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4章 .3|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章 .3|(1 / 1)

阿瑾想到会有人阻拦,但是万想不到,这个人竟然是傅将军。也就是傅时寒小同志的亲爹。朱大人带人离开,门口便是遇见了路过的傅将军,傅将军将人拦了下来,似乎有说请的架势。

朱大人觉得,他还是站在郡主这边比较好。毕竟,这个苏斌确实是个死不要脸的,如若真的让他一二,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说起来,他朱大人自然不必怕苏家,要知道,九城巡防司的职位也是不低。可是问题是,每次都是五王爷来说情,这就又不同了。虽然五王爷似乎也颇为心塞,可是既然他开口,朱大人自是不必言说其他,必须放人的。

而这次,傅将军拦住了朱大人便快速来翡翠楼堵嘉和郡主,只是这时阿瑾已然离开进宫,傅大人扑了个空,犹豫了一下,没有跟着进宫。

而此时,阿瑾正在宫中见皇帝,她板着一张小脸儿,十分的不乐意。

天家见她如此,言道:“是谁惹我们小阿瑾不高兴了?”

阿瑾愤怒:“有人打着我们赵家的旗号在外面欺男霸女。这次竟然还想调戏我!如若不是翡翠楼有护卫,怕是我们就要吃亏的。”

听了这话,皇帝顿时不乐意了,他收起了笑脸,问道:“怎么回事儿?调戏你?谁给了他这样的狗胆?”

阿瑾噼里啪啦倒豆子一般将一切都说了出来,说完愤怒的言道:“你说说,这不是姑息养奸么?便是真正的皇家男儿,都并不曾如此,他一个纨绔子弟,竟是还敢这般。怪不得有人会说皇家如何如何,原来我们都是被这样的阴险小人带累的。”

阿瑾绝口不提五王爷如何,更是一点都不提五王妃。只说苏斌是个什么样子。

“还有那个苏柔,上来就想以势压人。见我们身份更高,转眼就改了口风,又说我们仗势欺人。我们仗什么势了。真正仗势欺人的到底是谁还未可知。当时在场那么多人,难不成,以为大家眼睛都是瞎的么?”阿瑾忿忿:“我看,我们皇家子弟的好名声,都是被这些十八线外的脑残亲戚败坏的。”

皇帝手指轻轻点着桌面,言道:“这风气,是该好好整一整了。”敢欺负他们家阿瑾,他不戳死这厮才怪。

“启禀皇上,五王爷求见。”两人正说话,就听小太监禀告。

皇帝冷笑一声,言道:“这还没怎么着呢,就搬来救兵了。”

阿瑾也不言语,低眉顺眼的站在一边。

“不见。让他给朕滚回去好好反省一下。孩子都知道不能败坏皇家风气,他竟是不懂。”皇帝真是中气十足。

小太监领命,迅速的出门。得了皇上的旨意,五王爷微微蹙眉,不过到底是没有继续在这里纠缠,既然皇上已经言道让他回府反省,那么他便是哪里也不能去。

这个时候五王爷倒是有点埋怨阿瑾小题大做,这样的事儿,既然苏斌已经报出名号,她便是算了也没什么。自己又哪里是那不通情理的人,少不得要好好感谢一下她。可她倒是好,直接将人交给了九城巡防司,看样子分明不想轻易就算了。

不过想到老六的性格,他又觉得,这似乎……好像也在情理之中!

不靠谱的爹,就不要指望闺女靠谱了。想到这里,五王爷更是恨不能将小舅子拆成十八段,这个蠢货,每日不惹事儿似乎就不能出门。这下倒好,犯到了阿瑾手里,如若不是他的小舅子,他真是要唾一声活该。可是现今倒是不能,青眉愁苦哀求,他总归不能不顾,倒并非是夫妻感情多好,而是那是他的岳丈家,如若他管不了或者不管,也说明一个道理……他没有能力,这点是万万不能容忍的。

如今五王爷也对那个位置虎视眈眈,原本他是依附在四王爷之下,与他共同进退。可现在四王爷越发的不给力,五王爷自然也希望自己能够上位。

想到四王爷逐渐下滑的轨迹,五王爷突然一个激灵,觉得后领一阵发寒……似乎,似乎四王爷的衰败也是从惹了六王爷开始的吧!

