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4章 .3|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章 .3|(1 / 1)

在崔敏心里,有一个十分可怕的梦靥,而她也知道,这不是梦,人人都以为,她是性格突变。可是谁能知道,她幽幽转醒的那一刻,有多庆幸自己重新活了过来,在崔家还没有覆灭的时候醒了过来,崔家站错了队,任谁也不能想到,天家这么多儿子,最后登上皇位的,竟然不是任何一个皇子,而是齐王爷赵沐。而那场夺位之争有多惨烈,有多少人家破人亡,没人知道!

而赵沐身边最得力的两个帮手,一则傅时寒,二则赵谨言。这又是大家没想到的一个点,关键时刻,傅时寒和赵谨言的倒戈,成就了齐王爷,也让赵家皇室几乎全数覆灭。傅时寒和赵谨言几乎都背弃了自己的亲人。想想也是,二王妃死了,景家倒了,而当年,他的母亲景黎夕竟然根本没有中毒,全然是因为皇帝而死。傅时寒不能不恨。而赵谨言,六王妃和滢月郡主的死也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虽是意外,但是却又是可以预见的悲剧。

赵沐灭了崔家,而傅时寒则是找到了她,藏身尼姑庵清隐寺的她,将她训练成了万里挑一的女奸细,这个女奸细,成了赵谨言的侍妾。她错就错在,作为奸细,却爱上了谨言世子,那时,他是小王爷。结果……崔敏咬唇,赵沐,傅时寒,赵谨言,他们都没有心的。

没有谁信得过谁,傅时寒与赵谨言,一样是互相不对付的。

这一世,她不求其他,只求在事情还未尘埃落定的时候做了赵沐的妾,便是将来有个什么,最起码,她是赵沐的妾室,可以成为后宫里的一个女子,可以保住崔家。

“小姐,我看着,娘娘似乎很喜欢嘉和郡主,如若您与嘉和郡主交好。想来京中那些人也不会说你的坏话了。”丫鬟小翠言道。

崔敏听了这话,并没有吱声,赵瑾……嘉和郡主,前一世,赵瑾在一岁的时候就被人毒死了,也正是因为赵瑾的死,造成了后期那样冷漠凶残的赵谨言,而这一世,赵瑾活了,赵谨言也好了。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是竟然又不意外,如若事事都一样,她又怎么会重生呢!

“郡主是天之骄女,我们哪里能够攀附得上。”虽然她不意外,可是她又不敢和赵瑾接触的更多,她怕,怕自己不能掌握的感觉,她虽然怕赵沐,虽然怕傅时寒,怕赵谨言,可是她可以出现在他们面前,就算是装,她也会装出来。可是赵瑾不同,她在她的前世根本就没有出现。

“不过郡主好像确实和京中名媛的关系都很一般,除却沈府的大小姐沈诗蓝,她好像与别人并不交好。”

沈诗蓝,人人都知道,那是沈阁老的嫡孙女,也是嘉和郡主的表姐。

崔敏看小翠,言道:“莫要议论他人是非,我们只做好自己便是,一切顺其自然吧。”

沈家与她父亲一样,支持的是二皇子,可是结果……她默默咬唇,沈诗蓝的结果自然比她好,可是那又怎样?沈诗蓝与二皇子府的谨书世子两情相悦,但是却不得不为了家族进宫,成为赵沐的妃子。虽然相比她过得好的多,可是对女子来说,那是怎样的意难平。

崔敏起身来到窗边,“现在还是天空晴朗万里无云,可谁能想到,没有多久之后,就将风云变色?”

小翠并不搭话,她其实不怎么明白自家小姐,但是她又知道,小姐做的不会错!自小姐醒来,所做的事儿都不会错。

“咱们也下山吧。”

崔敏盯着阿瑾他们的轿子,直到全然看不到,而阿瑾又并非全然没有感觉,待将贵妃娘娘送回宫里,阿瑾拉扯时寒到角落里嘀咕:“我看见了。”

时寒“恩”了一声挑眉,“你看见什么了?”

阿瑾:“自然是看见崔敏了,她一直目送我们下山的,我看见了。你说她怪不怪?”

