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4章 .3|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章 .3|(1 / 1)

京城一片哗然,真的,大家都吃惊了,早朝之事谁人也没有想到,可是更没有想到的是,皇上当时气愤难当,转过头就如了六王爷的意。这……这画风也太魔性了!六王爷是一贯的不靠谱。他做什么都并不意外,可是,可是皇上不该如他的意啊!

这么想着,众人又想到了六王妃,六王妃见了虞贵妃,这事儿才有了转圜。说到底,大家只能感慨,感慨虞贵妃在皇上那里有面子,也感慨六王妃不容易,嫁给那么一个人,可不就是不容易的,如若容易,怎么会是今天这么个情况。

不过……六王爷在朝堂上说的那些,爆的那些……他们可以装作没听见么?真是……嘎嘎,全是皇家秘辛啊!

六王爷因为那啥多了,结果不能生了。好么,谁知道是不是不……咳咳,举!仔细想想,也未见的就是不可能啊,毕竟,如若还是正常的,必定要娶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可是你看六王府现今纳进府里那是什么鬼!真是丑的人神共愤!

但凡是个正常人,绝对不会喜欢那样丑的女人,绝对不会喜欢!这必然是一种隐秘的暗号……呵呵哒!不那啥的暗号!

不过,不过大家也都一致认定,这次六王爷抽风是被什么人给刺激了,如若不然,他那猪脑子,怎么会想到那些关于皇储和世家的道道来,这根本不可能啊!猪脑子怎么会想明白那么多。

再有就是二王爷,本来冲上去就平白了挨了揍,真是倒霉催的,可竟然阴差阳错得了好处。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儿媳妇,沈阁老的嫡孙女,那是将沈阁老全然的绑在了二王爷这艘船上啊!这样的大好事儿,这顿揍挨的真值。

再有就是……艾玛,捂脸,皇上真的是大臭脚么?

这一桩桩一件件,可真是让大家津津乐道。

不过也有那脑子清楚的,逐渐看出一丝不对劲的门道来了。这次看似是六王爷闹了一大通,可是基本上也是人人满意的。这点……真的不是有人在背后算计么?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这个可能算计的,究竟是谁!

能够说动六王爷的人不多,这人太混,你根本没法沟通。

二王爷?不可能,虽然二王妃和六王妃关系不错,可是六王爷见天儿的吃喝玩乐,根本不着二王爷的边儿。

沈家?也不可能,沈毅太正派,六王爷看他躲得远远的,也不对!

六王妃?六王妃自己后院还一堆女人没处理好呢!她犯不上管那些前朝的是非,总之和她们六王府没有关系!

其他人?其他人得不到好处,为什么要这么做?

人人都不怎么可能,现在看着,竟然有可能真是六王爷阴差阳错了,大家不禁想到多少年前沈毅娶虞婉心那件事儿,顿时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有一种人,他就是会造成若干的连锁反应,有好的,有不好的!

所以,安全起见,还是离他远点才最是妥当。

大家都这样想,六王爷却浑然不觉,不过他隐约也是知道,自己大概是做了好事儿的,如若不然,二王爷怎么会送他一株千年人参说是给他养身子?哦对,沈府还也给他送了若干的补品呢,这分明就是感谢他的节奏。

于是乎,六王爷又得意了,他暗搓搓的发誓,要和傅时寒搞好关系,怎么觉得,每次和傅时寒打完交道,他都能得到些好处呢!

真是太好了!

而此时的时寒正在二王府为二王爷沏茶,他将茶叶碾碎,慢悠悠的分茶,二王爷看他慢条斯理,含笑言道:“一切倒是真如你所言道一般。”

时寒依旧十分认真,没有抬头:“这不是很正常的么?”

