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83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3章(1 / 1)

四王府又是一通鸡飞狗跳,阿瑾在宫里听了,默默无语。她并不拍手叫好落井下石,也不圣母的去劝,既然你做错了事儿,总该有个人管教一下你,不然大抵还总是以为可以如此呢!说句不好听的,也不是天下皆是你妈,需要惯着你!

虞贵妃虽然有些生气,不过回宫之后倒是也想明白了,这样一个无状的郡主,难不成还需要她多费心思?便是她的所言所语,让旁人看了也只能觉得她无状无德,就算她不动手,有的是为了讨好她的人做什么。要知道,不管何时,贵妃娘娘都比一个看不出未来的郡主更有利。

虞贵妃不说,但是天家却气愤难当。虞贵妃到底与他相濡以沫多年,因着当年是非,虞贵妃甚至不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如今一个郡主就敢当众叫骂“坏女人”,这不仅仅是打虞贵妃的脸,也是明晃晃的打皇上的脸,这般他如何能够忍让。

之前恶意欺负阿瑾,四王府推了明依出来做替罪羊,天家不是不知道,只是既然已经这般,倒是默认罢了。可是眼见着,这明玉没有受到惩罚竟是越发的无状起来。

天家哪里是那好性子的人,四王妃一家更刚回府,天家的圣旨便是到了,四王爷这时已然知晓四王妃几人又闯祸,恨不能掐死她,但是这种时刻却又只能容忍。

小太监冷着脸:“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四王妃陈氏,无状无德,为人张扬跋扈,实不能作为好的表率,更不足以承担四王妃之责,特贬为侧妃。明玉郡主辱骂长辈,欺凌姐妹,横行上京,只会令皇家蒙羞,特夺去郡主封号。以观后效。”

听到被贬为侧妃,四王妃立时昏了过去,而明玉则是大呼小叫的言称自己的无辜可怜,可这个时候,四王爷哪还有心思听她在那里诡辩,一个耳光便是扇了过去,明玉被打翻在地,她哭哭啼啼,只觉得老天待她不公。

小太监见即便是如此,那明玉郡主还是一副恶狠狠的样子,不禁后退一步,言道:“接旨吧。”

四王爷也不管那许多,一把接过圣旨,直接摔在了明玉的身上:“你个孽障,我看,四王府就要被你个败坏了。给本王滚回房里好好反省。”

“父王,是阿瑾,是她……”明玉还要推卸责任,眼见四王爷的脸色越发的冷然,她瑟缩一下,不敢再次开口。

四王爷现在全然听不得这两个字,似乎每每提到阿瑾,都会有些不如意的事儿,而每次事件,也都是自家人吃亏。四王爷觉得,六王爷父女俩生来就是克他们的。老六让他不顺心,而阿瑾则是处处针对明玉。

“杂家先行告退。”小太监也不多留,四王府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他犯不着待在这里让人家看着晦气。

待外人离开,院中奴仆也都躲得远远的,不敢上前,四王爷看明玉,就不明白,这样美的一张脸,脑子为何如此的不够用。

明依倒是怯生生的开口:“爹,娘昏倒在这里,您给她找个大夫吧。”

四王爷最看不惯她唯唯诺诺的样子,明玉虽然张扬跋扈,但是到底还是有几分皇家女子的气势。这明依哪里有一点能力,仿若见不得人的小耗子,只会缩在角落里,见不得阳光。

“你也是跟在他们身边,怎么就不好生的拦着他们?非要等出了这样的事儿,才想起来人不能躺在院子里?”四王爷顾不得院中还有奴仆,冷森的言道。

明依咬唇,可怜兮兮:“爹,不是的,我有拉母亲,可是那个时候母亲已经气极,根本就不肯听我的。爹,我哪里不知道那时的情形呢!其实刚开始姐姐针对六王府那个蝶小姐,就是我过去缓和关系的。咱们虽然不喜欢人家,可也不能让人家拿到什么把柄,指着咱们脊梁骨骂。后来,后来女儿真的是无能为力的。爹,你不要怪娘亲,如若你要怪,就怪我好了。”明依跪了下来,楚楚可怜。

明玉冷言:“那个蝶小姐不过是个妾生的,又与阿瑾关系不好,你去装什么好人。你分明是想下我的面子,现在你高兴了,咱们四王府只有你一个郡主了,你高兴了?我看你就是怨恨我上次将你推下水,你说。你是不是这样想的?”

明依瞪大了眼睛看明玉,不断的摇头,她流着泪:“姐姐,我怎么会那么想你?上次的事儿……上次的事儿全都是我的主意,您胡说什么!”

