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79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9章(1 / 1)

百花会自然是要去的,可是阿瑾倒是不怎么紧张,那种相亲大会便是没去过,大抵也知道是个什么样子。只……阿瑾俏生生的指着谨言言道:“哥哥都有李姐姐了,难道也要去么?”

谨言解释道:“百花会虽然是为未成婚的男女搭建了一个桥梁,但是也并不拘于未婚男女,便是已有婚配,也是可以去的。”

时寒好心的为谨言补充:“虽然是变相的相看男女,但是这办的年限多了,作用也更加不同起来。除却原本的作用,还有就是可以联络感情。因此各府的夫人也是时常会参加。”停顿一下,时寒继续言道:“便是你爹六王爷,去年也去过。”

阿瑾顿时熊熊烈火燃烧起来,怪不得去年没有和他们一起去看哥哥,竟然是趁着他们离开京城,做这样的事情去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阿瑾觉得,她爹果然是个不靠谱的渣爹,渣爹渣爹!每次觉得,他似乎要变好了,这个家伙就会闹出点什么妖。

“阿瑾莫气。”时寒好心的为她顺毛,“你爹便是去了,也勾搭不到什么人。这点你放心好了。他名声在外,便是寻常人家的姑娘,见了他都是要躲一躲的,不然传出什么不好的名声,可如何是好?人都要脸的。便是私下里怎么龌蹉,面上还要顾忌大家的眼光,你想,这么多人呢,大家可都看着。所以这也是即便是百花会办的红红火火,倒是没有出过什么*乱之事的缘由。”

阿瑾:“人家都要脸,就他不要!”持续愤怒。如若说旁人会顾及身份,可她爹可不会呀,阿瑾几乎已经脑补了六王爷勾三搭四的蠢样!亏她娘还能忍受这么个人!

“除却六王爷,四王爷他们也去了,所以你万不用觉得有什么。各家女眷想着联络感情,男人自然也是一样,这是一个好的契机。”

阿瑾:“说别人联络感情还行,说我爹,呵呵哒!”

“好了好了,你小小年纪,怎么就这么爱掐尖。这些事儿又哪里是你能管的?你乖一些!还有你,傅时寒,你也是的,告诉阿瑾这些干什么。她只是个孩子。”谨言冲着罪魁祸首言道。妹妹总是最好的,其他人总是最坏的。

时寒笑的意味深长,“我不过是用事实告诉阿瑾,六王爷会变好,这绝对不可能。”

谨言:……

阿瑾:……有你这么说话的么?我哪里希望我爹一直作下去!我是那样的人么?阿瑾盯着时寒,力图用眼神儿让他明白自己内心的含义。

时寒明白了:“你大可放心,他不会变好的。”

阿瑾:“人家不是这个意思啦!”跺脚!

几人讨论的欢实,就见六王妃差人过来寻阿瑾,相比于阿瑾,六王妃似乎更加着急呢,这不,一收到消息就唤了臻月楼的裁缝,说是要为几个姐儿做几身好看的衣服,要知道,那日必然是争奇斗艳,她可不想两个女儿被比下去。

再说,今次也是滢月与阿瑾第一次参加百花会,自然该是一鸣惊人。六王妃越想越开心,连忙差人过来唤阿瑾,阿瑾与谨言对视一眼,谨言言道:“快些过去吧。”

时寒默默的跟上,丝毫不用招呼。

待阿瑾到了大厅,便是见到滢月、阿蝶、李小姐几人都在,她竟是最后一个到的,阿瑾含笑上前挽住六王妃的胳膊,言道:“娘亲,您动作还真快呢,我刚知道,您就已经将开始动作了。”

六王妃拍她小手儿言道:“早些筹备,如若不喜,也是可以尽快调整。你懂什么!来,看看这些料子,你喜欢哪个?”

阿瑾望去,大抵有二三十匹布,依次排列,各种颜色皆有,看着眼花缭乱。

六王妃笑言:“虽然李小姐是客人,可我也不偏不倚,你们每人选三身。本想着给你们多做几身,可时间看着总归是不太够用。”

距离百花会还有半个月,确实是不够用的。不少人家早早便是准备起来,因此并不匆忙。六王府之所以这样匆忙,全然是因为这么多年的习惯。自从谨言去了祁连山休养,每年这个时候天气正好,他们都是要去那边看望谨言,这习惯一直持续了八年,大抵因此,六王妃竟是也忘了这茬儿。

而府里每年这个时候都在筹备出行所需,也是渐渐的便不把百花会当成一回事儿了,时间久了,竟是全然忘了此事。更莫要提提醒六王妃了。如此看来,倒是阴差阳错!