二王爷锤了时寒的肩膀一下,“你这小子。”

时寒终于抬头:“六叔性格就是那般,便是他闹了,皇爷爷也不会对他如何。这点,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行。你们循规蹈矩久了,皇上已经见不得你们犯错了,而且……正是因为皇爷爷从来没想将六叔视作下任的储君人选,才会由着他闹。”

二王爷略一思索便是明白过来,他叹息言道:“是呀,我们任何人都不行,不过倒是让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捡了便宜。我想老四他们大概就要气死了。”

时寒并未停下手中动作,蜻蜓点水将水灌注在茶壶中,他微微蹙了一下眉:“其实四王爷真的想不开,皇储的人选,从来都没有他。”

二王爷好奇:“你为什么就这么认定,父皇不会选他,不要忘了,一切才仅仅是开始,没有尘埃落定,没有人能说自己赢了。”

“子嗣。四王爷根本没有嫡出的儿子。不仅没有嫡出,甚至连庶出的儿子都没有!他年纪也不小了,府里的女子也算不得少,没有嫡子,你觉得皇爷爷敢冒这个险么?同理,六叔也永远都不可能是未来储君的人选。且不说他自己已经不能生,就是谨言,谨言的身子,可是经不起折腾的。做皇上,要的便是多子多孙,老话说的,多子多孙才是福。”时寒将茶杯递给六王爷,继续言道:“所有皇子之中,您,三王爷,五王爷才是真正争夺皇位最有利的人选。虽然三王爷现在与您是同一针线,但是以后也不好说。毕竟,有嫡子的,除了六王爷,只有您与三王爷。”

二王爷并不意外时寒这番说辞,他其实早都已经想过这一切了。虽然面上看着颇为憨厚,但是他到底是皇族,又是年纪最大的皇子,怎么会没有更多考量。

“老三那边,你放心就是了,他一直都是站在我这边的。当年他甫一生下就抱在我母亲身边养育,我们俩的感情与旁人不同。”

时寒:“感情不是衡量一件事儿的标准。”

二王爷:“我自知晓。”

他们都以为,自己是了解皇上的,但其实最了解皇上的,竟然是时寒。时寒能够准确的算出皇上的每一个决定,这点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

“虽然你这次全都算对了,但是下次,我不希望你这么冒险,一旦你六叔胡言乱语的将你说了出来,那么你该如何自处?在位者最忌讳有人算计他。父皇年纪大了,怕是更担忧旁人如此。我说过,与得到的成就相比,我更希望你能够好好的活着。”

二王爷碎碎念,不似以往的干练。时寒笑:“我知道的。”他停顿了一下,笑言:“再说,这不是谨书的愿望么?做表哥的,总该帮助一下他。算起来,我也是一举数得。”

二王爷看他表情,终于没忍住,问道:“你是如何说服沈阁老的?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和他通过气,如若没有,那个时候他不该站出来。”

一环扣一环!

没有什么是意外!

时寒挑眉言道:“真没有。”

二王爷:“没有?”

时寒点头:“有时候,有些人,其实是不需要提前做任何沟通的,沟通了,被人抓到把柄倒是大问题,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我只是将他可能的反应算了进去,而事实也确实就是如此。除了六叔,其他人我都没有事先沟通过。至于说六叔,您当真觉得,我是明火执仗的告诉他该怎么做?我不会那么蠢的!有时候,诱导更重要。义父,我事先与您沟通过么?没有吧,可是看我的眼神,您还是清楚了我的意思,其他人也许也是一样的。”

这就是聪明人的玩法。

二王爷:“……”

时寒笑:“说不定,沈阁老也是掐准了合适的时间,故意出来捡这个漏的。您看,您捡着了,他也捡着了。谨言也如愿的娶了李素问,真是皆大欢喜。”

二王爷:“好吧!我们都是捡漏。”

时寒:“我等下还要找表弟,我帮了他这么大的忙,让他如愿,他总要有所表示的。”

二王爷笑:“谨书这小子,是该好好谢谢你……”

两人正说话,就听有人过来禀告,二王爷将人差了进来,小厮禀:“六王府的谨言世子邀请时寒公子过门一叙。”

时寒起身,动作倒快:“阿瑾找我,我先走了!”

二王爷忍不住笑:“不是谨言约你么?你又知道,那是阿瑾。”

时寒正色:“大舅子看妹夫,从来没有满意的。如若是赵谨言找我,必然是会请傅公子,亦或者傅大人,绝对不会是时寒公子。只有阿瑾会这样称呼我,因为我是她的时寒哥哥!”

二王爷囧了!

这是赤果果的秀恩爱!

