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4章 .3|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章 .3|(1 / 1)

时寒与阿瑾两人一同去拜佛,之后更是孤男寡女的散步下山,这流言如同长了翅膀一般,“嗖”的一下就飞走了。

旁人可以当做津津乐道的话题,但是谨言不能啊,虽然傅时寒这个小子从小就在他妹妹面前转悠,一副“我是你妹夫”的架势,可是作为一个疼爱妹妹的好哥哥,他还是觉得,这样轻易就让妹妹这个小天真被傅时寒这只大灰狼叼走,是万万不能的。

“阿瑾年纪还小,不知道人心险恶,莫要单独和男子出去,哥哥不放心。”谨言语重心长交代阿瑾,阿瑾疑惑:“我没和男子单独出去啊?”

谨言哽住,无语问苍天,他的妹妹怎么就这么蠢萌,果然人家老话儿说,小时了了大未必佳,他妹妹小时候辣么聪明一个小不点,现在竟然傻里傻气,一点该有的警惕性都没有。当哥哥的真是无限心酸。

“傅时寒不是男人么!”谨言指控。

阿瑾长长的“哦”了一声,疑惑道:“可是,时寒哥哥又不是陌生人。”她用手肘拐了拐谨言,低声言道:“哥哥是不是快要成亲了,心情比较焦虑?你别想太多,你和素问姐姐会幸福的。”

谨言愤怒:“我能娶素问是我修来的福气,我有什么可焦虑的?倒是你,你这样笨,我怎么能够放心的下。真是的,一个两个都是那么天真,我这哥哥的,少操一点心都不行。”赵谨言化身暴躁大婶,不断碎碎念。

六王妃拉着素问的手笑言:“你这孩子也莫要担心太多,谨言这般,必然是因为能够娶到你,太过高兴,因此才是这般激动。”

素问看谨言暴躁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王妃放心,我不会多想的。”旁人不了解赵谨言郁闷什么,她却是一清二楚的,总归是已经在一起相处了八年的。六王爷不靠谱,谨言对母亲和妹妹都十分的关心,不遑是阿瑾,滢月也是一样,谨言时时刻刻都怕她们受了欺负。

谨言看大家都不理解他,妹妹单纯,娘亲竟是也如此,他更是生出一股子要更加强的豪气来。

“算了,说了你们也是不懂。”他一挥手,转身出门了。

看他这样来去匆匆,阿瑾摇头:“我哥哥果然是婚前综合症了。”

时寒垂首笑,并不表现的特别在意。

成亲要准备的东西不少,素问并非京城人士,也没什么亲戚在这边,自然都是由六王府准备,如若一般人家姑娘,怕是就要觉得低人一等,只是李素问倒是丝毫没有这样的想法,整个人都不当成一回事儿。许多事情上也不较真,若说喜欢,那便是整日的捧着医书看,偶尔又会在小院子里晒草药。

六王妃也并非老年,倒是也不要求她必须快些学了管家。总归她还可以慢慢教的。只是素问总该有些自己的首饰。

阿瑾领了母亲的命令,带着李小姐出门,什么?你说为什么不选滢月?嘎嘎,滢月还在家里批八字呢!她出门少,对外面也不熟悉,自是比不上阿瑾这每日出去瞎跑的丫头。

李素问收拾妥当便是跟着阿瑾出门,两人上了轿子,她好奇问道:“之前不都是将人叫到府里挑选的么?”她是真的询问,并非想拿架子。

阿瑾笑嘻嘻:“叫到府里,自然是走王府的公帐,那些人自然也清楚,这些都是王府出的银子,虽然他们大抵不会胡言,但是难免有那么一两个嘴碎的。可是去外面就不同了,这是素问姐姐自己买的东西。”

李素问不怎么明白,她疑惑的想了一会儿,问:“所以呢?”