时寒自然是察觉了崔敏的反常,不过这些都不需要告诉阿瑾,他含笑看阿瑾,“这些哪里需要你管呢,你放心好了,一切有我。我会查清楚一切的。”

俩人在角落里嘀嘀咕咕,大家见了也是见怪不怪,仿佛在正常不过。待虞贵妃唤人,阿瑾匆匆便是离开,时寒微微暗了暗脸色,离开皇宫。

阿瑾也并未在皇宫久留,不过住了几日便是回府,也不是她想回去,而是……六王府又出状况了。六王爷竟是又纳妾了,阿瑾怒摔!他没完没了啊!真是渣爹!他们王府已经有十八个妾了,几乎是一年一个啊,真是不能忍!

只是,阿瑾匆匆的赶回府,倒是不知说什么好了,她精致的小脸儿纠结在一起,看着那个女子,她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丑!顶丑!别说所有京中皇族了,就是普通人家,也难听寻到这样丑的一个女子。

也不知,一贯喜好美人的六王爷怎么看上这么个女子。而六王爷自己倒是觉得甚好。他自从上次调查四王爷派出去的美人,就对美好的女子有了几分的忌惮。那么好看,谁知道心肠是个什么样子,果然那句老话说的对——美人有毒!

美的不能喜欢,那么不美的总可以吧?也恰是这个时候,六王爷遇到了这个玉真,名字倒是十分雅。一时间,六王府众人表情真是各异,后院那些美人,均是如霜打了的茄子。也有几人闹了开来,可是基于王妃不乐意,他们又只能忍了下来。这个六王府,住久了便是明白了,能得罪王爷也不能得罪王妃。

可是,那玉真的出现,仿佛是打她们的脸,这样丑,竟也是王爷看上的。

玉真已经被六王妃安排在了后院,阿瑾表情扭曲的问:“爹怎么转性了?”

谨言难能见自家妹妹这样天真的小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难道爹还不能是喜欢她么?人的感觉很难说的。”

阿瑾:……

滢月继续算卦,算够了,她抬头笑,十分开心:“你们看,这卦象委实不错呢!”

阿瑾好奇的凑了上去,问道:“怎么样?”

滢月笑的很满足:“你看,上上签,可见,这个玉真进不进门,与我们家没什么大碍。”

谨言看两个妹妹笑的开心,忍不住揉了揉两个小丫头的头,言道:“你们俩呀,整天调皮。”

阿瑾嘟起小嘴儿,“可是哥哥是坏人,我这么好的发型儿,都被你破坏了。”

六王妃见几个儿女斗嘴的模样儿,心中十分安慰。丈夫如何,早就已经影响不到她,只要他们好,她就好。

“既然要娶,我们也不拦着,不然到似我们不孝顺呢。只是,哥哥,你什么时候娶素问姐姐啊?”阿瑾问道。

六王妃斥道:“你个死丫头,一个姑娘家,怎么就这样信口开河。你哥哥什么时候娶妻,倒是你也能管的了?”

阿瑾自然管不了,她做了个小鬼脸,缩到了一边,十分可爱。六王妃见她这般模样儿,倒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原本那些道理,一丝都说不出来了。几个孩子之中,谨言自小身子不好,也每每为他们着想,自小便不似个孩子。至于滢月,她出生之后自己照顾两个孩子,王府又不能全然把控,哥哥更是远在江南,累的她每日愁苦,大抵如此,滢月也是自小懂事儿,一点都不让她烦恼,也不知听谁人言道,便是每日戳小人。阿瑾的出生倒是最为恰到好处,所有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她终究可以放心。可是即便如此,阿瑾还是受了些惊吓,但是那之后的日子倒是好上了许多。

而阿瑾的性子也十分的活泼好动,小顽皮一个,孩子气十足。只有这个时候,六王妃才有一丝的欣慰。

几个孩子之中,每每阿瑾调皮,她虽然气愤,但是又心里欣慰。仿佛弥补了什么遗憾。

本来好生说这话,母亲突然又发呆起来,阿瑾在她面前挥手,“醒来啦!”

六王妃反应过来,白她一眼:“你越发的无状。”

阿瑾嬉皮笑脸的凑了上去,直接搂住了六王妃的脖子,嘀咕:“我这样好,母亲才不舍得斥责我。”

滢月:“我们之中,只有阿瑾最厚脸皮,也最会哄娘亲。”

阿瑾挺胸嘚瑟:“因为我最可爱。”

“都是大姑娘了,还这样,将来可怎么嫁的出去。”六王妃照着阿瑾的屁股拍了一下,阿瑾呜呜捂脸,作为一个大姑娘,她却被人打了屁屁,这还怎么见人!小时候被人打屁屁已经十分羞耻,现在竟然还会摊上这样的事儿,呜呜!