二王爷:果然是个小年轻,他摆手:“赶紧走吧。”

时寒勾起嘴角,带着笑意离开。二王妃过来,恰好见到他的背影,进门与二王爷言道:“时寒好像很高兴。”她也是带着笑容的。

二王爷:“去见阿瑾了。小年轻,还在我面前秀恩爱,呵呵呵,也不想想,他肉还没叼回家呢!我可都是开花结果了。”

二王妃笑的厉害,“时寒这么帮你,你还背后笑话他。我可不止是他的义母,也是他的亲姨母。你这样说,我可不爱听哈!”

两人不过是玩笑,二王爷含笑:“我哪里敢笑话他,我们的时寒越发的能干,笑话他被他小心眼报复可咋办。我还指望他给我们家谨宁再物色个好媳妇儿呢!要知道,这个敏感的时期,虽然娶沈阁老的孙女儿是门当户对,可是如若我们提了,难保父皇没有想法。”

其实也不见得他们真的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可他们不能不顾及皇上的想法,那不仅是他的父亲,还是这个天下的主宰。

二王妃叹息:“如若梨夕还活着,看到时寒这样聪明,不知道会不会欣慰。”

“既然是聪明,为什么不欣慰?”二王爷问道。

二王妃看他:“是呀。既然聪明,有什么不欣慰的。可如若梨夕一直都活的好好的,好好的教养时寒,我在想,事情会不会有所不同。”二王妃坐在二王爷的腿上,轻声:“所以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情况,我都最感谢阿瑾。如若没有阿瑾,就没有这样的时寒。我犹自记得梨夕刚去那几年时寒的状态。那时我怕极了,我怕总有一天,我要失去时寒,你懂么?便是睡着了,我都不能安寝。”

二王爷点头:“我自然清楚。可是一切都过去了,都会好的。有阿瑾在,时寒也不过是比寻常的男孩儿多了几分心眼,但是却不曾如你担忧的那样彻底黑化,这样不是很好么?”

二王妃点头:“很好。真的很好。那时梨夕就常说黑化黑化,我始终不怎么明白,可是看到已经有一分疯狂的时寒,我真的感受到这两个字的含义了。”

二王爷:“没事儿。时寒不仅有阿瑾,还有我们。”

二王妃点头:“恩,有我们。”

两人这边担心的不得了,那边时寒一副大好少年的样子哒哒来了六王府,他眉眼间带着笑意,手里则是拎着阿瑾爱吃的糕点。

六王府的门房也习惯了傅公子的到来,算起来,除却皇宫和二王府,傅公子来的最频的,就是他们六王府了。

果不其然,什么谨言约他,都是浮云。阿瑾已经端坐在自己的小院子里了。

时寒将糕点拆开:“都是你喜欢的。”

阿瑾笑眯眯:“是祥云斋的水晶糕。时寒哥哥果然还是最了解我。今天早上我还念叨想吃呢,只是懒得出门买。”

时寒微笑:“你可以差下人去。”

阿瑾觉得,傅时寒这厮真是不会唠嗑,她这是释出善意耶。他倒是这样说。看阿瑾嘟起了小嘴儿,时寒拉了拉阿瑾的小包子头,他笑问:“阿瑾找我来,可是有什么事儿?”

阿瑾:“我没事儿就不能找你么?时寒哥哥真是太见外了。这还没娶媳妇儿呢,就不愿意搭理自己可爱纯真的小妹妹了,如若将来有了媳妇儿,可不彻底不认识我了。”

时寒挑眉,将来……娶媳妇儿!她难道还会埋怨自己?除了她……自己还能娶别人么?

“如若阿瑾不喜欢,时寒哥哥就一辈子不娶。”

阿瑾感动:喵了个咪的,时寒哥哥对她真是太好了,感动哭!

阿瑾眨巴大眼睛,时寒微笑问:“阿瑾是想问,是不是我撺掇你爹的吧?”

阿瑾o(╯□╰)o,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

“那么,是不是时寒哥哥呢?”

时寒笑言:“你猜!”

