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4章 .3|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章 .3|(1 / 1)

阿瑾搞定了渣爹,她确信,渣爹会办好,就是这样自信!谁让渣爹总能阴差阳错的办好所有的事情呢?

渣爹虽然人不怎么样,但是偶尔还是要上朝的,你让一个皇子不学无术什么也不做,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因此,渣爹也有个闲职。只是,他请假的天数足足是上朝的无数倍,以至于……皇帝都觉得没看见他才是正常的。

可是今日,六王爷早早的竟然上朝了,没有请假,安安分分的上朝去了,真是太惊悚的一件事儿。

阿瑾兴致勃勃的等待结果,她期待的结果。她对自家阿爹这样有信心,可是旁人没有啊!大家看见六王爷都露出了“这厮今天没吃药”“发生什么大事儿了吗”的表情,当然,还有人露出了“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表情,六王爷见大家都热切的看他,欣慰,感慨言道:“原来大家都这样期待我上朝啊!”

囧!大家真不是这样想的,您想多了!

朝堂之上,皇帝看着“突然”出现的六王爷,只觉得眼皮直跳,那是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仿佛……要发生什么事儿,但凡六王爷正常了,都是噩梦的开端,能让自家爹爹都这么想,六王爷往日里做事也真是蛮拼的。

四王爷则是一言不发,恨不能缩在角落里。生怕被牵连到了,如今他已经习惯了被六王爷这个蠢货牵连,只要他出现,四王爷恨不能就躲着走,与他接触,意外太多。还是远点,收拾他的机会……以后估计会有吧!四王爷暗暗揣度,只有自己登上了皇位,必然能够收拾他,戳死他!戳死戳死!然后霸占他媳妇儿!

六王爷昂首挺胸,大家看他的眼神都这样热切,让他觉得自己真是太受欢迎了,果然自己平常不出现是对的,这样每次都引得大家频频侧目,还能不能好好的早朝了。美男子就是这样受人爱戴!喜悦!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念完今日的重点,小太监尖尖声言道。

皇帝坐在龙椅上,准备随时起身离开,总觉得,老六出现不会是什么好事儿。果不其然,还不待他动作,就看六王爷向前一步出列,大喊:“儿臣有本启奏。”

呃……(⊙o⊙)…

六王爷大声:“儿臣有本奏!”

皇帝平复了一下心情,上下打量他,从牙缝里吐出来一个字:“说!”他能说个屁!

六王爷整整官服,言道:“儿臣恳请父皇下旨,为小儿谨言与李神医的孙女儿李姑娘赐婚。”

皇帝微微眯眼,众人则是都低下了头,生怕被牵连到。

“求父皇下旨赐婚!”六王爷大声。

皇上缓了半响,恨不得捏死他:“此事……朕还要好好考虑。而且,此等事,无需拿到朝堂之上言道。”

六王爷昂首:“此事自然要放在朝堂上说。如若不说,我家谨言就要让您害死了。”这话说的十分大胆。

皇帝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他一拍桌案,站了起来:“你又在胡言什么,这里哪是你胡说八道的地方?”

大家眼观鼻鼻观心,默默的垂首,恨不能自己今日请假没有站在朝堂之上。太口怕了!

六王爷委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父皇怎么能不顾谨言死活呢!谨言身子不好,娶了李素问,最为妥当。如若不娶李素问,伤了她的心,他朝谨言一旦有个一二,人家还能管么?您不同意,就是想害死谨言。”六王爷指控脸。

皇上努力的平复心情,小太监见了,连忙上前为他顺气儿,艾玛,这是什么事儿啊!

“你这逆子。难不成,他还敢抗旨不成?还是说,你当太医是死的?”皇帝几乎是吼了出来。

六王爷也跟着吼:“您真是老糊涂了,人家怎么就不敢抗旨,原来谨言病了多少年,您手底下那些太医,治好他了么?妈蛋,连个好转都没有,完全是猪。就您吧。还整天太医太医的,真是也不嫌弃丢人。还说呢,人家躲起来。您找的到么?如若不是傅时寒他们找到了李神医,谨言现在还是病秧子呢!您连人都找不着,还说什么抗不抗旨!”