明玉死死的盯着明依,明依又不断的与四王爷磕头:“父王,我万不会像姐姐说的那样,我自然是希望姐姐好。更希望娘亲好,有一个做王妃的娘亲总是好过有一个做侧妃的娘亲的,有一个做郡主的姐姐,也是好过一个没有封号的姐姐。害了他们,我自己会有什么好处,只会处境更加艰难,我为什么要害自己,我当然希望他们好,更希望父王好。”

明依瑟瑟发抖的磕头,四王爷终于缓和了脸色,“好了,你们暂且都回房。”他还是得好生想一想。

明依:“爹……”

“你又干什么!”四王爷叱道,现在他的心情十分的烦躁,万没有那个情绪与她说那些有的没的。明依连忙摇头,低低言道:“母亲,母亲打了许侧妃,需不需要……需不需要我们过去道歉?”

“道歉就不必了。我会差大夫过去看她。如若你们有许侧妃一分能干,我哪至于走到如此田地。”

明依咬了咬唇,回了一个好,待到屋里,看着四王妃和明玉,明依叹息道:“母亲,不要装了,父亲已经走了。”

四王妃一个打挺起来,恨言:“这贱蹄子,只会勾引王爷。待他日看我不……”原来,四王妃昏倒竟然是装的。想也是,四王妃与四王爷成亲了二十来年,自然是清楚四王爷的性格,如若她还好好的,怕是四王爷要将她打死的,倒是不如装晕,最起码会好许多。

“娘亲!”明依语气突然强硬了许多,她看着明玉和四王妃,言道:“母亲,姐姐,我们有□□烦了。”

“什么?”四王妃问道。不过表情却张牙舞爪,想到四王爷去了许侧妃那里,她恨极了。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四王妃仿佛想撕了明依:“你这死丫头,你胡说什么,你当时分明就没有拉我,我看见你还偷偷的推了许侧妃几下,现在倒好,倒是会在你父亲面前装模作样了。怎么?连我这个母亲你都要算计么?怪不得你姐姐就说你心思多,往日里我还不信,今日看着,可不正是如此。”

明玉冷言:“装模作样!”

明依四下看了看,再次确认没有旁人,将门关好言道:“母亲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做么?不管你们怎么待我。咱们娘仨,总归是亲人。旁人还是差几分的。我为什么要推许侧妃,那是因为,她有身孕了。”

此言一出,四王妃和明玉都呆住了,这时两人也没了张牙舞爪的情绪,四王妃脸色苍白的拉着明依的手,颤抖问:“你说,许侧妃怀孕了?”

明依肯定的点头:“我观察了她好几天了,我确信,她怀孕了。本想借着这次的事儿让她小产,不过看样子,是不能成功了。就算姐姐不闹事儿,我也想借着今日百花会的由头,找个法子让她小产,可是现在看来,一切真是功亏一篑。”

明玉脸色也是十分难看,他们都知道,如若许侧妃有了身孕,他们会有怎样的下场。便是生个女儿,他们的身份地位怕是都会有极大不同,如若是个男孩儿,必然是王府的世子。许侧妃生出的世子……他们不敢想。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说,我们早点筹谋。哪至于像今日这般。没有好的安排,只乱了方寸。说不定还打草惊蛇了。”四王妃恨极。

明依拉着四王妃的手:“娘亲喜怒哀乐都放在脸上,我敢说么?我如若说了,您一冲动,做出什么更出格的事情,我们谁都保不住您的。您在,您是王妃,我们才是人人尊敬的郡主,如若不然,父王生性多情,不管是对许侧妃还是木姨娘都甚好,我们姐妹怕是要被人欺负死了。”

一时间,母女三人都静了下来。

半响,四王妃言道:“可是我们终究没有算计成功。这可如何是好?老天不帮我,老天都不帮我啊。”

四王爷已经十来年都不来她的房间了,她还能如何!一个人总归是不能生出儿子,而现今,许侧妃也有了身孕,他们可怎么办才是。

“我倒是觉得,娘亲最好趁着这个时候装病,姐姐也是,你们想,你们被皇爷爷训斥了,又夺了封号,父王该是多气愤,平白的挨打也犯不上。我们倒是不如韬光养晦,我想紧接着许侧妃有孕的事儿就要爆出来了。我们倒是不如装的欣喜。然后悄然下手。”明依依旧是那副温温柔柔、胆小怯懦的样子,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四王妃震惊不已,她迟疑了一下,点头,“都听你的。”

