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82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2章(1 / 1)

六王府并未亏待阿蝶,该请的先生,自然也是请过,可阿蝶并非天赋极好,又不肯细细钻研,因此算不得有才华。她想的,便是能够投机取巧。而此次又恰是给了她这样一个机会,虽然不知是何人做了此诗。可阿蝶却觉得此诗极美。如若拿来一用,倒是极好。至于说是否会有人言称此诗并非她所做,想来也未必有什么证据。

待红玉回来,就见蝶小姐一脸的喜气几乎掩饰不住,她四下看了看,并未见到什么青年才俊,想来也是,这里距离茅房不远,总归不会有人在这边转悠。只不知这阿蝶小姐又是怎么了?

“小姐,您的茶水来了。”

阿蝶顺手接过:“我们快些回去吧。对了红玉,往年的才艺表演,都是自告奋勇么?”

红玉立时回:“正是的。不过一般都是特别有才华的小姐自告奋勇。您想啊,既然表现,自然是为了名扬四海,如若对自己的能力没有确信,现场又有那么多青年才俊,不是丢人么?”

这般一说,阿蝶笑了起来:“那倒也是的。”

等阿蝶回了原本所在的位置,就见阿瑾几人正在与人说话儿,而那人,正是虞家的虞敬之少爷。小虞大人倒也是京中难能的青年才俊,虽然年纪是大了些,可是他好在家世显赫本人又上进。

阿蝶站在那里发呆,红玉言道:“小姐,我们过去吧。”

阿蝶应了一声,往那边走。

“呦,我还当是什么人,原来是六王府的人,呵呵!”赶巧赵明玉靠了过来,冷笑言道。

阿蝶微微一福:“阿蝶见过郡主。”

明玉挑衅的言道:“怎么独自在这边呢?你不是跟着你们那个阿瑾么?真是好似她身边的一条狗。同样都是六王爷的女儿,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真是让我看了都觉得同情。人家分明没有将你当一回事儿。”

阿蝶紧紧的攥着帕子,想说什么,又忍了下去。赵明玉继续言道:“看你样貌也并不比阿瑾差多少,可是却偏是生了一股子唯唯诺诺的样子,看了就让人讨厌。”

“姐姐,我们回去吧,已经出来好一会儿了。”明依拉了拉明玉的衣襟,笑言。

明玉瞪她一眼,厉声:“你只会拆自家人的台。”言罢,明玉一甩手,直接离开,明依看阿蝶,歉意道:“姐姐平日严厉,但是心肠却是好的。你莫要太过在意。”

明依释出善意,阿蝶倒是愣了一下,不过随即笑言:“我自然不会放在心上,郡主莫要担心。”

“改日必然邀蝶小姐来府中一叙。”明依含笑。

“明依,你的脑子是让狗吃了么?与她一个下人言道什么。”明玉叫嚣,引得明依尴尬不已,不过她连忙与阿蝶颔首一下,迅速跟上明玉。

阿蝶望两人背影,感慨言道:“看样子,郡主也没什么了不起。”

待阿蝶来到阿瑾等人身边,虞敬之已经离开,他本就是听从家里意见过来,稍一露面意思意思便是立刻离开。

“谨言!”六王爷恰好赶到,他见儿女都在此处,连忙走了过来,含笑:“我说你们早上走的时候怎么不等我呢!”

谨言温和言道:“我看父亲似乎不太舒服,还以为您不过来了。”

六王爷立刻:“我怎么会不过来。都订好的事儿。哈哈哈!可有什么你相中的美人?”他贼兮兮的靠近谨言。谨言望一眼跟在身边的素问,含笑摇头:“父亲胡说什么呢,我不过是陪母亲和妹妹过来。这不想着为妹妹把把关么?您看几个堂兄,哪有在的?”

六王爷刚到,倒是不知道这边是个什么情形,不过想到往年的情形,几个侄子不在也不在意料之外。

他四下张望,想着看看有没有什么赏心悦目的美人儿。

要说六王爷这段日子真是好了许多,只是看现在这般样子,分明是故态复萌。六王府众人丝毫不觉得意外,倒是诗蓝低低与阿瑾叹息言道:“你爹这好了也没多久呀。”

阿瑾:“其实这样,我们倒是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六王爷看了半响,摇头:“没什么美人啊,我说你们这茬小子,真是可怜见儿的,想我们当年,啧啧,那环肥燕瘦的美人啊,多了去了,真是眼珠子都不够用了。在看你们现在,哪有个好看的姑娘?便是稍微像样点的,也大抵都有些血亲关系。太熟总归不好下手!”

谨言:“父王,您操的心,也太多了。”

六王爷:“我可不就是为你们操碎了心。哎哎,你看那边那个,那个长的还行吧?”

