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03|第 103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03|第 103 章(1 / 1)

滢月盯着景衍,十分认真的问道:“你要送我什么样的?”

景衍看她大大的泪珠儿还挂在睫毛上,虽然是晚上,可也看的一清二楚,他有些不自然的往后退了一步,又一想,觉得自己想的太多,咳了咳,言道:“十分好,我走南闯北,什么样的好东西都能找到,只要你不哭,都送给你。”

滢月:“那……那你拿来我在决定要不要原谅你。”

景衍看她似乎有所松动,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继续言道:“三天,最迟三天。我一定将这个送到你面前好不好?我送你两个。”看滢月有些迟疑,补充:“不,我送你二十个,我送你很多很多,你可以见天儿的换,只要你愿意,好不好?”只求大小姐你不要在哭了,真心伤不起啊!

滢月抽泣一下,言道:“我要你那么多干什么。我又不是章鱼,有很多只手可以用,我只要一个就好。你弄坏我一个,就赔我一个。”

景衍连忙点头:“好好,都听你的,都听你的成不?”

景衍觉得,这就是冲动的代价,他好端端的乱窜什么,这撞到赵滢月也就罢了,还让她手里的“无敌神卦”掉到地上,这下好了,惹到了这个哭泣包。呃,也不对,往日里,倒是也没看过她怎么哭,真是掐到她的死穴了。

“三天,我只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你不还我,我就找我爹哭诉。”滢月抬头,认真警告。

景衍顿时囧了,六王爷现在的丰功伟绩实在是太过明显,每条拎出来,都是可以吓哭小孩纸的。

“你放心,我一定给你找个万中无一的。这几天,你暂时忍忍?”景衍商量着问。

滢月白他一眼,终于站了起来,不在哭泣:“不忍也得忍。反正就三天。”

言罢,板着小脸儿离开。

看她这般,景衍望天,这个时候已经皓月当空,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自言自语:“人家洞房花烛夜,我在这里哄小姑娘。人生真是萧瑟。”

“更萧瑟的是,还被我看见了。”时寒出声,他站在不远处,言道:“你好端端的,怎么给人家卦弄坏了。说不定,你是与她有命定的姻缘,要知道,卦可不同于其他的东西。”

景衍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无语的看着时寒,言道:“你可别吓唬我。”

时寒微笑:“我只是说如果,你如果坚定自己的立场,又何须在意我说的这些话呢!”

景衍想刚才的情形,赵滢月当即哇哇大哭的神态,脸刷的红了。

时寒本是“一本正经”的开玩笑,但是看景衍突然如此,他倒是也愣住了,不过也只那么一瞬间,他迅速的就笑了起来,整个人十分意味深长:“原来,有的人动了凡心了。”

景衍暴跳如雷:“我怎么会喜欢那个小神婆,你胡说八道。我、我……”景衍想解释,又发现自己无从解释,顿时一摆手,最洒脱状:“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时寒长长的“哦”了一声,言道:“原来……只是不与我一般见识呢!呵呵!”

不管何时起,大抵是在阿瑾的带动下,这“呵呵”总归是有些不同的含义。景衍听时寒笑容奇怪,顿时愤怒:“我告诉你,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不要以为我喜欢那个爱哭鬼,我身边环肥燕瘦,什么样的美人没有,我作甚要喜欢那个胸没胸,屁股没屁股的干巴小丫头。这……啊!”

一个重物直接砸在了景衍的身上,景衍一回头,就看滢月愤怒着一张俏脸,似乎已经气得红红的,她盯着景衍,喊道:“你胡说八道什么。真是与长舌妇一般让人看不起。”

景衍背后说人坏话被抓包,整个人都不好意思起来,他尴尬的笑:“那个……那个……你,你怎么回来了?”

滢月瞪他:“一个大男人,不想着兴邦定国的大事儿,整天就知道在背后说女子,你可真有本事。哎呀呀,可真是太有本事了。真是太把自己当盘菜了好么?我没胸,我没屁股,和你有关系么?你也不看看你,整天没骨头一样的。就会不学无术的四处游玩,你以为自己这样也很让人喜欢?我也十分嫌弃你好吗?我嫌弃你都不直说,你倒是好意思在背后说我。啊呸,看不起你!”

又想了一下,滢月将自己怀里的橘子掏出来,再次扔了过来,景衍被她噼里啪啦一同抢白,已经呆住,滢月一抛,再次命中目标。

“揍死你个长舌男。呸呸呸!”