明依笑着点头,之后拉住明玉的手:“姐姐莫要怪我。许多事儿,我想的与姐姐不同,我想的是,如何能让我们的身份地位更加稳妥,而不是男女之间那点小好感。您想如若许侧妃生出一个儿子,我们该是什么样的下场?不是说不能有儿子,可以有,可是不该是许侧妃生出来的。她身份太高,母亲可没什么理由将孩子要过来养在自己身边,而其他的妾室就不同了。如若是妾室,我们大可以将孩子抱过来,当家主母,是有权利养妾室的孩子的。”

四王妃想到许侧妃怀孕,便是恨极。其实当年还有另外一位侧妃的,那时她怀了孕,却被四王妃下毒害的失了孩子,而她也是耗损颇多,也不过几个月便是跟着去了。

想到此,四王妃言道:“我断不会让她的孩子生出来。”

明依点头:“正是这么个道理,其实也不一定非要我们来做这件事儿。那木妍一直都受父亲宠爱却没有孩子,难道她就不嫉妒?”

明依阴冷的笑,明玉看了,竟是瑟缩一下,仿佛不认识这个妹妹,不过只那么一瞬间,明依的笑容又恢复了正常,明玉看了,倒是以为是自己眼花。

“我们可以推到木妍身上。”明玉言道。

明依含笑:“不是推到木妍身上,而是引诱她来做,娘亲,这件事儿就交给我吧。你们放心,在这府里,只有你们是我的亲人,咱们的地方,不能有任何人来动摇。”

四王妃与明玉对视一眼,重重的点头。

告别四王妃和明玉,明依带着心腹丫鬟回到房间,那丫鬟唤作画儿,画儿言道:“郡主,往后,这王府里可只有您一个郡主了,真是太好了,您再也不用受明玉郡主的气了。”

明依冷笑:“郡主?往后她不仅不是郡主,还会连普通人家的小姐都不如,我会让她知道,她赵明玉,给我提携都不配。”

画儿:“大小姐才是个实打实的贱人,别以为我们看不出来,她分明是少女怀春,看上那个傅公子了。可人家哪里理她。”

“就是这么贱,才好让我们算计。我原本也想姐姐妹妹好好相处,可是从小到大,他们何曾将我当成亲人,呼来喝去,侮辱叫骂,甚至连黑锅都让我背。他们既然寒了我的心,就不要怪我对他们冷酷无情。”明依捏着自己的帕子,想到过往种种,只觉得,自己的温柔忍让都是浮云。

任谁也想不到,原本小时候温柔怯懦的小姑娘在长期的欺辱下,已经变得冷血无情,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恰是四王妃的冷酷和赵明玉的陷害。

“那郡主,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真的去鼓动木姨娘么?”画儿问道。

明依摇头:“鼓动木姨娘?你当真以为我要去鼓动木姨娘?她一个姨娘,甚至连个孩子都没有,我犯得着么?呵呵,只让许侧妃失了孩子不是我的初衷。我要的,是一箭双雕,我要赵明玉活的比狗还不如。”

言罢,明依恶毒的笑了起来,如若有人看见她这样的笑容,怕是只会惊出一身冷汗,任谁也想不到她竟是如此一个姑娘。

“呃!”门口发出轻微的响声,明依顿时被惊到,她连忙冲到门口,就见一个人影一身而过,虽然那人只是背影,可明依认出那是谁,那是万三,四王爷身边的心腹侍卫,没有一刻停留,明依便是立刻跟了上去。

没多久,万三便被明依堵在厅廊里,她看着万三的表情,笑言:“万三叔,不知,万三叔听到了多少?”

万三此时已经面无表情,他原本之时便是对明依颇好,虽然贵为郡主,可是却时时被人欺负,可是现在看来,这小姑娘也是大了,大到心思都多了。

见四下无人,明依一下子贴在万三的身上,学着之前崔敏那媚眼如丝的样子,嗔道:“万三叔帮我好不好?”

明依本是娇柔的少女,她甫一靠近,万三便是闻到一股子清香,他看着明依,皱眉:“郡主万不能如此。”

明依楚楚可怜:“我本就没人喜欢,他们都喜欢姐姐,而姐姐更是想着算计我。万三叔,你最疼我了,你帮我好不好?”

万三:“……”沉默一会儿,万三言道:“郡主哪里需要我帮你?我倒是觉得,你算计的极好。”

明依更是贴着万三磨蹭起来:“万三叔,你不舍得我的,我知道,你最疼我,你现在也帮明依好不好?”明依落下一滴泪:“总之,我不能饶过姐姐,姐姐只会害我,她只会害我的。如若我不下手,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她害死,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您记得么?她为了针对嘉和,毫不犹豫的就将我推入了水中,万三叔……”

万三被她小手儿上下抚摸,终于点了点头……

谁也不知道四王府竟是发生了这么多的是非,此时的阿瑾倒是在宫里陪着虞贵妃,低眉顺眼的样子,可笑极了。

虞贵妃见她这般,问道:“你怎么了?”

