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94|4.3|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94|4.3|(1 / 1)

傅时寒看阿瑾,笑了出来,阿瑾也看他,不过表情却很认真:“你觉得我说的不对么?”

傅时寒摇头:“对,你说的对。我是在想,阿瑾帮了我这样一个大忙,我要送她什么礼物才能显得比较有诚意呢?”

阿瑾笑眯眯,故作沉思的歪头想了想,言道:“我也不知道呢,不过我想,她应该比较喜欢首饰什么的。翡翠楼有很多好看的首饰呀,你可以带她去挑选。”言罢,她自己也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时寒见她这般,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发。

“那就去翡翠楼吧。”

阿瑾“喵”了一声,十分满意。

时寒言道:“最近真是我的幸运星。”

阿瑾:“那是自然。只是我想不通,你爹为什么没有继续来找我?按道理说,如若他想为苏斌求情,不可能这样半途而废啊!而且,既然他隐藏的那么好,又怎么会因为一个苏斌功亏于溃。这破绽,露的太浅显了,我都能看出来。”

时寒觉得,阿瑾真是太谦虚了。

“你能看出来,不代表别人也能。小阿瑾其实是很厉害的呀!”时寒调笑道,见阿瑾满足的小猫咪样儿,继续言道:“正是因为他没有继续来找你,我揣测,与他交好的人,其实是赵沐。”

阿瑾立时:“可是皇叔为什么要与他交好,这本就不和常理啊,而且和皇叔交好也没什么值得隐瞒的,我……”阿瑾停下了话茬儿。她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崔敏。

“怎么了?”时寒问道,他看阿瑾突然变了脸色,关切问道。

阿瑾犹豫了一下:“皇叔……其实是想……”阿瑾觉得,有些话竟是不能说出来的。

可是傅时寒哪里不懂,她这般一提,傅时寒就明白过来,他皱眉:“阿瑾,你相信我么?”

阿瑾白他一眼,“我自然是相信你的。你是我时寒哥哥啊!”虽然这孩子有点孤僻,但是也算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对她更是一顶一的好,万不会来害她。所以阿瑾觉得,除了六王府自己的亲人,她最信任的,就是傅时寒了。这点没有任何疑义。

就算皇爷爷能,傅时寒也未见得。皇爷爷要考量更多,要平衡的也更多,有些小事儿,只能忍着,可是时寒不同,他不会这样要求自己。

时寒点头:“所以阿瑾记住,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害你,不仅不会害你,还会处处以你为依归。我更加不会让六王府倾覆。”

阿瑾皱眉:“时寒哥哥到底想说什么。”

傅时寒笑了一下,言道:“我是想与你交换情报。一人计短,两人计长。你会做这样的揣测,一定是有自己的道理,而我想知道,你这个道理有什么依据。而我也会和你说说我的想法。”

虽然阿瑾没有直接说出来,但是傅时寒听明白了,赵沐觊觎的……是皇位。不能言说的皇位!

阿瑾:“我答应了别人,不能多说她的事儿。做人要有诚信,可是通过她的一些行为,我觉得齐王爷,也就是我的皇叔,他是有问题的。就算是现在没有,将来也会有,也许有一个契机彻底让他变了。也许,那个契机早已经发生。”

阿瑾说的似是而非,傅时寒带着笑容:“你说的那个人,是崔敏。”这点很肯定,他觉得,阿瑾与崔敏的对话很奇怪,而且她从来不曾有隐瞒自己的东西,这样说,最大的可能问题便是在崔敏身上。其实旁人没注意,但是他却也是注意过的,崔敏自从与阿瑾谈过,似乎行事上也有改变。他不敢往更严重的方向想,但是却觉得,或许……有些怪力乱神的东西真的存在?