阿瑾觉得,这场景简直不能看了,丢人啊!虽然这里大多是他们家人,可是诗蓝总归是在的。叹息!

诗蓝兑了阿瑾一下,“你看那边你爹说的那个。”

阿瑾望过去,十分面生,她疑惑问道:“这是哪家小姐啊,我倒是没见过。”阿瑾虽然不怎么和京中这些名门少女交往,但是对京中少女却也是知之甚详的。要知道,那个时候她还想着谁最合适做她嫂子呢!

“那个是吏部崔尚书的女儿,叫崔敏。”

听了这个名字,阿瑾恍然大悟,她张望:“她便是崔敏么?”

诗蓝点头,“可不正是她,真是人不可貌相。”

大抵是听到了诗蓝的声音,六王爷缩回了脖子:“崔老头的女儿,还是不要看好了。”且不说崔尚书这人十分的冷血,他的女儿崔敏也是不遑多让的。

崔敏不是什么好人,京中人人皆知。

几人正说话儿,便是看到虞贵妃身边的宫女来请人,阿瑾明白,这必然是为了所谓的“才艺表演”,她问诗蓝:“你可是准备下场表演一下你的琴艺?”

诗蓝能与阿瑾成为好姐妹,真是让大家大跌眼镜。阿瑾活泼跳脱,诗蓝温婉贤淑,两人南辕北辙的性子,却什么事儿都能聊到一起。

诗蓝含笑摇头,“我自然不会下场。”

时寒看了一眼沈诗蓝,没有多言其他。倒是阿瑾察觉到他的视线,好奇的回头,两人对视,时寒对她眨了眨眼,勾起嘴角。

阿瑾张开嘴以口型问:你笑神马!

时寒:小笨蛋!

两人你来我往的,引得谨言无语,他咳嗽一声,提醒两人注意。阿瑾笑眯眯垂首,老实下来。

待到虞贵妃身边,男男女女俱是被隔在了两边,想也是该如此的。

虞贵妃见了阿瑾,摆手:“阿瑾快到本宫这里。”

阿瑾“哎”了一声,凑了过去,时寒站的位置本就距离虞贵妃十分近,阿瑾这凑了上去,倒是像虞贵妃身边的童男童女。六王妃见了,心里满意,面上儿却是不显。

阿蝶自然也希望得到大家的关注,连忙问滢月:“滢月姐姐,我们要不要也一起过去?你看阿瑾都过去了呢。我们本就是一起来的呀!”

滢月似笑非笑的看她,言道:“一起来的,就一定要过去么?贵妃娘娘可没招呼我们。还是好生待在这边吧。”大家都知道,阿瑾小时候时常进宫住,论起来,在宫里的时间比府里时间还长,虞贵妃喜欢她也是自然的。但是如若他们也以为自己能够凭借阿瑾的关系获得虞贵妃的青眼,那又是不可能的。倒是不如自自在在的。

听了这话,阿蝶咬唇,恼恨的站在一旁。

“本宫听说,崔家小姐,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不知崔小姐是否有意下场呢?”虞贵妃笑着开口。

阿瑾好奇的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见大家果然都露出嘲弄的表情。她并不知道虞贵妃为什么要针对崔敏,别人不知,但是她却是知道的,如若不是厌恶崔敏,虞贵妃断然不会这般开口。她一贯讲究的都是平和之道。便是深居皇贵妃之位,依旧如此。

她细细望去,就见崔敏一身红衣,整个人娇艳似火,“既然贵妃娘娘抬爱,那么崔敏便献丑了。”言罢,柔身一福,袖子顿时甩开,媚眼如丝的轻吟:“回顾,皎月晦明灯花处。抬眉,初红莲风袖袅娜为谁舞。回顾,蓦然步转青石路,还在水榭畔,画楼处。回顾,笔染朱砂轻莲步。经年,依稀一曲然为君舞。回顾,来年再恨相思误,还在水榭畔,画楼处。是你衣白衫如初,我红裳如故,是我尝相思味苦,我为你起舞,是我贪恋却踟蹰。你原地痴伫,还在水榭畔。画楼处。如初,倚君共忆当年舞。红莲,清泪两行欲吐半点却无。如初,是你杳然若绯雾,还在水榭畔,画楼处。是谁白衫如初,谁红裳如故,谁人抚琴红莲赋,又见谁一舞。谁人贪恋却踟蹰,半池繁荣枯,还在水榭畔,画楼处。依然水榭畔,画楼处。”

崔敏边舞边哼唱,整个人娇媚可人,她跳舞的同时,红衣似乎跟着她整个人飞舞,阿瑾一个女子看了,都觉得心里痒痒的,不光如此,更让她惊讶的是,这位崔敏崔小姐几乎不掩饰对赵沐的喜爱,几乎算是围着赵沐转,赵沐一身白衣,崔敏站在他身边,仿佛应了那歌词,白衣男子,如火的红衣女子。

一曲舞毕,崔敏巧笑倩兮的微微一福,言道:“娘娘,觉得崔敏跳的好不好?”

