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4章 .3|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章 .3|(1 / 1)

阿瑾等人来到清隐寺拜佛,这里人声鼎沸,看来香火便是十分富足,阿瑾与滢月两人一人一边跟在虞贵妃身侧,阿瑾更是自作主张:“祖母,这边。”

虞贵妃怔了一下,随即“哎”了一声,若是细微的看,竟是可以看她眼角有几分湿润,虞贵妃从来没有自己的孩子,一直都是将阿瑾当成亲孙女儿来看待,虽然她不喜六王爷这个人,但是对阿瑾却是十足的疼爱。

往日里顾忌各种规矩,阿瑾是万不能喊她一声祖母,可是今日却又不同,既然是装作寻常人家的女子,便是总要有个称呼,阿瑾自然的喊出“祖母”,但是虞贵妃感觉确实全然不同。

“好孩子,走吧,进去请香。”

阿瑾原是对这清隐寺不太了解,只知道是个极为灵验的尼姑庵,可是滢月说,这里最灵的,便是祈福,为孩子祈福。

阿瑾觉得,也许她明白了什么。虞贵妃没有孩子,或许,她本是有的。只是已然不在了!后宫之中,有许多的不得已,这点,阿瑾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

清隐寺虽然人多,但是参拜的时候倒是并不允所有人一同进入,大家俱是有序的排队等待,虞贵妃并不肯特殊,阿瑾也乖巧的等在身边。

不过队伍倒是也快,不多时便是轮到了他们。三人虔诚的跪下参拜,虞贵妃摇晃竹筒,竹签作响,虞贵妃稍一使力,一根竹签掉了出来。

滢月言道:“祖母,交给我吧,我带您去找玉隐大师解签。”

虞贵妃颔首,“年轻女子,也该求求姻缘。你们也求一支。”

滢月笑盈盈:“姻缘向来天注定,我便是求了,也不见的会有什么结果,倒是不如顺其自然。早早的知道了,许是会左右我的心意。不求倒是最好!许是我看了什么男子,会一见倾心呢!”

阿瑾竖起大拇指:“这就是我姐姐。好棒!”别说是古代女子,就算是现代女子,也未见得有她姐姐这份超脱自然。呃,当然,如果不整天琢磨戳小人就更好了。

虞贵妃含笑:“你倒是个通透的姑娘,怪不得玉隐大师那般喜欢你,原以为是你的造化,倒是不想,你竟是如此通透。这份心性,实在难得。”

滢月笑了起来:“祖母一说,我竟然有种自己十分了不得的感觉,真是要不得。”

虞贵妃看她开朗的笑容,言道:“你们这支,孩子都随了你娘,真是好的不得了。”

阿瑾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言道:“祖母是有多嫌弃我爹。我爹虽然经常作死,但是也常能阴差阳错做些好事儿呢!”

虞贵妃笑:“你也说了,是阴差阳错,而且,经常作死……这该是你一个姑娘家说的么?”

阿瑾告饶:“我不敢,我可不敢了。”

这里总归人多,不过说了几句,又看旁人进门求签,三人出门,虞贵妃言道:“一会儿我去找玉隐大师解签,你们二人可以偷偷过来求签,女孩子俱是面薄,我不看,你们偷着求总归是可以的。”

阿瑾:“祖母竟是会笑话人,人家哪里需要如此。我如果要求,也是光明正大的很。”

虞贵妃只是笑,看着站在门口的傅时寒,她吩咐道:“我身边有几个丫鬟就可以了,你也陪着他们过来求签吧。许是……签文还能合上。”

阿瑾=口=

时寒含笑:“好呢!”

玉隐大师并不常给人解签,这自有其他人做,可是滢月带来的,总归又是不同。而且,一见虞贵妃,玉隐大师便是怔住,随即笑言:“这位施主好面相……”

阿瑾还想听更多,就被滢月来了出来,滢月到底是大上一些,言道:“你规矩些。”

阿瑾:人家也没想干啥啊!你冤枉我啦!

阿瑾虽然这样想,但是却没有说出声,反抗她姐姐是不行不行哒!

“你且在这里待着,我去后院看看养的花草。”言罢,滢月便是带着身边的丫鬟离开,阿瑾看她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利落劲儿,与时寒抱怨:“我想说自己也去的。”

时寒笑了起来,似乎思考了一下,言道:“其实,这也是可以预见的。”

阿瑾被吊起好奇心,问道:“什么事儿?难不成你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

时寒认真:“我当然知道,知道滢月郡主不愿意让你一起去。你去了,她辛辛苦苦种的花草,岂不是就要白费心血了?”

阿瑾顿时囧了,她捶时寒的肩膀,恨恨的言道:“你们只会说我坏话,我哪里是那样的人,哪里是!”

时寒笑:“好像你们府里的花草,有一半都是因为你的热心死掉的吧?”

阿瑾不会养花草,这点人尽皆知。

阿瑾跺脚:“你怎么可以这样。”

两人你来我往的耍花腔,就听一阵脚步声传来,阿瑾疑惑的张望,透过雕花的围墙,她竟然见到一身火红的红衣,再一看脸,果然正是之前见过的崔敏,阿瑾对时寒摆手,时寒凑了过去,两人看崔敏往厢房走去。

阿瑾十分疑惑:“崔敏怎么会在这里啊?”