景衍被打中两次,看着地下滚到一旁的两个橘子,茫然的抬头,继续解释:“这……你真的误解了。傅时寒,你他妈就不能给我说句话?”

傅时寒微笑:“好像……也不怎么能!”

滢月:“谁要为你说话,你这样的讨厌鬼,人人都不喜欢。你就是烂橘子,对,烂橘子,没人喜欢!哼!”

言罢,滢月愤怒的离去,脚步落地之时重重的,完全不似以前淡然的样子。

这时景衍终于回过神,他看傅时寒:“我和你没仇吧?我可是你嫡亲嫡亲的表哥,她站在我身后,你干嘛不说。”

时寒挑眉:“可是你是有武艺的,她出现,你不可能没察觉,我以为你故意要说这些给她听呢。你别瞪我,你这样的性格,也未必做不出来这个事儿。”

景衍感觉一口老血梗在了脖子里,十分不想说话,好闹心!

“你你你……你坑死我了。艾玛,我还被砸中两次,当我是篮筐么?”

时寒微笑:“你这样在背后说人家,被打也是正常的。”

“你就这么不盼着我好?”景衍苦逼的问。

时寒摇头:“你是我表哥,我自然是希望你好,不如……我陪你喝几杯?你知道的,一醉解千愁。”

“我有什么愁事儿。你就胡说。”景衍觉得,自己真是太大度了,遇见傅时寒这样的奇葩表弟还能一直理解。而对砸他的小丫头还能怀着愧疚的心,自己真是太大度了,太大度了啊!

傅时寒微笑:“你没有愁事儿,只是被砸了两下。当然,你被砸也是因为你自己,所以真是没什么可愁的。”

景衍:“绝交!我要和你绝交。我不要看见你了……”景衍飞奔而出。

时寒看他这一出儿,压下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嫌弃的撇了撇嘴,真是不能直视。算了,他还是自己去好好的喝一杯吧。然还不待他离开,就看景衍又飞奔回来了。

“哼,看在你诚心悔过的份上,我大人不记小人过,让你一下好了。走,一起喝酒去。”景衍大婶一样掐腰。

时寒笑了出来:“景衍,你就这样作,我一定都不介意替你告诉舅母!”

景衍顿时像是被人点了穴位,他再次望天,觉得今天虽然是黄道吉日,但是对他,可能还真是不咋地。呜呜!

“那就不能陪我一醉解千愁?我都给滢月郡主得罪了呀。我还有什么未来可言。”他这样故作姿态,惹得时寒微笑,只是时寒并未多言其他,摆了摆手,两人一同离开。

…………

四王府。

四王妃戳着明依的额头,不断的咒骂:“你个死丫头,你是猪么?不是说了,让你今天搞定许幽幽肚子里那个孩子么?你今天都干什么去了?和赵瑾演姐妹情深?说好的你利用她下毒,你到底为什么不做,你给我说,你为什么不做。眼看月份越来越大,我们如何是好?”

明依被四王妃戳的不断后退,她抵在门边,可怜兮兮言道:“母亲,不是我不做,只是当时崔敏和阿瑾一唱一和,我根本不敢妄动。如若我随意下手,一旦东窗事发,后果不堪设想啊!”

“啪!”四王妃一个耳光招呼上去:“你就会想你自己的安危,你就不会为我们想想?这个时候,就算是舍出你自己,你也得帮我们。”

明依捂住自己的脸,默默流泪言道:“母亲,我自然是知道的,我自然知道怎样才是更好。可是如若这件事儿发了,你们也知道我在外面的风评,大家是不会怀疑我的,只会怀疑是姐姐或者你教唆。我如果贸然,他朝别人抓到一点点把柄攻讦你们,都是有可能的。为了你们,我哪里敢随便下手呢?”

明玉瞪着明依,冷笑:“你不要说得这么好听。你还不是担心自己,我们都没去,他们怎么会往我身上想?分明还是你不想将这件事儿全然揽到身上。明依,你这人从小到大都最是胆小。一点都担不起事儿。这点最让我看不上。”

明依几乎想上前撕碎了这个姐姐。

她暗暗忍下心中的不快,言道:“姐姐没在现场,怎么知道现场的情形呢?”明依伸出自己的左手:“你们看,我已经将堕胎药涂在了我的左手。只要有一丁点机会,我就会下毒。我是真的不怕的,可是那个崔敏,那个崔敏真的有点邪门,也不知她说的那个戏是不是真的存在。可是我不敢赌啊!”

明玉疑惑:“戏?什么戏?”