虞贵妃这时终于回神,纵大家都是见多了美貌的女子,然这般既美又媚,且毫不掩饰的女子,却是没有的。若说青楼女子如此也是正常,可是要知道,崔敏是崔大人的嫡女。大家闺秀,却丝毫不在意名节。

“啪啪啪!”掌声响起,赵沐含笑:“娘娘看好不好本王不知道,但是本王倒是觉得,崔小姐跳的舞真是妙极!”

崔敏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赵沐,笑盈盈:“多谢王爷夸奖。如若有机会,敏儿单独跳给王爷看,想来王爷会极为喜欢。”

此言一出,四下皆惊。

虞贵妃脸上的笑意冷了下来,言道:“好好的大家闺秀,说的这是什么话。”

阿瑾偷偷瞄一眼虞贵妃的脸色,果然已经黑的不成了样子。她轻轻将手搭在虞贵妃的后背,似在安抚她,虞贵妃恍然,脸色缓和几分,“舞跳得倒是很好,只是女孩子家,哪里能够那般说话。你父亲素来严厉,你怎可这般。”

崔敏微微一福,含笑:“多谢娘娘教诲。”

不过饶是如此,仍是瞟了一眼赵沐,之后含笑退到一边。

她这般,众人皆惊,可是最惊讶的,当属阿蝶,阿蝶捏着手中的纸,恍然想到,这哪里是什么好诗,分明就是这首歌,她拾到的,恰是这首崔敏所唱的曲子。想到自己出风头的机会被她夺走,肯不能将她撕了个碎,大抵是存着这样心思,阿蝶狠狠的盯着崔敏。不遑是她,旁人也是如此,但凡女子,少有喜欢这种狐媚的女子。崔敏虽然被虞贵妃训斥了,可是任谁都看得出,她也是获得了轰动。

崔夫人身染重疾,一直在老家休养,而崔敏则是陪在她的身边,一年前,崔夫人病重身亡,崔敏则是回到了京城,可是她却不似一般的女子,一身素白的守孝,反而是每日大红,让人见了不禁心里发憷。

不过虽然发憷,大家也只是听说,今朝一见,竟是觉得十分的诡异。

崔敏笑意盈盈的“偷看”赵沐,赵沐则是与她点头。阿瑾见两人如此,忍不住直接望向了五王妃。虽然这么多年她都从来未曾提过一次,但是她犹自记得小时候见到的场景。皇叔与五伯母,虽两人之后好像再无交集,但是阿瑾却隐隐有一种感觉,皇叔许多时候出现,都是冲着五王妃,而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

她看五王妃,就见她脸上带着笑意,但是眼里却是一片哀戚,阿瑾不知道旁人有没有看到,但是她知道,如若被有心人看见,怕是就要有大问题了。

本是百花齐放的百花会,但是崔敏这样一闹,倒是没有旁人在再敢唱歌献舞。跳的再好,唱的再好,又怎么及得上这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崔敏?

现场冷了下来,阿瑾看虞贵妃样子,觉得她大概不怎么高兴,于是决定彩衣娱亲一下。

“贵妃娘娘,你喜欢看什么?”

虞贵妃笑了起来:“难不成,我们小阿瑾要表现一下?”

她恍然想到阿瑾小时候的事儿,忍不住笑了起来,有一年,阿瑾也是表演过节目的,虽然观众只有天家与她,可是那次却让她记忆犹新,旁人哪里见过这样可笑的小节目?

那次,正是她的生辰。阿瑾与时寒合作表演了一个猴子爬树。猴子……便是小阿瑾,而树就是时寒,想到这里,虞贵妃笑了出来。

“难不成,阿瑾还要表演一个猴子爬树?”

阿瑾捂脸:“贵妃娘娘怎么可以欺负人?”她跺脚,“我会的可多了。”

不远处的赵明玉冷哼一声,嘲讽言道:“有本事就表演,没本事就老实待着。装什么可爱,难不成还以为自己是个小女孩儿不成?”

阿瑾放下手,挑眉看明玉,笑言:“那么明玉姐姐要表演什么节目呢?难不成,要表演反手推人绝技?”

噗!现场一多半的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大家又不敢多言,只得忍住。

谁人不知道,明玉郡主反手将自己妹妹推入了水中,并且诬赖嘉和郡主?虽然后来有消息传出,是明依郡主的计策,可是她到底也是做过这些的,而且,也不能把所有人都当傻子,大家谁看不出其中的道道呢?