阿瑾言道:“也没什么啦。素问姐姐就当是陪阿瑾出来转转。我要做购物狂!”阿瑾握着小拳头挥舞。

素问笑了起来,言道:“你详细与我说说吧。我总归也不能一辈子不出门。有些事儿,总归要经历,如若我早些成熟会让谨言和王妃更轻松,那我一点都不介意这么做。”

阿瑾觉得,他们真的有点小看李素问了,她虽然久居山林不谙世事,但是她适应能力却很好,观察也细致,不管对什么事儿都有自己的看法,只要她们稍加点拨,她就会不逊于任何一个名门小姐。

其实阿瑾知道,整个京城之中,最不像闺秀的闺秀便是她了。

“其实就是京中女子,还是挺讲究身份地位,除却夫家重要,娘家也是极为重要的一环。如若素问姐姐所有东西都是出自六王府的帐,难免会被一些小人看轻。”

素问:“那出了,就不会看轻么?”

阿瑾:“不是,一样会。不过你不需要认为是自己的原因。你看我爹爹,他是王爷,一样有人看轻他,觉得他不学无术,没啥能力,还死好色……”

素问笑了出来:“那就没有关系呀?我并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阿瑾拉住素问的手:“出来买,你是用你自己的银子。”

“可是大家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阿瑾笑了出来:“这就是关键所在,为什么要做这样多此一举,做这样人人都知道的事儿。那便是要告诉大家,在我们六王府所有人心里,你是重要的。我们乐意这样拐个弯给你做脸面。而不单单是外面传言的那样,是因为你会医术,亦或者其他。”

李素问终于懂了,感慨:“也就是说,这样绕来绕去,其实就是给人看。让人知道你们六王府的心思。”

阿瑾点头:“对呀。”

“果然这尘世,十足的复杂。”素问难能腼腆的笑了笑,“我爷爷那时就说,外面的人心眼多着呢。我出来,少不得要吃些亏。不过吃亏没有关系,不说话,多做多看就是了。总归谨言会护着我。谨言是个好人,六王妃又那般的和善,旁人不将我当一回事儿,我也不需过多理会,他们又不是什么顶重要的人。”

阿瑾:“那李神医有没有说我是什么样的人?我是不是看起来是个超级大美女?”

素问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爷爷说,那个小郡主……皮的跟猴子一般,你将来有了孩子,可不能放在她身边,迟早要教坏的。”

阿瑾黑线……孩子!想的可够早的,哎,等等!

“你的孩子一定是我的侄儿耶。我为什么不可以和他一起玩儿。李神医欺负人。”阿瑾故作生气的叫嚣,惹得李素问笑得更加厉害。

两人说笑的功夫便是到了首饰铺子,阿碧掀开轿帘,伺候两人下马车。

“这是翡翠楼,京中一般高门贵女如若出门逛首饰铺子,一般都是这家。他家花式很新颖的。”阿瑾介绍道。

素问抬头望去,就见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她迟疑一下问道:“这是……”

阿瑾点头:“这是天家的字。难不成,你以为有人敢和天家重名么?”

“怪不得红火。”素问也不是傻瓜,皇上都能来题字,可见这翡翠楼必然不是一般人开的,但是她倒是也没有那么多的好奇心,只是跟着阿瑾登门。

铺子里的小二见阿瑾等人进门,小跑过来:“小的见过嘉和郡主。”打量一下李素问,笑言:“这位小姐想必是从外地进京的。不知小姐如何称呼?”

“这是李小姐。”阿碧言道。

伙计立时:“原是李小姐,两位快里面请。”伙计了然:“我们前些日子刚出了一些新的款式,顶好看呢。如若是一般人,我们是不随意卖的。嘉和郡主身份尊贵,自然不同。”

阿瑾:“我看你也不用卖东西了。说书更赚钱。”

伙计笑:“那小的见天儿的在六王府门口说书给嘉和郡主听,也图一乐呵。”

“你这样能言善辩,怕是你们东家可要和我生气了。”

素问料想,这里的主人一定和阿瑾极为熟悉,虽然阿瑾平易近人,可到底是郡主之尊,并非何时都会这般与人说笑。

“我们东家说了,郡主好才会大家都好。”伙计笑言。

李素问迟疑一下,问身边阿碧:“这家铺子的主人,不会是傅时寒公子吧?”

