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75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5章(1 / 1)

这几年,京中的适龄的待嫁女子愈发的多了起来。其实阿瑾倒是有几分不明白了,她们姐妹俩是因为谨言未成亲而拖延了婚事,旁人倒是不知为何了。倒是也都不急起来,按说古代成亲早呀,可是这几年,十七八未成婚的女子倒是比比皆是。

不过这倒也不是她关注的重点,嫁人太早,早早生小孩,其实对身体也是个损伤。因此阿瑾姑且就认定,这是比较好的一个改变吧。

虞婉心命人将沈萧抱了下去,看沈萧泪汪汪的大眼睛,阿瑾简直想上去将孩子抢回来。六王妃瞪她,“你好生的待着。”

一句话让阿瑾没了电,她委实是有点害怕自家娘亲,嘤嘤!小萧儿,不是表姐不抱你,是你姑母太残酷!

不多时,各家夫人便是陆陆续续到了,这宴请也是有讲究的。如若是自家亲眷宴请他人,便是要早些才比较妥当。除却六王妃,虞婉心几个嫂子也都带了自家姑娘登门。沈府并不大,但是亭台楼阁,分外雅致。

众人花园中赏景,也是惬意无比。

沈家大房长子沈莲的夫人带着女儿诗蓝也来的极早,诗蓝见阿瑾已到,笑眯眯的凑了上去:“阿瑾,我就知道你必然是早到的。”她打量阿瑾身边的女子,言道:“这位姐姐……?”

六王府并不曾对外介绍过李素问,如此也算是一个好的场合。诗蓝将问题问出了口,旁人自然也是十分好奇,六王妃顺势介绍:“这便是李神医的孙女儿,李素问李小姐。”却也不介绍更多,现在一切都未定,说多了,如若有什么意外,总是与人名声有碍。可饶是如此,旁人见她带着李姑娘,心中自然也有几分明白。

“四王妃到——”小厮声音响起,虞婉心略显惊讶,不过她也并非没有见过世面,很快便是笑了起来,“竟是不想,四王妃竟然到了,真是难得难得。”

这话一出,谁人不清楚,这分明就是没请四王妃。不请自来,这四王妃也是够大脸的。不过在场都是精明人,倒是谁也不言其他,均是含蓄的笑。

这么些年,四王妃这丑也是出了不少了。可是她自己倒仿佛并不知,仍旧继续各种花式作死!

阿瑾抿了抿嘴,没说话。诗蓝兑了阿瑾一下,言道:“八成明玉和明依都会过来。”

阿瑾笑:“哪里是八成,分明就是百分之百。”果不其然,两人话音刚落,就见四王妃一身暗红衣衫,昂头挺胸的进了院门。

而明玉与明依则是跟在四王妃身后,明玉的视线停在阿瑾身上,冷哼一声,她一直都视这个堂妹为眼中钉,见她一派可人的模样儿站在那里,只恨不得上前抓花她的脸。

明玉这般仇视阿瑾,阿瑾倒是浑不在意的大度一笑,如今也是来了不少的官家夫人,见此情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人人都道嘉和郡主跋扈,但是看她其实也不过是女孩子,如若不是十分难堪的情况,又如何会那般的愤怒。倒是这个明玉郡主,便是寻常时候也要露出一些无知。这般想着,众人只在心里默默摇头。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想四王妃那样的品行,就不会将女儿教的多好。

这般看起来,倒是还不如嘉和郡主了。

就如同六王爷闹事儿一般,六王爷本就声名狼藉,便是他闹出些事情,大家也只会有大抵如此的想法,虽然觉得不雅,可是却又习以为常。可如若其他皇子闹出事情,大家便是会觉得,他竟是如此脾性。将那错处扩大了十分不止,四王爷便是败在这一点上。

而今,阿瑾依旧是占了这样的便宜,人人都道她是京中跋扈任性的小郡主,她稍微表现好一些,大家就觉得“孺子可教”“她本不是传言里那样出格”“也是个单纯姑娘”。所以说,开始就声名狼藉,倒是也并非一桩坏事。

四王妃可不知旁人心思如何,她微微扬头,言道:“听闻你府里宴客,我并未收到请柬,想来也是你手下之人疏忽,因此便是不请自来了,有些下人,可要好生约束。平白的好脾气可是不行的。这样大的错处,必要好生的教训一番。”

