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4章 .3|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章 .3|(1 / 1)

崔大人知道大体事情该有的走向,正是因此,他近来并不十分热衷参加二王爷那边的聚会。可是具体实情如何,他又是没有详细问过的。

可是终究是自己女儿,崔敏对赵谨言的关注足以让他看明白一切,她是喜欢谨言的,虽然家世算不得最优,可是嫁给赵谨言也未尝不可。但是崔敏却坚持要嫁给赵沐,便是做妾也是可以的。

“只要我并不明显的站队,未见得我们就会家破人亡。”崔大人言道:“我是希望,你能够活的快乐,而不是如现在这般,每日战战兢兢,筹谋如何让全家得到安全。敏儿,我和你哥哥就算是不做官,也是可以的。你懂么?咱们家,未见得就要一直过着这样荣华富贵的生活,平淡些也未尝不可。”

崔敏摇头:“父亲,虽然我知道事情可能并不如我们所料一般,可是我怎么敢用全家的性命来做赌注?您没有见识赵沐的冰冷,没有见识傅时寒的疯狂冷血,更没有见识赵谨言的决绝,您不能知道那一切。”

崔敏垂首缓和一下继续言道,“当年崔家覆灭,您和哥哥都被处斩,所有亲眷家奴,俱是发配三千里。至于女子则是为奴为婢为娼,如若不逃走,我就会被充作军*,小翠为了护着我逃出去,自己丢了性命,我东躲西藏,最终藏身在清隐寺。我本以为,就算是做个尼姑也是好的。最起码能够苟延残喘的活着,不至于成为ji女给崔家丢脸。可傅时寒找到了我,原来小弟竟然没有死,他攥着小弟不断的要挟我。他用了许多的方式训练我,您能想到么,到最后,我甚至连杀人都可以面不改色。我不求其他,只求我的配合可以让小弟过得好一些。他是我们崔家唯一的血脉,也正是那个时候,我被送给了赵谨言,他们俩虽然都是赵沐的帮手,可是却并不和睦。准确的说,几乎是针锋相对。”

崔大人看崔敏哀伤的模样儿,制止了她:“不要再说了,这些事情,不要早说了。”

“不!”崔敏不肯停:“我是个蠢货,真的,很蠢。我做了一个奸细最不该做的事儿,我爱上了赵谨言,赵谨言那时身体已经十分虚弱,他完全是撑着最后一股气,他身体本就极其不好,为了赵沐的登基,更是耗费了许多的心血,我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已经几近油尽灯枯,可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爱上了他。我甚至为了他背叛了傅时寒,正是由于我的背叛……”崔敏哭着靠在崔大人身上,“是我,都是我,是我害了小弟,正是因为我害了小弟,我不能原谅自己。你知道么?所以这次我重生了,我既然重生了,我就一定要护好你们。”

崔大人震惊的看着崔敏,他从来没有想过,崔敏这样的执念竟是因此。他缓了好半响,言道:“一切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崔敏摇头:“不,不是的。赵谨言熬不过去,终究是过世了。”她哭着看崔大人:“你知道么?不管什么时候,我一直都没有办法恨他,一切都是我自己愿意的。他临死前还为我筹谋了,爹,你知道么?我只恨我自己,恨我自己害了小弟。正是因为赵谨言最后的帮忙,我才找到了小弟,可是我没有办法,我没有办法救他。我只能为了小弟再次回到傅时寒的麾下。我入宫……我入宫服侍赵沐。我重新成为了一个女奸细,可是赵沐他也知道我的来历。我机关算尽,可小弟终于还是死了,而我自己……我也终究是被傅时寒杀了。他用杀我,让另一个人获得了赵沐的信任。我知道的,傅时寒……他想的是篡位。”

崔大人厉声:“敏儿!”缓和一下,“敏儿,不要说了,你不要说了。”

“爹,相同的错误,我不会犯两次。我不能嫁给赵谨言,如果注定不能有爱,那么我宁愿不嫁给他。不承受那样的痛苦,重生以来,太多的事情让我不明所以,许多事情都变了。赵谨言身体没有那么弱,也离京了那么多年。李素问提前出现;赵瑾没死;连赵滢月都没死,一切都变了,我其实更怕。爹,我也迷茫。”

