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98|4.3|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98|4.3|(1 / 1)

苏青眉知道,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她都不能再去见赵沐。纵然两人有情,可是镜花水月,终究是摸不到的。如若这事儿传了出去,那么死的,就不是她苏青眉一个人,苏家已经这个田地,她更不能行差一步。

此事已经闹得人尽皆知,基本上就是一团烂账。

而此时,与此事全然没有一丝关系的人正在茶楼喝茶。

赵沐心情似乎不错,他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看着门口,待到有人叩门,他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可这笑容,在看到来人之后终于化为乌有,傅将军反手将门掩上,坐了下来。

赵沐只有那么一瞬的吃惊,随即便是笑了出来,他笑够了,看傅将军:“本想着来的是如玉美人,但是现今看来,倒是并非如此。可怜我白白苦等这么久。”

傅将军盯着他,许久,问道:“你又是何苦。”

赵沐玩世不恭的言道:“何苦?何苦什么?不过是我厌了这些庸脂俗粉,想着玩些更加有趣的东西罢了。你看,偷自己嫂子是不是挺有趣?或许,我还是为明玉报仇呢!苏大人欺负了明玉,我欺负欺负他女儿,不是甚好?”

傅将军哪里会信他这些话,只是微微蹙眉言道:“你无需如此的。”停顿一下,继续言道:“我自然清楚你的为人。可是你们终究没有什么缘分,人和人之间,大抵就是如此。”

赵沐依旧是带着笑,可是表情却不那么喜悦:“是么?可是我倒是觉得,我们是有缘分的。”言罢,摆了摆手,不欲继续这个话题:“讨论这个,并没有什么意义。我只想知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并不想看见你。”

傅将军正色:“你拜托我的事情,已经有了一些眉目。恰好有这样一个契机,因此我便是直接过来了。”

“你说。”对于当年的事儿,赵沐一直是有怀疑的,他不明白,青眉与他情投意合,为何突然之间就嫁了人,就算家里逼迫,她也该等他回来。而他的所谓死讯,又究竟是何时传回来的呢?

傅将军言道:“当年的许多事现在已经探查不得,但是我觉得,当年,你们俩应该是有一个孩子的。”傅将军也不欲多言此事,可是既然赵沐找了他,两人又同是同一条船,他便是要帮他了了这段心结,不然对将来也未必是件好事。

“孩子!”赵沐呆住。他幻想过千万种可能,但是却独独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

傅将军点头:“对,孩子。当年苏家一直都是用回春堂的大夫,可是当年为苏家检查的人,已经都死了。我也查过,他们没有一个是自然死亡。不排除是苏家杀人灭口。之后我依据线索又查了一些内情。由此推断,当时苏青眉是有了身孕的,而后怎么没的,就不得而知,在之后她便是嫁入了五王府,我觉得她这么多年没有身孕,也是有原因的。”

傅将军没有将剩下的话说出来,许是……没有孩子便是因为那次伤了身子。

赵沐冷冷的盯着傅将军,觉得自己心里一阵一阵喘不上来气,他就像是鱼儿离开了水塘,干干的放在太阳光下不断的烤,“孩子。是苏家害了那个孩子?”

傅将军摇头:“这就不得而知,可是现在又是一个探听到一切的好时机。”

赵沐:“行了,这件事儿,我知道了。也自然会去办,多谢你。”

傅将军摇头:“我们是站在同一条船上的,我自然是希望你好。”

赵沐言道:“我懂。”两人阴差阳错走到一起,更是一起共商大事,这点是万不能让旁人揣测到一二。只是……

赵沐皱眉看傅将军,言道:“我约了傅时寒初六出去游船。”

傅将军这一生最意难平的,便是儿子傅时寒的怨怼,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修补,都不能得到他的谅解。

“时寒心思细腻,你莫要被他看出一二。”傅将军叮嘱道。

赵沐懒散的向后一靠,笑言:“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只是我想,如若他能来帮我,那我们才是真的如虎添翼。现在……现在倒是让老二捡了便宜。”

傅将军平静:“现在才哪儿到哪儿,天家身体十分健朗,指不定到时候谁更好。”

赵沐颔首:“确实如此。”

