体己话,你们这些孩子哪里知道这一切。”他坐下来,吩咐阿瑾:“给我倒杯茶。”

阿瑾含笑点头,为他倒茶,倒完言道:“我们刚才听说四王府说了些事儿,因此便是在这儿讨论。您也知道,四王府的事儿嘛!我们都好奇,可是又不能在外面说,如若让旁人听了,以为我们说嘴呢!虽然我们确实是八卦,但是也不能传出去不是?”阿瑾这么一说,倒是合情合理。六王爷不断的点头,不过点头之后便是埋怨:“你们也太不厚道了。”

阿瑾连忙:“我们错了,再也不八卦了。”

六王爷白她一眼,言道:“我哪里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们太不厚道了,只会自己偷偷言道,怎么都不叫我。我……我也好奇啊!你们说说,这是咋回事儿?”

谨言:“……”

滢月吞咽口水。

阿瑾:“那个……那个我们也不知道啊!谁知道怎么事儿。不过我看着,那个六王府的万三贼眉鼠眼的,指不定怎么回事儿呢。倒是可怜了那个木妍姨娘。那样好看的人儿,就这样香消玉殒了。”

六王爷叹息言道:“你们说的对啊!木妍,是可惜了。如若当初她嫁给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命运。我就说啊,人生啊,真是就是一个选择。选错了,就永远不能翻身了。”

众人皆是不语。

六王爷继续:“你们说,会不会是万三□□不遂,所以害死了木妍?如若这样,真是太惨了!这老四的家风,也太不正了。”

阿瑾:“……人,人都死了,这样说不好吧?”

六王爷:“现在外面传的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呢。还真是奇了大怪了。不过想想四王府这么多年,还真是诸事不断,这明玉刚出了事儿。木妍就出事。绝对不寻常。”他十分神秘的对几个亲人眨眼,好像知道些什么的样子。

六王妃镇定问道:“那你觉得,是因为什么呢?不寻常在哪里。”

六王爷伸出食指勾了勾,六王妃凑过去:“你说吧。”

“我觉得,他们家大概是撞邪了。”

阿瑾刚喝进口中的茶水直接喷了出来,六王爷被喷了一身,直接跳了起来:“你这是作甚。”太脏了啊!

阿瑾:“抱歉抱歉,我只是太震惊了。”

六王爷言道:“你们还别不信,这事儿十有□□是如此的。你们好好想想,他们府里,这么多年有个好么?”

阿瑾:“不好不好!”

“对呀。滢月你给他们算算,看看是不是老四和老四媳妇儿坏事儿做多了,报应来了。”虽然四王妃已经被贬成侧妃,但是他还是习惯了如是言道。

提到算卦,滢月的脸顿时变了,她愤怒的言道:“求别提。”

别提啥?大家看她。

滢月很愤怒,可是在愤怒,还是有一点理智的,她碎碎念:“我的卦掉到地下摔坏了,不过始作俑者说会赔一个给我。今天傍晚就是最后的期限了。”

阿瑾:“谁给你弄坏的啊?我都不知道呢!”

六王爷叫嚣:“你们看你们看,怎么格外想算他们家的时候,这个卦就不好用了呢!可见他们家还是冲撞了什么。”

阿瑾举手提问:“爹,就算是照您说的,这报应也该在四伯父和四伯母身上吧?与其他人有什么关系。”

六王爷一脸“你这个愚蠢的凡人”,他啧啧道:“他们俩坏事儿做多了,而这两个又是命硬的,所以只能不断的方他们身边的人了。你们看,四嫂最疼明玉,明玉出事儿了。老四最喜欢木妍,木妍也出事儿了,这绝对是因为他们八字硬,克别人。”越想越是这么回事儿,六王爷起身:“不行,这么大的发现,不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必须去告诉一下大家。”

说完,嗖一声出门了,那速度快的六王妃拦都拦不住。谨言皱眉问道:“母亲,用不用给父王追回来,这样不会有大问题吧?”

六王妃往外看,已经不见了六王爷的身影,言道:“没事儿,让他出去作吧。他要是不作,反倒是不像他了。只是想到大家不知如何揣度木妍,我就觉得心里难受。”

阿瑾不知如何安慰母亲,不过仍是言道:“人已经死了,又怎么会在乎别人怎么看呢?母亲放宽心便是。木妍姑娘这样决绝,为的是我们,我们不能让她失望。”

六王妃颔首。

“启禀王妃,傅公子过来了。”林嬷嬷觉得,今天这人来的有点多。

六王妃看阿瑾:“大抵是找你的,你去应酬吧,我身子不适,想好生静一静。”

阿瑾:“哎”了一声,出门。

谨言在她身后喊道:“阿瑾!”

阿瑾回头:“有事儿?”