皇帝已经被他气得晃荡了,哪有这样的蠢儿子!

“你这蠢货,你是想死么?谨言好端端的,你这做父亲的,就这样咒他?”

六王爷做出吵架的架势:“我都知道,您一定是想给谨言指一门高门嫡女,可是我根本就不稀罕您的皇位,累死累活的,还要整天防备被人的算计。我们就想着安安分分快快活活的恣意生活一世,我是如此,我们家谨言也是如此。你给他指了高门贵女,指不定皇兄们以为我对皇位有什么想法,我大舅哥那边已经很大的官了,您再给我儿子弄个大官的岳父。他们还不以为我也想着皇位?一旦暗害我家谨言怎么办?我可就这一个儿子啊!”

六王爷指向几个哥哥,一个也没放过:“就他们,你说,他们哪个人不想着皇位?我还没干啥呢,他们都算计我们家,如若我们家谨言娶了什么名门贵女,与大家族联系到一起,他们还不更怕啊!哎呀我的皇祖母呀!我早死的皇祖母啊!你看我这父皇,压根就想着儿子自相残杀啊!您要是知道事儿,可得上来好好说说您儿子啊!”六王爷这还哭上了……

沈毅站在人群里,与不远处的伯父互相对视一眼,默默垂首,任由六王爷闹,不肯上前劝阻。闹……倒是对的,这样一闹,竟然更加好看了!

只是后来那些是什么鬼!皇祖母……呃!

皇帝真是气的差点昏过去,他就近直接拿起桌上的砚台,向六王爷扔去,六王爷虽然坐着哭呢,但是还是十分有眼力见的一个闪躲,之后得意:“没打着!”

众人倒绝……真是作死!

六王爷:“您也不能因为我说的都是真的,您就打人啊!”

皇帝气的胡子都抖:“你这逆子,我非给你揍成狗。”皇帝直接就从龙椅上冲了下来。也不管什么“朕”了,真是气极了,倒是忘了称呼“朕”。

六王爷躲:“您也不能因为我说了实话就打人,您还让不让人说实话了。怪不得那些御史越过越不容易。您就这样搞一言堂,委实是不行的啊!”

御史默默流泪:六王爷,往日参您是我们不对,您太为我们着想了……

大家默默闪躲,皇帝直接就把鞋脱了,准备抽死地这个混小子。六王爷也不跪了,起身边跑边躲,“你这样真不好,艾玛!哪有您这样的,我哪里说错了。我不贪那皇位,难保皇兄们不多想啊。哎,老二老三老四老五,你们也别装死,说实话啊,你们都想着那皇位吧!我就和你们情操不同,我就不想着,小爷我说的就是实话,咱就是这样大气!艾玛!别打!”身上挨了一下,六王爷继续跑,皇上继续追!

“我大舅哥是当朝户部尚书,我老丈人虽然不给力,但是他大哥是内阁成员,是沈阁老。这样的身份,如若您再给我儿子弄个有后台的媳妇儿,他们还不更加忌讳我?害死谨言怎么办?我可就一个儿子,太医都说了,我纵欲太多,身子有损,估计不能再生了,您也不能不为我考虑啊!”六王爷虽然挨了揍,但是喊的声儿可真不小。

大家:艾玛,听到皇室秘辛了!怪不得,这么多年六王爷都没得生,原来竟是因此,不过,想想也不意外啊!谁让他天天留恋那些烟花之地呢!大家都夹紧了腿,呃,也该,也该禁欲的!

皇帝挥舞手中的鞋“啪啪啪”,完全是揍死不解释的心情!