明依言道:“她说欢喜阁新上了一部戏,讲述的是一个女子陷害自己姐姐,又毒害继母的事儿。虽然和我们府中并不相同,可她在那样的场合提出来,又故意言道我们府中情形与那个一样,我怎么能不担心?要知道,我们可是打算将这件事儿推到阿瑾他们身上的啊。如果真的和戏文一样让许侧妃小产,那么就算赖上阿瑾,大家也只会觉得和戏文相似,会怀疑我们家的,其实……我现在还是郡主,大不了夺了封号。母亲呢?姐姐呢?皇爷爷会不多揣测你们么?会不怨你们么?”

明玉:“有这样一个戏?那个崔敏是怎么回事儿。妖里妖气,贱的不行。竟然还管上我们府里的事儿了。”

明依趁热打铁:“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只是听她说话,似乎很是针对姐姐。”

虽然崔敏只字未提明玉,可是明依还是诓骗明玉,要知道,明玉现在这样的身份,谁也不会与她说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的话里句句都是对姐姐的含沙射影。十分歹毒。而且……她还影射了你与苏大人的事儿,阿瑾他们听了,十分高兴呢!”

明玉听了,愤恨不已:“那个贱人,我不会放过她,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明依微微垂首,垂下的头掩盖了她诡异的笑容:“不管是崔敏还是阿瑾,都不是好东西。”

明玉:“我不会放过他们,我一定不会!”

看明玉似乎有所动,明依心中得意,借刀杀人,她一向做的极好。如若明玉真的出去乱来,那么也不枉费她挨了这一巴掌。

明依偷偷的看四王妃,心中默默言道:他朝有一日,有一日我用不上你了,我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你不是喜欢明玉么?我会让你们俩死在一起。

告别了母亲和姐姐,明依快步回房,待到阴影处,就着那被四王妃打过的脸蛋儿狠狠又是一巴掌,之后楚楚可怜回屋。一进屋,就看到万三也在,见她脸颊绯红微肿,万三皱眉问道:“她们……她们又打你了?”

明依来到桌边为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饮下,之后平静:“是有能如何。总归是我的母亲。而且,是我没有让许幽幽小产。”

万三心疼的拉住她的手:“你总是让我这样心疼,你就不想想,我会心疼至死么?”

明依一滴泪落入杯中,她苦笑言道:“心疼又能怎样。那到底是我的母亲,我不能做什么的。有时候我也在想,自己为什么会变成今日这样。原本,原本我看见一只老鼠死了都要觉得可惜,到底是个生命。可是现在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事儿,我都能淡然待之。母亲……母亲我已经没有法子了,明玉,明玉……万三哥,我真的不想针对明玉的,她是我的姐姐啊。我的亲姐姐,之前算计了她,我整宿整宿的睡不着。我后悔,我觉得自己做错了,不该这样对她。可是一转眼,现实又给了我狠狠的一个耳光。”

万三将明依拥在怀中,安抚:“你不要伤心,我会好好对你,我会帮你,你也无需自责。明玉是个什么模样儿,我再清楚不过,你也是一样,你从小就单纯懦弱,如今这般,只是被他们逼急了,你也是个可怜的小丫头。”

明依搂住万三的腰:“万三哥,我真的不想的,我讨厌明玉,明玉处处针对我,她整日拿我出气。我讨厌娘亲,娘亲眼里只有明玉,她觉得,我该是个男孩儿,可不是男孩儿是我的错么?我也是她的女儿啊,她为什么从来都不肯疼我一分?我还恨嘉和郡主,我讨厌她,可是……可是我是嫉妒她啊。凭什么都是家中的小女儿,她就能过的那么幸福,每个人都对她好,连皇爷爷和虞贵妃都格外的疼她,凭什么?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肯疼我?万三哥,如果没有你,我想,我早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万三连忙捂住明依的嘴:“你胡说什么,你好好的,你一定要给我好好的,听见了么?我要见健健康康的看着你爹登上皇位,我要你快快乐乐的嫁给我。”

明依哭泣:“可是我好痛苦,我真的好痛苦,我知道自己这样歹毒不好,可是我就是忍不住的恨他们。我恨不能摧毁了他们的幸福。还有崔敏,还有那个崔敏,她对我说话阴阳怪气的,一点都不客气,分明就是看我是个不受宠的郡主,如若是滢月,如若是阿瑾,她敢么?而且,而且万三哥,她竟然还说,欢喜戏阁新上了一部戏,讲的是我们府里的事儿,你说,我们做那些,真的没人知道么?”