阿瑾笑嘻嘻问:“李姐姐也和我们一起去,我想,哥哥该是不放心了。”

她调笑,这话如若是已婚妇人说出,倒是无事,可偏是让一个小女孩儿说了出来,委实有点不太对。六王妃瞪她:“你一个小姑娘,给我好生说话,如若再让我听到你这样说话不着调,我定要拘了你好生的教育一番。”

阿瑾连忙言道:“我不敢的,娘亲可莫要这样。”

众人听了,只含笑。

阿蝶站在一旁,看阿瑾游刃有余的样子,心中恼恨,同样都是父王的女儿,只因为阿瑾有个了一个做王妃的母亲,便是处处比她更强么?想到此,阿蝶紧紧的攥着帕子,期待这次能有一个好的归宿。这么多年,她真是受够了。往年这个时候,六王妃都是要去祁连山看谨言,自然不会吩咐她们去百花会的事儿,因此她竟也是从来没有去过,想到此,她就恨不能杀掉这个恼人的王妃。

她母亲样样都好,只一个出身,便是只能屈居妾的位置,甚至连提为侧妃都不可以,明明……明明她娘才是父王的真爱呀!

想到此,阿蝶秀气的眉拧了起来。

“阿蝶!”六王妃唤了一声,见阿蝶没有反应,不耐烦的又唤了一声,阿蝶突然反应过来,立刻回神:“王妃!”

一副讨好的笑脸,这个时候,只能暂时先巴着她了,待他朝她有了好的前程,必然要让这个女人好看!

阿蝶毕竟还是年轻,虽然笑容可掬,但是眼中的愤恨却是怎么都藏不住,而这屋里的也都是人精,自然看得出来。不说旁人,就是看着单纯的阿瑾都能看明白,又何况其他人呢!

六王妃虽然看出,但是也不愿意理她,只交代:“来者是客,李小姐先选,然后依次由小及大。阿蝶,到你了。”

阿蝶一看,果不其然,就在她发呆的时候,她最喜欢的那匹枚红色的料子,已经放在了阿瑾身边,她咬了咬唇,十分的不满意,不过还是凑了上去,看来看去,指着另一匹颜色十分接近的言道:“我选这个!”

选完,又瞟一眼阿瑾身边的布料,微微红了眼眶。

阿瑾挑眉:这是闹哪样!我没怎么着你吧?

六王妃厌烦她这出儿,不过也不乐意理她,大家只依次继续下去。

待到最后,阿瑾选了湖蓝、玫红、淡黄三个颜色。阿蝶看自己选的颜色,不满意起来,其实这也是她自己选的,但是看阿瑾似乎极为满意,她便是不满意了,总是觉得,似乎自己选的不好。

越想越是委屈,阿蝶大眼泪吧嗒一声就落了下来,六王妃本就在忍耐,见她如此,冷言道:“好好的,你怎么又哭了?”

阿蝶自然不敢说自己是不满意这布料,她连忙拭去泪水,言道:“我只是想我娘亲了。”

如今莲姨娘还被关在佛堂,也没人提要将她放出来。六王爷随口的一句既然要惩罚,那便是关在佛堂里吧,便是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他不提将莲姨娘放出来,六王妃才不会这么做。而至于六王爷,早已经将此事忘了个干干净净。

“你娘亲犯了错,被王爷罚在佛堂,这是理所应当。我并未拘着你,不准你去看,你也每日都去,现在大家高高兴兴,你又在这里哭哭啼啼,是个什么居心?难不成?你就不盼着大家好么?真是晦气!”六王妃冷言冷语,阿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继续哭:“王妃,我没有,我自然是没有的。您好心为我做衣服,我感激还来不及,又怎么敢找您的晦气。王妃,您要知道,阿蝶单纯,万不会有那些歹毒心思的。”

阿瑾被她逗笑了,刚才还一脸恼恨的看人,现在又说自己没有歹毒心思,真是把旁人都当傻子了。只这个阿蝶也是有趣,分明是自己选择的,但是却又委屈个不行,这样的人,最是小人。难不成,只有从别人手里抢的,才是最好?阿瑾本是玩笑的那么一想,却不知,阿蝶正是这么一个性子。她原本也是中意自己选的颜色,可是看别人满意,却又恨不能抢夺他人了。