“我不想和你言道这个人是谁。你会不会觉得,我的脑洞有点大?”阿瑾支着下巴,觉得或许又是自己想的太多。

傅时寒摇头:“不。其实我没有和你说过,很多年前,我曾经在深夜见过傅将军外出。可是当时二王府已经彻底调查过,并没有一丝的线索。越是没有疑点,越是最大的疑点。再说五王妃,五王妃和赵沐,他们俩的关系别人不知道,但是我们俩却是知道的。他们曾经是旧日的恋人。而且,赵沐便是时至今日,有崔敏这样艳若桃李的大美人示好,也从来不曾吐口会迎娶。其实,人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如若你细看就会发现,赵沐看五王妃不同。我姑且认为,他是还爱着五王妃。而苏斌,苏斌是五王妃唯一的弟弟,赵沐如若真的爱五王妃苏青眉,就不会对苏斌袖手旁观。如若……我是说如若,如若傅将军与齐王爷关系好到能够知道这样大的秘密。而他们在面上有表现的丝毫没有任何关系。那你觉得,他们之间会单纯么?”

也许他们共同图谋的,其实就是那个大殿上最显贵的位置。

阿瑾瞪大了眼睛,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还能知道这样的事儿。她拍胸平静了一下,时寒瞄了一眼,没说话。

“可是,也有可能,傅将军是与五王爷一伙。”这是另一个可能性啊。

时寒点头:“是,还有可能是和五王爷一伙。可是如若和五王爷一伙,他怎么没有将这份求情继续下去?我姑且猜测,他见到苏斌得罪了你,深怕齐王爷搀和进来,因此第一时间就想找你求情。可是他没有见到你。而在冷静下来之后,他想到了更加得体的处置方法,亦或者是想好了规劝齐王爷的有效方法,所以他没有继续下去。这点都是小插曲,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六王府和苏府身上,倒是也没有人去揣度他当时找你的动机。”

“可是皇叔根本没有继承皇位的权利啊。如若他这是有打算,那可真是大事儿了!”阿瑾琢磨。琢磨够了,突然言道:“喵了个咪的,我一个后宅女眷,一个小郡主,为什么要掺合进夺嫡的大事儿?反正我爹又不会成为皇帝,可我没关系啦。”

她一副单单纯纯的样子。

傅时寒看她这样,笑:“确实和你没什么关系。不过在我看来,姨夫做皇帝,好过其他任何人。首先,沈家和二王府的关系已经联系在一起。其次,你母亲和二王妃关系极好。姨母和姨夫都十分喜欢你们家。你爹不着调,也兴不起大的风浪,就算登上皇位,有这样一个不靠谱的皇室放着,也是极好看的。会凸显他宅心仁厚。”

阿瑾默默无语黑线:“那是你姨夫,有这么说话的呢?”

时寒:“就算姨夫在这里,我也可以这么说,我是就事论事而已。而赵沐就不一定了。他早年便是与我相交,我也算了解他。他不该是有这样企图的人。可是这企图偏是生了出来。就如同你说的,是一个什么契机导致的,这个契机,大抵就是五王妃。可是就算他能够因为算计登上皇位,他就能如愿得到苏青眉么?我想也是未必。他性格里的不安定因素太多了。我觉得不放心。”

阿瑾想到崔敏的惧怕,忍不住问道:“那你呢?如若有一天,你会背叛二伯父,大抵会因为什么?”

虽然崔敏不曾言道过这些,可是阿瑾觉得,在那不知名的前世,时寒该是与赵沐是一伙儿的,如若不然,崔敏不会那么怕。她接触赵沐的时候都那样怕,可是她的时寒哥哥的惧怕,确实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时寒笑了起来:“那阿瑾觉得,我会为了什么?”停顿一下,他言道:“我不知道我会为了什么背叛姨夫,现在看,丝毫没有这样的道理。我想……如若姨母出事,如若姨夫企图对你们不利,这些大概都会造成我背叛他的缘由吧?”

