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4章 .3|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章 .3|(1 / 1)

六王爷真是说干就干的典型,他二话不说的拎着黑狗血直奔苏家而去。苏斌还在牢里,任谁都不准看,这是皇上定的死死的规矩。

他找不着罪魁祸首,倒是可以找罪魁祸首他的老巢……呃,就是苏府撒欢!毕竟苏柔那个死丫头还在他女儿面前炫耀了,这是妥妥不能忍的。

六王爷张罗着人准备黑狗血,阿瑾疑惑的问道:“为什么是黑狗血,这东西是用来泼妖魔鬼怪的吧?”

六王爷觉得,他的女儿一点都没有遗传到他的智慧,这点真是让他颇为辛酸,太实诚了!这样怎么行呢,他必须好好给他姑娘讲讲,有时候要有大的格局看事情,绝对不能这样单纯的只想一个点。黑狗血,这样才更有轰动性!

“你呀,就是个傻姑娘。你不想想,泼别的,哪里有气势。我们就要一下子从气势上就给人压倒。”之前的时候,他特别想用黑狗血泼李素问,虽然最后也成形了,可是终究不是他干的。莲姨娘那蠢货竟然抢了他的主意。真是郁闷!

现在能够亲自感受黑狗血的效果,他默默的给自己竖了一个大拇指,这脑子,真是太好用了。

“黑狗血这个东西,特别能震住人。我觉得很好。”不知何时,滢月也进来了。

阿瑾看她姐姐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笑问:“为什么是黑狗血。我觉得大粪也很好啊!”

众人:……默默!

“有辱斯文!”滢月终于艰难开口。

阿瑾冷笑:“姐姐说的好像黑狗血就不有辱斯文似的。再说,吃喝拉撒睡,这是人之常情。人总归不能免于这些。”

虽是冷笑,阿瑾却也是娇滴滴的小样儿,看的滢月啧啧摇头:“妹妹果然被傅时寒教坏了。我甜美软糯的妹妹呢!”她低低的嘀咕。

阿瑾没听清她的话,凑上前,将手放在耳朵边逗趣儿的言道:“姐姐说什么?”

滢月:“没啥!”傅时寒还站在边儿上呢,她断然不会胡说。傅时寒……有点惹不起啊!其实人人都不知道,在滢月的心里,是有一个关于傅时寒的小秘密的。当然,这个秘密其实不算啥,可是在当年还是小萝莉的滢月心里,那是砸下了重重一锤的。

那时傅时寒母亲刚死不过半年,一日两人在宫中碰见,虽然滢月已经偷听过傅时寒杀人的事迹,可是还是没有觉得有那么害怕。毕竟啊,这种事儿光是听,怎么可能怕呢!而且那时的滢月才是个三岁的小包子。傅时寒小时候就长了一副很好的面相,这样的面相足使滢月认定,傅时寒是个好人。

颜值就是这么重要!

可是万没有想到,还不待滢月靠近傅时寒,就看二王府的谨书堂哥蹦跶过去了,也不知说了什么,傅时寒一脚踹在谨书的屁股上,言道:“不要来烦我。”

那冷飕飕的声音,让滢月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虽然谨书堂哥不当回事儿的继续转悠,但是滢月就觉得,这人不是看起来那么文雅。

第一次见面,滢月表示怕怕!

第二次,滢月好了伤疤忘了痛,又打算过去找这个好看的大哥哥玩儿,可是,又被人抢先了,三王府的安秀冲了过去,好看的人就是这样招人喜欢。她都没听清楚傅时寒说了什么,就看安秀牵扯他乖巧的走了,滢月有点嫉妒,又有点觉得自己先前想的有点多,这个哥哥明明很好。呵呵哒,然后……然后安秀给三王府的妾室推到了水里,又不知怎的烧了自己的头发。真是一场大混乱。

一个好看的小姑娘变成了半秃。虽然现在长起来了,但是滢月觉得,她的心口窝有点疼,真的挺害怕!

那时候她的潜意识就告诉她,这个大哥哥是不能惹的,她隐隐觉得,这事儿和他有关系。果然大人说的都对。至于压倒滢月的最后一个稻草来自于她自己,某年某月某日,她又犯抽了,没有办法,那时候年纪小,完全不知道世事的险恶,她竟然看着傅时寒有点可怜,于是凑过去安慰他。

那时傅时寒说了什么?他说,小姑娘,你家里是不是有一只妾?滢月觉得不对,她家里分明是有好多只妾。

傅时寒笑眯眯又温柔的和她说:“喏,妾可不是好东西哦,如果想过的好,就这样……那样……”

滢月被他蛊惑,直接将当时的一个赵姨娘推到了台阶下,然后,然后被她娘揍了一顿,虽然这事儿被压了下来,但是滢月那时就觉得,傅时寒其实怪可怕的。随着年纪渐大,这种感觉不减反增,所以,她最怕的就是傅时寒。更不敢在人家面前说坏话。

但是很奇怪呢,她妹妹倒是一点也不怕,想到妹妹越来越歪,又想到傅时寒小时候教唆自己做的坏事儿,她觉得,妹妹必然是被傅时寒带坏了,都是她没有看顾好妹妹,这才有了这样的结果,滢月觉得很内疚。她其实应该多多关心妹妹的。

“阿瑾,其实你不懂这黑狗血的用处。你想,你给苏斌扔到了大牢里,苏家必然要上下活动的救人,可皇爷爷不准他们救啊。救不出,他们是不是就会想写歪门邪道?例如在背后戳小人咒你。”滢月语重心长。

阿瑾反驳:“不对啊,最爱戳小人的,明明是你!”