万三顿时皱起眉头,不过他并不太过担心,只是安抚明依言道:“这些事儿,我都能处理好,你放心,没有什么事儿能牵扯到你身上。你放心。”

“万三哥,如果能牵扯到你,我宁愿自首,你知道的,我是金枝玉叶,总归不会让我死。可是你不同的。所以如若有那么一天,你一定什么都不要说,让我将一切都揽上身吧。”

万三看她痴情的眼神儿,心中满满都是感动:“你不要瞎想瞎说,所有事儿,我都能处理好。”

言罢,两人纠缠在一起。

深夜,万三悄然出门,快速离开。而他没有发现,一个锦衣女子站在角落里,竟是将他出门的举动看个一清二楚。而这人,便是木妍,木妍早先曾无意撞见万三与明依说话似有不对,经过这半个月的查证,总算是在今日发现了端倪,她悄悄的潜了回去。

翌日。

林嬷嬷一大早便是等在六王妃的门口,六王妃见她这般早,不解言道:“可是有事儿?”

林嬷嬷颔首,悄然附在六王妃耳边言道:“木妍那边有十万火急的消息,她要面见我。”

六王妃一楞,呆住。之前的时候,他们曾经言道,除非是大事儿,否则尽量不接触,只用约定的联络方式联络。而这次,木妍竟是如此言道,想来事情并不简单。

“她是一个很谨慎的人,既然如此,你便去见她吧。记住,小心。”

林嬷嬷点头,“那奴婢给她传消息,约她在朝阳寺相见。”

六王妃再次叮嘱:“一切都以安全为大前提。你要记住这一点,不管是你还是木妍,都要小心。”

林嬷嬷颔首。

阿瑾蹦蹦跳跳的进门,就看母亲与林嬷嬷表情严肃,她站在那里,迟疑问道:“你们嘀咕什么秘密呢?”

六王妃瞪她:“你这丫头,进门连门都不敲,礼貌呢?”

阿瑾笑嘻嘻:“可是娘亲不是说,我可以随时过来么?也不需要禀告啊。你看,才多久的事儿啊,您就忘记了,必然是您在哪儿说悄悄话,被我吓到了。”

六王妃笑着对她摆手,阿瑾凑过去,六王妃捏她的小脸蛋儿:“你这小丫头。就是欠收拾了。赶明儿啊,也给你嫁出去,让你成为当家主母,看你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不定性。真是愁死我了。”

阿瑾“啊呜”一声,言道:“我才不要嫁人呢,我要一直都留在娘亲身边,我要一辈子陪着你。”

“净瞎说。”纵使知道不可能,阿瑾这般说,六王妃还是喜笑颜开,林嬷嬷看六王妃与阿瑾一同,悄然的退了下去,阿瑾瞄一眼林嬷嬷的身影,与六王妃言道:“母亲有事儿其实可以交给我的。我会处理的很好。”

六王妃笑:“是你会处理的很好?还是傅时寒会处理的很好?你这样啊,真是让我想不给你嫁给他都不行了。”惆怅的语气呢!

阿瑾脸红嗔道:“我为什么要嫁给他。母亲就胡说,他要是敢胡言乱语,我们就跟嫂子要□□,直接给他毒死,这样他就不能多说了。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阿瑾认真脸。嘤嘤,这是电视剧里常用的一句话啊,一般都是反派说哒,如今她竟然也用到了,好诡异,嘤嘤!

六王妃白她:“你呀,就是胡说才有精神呢!”

阿瑾笑嘻嘻,没有在辩白。

木妍接到林嬷嬷的消息,心中总算是放心了几分,她捏了捏帕子,希望自己能够通过这一件事儿彻底离开这个腐朽的四王府。

当时她和六王妃是有协议的,只要她能找到让四王府彻底垮台的证据,就让她离开。而现在,这个愿望马上就要实现了,想到这里,她就觉得自己心情很是激动。

与许侧妃报备了出门,木妍心情开朗,赵明依与万三有一腿,早已不是什么清白之躯,除此之外,也是她害了赵明玉,甚至接下来还要害更多的人,这些筹码,足以让她可以加速离开四王府。

这里,她已经待了十几年,也真的是呆够了。

木妍上了轿子,心情放松,“起轿!”