两人沟通完,傅将军便是悄然离开,而他没有发现,就在相同的茶楼,崔敏正喝茶,样子十分淡然。傅将军匆匆离开,崔敏微微摩挲桌面,交代身边的小翠,小翠听了,立时点头。

傅时寒原本就对赵沐和傅将军十分怀疑,虽然经过崔敏的确认,但是他也终究不能确定,这次崔敏察觉到两人暗中接触,也算是坐实了这件事儿。

此时人人都关注苏家如何,四王府如何,五王府如何,倒是没有人关注赵沐了。大概也正是因此,赵沐与傅大人才略有松懈,也因此让人抓到了把柄。

得知消息的时候,傅时寒正在六王府做客,阿瑾拉着他碎碎念:“你看,明依真的很不简单啊!对自己姐姐下手都完全没有一丝手软。”

傅时寒自然看了出来,言道:“赵明依不是好人,你要小心她。”

阿瑾点头:“她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的前者。”

时寒笑了出来:“你这词儿还不少。只是赵明玉那里,怕是还是要针对你的。不过你放心好了,她兴不起什么大的风浪。”

看赵明依那样的心性,少不得要将这一切推到旁人身上,而最合适的人选,非阿瑾莫属。只是就算是认为是阿瑾做的,赵明玉短期内也不会怎么样,她没有那样的能力。她不是傻子,该是清楚如何最好。

就如同时寒所离料想的那般,明玉在明依的误导下,真的认定此事必是阿瑾所为。恨不能对她扒皮拆骨,不过现今她却又什么都不能多说。

因着明玉的坚持及现场众人的目击,苏大人几乎是坐实了迷jian明玉的事实。虽然人伤着,可是也被天家打入了天牢。苏大人言称自己无辜,可是证据确凿,他倒好也无力反抗。

自然,这证据大部分都是时寒收集的,可是除却这般,傅将军竟是也交上来一些证据。一时间真是墙倒众人推。

不过短短半个月的时间,苏家父子俱是被关了起来。如若不是还有苏青眉这个五王妃,怕是苏家立时就会倒掉,而皇上迟迟没有处理此事,大抵也是有此考量。

待阿瑾与傅时寒私下相处,阿瑾有些不解的问时寒:“傅将军针对苏大人是为什么啊?你说,既然苏大人是和齐王爷一伙儿,那么他就该帮着苏家啊。不然苏家出事了,苏青眉那么伤心,皇叔肯定心疼吧?”停顿了一下,阿瑾言道:“之前就是如此啊。你看苏斌被抓的时候,傅将军还差点过来求情呢。”

这点也让傅时寒不解,他可不认为,傅将军这样是因为他。会不会……时寒与阿瑾言道:“也许,又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儿,是关于五王妃的。”

这件事儿,傅时寒又猜对了。赵沐现在恨不能让苏家死无葬身之地,他原是看着这些人都是苏青眉的亲人,因此多有帮助。只希望不能让她太难过,但是竟不想,当年的事儿另有内情。苏大人被关在大牢期间,赵沐见了他,终于得知了一切真相。

而真相从来都是比表象更加让人觉得可悲。

原来,当年苏青眉真的曾经怀有身孕,就在他走后的一个月,而苏家当时为了攀附上五王爷,骗苏青眉自己遇险身亡,又以留下血脉为由劝苏青眉嫁人。至于说是否清白……之身,苏家又有自己的主意。而在苏青眉答应之后,苏夫人便是在苏青眉的补药里下了落胎的药。大抵也是那药性霸道,竟是伤了苏青眉的身子,以至于她成亲十多年都未曾有孕。

苏青眉这么多年,隐隐对当年的事儿有几分怀疑,可是终究却不敢探究真相。而赵沐得知真相,只恨不能杀了苏大人。

有了这么多年推波助澜,一时间,苏家竟是衰败的愈发的迅速,便是苏青眉这个五王妃都不能挽救颓势。至于说五王爷,五王爷……称病了。

明眼人一看便是知晓,这是五王爷根本就不想管,就算是面上难看,他也决计不会多管这件事儿,而至于四王爷,大抵是为了拉拢五王爷,竟是也不发声,明玉更是被他关了起来,并不出门。

苏青眉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站在赵沐面前,只是这个时候,她能信任的,也只这么一个人了。

“你终于肯来见我了。”赵沐盯着苏青眉,他曾经怨过她,很怨。可是即便是怨,也不能掩盖他爱她的事实。当初他以为她骗了他,他甚至都能够原谅她。而现在,得知她所有的一切都是迫不得已,他更是怨恨当初自己为什么要离开。更是怨恨苏家为什么要使出这样的诡计。

彼时两人都是青葱年少,她便是他的苏姐姐,她温柔的对他,那个时候他父母双忘,虽然有王府,有锦衣玉食,可是终究是难以掩盖自己内心的凄凉。没人知道,他其实也是怕的,他怕自己做的太过,会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而他父王,就是死的这样不明不白,正是因此,他故作流连花丛,故作不成器。这些都没有关系,都没有的。只要有她在他身边。

可是一切都被打破了,什么都没有了。苏青眉终于还是嫁给了旁人,嫁给了他的五皇兄,是呀,人家是真正的皇子,他又算是什么呢?