说到这里,时寒微微摇头:“你是不是觉得我挺白眼狼的?便是他对我那么好,我也没有全然的对他交心。我帮他,只是因为他值得我帮,而不是就是毫无疑义的愚忠。”

阿瑾:“那你的意思是,我分分钟都有被你灭口的可能性?”

时寒笑:“是啊!可怜的小阿瑾要乖一些,不然我真的会不客气的。”

“我不知道你究竟要怎么做,可是时寒哥哥。你要小心谨慎。”阿瑾认真的叮嘱,时寒见她严谨的小模样儿,忍不住扬起嘴角。阿瑾这样,真的很像是一个小妻子呢!

“我知道。”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只是一个苏斌,竟是牵扯出了这么多,傅时寒没有想到,二王爷更是没有想到,可是既然时寒怀疑,那么他便是立刻动了起来。要知道,这个时候,其实也是谋得皇位紧要的时候。

而苏家,苏家也算是倒了血霉了!天天被六王爷登门骚扰,这时大家也知道了,跟在六王爷身边那个极品丑女,就是六王府新近进门的真姨娘。

真姨娘,还假姨娘呢!这名字也是醉!可是不管大家怎么嫌弃怎么想,人家六王爷和真姨娘不仅在王府门口闹事儿,还直接毫不客气的秀恩爱。

大家又觉得,六王妃过得也蛮可怜。谁受得了这样的男人,这男人愚蠢也就罢了,还没个好的眼光。

一时间,大家竟然都觉得,六王妃其实也是一个可怜女子。六王妃欣然的接受了这样的舆论。大家甚至都不再提嘉和郡主如何,只想着六王爷到底能坚持到几时。

外面闹的沸沸扬扬,六王府的莲姨娘和阿蝶却难受的不得了。莲姨娘是因为六王爷更疼爱玉真,而阿蝶则是觉得丢了人。可六王妃处处把持王府,她便是想多做点什么都是不可以的。愤怒的在房里摔摔打打都不能大声,阿蝶也是十分痛苦:“娘,你说他们都是傻子么?这样下去,我们府里还有什么好的名声。”

莲姨娘一副凄苦状:“谁让我们寄人篱下呢?你爹现在全然不似前几年那般,越发的不待见我。我都知道的,都是王妃搞的鬼,王妃看你爹最疼我,便是使了这样的招数。美人一个个的往府里纳,可不你爹图新鲜就不看我了。现在倒好,连玉真那个丑女人都进门了。你说我还有什么好说的?难不成真要和翠姨娘她们一样,整天的巴着王妃么?”

自从六王爷在朝堂之上自爆因为纵……过度,不能再有孩子,那些贱人都更加的巴着六王妃,生怕被赶出王府。她们都认为与其靠六王爷,真的不如靠六王妃。

可是莲姨娘可不这么想,她与那些女子可是不同的,那些女子都是贱人,狗腿子,她可不是。而且,她还有自己的女儿,除了王妃,别人谁还有孩子。

“阿蝶啊,我现在就指望着,你能嫁个好的人家。之前百花会,你可有什么相中的人选?”

说起这事儿,阿蝶更加的愤慨:“百花会?我哪有什么机会结识男子,我看了,他们分明就是不想我好,根本就不让我和那些男子靠近,我如何能够好?娘,你说我们怎么就这么命苦。别人家的主母,便是装装样子,也会带庶女出门,多长些见识,将来也给谋个好的人家。彰显自己的贤惠,就算不为此,庶女嫁得好了,也是对自家的一个加持啊。可你看那个毒妇,恨不能害死我。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命苦。”

莲姨娘看女儿这般的可怜,将她搂入怀中:“我知道你痛苦,可是没办法,谁让咱们寄人篱下呢?都是娘的错,都是娘的错啊。想当年,你娘我艳冠京城,多少名门公子趋之如骛,便是嫁做大户人家做正妻。都是可以的。不说旁人,便是那个苏大人,他当年也是十分追捧我,恨不能将我娶进门做正妻啊!可是我偏是为了爱情选了你爹。也甘心来六王府做妾,谁曾想,这男人竟是如此的无情。也是娘错了啊!”

