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76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6章(1 / 1)

大家眼见着明玉将明依推到水中,接着大喊:“天呀,明依被阿瑾推到水里啦……”

她声音又尖又大,不多时就将小厮引了过来,虞氏、四王妃六王妃等人也立刻过来。不过待她们来到这边,明依已经被救了上来,而李素问正在为其施救。

明玉哭着冲到四王妃面前:“娘亲,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看好妹妹,阿瑾将妹妹推入了水中。呜呜呜……她怎么就是这么狠的心,明依也是她的妹妹呀!”哭得十分凄惨。

阿瑾本是十分气愤,然看明玉如此,倒是冷静了下来。

滢月冷笑:“你这是要陷害人么?我们这么多人都是眼看着你将她推下去的,你竟是不承认。”

诗蓝也很气愤:“你怎能如此冤枉人,我们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是你将你妹妹推下水的,你怎么可以这样胡言乱语,反咬一口?”

明玉理直气壮:“明依是我的妹妹,我怎么会害她?分明是阿瑾做的,你们都是阿瑾的手帕交,自然是帮着她。果然是蛇鼠一窝。”

四王妃也顾不得看女儿,只恨不能将眼前这个小贱人掐死,果然贱人生的孩子,就是小贱人。

“你这贱坯子,再怎么说,明依也是你的妹妹,你就这样狠心么?你这样害她,于你有什么好处?我往日倒是小看了你,却不想,你是这样一个歹毒心肠,人人都道你貌若仙女,我倒是看着,你黑心肠的紧,你们六王府一家子都是黑心肠,害我家王爷还不够,如今也要害我明依了么?可怜我家明依差点香消玉殒。你嫉妒她便是直说,我们离你远些便是。你作甚要下这样的毒手,我要进宫,我要求天家好生为我家明依做主。”

六王妃并不示弱:“四嫂还请慎言,究竟如何并未可知,你刚才说的那些,又究竟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六王府是可以被随便诋毁的么?明玉说是我家阿瑾做的,可是我倒是听见诗蓝说,这是你家明玉做的。你说所有人都串通好了,人命关天,他们又为何要如此,如若串通好了,李姑娘又为何要施救?”停顿一下,六王妃继续言道:“再说,什么叫我们六王府都是黑心肠?我们如何害四王爷了?四王爷做过什么,您做过什么,人尽皆知,我们顾念彼此兄弟的情面并不多言其他,倒成了你眼中的软弱可欺。”

“沈美芙,你竟然敢说,你是什么东西!”

“你又是什么东西。”阿瑾突然大声。

人人都看向了小小少女。

“阿瑾!”六王府并不欲让阿瑾言道更多,毕竟此事事关阿瑾的名誉,说多了,总归不好。不管有理没理,与长辈这般说话,传出去总是有碍的。

可阿瑾却安抚的看了六王妃一眼,言道:“四伯母,你言语苛刻,十句话带着九句骂却并不过去看明依一眼,这是真的做母亲该做的么?”她竟是笑了出来:“还是说,你笃定明依不会有事儿?你说我害了明依,可是明依总归会醒来的,她醒了,问她便是。哦对,她便是知道实情,也未见得会多说,其实我倒是奇怪了,我舅母原本并未请您,您为何会不请自到?到了也就罢了,明玉堂姐又为何要甩开婢女?这里滢月是我的亲姐姐,她的证词做不得准,那么诗蓝呢?李姐姐呢?好,就算是所有人的证词都做不得准,那么便是交给皇爷爷定夺吧。我想,皇爷爷火眼金睛,定然能看透一切,便是……有人串通,想来皇爷爷也能一眼看透。我倒是希望皇爷爷好好查一下,明明沈府没有请的人,自己来了不要紧,还出了问题,究竟是独独为了构陷我,还是为了连沈府也算计进去。如今舅舅深受皇爷爷重视,又与四叔时常意见相左,怕是有人坐不住了吧?”

阿瑾的意思很明显,你们全家在家中合计好了来这边讹人!而且,她还将这件事儿上升到了一个很奇怪的高度,只四王妃并没有察觉。

可四王妃没有察觉,旁人却是听明白了,现场均是各家女眷,她们俱是默默垂首,想着回家为自己老爷禀告这般消息。而且,这事儿确实是有些奇怪的。

看大家眼神带了几分狐疑,阿瑾继续言道:“你不问青红皂白就骂我,就骂我们六王府,又是为了什么。你说我们六王府害四伯父,这话又是从哪里说的?您有什么证据么?还是说,就算犯了错,我们知道了,还不能说?”

