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01|4.17|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01|4.17|(1 / 1)

阿瑾觉得,不管是哥哥还是嫂子,画风都不怎么对,真的,画风隐隐不对。

素问言道:“今晚不用你们挡酒,我只是让你们看一下我这个药的成果。”她微笑。此言一出,众人立时保证:“闹洞房什么的,我们绝对不会做,嫂夫人放心。您一定要放心。”

阿瑾看大家这样狗腿,默默的无语。

素问微笑言道:“这些,随你们好了。我其实无所谓的。”

阿瑾觉得,她嫂子这一出儿,玩的真是太好了。

谨言吃完药,含笑:“我先出去宴客。”

素问柔声:“去吧。好好陪长辈们喝几杯,免得大家失望。”

谨言挑眉:“我知道。滢月,阿瑾,你们陪你嫂子坐会儿。”

阿瑾忙不迭点头:“好的呢!”

待大家都离开,阿瑾伸出大拇指:“嫂子真是高,只是不知道,这点子是谁出的,真是棒极了,我想啊,别说是灌酒不灌酒,闹洞房都一定没有。”

素问盯着阿瑾,盯到阿瑾发毛,滢月忍不住歪头看阿瑾:“是你么?”

阿瑾连忙摇头:“不是我哒。我真是比窦娥还冤呢!六月飞雪有没有,真不是我。”我今天重点盯着的对象,明明是崔敏啊!毕竟崔敏那个模样儿,是对哥哥有情谊的。我怕她抢婚咧!还有就是,四王府的许侧妃也是重点关注对象啊,一个孕妇,真是太让人害怕了。谁知道赵明依会不会借刀杀人。

“窦娥?那是谁?”滢月歪头。

阿瑾:“……”穿越党伤不起!

“反正不是我,嫂子,你这样看我,我都要怀疑,是我梦游跑去给你出的招儿了呢。可是我真没啊!”她对手指,可怜巴巴的言道。

素问勾起嘴角,笑了起来:“自然不是你的。只是,那人倒是与你有些关系。”她停顿一下,继续言道:“是傅时寒的。”

阿瑾:“原来是那厮。”

素问细细言道:“前几日他来咱们府在花园见到了我。喏,当时他就喊住了我,问我会不会做解酒的药。你知道呀,我自然是会的。我原本还以为是他要用。倒是不想,他倒是好心。”

阿瑾默默,傅时寒的心眼,怎么就这么多!妈蛋,有种和他没法愉快玩耍的感觉,不过……他也是为了他家好,嘤嘤!

素问含笑看阿瑾,对她伸手,阿瑾和滢月过去,一左一右坐在她的身边,素问一手拉一个,言道:“以后我就是你们嫂子了。原来的日子都是你们保护我,往后,换我呵护你们。”

阿瑾笑眯眯:“你看我这个战斗力,还需要别人保护么?也就是碰见傅时寒吧,如若不然,我绝对不会吃亏。”

素问戳她小脸蛋儿:“傅时寒又怎么舍得欺负小阿瑾呢!我可听你哥哥说了,从小到大,傅时寒都对你极好,小时候更是救过你的性命。而且,他对我们家人也是不错的。”

阿瑾:“他从小就经常在我们府里待着啊,混熟了呗。哥哥和他是好兄弟呢!”

素问似笑非笑:“好兄弟呀!呵呵。”她将未说完的话咽在了口中,阿瑾,傅时寒对时寒,真的不是对大舅哥的感觉么?只是这个话,她倒是没有说出。

如若不是为了讨好大舅哥,怎么会提点她呢!还真是会做人。

素问这样笑,阿瑾觉得脸红,她嘟囔:“嫂子干嘛这样看人,很奇怪耶!”

素问:“奇怪么?”

滢月支着下巴看两人,认真:“我觉得不奇怪。其实最奇怪的是阿瑾。哈哈!阿瑾从小就是一个奇怪的小孩。”

阿瑾:“……”

姑嫂仨人正说话儿呢,就听门口传来敲门声,丫鬟言道:“两位郡主,王妃说让你们去前院招待客人。”

所谓招待客人,便是指那些闺秀。

阿瑾回:“好的。”

阿瑾与滢月起身,微微一福便是离开。待往前院途中,滢月问道:“你看起来如临大敌。”

阿瑾笑嘻嘻言道:“哪有啊,只是我觉得,明依那个死丫头指不定能干出什么。我们还是小心点,按照正常情况,明依很有可能今日对许侧妃下手。我们的这个小四伯母,可是怀有身孕呢!她成婚了这么多年总算有孕,这个孩子可是十二万分的小心。只是,这个孩子生了,对明依他们是没有什么帮助的。她不会乐意眼见许幽幽生下这个孩子。”

滢月颔首:“我懂。”她也不是不知世事的小丫头,自然明白阿瑾的担忧,其实听闻许幽幽要来,她也是有几分担心的。原来,每个人都是如此。想到这里,她有些埋怨:“既然有了身孕,就好生的在家休养呗,出来转悠啥呀!”