现在,他终于知道,她当年没有背叛他。全是苏家人。

“你说过,我来见你,你就会帮我。”苏青眉期盼的看赵沐。

赵沐:“你来这里,只是为了他们?”

苏青眉:“你说过,你有办法的。就算他们再不好,再错,他们也都是我的亲人,我不能不管他们。”

赵沐伸手就要摸苏青眉的脸,但是她却微微后退,躲了过去,赵沐手僵在半空,问道:“我现在,连碰你一下都不可以了么?你肯来见我,不是也知道我图谋了什么么?现在又装什么。”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忍不住出言讥讽。

苏青眉犹豫了一下,将披风脱掉,就要解开自己的衣襟:“求你帮我,我自然是想到了一切,只是,如今的我已经不是当年,你要和这样年老色衰的我在一起么?我知道的,你身边美女无数,便是不说旁人,那崔府的崔小姐都对你爱慕有加,这是人尽皆知的。”

赵沐握住她就要解开衣襟的手,将她拥在了怀里:“我爱你!”

苏青眉一颤,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会说这样的话,在她心里,赵沐是一辈子都不能原谅她的了。可是现在他竟然还会说出这个。

“我不是要你做什么,我只是想和你这样静静的拥在一起,就像许多年前一样,那样的岁月,真是久到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你……”苏青眉一滴泪就这样落了下来,她要说什么,却被赵沐拦住,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半响,赵沐言道:“我会帮你,只要你来见我,我就会帮你,但是你该是知道,死罪可免,总归活罪难逃的。”

苏青眉忙不迭的点头:“我明白,我都明白。”

“原本将你弟弟苏斌救出来问题也不大,可是你爹偏是用错了招,反而将事情弄得更加难看,不仅将自己绕了进去,也间接的害了苏斌。让苏斌在狱中的日子更加难过。”两人拥在一起,赵沐平静的给苏青眉分析。

“那你觉得,该怎么办?”

“我觉得,不管怎样,要先将他们的性命保下来……其他的,静静图之好了。”

苏青眉点头:“一切都听你的。”

她窝在赵沐怀里,却全然没有看见赵沐那微微扬起的嘲讽嘴角。就算他们活着出来,他也会让姓苏的生不如死。可是现在……现在暂且帮帮青眉吧!

苏青眉不知道赵沐用了什么样的法子,可是事实就是,苏家父子真的被放了出来,当阿瑾在六王府听到这一切,直接一口水喷了出来。

“放了!”阿瑾震惊脸。

赵谨言颔首言道:“对,人放了。不过也将所有官职都免了,家里也查抄了一次。算不得好。”

阿瑾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头啊:“哥,不对啊,这么大的事儿,为啥就这样放了,喀嚓了才对吧?”

谨言迟疑了一下,没有言道更多:“你莫要管这些了。小姑娘家家的,无事陪素问出去转转。”

阿瑾:“我哪里还敢和嫂子出门,再遇到坏人咋办?你看这些连锁反应,啧啧!”虽然如是说,但是阿瑾到并非真的怕了。

谨言白她一眼,见小姑娘笑嘻嘻,言道:“你呀,竟是胡说。”

“哥,你告诉我嘛!你说嘛!你不说,傅时寒也会告诉我的。我想知道这件事儿有没有什么□□。”阿瑾摇晃谨言的胳膊,一旁的素问言道:“你就告诉她呗!”

阿瑾更是开始磨人:“对呀对呀,你看,嫂子都说了,你就告诉我呗。这件事儿,我自始至终都知道呀,再说了,那个王八蛋还是得罪了我才被关进去的呢。这样轻松放人,我觉得不爽,不爽不爽!”