“您也给我留个根儿啊,虽然我还有几个孩子,可总归要嫁人的。您也不能让我太孤单啊!”六王爷哭喊,“李素问虽然家世不咋地,但是胜在医术高超,又有当神医的爷爷啊。这年头,王孙贵族,高门贵女一抓一大把,可是女神医可是不常有的。再说咱们都已经是王孙贵族了,干嘛还非要找王孙贵族。也给别人留条活路啊。说不定您没指婚,您想指婚那位高门小姐倒是能够嫁给自己的心上人,说不定还是个才华出众的寒门之子呢!恩,说不定也是那才华横溢的啊!”

六王爷在大殿上跑来跑去,隔三差五的挨上皇上那么一下,不过哭喊倒是一直没有停过。大家谁都不上去拉,默默的缩在角落里,这时……谁上去不是一个死啊!

四王爷:果然老六是个脑残,连父皇都敢惹。以后还是不要靠他的边儿好了,犯起抽来,就算自己得到父皇支持,平白的被他揍一顿侮辱一顿,也是丢人。

“您说您,这么些年,您指婚的,除了我和我媳妇儿,哪有幸福的。您真是点哪儿哪儿不顺。您真是不能在继续下去了,还是听我的吧。求您了,唉呀妈呀!您可别给我打死啊,我可是您嫡亲嫡亲的儿子。”

六王爷跳脚,揉着自己的肩膀:“杀人啦,艾玛,皇上杀人啦,谋杀自己的亲生儿子啦!”

时寒看向了二皇子,微微笑了一下,二皇子迟疑,时寒默默点头,这时哪里有人看他,二皇子抓紧机会,冲了上去,从身后抱住皇帝,“父皇,您息怒,息怒啊!”

皇帝推了二皇子一把,二皇子松手,皇帝揍不着老六,直接踹了老二一脚。这真是……被带累了。

不过二皇子倒是继续跪在了皇帝脚边:“父皇您莫要太过生气,当心您的身子啊。气坏了您的身子,我们如何是好?父皇万万要好生照顾好自己啊。六弟,六弟也并非故意,他没有什么恶意的。六弟一贯都是无状,您何至于和他这样置气?”

天家也是气极了,打不着老六,直接又拿鞋底拍了二皇子两下,他老实的跪在那里受着,并不退缩,“父皇莫要气坏了身子啊!”

大家看天家直接拍了二皇子那么多下,自己看着都觉得疼。这……冲上去,也是有代价的啊。

六王爷看老二代他受罚了,啧啧:“二哥,你是我亲哥。您好生劝劝父皇,我说的真是真的。我这边势力越大,对你们也越不好啊。对吧?我是为了大家好!”

皇帝听了这话,气的又要冲上去,二皇子抱住皇帝的腿,被他蹬了几脚。

“父皇,六弟没有恶意,真没有。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他一般见识,他一贯都是如此的。您……您这样动怒,气坏了自己身子也得不偿失啊。呃……不如,不如,您就罚他去抄书吧!您……”二皇子还没说完,就听六王爷又叫唤了,“好你个老二,你就缺德吧你!我最不爱的就是抄书,我这是宁愿挨打也不要抄书,你竟然还提议让我去抄书。您是亲哥么你?”

二皇子一脸的猪肝色,几乎是被他气昏了,他现在倒是有点明白皇上的心情了,他瞪六王爷:“你闭嘴成不?”

六王爷扒下眼皮:“气死猴!”

皇帝直接将自己的鞋飞了过去,直接打中六王爷的脑袋,六王爷捂脸:“艾玛,您是汗脚!”

噗,大家差点笑出来,不过却都老实的不得了,恨不能隐身。这真是……这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啊!真是开年大戏!

朝堂之上打成了一团乱,外面哪里知晓,只觉得,今日似乎早朝的时间长了些。

“你给我闭嘴。”二皇子瞪了一眼老六,继续安抚皇上:“父皇,您不理他就是了,别生气。”

“什么叫不理我,我说的都是实话。老二,你边去哈!父皇,这朝里啊,就是缺少我这样敢于直言的人。您看看那些御史,都被您给逼成什么样了,全然不敢说实话。心里苦啊!”