“你这话说的我可不爱听,什么叫好心为你做衣服。咱们府里何时短过你一分半分?现在只几件衣服,你就这副哭哭啼啼的样子,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平常指不定怎么苛待你呢!”六王妃似笑非笑的,十分了然的看阿蝶,仿佛知道她打了什么主意。

阿蝶一惊,有些惶恐:“我自然不敢!王妃……”

“好了。”六王妃摆手:“你来为咱们蝶小姐量身,量完了便是让她回房吧!大好的心情,全是败了。”纵有外人,六王妃却也不曾装一分的热情,还是与往常一个样子。只那臻月楼的裁缝见了,心中倒是暗暗言道,六王妃果然如传言里的一样,并不喜欢这个庶女。可是虽然不喜欢,但是却也不曾苛待,该有的气度还是有。不仅如此,也并不表里如一的装模做样,这么看着,竟是个性情中人。

又看那阿蝶小姐,好端端的,哭哭啼啼,明明是自己的意愿却又受了大委屈一样,见了果然让人心情不爽利。别说王府,就是寻常人家有这么一个搅事儿精,想那主母也是十分的反感吧!

有时候就是这样,你顺了自己的心意,旁人倒是觉得你是表里如一的性情中人,你勉强做样子,许是旁人还不以为然,现下的情形就是这么个情况。

按理说,便是寻常的官家,也有自己的针线房,更何况是六王府这样的地方,六王府确实有,但是针线房的人倒是不多。也大抵是做些小活儿,几个主子的衣服,她一贯都是请了臻月楼来量,要说京中最好的成衣店,便是这家了。六王妃觉得,臻月楼的师傅做的十分和她的心意,因此这么些年,只请他们登门。

这量身裁衣虽然看似简单,但是也是极费时间,虽然来了三位裁缝,可也不是迅速就能量好。

“嘉和郡主!”时寒见阿瑾张着胳膊,仰着小脸儿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十分可爱,开口。

阿瑾刚开始还没反应出来他是叫自己,要知道,他什么时候这么规矩过呀,都是“阿瑾阿瑾”叫个不停的。

她回头:“唔”了一声,看向时寒。

“前些日子,天家赏赐了我几匹天丝,我当时未曾在意,现在想着,倒是十分适合你。一会儿我一起送到臻月楼,多给你做几身。”语气十分的寻常。可是……任谁都觉得这话有些不妥当了。

这料子最适合做的……是亵衣啊!

阿瑾:“好呢!真是太棒!之前皇爷爷也有赏赐我的,只是东西少人多,我稍微分一下,就木有了。我只做了两身换洗,这下简直是棒呆!时寒哥哥对我最好了!”

虽然他们是皇家,什么都不缺,可是皇爷爷也不是只有她爹一个儿子,后宫妃嫔也不少,因此这么分配下来,倒是不多了。

阿瑾回答的十分自然,倒是让旁人不好插嘴言道什么,时寒微笑:“你喜欢就好。”

见傅时寒待阿瑾这样好,阿蝶又是嫉妒红了一双眼!这个小贱人,贱人!

阿瑾觉得,小时候就抱准傅时寒这个大腿真是明智到极点的一个行为了。虽然她是皇亲国戚,虽然她也抱准了皇爷爷和贵妃娘娘的大腿,可是皇爷爷的身份,自然是不可能时时都帮衬她。可是时寒哥哥就不同了,简直是战斗力爆表又护短的典型,嘤嘤!

几人心思各异,就看小厮匆匆进门,低声与林嬷嬷禀了什么,林嬷嬷顿时变了脸色,凑到六王妃身边。

阿瑾有心想问,不过却又忍了回去,这里人多,总归是不方便的。

待到一切处理妥当,屋里除却他们自己人,倒是也无旁人了。时寒笑言:“该不会……六叔又作出什么幺蛾子了吧?”

六王妃从来不拿时寒当外人,冷笑言道:“可不正是如此。”

阿瑾看时寒一眼,就虽然自己是穿越党,但是这个家伙更像是一个重生党啊,如若不然,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多,简直对每一个人的性格了如指掌。

呃,也不对,如果是重生党,怎么会走到在现在这个地步,最起码,他娘亲不会死掉,可是,他也太聪明了!喵了个咪的,人比人气死儿呀!有些人,真的十分有天赋!