滢月哈哈大笑:“哎呀,娘亲真是威武。”这是典型的幸灾乐祸,阿瑾觉得,她姐姐这样真是顶不好的。

阿瑾,这些人,还让不让人好好生活了,嗷呜!呃,不对,这是小时候的句式,长大了,可不能在这么叫唤了,丢人!

阿瑾思维发散,就听六王妃继续言道:“不过阿瑾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你年纪也不小了,该是早早的成亲才是,倒是不易拖得太久。”

谨言难掩面上的喜意:“我与师姐,全凭母亲做主。”

六王妃指点他:“外人面前,莫要师姐师姐的,总归不好。往后你与素问,便是夫妻。夫妻之间,私下怎么称呼都可以,但是却不能在外人面前多言。”

谨言含笑:“儿子知晓的。”

这里都是自家人,也只有在自家人面前,他才会称呼素问师姐,如若旁人在,他倒是要恪守本分了。

六王妃继续言道:“正好你爹闹出纳妾的事儿,我进宫求见天家,想来于你的婚事也是个极大的助力。”六王爷这样亏待她,每每闹出些幺蛾子打脸,那么皇上总归是对这个儿媳不好意思的。要知道,且不说她的大伯如今是内阁众臣,便是她的祖父,也是为国鞠躬尽瘁。而她嫁给六王爷,虽不是低嫁,可是人人都知道她这么多年承受了多少。如今这位……这位新人,更是让人不忍直视。她趁着这个时候进宫求见为谨言请旨赐婚,皇上总归不会直接拒绝,而且六王妃早已想好了说辞,放低身份,越是低到尘埃里,天家越是会觉得他们可怜。只要存了弥补的心思,那么这事儿就会没问题。

谨言含笑,沉思一下,沉吟言道:“我想,皇爷爷并不喜欢素问。一切还要拜托母亲了。”

六王妃瞪他:“你这孩子,都是自家人,母亲为你做这些,难不成还还要让你感谢?”

谨言摇头:“自然不是。”

阿瑾笑嘻嘻:“我倒是觉得……其实你们不用这么担心。”

“哦?”几人都看她。阿瑾笑嘻嘻的甩着小帕子言道:“其实,母亲也不用进宫啊。我有更好的法子,绝对一击即中。你们想啊,就算母亲放低姿态,还是有皇爷爷不同意的可能性。只要有十分之一的可能性,就不值得我们去搏,就算之后皇爷爷还是同意了,心里难免还是不高兴。倒是不如一击即中,让皇爷爷被迫同意,皇爷爷同意了,母亲再进宫求情,陈述自己的想法,这样会不会更好?”

六王妃皱眉看阿瑾,不知道她的法子是什么,倒是谨言瞬间明白了一二,他看阿瑾,“如此……可妥当?”

阿瑾反问:“为何不妥当?”

谨言笑:“于父皇的名声,总归不怎么好,已经很丢人了。”

阿瑾坐到六王妃身边,拉住了她的手:“其实母亲不在意的是吧?既然不在意,倒是不如让父王出马。父王出马,一个顶俩。我琢磨着,这样极好的。”

六王妃还是不怎么明白:“你父王去说,不是更不妥当么?天家哪里会听他说这些?不给他打出去就不错了。他在你皇爷爷那里,还没有我有面子呢!”

阿瑾摇头,她娘亲好单纯!

“才不是!儿子再不好,也是自己的亲儿子。儿媳,总归是外人的。就算是好,也是外人。现在皇爷爷看起来对您更好,完全是为了弥补父王的无状。但凡父王稍微靠谱一点,形势就绝对不是这样。”阿瑾掰着手指给家里人分析,谨言看她,并不说话,等她继续说下去,其实阿瑾只提到这个法子,他便是想了清楚,可是他又不直言,只是看着阿瑾,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阿瑾继续:“如若父亲再次犯抽闹一闹,特别是在金銮殿上,你说皇爷爷哪里还有什么回旋的余地?迫不得已的答应之后,母亲再去求见皇爷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效果一定会更好。”

六王妃终于听明白了,她含笑点阿瑾:“你真是一肚子心眼。”

阿瑾立刻:“其实,我都是跟傅时寒学的呀!”