而现今,他们虽然不是惹了六王爷,但是却惹了嘉和,这个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家伙!

人家自然不怕啊,就如同当初在朝堂之上闹事儿的时候说法,他不觊觎皇位,这其实也就和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一个道理。

五王爷突然就觉得,自己还是不要重复老四的轨迹比较好,不然真是只有自己吃亏,六王府已经习惯了这些,可是他的名声可不能被败坏了。

恰在这时,刚才出去打听消息的探子也归来,低声在他耳边禀告一番。五王爷怒极想到,死的怎么就偏是有用的,这个蠢货怎么不死!真是祸害遗千年!

待到回府,五王爷整个人的脸色已经结成了寒冰,这个小舅子,往日里就只会给他添麻烦,现今好端端的竟然去翡翠楼闹事,就算这次闹的不是阿瑾,也是真的得罪了傅时寒的。这个时候,没人想得罪他。傅时寒时任中书令,说白了,也是最接近皇上,也最能预先得知消息的人。就算是他帮着老二,倒是也没怎么看他算计旁人,可是现下倒好。给傅时寒得罪了个底朝天。他原以为事情就算不如苏柔言道一般,也不会太差,但是刚才探子回禀,那蠢货竟是那般在傅时寒的店里瞎咧咧。

五王妃见他回来,立时迎了上去,“王爷。”微微一福,十分的柔顺。

不说旁的,单是看五王爷脸色,五王妃也会是明白了一二。她咬了咬唇,言道:“小弟……”

“不要提你那个小弟了。”

“姐夫,哥哥真的是无辜的,就是那个嘉和郡主她仗势欺人的。”苏柔可怜兮兮言道,“姐夫,你相信我。”

五王爷看苏柔那张娇艳的脸蛋儿,叹道:“阿柔你当时都不在场,又如何知道事情究竟如何。我知道你护着你哥哥,可是现今的情况是,那么多人,可都看见苏斌对阿瑾出言不逊。”停顿一下,五王爷声音大了几分言道:“你们觉得苏斌受了委屈,可是本王倒是觉得,受委屈的是我的侄女儿,不要忘记,嘉和可是我的侄女儿,你这样言道她的是非。我不爱听。”

五王爷面色更是冷凝几分,苏柔见他如此,不解:“姐夫……”一滴泪就这样落了下来,整个人楚楚可怜。

五王爷叹息一声,言道:“你哭又有什么用!好端端的,你又作甚要招惹阿瑾。我知道你担心你哥哥,可是哪里有这样的事。”

五王妃苍白脸色:“那王爷……可是,可是父皇不肯放了小弟?”

“父皇没有见我。让我好好在府里反思。”

苏柔抬头,言道:“那嘉和郡主就这样一手遮天么?就算她是受了些委屈,可是她到底也是没有出事啊。现在哥哥确实实实在在被抓了进去。那九城巡防司的大牢,哥哥如何能够受得住?姐夫,求您了,求您救救哥哥吧。”

“闭嘴。”五王妃厉声言道:“只手遮天,也也是读过书的,这样的话,怎么可以胡说。如若传了出去,你一个姑娘要如何自处。别人又该如何想我们五王府。你先回府,其他事情,我们会处理。斌儿往日里跋扈惯了,这次受些教训也好,免得让他以为,这京中是他可以随心所欲的,我说过那么多次,他都不知道反省。这次对他也是好事儿。说不定,他就痛改前非了。”

五王妃十分平静,并不似苏柔那般激动,可苏柔听了这话,顿时眼泪更多,“姐姐怎么可以不管哥哥的死活!你是我们大姐啊!”