阿瑾:“刚才想给贵妃娘娘表演,结果被后面的事儿搅了,也没演成,我觉得,自己一身武艺没有办法施展,颇为忧心。”

这话儿说的,十分逗趣儿,虞贵妃拍她一下,言道:“怎的?你还习得什么功夫不成?”真是闻所未闻。

阿瑾=口=,她甩了甩胳膊,捏了捏拳:“我会的极多。”

阿瑾望了望虞贵妃,又看了看时寒,言道:“你们不去请皇爷爷过来么?这是十分难得的呢!”

她这样认真,到时让大家都笑了起来,阿瑾也不恼,到天家到了,连忙将他拉到主位,清了清嗓子开口:“我和你们说,我在家都不曾表演过的,你们是独一份儿。”

阿瑾的许多个独一份儿都是在宫里表演,皇上和虞贵妃十分畅快,就觉得这孩子果然是贴心,便是父母也排在他们后面。

阿瑾笑嘻嘻的拿出两个手帕,“我要表演了哦!”其实阿瑾要表演的,只是很简单的魔术。这并不难,有一年有个台湾的魔术师在春晚舞台上表演了近景魔术,她就觉得有些意思,她与三叔两人真是好一通学,原也忘了个七七八八,最近看滢月鼓动那些法器,她便是也将魔术捡了起来,说实话,这是为了糊弄滢月,=口=

如今给他们表演,也不过是图个乐呵。

阿瑾:“大家看我手里,我手里可是什么都没有哦……”

阿瑾边说边动作,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是将手里的铜钱变没,之后又是变回。她笑嘻嘻:“还有更精彩的哦……”

其实大家都看的出,阿瑾一定是用了什么障眼法,真的会这样变,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可是如若让他们说究竟是如何做的,又是不清楚了。

倒是时寒眼尖,发现了一二不妥,但他并不说破,只是笑着言道:“阿瑾这样厉害,那给国库的银子变得更多些吧。”

阿瑾=口=

“你太贪心了!”她语重心长,“做人不可以这样的。”

那小模样儿惹得皇帝和虞贵妃开怀大笑。

一时间,寝宫里真是一片欢声笑语,当天夜里,阿瑾住在虞贵妃宫里陪她,绞着湿漉漉的头发,突然想到一件事儿,连忙问虞贵妃:“贵妃娘娘,那个崔小姐,原本就认识皇叔么?”

虞贵妃看她好奇的眼睛,摇头言道:“这本宫哪里知道,沐儿常年不在京中,整日的游山玩水,也没个定性。”

阿瑾“哦”了一声,就听虞贵妃继续说:“不过本宫倒是不喜崔小姐。不论男女,总该讲究个孝道,可是你看她是什么个性,母亲刚刚过世,便是大红的衣衫满京城招摇,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个美人。那样的品行,不提也罢。”

本朝最是讲究孝道,她父亲身居高位,母亲病故,她不好生的待字闺中守孝,倒是一身红衣,不仅如此,还在百花会上公然的勾引齐王爷,让人看了只觉得心生厌恶。

阿瑾明白,她奇怪言道:“可是崔小姐为什么会这样呢,她官家小姐,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吧?”

虞贵妃:“不管是出自什么样的原因,都不能做出这样的事儿。我的小阿瑾不要和她学。”

阿瑾:“人家不是小女孩啊。”

虞贵妃笑:“是啊,阿瑾不小,阿瑾是个有主意的好姑娘。”

阿瑾立时尾巴扬了起来,十分得意:“我当然是个好姑娘,看脸就知道了。”

她调皮的话惹得虞贵妃满脸笑容,不一会儿,虞贵妃似是想到了什么,言道:“听闻城郊清隐寺香火鼎盛,十分的灵验,不知阿瑾是否知晓?”

阿瑾点头:“我自然知道的,我姐姐是那里的常客,玉隐大师与我姐姐关系十分好呢!我姐姐的卦都是她送的。”

清隐寺是一处尼姑庵,香火鼎盛与否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她姐姐是一定要拜玉隐大师为师的。当然,她娘亲死活不同意!

没有人能够容忍自家好端端如花似玉的姑娘去拜一个尼姑为师,这不是说书唱戏,这是实实在在的现实。总归不能不嫁人,得道成仙什么的,这和他们家的画风太不同了啊!