四王妃被噎住,瞪视阿瑾,“这里哪有你这个小辈儿说话的份儿。有你这么和长辈说话的么?”

阿瑾认真言道:“如若说我,我做小辈儿的怎么都是可以。但是您不能这样诋毁我六王府。”

“你害了我家明依,难道还有理了不成?我告诉你,这件事儿,你别想就这么算了。小小年纪就是这样歹毒的性格。”四王妃死死的盯着阿瑾,恨不能将她杀掉。

“既然如此,我们进宫求皇爷爷评理,没有你们家这样冤枉人的。可不是小小年纪就这样歹毒,你家明玉连自己亲妹妹都能害,还有什么做不出来。”滢月声音渐大,几个少女站在一起,都是颇为气愤,他们就没有见过这样的指鹿为马。不过明玉也算准了,他们关系好,必然是帮着阿瑾,因此也不怕他们看到什么,直接就敢动手。

恰在这时,明依终于清醒过来,李素问起身站在一旁,看明玉言道:“下次你再做这样的事情,我会给你也丢进水里让你感受一下窒息的滋味儿。”

明玉强自镇定,她冷笑言道:“你为了包庇阿瑾,倒是什么都能说的出来,不要以为你救了明依,就能掩盖阿瑾害人的事实。”

阿瑾笑着看明玉:“我如若真的要害人,那我第一个害你,你这样的蛇蝎心肠,连自己妹妹都能推到水里,还有什么不能做。”

明玉刺耳的尖声言道:“你才是真正的歹毒心肠,害了妹妹还要害我。不要以为他们都偏帮你,就没有人治你,你这样的小贱人,就该去死,去死!”

阿瑾:“……呵呵!”卧槽,这个明玉不会是精神有问题吧?阿瑾看她愤恨的看自己,又想到之前她的问话,阿瑾恍然,她是喜欢时寒哥哥么?因此这般嫉恨她?

明依郡主落水,双方各执一词,大家看两方表现,自是不敢胡乱判断究竟是谁做了这样的事情,可是现在明玉郡主这样歇斯底里的叫喊,却不曾过去看自己妹妹一眼,真的没问题么?还有四王妃也是,不看自己女儿身体情况,倒是立刻开始咬人,这本就不是常态。

想到此,大家看四王府母女三人的眼神便是带了几分的狐疑,其实众人倒是误解了四王妃,她自然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到算计沈府,她只是对沈美芙太憎恨了,不管是沈美芙还是她的儿子女儿,只要有机会,她都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咬一口。而今竟是凭空掉下来一个这样的机会,她怎能不好好把握。

“赵明依,你也醒了,何必还装晕倒呢?”阿瑾看明依睫毛动,言道。

明玉立刻:“明依,快告诉他们,是阿瑾将你推到水里。”她眼神紧紧的盯着妹妹。

明依并不睁开眼睛,但是睫毛不断的颤抖,仿佛怕着什么。

阿瑾站在那里,并不靠前,突然含笑问道:“赵明玉,你当真以为,我什么准备都没有就敢和你站在一起么?”

明玉惊了一下,不过随即强自镇定,她一定是诈自己,她努力表现正常,看阿瑾,言道:“呵呵,我倒是不知道,你又要胡诌什么。”

阿瑾默默望天,笑着不言语。

明玉越发的不打准儿,声音更大:“你不要装神弄鬼,就是你害了我妹妹。”

“谁害谁?”浑厚的男音响起,大家一看,竟是沈毅,而他身边的,则是脸色铁青的几个王爷,其中更是包括四王爷!

二王爷是做哥哥的,自然最先开口:“我们本是在沈府的阁楼议事,倒是不想,竟是看到一则手足相残。四弟,你的家教,委实太好!”

明玉整个人险些昏倒,她看着几人,哆嗦言道:“是,是阿瑾推了明依。”

“啪!”四王爷一个耳光便是招呼了上去,他脸色铁青的看着自己女儿,“四王府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今日几个皇子都在沈府议事,但是碍于今个儿沈府有宴席,几人便是去了书阁,倒是不想,竟是看到了这样一则好戏。

明玉为了构陷阿瑾,竟是反手将自己妹妹推入了水中,那决绝果断的样子,简直是让人心底发寒。该是多狠的心肠,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四王爷当时脸色就难看的可以,他万没有想到,明玉如此大胆,构陷阿瑾不要紧,可是你就不能找个更好的法子么?如今这般,除却丢人给自己惹来麻烦,又有什么其他的的用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