“好了,我说,你现在回府。”苏青眉语气重了几分,“你听不明白么?回府!”

苏柔也是怕这个姐姐的,立时就变了脸色,她唯唯诺诺的看五王爷,见他不为所动的样子,只得微微一福,带着泪:“我知道了。”

苏柔离开,苏青眉握住五王爷的手,十分体贴:“如若这事儿让王爷为难,王爷就无须多做什么了。总归不能影响了你的。”

五王爷最欣赏苏青眉的便是这一点,十分冷静,做事情也不偏私,有自己的见地,如若不是这般,他怎会忍受她这么多年无所出。

“我不能走四哥的老路。既然想得到……更多。那便是要稳妥。嘉和不能惹,傅时寒也不能惹。虽然他们都是小辈儿,可是,谁让他们得父皇的喜欢呢!谋大事者,必然要多考虑。不过你放心,稍微等风声过过,我自然会将苏斌救出来。”五王爷坐到太师椅上,安抚道。

苏青眉点头含笑,“多谢王爷这样为我们苏家考量。是我们,是我们让您费心了。”

五王爷挥手:“算起来,他们也是我的家人,应该的。”

虽然五王爷如是言道,但是苏青眉是知道的,五王爷并不是这么想,亦或者说,他根本没将苏家放在眼里。苏家老爷子已经过世,她的祖父不在了,父亲并不十分能干。而能干的大弟……能干的大弟也因病去了。徒留一个纨绔无状的小弟,只会惹麻烦让他们善后,五王爷哪里会真心帮助他们家。

有时候人真的很难与命运抗争,沈美芙的父亲一样是不着调,甚至还差点干出宠妾灭妻这样的事儿,可是人家沈毅却越发的能干。沈阁老虽只是沈美芙的大伯,可是终究也能帮衬不少。可是她……她最疼爱,也最能干的大弟却过世了!

想到这里,她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可以坚持多久,不过现今,她却只能继续坚持!为了苏家,苏家的所有人!

…………

时寒虽然陪阿瑾进宫,但是并未见天家,待阿瑾出来,时寒含笑迎了上去,护送她回家,真是十足的好忠犬!

阿瑾:“时寒哥哥,我和皇爷爷通过气儿了,皇爷爷说,人就放在九城巡防司的大牢,任何人不能看。

时寒:“我觉得,这事儿你可以不用管了。”

阿瑾=口=,“为啥,我非让他知道知道,马王爷三只眼!”

时寒顿时笑了出来,“那好,都听你的,我只是觉得,如若你爹出马,应该更加有效果!哦对,还有你哥哥!”

#我家小竹马最棒呆#

阿瑾:“时寒哥哥果然说的对。”与其她自己冲上去撕逼,倒是不如让爹爹出马,要知道,每次六王爷出马,场景都十分好看!

阿瑾觉得,自己是很乐意看戏的。

阿瑾乐颠颠:“那就告诉爹爹吧!”

这一句话,奠定了苏家悲催的现状。

果然,六王爷怒不可遏,谁敢欺负他的家人,真是不想活了啊。原本他对这样的事儿也不怎么上心。可是……可是哒!

自从上次为了阿瑾出头去六王府门口泼大粪,他就感受到了来自大家热烈的视线,而他,很享受这个视线。

他甚至感觉,自己是正义的化身,他往常闹事儿,皇上恨不能掐死他。可是那次竟然没有,而后他发现,经过傅时寒指点,亦或者是为自家人出头,即便是他作出了花,也没人说他的不是。隐隐的,他在坊间的传闻也好了许多,这真是……太好了!

而这次,六王爷当仁不让,“他竟敢欺负我女儿,我非给他点颜色看看。”

阿瑾=口=

“咋办!”

“泼黑狗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