众人:……

谨言不确定的想,傅时寒是疯了吗?要给他妹妹养成一个多么凶残的小姑娘。不过,确实,盲目的保护,未必就是好事儿,阿瑾越是精明,对她自己也越是好。只是……傅时寒真的没问题么?他给阿瑾教成这样,将来真的不会作茧自缚么?现在想来,傅时寒还真是愚蠢!

“父王那里,我去说。”阿瑾笑眯眯的捏着帕子,十分快活。

“你去?”六王妃犹豫。

阿瑾点头:“我去,你们过去,总归不太合适。我去最合适了,对付他,我有数儿。”

众人=口=

六王妃终于缓和过来,她看自己女儿,“你别给你爹刺激疯了。”

阿瑾:“我哪里是那样的人,我这样可爱的女儿,可做不出来这样的事儿。我办事儿,你放心。保证让爹爹高高兴兴的。”

谨言:我妹妹这是要忽悠人了!

滢月:阿瑾又要放大招了!

六王妃:我的姑娘真是长大了呀,都会给当娘的分忧了,心情莫名酸涩!

阿瑾:搞定渣爹简直分分钟。

大家心思各异,阿瑾则是笑逐颜开的拎着小帕子去找六王爷,六王爷如今正在外面胡混,虽然又要纳新人了,可是丝毫并不能让他规矩,该吃的花酒,还是要吃的。待到醉醺醺的回府,就听福贵禀了,嘉和郡主求见,六王爷趴在书房的桌上,连忙起身,微微调整了下坐姿:“让她进来吧。”

在女儿面前,他总是要顾及几分的,形象啊!

阿瑾进门,乖巧的一福:“阿瑾见过爹爹……”

六王爷:“阿瑾你怎么来了?可是你娘让你过来的?”六王爷想,美芙是不是不想让他纳妾?呃,如若美芙哭着求他,其实他也是可以考虑一下将玉真养做外室的,只是,花销还得府里承担啊!

阿瑾可不知六王爷脑补了多少,她笑眯眯的自动坐在椅子上,言道:“没呢,娘不知道我过来。”

六王爷总算舒了一口气,言道:“你娘不知道呀,这样就好。”不过只那么放心一下,又是立时问道:“哎,不对,你咋事儿?你有事儿吧?不然你怎么会专程来找我?”

阿瑾眨巴大眼睛,十分的无辜:“我只是来看看爹爹啊,好久没有见到爹爹了,突然就觉得,有点想念爹爹。”阿瑾越说越委屈,不禁嘟起了小嘴儿,十分可怜的样子。

六王爷见阿瑾就要哭了,手忙脚乱:“艾玛,闺女,你这是想哭么?你可别哭啊。别哭别哭!这不是见着了么?都是爹不好,往日的不着家,哎……不对,不着家的是你啊!”六王爷终于反应了过来。

他指控的看着阿瑾,言道:“往常都是你不在家的。”

阿瑾:喵了个咪的,渣爹脑子还挺清楚!

她继续:“我也不想住在宫里的,我这不是为了哥哥么?阿爹不为哥哥多多着想,我这个妹妹的可不能不为哥哥着想。娘亲整日愁的不行,我要为娘亲分忧啊。”阿瑾惆怅言道。

六王爷:“为了你哥哥?怎么回事儿?我怎么一点都不明白?”

阿瑾尴尬的笑,言道:“也没啥,也没啥,爹爹莫要管理了,好了,既然见到了爹爹,那么我就回去啦。爹爹也早点休息,玉真姨娘那里,我会帮你跟娘亲说好话的。娘亲这么温柔,一定不会阻拦的。”

六王爷拉住她,不肯让她走:“你这说话说一半儿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刚才说那是什么意思?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么?我可是一家之主啊。你们有事儿岂能瞒着我。”

这样不说,委实是吊着他的心。他必须要知道啊!

阿瑾摇头:“真没事儿。”那副急切的样子真是欲盖弥彰!

六王爷坚定:“你说,我还是不是你爹。阿瑾!”

