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00|4.3|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00|4.3|(1 / 1)

阿蝶回来之后便被阿瑾关了起来,阿瑾想的颇多,并没有第十时间处置她,真的要处置,也不在这一时半会儿。而阿蝶关起来之后更是惶惶不可终日,她不知道,阿瑾会怎样待她,除却她,莲姨娘也被看顾了起来,只是两母女并不关在一起。

六王爷自然从阿瑾哪里听到了事情始末,他万万始料不及,莲姨娘和阿蝶竟是如此大胆。这么一想,竟是十分的伤怀,要知道,他向来自喻情深,但是却不想莲姨娘竟是如此背叛与他。至于说莲姨娘与苏大人当年究竟有什么关系,竟也是不可知的。

这般想着,六王爷觉得十分萧瑟,也不乐意管起来。莲姨娘如何,阿蝶如何,倒是都不放在心上了。

阿瑾顾及六王爷的脸面,暂且并不乱来,当然,这也是因为过些时日便是谨言的婚事。她希望等一切结束再言,谨言是皇孙中年纪最大的,因此他的婚事早于二王府的谨书,只是近来诗蓝也是忙着婚事,倒是没有时间找她玩儿。

李素问并非京城人士,阿瑾等人自然要多多帮衬,也没有多久,便是到了李素问与谨言成婚的日子。六王妃将李素问安置在了沈府出嫁,沈毅与虞婉心也是体贴,这不是阿瑾参加的第一个婚事,只是那时是个孩子,大家总是不会让她多多靠近,如今倒是不然了。

六王府门庭若市,就听鞭炮噼里啪啦的响起,阿瑾捂住耳朵,大家都是靠在一起,滢月看阿瑾张望的欢实,言道:“你又不是没有见过嫂子,这样好奇作甚。”

阿瑾笑眯眯:“自然是看新娘子,新娘子和平常怎么一样。”

两姐妹互相逗趣儿,今日是谨言娶妻,除却朝中重臣,连各府的王妃世子郡主也皆是到来。阿瑾往后一眼,瞄四王府许侧妃,低低与身边的阿屏言道:“你去派人盯紧了,有一丝的差池都不行。”

阿屏虽然往日便是活泼爱动,但是关键时刻也是知道多少的,这般想着,便是立时颔首离开。这次明玉并没有来,如今京城之中,明玉已经成了笑话,自然不会轻易出门,不仅如此,连四王妃都没有来,如今她从王妃变成了侧妃,怕是更加没有脸出门。倒是明依一派温顺的坐在那边,颇受这些世家小姐的喜爱。

阿瑾微微勾了勾嘴角,越发的觉得明依不简单了。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水平,当真不是一般人。

想当初,明依是怎样可怜的一个小姑娘,而现今,明玉出事,她处事之方有多得体,人人都看在眼里,真是难能一见。如若阿瑾来说,也是要竖一下大拇指的,只是竖完大拇指心中如何想,那又是另外一层了。

“崔小姐并不得人心。”世家小姐皆是有自己的社交圈,便是没有,也有一二个相熟之人,唯有崔敏,静静的坐在一旁,脸上带着笑容,十分安静,周围并无一人,似乎大家都默默的远离她,并不愿意相交。

崔敏一贯是一身红衣,今日倒是例外,她一身荧光蓝的襦裙,上身是淡淡的莹白,烫金的簪子插在发髻之上,说俗,真俗!可是细细看,又是很衬的,崔敏本身就是艳如玫瑰,越是俗气之物,越是衬她。倒是那身衣服算不得美,亦或者说,是将崔敏整个人的风采都压了下去。崔敏长相艳丽妩媚,京中美女甚多,说美人,极多。但是如若非要分辨一个好歹,客观的说,大部分人十之七八都会言道那人必是崔敏。

而崔敏似乎也知道自己的优点,惯是一身红衣,艳若桃李。如今日一般,绝无仅有。又有人觉得,她大抵还是个聪明人,新娘子惯是一身红,如若她还如此,那么可真是打了六王府的脸,因此淡雅些也是好的。

