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4章 .3|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章 .3|(1 / 1)

苏家真是气急败坏,他们万没有想到,这件事儿竟是如此难缠。苏夫人听了女儿的言语,在家中嚎啕大哭,只恨不得将那该死的郡主掐死一万次。

苏大人走来走去,十分的焦心。

“你姐姐真是这么说的?”苏大人终于停了下来,恨恨的问道。

苏柔红着眼眶点头:“姐姐就是这样说的,我看姐夫也不怎么想帮忙的样子。爹,我们可怎么办啊,二哥总归不能在那大牢里待着的,那里哪是人待的地方,他们也太心狠了。总归也没吃亏,分明是仗势欺人。”

苏大人厉声:“我何尝不知道那里不是人待着的,但是现在你姐夫都不肯管,分明就说明这事儿不是那么好处理的。你说该是如何。”

苏柔噤声,咬唇窝在角落。

苏夫人看苏大人吼苏柔,言道:“你冲她嚷嚷又有什么用。她还不是担心斌儿。我就说青眉这死丫头靠不住,你还不信我,你看看,做姐姐的,竟是不管弟弟的死活。当真是个不着调的。我看啊,她分明还是记恨当年我们让她嫁入五王府,她也不想想,如若不嫁给五王爷,她能过现在的好日子么?这样的好事儿,可是烧香拜佛都求不来的。这个女儿,我算是白养了,我让她过了这样好的生活,她帮衬帮衬娘家,帮衬帮衬兄弟都不行。真是枉为人。”

“好了,你说这些有的没的干什么!别再柔儿面前胡说,青眉这十几年来也没少帮衬家里。你别总是胡说八道,这次说不定真是不好处理。”苏大人蹙眉,声音十分的不耐烦。

苏夫人哭:“她帮衬什么了?她无非是为斌儿说说好话,这样的事儿,便是老爷您亲自出马,也未必不可。平日里家中亲眷想谋个官让她寻了王爷言道,她都是不肯的。你看人家的女儿是什么样子,我的女儿又是什么样子。”

苏大人被她说的烦躁,摆手:“你说这些又有何用。快些想想如何救斌儿才是正经。”

苏夫人终于不在多言,可是却也依旧哭哭啼啼。

苏家人正是糟心,就见五王府的小厮到了,苏大人一看,立时问道:“王妃有什么交代的?”

小厮是六王妃的心腹,往常也是他在两家之间传递消息,看苏大人着急,他也不耽搁,立时言道:“王妃担心您着急,特让我快些来与您言道一番。王妃说这事儿必然不会这么算了。只是现在天家震怒,王爷也不好出面,您还是稍等等才好。待过几日风声没那么大了,王爷必然要将人带回来的,您尽可放心。”

苏大人听了,依旧不能舒展心情,他着急:“可是斌儿自小便是娇生惯养,如何能够受得了那样的大牢?这事儿可不能拖延太久啊。斌儿是她的亲弟弟,也是她唯一的兄弟了,她也该为苏家多想想。”

其实这传信的小厮自始至终都是五王妃的人,见苏家之人如此,心里也是十分的膈应,想来也是,苏家为人如何,这么多年他跟在主子身边看的清清楚楚。这家人,是只会索取,不会奉献的,他们恨不能榨干主子的最后一滴血。可怜主子为他们不断的奉献,到头来却只落了埋怨。

自然,苏家的人可不觉得有什么,顾不得那许多,又是叮咛一番,坚持要五王妃想办法救人,之后更是言道:“如若不然,让她亲自登门去向六王妃求情,也是可以的。毕竟她是嫂子,六王府未见得就好意思。”

小厮心里恨极了,不过却还是言道:“小的知道了。”

其实谁人不知,往日里就是苏斌十分不对,这次不过是犯在了惹不起的人手里,其实他们家王妃是还有一句话的,受些教训,也是好的,但是现在看来,如若他真的这样说了,怕是这苏家就要翻脸了。

他默默没有言道其他。

五王妃去好六王妃求情,说出去,也不好听啊。

小厮满肚子不满,但是却又不能言道。只能为自己主子默默的辛酸。

“老爷老爷。”管家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苏大人不乐意,“什么事儿,这般的匆忙。”