二皇子直接过去给他摁在了那里,六皇子没逃掉,直接被摁住了。

“你给我闭嘴。让你闭嘴你没听见是吧?你是要气死父皇。”

“父皇,没有您这样的哈,您还找人帮忙!”六皇子将脖子抻出来叫嚣!

皇帝上去就是一脚:“给他关到藏书阁,让他抄书,让他给我抄十年的。”

呃……十年!

二皇子:“……”

“启禀皇上。”沈阁老终于站了出来,“微臣觉得,还是打一顿比较好。抄书……抄书并不能净化六王爷的心灵。”

六王爷:“哎,沈老头,咱俩是亲戚吧。你怎么能坑我。你再坑我,我就鼓动父皇给你孙女儿嫁给……嫁给赵沐,对,赵沐最不靠谱!我坑死你!我要鼓动父皇将沈诗蓝嫁给赵沐!”

皇帝气极了,直接给另一只鞋直接扔了出来,再次砸中六王爷:“朕什么时候会受你这蠢人蛊惑。”眼神瞄到了身边的二皇子,见他低眉顺眼的站在那里,又想到刚才他的行为,只觉得只有这么一个儿子靠谱了。随即想到谨书年纪也不小,立时言道:“朕倒是觉得,沈家姑娘与谨书颇为合适。将沈家姑娘赐婚于谨书为世子妃。”

众人囧!这是闹哪样!这是怎样的画风,怎么会走到这一步?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不对啊!

“朕会听你的才有鬼。就这么定了,沈诗蓝赐婚于谨书。礼部去办吧!”

礼部侍郎跌跌撞撞的冲出来,跪下:“微臣……遵旨。”

沈阁老这时也反应了过来:“微臣谢皇帝恩典。”

六王爷:“父皇,您不能不管我啊,哪有您这样的。我不是您亲生的,沈阁老才是您亲生的吧?”

噗!

这样太胡闹了,皇上也生不出沈阁老这样的老头啊。明明……明明沈阁老和皇上差不多大啊!

皇帝真是让着浑人气死了,又踹了一脚,他努力平复心情,叱道:“是谁让你来说这些的?”

六王爷洋洋得意:“我自己想到的。我这样聪慧的脑子,只要稍微一动,就能想清楚一切。”

皇帝冷哼:“你有脑子这样东西么?”

六王爷:“怎么就没有!我是智慧型!我只可叹,我的儿女没有继承我聪明的一分。真是遗憾!”

遗憾,遗憾个鬼!

皇帝:“你的脑子,真该拆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都是屎!”

六王爷:“没有您这样侮辱人的哈,我可是您亲儿子,我装屎,您装啥?”

“你给我闭嘴。”二王爷给了六王爷一下,不过并不重。六王爷,“杀人啦!”

“启禀皇上,不如……不如让六王爷好生回府反省一下。您这样,凉着如何是好?还是保重身体才是,旁的,都是小事儿。”时寒出列言道。

皇帝看他,深吸一口气,“就听你的。退朝!”

言罢,挥袖便是离开,竟是没有提如何处置六王爷,大家也都有点懵,那,先前的藏书阁管关十年还做不做数?

倒是时寒微笑言道,“六叔,您回府好好反省吧。”

六王爷一把抱住时寒:“果然时寒小兄弟最靠谱!”

大家……艾玛!

退朝大家俱是往外走,六王爷拉着时寒不撒手:“走走,六叔请你喝酒,还是你真的为六叔着想,真是好人。”

时寒笑着言道:“六叔既然反省,那便是好生反省,喝酒还是不要了。”

待两人走到人少之处,六王爷悄然:“这次……不会有问题?”

时寒笑:“六叔说什么呢?自然不会有问题。您信我,皇上回去会好好想的。您让王妃进宫求见虞贵妃吧。结果……会让大家都满意。”

六王爷今日的所有言语,都是傅时寒教的,这点竟是无人知晓。便是阿瑾都没有想到,昨夜与她说完,六王爷便是找了傅时寒,傅时寒的一番筹谋,虽然让六王爷也挨了几下子,但是结果却是让人十分满意。

六王爷嘚瑟:“你说老二他们不会生我的气吧?”