对沈夫人虞氏,她也是横看不顺眼,竖看不顺眼,有这样一个机会斥责于她。四王妃极为高兴。

她对此人,可是新仇加上旧恨的。

当年沈毅拒了她家姐,让她家姐遗憾嫁人,更是难产而亡。是以,她恨透了沈家。可这虞婉心竟然嫁给了沈毅,两人还过得琴瑟和鸣,如何让四王妃不怨怼至深。除却这般前尘,还有八年前四王爷的行为,她虽那时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日子久了,总是会透漏出一二。倒是不想,当年四王爷竟是也想求娶虞婉心,并且在虞婉心嫁人这事儿里做了些手脚,虽未能成功,但是心思总归起了。

想到这般,四王妃便是恨极了。府里妖精已经那般多,她还要防着这外面的贱人。

“你这园子,倒是一般。”她四下打量,啧啧言道,似乎有几分嫌弃。

虞婉心依旧好脾气的笑:“我府中自然敌不过四王府富丽堂皇。”这话中有话,便是寻常官家夫人也能听出一二。可四王妃倒是并没有听出,不仅没有听出,还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仿佛这是夸奖。

四王妃径自坐下,四下打量,讥讽笑道:“咦,六弟妹,怎么不见你家蝶小姐一起过来?总归是六弟的女儿,也不好做的太过失态吧?”

阿瑾望天,这里最失态的就是你了。可是你却还偏是不自知。

六王妃笑:“王爷前日便是叮咛阿蝶在家好生的陪着莲姨娘。我自是不敢忤逆的。”

你看,这是六王爷定的,可不是她,她却又不说其中的种种手段。

这么些年,六王妃在京中倒是有了几分名声。虽孩子尚小之时许多人言称她为人懦弱,撑不得场面。可日子久了,如今谨言世子都二十有余,随着年纪的增长,大家也看明白几分。想来也是,年轻之时争那首尾又有何用。倒是不如惯着爷们,孩子那边拘住了才是正经。六王爷虽然风流下流,可是除却一个蝶小姐,哪里有其他孩子,更不要提儿子。要知道,儿子才是顶顶重要的,与其生一个庶子每日的筹谋家业,算计嫡子,倒是不如让数不清的小妾来来去去呢!还赚个公婆喜欢,家庭和美。看六王妃之所以让天家这般待见,每每在各个事上偏心,可就是因为不善妒么?女子不善妒,总是一个大的美德。不善妒又时时刻刻以六王爷未天,甚至为他擦屁股且不抱怨。这样的性情,可不就让天家觉得她最该委屈至极,因此多有帮衬。

“六弟倒是听你的话。”四王妃撇嘴。

六王妃依旧是那般温温和和:“话且不能这般说呢。王爷自有自己的主意,我一个内宅妇人,可不就该听他的。如若王爷肯听我的,我倒是要闹上一闹,让那些貌美女子不进门呢。”她抬手用帕子掩嘴笑,最后一句似乎是开玩笑。

大家也都跟着笑了起来,四王妃脸色颇为难看,她倒是闹了,可是,却也未有阻拦住一个女子进门。好在,四王爷也不是多情的人,院里除却许侧妃,便是只有六七个妾室,最受宠的,也只一个木姨娘。

木姨娘倒是个乖觉的,并不令她十分讨厌,如若说反感,那便是此人与眼前这个女子竟有五分相似,联想其中奥妙,她竟是恶心至极。想那木妍也是因为眼前之人才颇为受宠,她倒是对木妍并不十分苛刻了。

四王妃是个越挫越勇的类型,她打量周围人,视线落在一个面生的女子身上,见她那般绝色,心生厌恶,不过倒是猜到了她的身份,“这是哪家的姑娘,倒是不得见。”

阿瑾觉得,她四伯母简直像老鸨一样!啧啧!说话的声音十分难听。

“这正是李神医的孙女儿,李小姐。如今住在我府上。”六王妃涵养确实不错,四王妃言谈举止这般无状,她却也只是轻微的刺她一下,也不恼火,自始至终带着笑。要知道,四王爷和六王爷可是形同水火的。

四王妃嫌弃的睨了一眼:“我说六弟妹,你怎么什么样人都往家里领。想谨言年纪也不小了,正是议亲的好时候,可不能让那狐媚子趁虚而入。”