“赵瑾,你说什么?”明玉气极。

阿瑾十分无辜:“我说什么了?我不过是问你表演什么节目而已,你不用恼羞成怒吧?”

“你这小贱人,我……”明玉被阿瑾一气,就恨不得杀掉她。不过她一个郡主,这样无状如何见人。许侧妃也顾不得那许多,立时插嘴言道:“好了。”她与虞贵妃及阿瑾道歉:“郡主近来有些不适,还请您见谅。”

明玉不知许侧妃好心,冷言:“我用不着你管,你是什么身份,一个侧妃罢了,竟然还想管我的事儿,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当真是可笑。”

“本宫瞅着,老四府里也该好生的管教一下了。”虞贵妃冷言:“请明玉郡主回府好生休息一下,她大概是发了癔症了。另外,稍后本宫会给你们府里安排好教养嬷嬷。你们原先的教养嬷嬷,重打三十大板,好好的郡主,倒是让他们教成了这个样子。”

明玉嘶喊:“您偏心,您只会偏心阿瑾,分明是她欺负我,你这个坏女人,你只会……唔,呜呜!”

许侧妃身边的丫鬟直接捂住了明玉的嘴,万不敢让她在更多的说下去了,如若这般,她真是要将虞家得罪了个彻底了。

四王妃见许侧妃这样大胆,“嗷”了一声就冲了上去:“你是什么东西,竟然如此对我儿。我非让王爷休了你,你这贱妇。你给我滚开,将明玉放开,将明玉放开,谁是郡主不知道么?”

四王妃不顾一切的直接就打向了许侧妃,许侧妃万没有想到她会如此,一个不查,被她甩了一个耳光,四王妃洋洋自得,继续叫骂:“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没有权势的异性王的女儿,能在我们王府做侧妃就是烧了八辈子的高香,你竟然还敢抢我的权。你竟然还敢管我的女儿,看我不打死你,看我不打死你……明依,你快过来,揍死这个贱人。”

现场顿时一片混乱,大家也都看到了四王妃泼妇的一面。虞贵妃气了个倒仰,连忙差人:“来人,将这些人都给本宫关起来,关起来!”

虞贵妃也是被这几个人气极了,也不待百花会到傍晚,径自宣布回宫,虞贵妃离开,四王府的几人也都被遣送会了四王府,具体该是如何,虞贵妃可并不管,这事儿自有该处理的人来处理,只是那个明玉说的是什么话,她是坏女人?虞贵妃冷哼,她往日不发火,倒是让人以为自己好欺负了。

虞贵妃怒气冲冲的离开,百花会不欢而散。

阿瑾看时寒,咬唇:“如果不是我呲明玉,不会发展成这样,贵妃娘娘很生气的。你说……我要不要进宫陪陪她?”

一副可怜兮兮的小模样儿,时寒摇头:“这事儿,你无需自责,哪里是你的责任。有些人没有德行,难道还要赖到别人身上么?当真是可笑至极。不过如若你进宫陪陪贵妃娘娘,也是极好的。让她顺顺心。”

阿瑾连忙点头:“那我与娘亲说一下。”

阿瑾与六王妃打了招呼,便是由时寒陪着进宫陪虞贵妃。一时间,该走的也都走了。阿蝶几乎疯掉,她本来甚为期盼的百花会,竟然变成了一场闹剧,她不仅没有表现自己,甚至没有获得任何公子哥的青睐,想到此,她只觉得赌气的很,不过……她捏着手中的纸,不解为何崔敏会将这原稿随意丢弃。

再看那边,崔敏竟然再与齐王爷说话,她低低言道:“青楼女子一般。”

滢月看她,言道:“莫言他人是非。”

阿蝶咬唇:“是。”

百花会除却崔敏,竟然没有一个人有表现,大家不禁感慨,这崔敏,运势倒是不错。虽然颇为不受女子喜欢,但是男子却大抵被她吸引。这样柔媚的女子,看一眼都要若入其中不能自拔。而没人知道,待回了轿子,轿中全无他人,崔敏卸下了防备,已经不是那副自信娇媚的模样儿,她整个人都在颤抖,手指攥的紧紧的,脸色更是煞白,大口大口的喘息,仿佛马上就要溺水的人。

“小姐,回府么?”

崔敏缓和一下:“回府。”

丫鬟似乎听出她的异常,问道:“小姐,可是有什么问题?”

崔敏抹掉脸上的不受控制的泪:“没事。你在城中绕一圈在回府。”这样的满脸泪痕,如何能让旁人看见!

“是!”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