时寒挑眉:“谢您还来不及,谨书能够娶沈阁老的孙女儿,可要多谢您。”

六王爷:“真哒?”

“自然是的!”时寒拍了拍六王爷的肩,“您就等着他们的感谢吧!今日,多少人该感谢您!”

六王爷被时寒一通安抚,美滋滋的离开。

时寒看天空晴朗,万里无云,突然就笑了起来,不管什么事儿,只要算计好了,都不会有差错的,不是么?

时寒回到御书房的时候,就见皇帝正在生闷气,御书房都被砸了一半,时寒跪下请安:“微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抬眼:“给老六送走了?”

时寒微笑:“六王爷也是为了儿女好。做父母的,哪有不心疼孩子的。”

“你倒是会说话。如若傅将军站在这里,怕是你有不是这番说辞。”皇帝挑眉言道。

时寒摇头笑:“皇上圣明,自然不是。可是,事情本就不可同日而语。六王爷虽然看起来颇为无状,但是从来没有给六王妃没脸。两人也是琴瑟和鸣。对几个孩子,六王爷虽然不尽心,但是关键时刻,却又能够舍得出自己,这样的父亲,哪里能和傅将军一样。傅将军他不是我的父亲,他是害了我母亲一生的人,您明白吗?许是您不理解我这样的心情,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皇帝摆手:“你起来吧?”

时寒起身,安静的为皇帝整理书架,皇帝见了,问道:“你怎么看?”

时寒言道:“皇上问错人了。”

“哦?”

“我喜欢阿瑾,谨言也是我的好兄弟,所以,他喜欢的,我自然是要认同。李素问算不得最好的人选,但是我会认同。您问我,我自然如此言道,我不客观,所以您不能来问我。”时寒收拾东西,十分冷静。

皇帝斥他:“喜欢阿瑾,这样的话你竟是说的如此坦荡。”

时寒没有停下手里动作:“实话而已。”

“不用收拾了,自有小太监来做,你无需做这些。”皇帝这时倒是已经平复下来,他细细的想着今日发生的一切,言道:“老六虽然混蛋,但是说的,未尝没有道理。”

时寒并不插嘴,没多久,就听小太监进门禀告,“启禀皇上,六王妃请旨进宫参见虞贵妃了。”

皇帝叹息:“她也是难!摊上老六这么个浑人,她也只能如此了。”

时寒:“也许,王妃甘之如饴呢!我们不是她,哪里知道她是什么感觉。也许,六王妃十分乐意为六王爷善后。”

皇帝愣住,半响,晦涩难懂的问:“她乐意为老六善后?”

时寒微笑:“是呀,也许,她乐意呢!感情之事很难说,表达的方式也是不同。也许在六王妃心里,能够为六王爷做这些事儿,也是喜悦的。更是他们互相之间增加感情的一种方式。”

皇帝:“那她……更难了!”

时寒不置可否的笑。

“夫妻之间的小情趣,确实非一般人能懂。”皇帝言道,“那你觉得,谨书配沈诗蓝,如何?”

时寒笑:“我哪里清楚呢!”

“你是朕的中书令,更是称呼朕一声皇爷爷,说不定……将来还是朕的孙女婿,难不成与朕闲聊说说,都不行么?”皇帝挑眉。

时寒:“自然是行的。虽然您是一时冲动,不过我想,您一定是经过考虑的,不然也不会脱口而出。谨书是我的表弟,在我看来,娶沈诗蓝,极好!沈家家世好,沈诗蓝这个人我也清楚,温柔贤淑,很得体!她会是一个贤内助!”

皇帝点头:“那死小子,竟然说除了他的婚事,朕没指婚好一对夫妻。老二家里不和谐还是老三家里不和谐?除了老四,哪有不靠谱的?老四那也是他自己先有意的,怎么还能怪朕呢!”

