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96|4.3|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96|4.3|(1 / 1)

阿瑾虽然答应了阿蝶出去,但是却并没有落入她的圈套,阿瑾明白,阿蝶一定会在场,她一定会眼看自己出丑。可纵然这般,她也没想立时对阿蝶做什么。

待阿蝶给她递水又引她去后院,阿瑾倒是也都听了。可甫一到那边,便是被傅时寒接走。阿蝶他们的计划还在进行,只是到时候丢人的,只有一个苏大人了。

阿瑾本来也想一开始就将这次的窗户纸捅破,但是时寒倒是不这么认为,既然苏大人愿意给人看,那么他们也并不在意了。

阿瑾与时寒坐在凉亭里,正好可以俯视整个寺院的院子,她微微蹙眉言道:“本来是好好的清静之地,倒是成了有些人别有用心的图谋之所。”

时寒笑:“何须想那么多,拘泥于形式呢。就算有人在此别有用心,也终究与寺庙没有什么关系。”

阿瑾:“我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就是觉得,真是搅了出家人的清净。”

时寒眼里寒冰一片,“真正搅了出家人清净的,怕是那心怀不轨,企图老牛吃嫩草的下作之辈。”

胆敢觊觎阿瑾的人,傅时寒觉得,让他直接死掉都是便宜了他,既然这个家伙这样喜欢算计,那么他便是让他知道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你放心好了,时寒哥哥会帮你将一切处理好,他们谁也别想算计到你一分一毫。”傅时寒握住阿瑾的小爪子,阿瑾睨他,又看他的手:“你干嘛摸我的手?这分明就是占便宜。”

时寒笑:“占便宜哦?阿瑾什么时候会觉得,时寒哥哥占你骗你呢?”傅时寒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喜悦。

阿瑾:“男女授受不亲,男女七岁不同席,男女……”还有男女啥来着?阿瑾觉得,自己要好好的教育一下傅时寒。

傅时寒:“可是我小时候就是这样牵着阿瑾的手,阿瑾还很高兴呢!”傅时寒挑眉,一副你说的不怎么对的表情。

阿瑾愤怒:“你都说了,那是小时候啊,既然是小时候,肯定是八岁以前。”再说她肉包子时期怎么会考不考虑人家为啥牵她的手?那个时候她忙着卖萌抱大腿呢!哼唧!

傅时寒语重心长:“你昨天,还拉着我的手叫时寒哥哥,难不成,你昨天是六岁?哎呀呀,阿瑾长得真是太快了。”

你看,这人就是这样讨厌,阿瑾狠狠的踩了时寒一脚,他吃痛的皱眉,阿瑾得意了:“我说话,你听着就是了。不准辩驳。”

不准辩驳,看她又恢复了生气,时寒笑:“是,山大王。”

阿瑾脸红:“你又胡说。”虽然她小时候愿意掐腰站在假山上自称山大王,可是,可是,可是……小孩子哪有不调皮的,不调皮,被人家怀疑怎么办呢?这就是作为穿越党的无奈。

这么想着,阿瑾又有一点小心虚。真的不是她比较顽皮呀!

两人正说话的功夫,就看时寒身边的长随无心匆匆忙忙的上来,时寒看他十分的焦急,皱眉:“大戏开场,也不用如此。”

无心言道:“公子,那个……出大事儿了。明玉小姐不知怎么的就进去了。”

傅时寒皱眉:“赵明玉进屋了?”

无心点头:“现在下面已经闹开了。主子,下一步如何?”

傅时寒当真是冷笑了起来:“真是我不算计她,她倒是要自己冲进圈套。走,下山。”

阿瑾更是奇怪:“她怎么会来呢?这太不合乎情理了。按道理说,如果我真的中计,肯定会有人调查,她出现在这里,又与我关系不好,不是分明等着让人家怀疑的么?她犯不着这样傻吧?”