阿蝶一听,更是哭了起来:“娘,我们真是可怜呢!”

“可不是,我刚入府那两年,苏大人还想方设法的想联系我呢。说起来也是个有情有义的。这世事到底是怎么了?竟是如此可悲,好人竟是要被这样欺辱。真是可怜可叹!”

阿蝶抬头问道:“那照娘这么说,苏大人还是挺不错的。我们要不要帮帮他?”

莲姨娘不解:“帮他?我们如何帮他?再说现在府里都是把持在王妃的手里,我们又有什么能力帮他呢?”

“机会想想总是有的。其实倒也不是全然的为了帮助苏伯父。更多是因为,我实在不想看阿瑾那个小贱人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了,如若既能帮助了苏伯父,又能算计了阿瑾,让她再也不能嘚瑟,倒是一举两得。”阿蝶十分尖刻,有几分恨恨。

“可我们该如何做才能成功?这事儿?总归不是说能联系上就联系上的。而且要算计阿瑾,总归不是想的那么容易。”莲姨娘还是有些生活阅历的,她知道,这样的事儿太难!

阿蝶:“要不然,我试着接触一下苏府的那个二小姐?看看能不能通过她,和苏大人联系上。”

莲姨娘点头:“能联系上自然是好,可是我们也没什么好的主意啊。况且,咱们都是女子,出门也不方便。”

阿蝶冷笑:“我们不知道,但是爹应该知道啊,他整日的待在苏府门口,只要爹爹透漏一下,我们顺着他们的脚步走也就可以了。”

莲姨娘颔首:“既然如此,这事儿交予娘来办。你爹那人虽然如今只认玉真那个贱人,可是如若我找他过来,也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莲姨娘与阿蝶相视一笑,为自己可能会有的算计点头。

正如同莲姨娘和阿蝶算计的一般,他们顺利的听说了苏府的行踪,苏府的二小姐苏柔会在明日去清隐寺里上香。

京郊寺庙并非这一所,但是最为出名,且是尼姑庵的,便是此处了,也是最为适合女子烧香拜佛之所。

“娘亲,明日我自己去寺庙,你还是不要去。”阿蝶言道,她有自己的想法,可莲姨娘哪里放心的下,阿蝶安抚:“你想,如若我们一起,怕是王妃那边就会揣测更多。倒是不如我自己一人偷偷去,我一个女孩子,和苏二小姐怕是也能沟通的来。这样十分妥当的。”

莲姨娘并不赞同:“如若你偷偷去,更加不放心,这府里都在王妃眼皮子低下,不安全。还不如由我去与王妃打个招呼,咱们光明正大一起去。正好到时候我也可以拖住丫鬟小厮的身影,你可以有机会偷偷去见苏二小姐。”虽然还没有想好如何做才能真正的坑了阿瑾,可是两人都隐隐的十分兴奋。

阿蝶这么一想,倒也是如此,因此便是言道:“既然如此,那便是听母亲的吧。”

六王妃自然是懒得管莲姨娘为何突然要和阿蝶一起去上香,但是她也不乐意管他们,要去便是去吧。

如此一来,两人十分顺利的离开六王府,待到了寺庙,两人也是状似十分虔诚的参拜。

此时苏柔刚祈福完,正在院子里休息,就听说六王府的莲姨娘也来了,想到这几日六王府的欺辱,十分恼恨,就要给这对母女一点颜色看看,可还不待动作,便是被家中老嬷嬷拦下,要知道这里人来人往,他们小姐如若行差一步,怕是就要被他人传扬开来,这是怎么都得不偿失的。