时寒笑了起来:“您竟然因为六叔的话生气。他不靠谱不是一贯的么?六叔没有恶意的。”

“有恶意我早弄死他了。那么个浑人,真是可惜了谨言这么好的苗子。”如若谨言不是出自六王府,是其他任何一个皇子的儿子,都是值得扶植一下的。可偏偏……可偏偏最合适的未来储君,是老六的儿子。儿子虽好,老六却不合适啊!总不能跳过儿子直接立孙子!

皇上觉得,自己的心情也挺纠结的。

“皇上,鱼与熊掌总是不能兼得的,谨言身体虽然好了,到底是弱。如若为了国事鞠躬尽力,怕是……也不太好!”时寒认真言道。

皇上一怔,随即叹息颔首:“朕又何尝不知道这么个道理。”

两人不再说话。时寒静静的整理文书,时寒如今是中书令,主要负责皇上的一切文书事宜。简单说,便是皇上的机要秘书。虽然看似并不掺合太多朝堂上的意见,可是却也是正三品的官职,委实不低了。六部尚书也只是从一品而已。

六王妃根据六王爷的要求进宫求见虞贵妃,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到动情之处,也哭了许久。虞贵妃对六王府的几个孩子格外的偏爱,也听说了六王爷的无状,身为女人,更是同情。因此也是应承下来,自会与皇上言道一下,六王妃带着泪离开。

这厢一切进展顺利,那厢阿瑾在府里听说她爹在朝堂上的种种,呆住了,她瞪大了眼睛,默默的与她大哥、姐姐,三人互相对视。

阿瑾吞咽了一下口水,问六王爷:“爹,你说啥了?”

六王爷扬头得意:“我自然是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哈哈哈!”

阿瑾:“您说皇爷爷脱了鞋揍您?”

六王爷拍谨言的肩膀:“看老爹对你好么?我为了你,可是被你皇爷爷揍了好几次,你皇爷爷脚那个臭啊!真是……我都不稀个说,绝对的汗脚!”

谨言:“……”

“你放心好了,我让你娘进宫了,虞贵妃那边一沟通,妥妥的成功!哦对,你表姐沈诗蓝要嫁人了。”六王爷对阿瑾努了努嘴,这两个姑娘私下里的感情极好。自己这是告诉她第一手消息。

阿瑾:“……”

今天的早朝,究竟都发生了什么?求问!!!

谨言大概是所有人做先反应过来的,他默默的看着自己父亲,问道:“这事儿,也和您有关系吧?”

六王爷想了想,疑问脸:“我也不知道呀,谁知道有没有关系,你也知道,你皇爷爷啊,想一出儿是一出儿,真心老顽童!我有点拿不准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做人儿子的,也不容易啊!”

阿瑾默默望天,您好意思这样说别人么?她乖巧的来到六王爷身后,体贴的为他捏肩,“爹爹,你觉得皇爷爷没问题么?哥哥的婚事,可都靠您了啊!您是咱们六王府的一家之主,更是我们的希望呀!”

六王爷被一通夸奖,立刻翘起了尾巴,他得意:“你放心就是,傅……不是,就是你皇爷爷一定会同意的。我放了很多个大招,我就不相信,你皇爷爷不中招!”

阿瑾:“……”

“别看你皇爷爷打我,但是他心里可是最疼我的。我早就算准了,就算他打人,也不能怎么样,哈哈哈哈!你相信我就是了。等你娘亲从宫里回来,我想着事情大概就差不多了。”六王爷得意。

阿瑾:“您觉得怎么样?”

六王爷:“正好正好,继续。艾玛,阿瑾真是一个好闺女。你这手艺,真是不错啊!”

滢月:……马屁精!

“父王,虽然外人都言说您如何如何,但是在我们心里,您最厉害了,我们都知道的。”阿瑾继续拍马屁。

这马屁拍的啪啪响,六王爷也越发的得意,他摇头晃脑,“以后你们有处理不了的事情都告诉父王,父王帮你们。你们这些孩子还是太小,没见过世面啊。我可是身经百战的,啥事儿到我手里不是妥妥的成功啊。以后我就是你们的靠山,你们哪里有什么能力,可不要妄图靠自己的能力做什么,你们啊,还小,不明白世事险恶啊!”