崔大人当机立断:“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想那么多,敏儿,既然一切都不同了。你就要向前看,爹不希望你只被前世困住,整个人走不出来,你自己都说了,现在与前世已经不同了。”

崔敏看崔大人,不言语。

“敏儿,你处处想与前世不同,可是你就没有想过,很多事情已经变了,你也变了,不会有相同的轨迹让你跟着走的。”

崔敏望着窗外,窗外生机盎然,她垂下眼睑。

“你要向前看,上天有好生之德,重新给了你这个机会,你又何苦拘泥于前世不能自拔呢?”崔大人言道:“爹早就想与你谈一谈了,如若你一直这样,难保整个人不会崩溃,爹不能看着你如此。”

崔敏整个人难得的迷茫:“真的可以么?真的可以重新走一次么?”

崔大人摸着她的头:“自然可以,老天重新给了你这个机会。就是让你好好的过。你不能辜负这个机会!”

崔敏默默的望着窗外,陷入了沉思……

待到晚饭之后回府,阿瑾拉住时寒,悄悄的耳语:“那个崔敏,上次我与你说过,她怪怪的你可有查出什么?”

时寒笑眯眯:“这些事儿,你也好奇。”

阿瑾正色:“她喜欢我哥哥,我看出来了,刚才那抹爱慕,全然掩藏不住。我哥哥可从来都没有见过她,我可不相信所谓的一见钟情,所以,一定有问题。”

时寒看阿瑾这样警惕,欣慰:“你倒是聪明,确实,我调查过了,这个崔敏确实有点不对劲。从一年前开始,她所有的行为都有许多的古怪,可若是有人假冒,又是不然。我百思不得其解,想不清楚究竟是什么问题。”

阿瑾迟疑了一下,又想崔敏的行为,皱眉:“等我回去好好想想。”

时寒笑了起来:“你又能想出什么呢?”

阿瑾歪头,笑意盈盈:“你又怎么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呢?要知道我可是经过你培养的呢!你教了我这么久,总要检验一下成果,我想,崔敏的事儿我大概有点眉目。”

时寒挑眉看她,等待她接下来说,阿瑾摇头,不肯继续言道:“你等等我。我总该好生的想一下。”

时寒点头,“好!”

其实阿瑾心里隐隐有一种感觉,也许……崔敏并不是他们所见到的这般。她能想到的是……重生!

既然她能穿越,别人自然也能重生!崔敏不可能真的爱慕她哥哥,两人几乎素不相识,她不可能有这样深的情感。

想到这里,阿瑾竟是有点担心起来,要知道,她哥哥就要成亲了,如若崔敏使出点别的计谋进行破坏,那么可就是大问题了。

待阿瑾回到房间,还在琢磨这些是非。不过她倒是没纠结太久,崔敏这样勾引赵沐,几乎满京城都知晓,相比下来,也断不会来破坏她哥哥什么了。

“郡主,可是有什么不对?”阿碧跟在阿瑾身边,担忧的问。

阿瑾摇头:“没事,你安排人去调查一下崔敏,我要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出来。”

阿碧言道:“是!”

隔日,阿瑾便是得到了阿碧的禀告,崔敏几乎每隔几日就会出现在清隐寺,这点倒是不需细查,阿瑾含笑:“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也去清隐寺参拜一下吧。”

阿瑾并不耽搁时间,想了便是这样做,她从来不会让安全隐患持续,见一见崔敏,是最合适的举动。

“哦,对,你去请傅公子,让他陪我去清隐寺上香。”

此时时寒刚下早朝,准备回府处理公务,就见六王府的小厮已经等在那里,见傅时寒出了宫门,立刻上前。

大家眼看傅时寒带着笑意跟着六王府的小厮离开,皆是啧啧称奇,真是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

时寒抵达六王府时,阿瑾已经等在了门口,他伸手伏低做小,“小郡主请吧。”

这时他已经知道,阿瑾要去见崔敏,阿瑾将手放在傅时寒的手上,借着力道上了马车,“时寒哥哥要不要一起?”

时寒点头:“那是自然,我……十分虚弱呢!”