苏柔听了,只得气恼的坐下。

而这边,阿蝶借故一个人去如厕,便是偷偷辗转到了侧院,见是苏府的小丫鬟,悄悄将自己准备好的纸条塞了过去,小丫鬟不解,可是还是将这纸条递给了苏柔。苏柔看了,吃了一惊。

待阿蝶来到小院不多时,就见苏柔带着丫鬟赶到。

见果然是六王府那个庶女,她冷哼:“你找我来?到底所谓何事。”她语气并不很好。

只是这个时候阿蝶倒是没有与她纠缠这些,指了指丫鬟:“我有事要与你私下谈,此事十分机密,不能让丫鬟在此。”

苏柔不解,不过还是言道:“她是我的心腹,你且说便是。”不过又是一想,苏柔交代:“你且去院子门口把风,莫要让他人过来。”

小丫鬟应是离开。

阿蝶见了,十分满意,“我知晓,你们苏府最近因为我父王和阿瑾的事儿焦头烂额。这次在这里等你,便是为了与你合作。”

苏柔更是纳闷,不过她倒是比阿蝶多了几分心机,不动声色言道:“我为何要与你合作?再说,你当真是可笑,难不成,我会相信你们六王府的人不成?”

阿蝶立时言道:“你可以回去问你的父亲,你父亲与我母亲是旧识。算起来,也算是故交,既然如此,我们也不会坐视不理,袖手旁观。只是我娘并非六王府当家主母,做不得主。我们也只能暗中帮你们。”

苏柔深知自己父亲是什么样的人,她父亲一切都好,就是在男女关系上颇为不妥,而她二哥也是如此。阿蝶这般说,她便想起往日里那些传言,据说,这个蝶小姐的母亲是个戏子。如今看来,八成是曾经有过苟且。想到这里,苏柔难掩心中的鄙夷,不过既然涉及到她家,她自然还是装作十分亲热:“原来竟是如此。原来是父亲旧识,可是,你们又有什么法子呢?如今我二哥还在牢中,已经五日,皇上却不曾多提如何处理。另外你爹也是每日毫不客气的来我府门口泼秽物。这可如何是好?或者,你们多劝一劝?”

阿蝶摇头:“劝不住的,如若我们言道更多,很快就会被王妃发现。”

苏柔表情淡下来几分:“那你来找我,又是为何?”

没有主意,又有何用!

阿蝶亲热状:“你们受困,如若我不说,你又怎么知道我母亲与你父亲是旧识呢?按道理说,这个时候我们都该躲得远远的,可是现今没有如此,便是真的存了好心。也不怕你笑话,我与阿瑾虽是姐妹,但是却并不十分亲近。所以我想,如若能一举两得,倒是也好。”

“一举两得?如何一举两得?”苏柔连忙问道

“如若你还有一个哥哥便好了,倒是可以设计一下你哥哥和阿瑾。到时候阿瑾便是不嫁也得嫁。你们都是一家人了,他们哪里还敢追究你二哥的责任。但是偏偏,你大哥不在了,你哪里有第二个兄弟。正是因此,我倒是没有更好的法子了。只能过来找你筹谋。”阿蝶言道。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下来。

“是谁在那里。”正在两人沉默的时候,外面传来小丫鬟的声音。苏柔一个激灵,快走几步出门。待出了院子,就见丫鬟与一个女子正对视,而那女子看他们二人,冷笑出来:“你们要算计阿瑾?”

这人,赫然正是四王府的明玉,明玉今日也是恰好与明依来这里拜佛,近来府里气氛不好,她也不爱回去,看到这边有人神神秘秘,立时便是凑了上来,她万没有想到,竟是听到这样的秘辛。可就在两人沉默之时,她以为她们放低了音调,想更凑近,倒是没想,被小丫鬟发现了。

“明玉小姐!”苏柔立刻认出了赵明玉,往日里赵明玉在京中权贵少女圈子也是走动极多。近来因为被夺了郡主的封号,倒是沉默下来。

赵明玉一把推开小丫鬟,进了院子,三人对视,半响,她阴险的笑:“你们要算计赵瑾?”