傅时寒与她分析:“你觉得她犯不着这样傻,可我倒是觉得,这正是她的精明之处。亦或者说,她是必须要见到你中计,心里才乐意。为了这个,她宁愿冒着让别人怀疑她的风险来这里。”

两人从凉亭走到半山的寺庙,见寺庙后院已经闹了开来,明玉一身痕迹,分明是与人有了什么。而苏大人则是一脸的慌张,竟不知如何是好。

至于说阿蝶,阿蝶站在一旁,几乎错愕的不能自持。

赵明玉恨恨的看着阿蝶,喊道:“是你,都是你做的。原来你竟然是为了这样害我。你说,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亏我还相信你,相信你是为了算计赵瑾才会找上苏柔,原来,你要算计的竟然是我。”

阿蝶这个时候错愕不已,她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她“找”自己的“妹妹”嘉和郡主,无意间闯入了这间房,本该看见的,是衣衫不整的阿瑾与苏大人啊,可是现在,这个人为什么是赵明玉?

“我没有,不是我,你误会了,你真的误会我了。”阿蝶连忙摆手,泪水不断的流:“我不知道,你不能冤枉我,我只是在找阿瑾啊!”

赵明玉这时依然歇斯底里,根本顾不得那许多,“你现在还想诓骗于我。明明说算计阿瑾,为什么算计到我身上,我杀了你,我杀了你这个贱人,你别想跑。”

围观众人看到刚才六王府蝶小姐有些奇怪的举动,看她的眼神不禁有些意味深长。确实,刚才她那般着急的找阿瑾,认定了阿瑾在这见房里,分明就是有猫腻。难不成……她想算计的,本是六王府的嘉和郡主?

而这个明玉小姐,只不过是误中副车。

“我没有,我怎么会害嘉和郡主呢?你不要诬赖我,人人都知道,这京中最讨厌她的,分明就是你。你和苏大人在此,在此行这些恶心之事,不小心被我撞破,现在就要来陷害我了么?你们四王府的人一贯是恨极我们六王府的。你现在又说相信我的话,你让大家评评理,你一个四王府的嫡出小姐,怎么会相信我,而且,我们两个府邸的关系并不好。之前你就想算计嘉和郡主,现在是不是算计不到嘉和郡主,便是想着算计我?”阿蝶这个时候已经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必须和这个人掰扯一番,不然这样歹毒的消息传出去,那么她可是死定了。

赵明玉气的瑟瑟发抖,她自己都不知为何来到后院便是失去了意识,更是只觉得浑身发热,“啪啪啪!”

见到傅时寒也到了,而自己又是这般模样儿,她回身便是几个耳光,打的苏大人头晕目眩,也不怪苏大人到现在还话少,也不怎么动。他进屋之后为了尽兴,直接喝了放在桌上剩余的“春”……药。如今这药物作用之下,他可不就是浑浑噩噩。

“你这个禽兽,我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你竟敢算计我,你们苏家竟敢算计我……”这个时候明玉只觉得,必然是苏府与阿蝶合谋算计了她,必然是这样。

什么算计阿瑾,不过是个噱头,引她上钩的噱头,越想,竟越是如此。

明玉这般大人,周围哪有人敢上来拦着,就见她疯狂的大人,苏大人只是看看的闪躲几下。

阿蝶咬唇看着初到的阿瑾,怀疑的眼神不断的扫在她的身上,别人不怀疑,她却是怀疑阿瑾的,为什么她没有事儿,为什么那个人换成了赵明玉?分明就该是她,就该是她啊!如若是她,现在哪里会是这样没有办法挽回的情形。赵明玉认定了是她算计,怕是将来不会饶了她。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阿蝶怨毒的看着阿瑾,眼神怀疑的恨不能杀了她。

时寒见了,轻飘飘:“你们六王府的蝶小姐,果然是个不简单的。眼神都这样凌厉。”

他想来喜欢直接打脸,这般一说,大家立时望向她,阿蝶怨毒的视线还来不及收回便是被大家看了个正着。

她顿时不断的摇头:“我没有,我没有的,我是希望阿瑾好,我自然是希望阿瑾好,她是我的妹妹啊。”

傅时寒冷笑:“哦,我可记得,王妃只有两个女儿,而且,有人甚至连句母妃都不愿意叫。现在说姐妹,真是可笑。”

赵明玉直接甩了一个耳光在阿蝶脸上,打的阿蝶一个踉跄:“贱人!我非杀了你,我会禀了父王,我要杀了你。”

阿蝶只想告诉赵明玉,那个算计他的人,一定是阿瑾,可是这样众目睽睽,她如何说得出口,如若真说了,怕是死的更快。这样两难的境地简直让她几乎疯掉,使劲捏着帕子,她带着泪,“我没有,我怎么可能是那样一个人呢?这真的和我无关。”

“和你无关,明明是你的算计,算计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说,是不是阿瑾指使你的,是不是!”赵明玉手指又指向了阿瑾。

阿瑾看大家又来看她,感慨果然大家都是爱看戏,如若这出戏是皇亲国戚出演,怕是大家会更觉得有趣吧?