阿瑾捏着小帕子甩哒,笑眯眯:“我不想猜,那么时寒哥哥直接告诉我好不好呢!哦,我知道了,一定是时寒哥哥做的。”

时寒将糕点递到阿瑾的嘴边,阿瑾直觉的张嘴,将水晶糕一口咬下,小嘴儿塞得满满的。

“时寒哥哥都是为了帮助阿瑾啊,所有对六王府有利的事儿,我都会做。”时寒手指轻轻滑下,将阿瑾嘴边的糕点屑抹掉。

阿瑾小舌头直接伸出来将他还没来得及撤回来的手指扫了一下,将糕点屑吃掉,吃完,自己灌了一口茶:“果然软糯可口。”

时寒则是呆呆的坐在那里,几乎动都不能动,他感觉整个人都酥麻了,脸色更是可疑的红了起来。半响,言道:“果然……软糯可口。”

阿瑾疑惑脸:“你也没吃啊,怎么知道软糯可口。”

时寒“咳咳”一声,微微垂首:“没吃……我也感受得到。”

阿瑾:“你一贯都不喜欢吃这些甜的东西,啥时候偷吃啊。对了对了,你不是说要带我去景衍哥哥他们哪里吃饭么?你什么时候带我去?”

一副贪吃小老鼠的样子,她已经全然都忘记了自己先前要问时寒的话,时寒笑着点头:“择日不如撞日,你看,今天傍晚如何?”

阿瑾高兴的点头:“好好!”

时寒见她如此心满意足,也露出笑意:“阿瑾喜欢,什么都好。”

阿瑾伸懒腰:“那我要去喊哥哥姐姐他们,大家一起去吃,嘿嘿。我们要全家组团去占便宜。”

时寒:“阿瑾以后不管想做什么,直接做就好了,全然不用考量。有什么事情,直接找时寒哥哥便好。”

阿瑾:“可以吖?”

“自然可以。”

阿瑾大眼里满是笑意,“那你告诉我,这事儿是不是与你有关系?”

时寒颔首:“你父王找了我,我指点了一下他。”

阿瑾:“我就知道,他说的军师一定是你,看他那么奇葩,身边也不会有更厉害的人。只是,你这样算计来算计去,真的没问题么?”

这是今日第二个人问他,时寒并没有一丝的反感,反而细细与阿瑾解释:“自然没有问题,阿瑾记得时寒哥哥与你说过么?不管做什么事儿,你想走第一步,至少要看到五步以外。而得到的,也是三步以上。这样才算是走对。你爹爹既然会在朝堂之上闹事儿,那么就会有相应的连锁反应。这些连锁反应我们要很好的利用,才不会真的让这事儿只得到一步。其实你爹在朝堂上胡说八道的时候,皇上未见得就没听见去,而那些气愤……”时寒笑了笑:“是真的气愤。可是皇上是个明君,做明君很痛苦,可是手底下的人却好办事儿。他只要稍微消气,就算我们不说什么,他也会揣度这个话的是否真的是有益的。你母亲进宫求虞贵妃,只是给皇上搭了一个最好看的梯子。皇上只需要顺着这个梯子走下来就好了。你看,现在事情是不是很好看?其实,皇上未见得就不想将李素问嫁给谨言的。”

阿瑾瞪大了眼睛:“你骗人。”

时寒摇头:“我没有骗人。你知道的,我没有!虽然皇上心里不认同李素问,可是他是皇上,就算我们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东西,他也是能想到的。只是……他心里终归意难平。而且,让堂堂王府世子娶一个毫无根基的李素问,这点说出去也总是不好听的。六王爷这样其实也是让皇上更好做。你看这件事儿多少人得到了好处,六王爷说的那些话,未见得就不是皇上想说的。不管哪一个,不管好不好,都是皇上的儿子。他不会希望这些人互相仇视的。就算是夺嫡也是一样。而今,皆大欢喜。”

阿瑾笑了起来,她支着下巴看时寒,问道:“那照你这么说,我父王倒是让皇爷爷十分满意了呢!”

时寒:“那是自然。”

阿瑾:“那你说说,诗蓝是怎么回事儿?你倒是好,给她算计给你表弟了,有你这样的么?”