而木妍根本就不知道,就在她放下轿帘那一瞬间,万三就出现在四王府的侧门口,他盯着木妍的轿子,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万三也是习武之人,平日里十分谨慎,前天晚上出了明依的门,他便是感受到有人在盯梢,不过当时他并没有当即拿下那个人,更是没有表现出什么,反而是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离开。待到拐弯处,他便是迅速折回,也正是迅速折回才让他发现,那个偷看的人竟然是木妍。

他本想立时杀人灭口,但是却又觉得有些不对,既然发现了这些,木妍不可能什么都不说,不仅什么都不说反而是差了小丫鬟出门,这样的情形,太不寻常。细想木妍这个人,万三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当年他们其实也查过木妍,她十分清白,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可是那时他就有几分担忧,太过清白的担忧。后来他观察了木妍一段时间,木妍十分安分,大抵是日子久了,他们便是也松懈下来,如今已经十几年,木妍在王府十几年,甚至连最为歹毒跋扈的四王妃都没有对她怎么样,如此看来,果然还是不简单的。

与她勾结的人……究竟是谁?

万三觉得,自己必须找到这个答案。如若不然,他寝食难安,可是木妍的小丫鬟并没有与任何人接触,只是在外面买了东西便是归来。他记住了接触她的每一个人,但是他一个人终究有限,并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而他也细细看了他们接触的过程,发现并没有传递什么讯息,如若这般,万三暂且肯定自己现在是安全,木妍并没有将消息送出,他原本想着晚上便是先解决掉木妍。可谁曾想,她竟是与许幽幽言道要去朝阳寺,想到这里,万三停下动作。

顺藤摸瓜,他倒是要看看,木妍这条船的上线,究竟是哪个!

万三悄无声息的跟在木妍的轿子后,只待她与那人接触,而木妍现在也是陷在对美好日子的憧憬里不能自拔。

她已经十几年没有回家了,如若回家,家中的亲人,还能认出她么?木妍不知道,可是想到亲人相见的那一幕,便是高兴的不能自持。

“咦!”轿子一颠,木妍不小心滑了一下,轿夫立时言道:“妍姨娘抱歉,刚才有小孩子突然冲了出来。”

木妍清脆:“无事。”虽是这般言道,木妍还是掀开了轿上的小帘,向外望去。她离家的时候,弟弟还没成亲呢,如今孩子都已经十岁了,想来很大了吧?恩,比这个孩子还大。

看着那奔跑小童的身影,木妍含笑,十分的温柔。她这一世是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了,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比起穷困至死,现在他们一家人都锦衣玉食,这样便是最好。她一个人的幸福换取全家的幸福,很值得。而且……虽然不能有孩子,或许将来,她也可以嫁给一个什么老实人,那人不在乎她并非完璧,可以和她一起过举案齐眉的小日子。

木妍四下张望,望够了,收回视线。

朝阳寺并不是大寺,但是他的地理位置很好,处在十分中心的位置,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便是到了。

木妍起身出了轿子,踏上台阶。

她约了午时与林嬷嬷在大殿相见,林嬷嬷,她已经三年没有见过林嬷嬷了,除非大事,否则两人并不会面谈。

木妍站在台阶之上,今日有些微风,她的发丝被风轻轻吹起,本就是美丽容颜,这般更是显得与众不同。

她的身份,是身边的丫鬟都不知道的,她每次要见都会交代丫鬟买一些东西,而丫鬟小红并不知道,买这些东西的顺序,便是一种暗示。这也是极为妥当的一点。

眼看时辰就要到了,木妍露出笑容。似乎每一次相见,她都很高兴,她是个懂得感恩的人,她知道,这样才没有白……木妍的笑容僵在了嘴边,她再细看那边,又发现什么人都没有。

可是刚才,她分明看见了万三的身影。木妍细细的想自己今日的一切,从出门,到现在,她恍然想到刚才在轿中看到的那个场景。刚才那个小童跑来跑去,吸引了她的视线,而,而那时柱子边的灰衣一角,分明就是万三刚才穿的那个颜色款式。

想到这里,木妍已经一身冷汗,她万万想不到,自己竟然会露出这样的破绽,想到这里,木妍就要立刻离开,可是她再往台阶之下望去,她顿时一阵冰凉,那正在往上走的身影,可不就是林嬷嬷么?

木妍迅速的评估了一下万三所在的位置,他的位置只能盯着她,但是却不能看见林嬷嬷,她要怎么做,要怎么做才最好?

木妍觉得,自己整个人的血都凝固了。

只是那么一个瞬间,木妍迅速的反应过来,她咬了咬唇,装作很正常的样子来到殿外的香炉摆弄,摆弄够了,回到之前站着的位置,望向万三的方向,待万三看她,木妍飘忽的一下,纵身跃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