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02|4.17|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02|4.17|(1 / 1)

现场都是人精,阿瑾这个话,分明是意有所指。大家俱是不多言,含笑言道其他。

明依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整个人柔柔与身边女子说话,可如若细看便是能够看到,她双手紧紧攥着拳,恨不能杀掉崔敏。

阿瑾与他们府中并不对付,针对他们有情可原。可是崔敏又是为了哪般,两人分明没有接触,但是她这样含沙射影,有没有这样一出戏都是不可知,她就要拿出来大说特说,当真是个贱人。

明依这人便是如此,别人对她的好,她并不记得,但是如若对他不好,她是记在心里,恨不能咬此人一口借以复仇。

只是大抵是崔敏和阿瑾含沙射影的讽刺,明依并不敢妄动,这婚事当天,倒是安安分分的过去了。只是旁人不知道,明依心里是如何的煎熬,她想了许多,终究没有动手。

相比于让许幽幽小产,自己的名声更加重要,而且,往后做了这事儿,还不能让明玉顶罪了,不然大家似乎更会往这方面多想。除非……明依微微垂下眼睑,除非明玉被人人赃俱获,而以她的智商,又是不能辩驳明白,只有这样,才会真的成功!

明依不多说,依旧是温煦的笑,整个人温温柔柔的,她并不饮酒,乖巧的坐在那里,阿瑾审视她,也垂笑。

不过长辈们倒是有几分奇怪了,京中这些男子,竟是都不灌酒,十分让人新奇,而各桌的长辈也都顾及身份,点到即止,一时间,大家啧啧称奇,没见过比这更奇怪的婚事了。只是……京中这些混小子怎么都不灌酒了呢!

时寒低头微笑,端起酒杯,“谨言兄。人生有三大美事,他乡遇故知、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前二者你是遇不上了,这般想来,你人生也只这么一件大美事。恭喜。”

赵谨言也端起酒杯:“多谢。”

两人一饮而尽,谨言就要再敬其他人,却被时寒拦住。

时寒看他酒杯,笑了一下,直接从怀中掏出一瓶酒,甫一开瓶,便是酒香四溢,众人俱是看了过来,他挑眉:“我看大家对你似乎都颇为温柔,咱们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我可不能轻易饶了你,来吧!”

大家都看了过来,时寒将酒杯斟满,抬起酒杯:“我们的关系,不管如何,至少都该喝上几杯。”

景衍与他们一桌,他懒洋洋的看时寒与谨言,似笑非笑的言道:“你们俩不会故意做扣吧?我可不相信,你敢得罪谨言,要知道,你还想着……咳咳,呵呵,大家都懂的?这样得罪人的事儿,你会么?”

大家连忙点头。对呀,傅时寒敬酒,这事儿怎么就那么诡异呢,那酒虽然芳香四溢,但是真的是么?疑惑脸!

时寒笑的十分温柔,“不如……你们随便指一个人过来试一下?如若不是,我自罚一百杯。”

谨言:“你……真是好呀!”

时寒:“你不用太感谢我。”

景衍直接拿起酒杯,来到二王爷身边:“不如请二王爷为我们品一品这酒如何吧?”

二王爷自然乐得见他们闹,含笑饮了,叹道:“果然是好酒。只是时寒,你将从我这里拿走的美酒用到这里,还要被他人质疑,真的不亏?”

时寒将酒斟满:“自然不亏。”

谁知道他想什么呢?旁人不知晓,刚才在新房围观的人却有点明白。这是说,傅时寒是让他们见识一下药效?

有了二王爷的作保,大家自然是信了,不仅信了,还深信不疑。

这边拼酒正酣,那边明依笑着言道:“傅公子不是和嘉和姐姐关系极好么?怎么能这样针对谨言哥哥呢。真是不太厚道呢!”

阿瑾看她这样挑拨离间,并不放在眼里:“我倒是觉得,这样极好。既然是成亲,就要热热闹闹的。再说,时寒哥哥与我关系好,与哥哥关系更好呢,让大家快乐一些,又有何妨。明依妹妹的想法倒是奇怪呢。怎么会说针对不针对呢?当然,更是称不上什么厚不厚道了,我觉得时寒哥哥这样很好。”

那边拼了一轮又一轮,也不见谨言有什么不妥。众人均是束起了大拇指。

终于闹到了晚上,大家都散场。新人也送入了洞房。众人鱼贯离开。

崔敏站在厅廊,时寒路过她的身边:“很好。”

崔敏微笑:“赵明依的手上有□□。不过她并没有动。”

时寒并未靠近女子那边,也不能知道这些,他微微颔首:“回去好生休息。我想,赵明依不会放过你。”