只是,大家都不喜靠近她,性格张扬,又是如此美丽,女子哪里会喜欢与她相交。

“崔敏人其实还好。”阿瑾言道。

滢月点头:“我知道你与她关系不错。”

这次的事情,旁人不知内情,但是六王府几个人倒是知道的,阿瑾也相信自己的哥哥姐姐不会害她。

阿瑾笑言:“看人不能只看外表的。”

说话间,阿瑾来到崔敏身边,含笑言道:“崔小姐还是一如既往这样美丽,便是嘉和也羡慕不已。”

崔敏微微起身一福,回道:“郡主多礼了。”她勾起唇,那一笑让远处的公子哥儿俱是一抽气,就是如此淡然,也不能掩盖她美丽的外表。

“嘉和姐姐与崔姐姐站在一起,还真是各有千秋呢。”明依笑着凑了过来,十分亲热。崔敏嘴角勾的更大的,但是如若让阿瑾说,那似乎更像是一种嘲讽的笑,看来,崔敏是真的很厌恶明依。

“我倒是觉得,明依这话说的不好。今日是我哥哥成婚,最出色的,必然是我嫂子。”阿瑾微微扬头,笑言:“我嫂子人又美,又能干。这才是我们该羡慕的呢。”

阿瑾言道完,就看许多人都捏住了帕子,确实,原本的赵谨言算不得什么良婿。毕竟,他身子骨不好,将来能活几时,会不会有孩子,都是不可知的。在王府之中没有自己的孩子,想想这样的日子就凄凉。可是现在不同了,六王爷不能生,他是唯一的嫡子,是世子,而他的身子骨也全都好了,自回京,活跃于朝堂,不断的展露头角,看着便是十分不同了。而这样出色的男子,竟是被一个没有家世根基,甚至没有才学的女子夺走,大家怎么不难过。

“是呀,世子妃真是好福气。”

阿瑾笑眯眯:“与其说我嫂子好福气,倒是不如说哥哥好福气。嫂子武艺高超,医术惊人,如若没有嫂子,哥哥哪里会痊愈呢!”

阿瑾可不是平白无故的说这些,开头的好福气只是一个引子,虽然会引起别人的嫉妒,但是阿瑾马上会让这些人知道,李素问虽然没有那些他们看中的,但是却有赵谨言最需要的。这样便是最好,当然,这话不仅是说给这些女子听,她最想说给的,是崔敏听。

崔敏颔首,笑言道:“是呀。这些日子我时常想,如若我早些回来京城,早些认识李神医与李小姐,我母亲……”她停下了话茬儿,在人家大喜的日子里,总是不好多说其他的。只是她这样一说,大家也都明白过来,是呀,赵谨言是好,可是没有李素问这个女神医跟着,他能好几时,又哪里可知呢!这么一想,众人心里又是放心了许多。

“许多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纠结在过去里,只会很难过。倒是不如向前看,你说对吧,崔小姐!”阿瑾正是崔敏,话中有话。

崔敏看她的眼,含笑点了点头:“说的正是呢!”

明依见两人挺和谐,忍不住继续言道:“我想啊,大抵这天下的美人儿都集中在这院子里了。崔小姐……”

崔敏转头看明依,言道:“郡主好生奇怪,怎么一直言道美人不美人的呢?这个时候,就算是我们美成了花儿,大家也更想看新娘子吧?再说,我美这件事儿,倒是也不用一直强调了。我自然知晓。可人又不是只靠外貌,大部分男子看的,还是那女子是否真的秀外慧中,聪慧能干。以色侍人可不长久,男人也不会盲目到只看外表。”

崔敏在此说这番话,虽然看似不太适合,但是却又是最合适的场合,大家这样一听,顿时对她的恶意消磨了几分,虽然也算不得就会觉得她多好,可是也不会像一开始那般厌恶她。

“崔小姐……崔小姐说话倒是干脆。”

崔敏颔首笑:“我一贯都是如此。没有在府里待多久就去了乡间。也习惯了凡事直接说,不拐弯抹角,回到京城,我十分不习惯呢。总是觉得,喜欢谁就要大声说,认真争取才是对的。倒是不想,惹了许多笑话。”言罢,她望向了齐王爷的方向,似乎所言喜欢之人是齐王爷一般,之后便是默默垂首,脸颊绯红:“现在想想,当真是羞愧。”