虚弱的人可不能骑马!嘎嘎!

门口小厮皆是垂着头,不敢多言一句,呵呵,虚弱!呵呵呵!

两人悠哉的来到清隐寺,倒是全然没有想,两人这样出门带来的影响。不过大抵就算想到了,这两个人也是浑不在意的,他们并非世俗之人,从小到大又是一直亲厚,倒是一直一如既往,不曾因为长大又半分的疏离。

待阿瑾到了清隐寺,崔敏也已经到了,阿瑾一番参拜,来到后院休息。果不其然,与崔敏巧遇,崔敏这几日因着父亲的话十分的迷茫,只想着能来这里静下心,可是倒是不想,竟是会遇见六王府的嘉和郡主。

不过她立时便是上前:“崔敏见过郡主,竟是不想,在此处遇见郡主,真是太巧。傅公子好。”又与傅时寒点头。

傅时寒十分冷淡,面无表情的。崔敏立时想到前世的情形,竟是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如说前世谁最让她害怕,那必然是傅时寒莫属。

而原本该和傅时寒针锋相对的赵谨言,竟是成了他的好兄弟,而谨言世子本该过世的妹妹更是与傅时寒仿若一对。

阿瑾笑看崔敏,言道:“不知,崔小姐是否有空呢。嘉和倒是想着,请崔小姐品一品茶。”

崔敏看一眼两人,“那崔敏,却之不恭了。”她坐在圆桌旁,如若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嘉和郡主是在这里等她,那么她也是蠢的不可救药了。

阿瑾点点时寒的手:“你去那边,我们是姑娘,要说些体己话。”

时寒:“好!”乖得仿佛是一只柔顺的猫咪。

阿瑾又将阿碧和崔敏身边的小翠遣开,只两个人坐在那里,崔敏连忙动手为阿瑾斟茶,阿瑾看她娴熟的动作,言道:“你这技术,没有个十几年二十年,很难养成啊。”

崔敏一怔,随即笑的不甚自然:“臣女自小喜好茶道,一直练习,多谢郡主夸赞!”

阿瑾:“可我说的,可不是从小到大,而是——前世今生!”

崔敏脸色刷的白了,她看阿瑾,整个人都颤抖不止,“郡主……郡主说什么呢?崔敏,崔敏听不太明白。”

“你要是真的听不明白,就不会吓成这样了。崔敏,你重活一世了,对吧?”阿瑾神情十分自然,一点都不似崔敏那般。

崔敏捏着帕子,她想镇定,可是却镇定不下来,想张口,又觉得自己嗓子已经发不出声音了。

“其实你有很多破绽,只要大胆一些敢想,就一定会想到一切。”阿瑾继续言道,她看崔敏那难看的脸色,并不停下话茬儿。

“你根本就不认识我大哥,就算见过,也不过是百花会见过那么一次,但是你前日……许是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看他的眼神,眼神里浓浓的感情藏都藏不住。那不是一见钟情该有的情谊。你也不认识傅时寒,可是你看他的时候,眼里的恐惧,颤抖的手,也都说明,傅时寒是一个令你觉得可怕的存在。最后,最后是你对皇叔的勾引,这世上,可没无缘无故的爱,而且,你眼里也根本没有爱意……崔敏,这些都是疑点,你自己觉得你做的毫无破绽,可是却已经破绽百出。”阿瑾故意刺激她,看她更多的反应。

崔敏咬唇,整个人恨不能缩的见不到人。

“你重新活过一世,你所知道的,就是上一世的人,对吗?”

崔敏依旧不说话。

“我说对了,你的表情出卖了你。”

崔敏瑟瑟发抖,远处的时寒看这边的情况,微微眯了眯眼,他家小阿瑾,能耐了啊!

阿瑾就这样等待崔敏的开口,好半响,崔敏终于缓和过来,她抬头问她:“你,你也是重生的么?不对,你不是!”她首先自己否定了这一点。

阿瑾挑眉:“你又怎么肯定,我就不是呢?我前世……我前世是个什么样子?在你那一世。”

崔敏咬唇,实话实说:“你一岁左右就死了。就算你是重生的也不会对,你才一岁,根本不会有任何记忆,所以你不是。”她虽然害怕,但是还没有崩溃到丧失所有理智。

阿瑾摩挲着杯子,想着她的话,一岁左右就死了呀!那是说,如果不是她穿越,真正的小乖,真正的阿瑾,在一岁那次就会死掉?