他甫一听到禀告,说是四王妃到了,便是生出一股子不安,倒是不想,那蠢妇果然是蠢到了极限,竟是真的不请自来。

四王妃见到四王爷,立时叫喊:“王爷啊,您可要为明依做主,你看阿瑾这歹毒的丫头,竟是如此残害自己的妹妹,当真是天理难容。王爷啊……”

“你闭嘴!”四王爷怒言,之后勉强撑出一抹笑面儿。

“万三,给王妃和小姐带回去!”他转头与六王妃言道:“六弟妹,四哥改日定当登门道歉。”

阿瑾依旧是那副不谙世事的笑面儿,只她说的却让四王爷吐血:“四伯父,不用登门道歉啦。又不是什么大事儿,我习惯了。”

我习惯了!我习惯了!这嘉和郡主是明晃晃的让大家都知道,往日里明玉也是这么个样子。这样一说,大家看明玉的眼神更是耐人寻味。

阿瑾十分谦让:“幸好几位伯父都在呢,如若不然,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

四王爷真是气极了,但是却还要摆出一副慈祥的面孔:“阿瑾莫要生你四伯母的气,她这人每次遇到事儿就容易冲动,但是却不是什么坏心肠的人。至于你明玉姐姐,回家我定然要好生教训她。给你一个交代。”

阿瑾连忙摆手:“四伯父千万不要打明玉姐姐,明玉姐姐虽然做错了,不过我这做妹妹的,哪有怪姐姐的道理。您如若下手给明玉姐姐打坏了,倒是我的过错。我刚才其实也有不对的,我和四伯母顶嘴了,但是我真的不能眼见旁人诋毁我六王府,诋毁我的亲人。我父王为人虽然跳脱,但是顶顶的好心肠,母亲更是如此。哥哥姐姐的品行自是不用多说的,一家子坏心眼这样的话,还求四伯母不要再说了。您这样,我们真是会伤心死的。”

小丫头诚恳的不得了,倒是让四王爷的脸更是黑上了三分,可饶是如此,却又要摆出一副好看的脸色,“你四伯母口无遮拦,我定要教训于她。你们还不赶快回去。”他转头厉声与四王妃母女言道。

阿瑾也不笑,就是那副认真的样子,继续言道:“四伯父,四伯母好像对我们家颇有成见呢,她说我们害了您。天地可鉴,我们可并没有如此。”

明玉被四王爷那一巴掌打懵了,已经全然不敢开口,她甚至不敢想接下来会有什么。至于明依,更是不敢擅自“醒来”,只任由嬷嬷抱着她。

四王妃犹自不死心的言道:“王爷,您不为我们明依做主,还这样责怪明玉是作甚。都是这个小贱人,她……”

“够了!”四王爷看王妃的眼神仿佛是淬了毒:“刚才在阁楼,我与几位兄弟看的一清二楚,不用你胡言。明玉犯了蠢,你竟也是如此么!”他“一清二楚”四个字重重的,四王妃一惊。看向了女儿,明玉垂着头,不敢多言其他。她虽然蠢,可是也知道父亲话中含义,如若没人看见,她自是可以辩白,就算是说破了天都行,可是现在“大家”都看见了,这个大家,必然包括二王爷三王爷在内。

如若只有沈毅,她自然可以诡辩,可竟偏不是!老天爷也太过厚待阿瑾了些,想到此,她怨毒的看着阿瑾,只想下次必然算无遗漏。

四王妃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她就要开口,四王爷言道:“万三,将人带走。”

那万三得了四王爷的指示,手劲大了几分:“王妃,请回吧。”

四王妃纵想解释,但却又被四王爷的狠戾眼神镇住,只心不甘情不愿的被人带着离开。

四王妃她们走了,四王爷倒是也不好继续下去,与二王爷几人言道:“二哥,我家中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今次的事儿,就拜托你们了。”

二王爷自然是颔首,他言道:“四弟还是将家中事务处理妥当才是。这样……残害亲妹妹,陷害堂妹的举动,怕不是说说就能解决。四弟要好生的斟酌。”

四王爷脸色难看极了,可是终究还是点头离开。

待四王爷离开,沈毅若无其事的交代虞婉心:“莫要将这些放在心里,我们还有公务要谈。你们继续。”

婉心微笑,“老爷放心便是。”