林嬷嬷得到六王妃示意,言道:“刚才小厮过来禀告,说是王爷进宫告了四王爷一状。四王爷进宫,也不知为何,竟是打了起来。四王爷如今昏迷了!而咱们王爷也被天家拘在了宫里。”

阿瑾:她爹果然威武!果然又闹事儿了!

“爹爹打了四伯父?”滢月边问边是掏出了卦,嘟囔:“我算算他这次能不能一命呜呼。”说的十分认真。

阿瑾笑:“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看死不了。”

听听这两个丫头的话,如若传出去,可像什么样子,六王妃斥道:“你们好生的说话。”

两姐妹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无奈,阿瑾嘀咕:“我们说的都是实话呀!”

滢月手起卦落,叹息啧啧道:“看着卦像,果然不太像是能死掉!”

谨言:……我的妹妹为什么都这么凶残!

六王妃遗憾道:“怎么不死呢?”

谨言:娘亲,刚才不是还说妹妹不要胡说么?您怎么也跟着说了。

谨言想,如果有一天傅时寒这小子和他们反目成仇,他大概就算拼了自己也要第一时间弄死他,不然这多大的隐患啊,什么内情都听到了。

他抬眼看傅时寒,就见时寒也看他,嘴角勾着嘲弄的笑意,谨言一想,笑了起来,大抵是他也察觉到自己的心思了吧。不过谨言并不觉得羞愧,理直气壮的看时寒。

阿瑾才没有察觉两人的眼神“交流”,问道:“可是究竟是为了什么?”

林嬷嬷摇头,具体情况谁人都不知晓,他们只是接到了这样的通知。

阿瑾看时寒,笑眯眯:“时寒哥哥……”语调娇娇的,时寒挑眉。

“时寒哥哥和我父亲一起调查四伯父,如今我父王让皇爷爷生气了。您总不能袖手旁观吧。进宫帮我们看下是怎么回事儿好伐!”

时寒笑了起来:“进宫呀?可是谁知道,天家是不是正在气头上。”他并没有动。

阿瑾嘟嘴:“时寒哥哥最聪明了,时寒哥哥一定可以帮我的,去嘛去嘛!我又不是让你搭救我爹爹,只是让你看看怎么回事儿呀!再说好端端的,四伯父怎么会昏迷不醒呢!”

是呀,好端端的怎么就会昏迷不醒呢。

“我可以去帮你们检查一下他。”李素问开口,声音依旧是没什么起伏。

谨言握住她的手,“此事不需你牵扯进来的。”

时寒笑言:“小世子关心四伯父,带着女神医进宫帮衬,传出去未见得不是一则佳话。”

阿瑾:“你太贼了!”

时寒:“我进宫,哪里及得上谨言世子进宫更好呢?既关心自己父亲,又关心四伯父,委实十分难得。”

时寒说的有道理,谨言自然也是赞成,他本就想着进宫看一下的,自己父亲被皇爷爷斥责,他哪里有不到场的缘由。

事情便是这样定了下来,谨言果然带着李素问请旨进宫,而时寒也是陪着他们。这事儿,他总归也是脱不了干系的。当时调查,他可是协助六王爷的不是?

待到进了宫,皇上仍是未消气,谨言与时寒也不提更多,只言道,请李素问为四王爷好生检查一下,虽不知这事儿是不是六王爷造成,可是他总归是牵扯了进来。

天家总算是不那么气愤,也这时,他们才知道具体情况。

当时六王爷进宫将四王爷培养少女,然后利用少女结交朝臣之事和盘托出,证据确凿。天家震怒,立时差人去将四王爷带进了宫。事情到此,都是极为顺利,可是,谁能想到接下来事情便是不受控制了呢!

四王爷甫一进宫,便是哭着喊冤,言道六王爷必然是为了嘉和郡主之事报复于他。往常都是看六王爷哭喊,何时看过别人哭喊,六王爷觉得,真是四王爷抢了他的专利,因此十分恼怒,更可气的是,他难能这样硬气的做了一件大事儿,竟然这人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还不承认,这点就让他更加气愤了,气的不得了的结果就是,六王爷就抄了天家桌上的砚台,直接砸向了四王爷。

四王爷正唱作俱佳呢,哪里有什么防备,更是想不到六王爷竟会如此,倒是闪躲不及,一下子被打中,这下他可是喊冤的更大声。

六王爷愤怒到极点,两人直接从御书房内厮打到御书房外,一个错手,四王爷就被六王爷推到台阶下面了,现今,昏迷不醒!