谨言迟疑一下,言道:“傅时寒现在前来,不知所谓何事,只是他这人十分精明,你不管是行事还是说话,都莫要露出什么破绽。”

阿瑾认真点头:“我知道的。”

傅时寒听说木妍死了,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自杀,立时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是现在那里已经被围了起来,就算他去,也是不合适的。因此他第一时间赶到了六王府。

木妍是六王妃安排的人,这点他确信。

“时寒哥哥。”阿瑾来到客厅,就见时寒等在那里,她笑眯眯的凑了上去:“你怎么过来了?”

时寒挑眉:“我不能来?”

阿瑾勾起唇,言道:“你自然是能来的,就是觉得,你这人太爱偷懒,好好的公务不忙,三天两头往我们府里跑。”

时寒双手背在身后,认真中又带着点严肃:“其实,我也需要给皇上一些私人空间。”

阿瑾“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还私人空间。”

时寒挑眉:“这不是跟你学的么?难道不对?皇上也不会乐意我总是跟着他。”

阿瑾:“算你说的有点道理。”

时寒打量阿瑾神色,问道:“不知……今晚我能否在你家蹭饭?”

阿瑾伸出小手儿,理直气壮:“伙食费,整天过来吃白食,真是醉了。”

时寒挑眉:“你和我要伙食费?你竟然这么冷酷无情。”

听到这话,阿瑾再次喷了,为什么她想到了王京瑶奶奶那个“你冷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我冷酷我无情我无理取闹”……

“那你用消息来换。”阿瑾小手儿不肯收回来,继续看时寒,等待他的处理,时寒笑了起来,一巴掌拍在她的手上,言道:“你就在这儿等着我是吧?”

阿瑾认真范儿:“哪能啊!我是什么人呀,哪里会做这样的事儿。”

时寒笑了起来,捏着她肉呼呼的小手儿,言道:“那么,我先换一道开胃小菜吧。”

阿瑾被他捏住手,抽呀抽,抽不出来,不乐意了:“你捏我干啥!”

“滢月的卦坏了吧?你知道是谁干的么?”

阿瑾嘟嘴:“这怎么能换小菜。我现在去问姐姐,姐姐一定会说的,又算不得什么秘密的事儿。”

时寒微笑,拉着她的手坐下,阿瑾别别扭扭的,她怎么觉得,这个死孩子在占她的便宜呢?

“你自然可以问到是谁,这自然算不得秘密。我也可以立时告诉你,那人是景衍。”

阿瑾:“喵了个咪的,竟然是他。”

时寒继续言道:“可是景衍三天找了三十多个卦,打算拿来给你姐姐滢月选。自己还是不满意,你知道么?你又知道,景衍一提你姐姐,就有点脸红且死鸭子嘴硬么?这你知道么?你都不知道吧?所以说,换小菜,是我吃亏!这些,你从你姐姐那里是问不到的。”

阿瑾:“……”她沉默了半响,问道:“那……你的意思是……你的意思是,他喜欢我姐姐?”

最后几乎是喊出来的。

时寒默默摇头。

阿瑾:“咦?不喜欢?”

时寒又摇头,阿瑾愤怒:“到底怎样,你是只会摇头么?”

“不,我想说的是,现在还算不得喜欢,只能说是好感。或者说……是少男自己没有察觉的小心事。”时寒微笑,与阿瑾十指交握,见她完全没有反应,心里更是得意,她果然没有发现自己吃豆腐的举动,啦啦啦!

阿瑾:“嘤嘤嘤,吾家少女初长成啊!竟然有人开始觊觎滢月了。”这种失落的心情怎么破!

时寒黑线:“你自己还是个孩子呢。还吾家有女初长成,啧啧。”

阿瑾:“哼,你不懂我的心情。”

时寒微笑,紧紧的握住阿瑾的手,平静的言道:“那我该懂什么呢?该懂……木妍是你们王府安插在四王府的内奸?”

阿瑾顿时呆住,她看时寒,呆住:“你你你……你说啥!你胡说啥!”

时寒温柔的笑,言道:“我有胡说么?阿瑾,你心知肚明的。木妍,是你们六王府的人。是你母亲早年安插过去的。而你……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这一点。”

阿瑾一把捂住了时寒的嘴,瞪视他:“我不想和你多说这个话题,你给我闭嘴。来,告诉我,刚才你都是胡说的,都是胡说的……”

时寒心跳“嘭嘭嘭”,他甚至能闻到阿瑾身上好闻的少女香气,更能感受到她小巧的胸脯帖子自己胸膛的感觉……

时寒就这样看着阿瑾,不动了。

阿瑾盯着他,更贴近,力图从气势上压倒他:“你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时寒依旧不说话……

“赵瑾,你在干什么!”赵谨言愤怒的吼声响起!

阿瑾:“啊?”茫然脸。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