现在这个时候,苏大人对什么事儿都看不惯,见管家如此慌张,更是十分不满。

管家脸都白了,这京城之中,年轻之人或许不知,但是他们上了年纪的,谁人不知道当年六王爷的丰功伟绩啊。那往四王府门口泼大粪,结果弄了四王爷一身的,不是他么!要知道,那次便是为了四王府算计小郡主,而这次,六王爷竟然率领一干人等来他们家门口了,太可怕。

管家嘴都哆嗦了,“那……那个,那个那个,六王爷来了。”

苏大人一惊,不过倒是并不十分担心:“来了又是如何,将人请进来便是罢了。说不定,我们好生说说,这事儿或许还没那么严重了。如若六王爷肯去说情,说不定这事儿能够成功也未可知。”停顿一下,苏大人笑了起来:“六王爷就是个浑人,又是喜好美女,我们倒是可以善加利用。”

看苏大人这样下作,小厮简直不想多看,“小的从后门离开。”

苏大人点头,“回去告诉王妃,一定要尽全力。斌儿,不能等。”

管家看苏大人信誓旦旦,忍不住补充道:“怕是,怕是就算怎么请,人家也不会进来的。我看,六王爷带了许多木桶,怕是……怕是不太好!”

苏大人一听,也想到了当时四王府的惨状,他握拳。

“难不成他还敢做什么不成?如若真的敢,我们倒是有理由说话了,老爷子,您去见皇上,咱们告御状。我就不信他们六王府不怕。”苏夫人上前,一脸的得意,“我们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来做这件事儿。”

苏大人迟疑,苏夫人不知道,但是他却是知道的,当时六王爷在朝堂之上那般的无状,可是皇上依旧是没有处理他,不仅没有处理,转过头就下了旨意。虽然大家都说是六王妃求上了虞贵妃,可是事实是否究竟全然如此,也是不好说的。

“这事儿,我在考虑考虑。”

苏柔不乐意:“爹爹怎能如此瞻前顾后,他们六王府还能一手遮天不成?”她心里十分的埋怨,嘴上也不管那些:“哥哥现在还在牢里,姐姐又是这般,我们不靠自己,又能靠谁。”

“管家……”门房直接冲了进来,“六王爷在门口叫骂呢,还带着他那个狗腿小厮还有一个丑个不成样子的女人。”

苏大人气极,就要出门,门房继续:“哎哎,老爷,您切莫出去啊。这……这六王爷给黑狗血都泼咱们家门口了。”

六王爷两眼一黑,差点昏过去,这么一听,直接就推开了门房,呼呼的冲了上去。

六王爷正愁没人出来应门呢,苏大人一出来,他一桶狗血就这样泼了上去,苏大人没有防备,顿时一身秽物。

“你你你,你们有辱斯文。”

六王爷冷笑:“犹如斯文?我怎么有辱斯文了!你们好,你们这些浑人,竟然分明是欺负我们家没人。玉真,上!”

玉真还真是十分听话,六王爷话音刚落,她一个健步上前直接踹倒了苏大人。

苏夫人一声惊叫,嗷嗷冲了上来:“你们怎能如此仗势欺人。你们都是些什么东西,我断然不会轻易的放过你们。”

玉真回头看六王爷,问道:“老爷,我是不是有点下手太重了?”

六王爷瘪嘴:“重什么重。谁让她要自己冲上来的。再说,他们可以疯狗一样咬人,我们就不能反抗么?”

玉真:“谁敢欺负我家老爷和小姐,我玉真就绝对不会放过他。就算是皇亲国戚,我也不会多管,我只听我们家老爷的。”

六王爷:“果然还是你最温柔。来来,继续泼黑狗血!”六王爷指挥,也不管别人怎么说,他得意洋洋的指挥大家继续泼,这东西,他们可是准备了不少呢,滢月说的对,如若让他们有了机会,怕是就要刺小人诅咒他们家了,还是先下手为强,给他们一个狠狠的耳光!对,就是酱紫。

“玉真。”

玉真当真是听话,直接便是一桶泼了过去,比男子还更有劲儿。

六王爷鼓掌:“果然是我的玉真。真是天底下最能干,最好看的女子。”

众人:倒!六王爷的审美,真的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么?这是大的偏差啊!啊啊啊!那样的丑女,真的是好看么?求放过!