阿碧笑言:“正是的。”

伙计笑着将阿瑾与李素问引至雅室,言道:“两位稍等片刻,小的去去就来。”

翡翠楼其实是傅时寒的母亲景黎夕所创办的,当时甫一开业便是风头无二,后来景黎夕出嫁,景丞相便是将这个首饰楼作为陪嫁之一给了她。再后来景黎夕离开傅家,也带走了自己所有的嫁妆。她过世,更是将所有的私产都给了傅时寒。

“这里装潢很特别。”

阿瑾点头:“是呀,据说这是当初傅夫人设计的,二十多年过去,并没有重新修整一次。”

景黎夕是穿越党,这里准确的说,可现代那些名贵的珠宝店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景黎夕倒也是个善于做生意的,虽说是现代风格,可是又融会贯通了许多这个时代需要的避讳,这般看着,十分的得体。

“二十年那么久,看着还是很好!”李素问真是有些惊奇了。

阿瑾笑:“时寒哥哥的娘亲很厉害的。”

李素问微微垂首,笑了起来。

“我就说……”门被人推开,阿瑾侧头看,见是一个并不认识的男子,男子甫一推门,便是惊艳的看着李素问。

素问并不似京中女子那般浓妆艳抹,相反的,她空灵的脸蛋儿只擦拭了些口脂,如斯美人微微垂首浅笑,当真是美的不能再美。

男子搓手:“这位小姐不知是哪家的呀?”他几乎毫不犹豫就进了门。

阿碧与阿屏立时上前:“还请公子出去。”

这人唤作苏斌,正是五王妃苏青眉的弟弟,往日在京中也是张扬跋扈惯了。丝毫不将两个丫鬟放在眼里,厉声喝道:“你们给我滚开,知道我是什么人么?竟敢挡在小爷前边。”

阿碧:“公子又可知我家小姐是什么人。还请您不要放肆。”

苏斌笑的十分下作,他色眯眯的盯着李素问,视线几乎胶在她身上:“你家小姐不是京中人士吧?我怎么从未见过呢!”他上下打量李素问,见她打扮的颇为素净,更是认准了,这并非什么惹不起的人物,更是恨不能用视线扒了李素问的衣裙。

“滚出去。”阿瑾起身,冷言看着苏斌,语气十分冰冷。

苏斌这才将视线打量到阿瑾身上,这一看,不禁啧啧:“我竟是这样的好运,遇到一对这般貌美的姐妹花。怎么?我只看你姐姐,你呷醋了不成?你放心好了,哥哥也疼你。你们是哪家的姑娘?”说话间,就要伸手摸过来。

阿碧立刻拍掉苏斌的手:“大胆狂徒,你可知,我家主子是……”还不待说完,就被苏斌打断。

他怒目看阿碧:“你这丫鬟好大的胆子,竟敢来打小爷我。你可知,小爷我是什么身份。”

阿碧正要继续说,阿瑾开口:“你是谁?”

苏斌以为她怕了,仰首挺胸:“我乃是苏府的嫡出公子。”言罢,问道:“不知姑娘叫甚闺名?这京中,就没有我不认识的姑娘。呵呵,人人都言道我苏斌是一表人才的好公子。”

阿瑾冷笑:“苏斌,五王妃苏青眉的弟弟。”

苏斌喜上眉梢:“你听过我的名字?没错,家姐正是五王妃。这个姑娘当真是美人啊。……”言罢,就要伸手摸上李素问。

伙计阿三回来便是见到这样一幕,顿时心惊肉跳,他嗷了一声,冲了上来:“苏公子,还请您快些出去,这里不是您能来的地方。”一时的小失察,竟是出了这样的纰漏。

苏斌可不管那些,一个耳光便是甩了上去,伙计阿三被打翻在地,他叱道:“你是什么身份竟然坏小爷的好事儿。”

言罢,直接上前,眼看要拉住李素问的手,却被她一下闪过,之后一个旋身,将他踹倒墙上。

苏斌还未察觉发生了什么,便是被揍倒,他顿时怒了:“你这小贱人,大爷我好生和你说话是看的上你,你竟敢如此不识抬举,看我不将你带回府好生□□一番。你辣,你越是辣,大爷我也是能收拾好你。”