阿瑾含笑拉着崔敏的手:“崔小姐你多虑了。虽然我们之前不知晓你是什么样的人,但是日久见人心,总归会懂的。”

“可不正是。原本看你有些妖娆,十分不喜欢呢,现在看着倒是也好。”滢月状似天真的“直言”道。

这话惹得大家俱是用帕子掩面笑了起来。

崔敏也是如此,她掩面言道:“可羞死人了。”

大抵是太过不好意思,她一不小心,竟是碰翻了桌上的茶杯,阿瑾距离她颇近,两人衣襟都有几分潮湿,崔敏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

阿瑾自然是无事的样子:“又没有什么,回去换衣服便是。”停顿一下,阿瑾打量崔敏:“崔小姐与我一起吧?”

崔敏颔首:“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实在是给您添麻烦了。”

阿瑾摇头笑:“我也要换的。”

两人一同离开,滢月感慨摇头:“看样子,她也不是看着那么狐狸精。”声音极小的,但是又恰好能被人听见。

大家一想,觉得果然有几分道理,因此俱是笑了起来。

崔敏与阿瑾一同离开,半路上崔敏并未张望,但是却又对道路十分熟悉。

阿瑾默默观察崔敏行为,冷不丁问道:“你在六王府,住了几年?”

崔敏愣了一下,随即言道:“三年。我在这里住了三年。倒是不想,大的格局又上一世竟是变得不大。”

阿瑾含笑:“这些都是母亲布置。”

崔敏明了,随即开口:“想来也是的,那时六王妃已经过世,谨言世子十分怀念母亲,保留府中大体环境,也是自然。”

阿瑾没有与她闲聊更多,反而是问道:“你故意将茶水撒到我的身上,又是所为何事呢?”她含笑:“我不觉得你会在这个时候有什么想与我说的。”

崔敏静静的跟在阿瑾身边,走了几步,终于言道:“郡主不放心,而我与你单独相处,是希望宽你的心。”

阿瑾挑眉,没有接话。

崔敏:“我说了不会纠缠就不会纠缠。郡主放心便是,您无需提点我的,该做的,我一定会做。大好的日子,还是多想些开心的,我那些……终究是过眼云烟。”

阿碧远远的跟在两人身后,倒是也听不清什么,不过却很谨慎,生怕有一丝的差池。

阿瑾望天,就看蓝天白云,霎时清澈,她低头,笑了起来。崔敏不知她为何而笑,但是却又跟着笑了起来。其实想想,人生可不就这么好笑?

“崔敏,我一直都没有问过你。我想,是我忽略了,亦或者是我不想面对的一个现实。前世,你的前世,哥哥爱你么?”阿瑾问道。

崔敏怔住,她呆呆的站在那里,看阿瑾认真的看她,她微微摇头:“没有。他没有爱我。他后来想的,是离开京城,与李素问远走高飞,前世,他爱的就是李素问,可是他的身子终究拖不过了。”

阿瑾吁了一口气,她咬唇:“我其实在有些小事儿上真的很容易走偏。啧啧,问你这个干嘛!再说,我选择了相信你,就要真的相信你。”

崔敏笑,“那郡主,我们可以去换衣服了么?其实你看,就如同你所言,我稍微改变一下自己的处事方法,大家也没有那么厌恶我。”

阿瑾:“是呀。你不该拘泥于一切没有发生的事儿,你又怎么知道,那不是黄粱一梦?”

崔敏含笑点头。

她默默的跟在阿瑾的身边,嘴上带着笑,但是内心却在哭。

前世,哥哥有没有爱过你?

嘉和郡主,你说,前世他有没有爱过我?

我很也想知道他前世有没有爱过我,可是我希望,他是没有爱过的吧?只有认为他没有爱过,我这一世,才不会那么痛苦,才不会琢磨自己究竟放弃了什么。可是,我为什么那么疼呢?