阿蝶瑟缩一下,不在言语,那样子竟是有几分确定的样子。阿瑾看她这样的表现,忍不住冷笑起来,这个阿蝶,真是脑子不好用到极点了。

“我指使?众所周知,我和蝶小姐关系不好吧?你刚才不是还说,她要算计我么?既然是要算计我。又怎么会和我站在同一战线呢?你们的话前后矛盾,倒是也有趣。哦对,阿蝶,你刚才不是还说明玉小姐与苏大人在这里私会么?怎么转眼又可怜兮兮的哭呢?真是变得太快了。”阿瑾笑眯眯,也不恼火,只是就那样冷言的看阿蝶与明玉,仿佛这二人是一出笑话。

阿蝶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咬了咬唇,正要言道什么,就听阿瑾继续言道:“不过虽然我不喜欢阿蝶,可是我相信,我们六王府的人,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做这个对她又有什么好处呢?但凡做坏事儿,要么是为了报复,要么是为了得到什么。她与你没有什么关系吧?”停顿一下,阿瑾继续好心:“我更是没有,再怎么说,我也记得,我们都是赵家人,就算是关系不好,我也是记得的。我不会让皇爷爷为这样的事儿伤心。明玉姐姐,你还是将衣服披好吧。”

明月狠狠的盯着阿瑾,阿瑾无辜挑眉:“我倒是觉得,你们这样互相咬来咬去,就没有想到,或许是有的人坐收渔翁之利了么?”

傅时寒微笑点头:“阿瑾说的甚有道理。”

赵明玉自然是十分怀疑阿蝶,可是,冷静过来之后,她也察觉出不对劲了。阿蝶那贱人害她干什么,而且看她错愕的表情,也不像是真的算计了她。至于阿瑾,阿瑾好像也不是,她整日的想讨皇爷爷欢心,做这个确实也不太可能。毕竟丢人的是整个赵家。她犯不上。

这么想着,她霍的就看向了苏大人!

也许最有可能做这件事儿的,就是苏大人了。或许他根本就知道赵瑾不好算计,怕六王府更加发飙,毕竟六王爷是个疯子,因此算计上了自己?

她死死的盯着苏大人,问道:“苏柔呢?”

苏大人此时还正迷糊呢,看赵明玉这样阴森森的盯着他,缓了一下,言道:“柔儿?”

“对,苏柔那个贱人呢!是她对不对?是你们父女俩合伙做的对不对?”

傅时寒在一旁冷飕飕的笑:“当真是一石几鸟的好计划啊!”

明玉听傅时寒这样言道,更加恼恨的直接一个耳光甩了过去:“你说,是不是你们算计好的?”

“没有,我……我们才是受害者,我和你一样都是受害者。”苏大人这时总算是有了几分清醒。

但是时寒哪里会让他辩驳:“这还真是一箭双雕的好主意。四王爷和六王爷关系本就一般,算计不到几个王爷。便是将主意打到了几个小姑娘的身上,小姑娘都是耳根子软,容易被忽悠被骗,这不,稍微用点什么小手段,小姑娘就会走进圈套里。如此还不是让您如愿了。您是觉得,苏斌在牢里一辈子出不来了,打算另娶一个再生?”

叹息一声,时寒继续言道:“其实啊,几个王爷之间关系向来都是不错的。兄弟之间,哪有什么隔夜的仇,偏是有一些小人从中作梗,想着能够坐收渔人之利。也不知,这样的人怎么就能在朝为官,真是万死难辞其咎。”

明玉被时寒的话蛊惑,越发的觉得苏大人就是真凶,几乎毫不犹豫的就捡起了地上的刀,直接捅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