谨言被她晃悠的晕乎乎的,言道:“你去问傅时寒好了。”

阿瑾不肯:“你是我亲哥哥,我就要问你,哥哥不疼我。哥哥还不如嫂子,呜呜……”

这样唱作俱佳,简直是让人不忍直视,谨言终于忍不了,他拍头:“好好好,告诉你,一切都告诉你。”

说起来,人虽然放了,但是其实有时候,人活着是比死了更难过的。

这便是赵沐想出来的法子,他求见了皇上,自然,在所有人看来,他也应该是憎恶苏家的,而他确实如是。

如果一下喀嚓弄死他们,也只是解了一时的气,可是长久来看,总归还是不好。毕竟苏青眉还是五王妃。倒是不如将人放了,一撸到底,查抄家产。

人死了只是一时解气,人活着慢慢折磨,才是永久的。苏家习惯了那样的好日子,必然不会习惯现在这样落魄,他们要看的,便是落魄之后的苏家如何自处。

赵沐的切入点很好,也真的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阿瑾听了,啧啧:“皇叔还真是为我们着想呢!”如若不是知道皇叔与苏青眉的一切,她怕是就要以为,皇叔说的是真的了。

谨言冷静言道:“不管皇叔是为了什么,有什么目的,可是他鲜少与皇爷爷开口,这次既然开口了,皇爷爷也不会拒了他。再说,他这样说,其实也没什么不对。我们对苏家,就像是猫抓耗子,抓住了,未必要一下子捏死。让他慢慢死,有时候更解气。”

阿瑾望天:“我说哥哥啊,你也是饱读圣贤书的,这怎么形容的呢。委实是粗俗啊!俗,实在是俗!”

阿瑾如此,一旁的素问直接笑了出来,她与阿瑾认真言道:“我也觉得,你哥哥不是看起来那么斯文。”

阿瑾:“哥哥本来就不斯文,不仅不斯文,他还小心眼,我和你说哈……”

以下是姑嫂两人挤兑赵谨言的分界线。

…………

御书房。

皇帝看站在下首的傅时寒,忍不住笑了起来。傅时寒从来不掩饰自己对苏家父子的针对,而这次他放了苏家父子,可见他心里多么郁卒。

“时寒,你该是知道朕是怎么想的。”

皇帝从来不认为,别人都能想通的事儿,傅时寒想不通,可既然能想通还要来这里,那便是说明,必然还有其他的问题。

“微臣知晓,只是微臣要说的,是另外一件事儿。”傅时寒微笑。

“你说。”

傅时寒没有丝毫迟疑,缓缓道来:“其实,我在想,每个人在这件事儿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每个人粉墨登场,又得到了多少好处。”

天家微微挑眉,很显然,这些他早已想过,做皇帝的,要看的是大格局,事情一出他必然愤怒,可是愤怒之下的种种疑点,也让他怀疑万分。

“那你又觉得,这里粉墨登场的,都有什么人。”天家语气平和。

“我、四王府的明玉小姐,明依郡主,六王府的阿瑾,蝶小姐,苏家一干人等,还有傅将军,齐王爷,这些人都卷入了其中。有的人是无意,有的人却未必就是如此。我从来不相信,这世上有巧合。想来皇上也听说过最开始在寺院的对话。她们言称要算计的,其实是阿瑾。”傅时寒挑眉:“如若不是我当时叫走了阿瑾,怕是阿瑾就要受害。”

皇帝挑眉:“对。”

傅时寒笑了起来:“可是我叫走阿瑾,不是意外。是因为,我知道了这件事儿。”皇上不可能不多想,与其让他想得多,倒是不如让他知道一切。

果然,皇帝并不意外,“那事情,究竟又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明玉小姐、蝶小姐、苏家的苏柔三个人密谋,被崔尚书的千金崔敏听见了,皇上大概不知,崔敏与阿瑾,私交尚且算好。崔敏提醒了阿瑾,而我,时也在场。我们自然不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算计自家姐妹。因此便是打算让苏大人直接出丑便是罢了。可是,事情偏是出了差池,不知道为什么,明玉小姐出现在了屋内。大抵您也知道,现场是有一把刀子的,可是佛门之地,那把刀子究竟是何人的,又是不可知了。当时我诸多怀疑,便是展开调查。”时寒看皇上,终于笑了出来:“我什么也没有查到。您觉得是不是很可笑,竟然没有什么证据!”

皇上这时皱眉:“什么也没查到?”

时寒点头:“什么也没查到。可是这个什么也没查到,恰恰就是最大的疑点,这么多疑点,究竟为什么会不见了?又究竟是谁做了这一切?皇上,这些话,我原本不想说,只是现在,我不得不说,我查不到,那么,这会不会是大问题?什么人做了这些!”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