阿瑾点头:“可不正是么!我们哪里能有父王这么厉害!”

“到底是年轻,你们不知道,当年你们皇姑姑,她多受父王宠爱啊,多张扬跋扈啊,多嘚瑟啊,可还不是我的手下败将。当年我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战绩,现在怎么会是省油的灯。”六王爷得意洋洋,继续言道:“不过玉真的事儿,你们也得在你母亲面前美言几句。呵呵!呵呵呵!”

阿瑾:“那是自然。”

“玉真呢?”六王爷这才想起自己领回府的美人,他连忙问道,打算在美人面前炫耀一下。

阿瑾停手,捏着小帕子笑眯眯:“玉真已经被母亲安排妥当了。您还不知道母亲是什么样的人么?母亲心肠最软了。只要您喜欢的,母亲什么时候违了您的意思?就算别人不乐意,母亲也会帮您搞定他们的。”

六王爷:“谁敢不乐意!除了你母亲,别人哪里有这个权利。”六王爷瞪眼拍桌,艾玛,这样虚张声势的感觉真是棒呆,啦啦!

六王爷十分快活,阿瑾哪里看不出来,继续言道:“总归……有人不愿意的。不过您尽可放心。母亲掌管府里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让您操心过?何时都是妥妥当当的。”

六王爷想到妻子的劳累,感动点头:“你说的正对啊。你母亲,真是太贤惠了,这京中谁人不羡慕我有这样一个好妻子。我定是前世好事做多了,修来的好福气。”

阿瑾:“是呀是呀。其实谈什么前世呢,便是今世,父皇也做了好多好事儿啊。他们不理解您,我做女儿的可是清楚的。您在我心里,是最能干的,比任何人都能干。”

六王爷感动哭:“阿瑾……”

阿瑾:“父王最棒。”

父女俩一唱一和,一个捧,一个感动,真是场面大和谐!

谨言和滢月不断的对视,感觉一阵阵反胃,这样明晃晃的拍马屁,真的没有问题么?再说他们父王怎么就相信了呢,带脑子了么?阿瑾这也太假了啊!呕!好想吐!

阿瑾俏丽的小脸儿洋溢着喜悦,这么看,真是真诚的不得了,但是谨言哪里不明白自己的妹妹,越是说谎,她越是表现的真诚。倒是许多实话是在玩笑中言道的。

“我……”正准备说什么,就听外面传来小厮的声音,原是六王妃归来了。

几人都待在厅里,六王妃见了,含笑言道:“王爷。”

六王爷:“虞贵妃答应了吧?”

六王妃点头:“自然是的。也不知,结果会是如何?”

六王爷:“自然会得偿所愿,你们相信我好了。我出马什么时候不成功啊。再说,我还有个军师呢!”

军师?大家面面相觑。

六王爷难掩得意:“所以啊,你们就放心好了!”

“圣旨到……!”

几人正说话间,就听外面传来尖细的声音,六王爷:“你们看!”傅时寒真是算无遗漏啊!真是能干到哭!以后必须巴着不放松!

果不其然,正是皇上身边最得力的大太监,他看见六王爷得意的脸色,嘴角一抽,不过还是展开圣旨:“六王爷,六王妃,世子爷,接旨吧!”

六王府一干人都跪了下来,匆匆赶过来看热闹的阿蝶也连忙跟着跪了下来。

大太监四下看了看,言道:“请李小姐一起吧。”任谁都想不到,虽然皇上当时气极,但是待六王妃进宫求见了虞贵妃,事情竟然有所转圜。皇上到底是如了六王爷的愿。这真是大家一万个想不到,本以为六王爷要被皇上不待见到死了,可是竟是转瞬间就变了脸,真是……有些人,真是有狗屎运的!

听到这话,六王妃连忙命阿福去唤李素问,待素问到了,大太监清了清嗓子,言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李家有女素问的贤惠婉约,德才兼备,特……”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