阿蝶被人发现,十分慌张,可是又一想,这人和阿瑾也是十分不对付的,倒是也认了下来:“我确实不喜欢阿瑾,我想明玉小姐也不喜欢吧,如若不是因为她,您又怎么会被夺了郡主的封号,四伯母……四伯母也被夺了王妃的封号。所以,我们的很多看法,都是相同的。她每日在府里作威作福,我一个庶女,承受了更多更多,那些都是你们不能想象的。”

赵明玉虽然不待见阿蝶这样的庶女,可是现在也是迫切的希望自己能够利用她,“没错,她是我们共同讨厌的人,也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们,该是一致对外才是。”

苏柔立刻:“那你们觉得,如何才是更好?”

赵明玉:“我刚才听说,你们觉得没有兄弟那个主意不成成形?”她笑的阴森森的,连阿蝶都觉得十分的可怕。

“是!”

明玉继续笑:“虽然你没有兄弟能够做这个,可是你爹可以啊!”她那份恶意,真是让人打颤。

苏柔顿时呆住。阿蝶也是如此,不过也就是那么一恍惚的时间,阿蝶便是叹道:“果然是极好的主意。还是明玉郡主更能干。”这时也不称呼明玉小姐了,直接拍马。

赵明玉得意:“我的主意,自然最好。”似乎怕苏柔不同意,继续循循善诱:“苏柔,你该是清楚,我也是真的为了你们家好。让阿蝶寻个法子给阿瑾骗出来,或者在喂些药,到时候让你爹与她成就好事。可不就是两全其美,到时候她除了嫁入你家做妾,还有什么好的法子?那时你二哥成了她的继子,她更是不好言道其他了。”

苏柔想到阿瑾要到他们府里做妾,生出了一股子恶心,不过那恶心隐隐过去,又有一股快意。可是她到底还不是傻到任人摆布。

“不对,阿瑾是御封的嘉和郡主。如若真的嫁入府中,必然是要做正妻的。那时候我母亲岂不是要下堂?这万万不可。”

明玉循循善诱:“并不是这般的。你想,那时阿瑾已然失了清白,她如何能够要求更多呢。到时候我们将事情闹得大些,让大家都围观到这一幕。她的丑事人尽皆知,她怎么还有脸要求更多呢。那个时候,她怕是哭着闹着要嫁入你家呢!”冷笑一下,明玉继续:“不嫁入你家,她一个残花败柳,还能嫁给谁?那时她大概也没有脸说更多了。”

苏柔思考一下,迟疑言道:“这可行么?再说,我爹未必愿意的。”

明玉语重心长:“只要你好好的劝,你爹会同意的。”

阿蝶立刻:“你娘是大妇,其实哪里需要担忧那么多呢?到时候她入了你们的府,还不是任你们捏圆捏扁?到时候你哥哥出来,还可以再纳了滢月。只要想了好的法子,必然能够成功!”

阿蝶也是歹毒,她恨不能,六王府的三个姑娘只有自己嫁的好,她们俩都凄惨一生才是最妥当。

明玉睨了阿蝶一样,冷笑:“你倒是狠毒。”

阿蝶:“都是姐妹,她们又是如何待我呢。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说的倒像是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明玉看苏柔:“你看,她都能狠下心这样算计自己的姐妹,你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要知道,我们三人之中,只有你是得到最大利益的人呢。我们都在帮你,你还多想什么?”