阿三大喊:“来人!有人闹事。”这首饰楼来的俱是显贵,鲜少有人如此,他们的侍卫只是为了保证银楼的安全。今日倒是派上了这样的用场。

阿三喊完,顿时便有人冲了进来,苏斌见人多,冷笑:“怎么?你们还想动武不成?就算是傅时寒在此,他也未必敢惹小爷我,你们这些又是什么东西。”他爬起身,不甘示弱。

阿瑾顿时“咯咯”笑了起来,她看苏斌,柔声言道:“傅时寒不会拿你怎么样?你真的确定么?他是当朝三品官员,你呢,不过是一个挂名的纨绔子弟罢了,你真的觉得,你姐姐做王妃,你就能横行上京?”

“你这小贱人,你不要以为有人,我就怕你。你这样推崇傅时寒,该不会是与他有一腿吧?想不到小小年纪,竟是如此放……荡。”苏斌口吐污言秽语,“我告诉你,他傅家就没什么好东西,老子愚蠢,儿子冷血,小小年纪就敢弑杀祖母与父亲妾室,真当没人知道了么?这几年倒是装成好人的模样,当真是可笑,我……”

不待苏斌说完,阿瑾直接将茶杯摔到了他的身上。苏斌跳脚:“小贱人,你……”

“掌嘴!”阿瑾说完,阿碧几乎毫不犹豫的上前甩了苏斌一个耳光,苏斌就要反抗,翡翠楼的人立时将他按住,苏斌:“你……”

阿三面无表情:“苏公子,您还是不要说了。我们东家不能对您怎么样,这位可不一样。”

苏斌:“这京中,我怕什么人,当心我告诉我姐夫,治你们一个藐视皇族的罪名。”

阿瑾顿时笑了起来,她看着苏斌问道:“藐视皇族?我倒是觉得,这罪名按的极好。”

苏斌察觉到一丝的不对劲,但是却有说不出来,他继续虚张声势:“我告诉你,现在你们给我跪下好生的斟茶道歉,我倒是可以原谅你们,如若不然,那么可休怪我不客气了。”

“你假借皇室的威名在外面为非作歹,倒是不知,你姐姐到底知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还是说,她是默许了你这样做。”阿瑾冷眼看他:“有时候,人还真是别太托大。”

“你,好你个大胆的丫头,竟敢看不起我姐姐,看我不治你的罪。你别想活着回去,你说,你叫什么!是谁家的姑娘!”苏斌愤怒。

阿瑾交代:“去给九城巡防司的朱大人叫来,就说我遇袭。”

苏斌:“你……你到底是谁!”好端端的就去唤九城巡防司,这总归不是正常姑娘会做的事儿。不过他倒是也不怎么怕的,前些年,长兄过世,徒留嫂子与小侄子。侄子还小,家中父母也只他一个儿子了,本就是小儿子,现今又是独子,可十分的重视。这么些年,也是做了不少欺男霸女的事儿,就算惹了什么不好惹的,也俱是压了下来,正是因此,他越发的嚣张,不将众人放在眼里。

不多时,就看九城巡防司的朱大人小跑过来,一见是朱斌这浑人,恨不能瞪死他。

他跪下:“下官见过嘉和郡主。”

朱斌顿时瞪大了眼睛,他颤抖着手指阿瑾:“你是……你是嘉和郡主赵瑾!”

阿碧随手便是一个耳光,她叱道:“郡主名讳,也是你这样的小人可以称呼的么?”

朱斌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既然都是……都是亲戚。这件事儿就算了、算了吧。”当真是无耻之极。

阿瑾冷笑:“哦?你想的倒是不错!”

“你们这是干什么!”苏斌的妹妹苏柔久不见兄长,又听说这边有事儿,便是赶了过来。苏斌被按在地上,身上俱是茶水,又被阿碧甩了两个耳光,整个人看起来颇为凄惨。

她见哥哥这般,顿时哭了出来:“你们是什么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这般欺凌人,你们可曾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苏柔连忙上前扶苏斌,但是翡翠楼的人却并不肯松手,她恼极了:“你们这是干什么!”