时寒食指轻点桌面,挑眉问阿瑾:“诗蓝是你的表姐,可是,谨书是你的堂哥啊。要知道,他可比沈诗蓝和你的关系更近。而且,他们俩结为秦晋之好,不是极好么?”

阿瑾琢磨时常给她送些小礼物的堂哥,点头:“堂哥是挺好。”

“那就是了。”

“这一幕大戏,谁能想到,是一个傅时寒在背后算计的呢?”阿瑾歪头言道,语气十分的惆怅。

时寒微微扬头,看着天空,“谁算计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几乎人人满意,这样才是最好。阿瑾,只要阿瑾想要的,阿瑾想做的,阿瑾期望的,时寒哥哥都会为你争取。”

阿瑾拉住时寒的手:“你是我哥,你是我亲哥,~~~~(>_<)~~~~”

时寒笑着拍了她的小手儿一下:“胡说什么呢?”什么哥哥,我要的,从来都不是哥哥,从小守护你长大,我明明是在自小养媳妇儿。不然我干嘛要教你!

阿瑾:“就是我哥哥。时寒哥哥,不知道为啥,想到将来要有人给你抢走,你要娶媳妇儿,我就觉得特别不舒服呢!”

阿瑾按着胸口,实话实说,想到以后时寒哥哥要去宠别人,心里真是难过!不开森!

时寒笑容更大,他捏着阿瑾肉肉的小手儿,与她十指交握,“时寒哥哥以后什么事儿都听阿瑾的,只要阿瑾愿意。”

阿瑾满意的点头:“嘿嘿!”

谨言走到院门口,一个踉跄,差点绊倒,他眼睛死死的盯着两人交握的手,眼神几乎能喷火,死死的瞪傅时寒,凉飕飕的咬牙切齿言道:“傅时寒,你给你的狗爪子拿开。”

阿瑾一脸的小无辜,“哥哥,傅时寒咋得罪你了?”

谨言一口气差点上不来,这个蠢妹妹,被人家占便宜还不知道。

“你不是小女孩儿了,也得顾及男女有别。”言罢,继续瞪傅时寒,几乎想给他瞪出个洞,“她年纪还小,是个孩子,你一个大男人,年纪也不小了,这样委实不像话。”

时寒无辜的看谨言:“阿瑾当我是亲哥哥的。”

如果可以,谨言真想撸袖子揍人,虽然每次都是这个傅时寒帮了他。但是想到他觊觎自己可爱单纯的小妹妹,他还是觉得不能忍。

这就是传说中的大舅哥综合征。

“亲哥哥也不能这样。”谨言继续叫嚣。

阿瑾连忙点头:“好好好,一切都听你的还不成么?”阿瑾语气十分敷衍,与身边的时寒低低嘀咕:“我哥哥一定是和素问姐姐吵架了,要不然不能这样。我们是躺枪了。”

谨言觉得自己要被傻妹妹气昏了,他妹妹不是顶伶俐的么?怎么一靠近傅时寒怎么就变了呢!一定是这个家伙气场不对,一定是!

再见阿瑾笑盈盈的靠在时寒身边,真是金童玉女,他竟是也说不出其他的了。大抵是眼不见心不烦,一甩袖子,他直接黑着脸走了。

这般阿瑾越发的肯定:“定然是与素问姐姐闹别扭了。也就素问姐姐惯着他。”小大人一般。

时寒:“可不!”

他依旧是那副笑容可掬的亲切态度,阿瑾碎碎念:“哥哥就要成婚了呀,虽然娶素问姐姐也是他的心意。但是总归不见得如我们想的一般,许是……许是他也起了几分的惧怕?这其实就叫婚姻恐惧症的。”

时寒:“啥?”

阿瑾:“就是越是临了,越是对婚姻起了惧怕之心。”

时寒:“还有这事儿?”