李素问正要回嘴,却被阿瑾拉住了手,她歪头看阿瑾,就见阿瑾对她一笑,果不然,六王妃开口了。

“四嫂多虑了,府里的事情,自有王爷定夺。再说,如若我家谨言能够攀上李小姐,可真是我们的福气,要知道,这世上家世显赫易求,真本事的女神医可不容易求呢!说句实在的,我们本就是家世显赫了,哪里还需要亲家锦上添花?如若能够娶到李小姐这样的女子,怕是谨言睡觉都要笑醒。”六王妃说的话虽然有些太过直白,但是却并未失了一丝分寸。倒是让人生出一股子果然如此的感觉。

阿瑾看她娘亲对付四伯母简直是玩儿一样,低声与李素问言道:“你看,没事儿的。”

李素问颔首。

阿瑾琢磨,往日里她都是直接以暴制暴,现在看来,果然她这种简单粗暴的打法还是需要改哒!看她娘,说话客客气气也没让人讨着一点好呀!

“阿瑾,这里怪没趣儿的,不若我们去池塘边看鲤鱼吧。”诗蓝拉扯阿瑾的衣襟,笑着言道。她家中管得颇为严厉,难能出门一次,便是恨不能一次玩个够。

阿瑾听到池塘边,心里打了个突突,要知道,按照穿越女定论,一般池塘边都不是啥好地儿,必然要发生什么事儿,必然要有人落水,简直命中率百分之百。

“去嘛!”诗蓝摇晃她的手。

一旁的滢月见了,含笑微微一福,言道:“舅母,娘亲,我与妹妹,诗蓝表妹一同去四处转转。”

“我也去。”明玉开口。她拉扯一下身边的明依:“明依也跟着一起去吧。我们都没有来过这边,正好让阿瑾做东,带我们四处看看。”倒是将自家堂妹说的小厮丫鬟一般。

阿瑾笑眯眯的看她:“这里又不是六王府,我如何能够做主?再说了,我们也没打算四处转的。你知道哒,手帕交,总是有些私房话要说。”

这委实是给了明玉一个没脸。

众人也不是第一次参加宴席,自然是知晓这对堂姐妹关系处的不怎么样。其实也难怪,四王爷和六王爷亲生的处的都不好,又怎么指望这对堂姐妹能处的好呢?

明玉气红了一张俏脸,“手帕交难不成还不如我们堂姐妹?你倒是亲疏不分呢!”

阿瑾纳闷的看她:“可是有时候就有这样的情形呀。而且,诗蓝又不止是我的手帕交,还是我的表姐呢!”

诗蓝比滢月小,却又比阿瑾大上几分。

六王妃叱道:“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家中都惯着你,你倒是越发的嚣张起来,都是女孩子,又都是亲戚,自然都是手帕交,分什么你你我我的,拉帮结派的,总是不妥。”

阿瑾吐了吐舌头,“我这不是没什么才华么?委实与明玉堂姐聊不到一起。”

六王妃瞪她一眼,阿瑾笑嘻嘻,依旧是那副皮皮的样子,她打定主意不与明玉一起的。虽然不会在明玉手里吃亏,但是看她□□脸加无休止的挤兑,也是让人蛮烦心的。

有些人就是这样,分明讨不到什么便宜,但是却要不断的往上冲,只恨不得恶心死别人。

明玉一贯的张扬跋扈,身边鲜少有什么手帕交,偶有那么几个,也是与四王爷相同的政见,可是既然是与四王爷相同的政见,自然不会被沈夫人虞氏请来,因此这般一看,明玉倒是只一个妹妹明依可以一起玩耍,她不死心:“小时候不好好读书,自然是没有什么好的才华。女子也不是只以色侍人,才德可是十分重要的。”

阿瑾掏耳朵,“明玉姐姐,我们先走了。”

明玉气的不得了,不过似乎想到了什么,倒是变了脸色,“既然阿瑾不愿意与我们一同玩耍,那便是罢了。沈夫人,不知可否找个丫鬟带我们四下转转?你们都在此闲聊,我们倒是颇为无趣。”

虞婉心笑:“蜻蜓,带明玉郡主他们转转。小心些!”