崔敏笑的更加娇媚,“我或许怕很多人,但是却不怕她。而且……她不是自身难保么?我想,这段时间她更会装腔作势,装呗。她暂且没什么精力对付我。”

时寒:“珍重。我不会让我属下的人死掉。”

崔敏:“我不怕死。只要能照顾好我的家人,我不在乎自己。”

言罢,崔敏并没有过多表情,立时离开。

待崔敏离开,时寒站在那里没动,许久,言道:“别藏了,小丫头,出来吧。”

这么一说,阿瑾从草丛的阴影间钻了出来,她瞪时寒,先发制人:“你利用崔敏。”

时寒含笑:“那又怎么样呢?而且,我这不算是利用吧,准确的说是——合作。她愿意的合作。我负责护住她的家人。不是很好么?”

阿瑾嘟着小嘴儿:“我说她刚才为什么要那样说帮我,原来是经过了你的授意。傅时寒,你怎么说动她的啊,真是太有心眼了。还是说……”阿瑾狐疑的看时寒,“她……她和你说什么了?”

时寒望天:“也没说什么。你是想问,她经历了死而复生这件事儿,我是不是知道?知道又怎么样呢?这件事儿不会给我造成多少影响,我只是看中崔敏经过训练的本人。而不是什么知晓未来。这些,根本做不得准。”

阿瑾愤愤然:“她竟然连这个都告诉你了,我就知道她怕你,倒是不想,她竟会告诉你这些。呜呜。吐艳!”

时寒看她鼓着的小脸蛋儿,忍不住捏了一下,阿瑾被他捏住,一甩头。怒视他:“你竟然敢掐我的脸,胆子太大了。我对你不客气了哦。”

时寒笑言:“你是……吃醋咩?”

阿瑾立时反驳:“我为什么要吃醋,你胡说八道,你是我的时寒哥哥,既然是哥哥,怎么会有吃醋这样的事儿?我难道看见我谨言哥哥娶素问姐姐,就要吃醋吗?分明没有呀。既然没有,我就不会吃你的醋,你不要想太多。”

时寒又戳了她的脸蛋儿一下,阿瑾呲牙。

时寒吁了一口气,言道:“你难道不觉得,你反驳的太快了么?”

阿瑾也明白过来,不过她还是强自镇定的扬着小脸儿,笑:“我为什么要反驳,我只是觉得你太胡说八道了。”

时寒冷笑:“赵小瑾,我是第一天认识你么?你着急是什么样儿,撒谎是什么样儿,耍机灵又是什么样,我太清楚了好么?承认自己有点吃醋,也没什么难吧?”

阿瑾一哼,闪身,走人了。

她走的飞快,分明是有点惹不起时寒的样子,时寒在她身后哈哈大笑,阿瑾走的更快。

如若鼻子可以喷火,她分分钟就要喷火的!

阿瑾觉得,时寒哥哥最欺负人了,说什么她吃醋了,她干嘛要吃醋,她分明对崔敏还是很有好感的。如若真是吃醋,就要讨厌崔敏啊,她根本就没有做到,而且,她分明是觉得时寒哥哥偷偷去联系崔敏这事儿有点气人,别的是没有什么的。对,就是这样。

阿瑾自己碎碎念回房间,嘟囔:“我要洗澡,我才不理这个大坏蛋。”

而时寒在阿瑾身后尾随她回房,转身离开。

看样子,今日还是值得庆祝一下的,不如……去找景衍喝一杯。哎,对了,景衍呢?时寒这才发现,他给自己表哥弄丢了。

景衍这厮去哪儿了?

而此时的景衍蹲在花园的花丛中,不断的哄眼前的小姑娘:“哎呀,你别哭了,我错了还不成么?我也不是故意的。你要不要哭得这么厉害。如若,如若让人看了,还以为我对你怎么着了。我冤枉啊!”

滢月愤愤然的抬头,怒吼:“你弄坏了我的卦,还要说的这样轻松。呜呜!我不要看见你,你赔我,你赔我!”

明明是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可是偏又如此,像是一个□□岁的小女孩儿一般。景衍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孩儿,他家妹妹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没这么哭过鼻子啊。再说,一个卦罢了。虽然知道她整日的算卦,可是不至于如此吧?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你就不能大度点?”

滢月瞪他:“我为什么要大度。我是女子,阿瑾说过,女子不需要大度。小心眼才是正常的。”

卧槽!景衍觉得,六王府果然家风清奇,哪有姐姐这样听妹妹话的。

“好好好,小心眼正常,可是你相信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送你个更好的还不成么?”景衍问道。

滢月:“可是那个是师太送我的,是天下难得一见的。……你,你要送我什么样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