“我不会将你是重生的这件事儿说出来。我甚至不想知道谁登上了皇位,谁算计了谁,我只要你做两件事。”

崔敏捏着帕子,言道:“郡主请说。”

“第一,不管你与我哥哥前世有什么纠葛,我不想看见你破坏他与素问姐姐。更不想你出现在他们身边,给他们造成任何困扰。”阿瑾正色言道,她哥哥小时候就一直病痛缠身,好不容易身体好了,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娶自己喜欢的姑娘,她绝对不能让所谓知晓前世的人来破坏。如若真的会按照命定的轨迹走,那么就不会有她这个穿越党。

崔敏一滴泪落在杯中,她坚强的抬头:“我做得到,我既然勾引了赵沐,就没想着能够再续前缘。不管前世如何,一切都过去了。”

阿瑾点头:“那么第二,我不想看见你利用前世所知道的一切来左右可能的事态发展。当然,也未必会有人给你这个机会,可是我不想看见。”

崔敏咬唇:“我也不会,就如你所言道一般,根本不会有人给我这个机会,我想做的,只是保命。保住崔家的命,我不想我的亲人再次一个个惨死。”

阿瑾难掩心中的惊讶,她看着崔敏,崔敏并没有错开视线,而是认真的说:“皇位之争,太过可怕。上位者自然是无所谓,可是我们终究是小人物。我想的,也只是活着。”

崔家是支持二皇子的,可是崔敏说,他们家被人害死了,这点让阿瑾瞬间明白过来,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她活了,那么蝴蝶效应,很多事情都不同。她没有必要想那么多。

“你听过蝴蝶效应么?”

崔敏看她,愣住。

“如果听过就该明白,很多事都会变了。”

崔敏茫然的点头。

“我为什么根本就不想问你那些争夺皇位的种种,因为我明白,既然你能重生,很多事情必然就变了。”阿瑾起身,居高临下的看崔敏:“其实就算你做你自己,事情也未见得就会如同以前一样。当然,这是你自己的决定,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我要确定的,是你不要影响我的家人。”

崔敏:“多谢嘉和郡主指点。”停顿一下,她疑惑问道:“你为什么没有一点吃惊?”

阿瑾挑眉:“我为什么要吃惊?重生而已,我也不信你能翻出什么大浪。不过,你最好还是略微注意一下自己,这么美的人,如果死了就不太好了。”

崔敏也逐渐放松了下来,她笑:“和郡主说话,真的十分舒服。”

阿瑾:“你确定,不是因为我没有对你动杀机让你觉得舒服?”

崔敏摇头:“自然不是的。郡主聪慧伶俐,许是蝴蝶效应的那个人,不是我,而是您。”她勾起嘴角,心情似乎放松了许多。

“蝴蝶效应不蝴蝶效应的,也没什么。我相信,很多事儿都把握在自己手里,我也相信我身边的人。”阿瑾摆手:“时寒哥哥,我们走啦!”

崔敏忍不住问道:“你不问我为什么怕他?”

阿瑾纳闷的皱眉:“你怕他。他对你们不好,又不代表对我不好。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呢!时寒哥哥最疼我了。”

崔敏一怔,随即喃喃:“是呀,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他很喜欢你,一切都不同了。”

嘉和郡主没有死,她和傅时寒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傅时寒对她倾入了全部的心思,所以傅时寒根本就没有像前世一样孑然一身害死那么多人。不仅没有害人,他还为赵谨言找到了李神医。赵谨言身体没有那么差,滢月没有因为六王府不受待见而被人挤兑,进而意外身亡。如此一来,也没有让赵谨言走上前世的路,只要有一个人变化,那么就全都不同了。

时寒来到阿瑾身边,“可以走了?”虽然并没有多少笑脸,但是却难掩眼中的温柔。

阿瑾点头:“走走走,崔小姐,我们……改日再见!”京城虽然不小,可也不大。京中的贵族少女圈子也就这么些人,总归是会再次见到。

崔敏起身:“郡主慢走。”待阿瑾与时寒一同走出院子,崔敏突然言道:“多谢郡主今日的相助。崔敏记得您的好。”

阿瑾没有停下脚步,甚至没有回头,不过倒是伸出帕子挥了挥。

崔敏望着阿瑾的背影,突然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

小翠靠近:“小姐,可是出了事儿?”