苏柔畅想了一下阿瑾嫁入她家中之后的模样,又想傅时寒这样的翩翩佳公子再也不会理她这个残花败柳,她顿时狠下了心肠:“既然如此,就听你们的。只是……这事儿你们也必须帮我。”

“如若不帮你,我们又怎么会出现。”阿蝶笑。

苏柔言道:“那我们三个对天发誓,如若谁泄露了秘密,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她紧紧盯着这两人。明玉心中一阵厌恶,不过却也同意,她哪里会泄露秘密呢,阿瑾越惨,她越高兴。这样就没人和她争夺傅公子了。至于眼前这个苏柔,明玉心里冷笑,当她看不出来呢?她也是喜欢傅公子的,不过没有关系,先收拾了阿瑾,在收拾苏柔,这些都不在话下。而阿蝶也是相同的道理,她颔首:“我自然是同意的。”

三人一番发誓,终于互相对视笑了起来,“你们觉得,下一步该是如何?”

苏柔:“这样,我先回府和父亲筹谋一番,明日,我们还在这里相见。如何?”

“不行。”阿蝶摇头:“如若我这样频繁出来,会惹他们回忆的。需要想个别的法子。”她微微叹息:“六王府,其实就和一个牢笼一般,我如何能和你们比。”

她这样一说,倒是引得赵明玉和苏柔多了几分优越感,对她也没那么反感了。

“那不如这样,我回去与父亲沟通好,与明玉小姐先来这里碰一下计划,计划全部妥当,再差这个小丫鬟去六王府见你,你看如何?”苏柔指了指放风的丫鬟。

阿蝶点头,“这样可以。只是,一定要小心。六王府不像你们想的那样宽松。”

苏柔:“我知晓的,只是我想,今日他们心思都放在我家,倒是未见得有空看着你们。”

阿蝶笑:“那倒也是。”

三人讨论好一切,便是迅速的分开。而三人不知道的是,三人各自离开,这院子的里的小偏殿门倒是吱呀一声被人推开,站在那里的,赫然正是崔敏,跟在崔敏身边的小翠脸气的通红:“小姐,你说她们都是些什么人啊?真是妄称名门小姐。怎么这样下作。”

崔敏冷笑:“她们一贯都是如此的。这件事儿,你不能和任何人说,甚至老爷都不可以,知道么?”

小翠点头,“奴婢知道。”

“给我准备帖子,我要约嘉和郡主今晚在喜盈门小聚。”崔敏捏着帕子。

小翠再次地点头:“是该告诉嘉和郡主的。嘉和郡主那么好的一个人,可不能被她们算计了。”

崔敏颔首:“她们倒是还不如你有见地。真是黑了心了。”

“可是小姐,咱们约嘉和郡主去喜盈门,这样好么?到底是外面的地方,嘉和郡主未必会愿意去吧?”小翠挠头。

崔敏笑:“傅时寒的地方,嘉和郡主有何不敢?”

“呃?”小翠愣住,“那里不是景公子的地方么?”

“景公子和傅公子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呢?他们是嫡亲的表兄弟。喜盈门有傅时寒一般的股份。嘉和郡主不会不知道的。”

小翠哎了一声,言道:“那我现在就去。”

…………

阿瑾怎么都没有想到,崔敏竟然会给她下帖子,而约她相见的地点竟然还是喜盈门。她疑惑的拿着帖子翻来覆去的看。惹得滢月奇怪看她,“你在看什么呢?想去就去,不想去就回绝了便是。不至于这样纠结吧?”

阿瑾挑眉:“可是她用的词很迫切,而且很坚持,我在想,什么事儿能让她这样着急见我。”

滢月:“既然你不放心,那就让哥哥和你一起去吧。”

阿瑾顿时头摇成了拨浪鼓,她才不要。哥哥不可以和崔敏有更多接触,不可以哒!

“我让时寒哥哥陪我去。”

滢月一个踉跄:“傅时寒!”

阿瑾点头:“对呀,我让时寒哥哥陪我去。”看来看去,还是傅时寒最妥当了。

滢月觉得,她妹妹没治了,微微摇头:“随你自己便吧。”她安慰自己的想,最起码,和傅时寒出去是不会吃亏的,呵呵哒!