阿瑾:“可不正是么!不行,我得去开导开导他们,哦哦,对,谨书哥哥那边,你也得好生的安抚他。我这边人更多呢,三头。我哥哥,素问姐姐,还有诗蓝!我要给诗蓝邀请过来,给她和素问姐姐好生的讲一讲。”十分一本正经。阿瑾觉得,自己作为活过两世的人,虽然没有成亲过,但是也是知道极多的。她可是穿越党呢,要好好的给这两个姐姐普及一下。

阿瑾这样认真的小模样儿,时寒只觉得好笑的紧,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十分配合,“一切都听你的。我想,这些日子大概会比较忙,你要知道,两个皇孙成婚,大家可不都要跟着忙起来。”

阿瑾:“想想也是快呀。”一副惆怅的样子。

时寒揉了揉她的发,“你个小丫头,还说这样的话。走了,去请你母妃和哥哥他们,我们一同出去用个晚膳。虽然府中的菜色更是妥帖,但是偶尔出去改变一下菜色,也是好的。”

阿瑾:“嗯呢!”

喜盈门一如既往的宾客满门,时寒将几人引到楼上,几人均是寻常衣着,可是这京中之人也不是傻子,六王府谨言世子在,大家还有什么不知道的。但是既然人家不愿意交流,便是也只点头示意。

待到楼上,阿瑾与正准备下楼的女子对视,那女子正是崔敏,见是他们,崔敏呆在那里。不过她也不是本人,很快反应过来,避无可避,微微一福,笑着言道:“六夫人,赵公子、赵小姐好。”

六王妃对崔敏印象并不好,只是略微点头便是越过她,崔敏侧身站在那里,脸上带着笑意,但是却动也不动,待几人走过,她回头看赵谨言身影,咬唇。

许是意外,恰好阿瑾回头,来人视线对上,崔敏脸上的爱意几乎不能遮掩,她迅速的调整,露出笑脸。

阿瑾仿佛没看到的回头,时寒立时问道:“怎么了?”

阿瑾摇头:“没什么。”

崔敏看着傅时寒体贴的样子,几乎不敢相信,那就是曾经的傅时寒——冷血将军傅时寒。

她在外人面前并不流露一点情绪,快速的离开回府。

待到回到崔府,就听丫鬟过来禀告,崔大人正在书房等待崔敏。

崔敏连忙来到书房,崔大人正在看书简,听见敲门,唤道:“进来。”

崔敏推门而入,言道:“父亲找我?”

崔大人看崔敏,颔首:“敏儿坐吧。”

纵然崔敏掩饰的很好,可是她终究是他的女儿,崔大人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儿?”

崔敏迟疑一下,言道:“无事。只是遇见了不该遇见的人。”

崔大人颤了一下,言道:“可是……齐王爷?”

崔敏摇头,“是傅时寒和赵谨言。我在喜盈门遇见了傅时寒和赵谨言。”

崔大人自然知晓女儿的担忧,他皱眉:“赵谨言要迎娶李素问了。李素问是你前世根本就不知道的存在,对么?”

崔敏攥着拳头,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不,我知道她。最后赵谨言的尸体,是她带走的。江湖上有名的女神医,虽然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我认得那张脸。倒是不想,重生一次,所有一切都不同了,他竟然提前找到了她,甚至要迎娶她了。”

崔大人参加了前一日的早朝,自然知道一切,他叹息:“早朝,当真是一场闹剧。敏儿,一切都和你所言道的不同了,你真的还要继续你的计划么?你就没想着,也许重生一世,一切都不同了?”

崔大人好不容易相信了女儿重生的事实,可是现实的情况又让他深深的怀疑。不是怀疑女儿的重生,而是怀疑故事的走向已然全部都不同了。

崔敏抬头,眼中有着茫然:“也许,也许不同了,可是我不敢赌。”她的泪就这样落了下来,“我不敢!”

“你喜欢赵谨言的,也许,也许为父可以进宫请皇上赐婚,就算是做个侧妃,毕竟,他也是成功的人,他……”崔大人虽然被人称作铁腕崔大人,但是却对女儿心软,他犹自记得女儿清醒之后,快马加鞭修书见他的情形,她几乎疯掉一样的表情。

更让他惊讶的是,她说的很多事儿,没有错!他的女儿,真的有了不一样的际遇,她死了又活过来了!

崔敏摇头,她微微扬头:“我不能嫁给他。”

抹掉自己的泪,崔敏起身站在窗边,她看着窗外翠绿的树枝,言道:“爹,我有没有和你说过,自己与他们的纠葛?”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