崔敏摇头,她望着晴朗的天空,越发觉得心情平静:“你说,嘉和郡主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小翠歪头想了想,言道:“外面都说,嘉和郡主十分张扬。可是奴婢觉得,郡主这样很好。”

“哦?为什么?”

“嘉和郡主是天之骄女啊,连所有皇孙都敌不上她在天家面前有面子。好的出身,好的容颜,身边又有傅公子一直守着,这样全然就是人生赢家。人家不张扬,谁还有资格张扬呢!”小翠继续言道:“而且呀,我觉得,嘉和郡主眼神清澈,眼睛好看又清澈的人,一定不是坏人。”小翠有几分天真。

可是崔敏却觉得她说的太对,“是呀,眼神好看又清澈,一定不是坏人。”

“我们回府吧。”她竟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

“你与她谈了什么?我倒是觉得,她似乎松了一口气。”时寒问道。

阿瑾俏皮的言道:“我答应了她,不能说。不过你放心好了,我倒是觉得,她没有大问题。”

时寒挑眉问:“你又确定了,难道你就不怕自己的妇人之仁害了人?”

阿瑾笑:“那你就差人盯着她呀。不过我相信她翻不出什么浪,而且,她自己也不想翻出什么浪。”崔敏为了家人的康健,甚至可以放弃那些情爱,这样一个女人,能做的终究有限。

“既然你这样说,我就明白了。”

阿瑾低头,看见地上慢悠悠爬着的小蜗牛,低头将它拿起来,蜗牛立时钻到了壳里,不肯出来。阿瑾语重心长的言道:“现在的崔敏就是这只小蜗牛,她以为,自己做对了,躲在壳里就能安全,却不知道,有心人只要一踩。她就会喀嚓,死掉!所以崔敏一点都不可怕,甚至连一个威胁都不是。因为你要弄死她,易如反掌。可是她却没有弄死我们的能力。”

时寒将阿瑾手里的小蜗牛接过,放回了路边的草丛:“你这比喻不怎么好,不过我倒是有点明白了。我们回去吧。”

阿瑾:“天气这么好,我们散步下山吧。”

时寒:“一切都听您的,嘉和小郡主。”

阿碧:完了……世子爷他们又要生气了。明天外面该传成什么样啊!呜呜!

路人甲路人乙路人丁看这二位完全不顾绯闻,悠闲的下山,都在默默揣测,是不是他们又要放大招,可是,六王府的滢月郡主还没成婚,嘉和郡主就成婚,这不合情理啊!

见过了崔敏,阿瑾的心总算落了地儿,不过她也不是傻子,虽然说蝴蝶效应了,很多事情发生变化,可她还是有自己的一些想法。其实崔敏的做法让很多事儿都摆在了台面上。例如,她为什么要不惜毁掉自己名声也要勾引齐王爷赵沐!

“时寒哥哥。”阿瑾斟酌一下开口,“你觉得,皇叔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时寒审视她:“你怎么想起问这个了?”笑了笑,时寒将路边一株红彤彤的小花摘下,别在了阿瑾的头上,“恩,这样很好看。”

阿瑾:“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

时寒囧:“小孩家家的,还知道这些。”

阿瑾看出他不想谈论赵沐,不过她才不就此打住呢。

“我问你呢,你说,皇叔是个什么样的人。”

时寒笑了起来:“赵沐么?赵沐算不得是一个好人,但是也算不得是个坏人吧。他有他的无奈。赵沐未见得就是真的这样游戏人间,可是他不敢做一个能人。如若那般,未见得皇上就会容得下他,退一万步讲,皇上容得下他,你觉得,将来的新君,他的堂兄能容得下他么?皇家的感情,最是难说。这样每日游戏人间,放纵生活,许也是一种另类的洒脱。他年少之时与苏青眉情投意合,可苏青眉却嫁给了五王爷,而今,他大抵也是看开了。当然,这一切也许都是他做给我们看的表象。也未可知的。”

阿瑾嘟着小嘴儿:“我总觉得,崔敏给了我一个暗示。”

“暗示什么?”