滢月与阿瑾、诗蓝、李素问一同离开,滢月言道:“你其实可以不得罪人的。带着她虽然颇为讨厌,倒是也并不妨碍我们太多。不带,总归让人看了笑话。”

阿瑾浑不在意:“我总归是不想委屈自己,她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呗!只有旁人,脑袋在他们身上,我可左右不了别人。”

四人来到池塘边,诗蓝望着池水,笑:“你这样活的恣意,真是太羡慕人了。”

滢月找了块石头坐下,扬头看诗蓝:“她有人擦屁股呀。如果你闯祸了,你爹娘不会这么做吧?”

阿瑾黑线,姐姐,你是我亲姐哎,怎么可以这样说呢!

诗蓝支着下巴也坐下,“那个时候我太小了,不过我听说,六王爷当时为了阿瑾还去四王府门口泼粪了呢。”

滢月笑:“你家人怎会在你面前说这些?”

诗蓝不好意思:“自然是我偷听的。”

阿瑾:“我爹靠不住哒!我都是指望时寒哥哥!”倒是十分诚恳的样子,这认真的小模样引得大家都笑了起来,连颇为不明白俗世的李素问都跟着笑了。

滢月简直恨铁不成钢,她戳着阿瑾的脑袋,言道:“你这姑娘怎么就不知羞。我不是与你说过了么?你都是大姑娘了,要离傅时寒远一些的。”

阿瑾:“可是娘都没有这样说。时寒哥哥不是坏人的,你对他有成见啦。我可是看着他长大的,虽然是个别扭的少年,虽然有些小傲娇,虽然有些变态,但是总体来说,还是一个好孩子的。你不能因为小时候的一小点事情就认定,他不是一个好人呀。做人哪是这么简单就分辨出对错的?”

众人……

阿瑾继续:“我说的对吧?”

李素问:“对!”

阿瑾:“果然还是我李姐姐聪明!”

诗蓝指她,颤抖言道:“你明明比人家还小,还说是看着人家长大,阿瑾,你也太能颠倒是非了。”

阿瑾默默!人家真的是看着傅时寒长大的!你们别不信呀,少女们,不知道吧,我可是穿越党,穿越党!

几人说的开心,却没有看到,站在几人不远处假山后的姐妹俩,明玉寻了个差事将蜻蜓支走,便是悄悄的跟上了阿瑾等几人。

见她们谈笑颇为畅快,心中更是郁结,明依拉扯明玉:“姐姐,我们走吧。莫要和那嘉和在一起说话了,娘说了,她不是什么好人,这般的放浪,必然不会有好结果。”

“你懂什么!”明玉不肯动地方,依旧是看着阿瑾,死死的盯着她。

“娘说,那傅时寒那般的阴险小人,怎会真的待她好。我们且看她的下场便是。”明依再接再厉。

明玉愤怒回头:“你莫要说他坏话。”声音十分尖锐,吓了明依一跳,明依被她吓住,拍胸,“我,我又没说什么,姐姐,你怎么了?”

明玉之前愤怒的声音太大,倒是引得阿瑾他们看了过来,阿瑾见那姐妹二人站在那边,微微皱眉。

明玉见自己被察觉,便也不躲,直接拉着明依来到这边,“阿瑾,我有话与你说,你过来一下。”口气十分盛气凌人。

阿瑾歪头看她:“你叫我过去,我就要过去么?”

明玉笑的意味深长:“你来就知道了,我有大事要与你说。”言罢,扯住阿瑾的胳膊,滢月正要帮腔,阿瑾倒是站了起来,“明玉,你到底要干嘛!”

“你跟我过来,明依,你也来。”言罢,拉扯阿瑾就往一边走,阿瑾也不想在院子里闹得太过难看,倒是跟了上去,几人站的地方不远,也在几人能看见的范围内,阿瑾不肯继续向前,言道:“有事就说好了。”

明玉冷笑一下,问道:“你说,你是不是喜欢傅时寒?”

阿瑾看她,笑了起来:“这事儿与你有关系么?”

明玉:“我问你话,你就给我直说。”语气十分严厉。

阿瑾:……正是因此,她才懒得和明玉一起,这人分明把自己当成小公主一般,倒是不让他人违逆了。

阿瑾:“喜欢与不喜欢,都和你没有一丝的关系。赵明玉,我不喜欢你,你少在我面前转悠,不然我的好脾气也是有限的。”

明玉突然笑的十分诡异:“是么?”

阿瑾立刻心生警惕,往后退了几步防备。要知道,他们可是在池塘边,然还不待阿瑾思考更多,就见明玉直接一个反手,将身边的明依推下了池塘……

明依:“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