前世,我为了小弟做了傅时寒的内应,我成了六王府的一个歌姬,我妩媚妖娆,我百媚千娇,我不断的探听六王府的消息,不断的传递消息出去。我以为,没有人知道,他不会知道。

纵然他对我温柔,对我好,我也是不敢动更多的真心,直到东窗事发,他微笑与我言道,小敏,我知道你一开始就是傅时寒安排进来的人。可是,我不怨你。

那一瞬,她真的觉得自己再也不能隐藏自己的感情。

自己选择了背叛傅时寒,其实,背叛的筹码很大,大到她怕……可是她还是做了,真是因为那般,小弟中了难见的蛊毒,她见不到小弟了。

又是他,他找到傅时寒交涉,他为她救出小弟,他说,崔敏,你很蠢,其实我也在利用你。那时她恨极了他,恨他的绝情,更恨他恋上李素问,要与李素问远走高飞。

可是,崔敏默默的滑下一滴泪……

可是那天夜里,她假寐的夜里,他却坐在她的床前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只是,我已经要死了。这样,你才能忘了我吧?

其实,也许他是爱她的吧?

他说:“崔敏,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出现么?当年你一袭浅白小衣,荧光蓝的襦裙,清新里带着雅致,就好像是天上下凡的仙子……”

他说:“崔敏,你带这个金簪子最好看,难能有女子把这样俗气的款式带的如你这般艳光照人……”

他说:“崔敏,我永远都不可能娶你了,可是我希望,如果有来世,如果有来世,我希望看你一身大红,就算我们不能成婚,也算是弥补遗憾,弥补我永远不能娶你的遗憾……”

他说:“崔敏,我要与素问一起离开了,我不知道我喜不喜欢她,但是我不能喜欢你了……”

“你哭了。”阿瑾停下脚步,看崔敏。

崔敏并不慌张,她含笑抹掉泪,言道:“我只是回忆到一些往事。可是随着这些往事的不复存在。我想,我是真的放下了。”

阿瑾:“你的簪子……很合适。”

崔敏笑中带泪:“我自己买的,在翡翠楼,那里的伙计说,这个簪子虽然看着款式很俗气,但是却又是特别的,只有这么一个,普天之下,只有这么一个。我想,大概这物件和我有缘分吧。”这一世,不是赵谨言送我,而是我自己买。上一世亏欠家里的,这一世我必须弥补。而这一世,你先遇到了李素问,那么,你要幸福!

上一辈子,你过得太苦了,这一世,你要幸福!

阿瑾审视崔敏,崔敏笑着歪头看阿瑾:“小郡主真好。”

阿瑾:“咦?”怎么说到这个了。

崔敏:“我喜欢你,因为有你真好。”有了你,所有的事情都有了改变,这样,真好!爱情固然很重要,可是现在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亲情。而且……只要赵谨言过得好,过得幸福,两人在不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呢?

阿瑾:“你向我表白也是没有用的。我不是百合,不喜欢女人。”阿瑾一别头,做深沉状。

崔敏笑盈盈:“可是我就是喜欢郡主。郡主在,好像一切都不同了呢!郡主一定是天上的小仙女下凡。”

阿瑾一个踉跄,小仙女!呵呵哒!你见过谁家的小仙女会尿人身上拉人身上。这样的黑历史,小仙女根本不该有!

看阿瑾惆怅的包子脸,崔敏真心的笑:“郡主这样可爱,怪不得,怪不得人人都很喜欢。”能融化傅时寒那样一个神经病,这是怎样的能力。

阿瑾:“不是也有很多人不喜欢我么?都想着弄死我呢!”

崔敏认真:“如果要弄死你,我会帮你弄死她,”

阿瑾疑惑的看崔敏,嘀咕:“你不会是受到创伤,真的喜欢上我了吧?艾玛,我可不喜欢你!人家还是想嫁给男人的。实在……实在不行傅时寒也行啊!”傅时寒虽然是个变态,可是偶尔也是可以拿来做考量的。最起码比和崔敏在一起强,啧啧,果然人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崔敏现在要晋升为后者了么?