“暗示,皇叔没有那么简单。你也没有。”阿瑾看傅时寒,拉扯他衣襟的一角,小女孩儿一样:“时寒哥哥才不是大坏蛋呢,对不对!”

傅时寒黑线,不过还是温柔的笑了起来:“不知道哎!”

阿瑾耷拉下脑袋。

“不管阿瑾怎么样,时寒哥哥都会守护在阿瑾的身边的。”

阿瑾:“你这话……怎么这么肉麻呢?”阿瑾皱着小眉毛,笑问。

时寒:……

“原本温馨的气氛,被你一下子破坏了。”时寒叹息言道。

阿瑾咯咯的笑,快走几步,之后回头:“时寒哥哥,你真的一点都不适合走温情路线呢。张牙舞爪,阴险歹毒才是你的本色啊!”

傅时寒一怔,也跟着笑了起来,“阿瑾就是这样懂时寒哥哥,时寒哥哥可如何是好?要不要将阿瑾拐回家,一起为非作歹呢?”

阿瑾认真脸:“我这样乖巧,才不是那样的人。”

时寒:“恩,不是那样的人,但是专干那样的事儿……”

阿碧默默的跟在两人身后,就觉得,这两人的聊天内容,怎么就辣么惊悚呢,她真的承受不住啊!

两人边说边笑,当真是这世上最好的风景。

待到回府,六王妃才知道阿瑾与时寒出门了,不过她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在六王妃心里,傅时寒是最好的女婿。

她只是交代:“你哥哥和素问姑娘的婚事已经定好了。改日你也带她出去转转。”

阿瑾:“好。”

李素问站在一旁,带着笑意。她来之前其实有几分忐忑,忐忑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在这样一个王府里如何生活,可是老天终究是厚待她的。

六王府每一个人都很和善,都能够让她放松,而这里深深“家”的氛围更是让她觉得自己一定能够成为这里的一员。

“素问姐姐,等我带你在京城转转,你来了这么久,都没怎么出去过呢。”阿瑾觉得,自己一定能做好一个导游。只是……她推荐了购物店,人家也不给返点呀!嘤嘤!

李素问:“我想去如意阁药局看看。”

阿瑾:“如意阁?为啥?”

素问:“我师兄在那里做掌柜的。进京这么久,我都没有去看看他。”

如意阁也是景家的产业,阿瑾啧啧,景衍真是蛮有钱。

“行啊,不如……明日我就带你去转转吧。”阿瑾笑眯眯,十分可爱的模样儿。整天窝在家里也没什么意思。

素问点头:“好。”

六王妃:“怎么一直没有听你提过?”

素问实话实说:“我忘记了。”

噗,阿瑾顿时笑了出来,他家嫂子竟然这么呆萌。

“说起来,我这么些日子,都没有看见景衍这小子呢!”六王妃言道起来。

阿瑾举手:“我知道,他去外地了。我听时寒哥哥说起过。时寒哥哥还说,等景衍回来,我们借了皇叔的船,出去郊游。”

六王妃黑线:“你们就天天嚯嚯你皇叔的东西吧,你是要心疼死他。”

阿瑾无辜:“我是他最亲爱的小侄女,借个船怎么了!”

“对对对,你说的什么都对,就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阿瑾咯咯的笑,天真无邪的小模样儿,“到时候,素问姐姐和我一起出去玩儿吧。让你见见我哥哥的狐朋狗友。”

话音刚落,就见谨言黑着脸进门,阿瑾:“哥哥,你最近这情绪起伏有点大啊,早上不还好好的么?怎么现在又冷着脸了。”一定是婚前综合症。

时寒一直坐在角落里品茶,并不言道其他。

谨言瞪傅时寒:“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是吧?”

时寒含笑将茶放下,“你也太暴躁了。”

阿瑾忙不迭点头,“对,最近哥哥有点暴躁!”

谨言一口气梗在嗓子里,蠢妹妹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