滢月:“你这笨丫头,外面的人也戳,只是他们都是偷偷戳,哪里有我这么坦荡?”其实滢月一定不会说,当年她给赵姨娘推下了台阶,自己也是十分害怕的,也就是那个时候,她才开始研究算卦,总觉得这样才安心。

她以后不崇尚暴力了,她要用比较“斯文”的办法!

比较斯文的办法就是戳小人,喏,像现在这样。呃,不过这些都不是今天的讨论范围。今天的讨论范围是泼狗血。

“他们会在背后咒你。我们就要在他们门口泼狗血,黑狗血多霸道啊,直接就会给他们府邸震住,这样就算是他们戳小人,对我们也是无用的。所以黑狗血……这招简直不能更好!”滢月边说边点头,肯定了她爹的战术。

六王爷听了,挺胸:“这些我早就想到了,要不我怎么不泼粪呢!”

阿瑾:你胡说!刚才我提泼粪的时候,你明明很动摇!

时寒含笑坐在角落里看这一家子商量,素问则是窝在另一角,她觉得,自己的认知产生了极大的偏差!

谨言握住她的手:“你放心,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素问颤抖的指了指六王爷,小声儿:“泼黑狗血不就是报复方式么?”

谨言呵呵:“这是爹爹为你们出头的报复,至于我,我还有别的做法。就没有这样欺负人的。我说了,带你出来就要保护你,万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

素问笑着反手握住谨言:“可是我不会吃亏!你知道的,我功夫不错。”

谨言认真言道:“不管你会不会功夫,不管你吃没吃亏,只要有人欺负你,我就不能放了他。这是我对爷爷的承诺。也是我对你的承诺。”

素问突然脸红的垂首,谨言勾起嘴角。

当然,这二位情浓意浓可没人理,现在滢月正在给大家讲述泼狗血的若干好处。阿瑾在一旁画圈,不断的提问,酱紫可以么?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

一切搞定,六王爷雄赳赳气昂昂的离开,福贵立时上前:“王爷,咱们准备几桶合适?”

六王爷:“多多益善!”

这四个字,又奠定了苏家悲催的现实。

“哦对,去给玉真姨娘叫着,她力气大,嗓门也大,能给我助阵。”六王爷补充。

自从玉真姨娘进门,阿瑾就没有见过她,后院那些姨娘,除却有了阿蝶的莲姨娘,阿瑾几乎很少见其他人。而莲姨娘见的也不算多,且都是她自己凑上前。

不多时,就见玉真姨娘一身桃红色的裙装,风风火火的冲了过来,嗓门更是震天大:“王爷,听说您叫俺跟您一起去泼黑狗血为郡主报仇,这就对了!走!俺做这个行!”

玉真上来就提起两桶黑狗血,首当其冲!

六王爷星星眼:“真是太有女人味儿了!”

阿瑾与滢月一个踉跄,俱是差点摔倒。她们都没见过什么世面,不理解六王爷怎么从阳春白雪变成下里巴人的!真的一万个不懂!

不过……看玉真姨娘这样飒爽,阿瑾倒是觉得,这人果然不似后院那些寻常女子。果然人不可貌相,她爹能够从只喜欢扬州瘦马型儿的娇美人变得喜欢这个力大如牛的女子,必然是有些缘由。现在看,她知道了,人老实,挺好!

至于玉真姨娘,她还真就是十分真心的。她长得丑又力大如牛,嗓门也大,大家都不喜欢她。从小便是听了很多闲话,更是二十七八都没有个人上门提亲。哪里有人喜欢这样的女子呢!

就在玉真觉得日子就要这样过下去的时候,她遇到了六王爷,六王爷当时遇到了一群劫匪,当时便是她救了六王爷,你看,力大如牛也是有这样的好处!

六王爷真是一下子就对她一见钟情了,当时即提出要纳她进门。别说是去六王府做妾,就算是给街头的赖皮三做妾,人家都是不愿意的啊。玉真不想因为救人让人家报恩,可六王爷却又说自己并非报恩。是真的觉得她这样十分有女人味儿。

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

玉真囧了,可是也带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担忧来了六王府。

她以为,进六王府必然是要有一番波折,可是又没有。六王妃虽然样子有些冷淡,但是却将她安排的妥妥当当,更是堵住了别人的嘴,让她过得十分清闲,好日子,男人又是难得的美男子,玉真一下子就蒙圈了,这种顿时置身仙境的日子,真是让玉真感动极了,她想,自己一定要报恩,六王爷六王妃都是好人,必须报恩。

玉真是发誓要为六王府做些什么的,你看,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她肯干,还是有机会报恩的不是?

这次,机会来了!

玉真拎着装满黑狗血的两只桶,雄纠纠气昂昂的大踏步,苏府,我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