“既然如此,那不如就由滢月做向导,带本宫一起去参拜参拜!”虞贵妃笑言。

阿瑾顿时囧了,皇后娘娘,您一定是在开玩笑,一定是的。她看着虞贵妃,等着她说这是开玩笑,但是虞贵妃没有,不仅没有,她还吩咐宫女准备熄灯……嘤,竟然要睡了!

阿瑾默然:其实这个世界,真的有点玄幻,贵妃娘娘怎么好端端的也要去清隐寺了呢!

阿瑾又以为,睡一觉起来贵妃娘娘便是不会再提这件事儿,但是虞贵妃竟然很快就命人准备好了一切,阿瑾又囧了,不过细想想,这事儿好像也没啥呀!去寺庙参拜一下,不是很合适的么!阿瑾表示,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疑惑什么,她一定是被她姐姐滢月带累坏的,听到去清隐寺,条件反射就觉得要出家,这样真的不好!

虞贵妃虽然打算去参拜,可也没想闹得人尽皆知,于是乎在一个晴朗的上午,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几人悄然出宫,保镖傅时寒一枚。

清隐寺虽位居半山腰,但名声在外,人仍是不少,虞贵妃感慨人多,阿瑾笑言:“其实您也可以以贵妃的身份过来参拜的,这样就没这么多人了。”

虞贵妃横她一眼:“我偏是不喜那样兴师动众。”

阿瑾双手合十,扮可爱:“贵妃娘娘最怕劳民伤财了,委实是皇爷爷最好的贤内助。”

此言一出,虞贵妃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拍了阿瑾一下,言道:“你这丫头,说话越发的口无遮拦,你在这么调皮,当心嫁不出去。”

阿瑾嘚瑟:“如若嫁不出去,我就来这里做尼姑。说不定,我还能得道成仙呢!”

瞅瞅这话说的,虞贵妃瞄一眼轿子外面的傅时寒,不知他听到与否,而时寒面无表情的直视前方,心里却在戳小人,你这个鬼丫头!我果然还是没有给你教育好,我会让你知道,佛门绝对不适合你!

虞贵妃看时寒的表情,忍不住就想乐,她逗阿瑾:“入了佛门既不能喝酒,也不能吃肉,更是要时刻修身养性,可不能像你现在这样每日乱跑呢!”

每说一句,阿瑾就痛苦一分,说到最后,她对手指:“贵妃娘娘欺负人呢。”

傅时寒险些在轿子外面拍巴掌,娘娘说的甚有道理啊!

虞贵妃:“怎么就是欺负人呢,本宫说的分明就是实话,你让时寒来说。”轿子的小窗帘一直都是掀开的,时寒望了进来,言道:“烧水不方便,一个月洗一次澡。每日要跪着打坐几个时辰念佛经。每日要自己洗衣做饭烧水砍柴……”

阿瑾脑袋耷拉下来,举手投降:“原来,我连尼姑都是做不成的。”

而与此同时,滢月也艰难的看着虞贵妃和傅时寒,嘟囔:“做尼姑,这么不容易么?”

时寒含笑:“这哪里是不容易?这不都是正常该做的么?甚至连修为都算不上,难不成,你以为来了寺庙便是和王府一样?如若真的那么好,那么谁家的孩子都可以送到寺庙养了,和王府的生活一样呢!”

阿瑾:“那时寒哥哥,我如果将来嫁不出去,你娶我好不好?怎么说我们也算是青梅竹马。”

时寒挑眉:“娶你?你这是在向我提亲么?”

阿瑾挠头:“不是提亲啊,是不得已的选择,不得已!你懂么?你这样差的脾气,估计也不好找媳妇儿,到时候如若我嫁不出去,咣当!我们就可以凑成一对儿啦。反正黑母猪与老乌鸦,谁也别嫌弃谁了!”

这样的比喻让虞贵妃倒绝,她笑的用帕子挡住了脸,阿瑾浑然不觉:“都是青梅竹马,谁也别嫌弃谁了,你看,我都没笑话你呢。”

时寒挑眉问她:“你嫌弃我什么?我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为人还十分有能力。你能嫌弃我什么?”

阿瑾认认真真的言道:“我还是能嫌弃你的,我能嫌弃你自恋!”

滢月爆笑出声,时寒嘴角抽搐一下,言道:“说起自恋,我倒是觉得,自己与你比起来,还是天壤之别的。”

阿瑾:“胡说,我说的都是实话,才不是自恋,我是青春无敌美少女这一点有错么?你说!有!错!么!”

时寒望天,似乎被逼迫一般,终于委委屈屈的言道两个字:“没错!”

阿瑾:“你看,你早说实话不就完了?”

时寒“……”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