谨言听说阿瑾和傅时寒要在傍晚出门,默默感慨这个妹妹是别人家的。叹息!

虽然心里这样想,不断的宽慰自己,但是谨言看见时寒的时候还是没给他什么好的脸色:“你要好好照顾我妹妹,不要让她吃亏。”

时寒浅笑,一副丰隽清雅的模样儿。

“我自然会好好照顾她,谨言兄放心便是。”

谨言怒:“就是跟着你出门,我才不放心!”

时寒笑了起来:“你想多了。”

谨言觉得,他真是一点都没想多,看见傅时寒就闹心,如果不是最近忙着准备婚事又忙着搜罗苏家的罪状,他必然是要找傅时寒好好谈一谈的,最近这个家伙有点太猖狂了啊!不能忍!也不好好想想,阿瑾可是他们家的宝贝呢!怎么能这样简单就被人骗走!

“别的我不想说,你小子,给我老实点。”

时寒“乖巧”的点头。

既然大舅哥发话了,他还是注意点好,不然给人气出来个好歹,那就不太好了。

时寒这副模样儿,谨言竟然觉得,更生气了。一甩袖子,直接走了。

阿瑾远远看着两人,不解,最近哥哥真是不怎么正常,这怒气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你惹我哥哥了么?”待到时寒面前,阿瑾问道。

傅时寒十分无辜的摇头:“不清楚他怎么了。大概快要成亲,紧张的吧。”

阿瑾:=口=,我哥哥果然患了婚前恐惧症!

“你不是要去喜盈门么?走吧。”

阿瑾:“哦对,去喜盈门。”

时寒不解:“怎么想起去那里了?谁约了你?”他不是傻瓜,自然能想到这一点。

阿瑾:“崔敏。”

时寒挑眉:“这个人选……倒是没有想到。”

阿瑾笑嘻嘻:“其实崔敏人不坏。你们也不能只看表面。”也许她是前世经历了太多,这一世才会这般。而且,看她本性也不像是歹毒的样子。

时寒:“倒是不想,你竟然还能与崔敏处得来。不过我倒是觉得,崔敏不是一个精明人。所作所为也有些失了分寸。除了阿瑾,我不能忍受任何人蠢。”

阿瑾:“哦!”她琢磨崔敏为何找她,没反应过来时寒的话,待反应过来,直接捶人:“谁让你说我的。你是坏蛋!我哪里蠢!”

时寒被她揍了,并不恼火反而是笑的厉害:“不过为了阿瑾,我倒是可以勉强的忍受一点她的蠢。”

阿瑾嘟嘴:“你不能用你的智商要求所有人啊。你觉得崔敏蠢,虽然我也觉得她的方法并不好。可是你不能就因此断定她人怎么样!”

时寒笑:“没人说她不好。”

阿瑾:“你这话风变得也太快了,你刚才就是那么个意思。”

崔敏只是被上辈子的灭门之祸吓坏了,阿瑾不想就崔敏的行为多说什么,因为如若她处在崔敏的位置上,未见得就会做的更好。

她有今时今日的一切,其实归根究底也是因为……命好!

如果不是穿越成一个小郡主,阿瑾觉得,她未必就能过得这样快活。所以她从来不说崔敏怎么样,相比于其他人,他们都是带着原本记忆的,她命好,是个穿越党,生活在开放的地方,读书,出去玩儿,可以见识一切。可是崔敏不同,她的记忆大抵全是悲剧,如若不然,她不会那般战战兢兢,不会那般如履薄冰。

“她不重要,阿瑾才是。而她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阿瑾觉得她好,我就忍一忍她。如若阿瑾不喜欢她,我就不搭理她,就是这么简单。”时寒微笑。

阿瑾:“时寒哥哥果然是我亲哥!”呜呜,好感动!

傅时寒,亲哥,呵呵,亲哥,呵呵呵!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