听了这样的“传奇”经过,谨言只觉得,他爹真是神人不解释,可是他还是十分的诚恳:“皇爷爷,不管四伯父做了怎样的错事,爹爹将他推下台阶都是错的。我请了李小姐与我一同进宫,如今她正等在门外,李家家学渊源,何不让李小姐诊断一下伯父?”

谨言也是个会说话的,这一番话下来便是给此事有了一个定性,你看,四王爷还是做错事了。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是是非非。

“你的好意,朕明了,但是不必了。男女终究有别。而且太医也看过了,你四伯父并不致命。想来也快醒来。”天家拒绝,他自然听说了这个李素问。说实话,他是有些看不上李素问的家世的。不管怎样,谨言都是六王府的小世子,自然可以有更好的妻子。李素问的身份,还是太低了些。

谨言也不强求,他本也不是真的要让素问为四王爷诊断,只是做做样子。

“是。只……不知皇爷爷该是如何处罚父王?”他垂首。

“朕已经命人给你父王关在藏书阁了。”

谨言抬头,藏书阁?他堂妹明依不是关在那里么?许是谨言的表情太过明显,天家言道:“明依刚才回府了。”

只有一个藏书阁,哪里能关两个人?再说明依本来就是被冤枉的,他也不乐意看这个女孩子继续被拘在哪里,此次到正好是个机会,可见,老六这浑人总是能够阴差阳错做些让他满意的事儿。

当然,满意归满意,在他面前直接揍人,还全然不听劝阻,这就是大错!

“功不能抵过。六皇叔被关一关,也是好的。”时寒终于开口。

天家看他,微微眯眼:“好的?”

时寒点头:“六叔查到了这么多秘辛。虽然罪魁祸首是四叔,可是那些听了枕边风的大臣,总归不能全数贬了吧?他们心中忐忑担惊受怕,却又会十分的恼恨。他们恼恨四叔有此阴险的招数,一样也会恼恨六叔查到一切。更何况,有些支持四叔的,也会恨极六叔。六叔这样单纯的性格,如若不被关在宫里,说不准出去就会被人陷害什么!借以打击报复。您知道的,六叔平常不拘小节,恣意潇洒,虽然这都是好的美德,可却也是容易被旁人善加利用的。”

好的美德!你真敢说!谨言垂首。

“他们敢!”天家怒目。

时寒微笑:“为何不敢呢!设个圈套,六叔未必不会被人糊弄。”时寒说的诚恳。

天家正要继续言道什么,突然就停了下来,他眯眼看时寒,突然笑了起来:“你这猴子,心思怎么就这么多,朕倒是差点被你绕进去。”

时寒可是诚惶诚恐呢!

“微臣言道,俱是实话。皇上仔细想一想,微臣说的是否有道理。”

皇帝冷哼,言道:“道理是有道理,但是你的话里,也太多不切实际的东西了。给你六叔洗白到这个地步,也怪难为你的。”又瞄一眼谨言,言道:“怎么的,现在你们俩都是要给老六保驾护航?”

谨言立时:“便是父亲千错万错,也是谨言父亲,谨言愿意代替父亲受罚。况……此事父亲虽然鲁莽了些,可终究是为国着想。正是因为四伯父做了这些不体面的事儿,父亲才会这样恼怒。至于打架,那定然只是一时失手。毕竟,之前四王府也陷害了我妹妹,诸多事情混在一起,父亲大抵也是意难平!”

时寒则是含笑站在一边儿,又不说话了。

天家瞅瞅这个,瞅瞅那个,“听你们说的,老六倒是委屈的不得了。”

“并不是如此。六叔自然不委屈,您惩罚的正合适。”时寒轻飘飘的言道。

天家白他一眼:“我看,整件事儿里最不无辜的就是你。”

时寒可是要喊冤了:“微臣可什么都没做的。微臣自然算计不到四皇叔做那样的事儿,更是算计不到六叔会揍人。一切都是天意的。”

“好了,朕了解你们的意思。你们也无需多言其他。老六查案虽然有功,但是总不能动手打人,罚他抄书三日。至于其他,不追究了。”并不提如何处理四王爷。

谨言连忙谢恩。

待到出了皇宫,就见李素问等在那里,谨言上前,含笑言道:“无事,我们回府。”

时寒慢悠悠的走在两人身后,调侃言道:“你们竟是忘了我也在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