阿碧得了主子的意思,言道:“苏斌冒犯郡主,朱大人会好生处理这件事。”

苏柔听了,又看哥哥,苏斌似乎对这个妹妹还是有几分怕的,他立时:“我没有,我没有,我只是走错了房间。哪里会冒犯郡主。”

苏柔立时言道:“我哥哥只是走错了房间,你们不要误解他。如若有什么冒犯,苏柔在这里给他赔不是了。”苏柔微微一福,继续言道:“只是,就算他无意冒犯,你们也不能这样打人。普天之下,皆是王土。你们这样仗势欺凌他人,似乎也失了皇家风范吧。”

阿瑾听了,只觉得好笑,这人自说自话什么呢!他们犯了错,倒是一副自己欺负人的样子,当真可笑。

阿瑾挑眉:“我就是看不顺眼想揍他。那又怎么样呢?”她掰手指。

苏柔愤怒的扬起一双美目:“堂堂郡主,倒是这样嚣张跋扈。果然名不虚传。”

阿瑾被气笑了,一进来就表明身份,问人家认不认识自己,这样的人倒是好意思说别人张扬跋扈,仗势欺人。她也是醉了!

“别说他惹了我,就算没惹我。我想揍他,也可以随便,你又是个什么东西,你刚才在这里么?你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吗?一进门就企图以势压人的不是你么?我告诉你苏柔。就算五伯母在这里,我也不会放人。整个翡翠楼的人都可以证明,是这个人,你的好哥哥苏斌企图袭击我与李小姐。我是御封的郡主,而李小姐虽然没有诰命在身,但是她可是天家金口玉言,圣旨封下来的世子妃。他既然大胆,就要承担大胆该有的后果。往日里便是听说苏斌此人借着五王府与五王妃的势到处欺男霸女,我原以为,一切都是传言,今日看着,可不正是如此。如若任由他这般下去,我们赵家的脸就要被这个不知耻的玩意败光了。至于你……”阿瑾皱眉:“给我滚远点,我不乐意搭理你,都是些什么东西。”

阿瑾这明晃晃的打脸,让苏斌和苏柔都白了脸色,苏柔流泪:“郡主出口恶言,难道您身份高贵,就要随意贬低他人么?”

“朱大人,麻烦你差人护送李小姐回六王府,我要进宫。”阿瑾冷笑看他们:“你们不是说我张扬跋扈欺负人么?我偏是就要欺负到底了。如若不好好的欺负一下你们,倒是对不起仗势欺人四个字。”

苏柔顿时脸色更加苍白,几乎摇摇欲坠,人人都知道,皇上最疼爱的便是眼前这个小郡主,也正是因此,才使得她如此的跋扈。

“不,你不能……你……”

阿瑾这时又是一个单纯小姑娘的模样了,这小姑娘还有几分小脾气:“我就能!”

“对,阿瑾能,阿瑾想做什么都可以。”清朗的男声响起。

傅时寒听说了这样的大事儿,迅速赶来,他依旧那副清隽的模样儿,万年不变的墨绿衣衫裹红边。若是旁人见了,只觉得不伦不类,可傅时寒偏不给人这样的感觉。倾长挺拔的身姿丰姿如仪。

他不急不躁的来到阿瑾身边,握住她的小手儿问道:“阿瑾可是吓着了?”

阿瑾摇头:“没有,这里是时寒哥哥的地方,我自然不会怕!”她可不觉得傅时寒这样拉着她的手有什么不对。

这样亲热的举动他们自己不觉得有什么,却是看红了苏柔一双眼,她之所以这样频繁的来翡翠楼,为的便是傅时寒这个人。虽然他风评并不好,但是上京的女子却仍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思绪。这样一等一俊美又惊才绝绝的男子,哪里还有第二人呢!

这也是她见了嘉和郡主便不喜的缘由,凭什么她就能得到傅公子的喜欢呢!还不是因着那样显贵的身份罢了!