阿瑾为难。

“你告诉我,我不告诉别人,不说,你放心好了。来,阿瑾乖,告诉爹爹。”六王爷急切的问。

阿瑾终于开口:“还不是为了哥哥的婚事,您也知道哥哥是最喜欢素问姐姐的。其实娘亲也是知道,哥哥虽然好了,但是这么久的病根儿,难保不会有其他问题。所以娶了素问姐姐,是最妥当的。素问姐姐本身就是医术高明,更是李神医的孙女儿。她时时刻刻在哥哥身边,不是最稳妥么?有个什么异常,她也会做先发现,而且,哥哥还很喜欢她。您与母亲相濡以沫多年,最能理解这样的感情,对么?”

六王爷忙不迭的点头:“我与你母亲也是鹣鲽情深,自然懂。”

阿瑾:啊呸!

不过虽然内心想的多,她还是苦着小脸儿继续言道:“是呀,您也是有感情的人,懂的两个人过日子,感情最重要。可是素问姐姐的身份不高啊!皇爷爷那边,未必愿意的。哥哥是六王府的世子,更是皇爷爷的孙子。所有王府的嫡子之中,哥哥年纪最大,如若寻常人家,都算是长孙了。纵身体不好,可是皇爷爷对哥哥的期许也许是最高的。在他老人家心里,哥哥是万里挑一的,素问姐姐虽然是神医的孙女儿,可是无权无势,皇爷爷就算为了哥哥好,也看不上素问姐姐的。我这样频繁进宫,只是希望能够劝的皇爷爷,然后让皇爷爷为哥哥和素问姐姐赐婚。”

听了阿瑾这样一番话,六王爷拍案:“这老爷子,怎么就那么不通人事儿呢!”

阿瑾:……那是你爹!

“哪有不盼着儿孙好的!”

阿瑾:“皇爷爷正是为了哥哥好,才想着为哥哥寻得更好的名门淑女。可是哥哥哪里需要什么名门淑女呢!父王,说句惊天的……父王总归不会继承皇位。”

阿瑾还没说完,就被六王爷捂住了嘴,他吓出了一身冷汗:“哎呀我的娘啊!我的小祖宗,你咋啥么都敢说。可不兴说这样的话,让别人听见了,传出别的话就不好了!”

阿瑾眨巴大眼睛,十分无辜:“唔唔!”

六王爷:“不能再说,知道么?”

阿瑾点头,十分乖!

六王爷比划两下不能说的叉叉,终于放开了阿瑾,“你继续说!”

阿瑾继续:“如若皇爷爷太偏爱哥哥,为哥哥物色了高门嫡女,许是其他伯伯,还有什么想法呢!我们本就不想……那啥啥,还要平白的承担了他们的算计,这样……更不好吧?”

六王爷真是一身冷汗,他问道:“这这这,这都是你想的?”

阿瑾摇头:“时寒哥哥和我说的,他说,皇爷爷虽然好像是为了我们好,但是却也容易让我们成为别人的靶子的,不管从哪方面看,哥哥找素问姐姐,都是最好最好的呀!”

六王爷继续拍桌:“这老爷子,整天就会整事儿。总以为天底下最聪明,我真是让他磕了。”他倒是一副自己痛心疾首的样子。

阿瑾默默黑线,您好意思说别人么?

“这事儿,你不用管了,一切都交给我,你爹我完全可以处理得来。”继续拍桌。

阿瑾:你这样不断的拍拍拍,真的不怕别人听见么?刚才还让我不要乱说话呢!啧啧!‘

她虽然心里高兴,但是面上儿却不是如此,反而是摇头:“爹爹可不要乱来,大家对您误解颇深,总是认为您不能处理好一切,如若您说了,指不定,几个伯伯和皇爷爷还以为是母亲指使了您,这样母亲可真是跳到黄河也说不清了,于哥哥更是不好。”

六王爷继续拍:“那老家伙,真是个不懂事儿的!必须让我这样的精明儿子出马!阿瑾你莫管,我一定能处理好!”

阿瑾:……您能不能客气点?您口中那个老家伙,是您爹啊,呜呜!皇爷爷如若听见她爹爹这样说,怕是要气的直接昏倒吧!果然是个不着调的。

“说稀罕那个皇位,以为人人都觊觎呢,天天累死累活的,赚了钱还不是要分给大家花,我就是蠢死都不会算计这样的位子。他们也别想算计我的儿子。谨言自小身子就不好,我可不能再让美芙伤心了。更不能让谨言出事,你给我乖乖回房。这事儿不消你管!”六王爷昂首挺胸:“我自有分寸!”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