崔敏笑的更加意味深长:“哦?傅时寒啊!”

阿瑾抻脖子:“我和傅时寒有一腿,难道不可以么?”虽然没有,但是我要坚定我异性恋的立场。

崔敏笑着颔首:“可以可以,自然是可以的。”

阿瑾:“呼!那就好,你赶紧换衣服去前边,可不能觊觎我。”

两人匆匆离去,没有看见草丛里红了脸的某人,傅时寒摸着自己的脸,觉得有点烧。阿瑾……阿瑾果然是在内心里默默的暗恋他。

呵呵,他就说,阿瑾怎么可能不喜欢他,从小就见识过他这样优质极品的男子,是绝对不会再能看上其他人的,绝对是这样。

待阿瑾与崔敏重新回到了宴席上,就见马上就要开席,而此时,新娘子也已经进门了,阿瑾觉得,作为小姑子,自己是有权利去洞房看一下的,因此直接甩了崔敏,拉着姐姐滢月一同离开。

待她们赶到,已经解开了红帕子,李素问坐在那里,红着脸,仿佛仙女儿。

阿瑾感慨,他们京城的水,真是养人,个顶个的美女,又一想,李素问还真不是京城长大,这么想着,她微微的吁了一口气感慨:“这天底下的美人,真是太多啦!”

谨言看围观的人里还有自己的两个妹妹,迅速的将喜称放下,叮嘱:“我去应酬应酬就回来。”

李素问颔首,递给谨言一枚药丸,“你给吃了!”

“恩?”众人都在脸上画了问号,这是啥意思?这大喜的日子,吃的是啥?

有那好事儿的,直接笑问:“嫂夫人该不会是给世子爷吃了那威尔刚吧?”

李素问疑问:“那是什么?”她不懂。

谨言回头狠狠瞪了说话的人一眼,又看自己妹妹听的津津有味:“你们俩来干啥。”

阿瑾无辜:“我来看嫂子,免得别人欺负她。如果有人敢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就关门放狗。”

众人默然:“……”闹哪样!

“这个药的作用是缓解吃酒过多造成的头晕目眩,四肢乏力,也会让人不会那么疲惫。众所周知,饮酒过量对肝脏十分不好,这个药物很好的缓解了这一点,它会分解你身体里可能吸收的酒,让你整个人不会因为吃酒过多而十分痛苦,相反的,这里面的补药还会让你有中气十足之感,今天我们成亲,一会儿你们必然是要灌他酒的,不过我才不担心,我们有秘密武器,等会儿你们可以轮番上,总之最后不舒服喝成狗的一定是你们……”李素问很认真的进行解释。只是最后的那句话,颇为让人寒心啊!

阿瑾:百度百科么?不过,嫂子威武,嫂子好棒!

谨言:“咱偷偷吃就好,不用告诉他们。”

众人:“大嫂,我们绝对不灌酒,世子爷保证完好无损的给您送回来。您放心,您一定放心!别人灌酒,我们一定挡酒!别人闹洞房,我们一定给您挡着,谁敢不让您好好洞房,就是与我们作对。只求……只求嫂子赐药啊!这药,分明比威尔刚还腻害!!!”

阿瑾扑哧一下子就喷了。

“嫂子,您可要行行好啊!您看我们,一个个都虚成什么样了。您有好东西,一定要交给我们。嫂子,求帮助……”

阿瑾看这些人阿谀的笑脸,只觉得,这个世上真是啥人都有啊,说好的闹洞房呢!说好的七十二计呢!他们都做好应对措施了啊。你们怎么可以说不闹就不闹!

略惆怅!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觉!

“你们这样拍马屁,真的好么?”

“小郡主啊,您懂啥啊,您还是个孩子啊!”我们只求药,怪不得人家六王妃非要娶李素问,敢情儿是真的想的多,真是,真是太奸诈了!

求问:世子妃,您还有又好看又能干的姐妹么?求介绍!

李素问微微勾起唇:“看你们表现好了,正好可以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药效。相公,吃了吧!”

谨言:“哎!”

阿瑾:咦咦,好像哪里不太对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