阿瑾笑了起来,她认真言道:“许幽幽自然有自己的考量,我们大家都知道,四王妃和明玉一定不会来。与其在王府里面对疯子一样的两人,倒是不如来这里更好。最起码,为了避免被赖到身上,她知道,我们是要豁出去的保护她的。”

滢月:“四王府的人,一样都是讨厌。”

对这一家人,他们从来都没有当成自己的亲人,甚至比一般人还不如,简直是仇人,如若真的是亲人,怎么会这样对他们,小时候差点害死阿瑾呢!

待到回到前院,明依连忙上前:“姐姐回来了呢。我刚才还说,你们怎么还不回来。”她笑眯眯的就要拉阿瑾,阿瑾不着痕迹的向后一躲,言道:“刚才我们去新房偷看新娘子呀。”

明依嘟嘴做娇俏状:“姐姐真是偏心呢,都不带我过去。我也想看看谨言哥哥的新娘子呢。”

阿瑾含笑:“是么?往后有的是机会见啊!”

明依恩了一声,坐了下来。

崔敏带着笑,似乎自言自语,但是却又让左右的人听见:“对自己亲姐姐,都没有对外人好呢!也是有趣。”

明依听了,顿时红了眼眶,她心里恼恨,但是却装作楚楚可怜:“崔小姐说什么呢?”

崔敏抬头,做惊讶状:“咦?我没说什么呀。我刚才再说戏文呢!昨日那欢喜阁的戏台上新上了一台新戏。我看了,正感慨呢。你们去过么?”

欢喜阁是京中有名的戏台子,她基本只面向女子,因此十分受到欢迎。那边也时常会排一些新戏,京中名媛贵妇,时常去那边解闷儿。要知道,这女子能去的地方,总归不多,因此这欢喜阁倒也算是生意红火。

有少女好奇,严道:“是昨日新上的么?”

崔敏颔首笑:“正是呢!昨日才上,你们倒是可以过去看看,看着真是酣畅淋漓。”

明依状似天真的问:“难不成,哪里就有对自己姐姐不好的戏?”

崔敏看她,十分认真的回:“禀郡主,正是呢!那戏文讲述了某家贵族二小姐恨毒了自己的姐姐,为了算计自己姐姐,在她姐姐害人的时候将计就计,直接让她姐姐遇险呢。”

明依顿时变了脸色,阿瑾看她如此,好奇笑言:“都是别致。只是不知,之后又讲了什么呢?”阿瑾与崔敏,还真算是一唱一和。人人都不明白两人背后有何关系。只当两人闲聊。

崔敏抬头,笑的更加认真:“她当真是个歹毒的,她母亲早逝,父亲迎了继母进门。恰好继母有孕,她为了不让继母生出小弟弟,直接对她下毒,并且再次将此事诬赖到了她姐姐身上。”

众人顿时看向了明依,明依攥紧了拳头,笑的十分不自然:“不知这剧本,是谁写出来的呢,剧情倒是跌宕起伏。只我觉得,似乎不怎么合理呢!”

崔敏含笑问道:“明依郡主也看过了么?其实我觉得,还算是挺好吧!我倒是觉得,大家都该去看一看,有时候真的不是我们以为的那般。有些人看着单纯,可实际真是不然。”

明依虽不知那剧是谁人写的,但是却深深觉得,这分明就是影射她。她捏着拳头,表情不自然:“说书唱戏,都是胡诌罢了。”

话虽是说的轻松,表情却不是那般想的。

崔敏的话让大家都想到了什么,那般情形,确实与现在的明依郡主一模一样,大家自然不会觉得有人是专门影射她,可是却不能不往她身上多想。

明玉、许侧妃,这些人竟然都是相同的。

“郡主说的对,一切都是胡诌呢!只是,这些人倒是与您府中有几分相似呢。”崔敏看明依,继续言道:“当然,许侧妃是万不会有事儿的。您也断不会害人。”

明依恨极,她想到自己打算害人的计策,强压愤怒:“许侧妃自然不会有事。”

崔敏笑:“哦。那承明依郡主吉言,许侧妃必然安安全全。”

阿瑾:“崔小姐可莫要多说,今日是大喜的日子,自然是会极好。”

阿瑾笑,她自然明白崔敏是为了她好,这样做必然是为了反将明依一军。她甜甜:“大家可快坐,也许,我们明日可以一同去看戏?”

“好呢!”立即有人附和。

阿瑾笑,“那就这么说定了,明依妹妹,你可一定要去好好看看。”阿瑾这话说的十分单纯,但是却又偏是给人很奇怪的感觉。

大家看阿瑾真诚的笑,又看明依的尴尬脸,俱是不多言语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