时寒:“难不成只可以让你们才参拜,崔敏来就不可以?”

阿瑾翻白眼:“自然不是的。我只是在想,贵妃娘娘并不怎么喜欢她,看见她应该不开心吧。我们要不要和她错开走?”

时寒捏阿瑾的脸蛋儿:“真是个鬼灵精。”

阿瑾得意:“我这么聪明,当然想的多。”

时寒心里暗暗偷乐,他摸到了阿瑾的脸,阿瑾竟然没有发火,真是太好!自她长大,就总是不让人捏脸,一点都不可爱,果然时机很重要,他要把握住合适的时机,真是棒呆!

“哎,你说,崔敏怎么会在这边的厢房?”阿瑾嘀咕。

时寒看小尼姑路过,招手,小尼姑言道:“施主可是有事?”

时寒点头,问道:“我们刚才看到了旧识,不敢确认,想问一下,刚才那边身着红衣的,可是崔府的崔敏小姐?”

小尼姑含笑回道:“正是崔施主。您并没有认错人。”

时寒恍然:“没想到真是她呢。那我们可要过去打个招呼了。”

小尼姑制止:“我想,两位还是不要过去打扰崔小姐的好,崔小姐诵经的时候,并不喜人打扰,我想,如若两位想要拜会崔小姐,可以改日登门拜访,这样更为妥当。”

“小师傅与崔小姐倒是熟悉。”

小尼姑继续言道:“崔小姐每个月的初一十五都会过来祈福,已有一年有余,日子久了,自然也就熟悉了。”

阿瑾与时寒对视一眼,含笑回:“多谢小师傅。”

小尼姑微笑摇头:“我想,你们一定不是京城人。”

“哦?”阿瑾挑眉,“这话怎么说?”

小尼姑:“京中诸人对崔小姐多有误解,想来不会这般的亲热。而且,这位公子也说了,是旧友。其实,世人只看表面,却不曾关注许多事情的内在,崔小姐是个难能的好人。”停顿一下,小尼姑继续言道:“只希望两位不要受了旁人的影响,误解崔小姐。”

阿瑾:“小师太想多了。”

“那……了无告辞。”小尼姑含笑点头离开。

阿瑾看傅时寒言道:“你倒是挺有一手,不过这样直接问,真的好么?”

时寒看她,似笑非笑:“好与不好,都问了。”

阿瑾笑眯眯:“不过你看,那位小师太倒是对崔敏挺有好感的。她还怕我们因为那些传言不喜欢崔敏呢。可见,两人交往不错。说起来崔敏倒是个奇怪的人。”

“谁人没有些自己的秘密,奇怪么?”时寒问道。说起奇怪,这京中又有谁不奇怪呢!

“当然奇怪。崔敏外表娇媚豪放,实际上却一脸安静的在这里吃斋念经,难道你不觉得,这十分奇怪?”

“既然奇怪,不如我们过去看看,也许,所有奇怪之事的背后,都有我们看不见的更多秘辛。”时寒拉住阿瑾,就要过去,不过阿瑾却坚定的摇头。

她开口:“我倒是不怎么想揣测她的秘密,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要揣测她的秘密,我竟然十分害怕。你信么?十分怕!”

阿瑾也说不好这份感觉是从哪里来的,可是就这么突如其然的出现,仿佛窥视了崔敏的秘密,是会让她十分难受的一件事儿。

时寒细细打量阿瑾,察觉她并不是说笑,拉住她的手安慰:“既然这样,我们就不去看,阿瑾,你要好好的,莫要被这些妖魔鬼怪震住。”

“噗!”阿瑾直接笑了出来,她戳时寒的肩膀:“什么妖魔鬼怪,你胡说什么?这世上哪里有鬼?”

“怎的就没有?我倒是觉得,一定有!”时寒认真。

阿瑾:……在哪里?

大抵是看出了阿瑾眼神里的疑问,时寒言道:“阿瑾不就是机灵鬼么?”

阿瑾……冷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你……”还不待言道更多,时寒突然拉住阿瑾,闪在了树后,阿瑾满脑子问号,出什么事儿了?也多亏了滢月为了给他俩制造机会将所有丫鬟都带走,不然哪能这样。

“是齐王爷。”时寒低语。

阿瑾:喵了个咪的,齐王爷,他们俩是在这里私会么?阿瑾以口型儿问道。

时寒轻轻纵身一跃,带阿瑾上了树,阿瑾=口=

两人居高临下,倒是真的看到赵沐一袭白衣,十分的俊朗。

“皇叔!”阿瑾捂住了自己的嘴。

果不其然,就在阿瑾震惊的时候,赵沐敲开了崔敏的房门,崔敏含笑倚在门口,柔弱无骨,娇声问道:“王爷大驾光临,敏儿真是受宠若惊。”

赵沐抬起她的下巴:“那敏儿可是期盼本王的驾临?”

崔敏纤纤玉指滑上赵沐的腰间,整个人倒向了他,轻轻在他耳边吹气:“自然是期盼的。敏儿对王爷的心意,天地可鉴。”

阿瑾看着两人越发的纠缠在一起,眼珠子几乎掉出来,而此时时寒倒是不慌不忙的用手盖住了她的眼睛:“小孩子不要看这些不好的东西。”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