大家心里嘀咕个不停,但是六王爷倒是丝毫不以为意,在他心里,玉真确实是好人。而玉真也不管那一些,一桶一桶的,动作十分飒爽!

阿瑾和时寒都猫在角落里,她微微竖起大拇指:“好赞!果然是女中豪杰。”

时寒觉得,他家阿瑾虽然看起来聪明,可是真没怎么学好,他问道:“女中豪杰是该用在这里的么?”

阿瑾:“难道不应该么?我觉得用在这里甚好啊。”

甚好!果然是甚好!

六王爷可不管苏府一片鬼哭狼嚎,更是不管阻拦的苏大人,谁让这家人得罪他了呢,他才不管更多呢!

而玉真更是起劲,她觉得,自己真是难能有这样的机会,如若是在院子里,他是断然不会有机会这样“报恩”,如此甚好。玉真干劲十足,苏府可真是在心里骂娘个不停了。真是一片的鬼哭狼嚎,不想忍啊!

这场闹剧,直接闹到了傍晚,待到六王爷将自己的黑狗血用光,还是气势十足的叉腰。

“我绝对不能原谅你们。明天开始第二轮。”

就这样,六王爷足足泼了三天,大家也足足的看了三天的戏,这三天,竟是没有一个人来管。阿瑾只围观了第一天,见识了她爹强大的战斗力,她默默发誓,自己再也不叫渣爹了。渣什么渣,分明对他们很好哒!

六王妃看阿瑾感动的小样儿,也跟着笑了起来。

虽然她不怎么喜欢六王爷,但是如若她能和六王爷处好关系,也是极为妥当的。

阿瑾并不知道六王妃这样的想法,待到知道,只能默默的=口=

略震惊啊!她还以为,她娘不喜欢他们接触渣爹呢!

大抵是这几天玉真表现的十分突出,六王妃语重心长的言道:“看她倒是个不错的。”

见他这样,阿瑾也琢磨起来,她其实并不明白其中有什么□□,但是看傅时寒如此,倒是生出一股子奇怪的情绪来。

“按理说,你爹与苏大人关系不好,更不是同一战线。他们交集不大。”阿瑾分析。时寒点头,言道:“你继续说。”

阿瑾继续:“可是他却能在没有考量的情况下就专门找我求情。要知道,我们根本不熟,如若他觉得我和你熟就是和他熟,那可真是贻笑大方了。苏家和傅家没有关系。但是苏斌却是五王妃苏青眉唯一的弟弟,也是苏家最受宠爱的小儿子。会不会,傅将军第一时间的帮助苏斌,会不会是为了看苏青眉的面子?”

傅时寒拍巴掌:“你继续说。”阿瑾这丫头,果然和他想到了一起,这几日虽然人人都看闹剧,但是他却想了更多。

“傅将军在京中看起来一贯是自成一派,只听皇上,不与任何人为伍。可是这份是不是装的呢?也许,他其实是与别人有关系

阿瑾点头:“是呀是呀。”虽然也有可能是装的,但是阿瑾觉得,可能性真是不怎么大的。她娘并不喜欢六王爷,六王爷和谁好不和谁好也没啥特殊的感情。倒是不想,他们对玉真的淡然,竟是让玉真十分的感动,进而还要报恩。

阿瑾很肯定,玉真自己嘀咕,要报答他们。

这事儿闹的,挺奇怪的不是!

至于更奇怪的是傅时寒,待到无他人,只有他与阿瑾的时候。

他含笑的与阿瑾言道:“你说,我爹当时为什么想为苏斌求情?”

阿瑾不解:“为什么?”她哪里知道为什么呢?

傅时寒似笑非笑,并不说话。

“你爹和苏家虽然同朝为官,可是却并没有什么私交。若说傅将军为了苏家要找我求情,这可能性太低。我倒是觉得,越是看起来谁也不偏帮的人,越是可能有大的问题。说不定,他其实是有大的问题。也是暗中站在某个人身边的。例如,五王爷!例如……”阿瑾停顿了一下,“例如,齐王爷赵沐!”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