几位王爷并不久留,想来便是有要事,微微颔首便是径自离开。恰在此时,有人禀了,景家公子到来,虞婉心便是也率着众人回到前院。

事发突然,明玉郡主又是打定主意让旁人知道,因此大声喊叫,这才将大家都惊到了这边,如今这场闹剧画下了句号,大家便是又生出一股子尴尬来,皇家姑娘,最是讲究仪德。往日里只听嘉和郡主嚣张跋扈,可眼见着,这明玉郡主竟是歹毒,倒是也怕了起来。

那带着女儿的,暗暗叮咛自家女儿莫要多与四王府的这位郡主多接触,不然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连自己妹妹都能下手,还有什么事儿做不出来。

大家心中庆幸知道这位郡主的真性情,又觉得撞见这样的事儿,大抵不好,如若传的沸沸扬扬,少不得四王爷要不乐意。不过也亏了人多,便是传,也未必就能揣测到他们。

见舅母招呼大家去前院,阿瑾低声言道:“我如厕去!”

滢月看她,调侃道:“你不会又遇到什么事儿吧?”

阿瑾鼓着小脸儿言道:“我哪里会那般点背,这不可能咧!”

滢月见她小包子脸鼓鼓的,扑哧一笑:“让阿碧跟着你。”

阿瑾:“如若真的想害我,有人跟着也没用,刚才你们不是都在吗?人家说你们说谎呢!”

滢月翻白眼:“你莫要这样诡辩。阿碧,好生跟着小郡主,可不能让旁人欺负她。”

阿碧规矩回是,阿瑾见大家都走了,笑着往反方向走去,一个拐弯便是拐到了树丛间,而树丛间站着的男子,不是傅时寒又是哪个。就见傅时寒万年不变的墨绿衣衫,他清雅的将手背在身后,看阿瑾到来,含笑言道:“你来了。”

阿瑾嘟着小嘴儿睨他:“时寒哥哥坏!”

傅时寒挑眉问道:“坏?这是从哪儿说的?我记得,自己对你一直很不错。”

“你竟然还不承认,刚才赵明玉将明依推到水中的时候,你分明就已经站在树后了。”她指控道。

“然后呢?”时寒问。

阿瑾戳他:“那你怎么不出来为我作证呢!还还想着你出来为我作证的。”

时寒含笑问:“滢月为你作证了吧?沈诗蓝为你作证了吧?李素问为你作证了吧?可是人家依旧会怀疑,因为她们都与你关系更好!”停顿一下,时寒言道:“如若我为你作证,你猜,大家又有几分相信呢?”

阿瑾挠头:“我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总归是气愤。不过我这次运气真是不错,竟然被几位皇伯父看见了。”

时寒拉了拉阿瑾的包包头,轻飘飘言道:“难不成,你真的觉得一切都是天意?阿瑾,这个世上可没有那么多的巧合。”

阿瑾呆住:“咦”了一声。

时寒微笑:“他们出面,自然比我好的多。”

阿瑾:“是你通知了他们?”也不对,隔着一个池塘呢,不方便,而且他们也不会听傅时寒的话,要知道,他们可是自己看的一清二楚。

时寒手轻轻一抬,就看他手中的小石头儿直直的穿过池塘,打到了书阁边上的大树上,阿瑾呆住,喵了个咪的,这家伙现在这么厉害了!

“好端端的议事,他们怎么会往外看呢,我不过是吸引一下他们的注意力罢了,你看,这样是不是极好?”

阿瑾:“……”

“有时候,要用最简单的方法获得最大的目的,时寒哥哥不是教过你么?”时寒语重心长又拉了一下阿瑾的包包头。

阿瑾愤怒:“你干嘛总扯人家头发!”

时寒无辜道:“可是你的头发偏了呀,既然偏了,时寒哥哥自然要帮你。”

阿瑾:“……”你个强迫症洁癖重度患者!

阿瑾拍开他的手,“多谢你出手相救,不然真是被她坑死了。”阿瑾一副小生怕怕的样子。

时寒上下打量她,笑问:“我就不信,你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阿瑾觉得,自己真是已经提高警惕了,但是架不住明玉太奇葩,“我想过她会推我,也想过她自己掉下去赖我,可我没想过她会推明依呀。真是,既然想陷害人,自己上阵呀,还要托别人下水,真是够了。不过我倒是不怎么怕的,没看我提找皇爷爷吗?明依胆子那么小,只要皇爷爷出马,她必然是会说实话的。”

“你又知道了。”时寒笑着捏她脸蛋儿。

阿瑾:“傅时寒,你没完了是吧?拽我头发,还捏我脸蛋儿,现在你又要怎么解释?”

时寒:“小可爱!”

阿瑾囧,这是什么鬼!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