人人都道京中女子婚配越发的晚,却是不想,京中俊美又有才华的男子也俱是单身。既然都是单身,谁人不想找最好的一个呢!

“傅公子,您且来评评理。”苏柔咬唇一下,言道。且不说时寒,便是朱大人都无语了。他想,苏家真是要败了,苏公子愚蠢好色也就罢了,这个苏小姐竟然也是一个棒槌。京中女子许多都对傅时寒有好感,可是却不曾主动,这是为何?她竟是全然看不清么?且不说旁人,就是天家……呃,傅时寒是天家都看好的孙女婿人选。这摆明了是当年娶不成他娘,如今要让他娶自己孙女,亲上加亲呢!

真是个棒槌!

傅时寒微笑看苏柔,言道:“你知道么?刑部有一种刑罚。就是为了让人死的痛苦,将他绑在椅子上,然后一层层的往脸上糊湿了的纸。”

苏柔和苏斌都有些发抖,不知道傅时寒为什么要说这个。

“这样人就会越来越痛苦,越来越喘不上来气,最后默默的死掉。而且这种死法,就算是全天下最好的仵作来验尸,也没用。”他依旧是那样温柔的笑,但是苏家兄妹二人却觉得浑身发冷,几乎不能动。

“你你你,你要草菅人命。”苏斌颤抖言道。

时寒微笑:“你胡说什么呢?有证据么?我只是说,有这样一个刑罚。我又不是刑部的人,怎么可能对你怎么样。”

他越是这样说,苏斌越是害怕,“我要见我姐姐,我要见我姐姐,你们不能带我走。”

时寒微微低下身子,十分客气的言道:“你放心好了。万不会随随便便对你做什么。要知道,本朝的律例,最是公正的。你尽可放心,总归不会让你死了还见不上你姐姐。”

“傅公子为何要如此?我哥哥并没有恶意啊。你们不能因为护着嘉和郡主就这样指鹿为马。”苏柔觉得,自己该是好生与傅公子谈一谈,傅公子真的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如若一直这般,总有一天会被这个蛇蝎的郡主害死。

“您这样偏袒郡主,其实就是害她。”苏柔微微扬头,觉得自己正义凛然:“为女子者,该是温柔娴淑,便是不能如此,也要琴棋书画,样样皆通。万不能每日只想着出门闹事,看谁不顺眼就要将人家抓进牢中。这样的品格,只会让人觉得很可悲,而不会生出真正的敬畏。”

阿瑾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她理都不理这个苏柔,直接便是往外走,苏柔急了:“你怎么走了?”

这话问的。

阿瑾挑眉:“我去哪里,还需要告诉你么?你是哪位啊!真是有趣,再说如若想教训我,还是去给自己屁股上的屎擦干净再来说。真有意思,皇爷爷都不管我,你一个阿猫阿狗倒是来管我。”

苏柔被她说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咬唇:“你有辱斯文。”

“妹妹啊,你快去找大姐啊,找大姐来救我啊,不然他们会弄死我的,他们会弄死我的!”傅时寒刚才说的那个话,绝对不是开玩笑,绝对不是的。苏斌简直吓尿了裤子,他们谁不知道傅时寒是什么人,他是连自己祖母都能刺杀的人啊!

阿瑾看他这个时候倒是想起害怕了,不为所动,在她看来,这个人只是这次踢到铁板,没踢到那些次呢?还不是嚣张跋扈。指不定这厮背后害了多少人。

苏家虽然也是在朝为官,但是比起六王府自然差远了,苏斌本就不是好人,往日里他迫于无奈也放了他几次,这次见他不能善了,也十分满意。立时将人带走。

苏斌被带走,苏柔终于想到什么更重要,也不在这里与他们念叨,飞快的冲了出去,就要去五王府求救。

时寒:“我陪你进宫好不好?”

阿瑾:“自然是要的!有些人,一下子踩死,怕是他就又要死灰复燃。”说到这里,阿瑾歪头:“怪不得历来改朝换代都要斩草除根,我倒是有点明白这个道理了。”

时寒微笑揉了揉她的发:“阿瑾倒是会举一反三。不过你无需想这些的,自会有人帮你……”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